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跌落的波斯菊2

楼主:素和箕宿 时间:2017-07-12 12:09:56 点击:16 回复:2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凌晨夜宵
   于炀了解到她在一家报社工作,在好奇心和荷尔蒙的作祟下,他站在报社门口等了足足仨小时,可连秦布羽的影子都没见到。走投无路的他决定冒充秦布羽的朋友进去找。
   “大哥,那个我是……秦布羽的……朋友,我找她有事,能让我进去吗?”于炀祈求的看着保安大哥。
    保安大哥瞪了他一眼:“你咋不说你是他男朋友啊!”
    于炀惊叹,秦布羽是有多不近人意啊!
   只好站在那里祈求有奇迹出现,好不容易出来一个女的,于炀像抓住救命稻草一样死死拉住她,惨兮兮问:“美女,能帮忙找一下秦布羽吗?”
   “你是谁啊?找她干嘛?”于炀尴尬的笑了笑,现在的女生怎么问题这么多,又得编一个善意的谎言,我要知道找她干嘛就好了,心里嘟囔着。
    “我……是他男朋友”于炀义愤填膺的叫。
   “别逗了,既然你不想说,我就不问了,她一般工作起来会做到很晚,有时候会到天亮,你好自为之吧!”那女的临走前怜惜地看了他一眼,弄得于炀心里毛瑟瑟的。
   于炀一直待在报社门口,看着楼内的灯光一盏一盏的熄灭,他有把握找到秦布羽,果然,在十二点以后,只有二楼角落里的灯光发着落寞的光。保安大哥关了门,进到了值班室,走之前,还仔仔细细检查了一下门有没有锁好。于炀心里暗自得意,辛亏他勘察了地形,他拿着夜宵从墙上翻了进去,可大楼的门却锁得严严实实的,于炀立刻感到当头一棒的感觉,只能绕着大楼转圈,突然看到秦布羽办公室的那里有下水道管,窃喜自己没放弃。爬到窗户边上,透着玻璃果然看见了伏案的秦布羽,偌大的办公室显得空荡荡的,里面的陈设极其简单,桌上连一株植物都没有,台灯柔和的光线打在她稍显疲惫的脸上,时而眉头一皱,时而嘴角显出一朵梨花,于炀爬在窗户外边静静望着她,他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要大半夜的给她送夜宵,但看到她时心里有一些说不出来的甜蜜。
   于炀轻轻地敲了下窗户,秦布羽抬头扫了他一眼,又若无其事的继续工作。于炀见她不搭理自己,赌气的使劲儿“砰砰”敲了几下,她才过来打开窗户,脸上有明显的怒气。于炀怕她反悔将窗户关上,当机立断跳了进来。
    “有事?”秦布羽异常冷静的问,
    “送夜宵啊!”于炀落出一个极其讨好的笑容。
   “谢谢”她淡淡点了点头!便回到办公桌继续工作。对于她的“谢谢”于炀有些高兴,至少没有赶他出去。
    “你要吃吗?”于炀举着夜宵问她。
    “拿过来吧!”她随即放下了手中的笔。于炀暗喜,终于搭理我了。
    “是面条哦!也不知道你喜不喜欢”于炀一边打开饭盒,一边找话聊。
    “我不挑食”她语气中带着少有的感情。“你怎么知道我在这儿上班”,
    于炀心虚了,但他总不能说自己调查她。半响才笑答:“我……我看见你进去了”
   她漠然置之,于炀庆幸她没有起疑。秦布羽拿起筷子,问站在那里不知所措地于炀:“不坐吗?”
   于炀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坐在了她对面。可心里的一大堆的问题挠得他根本无心吃面,在心里揣摩了半天,还是不知道如何开口。
    “不饿吗?”秦布羽看着正在发呆的于炀。于炀干笑两声,大口大口地吃起面来了。
   “你叫什么?”,听到这句,于炀心里有点难受,自己那么没有魅力吗?连名字对不住。“于炀,记住了,我叫于炀,隋炀帝的那个‘炀’哦!”于炀郑重的介绍。
    “你名字里的‘布’和‘羽’是哪两个字啊?”
    “粗布短衣,羽化登仙”秦布羽是依旧淡淡的语气。
    “好有诗意啊!”
    “你……谈过……谈过恋爱吗?”于炀好不容易吐出这几个字,长舒了一口气。
    “没有”,答案虽是于炀已知的,但听到她说心里有些高兴。
    “那……为什么?”
    “不知道”,这个答案着实令于炀吃惊不少。是不知道还是不想说,
    “你呢?为什么给我送饭,有事就说吧”秦布羽已经吃完,放下了筷子。
   “我要追你”于炀不经大脑思考就脱口而出。他就想看看秦布羽被表白会有什么反应,可结果令他有些心寒,她只是目不转睛的看着文案,连呼吸都是那么平稳。于炀坐在她对面静静看着她写字,气氛尴尬到了极点。
   于炀无所事事看着她,秦布羽见他一直盯着自己,默然来了句 “谢谢夜宵!”秦布羽显然下了逐客令,于炀愣了一下,也不好多留。站起来看看窗户,又转过头看看秦布羽,似乎再问,是不是还从窗户走?秦布羽耸了耸肩:“我没钥匙”
   于炀爬在窗户边上,认真的问:“咱俩现在是朋友吧?”秦布羽犹豫了一会儿,但还是点了点头。
   走在街上,天上的繁星点点,路旁的街灯发着暧昧的光,两旁的白桦树倒也引和着发出暖暖的光,于炀满脸春风,即便道路两旁秋风瑟瑟,显得凄清。
   于炀回到家时已近凌晨两点半。早上不到六点就被路哲的电话吵醒了,朦胧中听见路哲说:“哎!哥们,我有重大发现”
    于炀一听瞬间清醒了,问:“快点说,什么发现?”
    路哲查到她两天后会去云南采风,于炀便知道她有另一份职业——作家。怪不得语言犀利。
   于炀得知她要去云南,心里莫名多了一份失落。他决定要在她走之前邀请她来听自己唱歌,令于炀兴奋的是秦布羽爽快的答应了。
   秦布羽如约而至,正在唱歌的于炀目光如炬。他的歌声很干净,就好像用歌声诉说着故事。一首情歌缓缓道来
    原谅我这一首
  不为谁而作的歌
  感觉上仿佛窗外的夜色
  曾经有那一刻
  回头竟然认不得
  需要从记忆再摸索的人
  和他们关心的地方
  和那些走过的请等一等
  梦为努力浇了水
  爱在背后往前推
  当我抬起头儿才发觉
  我是不是忘了谁
  累到整夜不能睡
  夜色哪里都是美
  一定有个人
  她躲过避过闪过瞒过
  她是谁   她是谁

   “我没想过……你真的会来”于炀看着她温柔的笑着。秦布羽抿了一口果汁“唱的很好听啊!”,面对秦布羽突然的赞美,于炀显然有些窘迫了“还好啦!”
    “能唱‘唯一’吗?”
   秦布羽转过头看了一眼于炀,只是摇了摇头。在酒吧的迷离恍惚中她就像一个五家可归的飘零的幽灵一样。让人想接近,却又接近不了。不想提因为放不下,坦然则是无所谓,她的心里终究有结。是于炀无法触及的伤疼。
    “要去云南了?”话一出口,于炀就为自己的口无遮拦后悔。秦布羽显然怀疑了,
  “你怎么知道?”
    事到如今,于炀只好实话实话“我有一个朋友,他人脉挺广的,我管他打听的”
    “你可以问我啊?”她放下果汁,用一种奇怪的眼光看着于炀。
    “怕你不说!”于炀撒娇。“要去多久?”
    “还不一定呢!看情况”
    于炀心里有些难受,看着她静静的喝着果汁,眼神里总有于炀看不穿的迷雾。
   在秦布羽去了云南后,于炀一天一个电话,有时甚至一天连打好几个,刚开始她并不说话,只是听于炀高谈阔论,慢慢的话也多了,有时还跟于炀开开无伤大雅的玩笑,说说自己遇到美景鸿城。
    当秦布羽从云南回来后,俩人的关系更密切了。
    感情升温的原因,往往都是我愿意向你诉说我遇到简单的、质朴无华的、甚至气恼的事情。
   人与人之间的感觉就是来自第一眼,于炀第一眼就跌入她的世界,从此他的一切都与秦布羽有关。
   

   

   
   

  因为他叫于炀
    路哲在电话里大叫:“炀,她有博客”对于路哲的一惊一乍于炀已经习惯了。
   不过他还是立刻打开了秦布羽的博客,昵称是“跌落的波斯菊”,原来她跟菊花有事啊!可是这里面又跟谁有关呢?于炀一遍遍翻看她的博客,她写的很深奥
   阳光下的波斯菊
   是谁磨灭了你的光泽
  大部分都是写波斯菊的日常。
    于炀在不久前的一篇博客上停住了,
    为什么要踏入我的心
    却不负责
   她是不是有了喜欢的人,于炀心里闪过一丝念头,突然心里像被堵住了似的,冰冷的感觉袭边全身,努力了那么久还是没能打动她。于炀望着屏幕上字幕,突然将平板电脑狠狠地摔在了地上。心中莫名有了一股无名的火,以至于整晚都目不交睫。人竟是这么奇怪,碰到让自己心动的女孩,总是在兴奋中透着一种莫名的自卑,才使爱情之路变的峰回路转,曲折迂回,才使爱情充满酸甜苦辣和浪漫!  
   于炀打算给自己的感情做一个了解。所以定了一家不错的餐厅,秦布羽笑着调侃他:“今天心情不错哦!”于炀却一点儿也高兴不起来,吞吞吐吐的不知道如何开口。看着风卷残云的秦布羽,于炀终于问道:“你是不是有喜欢的人了?”秦布羽愣了一下,但还是笑着点了点头。
   “那……我……我祝你……早日告白……嗯……成功”于炀尽管心如刀割,但还是想她好好的,拿着刀叉的手漫不经心划着牛排。
  秦布羽一直盯着食物看,听到于炀吞吞吐吐的祝福,才抬起头来意味深长笑了“谢谢啦!”
   整顿饭只有秦布羽狼吞虎咽,于炀只是盯着食物看了半天,眼神里有股难以捉摸的伤感。送她回家的路上,于炀一直想让自己看起来轻松点,可努力了半天,心情还是在谷底。
    “他应该很优秀吧?”语气中透着无奈,
   “还行”秦布羽乐呵呵的笑,看到秦布羽一脸幸福的样子,于炀停住了脚步,看着在路上渐走渐远的秦布羽,就像慢慢离开了自己。看着她踏入茫茫大雪中,整个夜空像冷漠的捧着花篮的女孩儿,漫不经心的抖落阵阵花瓣,在路灯下更似离树的樱花。于炀的话踩着每一片花瓣落下:“秦布羽,你能不能不喜欢他”秦布羽听到后,停下脚步,转过来看着他,认真的说:“不可以,我已经喜欢上他了”于炀的心忍不住抽搐起来,连最后的希望都破灭了,都说没有希望就不会绝望,但有了希望后,便再也承受不起绝望的袭击。原来自己在她世界始终扮演了一个过客,自己第一眼跌入她的领域,而她始终没有走进我的世界。
   “你,你好好的”好半天才吐出几个字。“如果他欺负你,随时告诉我”于炀强压自己的情绪,努力让自己看起来平常些,雪似乎下得更大了,雾蒙蒙一片。
   “为什么,那么喜欢他”于炀到底还是想知道自己输在了那儿,眼神中的期待按压住了无奈,透着期许的眼神充满了伤感。
   她狡黠的一笑,淡淡说:“因为他叫于炀”在雪地中,身着白色衣服她宛如精灵,雪花轻轻地拍打着她。
   于炀愣住了,自己刚才没听错吧?“你说什么?再说一遍” 于炀激动看着她。语言的魅力在于它能准确无误的击中内心最柔软的地方,使人一下子陷进它的漩涡。“好话不说两遍”秦布羽别过头去。于炀一把紧紧的抱住了她,好似下一秒她会消失不见。
    雪似乎下得更大了,能见度越来越小,在一片缥缈中,留下紧紧相拥的两人。
   

   清风撩起柳发稍  笑语划过墨发髫

  “小布,你快点啊!”叶芷羽冲秦布羽喊,语气中大有恨铁不成钢余味,对于跑步秦布羽是真的真的不擅长啊!“来了!小羽姐,你等等我”秦布羽气喘吁吁的向她撒娇。整个偌大的操场,只有两个身影摇曳,夏天的傍晚,炎热还未退下,但时常飘过一阵凉嗖嗖的晚风,已是莫大的恩赐了,秦布羽望着越跑越远叶芷羽,趁机一下瘫坐在跑道上,瞄到叶芷羽还没看到自己顺势便躺下了,闭着眼睛缓缓的平稳呼吸,感觉到叶芷羽站在自己旁边,秦布羽将手很无力的摇了摇,叶芷羽一巴掌打在她无力的手上,“你不是要参加运动会吗?就这点小体格,初赛就被淘汰了,还不赶紧训练啦!”叶芷羽愤愤道,秦布羽被她训的说不出话来,可就是死赖着不起来,“小羽姐,我就休息一下啦!”看着躺在地上的秦布羽,叶芷羽商量道:“那再跑两圈,我们就回去”,“真的嘛?”秦布羽疑惑道,“骗你是小狗”听到这句,秦布羽立马跳了起来,叶芷羽戳了戳她的额头,拉着她向前跑去。
    俩人训练完时,暮色笼罩四周,操场上的灯光在风的调戏下摇摇欲坠,带着盐味儿的海风吹散了暑气。俩人静静的躺在绿盈盈的草地上,望着天空中繁星点点。叶芷羽似不经意间问:“为什么不在国内念完高中再留学呐?”叶芷羽明显察觉到秦布羽有些不愿提起的往事,她总是安静的聆听,而不愿意说说自己的事,即使不经意间提到,她也只是沉默。叶芷羽很想帮她解开心结,只是她把往事通通压在心底,宁愿自己承受,也不愿将烦恼带给叶芷羽。
   “反正都是留学,早晚都一样”秦布羽语气很淡,丝毫察觉不出异样,只是眼光中多了一丝忧伤。叶芷羽知道她心里有伤,但是她心有余而力不足。
   秦布羽躺在床上,往事一幕幕出现脑海里,原来有些事以为自己锁在了心底,可是钥匙并没有在自己手里。自己为什么离开国内的高中,是蓄谋已久,还是突发奇想,秦布羽心里始终如乱麻。
    那天早上,秦布羽还没来得及把书包放下,脸上被狠狠扇了一巴掌,接着就听到了姜蓉蓉的骂声:“秦布羽,你可以啊!平时老老实实的,却在背后耍阴谋诡计,昨天要不是我在林子豪家,你是不是准备好了在阿姨和林子豪面前献媚啊!你他妈就是心机女”姜蓉蓉的话语渐渐在耳边越来越清晰,秦布羽心烦意乱的将耳朵堵住。漆黑的夜中自己的身影浮现在脑海,她看见自己一声不吭的站在原地,只有大滴大滴眼泪向下砸去。秦布羽知道,如果之前的忍让是善良,那这就是懦弱。也许姜蓉蓉那一巴掌彻底打碎了她对校园的仅剩的一点儿向往,甚至成为了逃离学校的导火线。
   其实,是老师托秦布羽将书包带去他家的,至于林妈妈为什么觉得秦布羽乖巧懂事,连她自己都不知道,也许是客套,也许是感谢,她最后也没去跟姜蓉蓉解释,她从小就讨厌解释,那么无力、苍白。反复的重复性轮回而已,最后依旧如此 。
    由于昨晚没睡好,秦布羽顶着熊猫眼站在宿舍楼下等叶芷羽,清风徐来,秦布羽昏昏沉沉的脑袋清新很多,她喜欢等人感觉,准确的说,她喜欢等叶芷羽的感觉,不可否认,叶芷羽是她第一个朋友。她冷冰冰的性格造就自己不招人待见原因,在国内学校的时候,她就像一个蚌一样,紧紧的保护着自己,隔绝外界的一切,同学们对她也往往敬而远之了。也许自己并算不上冷漠吧!至少小羽姐这么认为不是吗?秦布羽站在树下发呆,叶芷羽突然在背后拍了她一下,吓得她直哆嗦,看着她被吓到,叶芷羽不顾形象的大笑起来,引的路过的同学驻足相望,看看这里有什么好玩的事。秦布羽立刻拉着她往食堂走去。
    叶芷羽家境优越,虽然不是典型的公主,但是对于玩儿,她绝对是认真的,总是带秦布羽去一家看名字就奢侈酒吧玩,那酒吧算不上有味道,但是很精致。主色调以冷色为主,散发着神秘的气息,让人不寒而栗。歌台处有乐队,那是叶芷羽的主场,整个酒吧只有这里是暖色的,暖暖的灯光落在她的身上,她就有太阳女神范。台上她正陶醉的哼唱
    baby 你就是我的唯一
    两个世界都变形
    确定你就是我的唯一
  还时不时指一下秦布羽,秦布羽一般不怎么爱听歌,但她确实爱听叶芷羽的声音。“好棒啊!小羽姐”秦布羽对下台来叶芷羽说。
   “小布,你说我如果……喜欢一个人,嗯……该怎么办啊?”叶芷羽低着头,盯着杯子里的蓝色液体喃喃的说,
  “啊?”秦布羽不怎么相信爱情,可对于叶芷羽她只希望她能幸福。
   “小羽姐,我又没谈过恋爱,我也不知道啊,你什么时候有喜欢的人了?”秦布羽一本正经的看着她。
    “你难道没有情窦初开啊?”叶芷羽被她一本正经样子逗笑了。
    “我……我……那个,哎呀,好了”秦布羽被她这么一说,满脸通红。
   “哎,你向我的五点钟方向看”秦布羽顺着她的方向看过去,是一位身着灰色休闲装的男生,光线不好,只能看到一个模糊的侧脸。
   “我决定追他!”叶芷羽视死如归的把一大杯酒一口气喝光了。秦布羽看着她,顿然领悟,谁敢承认自己动了情却不惊惶,那才真的幸福。
    从那天开始,秦布羽很少见到叶芷羽了,可从博客中不难知道她是为情所困。
  虽没有“只有相思泪难剪,旧痕才断接新痕”的趋势,倒也有“憔悴支离为忆君”的伤感!
    不过几天后叶芷羽突然打电话来,叫她去老地方吃饭。
    秦布羽赶到时,叶芷羽挽着一位男生的手,脸上洋溢着幸福,散发着秦布羽从未见过的甜蜜。
    叶芷羽娇羞的介绍:“林子成,我男朋友,也是留学生哦!”
    “你好,秦布羽”秦布羽点头示意。
   “你好!”林子成微微一笑。叶芷羽眼光的确不错,林子成笑容很有魅力,难怪叶芷羽亲自动手,秦布羽心想。
    “阿成,你喜欢吃中餐还是西餐”叶芷羽娇滴滴问。
    “你喜欢的我都喜欢”林子成宠溺看着她,叶芷羽脸上立刻显出绯红。
    “布羽,是中国南方人吗?”林子成突然看着秦布羽。
   “嗯”秦布羽点点头。“叫我秦布羽就好”又补充了一句。她实在不习惯陌生人这样叫自己。林子成脸上略显怒色,眉头微微一皱。叶芷羽赶紧解释:“她性格比较内向”。
    一顿饭在俩人的绵绵的情意中终于吃完了。
   在回校的路上,叶芷羽突然问她:“你感觉阿成怎样啊?”秦布羽是第一次见他,谈不上感觉,所以就实话实说:“挺帅的”。叶芷羽喃喃自语:“我真的很喜欢阿成”。秦布羽只是笑笑,她只希望叶芷羽永远幸福。无论她遇到什么样的人,只要她喜欢就好。但秦布羽心里还是希望林子成是个好人。
   不久,秦布羽在打工的饭店再一次遇到了林子成,只是身边多了一个外国女孩。他见到秦布羽并不惊讶,相反还微微笑了笑,“好巧啊!你在这儿吃饭?”这是一家高级餐厅,秦布羽根本消费不起。
    “打工”秦布羽淡淡地回答。
   “你家小羽没给你钱吗?咱俩待遇不一样啊!你看你得向我学习”他拿着信用卡在秦布羽眼前晃了晃。
    “你跟她在一起,是为了钱”秦布羽面不改色看着他。
    “行了,咋俩一路人,以后多多关照”林子成伸出手示好。
    “胡兰成是你偶像吗?”
    “啊?有这么个明星吗?”他一脸茫然。
  秦布羽丢下林子成自顾自地走了,她明白林子成不及胡兰成。她无需费力去跟林子成解释自己不是为了叶芷羽的钱,当无知遇上自以为是,就变成了天下无敌的城池,很难攻破。
   四季如春的海滨城市,丝毫感觉不到凉意,秦布羽跟着叶芷羽漫步在海边,海水肆无忌惮的嬉戏在脚底,叶芷羽被海水调戏着咯咯笑个不停。秦布羽突然觉得她天真无邪的笑蓉是世间最纯洁的,林子成高攀不起她。
    “小羽姐,你知道胡兰成吗?”秦布羽不打算直接告诉她林子成的事。
    “张爱玲的前夫吧,怎么了?”
   “小羽姐,你跟张爱玲很像”秦布羽明白林子成跟胡兰成一样都是“凤凰男”,而叶芷羽则是涉世未深的公主。
   “我只觉得世上但凡有一句话,一件事,是关于张爱玲的,皆成为好。我喜欢这句话”叶芷羽含情脉脉吟诵,秦布羽觉得她好像并没有理解自己的意思,但又不好直接说出来,一是怕她不相信,二来秦布羽不希望她受伤。
   秦布羽不相信爱情,在她的人生观里爱情是母亲苦守多年的根源,是她失去“父亲”的罪魁祸首。
   秦布羽坐在图书馆里百般无聊地翻着杂志,心思却不在书上。林子成虽然每天陪着叶芷羽,但她心里不踏实,她多希望叶芷羽能自己发现并且全身而退啊!
    “嘀嘀”手机显示出林子成的求救信息,秦布羽下意识的冲向了顶楼。
   天台上围了很多人,秦布羽费力扒开人群挤了进去,看到林子成哀求着站在天台边缘的一个金发碧眼、身材性感的外国女孩,秦布羽很不解的看着林子成,以他的作风应该不会管这女孩吧!可现在却低声下气求她不要跳。
   显然林子成看到了站在人群中的秦布羽,用眼神示意她帮忙。秦布羽点头示意,她并不想帮林子成,只是她不希望看到叶芷羽难过,她想如果叶芷羽在场也会毫不犹豫的帮他吧!
   秦布羽缓缓向她靠近,发现她手里拿着一小瓶黄色液体。都怪自己是近视眼,才没看清楚,想都不用想就知道她拿的是什么了,难怪林子成这么听话,原来被硫酸制服了,秦布羽开始后悔自己的鲁莽。
   秦布羽环顾四周寻找叶芷羽,这场面她希望叶芷羽不要看到。只是命运从未随人意,叶芷羽安静的站在角落里淡然的看着林子成。她看到秦布羽在望着自己,转身离开了天台,秦布羽看着叶芷羽落寞的神情,心狠狠地被什么东西扎了一下。
    多绚丽的烟花都有落没的时刻,更何况是爱情这种转瞬即逝的感觉呢!
    秦布羽当机立断扔下了林子成和那女孩戏剧性的闹剧,追着叶芷羽跑出去了。
   治愈情伤最好的方法,不是朋友的陪伴和安慰,而是自己能看明白其中的玄妙,秦布羽并没有去找叶芷羽,她知道叶芷羽能看懂,并且能自己走出来。
   两天后的早晨,空气中飘着丁香的馨气,和风赶着细雨,花香引着凉爽。秦布羽终于看到了“归来”的小羽姐。打着透明伞,一身轻松休闲装,高高的马尾。
    “快点啊!你看你几天不运动,都胖了”叶芷羽温柔的指责。
   过去都将成为封锁的记忆,我们都不是人工智能,某些记忆不是按“删除”键就能磨灭,只是时间是最棒的和事老。也许在未来的某个时刻,我们都能坦然的回首往事。
    那天早上,叶芷羽带着秦布羽一直跑到了俩人经常去的一处海边。
   “小布,其实我早就知道你的意思了,在你说胡兰成之前,我就已经知道林子成的用意了。”叶芷羽看着海燕纷飞,眼神里却没有任何伤感。
   总有人说恋爱中的女人智商为零,其实我们内心深处都有答案,只是在美好的爱情面前我们宁愿选择相信,因为爱得纯粹。
    叶芷羽拿出一模一样的两条手链,六朵暗黄色的波斯菊编制的。
    “这是象征快乐的,咱俩一人一个”叶芷羽帮秦布羽戴在了手腕上。
   

作者 :一世苍凉丶徘 时间:2017-07-12 17:36:53
  除了我的父母,我最感谢的人就是我的老婆。感谢她尊重我做出的每一个决定,感谢她在我最困难的时候不离不弃地陪伴我,感谢她在每一个看不到明天的创业之路上相信我,给我信心和力量
作者 :岸的影子 时间:2017-07-12 20:24:21
  这是在追人呢。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