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小说故事]男人抽烟的由来

楼主:省油灯_2010 时间:2012-10-09 15:00:29 点击:2356 回复:16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男人抽烟的由来
文/省油灯_2010


  话说在明朝嘉庆年间,临安府有户人家,父母早亡,只留下兄妹二人相依为命。兄长叫柳翌尘。自幼习武,练得一身好武艺,更得一位游方少林和尚的指点,有了万夫莫挡之勇。后因倭寇肆虐,从军投身胡宗宪大帅麾下,在剿灭倭患得战斗中屡立战功,官至副总兵。家境也逐渐好起来,并娶了一房妻室为李氏。其胞妹叫柳如絮,闭月羞花,沉鱼落雁,且诗琴书画均见功底,被誉为临安第一才女。
  
  因兄长异地为官,常年不在临安居住。姑嫂二人就多数时间,闭门女红,吟诗作画,倒也自在。一般事情多是仆人打理。那日,她们依旧是坐在水榭上,一边绣花,一边说笑。突然一只纸鸢空中落下,正好落在如絮身边的美人靠上。她捡了起来,见做得很少巧致,还画了一幅牡丹富贵图。便来了兴致,叫丫鬟取来笔砚,在飞白处填诗一首:
  
  “飞鸢落单囚美姿,轻舒玉腕作小诗。宫墙怎掩依依柳,奴家心思几人知?”刚写完,就听传来叩门声。李氏命人开门,一位翩翩少年闯了进来,发现里面就几位丫鬟围着两位女子,不禁一愣,正怨自己过于唐突,但是既然进来了,也不好推出,只好唱了个诺,问道:“烦劳问下,可曾看见一只纸鸢落入贵府?”李氏一边回礼,一边拿起那只纸鸢说:“是这只吗?”“正是正是。谢谢夫人,请发还与我,那是小生我不慎断线落入贵府的。若有叨扰,还请见谅。请还于小生,就此谢过。”李氏正欲归还,如絮在边上开了口:“还你可以,你得回答一个问题:那上面的画是你画的吗?”那少年回答说:“涂鸦之作,让小姐见笑了。”如絮没有再说什么,便叫丫鬟将纸鸢还给了他。那少年再施一礼,退了出去......
  
  当那少年离去后,如絮看见几个丫鬟在那窃窃私语。便问道:“你们几个说什么呢?”其中一位就回禀:“小的们在说那少年呢。”“哦?你们认识他?”李氏问道。“嗯,他说临安桃花坞人氏,叫上官清峰。其家说起来早先也算殷实。开了家百货铺。这人才华横溢,在一家学堂求学,书读得好,并且擅长书画和棋艺,并吹得一手好箫。一时间,不少媒婆上门说亲,都被他以功名未成,不敢成家为由,挡了开去。前几年乡试得了个功名,本想再去京城应试,不想家中突遭变故,一场大火烧了店铺,家道中落,父亲也在火中丧生,现在只有母子二人靠变卖些家产度日。可惜坐吃山空,现在就在街上扎风筝什么的买些钱勉强度日。”
  
  李氏听完,宛然一笑:“呵呵,妹子可惜了,要不,和你到是一桩好姻缘呢。”如絮脸色一红,娇叱道:“嫂子休拿妹子开心,八成是想我家哥哥了,倒拿我取笑,要不,我帮你修书一封,叫哥哥辞了那破官,与嫂子举案齐眉好了。”说着两人打闹起来......
  
  也不知为什么,从那天晚上开始,如絮就总想起那位少年来。有时候还会无端地梦见与他亲热。醒来后不由地骂自己犯贱。但也挡不住,她知道自己是思春了。
  
  再说那位上官青峰,取了纸鸢离开后,也很是被如絮的美貌而惊艳。再看见那上面的题诗,更是觉得这是位才貌双全的女子。心里想:若是自己可以有这样的女子作为伴侣,当是神仙也不换了。再想到自己的处境,蹉跎长叹,知道自己的痴人说梦。只好打消自己的妄想之念。
  
  ......
  
  转眼间,就到了端午节。临安城中热闹起来。这天,如絮和李氏姑嫂二人商议出去转转,随便买点节日用品。到了下午,便带着一个下人出了门来。三转两转就到了城中一条最热闹的街市。买了些东西正准备回去的时候,李氏无意间竟发觉了在街道的角落里,有一个挂满纸鸢摊位。那摊主正是上官青峰。他正在翻阅一本书,偶尔有人问起价格,他才会抬眼回答,也是简练的几句。仿佛热闹的气氛与之无关似的。李氏轻笑着对如絮低语:“妹妹,看见那个书呆子没有?”如絮顺着嫂子示意的方向看去,也发现了。嘴里只是哦了一声,脚步却是挪了过去,李氏一笑,没有言语,就跟了上去。一会,就到了摊子面前,拿了这个看看那个,发现挂在正中的竟然就是那只自己捡到并题了诗的牡丹富贵图案的纸鸢。好一阵子那少年也没有看她们,如絮迟疑了一下拿起那只纸鸢开口问道:“商家,请问这只纸鸢要多少铜板?”少年这才抬眼正准备回答,发现问话的是那天拾到自己失落纸鸢的两位妇人,楞了半响不知道说什么好。如絮和嫂子对视一眼,笑了起来:“哎,你怎么不回答啊,有你这样做生意的吗?”上官青峰这才回过神来,先行了个礼回答说:“原来是二位光临。诚惶诚恐,那只不卖的。”如絮疑惑地问道:“为什么不卖?你挂着不就是卖的吗?做生意还有生意上门不做的道理?”上官青峰有点难为情地说:“因为这只上面有小姐的题字,小生喜欢的很,所以只是挂着,不想出售。”如絮听了不由脸红了起来。边上李氏笑骂着说:“你这个书呆子还挺有心计的嘛,拿我们家小姐的字做起幌子招徕生意啊?今天我们要收回呢。”上官青峰一听,急了:“没有的事情,因为很喜欢那诗文,不敢造次。我只是把它带着闲暇时候玩赏的,不敢做幌子的。”如絮微微一怔,不知道说什么好。李氏在边上笑着说:“呵呵,看不出还是一个有情义的主呢。”如絮慌乱地拉着嫂子就和上官青峰告辞而去。
  
  从那天起,如絮的心就像抛进一颗石子的湖面,涟漪泛起。总是不自觉的想起上官青峰的影子。挥却不得。做什么也不得劲。这天夜里正慵懒地倚着椅子在出神,就听到墙外传来一缕箫音。再一分辨,是东晋时恒伊谱奏的《梅花三弄》。箫声婉转悠长,如泣如诉,当奏到第四章《青鸟啼魂》时,恬静中透出了幽怨,典雅里增添了落寞。滑音、叠音和打音的灵巧交叉运用生灵活现地把高声弄,低声弄,游弄淋漓地表现出来。叫人遐想翩翩,欲罢不能。如絮正沉醉其中,演奏也到了第七章《凌云戛玉》。突然停了下来。如絮纳闷,想知道怎么回事情。一个丫鬟匆匆跑上绣楼禀报:“小姐,墙外那个叫上官青峰的在吹箫,怕是打搅了小姐休息,管家已经让佣人撵远去了。”如絮一听是他,心里突然起了个念头,知道不妥,但是却压抑不住。便对丫鬟小声说:“人家在外面吹箫也没有招惹谁,他们怎么可以这样,也太没有礼数了。叫旁人说我们仗势欺人呢。”那丫鬟不知道怎么回答,只好站在那不做声。如絮停顿了下,对丫鬟说:“你帮我办一件事情可好?”丫鬟连忙说:“请小姐吩咐。奴婢一定用心去办。”
  
  如絮压低了声音对丫鬟说:“你去找找那个吹箫的,若是能找到,就带到我这里来。明白吗?”丫鬟一听,吓得连声说:“小姐使不得使不得,这事若是给夫人知道了,那如何是好?”如絮一听,不由得柳眉竖了起来:“怎么,你怕夫人却不怕我吗?”看丫鬟不言语,就压低声音又说:“若是真的被她们知道,本姑娘自会给你担待着,再说了,你悄声点,就不会被人发现的。再说了,我就想对他表个歉意,还不是你们无理给我惹得麻烦啊。办好了,定有赏赐。”丫鬟想一想,也是,再说还有赏赐,就应了一声去了。如絮等丫鬟走了,才发现自己脸面烧灼的很,又有点为自己的孟浪而后悔起来。反而希望上官青峰这时节走远了追不上了。
  
  半柱香的功夫,丫鬟回来了,告诉如絮人已经带到楼下。如絮问有没有被人发现,丫鬟神秘地一笑说:“小姐吩咐道事情当然用心啦,没有被谁看见。”如絮听了,也不言语,顺手拔了头上一枝银钗递与丫鬟:“把他带到书房等我,这个赏你了,给他沏杯好茶,你也去休息吧。”丫鬟倒了谢。领着人去了西厢的书房。
  
  如絮定了定神,又理好服饰,临走了还抹了点胭脂才下楼。碎步来到了书房。
  
  此时,上官青峰正忐忑不安的在书房里看着一幅《竹溪听风图》。看见如絮进来门来浅浅倒了个福,也连忙作揖回礼。待二人坐定后,如絮酝酿了下情绪轻声说:“今天家人不懂礼节,还请公子多多见谅。奴家这里赔不是了。”说完又施了一礼。上官青峰连忙边回礼边说:“哪里哪里,小姐客气了。是小生我深夜打搅,失礼在先的。”如絮微微一笑,叉开了话题:“久闻公子的文章字画了得,今天听公子吹箫,也是很见功底,佩服的很。”“小姐抬爱了,雕虫小技,何足挂齿,只是闲暇玩耍的玩意,当不得真的。”上官答道,“倒是小姐那天赐墨在纸鸢上的诗句,叫小生见识了书法和文采呢。”......这一夜,他们谈得很晚。
  
  从那天起,上官青峰就经常出没在柳家府邸附近。坊间也有了闲话传出。
  
  终于有一天,这些闲话就被一个口风不紧的丫鬟倒给了李氏。李氏一听,感觉身体严重,若是闹出瓜葛,怕丈夫那里也不好交代。于是修书速速叫人送与丈夫,并亲自到了绣楼如烟住处,找如絮希望问个明白。两人找了个凉亭,喝退了下人,先拉了会家常,李氏才婉转地说起外面的传言来,如絮却是微微一笑,不置一词。李氏看问不出一个所以然来,也不好相逼,只好把话题转到了别的事情上,并告诉如絮,她哥哥或许会在短期回家,想提醒她注意自己的行为,别太过了。
  
  当时如絮没有说什么,等回到绣楼,急了起来。原来,她和上官青峰早已私定终身,并结秦晋之好,有了肌肤之亲,最麻烦的是:如絮发现自己已经有了身孕。她马上找来贴身丫鬟,叫她快去找到上官青峰,请他明夜务必赶来,有要事相商。丫鬟领命去了不提。
  
  
  
  次日月挂柳梢时分,上官青峰如约来到如絮的房间。如絮屏退了丫鬟,叫她在楼下看着点,掩上门,对青峰说了嫂子告诉她的话,并把自己已经怀孕的事情也说了出来。上官青峰一听,也急了起来。两人正商量如何处理才好呢,丫鬟急急忙忙冲进楼来,气喘吁吁地禀报:“小......小.....小姐,不好了,将军回......回府了,正向这里赶来。”如絮一听,差点瘫倒在地。她知道,哥哥是行伍出身,若是看见上官青峰深夜还在自己闺房,必定会做出对上官青峰不利的事情来。轻则伤了身体,重则丢了性命也难说。而此时的上官青峰,早已经六神无主,不知如何是好了。正想着,就听到外面传来急促的脚步声。如絮突然站起身子来,拉着上官青峰就朝偏门跑,一边跑,一边说:青峰记得,我等会缠住哥哥,你先跑远了去,别管发生什么,不许回头。听清楚了吗?上官带着哭腔说:“不!我们就直接和他说,我想娶你!要打要骂,我随便他了。”“你真迂腐,先避过他,什么事情以后再说好不?别枉负了奴家的心思。”
  
  正说着,就到了围墙的小门口,看见哥哥也在后面紧紧地追了过来,如絮用尽力气,把上官青峰推出门去。自己死死地靠在门上一动不动。
  
  柳翌尘此时也快步赶到门前,如絮惨惨地对兄长笑了下:“哥哥怎么回来了,一向可好?”柳翌尘也不答话,低吼道:“把门打开,快!别逼哥哥我动粗。”如絮缓缓地摇头说:“哥哥,放过他吧,也放过我们吧?小妹求您了。”柳翌尘上去拉妹妹,但是如絮拼命靠着不肯让开。柳翌尘火了:“你这个不知廉耻的东西,深夜和男子私会,你把总兵府的颜面丢尽了呢。你叫我怎么对逝去的父母交代?你叫我如何与同僚交代?”如絮心一横,对哥哥说:“若是哥哥决意要去伤害那上官,妹妹我也不想独自偷生的,不瞒哥哥,我已经......我已经怀了他的骨肉。”“什么,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柳翌尘被这个事实惊呆了,也彻底激怒了。“我怀了他的骨肉了。”如絮又复述了一遍。“哎呀,你这个贱人,你,你,你去死吧!”柳翌尘说着就拔出佩剑,一剑朝妹妹腹中刺去。
  
  就听“啊”的一声惨叫,如絮猝不及防倒在了小径边的一块太湖石上。就见她捂着肚子瘫软了下去。后面赶来的丫鬟叫了一声小姐赶忙把她抱在怀里,带着哭腔问:“小姐,小姐,你怎么了?”如絮惨白的脸上露出一丝笑靥:“哥哥,对不起,别恨我。求您就放过青峰吧,不怨他......的。”说完就倒了下去。柳翌尘见她临死了还庇护着上官青峰,更为恼怒,又一剑刺入妹妹的腹部,手臂一铰,就拉出了五脏带着肠子,用力一抛,扔过了墙去。
  
  此时,李氏带着管家并几个仆人闻讯也已经赶来。李氏看见这一幕,当时就吓晕过去。还是仆人清醒,连忙拉着柳翌尘,制止了他更疯狂的举动。管家吩咐把小姐遗骸暂时收殓了,并警告谁也不许声张。自己陪着将军回了前厅的偏房。待柳翌尘冷静下来,三人商议:不把这件家丑外扬,对外就说小姐因为心绞痛暴毙。同时让几个体己的心腹带上银两等天明了,去买通临安府的各个关节。
  
  这天早晨,光棍王三本不应该起早。或者说:不该这么早回家。可昨夜手气实在太差了。本来上半场他手气还是挺好的,差不多赢了近十两纹银。他当时几乎准备收手了。可他感觉今天财神爷今天一定是眷顾他发笔财。当一个小贩过他身边的时候,他要了一包五香花生米。因为是四个还是五个铜板还逗了那个卖货郎几句。最后还是付了五个铜板,不过还是饶了一个橘子。没曾想,就在他美美享用了那橘子后,嚼着花生米的功夫,场面上发生了逆转。庄家竟然连续摇出了四个豹子,通杀!再后来,他买小出大,坚持不住了,换你、买大,偏偏又连出几个小。到最后,他连身上一个铜子也输光了。逗留了一会,看着也无趣。只好抬腿回家了。当他走到柳府西花园外的时候,正想着赌场的事情,暗自咒骂那个小贩的时候,就感觉脚下一滑,摔到在地上。王三这才发现,地上有一堆东西。他兀自骂到:他娘的,这个是哪个冒失鬼,把猪下水给丢了啊。再转念一想,也不错,带回去,两天的菜是可以解决了。于是他又有了些许快乐,拎着那下水回家了。
  
  等回家后,他没有急着做,而是从井里打了一盆水把那下水泡上,自己先去床上睡了一觉。当日到三竿的时候,他才起来,把下水又好好洗干净了,胡乱放上些佐料炖上。而自己又躺下睡了一会。
  
  再次醒来的时候,他觉得饿了,就在碗橱了找了两个馒头,又拿起一只大碗,准备去盛碗下水,先吃个饱琢磨到哪找钱去赌场翻本。可他揭开锅盖的时候,王三被吓住了。就见锅里飘飘渺渺地浮现出一个哭泣的美女形象来。王三想驱散她它,可是终是徒劳。一旦他停止了动作,那人形又慢慢的聚拢起来。王三被吓得尖叫起来......
  
  王三家出了怪事的消息很快在邻里间传开了。有眼尖的人就说飘出的人形很像是柳家的小姐柳如絮。再联想到柳小姐的突然辞世。就有好事者说说那小姐还魂什么。一时间众说纷纭。倒是柳府很沉住气,没有人搭理。再说那上官青峰从柳府逃脱后,一直想去打探消息,又怕被人家捉住,正在家中踌躇,听到这个消息,不由得赶来看个究竟。当他看见那雾气中腾升而出的人形时,不禁大惊失色。他当着众人的面也不好多说什么。于是装着好奇的样子,漫不经心地问那王三是否可以把这个出售与自己。王三正为怎么处理挠头呢,听说这个书呆子要买,马上就应承下来。狠狠地敲了上官青峰5两银子。
  
  上官青峰回家以后,连忙把那可怜的柳如絮的内脏放于锅中,待水开了以后,那如絮的形状又一次飘荡出来、上官青峰失声痛哭,抽泣好久才对着如絮的人形说:“是小生我害了你啊。如今落得这般结果叫我怎敢苟且偷生。也罢,我也去了却了自己,黄泉路上与小姐再结来生吧。”他正欲撞墙而去的时候,那如絮的人形却开了口:“公子且慢做那傻事。我有一事想问,请公子据实告之,可否?”那上官青峰听得这话,暂且收录轻生动念想,问:“小姐有什么事情要问,小生自当如实回禀。”“那好,我且问你,你是否真心愿意与奴家结为连理,还是只是想做那风花雪月的勾当?”上官青峰听得这话,连忙说:“小姐何出此言。小生当然是真心愿意和小姐结那百年之好。”柳絮一听,心里宽慰许多:“|若是这样,也不枉奴家在黄泉路上走此一遭了。其实奴家的性命还有一救,柳家留住的是奴家的一个皮囊,今因为地府可怜我两的如此境地,说我尚有三十载光阴的阳寿。你只要去南山砍些松木枝叶回来,找一个无人的僻静之所,连续烧练七七四十九天,我便可还魂托体,那是还望公子善待于我。不过切记:不可有外人闯入,否则法术就破了。”上官青峰一听,大喜过望。立刻应允下来。再去前院找到母亲,假意托辞说马上就要开科取士了,自己准备闭门苦读,就在自己家破落的后院,望母亲不要让人打搅。每几天,送些饭菜放在门口,自己取就好了。母亲听说儿子要进取功名,立即答应下来。
  
  上官青峰先去南山砍伐了许多松木的枝叶。在去买来大锅,每天就守候在旁边,开始了烧练。母亲也隔三差五的送些食品过来放在门口,不去打搅,怕影响了孩子的读书。
  
  到了第三十九天时候,上官青峰家来了一位客人,那是上官青峰的表妹梅嘉婷。她奉母亲之命来看望姨妈。进屋和姨妈问了好,又奉上带来的礼品,拉了一会家常,就问姨妈:“表哥到哪去了?怎么不见人的。”老夫人回答:“他在后山老宅子里闭门苦读呢,要我不去打搅。”梅嘉婷一听,好奇地说:“那我可以去看看他吗?好久没有看见了。也不知道表哥学问长进没有。我正好也有问题讨教呢?”老夫人本来就很喜欢嘉婷的,听她一说,想想也是,人家来一趟就见一面,若是不允情理上也说不过去。就答应了。
  
  嘉婷兴冲冲地到了那个小院,发现门已上锁。正想敲门,有了主意:想悄悄地钻进去,和表哥玩笑下。她看见一个墙角上有点坍塌,就找了个遗弃的柜子放下,悄悄地爬了进去。再蹑手蹑脚地走进了房间......
  
  当表妹进了房间的时候,上官青峰正在看书,没有注意到她的到来,等发现时,已经晚了。他不由地大发雷霆,把表妹轰了出来。也不去看表妹的一脸疑惑和泪水,匆忙地锁好门,进了屋内。
  
  如絮这时正泪眼婆娑地看着他:“公子,看来我们今生无缘,如今,法术已破,奴家要去了。今生还望公子多多保重。”上官青峰一听此言,顿时泪如雨下:“小姐啊小姐,是我上官青峰害了你,如今事已至此,我唯有一死以报小姐而已。”如絮听到此言,连忙阻止道:“公子心意,奴家自然知道。只是你尚又老母待颐养。更又烟火需要延续。怎可以再言轻生之说的!”上官青峰此时已泣不成声:“我们从此阴阳两隔,再无相见之日,从此之后的余生,就留下小生一人做哪阳间的孤魂游荡,生又有何欢?”如絮安慰道:“公子切莫再出此言,此后你当发奋读书,挣得功名,娶妻生子,也好光耀门庭。若是实在是思念奴家,可以去北面山坡上,采摘些烟叶,点燃抽吸几口,就可以看见奴家的了。”如絮停顿了一下,又叮嘱说:“不过那叶子不好多吸,会坏了身子的。奴家就此别过了。”说完,如絮就化作一缕青烟消失不见了。只留下上官青峰瘫坐在那呆呆地发愣。
  
  ......
  
  若干年后,上官青峰高中进士,娶妻生子,官至礼部尚书。一有闲暇,他就会点燃一种叶子,幽幽地吸起来,房间里顿时会弥漫出一种诡秘的幽香,他就痴痴地看着那烟气缭绕,若有所思。有同僚问他看见了什么,“如絮。”他凄然地回答。

作者 :晋陵水云 时间:2012-10-09 16:08:05
  泡壶青峰,听油灯说聊斋.....
作者 :风抚长发 时间:2012-10-09 17:03:53
  一个幽怨的的故事
作者 :淑女啊 时间:2012-10-09 18:16:47
  油灯的长篇哦,威武。
作者 :淑女啊 时间:2012-10-09 18:48:10
  哦,原来男人抽烟是为了见“如絮。”
作者 :嗨沙漠 时间:2012-10-09 20:28:21
  问好
作者 :晋陵水云 时间:2012-10-09 20:38:54
  喝青峰,抽柳絮。
作者 :喝酒的鱼ABC 时间:2012-10-09 21:04:52
  缠绵悱恻,吸的不是烟,是思念!
  给男人一个吸烟的好理由,呵呵!
  油灯好文采!
作者 :又见_花开 时间:2012-10-09 21:36:23
  晚上看,有点怕怕。
作者 :我是冠男 时间:2012-10-10 00:18:45
  欣赏
作者 :xyhmg6878 时间:2012-10-10 07:51:50
  欣赏。
作者 :有雾的日子 时间:2012-10-10 08:35:19
  第一次欣赏油灯的长篇!
  油灯的文笔总是让人仰慕!
作者 :青灰2010 时间:2012-10-10 10:08:53
  艾...尘烟缭绕室身,只为贪秘初见那曲隐文华的丽人,烟里烟外,也有一另世界啊!
作者 :晋陵水云 时间:2012-10-10 12:20:48
  青烟袅袅是为祭。
作者 :夏日清荷2018 时间:2012-10-11 13:22:41
  有点怕
作者 :追妖逐狐 时间:2012-10-12 01:24:26
  很是缠绵悱恻…有情人难成眷属.悲戚
作者 :燕农钟小秋 时间:2019-04-24 00:16:10
  哈哈哈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