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老金拍案】李天一案揭谎篇(二):揭露酒吧经理张光耀谎言!

楼主:金易恒 时间:2013-08-17 14:38:16 点击:14573 回复:53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老金拍案】揭谎篇(二):揭露酒吧经理张光耀谎言!

  文/金易恒

  前言:

  对于李天一案,人们呼唤公平正义的基础是什么?是事实!没有真相,哪来公平正义?梦鸽“控告函”追求着真相,张酒保“自述”表述着真相,这是一种进步,是舆论的胜利!我们希望司法是独立的,既不被权势所驾驭,也不被舆论所绑架,而是能够独立地来审理李天一案!但舆论有监督权以及揭露真相的权利。梦鸽“控告函”以及张酒保“自述”得以在媒体公开,这是双方当事人或监护人重视舆论、尊重舆论的具体体现,希望双方的公开争辩有利于还有真相,让全国人民真正看清楚李天一案的本质。

  前两天,老金在网络上看到了酒店方值班经理张酒保接受媒体采访的“自述”,经反复研读,老金以专业的敏锐视觉感觉出张酒保的“自述”完全印证了梦鸽“控告函”的控告内容,这说明梦鸽“控告函”的控告内容基本上是真实可信的,无诬告痕迹。相反,张酒保“自述”不仅没有帮助他洗脱“做局嫌疑”,“自述”中的诸多自相矛盾点以及刻意回避的关键点反而暴露出了张酒保明显“信心不足”,与其说是“自述”,不如说是“自首书”。
  “自述”主要围绕“控告函”而述,本意试图通过“自述”来否认梦鸽的一系列控告,但聪明反被聪明误,“自述”或将成为印证“控告函”真实性的重要证据!下面,老金将对张酒保“自述”作详尽解读。

  一,张酒保“自述”在案发前,李天一曾经多次去过夜半酒吧,李张曾经互留过手机号码。这一“自述”印证了“控告函”相同内容的真实性。差别在于:“自述”认为在案发前,李张之间虽有接触但没有交流。
  原文摘录:李某某在案发前常来我们酒吧,在偶然的闲聊后相交,并且互存了电话。在案发前,我们虽互存了电话,但我们之间的交流几乎没有,仅存的交流也仅仅只是他要来酒吧玩让我帮他预定包厢和卡座……

  金易恒解读一:
  以上这段“自述”印证了“控告函”以下事实:
  1,印证了“控告函”中李天一案发之前,李天一曾经去过夜半酒保玩过的事实;
  2,印证了“李张互留电话说”;

  老金认为:上述两点“自述”印证了“控告函”相同内容的真实性。而张酒保“自述”与“控告函”之间的差异在于:
  “自述”认为在李天一案发生之前,李天一虽然多次去过夜半酒吧玩,也与张交换过手机号码,但李张之间没有任何交流,仅有的交流只是李天一今后来酒吧玩之前联系张酒保,让张给李预定包厢和卡座。

  老金认为:张酒保是否多次联系李天一的事实,你完全可以不相信任何一方的说辞,但是,是否存在“多次联系”,这将在电信、移动、联通留下通话记录,这就叫“证据”,而梦鸽在控告函中明确指出:任何一点指控都有证据相印证,相信,张酒保“多次联系”李天一的证据已经被梦鸽所掌握。

  二,“自述”案发当天,李天一去夜半酒吧,去玩之前曾经打过电话给张酒保;预定的包厢为“天蝎座包房”;李天一一行为6人,开了两辆车;这一“自述”印证了“控告函”相同内容的真实性。差别在于:“自述”认为夜半酒吧从不提供小姐。

  原文摘录:当天晚上也就是2月17日凌晨大约12时,李某某给我打电话说他想来酒吧玩,让我帮他预定包厢,我答应了,然后给他预定了天蝎座包房,约半个小时后,李某某一行6个人开了两辆车来到了酒吧,我记得是一辆未上牌照的奔驰跑车和一辆奥迪Q7,他们6人都身高马大,看上去都20岁左右的样子。而且因为,每次李某某都是自己开车来酒吧,因此直到媒体爆出他是未成年人的时候我都不敢相信。单纯的看他的体貌特征,很难把他和未成年人联系起来。他是李双江的儿子这事我也是在后来才知道的。

  至于梦鸽女士所说的:“李某某致电GLOBAL夜半酒吧值班经理张某,询问是否可以到夜半酒吧去唱歌。张某当即表示完全没有问题。随后,张某在0:15分和0:25分,两次致电李某某询问是否安排小姐作陪,李某某表示其本人不需要。”这件事完全没有发生。首先,我并不是什么“值班经理”,其次,在李某某让我帮他预定包厢后,我没有询问过他是否安排小姐作陪,而且我们酒吧也不提供“小姐”服务。
  从李某某等进入包厢后我就一直在全程陪护,陪他们喝酒和玩游戏。我们先在包厢里,聊了会,从聊天中可以发现李某某身上有很重的“社会”气息,而且很高傲。

  喝了一小杯酒后,李某某问我:外面有没有认识人,可以一起进来喝喝酒,玩玩游戏。我走出包厢后在散座上遇到了之前在酒吧闲聊认识的常客杨女士和徐某某,询问她们愿不愿意去包厢里喝喝酒,玩游戏图个热闹,不用她们买单,而且我说我也会一直呆在里面,她们答应了,随后就进入了包厢。

  在包厢里玩的游戏也无非就是酒吧、KTV里常玩的“骰子”和“五、十五、二十”等,李某某等人玩游戏时仗着人多弄些手脚耍赖,女孩输的多,被灌得酒也多,而且酒量都不是太好。玩了一会后,杨女士趴在一边,眼睛都快睁不开了,我也喝了好多酒晕晕乎乎的。

  在这里我得声明一下,梦鸽女士所说的:“在包房内杨某某不时用手抚摸其中几名未成人的下体,进行挑逗。张某当场表示,杨某某可以出台,出台费为1OOO元,并称杨某某已出台多次。”的说法不实。因为我一直在包房里,我没有看到这样的场景,而且我们酒吧的管理严格,每个包厢门上都有窗户,出格的行为但凡被看到都会及时被制止,情节严重的,我们会直接将当事人赶出酒吧,更何况当天我在场,这样类似的场景是完全不可能发生的。至于什么杨女士多次出台这种话编造得太假了!我根本就不可能说出这样的话!

  金易恒解读二:
  以上这段“自述”印证了“控告函”以下事实:
  1,印证了案发当天,李天一去夜半酒吧去玩之前曾经打过电话给张酒保;预定的包厢为“天蝎座包房”;
  2,印证了李天一一行为6人,开了两辆车;
  3,印证了张酒保曾叫杨女和徐女进包厢陪同李天一等人喝酒玩游戏;

  老金认为:上述三点“自述”印证了“控告函”相同内容的真实性。而张酒保“自述”与“控告函”之间的差异在于:
  a)“自述”称夜半酒吧不提供陪酒小姐。
  老金认为这一“自述”与现实情况相背离,完全经不起逻辑上的推理!
  如今的消费者去KTV唱歌,醉翁之意不在于唱歌如何,而在于小姐如何;
  同样,消费者去酒吧喝酒,醉翁之意也并不在于喝酒好坏,而是在于找个陪酒女欢饮玩耍才是此行目的。一个有些规模的KTV里没有小姐是没人相信的;而一个有些规模的酒吧里没有陪酒女同样也是不可能的。由此可见,张酒保这一“自述”与现实存在事实与逻辑上的背离,换言之,就是经不起事实证明与逻辑上的推理,其“自述”可信度自然大大降低。
  b)张酒保“自述”在李天一案发前没有过任何交流,也就是说,在案发之前,李天一去夜半酒吧玩,张酒保从来不会过多关注李天一,更别说全程在包厢陪伴李天一了!这符合实际,有那么多客人要招呼,哪能只顾你李天一一个客人!但案发那天,张酒保为什么一反常态会在包厢内全程陪同李天一呢?这就是反常现象,从侦探学来讲,“反常”就是“疑点”!对此,老金要向张酒保提出以下几个问题:
  1)案发当天,从不提供小姐服务的夜半酒店为什么会临时提供了两名年轻女性为李天一等人服务?
  2)当晚,从未与李天一有过交流的张酒保完全不去打理其他客人,而是全程陪同在李天一等人的包厢里,难道真的是担心杨女徐女被李天一等人性骚扰吗?难道杨女徐女都是未成年女性吗?需要你张酒保全程监护?既然你张酒保如此担忧杨徐二人,为何在你张酒保的全程监护下,杨女依然会被灌得烂醉?抑或是你张酒保一直在暗示杨女带头多喝酒以提供客人的消费金额(注:陪酒女是不会喝醉的,她们喝完一阵就会去一趟厕所,把手指伸入喉咙口将酒全部呕吐出来,从厕所出来后就会继续向客人不停地敬酒,喝完一阵再去厕所,周而复始,目的就是让客人多喝酒、多消费)来让李天一等人多消费?
  3)为何在李天一等人需要叫小姐时,从不提供小姐服务的夜半酒吧不义正词严地一口拒绝?而是向李天一等人提供了杨徐二人?
  4)既然李天一等人需要的是女性的陪伴,你张酒保为何会全程当电灯泡?如果真为杨女等担心,哪又何必叫杨女等进包厢陪酒陪玩?再者,按照你张酒保的说法,包厢的门上都开有监控窗口,随时可以看到包厢里的一举一动,你又何必全程在包厢里陪同呢?按照当晚的消费金额,李天一等人的消费并不高,并非什么“阔少级客户”,张酒保凭什么如此巴结李天一?
  5)张酒保“自述”夜半酒吧管理严格,每个包厢门上都有窗户,出格的行为但凡被看到都会及时被制止,情节严重的,我们会直接将当事人赶出酒吧。
  现在KTV包厢门上都开有巴掌大的小窗户,包厢里的大灯一关,留点暗红色的灯光在那,你张酒保何以能看到和发现包厢里有出格的行为?
  其次,你夜半酒吧既然从不提供小姐服务,何来“出格的行为”一说?如果确实存在需要你张酒保通过门窗监控包厢内的一举一动的必要,甚至会出现闯进包厢“制止和赶出酒吧”的管理行为,那就说明酒吧一定提供了小姐服务!否则,包厢里如果是一对情侣在玩出格,你张酒保凭什么闯进包厢去制止这对情侣?甚至将客人赶出酒吧?
  6)一个24岁的小白领,被张酒保“自述”为夜半酒吧的常客,试想现在一个24岁的普通女白领的月工资能有多少?经常去泡酒吧消费是否可能?杨女的工资单可以晒一下看看,让全国人民看看杨白领在24岁时已经过上了金领的生活,可以经常去泡酒吧,这白领的月工资究竟得多少才消费得起啊!北京的房租每月需要多少钱?生活费需要多少钱?如果不是去酒吧做陪酒,哪个小白领有这样的经济能力经常去酒吧消费并成为酒吧的常客?圆谎也是技术活,需要智慧和逻辑的,张酒保的“自述”缺乏最起码的社会现实依据,在逻辑上根本经不起推理,显然,张酒保的“自述”明显缺少智慧!

  三,“自述”称酒保清场后,李天一等人中有人提出去吃夜宵,李天一叫上张酒保和杨女,但杨女说:“张酒保去,她就去”。
  原文摘录:张酒保“自述”大约到了凌晨三点左右的样子,我们酒吧该清场了,不知道他们谁提出了要去吃宵夜,李某某说让我和他们一起去,然后李某某又给我说让我叫上杨女士一起,我问了问杨女士,杨女士说如果我去她就去。这时的杨女士走路摇摇晃晃,我们搀扶着她走出的酒吧。

  金易恒解读三:
  以上“自述”称酒保清场后,李天一等人中有人提出去吃夜宵,李天一叫上张酒保和杨女,但杨女说:“张酒保去,她就去”。
  首先,这一“自述”印证了“控告函”中有关张酒保和杨女一起去吃夜宵的真实性。
  其次,杨女的这一句“张酒保去,她就去”所包含的信息可以解读为:
  1,杨女很信任张酒保,很听张酒保的话。老金要问的是:如果杨女不是陪酒女,作为一个普通消费者,杨女凭什么被你张酒保“呼来唤去”?一会叫杨女去包厢陪酒陪玩,喝到烂醉。散场会,你张酒保依然不放过她,杨女又被叫去继续陪吃夜宵,对于完全陌生的李杨两人来说,如果没有金钱关系,杨女凭什么要如此心甘情愿地舍命陪色狼整整一通宵?并且喝到烂醉?难道仅仅是看你张酒保的面子吗?这符合客观事实吗?相反,如果杨女是陪酒女,则所有的疑问都不存在了,因为李天一对杨女来说就是客户,满足客户的需求都是可以理解的!
  2,在包厢内,你张酒保早已看出李天一身上有着很严重的“社会气息”(流里流气),正常情况下,当李天一提出要带杨女一起去夜宵时,为了保护客人杨女的安全,你张酒保应该拒绝杨女跟随,转而叮嘱徐女送杨女回家。但你张酒保此时似乎完全忘了李天一身上的“社会气息”,而是顺着李天一的意思“送羊伴虎”去。因此,张酒保的这一“自述”不符合当时的实际情况,经不住逻辑上的推理。相反,“控告函”的内容在逻辑上更符合真相。

  四,“自述”中谈到了张酒保和杨女坐李天一等人的车一起去吃夜宵的情景,印证了“控告函”杨女张某参与吃夜宵的内容。
  原文摘录:略

  金易恒解读四:
  有关吃夜宵过程发生的事,“自述”与“控告函”基本一致,老金不作分析了。

  五,“自述”称离开吃夜宵的地方后坐车来到了一个墙上画满熊猫和竹子的车库,在车库,杨女下车蹲在地上。李某有事要先走,张酒保乘机将蹲在地上的杨女抛下随李某的车先走,至于杨女,张酒保则与李天一打个招呼,并“主动委托”这个充满“社会气息”的色狼送杨女回家。离开车库后,酒劲上来了、非常难受的张酒保却瞬间不难受了,一离开车库就给李天一连打两个电话,兴致怏然地询问李天一“当晚玩得开心么?砸瓶子是因为遇到了什么不开心的事情?之类的问题”;之后的事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原文摘录:上了车后,他们都在讨论刚才打架的事情,没有人理睬我们。接着没多久啊,我们就到了一个车库,具体什么位置我记不清了。只记得那个车库的墙上都画得是熊猫和竹子。杨女士也下车了,在地上蹲着。
  李某有事要先走,我就让他顺便送我回去。当时酒劲上来了,我也非常难受,那种感觉现在想起来都不舒服。我给杨女士打了招呼说我要走了,并且我给李某某也打了招呼,让他送杨女士回去,李某某也答应我说会送杨女士回去。然后我坐上李某的车离开了。
  在离开车库后,我给李某某打了两个电话,也完全出于照顾顾客的心理,问了问他今天是否玩得愉快,砸瓶子是因为遇到了什么不开心的事情?之类的问题。
  至于后来酒店发生的事情,我就不知道了。

  金易恒解读五:
  首先,“自述”印证了梦鸽“控告函”关于李天一曾经回家过的事实。
  这是 “自述”中最关键的一段情节之一,其丰富的信息量足以说明李天一案的真相!下面,老金逐一作出解读:
  1,“自述”称离开吃夜宵的地方后坐车来到了一个墙上画满熊猫和竹子的车库;在车库,杨女下车蹲在地上;李某有事要先走,张酒保乘机将蹲在地上的杨女抛下随李某的车先走,至于杨女,张酒保则与李天一打个招呼,并“主动委托”这个充满“社会气息”的色狼送杨女回家。离开车库后,酒劲上来了、非常难受的张酒保却瞬间不难受了,一离开车库就给李天一连打两个电话,兴致怏然地询问李天一“当晚玩得开心么?砸瓶子是因为遇到了什么不开心的事情?之类的问题”。
  这是“自述”中的一个重要细节,证明李天一确实回过家!其次,杨女到达车库后为什么要下车?为什么要蹲在地上?合理的解释有以下两种情况:
  1) 车辆到达车库后,杨女在没有问明的情况下就下车了,应该说她以为到达了目的地,所以下车了,这是惯性思维,说明杨女有这样类似的经历不止这一次。
  2) 车辆到达车库后,杨女在没有问明的情况下就下车了,并且蹲在地上,也可能杨女醉酒厉害,坐车经颠簸后很难受,所以蹲在地上。问题是:按照张酒保的“自述”,杨女说酒保的常客,也就是酒吧重要的客人,但张酒保离开车库先走时,却无视杨女“蹲在地上”这一可能想吐需要他照顾的细节,打个招呼就丢下杨女先走了。离开车库后,连续给李天一打两个电话“嘘寒问暖”,却一个电话也没给杨女,这说明张酒保并不关心同样是酒保常客的杨女的安全。这与张酒保在上文“二”中所描述的“出于对顾客杨女完全考虑,全程陪在包厢里”的关爱心态完全不符。你张酒保在酒吧这样的到处是人的公共场所,在杨女没有喝酒的情况下,出于对杨女的呵护,你放弃照顾其他客人的生意,全程陪护在杨女身边;现在李天一将杨女带到了空无一人的狼窝车库,对杨女来说完全是一个陌生的地方,是一个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的车库,显然,这个车库地点对杨女来说,远比在酒吧包厢内危险十倍百倍,完全是一个适合强奸轮奸的僻静之地。但正是在这样一个李天一熟息而杨女完全陌生的空无一人的危险之地,在酒吧可以全程陪护杨女的张酒保此时却借李某有事先走之机,乘机撇下身处危境之中的杨女先走了。张酒保的这一“自述”无疑露出了本质性的狐狸尾巴:委托李天一送杨女回家或是假,留杨女于车库促成交易或是真。
  3)最可疑的地方是:凌晨的车库倒是最适合强奸轮奸的地方!从犯罪心理学来分析强奸犯的心理,罪犯在实施强奸和轮奸时,都希望不会留下犯罪证据和痕迹,对杨女来说,陌生的车库是强奸犯下手的最佳地点,强奸轮奸完之后蒙上眼睛将杨女带到另一个地方扔下就行。但李天一案的强奸轮奸地点却放弃了这一绝佳隐蔽地点,选择去正规大酒店的钟点房内,进酒店需要登记身份证,有大厅和走道的全程无盲点监控。世界上还有没有这样公开暴露自己身份和面目的强奸轮奸案?警方在张扬报案当晚就实施对李天一等人的抓捕,当时是否对李天一案进行了完整侦察?对于李双江、梦鸽唯一的孩子,户籍就在北京本地,潜逃可能性并不大,警方有没有必要在报案当晚就对此实施抓捕?抓捕之前进行了那些侦察?抓捕前掌握了那些“强奸轮奸罪证”?如果是“先抓捕后侦察”,这在法律程序上是否有问题?这是李天一案同时需要追寻的真相!
  再回过头来看梦鸽3月份就向警方控告张某等人涉嫌介绍卖淫嫖娼和敲诈勒索,同样涉嫌刑事犯罪的报案,警方不仅没有抓人,至今都未予立案,这是为什么?网络暴民将李双江等同于贪官来看待,对李双江进行恶毒攻击,说李双江能够一手遮天。而现实是:一个陪酒女在报案日的当晚,警方就实施抓人;而李双江、梦鸽夫妇在3月份就报案了,至今没有被警方重视并立案,这说明什么?这说明李双江并非强人,在报案受重视程度上,李双江明显输给了杨女,究竟是谁在一手遮天?很显然,不是李双江!
  2,“自述”称“至于后来酒店发生的事情,我就不知道了”。
  这是一个十分重要的“自述”!既然张酒保对酒店发生的事情到今天都不知道怎么回事,那么当初张酒保是凭什么给李天一发短信讨要说法?凭什么会和杨女一起去公安局报案?既然张酒保对酒店发生的事情并非亲眼所见,张酒保凭什么就认定杨女是被强奸的、轮奸的?可能的合理解释就是:酒店事件或许存在着预谋嫌疑!

未完待续)
  

  附录:【金易恒网文作品】汇编 http://bbs.tianya.cn/post-50043-1004-1.shtml

  金易恒新浪博客链接地址 http://bbs.tianya.cn/post-50043-1327-1.shtml

  金易恒新浪微博链接地址 http://bbs.tianya.cn/post-50043-1327-1.shtml

  天涯《律师论坛》链接地址 http://bbs.tianya.cn/post-50043-1327-1.shtml

 





楼主金易恒 时间:2013-08-17 14:37:00
  六,“自述”2月17日,即李天一案发当天,张酒保曾经给李天一打过数次电话;又发短信对李天一进行“好言相劝”;之后(也许是第二天),张酒保还打过几次电话给李天一;“自述”承认丁总用杨女士手机给李双江也发了短信;杨女想报警又害怕警方会告诉她的家人,于是,丁总就是否告知家属这事联系过警方,警方说是否告知家属得看受害人意愿,如果不愿意也可以不通告家属。
  原文摘录:第二天也就是2月17日,杨女士打来电话,告诉我昨天发生了什么,我当时听完都惊呆了,我根本没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随后,我立刻给李某某打了电话,质问他,你们把杨女士怎么了?你不是说要送她回去们?你们是不是一群人欺负她了?李某某简单的回了一句:“我困了,睡醒再说”,就挂断了电话。我随即又打电话过去,告诉他事态的严重性,李某某说没事。李某某说了这样一句话,到现在我都记得,他说:“让她告去吧,我已经在公安局里找好人了”。当时我也无法判断他是在吹牛,还是真的有所准备。
  2月17日当天,我打了好几个电话,都是我主动联系的他,但是他的态度还是如此。至于控告函中的指出的“每家出十万,李某某先出50万,否则报警并向媒体公布”这个说法完全是污蔑,更本不存在。
  之后两天我又陆陆续续打过几次电话,李某某不是直接挂了,就是已经完全不接我电话了,让我十分气愤。我确实给李某某发过一条短信,我好心劝他,告诉他事态的重要性,他全然不领情,也不回我短信。说我短信内容涉及到了钱,这个说法不实。后来我才知道丁总用杨女士手机给李双江也发了短信,而这两条短信都未涉及到钱财。
  在之后的两天里,李家态度如此恶劣,令人发指。杨女士想报警,但是害怕警方会告知她的家属,这样的事情让谁听到了都无法接受。之后,丁总就是否告知家属这事联系过警方,警方说是否告知家属得看受害人意愿,如果不愿意也可以不通告家属,这才坚定了杨女士去报警的决心。

  金易恒解读六:
  首先,这一“自述”详尽印证了梦鸽“控告函”关于张酒保、丁总等人打电话发短信给李天一以及李双江的事实。
  这部分“自述”虽然未承认“打电话以及短信内容涉及钱”的事实,但我们相信:现在的手机都具备强大的录音功能,短信有手机存储功能或存在电信、移动公司后台打印短信记录的可能,如果“控告函”声称有相应证据对应每一项指控,那么,张酒保和丁总等人打电话给李双江司机的电话录音和短信信息应该会随“控告函”一起呈送警方。因为公开于媒体的“控告函”没有提供具体证据清单,老金不作过多评论。但对以下问题有必要作出解读:
  1,当晚在车库,前面张酒保“自述”是他在临走前委托李天一送杨女回家,李天一答应了(请看自述原文“李某有事要先走,我就让他顺便送我回去。当时酒劲上来了,我也非常难受,那种感觉现在想起来都不舒服。我给杨女士打了招呼说我要走了,并且我给李某某也打了招呼,让他送杨女士回去,李某某也答应我说会送杨女士回去。然后我坐上李某的车离开了。”),这就说明将杨女留在车库出自张酒保之意,而非李天一蓄谋。
  出事后,张酒保打电话质问李天一“你们把杨女士怎么了?你不是说要送她回去们?”究竟是张酒保委托李天一送杨呢?还是李天一要求由他来送杨呢?张酒保说法不一,前后矛盾。而老金更相信是张酒保刻意将杨留在车库,至于让李天一送杨回家只是托词,因为,既然李某可以将你张酒保送回酒吧,就完全可以带上杨女也一起送回酒吧!
  2,李天一案发生后,张酒保多次打电话发短信对李天一进行“好言相劝”,说明事态的严重性,如果是强奸轮奸,难道李天一不知道事态的严重性、还敢睡大觉搁你张酒保电话?李双江连他打人都没能“捞起”他,他李天一是被劳教当事人,难道他会不清楚?如果他真犯了强奸轮奸案,他还指望李双江能保他?显然,在心理上,李天一压根就把酒店之事作为“卖淫嫖娼”来对待的,所以才会搁电话睡大觉不怕杨女去告。
  3,“自述”承认酒吧负责人丁总也曾发短信给李双江,而张酒保当时对丁总发短信给李双江竟然一无所知,是后来才知道的。这就涉及一个问题:杨女作为一个小白领,虽然常去酒吧消费,认识你张酒保情有可原,由于当晚是你张酒保叫杨女进包厢、去宵夜、留车库,出事后杨女找你张酒保商量事情也情有可原,但杨女怎么会认识丁总的?杨女报警都有担心,怕父母知道接受不了,理应少一个人知道更好。但她竟然瞒着你张酒保又单独去找与此事毫无关联的丁总,这是为什么?此事必有蹊跷!通过张酒保的“自述”,我们有理由相信:杨女在出事前就已经认识丁总,这就让我们联想到解密哥的报料:杨女是酒保陪酒女,且与酒吧签有“工作协议”。
  4,丁总在报案前曾联系过警方,就“报案后是否会告知杨女父母”提出咨询,而警方也给予了明确答复:尊重当事人意愿,当事人不想告诉父母,可以不告诉。
  对于上面这一“自述”,老金看了之后不厚道地笑了,这段“自述”揭露了酒吧与警方“不易为人所察觉的微妙之处”。对于李天一案,最正常的报案途径是杨女在酒店在李天一等人离开后立即打110报案!但杨女不仅没有及时打110报案,而且是悄然离开酒店的,丧失了取证和让酒店工作人员作证的机会;其次,正常情况下,杨女即使在酒店受惊了,忘了及时报案,但在见到张酒保后应该及时要求张酒保陪同她一起打110报案或去辖区派出所报案,但杨女依然忘了报案。在张酒保和丁总打电话发短信联系李天一和李双江没有结果后才去报案,这究竟是杨女要报案还是酒吧方要报案?这事张酒保虽没有“自述”清楚,但有一点“自述”清楚了:报案前丁总曾向警方询问过“报案后否会告知杨女父母”。那么丁总究竟是通过什么方式联系警方的?是谁接待了丁总?按照程序规定,此事警方会有记录的,如果是通过110联系的,110会有电话录音;如果是去警局联系的,警局会作接待记录。最后,老金要问的是:正常情况下,最初报案时,要么通过110,要么通过辖区派出所,杨女怎么会直接去分局报案?并且分局也跳过辖区派出所直接受理了此案,并于当晚就布控抓捕李天一等人,从程序上和时间上来看,警方反应的速度之快是令人惊奇的。特别奇怪的是:李天一等人被抓后一天,媒体就报道了此案,一些非正常的程序和如此快速地立案抓捕和迅速报道存在一系列疑问,这已经引起广大网民的高度质疑,我们希望看到李天一案本身的真相,同时,也希望看到李天一案背后的真相!
  5,张酒保虽然没有全程陪同到酒店,但事后陪同杨女去报了案,自然对杨女在酒店内的遭遇有所了解,但张酒保以一句“至于后来酒店发生的事情,我就不知道了。”来回避,想必是怕“言多必失”。但根据最近控辩双方代理律师的视频辩论,杨女代理人田律师承认在酒店杨女为几个未成年人手淫,这再次印证了梦鸽“控告函”有关杨女为几个未成年人手淫的事实!但田律师同时表示,杨女为几个未成年人手淫并非出自杨女意愿,换言之,几个未成年人不仅对杨女进行了强奸轮奸,还进行了“强迫手淫和轮流手淫”。但老金不这样认为,大家都知道,女子在学习防狼术时,有一个最基本的战术:一是用脚飞踢色狼的裆部;而是在受到实际性侵时抓住机会用手狠捏色狼的睾丸,这几个小色狼如果是强迫杨女手淫,几对睾丸在杨女手中捏着,只要杨女放弃温柔,使出狠劲猛捏一把,其中一对睾丸必然严重受伤!不需要杨女自己喊叫救命,其中一个被捏的小色狼必然痛得死去活来狂喊救命,要知道,案发地点是在酒店,整个走廊全是客房,这一喊必然惊醒其他住客,从而使杨女很快获救;再说,被捏坏睾丸的小色狼自然要被快速送去医院,谁还敢呆在房间久留?等着受伤小色狼狂喊?等着自己被抓?由此可见,田律师的“强迫手淫说”在“强奸案逻辑上”经不住推理。

  
声明:本帖仅为作者个人的学术讨论文章,不是李天一案的辩护词,任何人不得挪作他用;未经本人同意,不得转载!

作者 :慎独t 时间:2013-08-17 16:37:00
  反对楼主的分析
  1 控告信当然有部分真实的内容,因此在真实内容上的重叠不能证明控告信非重叠部分的真实.如果按你这个逻辑, 控告信部分内容和张酒保的内容一致,是不是也证明了张酒保话是真实的?

  2 如今的消费者去KTV唱歌,醉翁之意不在于唱歌如何,而在于小姐如何;
  同样,消费者去酒吧喝酒,醉翁之意也并不在于喝酒好坏,而是在于找个陪酒女欢饮玩耍才是此行目的
  ========================================
  这个只能说楼主自己去ktv喝酒是为了小姐,去酒保也是为了找陪酒女,不能说明如今的消费者都是, 楼主在用个人的体验代替普遍行为.


  3 b)张酒保“自述”在李天一案发前没有过任何交流,也就是说,在案发之前,李天一去夜半酒吧玩,张酒保从来不会过多关注李天一,更别说全程在包厢陪伴李天一了
  =========================
  张酒保就是包厢服务员, 全程陪伴不正常么? 我去饭店吃饭, 包厢服务员也会全程陪在旁边,也不认识我啊?


  4  1)案发当天,从不提供小姐服务的夜半酒店为什么会临时提供了两名年轻女性为李天一等人服务?
  =============================
  楼主属于蓄意歪曲事实, 首先夜半酒店说的是从不提供小姐服务, 其次按酒保所述,这两名年轻女性只是张酒保和他另外一个同事叫的一起喝酒的, 而且是应李某某所要求,怎么叫夜半酒店临时提供两位年轻女性为李天一服务? 如果要辩论,首先要基于对方的言论, 指出对方言论的逻辑问题,而楼主采用的是先歪曲对方言论,再指出这种歪曲后的言论不符合常理, 谈何批驳对方?

  5 为何在李天一等人需要叫小姐时,从不提供小姐服务的夜半酒吧不义正词严地一口拒绝?而是向李天一等人提供了杨徐二人?
  ================================
  按酒保说法, 是李某某等人问是否能找到人一起玩,没有说要找小姐,夜班酒吧为什么要一口拒绝? 又谈何向李天一等人提供杨徐二人?
  楼主这是再次先歪曲对方言论.

  4)既然李天一等人需要的是女性的陪伴,你张酒保为何会全程当电灯泡?如果真为杨女等担心,哪又何必叫杨女等进包厢陪酒陪玩?
  =======================
  包厢服务员不在包厢还能去哪里?

  5 其次,你夜半酒吧既然从不提供小姐服务,何来“出格的行为”一说?
  ========================
  不提供小姐服务,但是仍然可能有顾客自己有出格的行为,怎么就没有"出格的行为"一说? 楼主逻辑有问题.

  !否则,包厢里如果是一对情侣在玩出格,你张酒保凭什么闯进包厢去制止这对情侣?甚至将客人赶出酒吧?
  =======================
  一对情侣就可以在包厢内玩出格? 包厢有一定的私密性,酒吧有规定不能玩出格,张酒保就可以制止, 甚至将客人赶出酒吧. 不用凭什么,凭的就是酒吧规定和张酒保是酒吧工作人员.


  6 杨女很信任张酒保,很听张酒保的话。老金要问的是:如果杨女不是陪酒女,作为一个普通消费者,杨女凭什么被你张酒保“呼来唤去”?一
  =======================
  喝的开心呗,以为遇到可以结交的朋友了, 一起去怎么就变呼来唤去了? 楼主在什么地方看到呼来唤去了? 又一次歪曲对方言论

  7个24岁的小白领,被张酒保“自述”为夜半酒吧的常客,试想现在一个24岁的普通女白领的月工资能有多少?经常去泡酒吧消费是否可能?
  ===============================
  为什么就不可以?24岁,8,9千完全可能吧,女生又不怎么需要存钱, 只是生活方式不一样而已,你不可能不代表别人不可能,而且经常也不代表天天去吧, 一个月去个7,8次,算不算经常, 去不去得起? 李某某6个人包厢,8个人消费也才消费1800,一个人每个星期去2次,一个月8次还不一定要消费1800阿.


  2,在包厢内,你张酒保早已看出李天一身上有着很严重的“社会气息”(流里流气),正常情况下,当李天一提出要带杨女一起去夜宵时,为了保护客人杨女的安全,你张酒保应该拒绝杨女跟随,转而叮嘱徐女送杨女回家。但你张酒保此时似乎完全忘了李天一身上的“社会气息”,而是顺着李天一的意思“送羊伴虎”去
  ==================
  有社会气息,不意味着会强奸, 谈何送羊伴虎?


  五,“自述”称离开吃夜宵的地方后坐车来到了一个墙上画满熊猫和竹子的车库,在车库,杨女下车蹲在地上。李某有事要先走,张酒保乘机将蹲在地上的杨女抛下随李某的车先走,至于杨女,张酒保则与李天一打个招呼,并“主动委托”这个充满“社会气息”的色狼送杨女回家。离开车库后,酒劲上来了、非常难受的张酒保却瞬间不难受了,一离开车库就给李天一连打两个电话,
  ================================
  酒劲上来了, 非常难受就不能打电话了?


  1) 车辆到达车库后,杨女在没有问明的情况下就下车了,应该说她以为到达了目的地,所以下车了,这是惯性思维,说明杨女有这样类似的经历不止这一次。
  =====================================
  说明杨女当时确实醉了,也可以,不能说明杨女有类似经历, 而且你这个类似经历到底是什么也没有说清楚啊.

  题是:按照张酒保的“自述”,杨女说酒保的常客,也就是酒吧重要的客人,但张
  ====================
  常客不代表就是酒吧的重要客人,我每天早上在楼下买1个包子当早点,也是常客, 但是对于卖包子的店主来说,属于小客户. 楼主这个地方属于偷换概念


  。但正是在这样一个李天一熟息而杨女完全陌生的空无一人的危险之地,在酒吧可以全程陪护杨女的张酒保此时却借李某有事先走之机,乘机撇下身处危境之中的杨女先走了。张酒保的这一“自述”无疑露出了本质性的狐狸尾巴:委托李天一送杨女回家或是假,留杨女于车库促成交易或是真。
  ====================
  你说的这些都需要张酒保能预先知道李某某是个禽兽才成立, 当时都3点多了,是最困最累的时候了, 酒保本身也是个学生而已, 考虑不全面正常, 你自己这么大岁数的人了,满篇文章还到处是漏洞,


  3)最可疑的地方是:凌晨的车库倒是最适合强奸轮奸的地方!从犯罪心理学来分析强奸犯的心理,罪犯在实施强奸和轮奸时,都希望不会留下犯罪证据和痕迹,
  ============================
  这是你觉得最适合强奸轮奸的地方吧? 有分析数据作为依据么? 有多少案子发生在凌晨的车库?而且还是李天一自己家的车库?


  个陪酒女在报案日的当晚,警方就实施抓人;而李双江、梦鸽夫妇在3月份就报案了,至今没有被警方重视并立案,这说明什么?这说明李双江并非强人,在报案受重视程度上,李双江明显输给了杨女,究竟是谁在一手遮天?很显然,不是李双江!
  =========================
  还能说明警方通过调取监控, 确认受害人被强奸的可能性大, 而李3月报名敲诈没有实在证据. 立案不是靠关系,而是靠证据的. 楼主此处歪曲立案的理由.进而得到错误的推论结果



作者 :慎独t 时间:2013-08-17 16:39:00
  是一个十分重要的“自述”!既然张酒保对酒店发生的事情到今天都不知道怎么回事,那么当初张酒保是凭什么给李天一发短信讨要说法?凭什么会和杨女一起去公安局报案?既然张酒保对酒店发生的事情并非亲眼所见,张酒保凭什么就认定杨女是被强奸的、轮奸的?可能的合理解释就是:酒店事件或许存在着预谋嫌疑!
  ===============================================
  后来的事情不知道,但是经过杨女上来找他理论,就知道了阿, 非亲眼所见,就不能认定杨女被强奸,被轮奸? 你路上碰到一个女人,满脸是伤,说被人强奸了,你也没有亲眼所见,但是也会帮忙报案吧? 何况这个女人, 张某还是认识的


  出事后,张酒保打电话质问李天一“你们把杨女士怎么了?你不是说要送她回去们?”究竟是张酒保委托李天一送杨呢?还是李天一要求由他来送杨呢?张酒保说法不一,前后矛盾。
  ===================
  有何矛盾? 张酒保先委托, 然后李某某同意了,难道就不算李某某说要送她回去? 我们在日常生活中常常遇到这样的情况:比如我们找楼主借钱,说借3000,希望第二天给我们,然后楼主说可以, 但是第二天楼主说,不行,我们也会这么问:你不是说借给我的么? 怎么不借了?



  。而老金更相信是张酒保刻意将杨留在车库,至于让李天一送杨回家只是托词,因为,既然李某可以将你张酒保送回酒吧,就完全可以带上杨女也一起送回酒吧!
  ==================================
  注意:李某和李某某不是一个人,可能不是一个方向,张酒保本来是可以打车的,但是考虑凌晨不好打车,所以才坐顺风车, 如果方向不一样,李某可能不一定愿意送的


  5,张酒保虽然没有全程陪同到酒店,但事后陪同杨女去报了案,自然对杨女在酒店内的遭遇有所了解,但张酒保以一句“至于后来酒店发生的事情,我就不知道了。”来回避,想必是怕“言多必失”。但根据最近控辩双方代理律师的视频辩论,杨女代理人田律师承认在酒店杨女为几个未成年人手淫,这再次印证了梦鸽“控告函”有关杨女为几个未成年人手淫的事实!但田律师同时表示,杨女为几个未成年人手淫并非出自杨女意愿,换言之,几个未成年人不仅对杨女进行了强奸轮奸,还进行了“强迫手淫和轮流手淫”。但老金不这样认为,大家都知道,女子在学习防狼术时,有一个最基本的战术:一是用脚飞踢色狼的裆部;而是在受到实际性侵时抓住机会用手狠捏色狼的睾丸,这几个小色狼如果是强迫杨女手淫,几对睾丸在杨女手中捏着,只要杨女放弃温柔,使出狠劲猛捏一把,其中一对睾丸必然严重受伤!不需要杨女自己喊叫救命,其中一个被捏的小色狼必然痛得死去活来狂喊救命,要知道,案发地点是在酒店,整个走廊全是客房,这一喊必然惊醒其他住客,从而使杨女很快获救;再说,被捏坏睾丸的小色狼自然要被快速送去医院,谁还敢呆在房间久留?等着受伤小色狼狂喊?等着自己被抓?由此可见,田律师的“强迫手淫说”在“强奸案逻辑上”经不住推理。
  ==================================
  按楼主来说,都没有强奸的了,因为强奸的时候, 可以搞男人的睾丸阿, 那样男人会死去活来,哪里还来强奸? 关在监狱中的强奸犯们都可以向国家申请索赔了!

  强奸阿! 先殴打使对方失去反抗意志阿!
作者 :十6夜 时间:2013-08-18 02:33:00
  @金易恒 李家水军,拿钱卖节操,不得好死
  @金易恒 李家水军,拿钱卖节操,不得好死
  @金易恒 李家水军,拿钱卖节操,不得好死
  @金易恒 李家水军,拿钱卖节操,不得好死
  @金易恒 李家水军,拿钱卖节操,不得好死
  @金易恒 李家水军,拿钱卖节操,不得好死
  @金易恒 李家水军,拿钱卖节操,不得好死
  @金易恒 李家水军,拿钱卖节操,不得好死
  @金易恒 李家水军,拿钱卖节操,不得好死
  @金易恒 李家水军,拿钱卖节操,不得好死
  @金易恒 李家水军,拿钱卖节操,不得好死
  @金易恒 李家水军,拿钱卖节操,不得好死
作者 :恶魔狼狼 时间:2013-08-18 06:30:00
  @清坪过客 2楼 2013-08-17 15:06:00
  支持楼主的分析!
  -----------------------------
作者 :13958604120 时间:2013-08-19 03:24:00
  楼主慢用!
  

  
作者 :hx小葡萄 时间:2013-08-25 03:21:40
  ,
作者 :yzhaogu 时间:2013-09-01 01:29:05
  @金易恒 1楼 2013-08-17 14:37:00
  六,“自述”2月17日,即李天一案发当天,张酒保曾经给李天一打过数次电话;又发短信对李天一进行“好言相劝”;之后(也许是第二天),张酒保还打过几次电话给李天一;“自述”承认丁总用杨女士手机给李双江也发了短信;杨女想报警又害怕警方会告诉她的家人,于是,丁总就是否告知家属这事联系过警方,警方说是否告知家属得看受害人意愿,如果不愿意也可以不通告家属。
  原文摘录:第二天也就是2月17日,杨女士打来电话......
  -----------------------------
  老金,庭审已经完了,姑且不论法院如何定案,我们可否看看各方审前与庭审的言论,谁的前后出入很大:李某某不是一直在玩手机么,然后睡觉了,什么都没干,梦老师可是在这里说的很清楚啊,杨女为五个人手淫后让他们完成了性交。请问谁在撒谎?!说实在的,要说以李家的背景,公检法敢偏袒杨女一方么,有理由么,莫非李家将北京公检法全部得罪了,公检法故意报复不成?现在舆论声势这么大了,有谁敢顶风作案。至梦老师报案,难道一报案公安局就能出结果么?梦老师提供了确凿证据了么,让公安可以立即封闭该酒吧,抓捕杨女士张经理?没有吧,那公安局是不是也得经过侦查吧,需要时间么。说实在的,没有证据的东西可以随便告么,岂不是诬告?我可以随便说谁那天从宾馆里面出来,那里面有色情场所,就向公安举报,说某人进入了宾馆,定是嫖娼去了?不知道网上流传的梦鸽致法院公开信是否属实,如果属实,那可是连嫖娼都不是,就是一个愿打一个愿挨的多P聚会哦。
作者 :太阳没落月亮升起 时间:2013-09-04 07:05:52
  .
作者 :hx小葡萄 时间:2013-09-04 17:30:07
  徐某某自述

  我认识杨佳几个月多少了解杨佳,她本名杨晓花,晓花是河北阳原县东井集镇农民,过去在歌厅做过小姐,干这行已经几年了,刚来酒吧几个月。我们酒吧有出台的和不出台的,我就属于不出台的那种,这个也不是绝对,客人长得帅给的钱到位偶尔也出台,但我大多数我是不出台的。杨佳本人长得比较一般,最大的缺点胖,家里非常穷,她家有五个孩子,她排老四,她的弟弟身体有疾病,所以客人只要点她出台,她肯定会跟着走,酒吧的出台费是一千元,酒吧会抽头四百,当天李天一和姓魏的和我们经理张光耀讨好两个人开房,所以一共出台费就是两千元。后来张经理带杨佳出台了,张哥先自己回来的,过了几个小时,杨佳也回来了发现被打了,原来李天一这个畜生骗人,说好的两千元两个人,结果多了三个人吃了白食,杨佳姐当然不干了,管他们要五千,结果被李天一给打了。杨姐告诉我们张经理,张经理当然很生气打电话给李天一索要剩下的三千和赔偿医药费,李天一说是嫖娼就是两千不给剩下的钱也不赔偿医药费。张经理做不了主,自然找丁总监了。丁总监和岳总和李军哥都说这事李家赔偿五十万才行,要不然他家小姐被打还白玩了,以后谁还在他家酒吧混,酒吧必须得持这个公道。谁知道李家真牛逼不赔钱,所以酒吧才报警抓的李天一。张光耀张哥手下管理20多个陪酒的,我们这有金鱼和木鱼,不是说都出台的,有的陪酒想多赚钱当然得出台了,但是客人不给钱或者耍赖像李天一这种,我们就得往死弄他,让他以后长点教训。




作者 :hx小葡萄 时间:2013-09-04 17:31:29
  张光耀自述(一)
  2012年年底,我确实联系过李某某,因为那时候是营业淡季,酒吧的主要顾客大学生都已经放假回家,为了刺激消费,我打电话邀请过李某某来酒吧玩,仅此而已。邀请顾客来玩的做法是所有的营业场所都会做的事情,无可厚非,而且我是群发短信,和我认识的顾客都会收到短信,并没有并没有单独去邀请李某某,而且处处嘘寒问暖的事情我没有做过。
  当天晚上也就是2月17日凌晨大约12时,李某某给我打电话说他想来酒吧玩,让我帮他预定包厢,我答应了,然后给他预定了天蝎座包房,约半个小时后,李某某一行6个人开了两辆车来到了酒吧,我记得是一辆未上牌照的奔驰跑车和一辆奥迪Q7,他们6人都身高马大,看上去都20岁左右的样子。而且因为,每次李某某都是自己开车来酒吧,因此直到媒体爆出他是未成年人的时候我都不敢相信。单纯的看他的体貌特征,很难把他和未成年人联系起来。他是李双江的儿子这事我也是在后来才知道的。
  至于梦鸽女士所说的:“李某某致电GLOBAL夜半酒吧值班经理张某,询问是否可以到夜半酒吧去唱歌。张某当即表示完全没有问题。随后,张某在0:15分和0:25分,两次致电李某某询问是否安排小姐作陪,李某某表示其本人不需要。”这件事完全没有发生。首先,我并不是什么“值班经理”,其次,在李某某让我帮他预定包厢后,我没有询问过他是否安排小姐作陪,而且我们酒吧也不提供“小姐 ”服务。
  进入包厢后他们点了约30、40瓶啤酒,另外还点了一瓶轩尼诗,同时我还将自己的存酒半瓶黑方送给了他们,也就是想卖个人情,希望他们能常来。
  从李某某等进入包厢后我就一直在全程陪护,陪他们喝酒和玩游戏。我们先在包厢里,聊了会,从聊天中可以发现李某某身上有很重的“社会”气息,而且很高傲。
  喝了一小杯酒后,李某某问我:外面有没有认识人,可以一起进来喝喝酒,玩玩游戏。我走出包厢后在散座上遇到了之前在酒吧闲聊认识的常客杨女士和徐某某,询问她们愿不愿意去包厢里喝喝酒,玩游戏图个热闹,不用她们买单,而且我说我也会一直呆在里面,她们答应了,随后就进入了包厢。
  在包厢里玩的游戏也无非就是酒吧、KTV里常玩的“骰子”和“五、十五、二十”等,李某某等人玩游戏时仗着人多弄些手脚耍赖,女孩输的多,被灌得酒也多,而且酒量都不是太好。玩了一会后,杨女士趴在一边,眼睛都快睁不开了,我也喝了好多酒晕晕乎乎的。
  李某某也没少喝,在包厢里耍酒疯,砸酒瓶,满地都是玻璃渣,还差点砸到电视,经过他随行的朋友劝说才安稳下来。在李某某耍酒疯的时候,和徐女士吵起来了。可能是因为碎玻璃碰到徐女士了,我也不太确定,也可能徐女士觉得她们喝酒灌人,酒品也不好,加之又发生了争执,一气之下,徐女士走出了包厢,坐到散台去了,再没进来。 因为在酒吧工作了一段时间了,见过不少醉鬼,但我感觉李某某喝酒非常有度,平时挺能喝,也没见他在酒吧喝多过,喝多少酒自己总能把持住,这次是不知道怎么了。而且从做事方面能发现,虽然他在朋友中总被人捧着有些狂傲,但是做事很成熟;其次很能带动气氛,玩游戏的时候很high,玩游戏赢得时候会高呼,也会和同伴击掌相庆。
  在包厢里李某某唱了几首歌,而且都是那种音调很高的,像《爱是你我》、《好汉歌》这种,李某某歌唱的很好,而且从唱歌和选歌就能感觉到他是那种脾气不小很有气场的人。同时解除不久后可以看出,在这一行人中李天一地位高,一切都是李天一说得算。

  大图|小图 在这里我得声明一下,梦鸽女士所说的:“在包房内杨某某不时用手抚摸其中几名未成人的下体,进行挑逗。张某当场表示,杨某某可以出台,出台费为1OOO元,并称杨某某已出台多次。”的说法不实。因为我一直在包房里,我没有看到这样的场景,而且我们酒吧的管理严格,每个包厢门上都有窗户,出格的行为但凡被看到都会及时被制止,情节严重的,我们会直接将当事人赶出酒吧,更何况当天我在场,这样类似的场景是完全不可能发生的。至于什么杨女士多次出台这种话编造得太假了!我根本就不可能说出这样的话!
  之后,大约到了凌晨三点左右的样子,我们酒吧该清场了,不知道他们谁提出了要去吃宵夜,李某某说让我和他们一起去,然后李某某又给我说让我叫上杨女士一起,我问了问杨女士,杨女士说如果我去她就去。这时的杨女士走路摇摇晃晃,我们搀扶着她走出的酒吧。
  车都停在旁边的肯德基门口,李某某和李某开着白色未上牌照的奔驰跑车先走了,我和杨女士以及其他的三人坐在了那辆奥迪Q7上。我和杨女士紧挨着坐在后排,开车的那个人我隐约记得他们叫他“老魏”,“老魏”身材高大,带着黑框眼镜,上唇留着胡子。
  关于上车的细节我需要强调一下,梦鸽女士的控告函中称:我和杨女士想上李某某的车,但是不止一次的被赶下。这个情节完全是子虚乌有的,李某某的车停的位置远,又走在前面,杨女士晕晕乎乎,我们不可能舍近求远想着要去坐他的车,所以我和杨女士坐在了相对距离较近的Q7车上,完全没有上李某某的车被轰下这样的情况发生。
  记得车开了没几分钟,杨女士想吐,车大概就在四环桥上停了下来。等杨女士吐完了,稍微舒服些了,我们才继续上路。
作者 :hx小葡萄 时间:2013-09-04 17:32:10

  张光耀自述(二)

  等到了金鼎轩的时候,李某某在门口等我们,而李某已经被李某某顺道送回了家。李某某说在行驶过程中有一辆出租车先超过了他,他心里不爽,然后就提速超车,直到看不见出租车的影子。
  看到人到齐了,我们就搀扶着杨女士进去了,并且在大厅中部位置找了张桌子做了下来。过了没多久,李某也开车赶来了饭店,开的车我记得是一辆皇冠。杨女士趴在桌子上休息,也没有人和我们说话。刚点完菜,杨女士自己晃晃悠悠的站起来去了卫生间,回来后就趴在了我们后方的桌子上休息。
  再等着上菜的过程中,李某某一直在和朋友闲聊吹牛什么的,声音非常大,而身后那桌的人时不时的往我们这桌看,这也引起了李某某的不满。隐约记得那桌坐了三个人,两男一女,男的大约三十岁左右,女的稍微年轻点,在李某某等人闲聊时仍然时不时的往我们这桌瞅。后来局势愈演愈烈,李某某走到那桌前和那两个男的较上了劲,然后,就打起来了。李某某和朋友拿起了凳子当武器,我站在桌边并没有参与,杨女士还在桌子上趴着,在场的服务员和顾客都看到了这个场景,而且这样的饭店应该还有监控录像存在。
  对方敌不过,他们应该没受什么伤,并且在打电话叫更多的人来。这时李某某等人跑了出去,我也扶着杨女士跑了出去。打架这事和我丝毫没有关系,何况对方打电话叫人,他们跑了我们也跑了,事情不是我惹的,总不能让我挨打吧。李某某被保安拦住要求结账,李某某说:“饭都没吃上结什么账,要结账,找你妈结去”,骂退了保安,我们也重新回到了Q7上。李某某的车先走,我们就在后面跟着。
  上了车后,他们都在讨论刚才打架的事情,没有人理睬我们。接着没多久啊,我们就到了一个车库,具体什么位置我记不清了。只记得那个车库的墙上都画得是熊猫和竹子。杨女士也下车了,在地上蹲着。
  李某有事要先走,我就让他顺便送我回去。当时酒劲上来了,我也非常难受,那种感觉现在想起来都不舒服。我给杨女士打了招呼说我要走了,并且我给李某某也打了招呼,让他送杨女士回去,李某某也答应我说会送杨女士回去。然后我坐上李某的车离开了。
  在离开车库后,我给李某某打了两个电话,也完全出于照顾顾客的心理,问了问他今天是否玩得愉快,砸瓶子是因为遇到了什么不开心的事情?之类的问题。
  在车上我好奇的问了李某:“李某某平时挺傲气挺狂的,他家是干什么的?”李某告诉我:“他爸是李双江”,其实当时我连李双江是谁都不知道,我又问他:“李双江是谁?”他说:“李双江是唱歌的,挺有名的,是个将军。”这时候我才第一次对李双江有了了解。
  至于后来酒店发生的事情,我就不知道了。
  第二天也就是2月17日,杨女士打来电话,告诉我昨天发生了什么,我当时听完都惊呆了,我根本没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随后,我立刻给李某某打了电话,质问他,你们把杨女士怎么了?你不是说要送她回去们?你们是不是一群人欺负她了?李某某简单的回了一句:“我困了,睡醒再说”,就挂断了电话。我随即又打电话过去,告诉他事态的严重性,李某某说没事。李某某说了这样一句话,到现在我都记得,他说:“让她告去吧,我已经在公安局里找好人了”。当时我也无法判断他是在吹牛,还是真的有所准备。
  2月17日当天,我打了好几个电话,都是我主动联系的他,但是他的态度还是如此。至于控告函中的指出的“每家出十万,李某某先出50万,否则报警并向媒体公布”这个说法完全是污蔑,更本不存在。
  之后两天我又陆陆续续打过几次电话,李某某不是直接挂了,就是已经完全不接我电话了,让我十分气愤。我确实给李某某发过一条短信,我好心劝他,告诉他事态的重要性,他全然不领情,也不回我短信。说我短信内容涉及到了钱,这个说法不实。后来我才知道丁总用杨女士手机给李双江也发了短信,而这两条短信都未涉及到钱财。
  在之后的两天里,李家态度如此恶劣,令人发指。杨女士想报警,但是害怕警方会告知她的家属,这样的事情让谁听到了都无法接受。之后,丁总就是否告知家属这事联系过警方,警方说是否告知家属得看受害人意愿,如果不愿意也可以不通告家属,这才坚定了杨女士去报警的决心。
  就在从公安局报完警出来的时候,杨女士接到了李家的电话,李家在电话中称:他们想找个地方和杨女士谈谈。因为当时我在场,所以我清楚的记得杨女士当时说的话:“我已经报警了,这一切都让警方去处理吧。”
  在此之后,我和杨女士以及李家再未有过联系。
  案发后,这事情给我的压力很大,不久我就离开了酒吧,回家去处理些事情。从4月份到现在,我也接到过记者想电话采访我的请求,但是我都拒绝了。对于此案其实我不是特别害怕,只是有点惶恐,有点担心,不害怕的原因是,我知道事实的真相,我知道是谁犯了罪,而我是清白的,我没有勒索钱财的行为;而担心则是陪同杨女士报案后,我会遭到这伙人的报复。目前情况还好,我的安全有保障,我也从未被人威胁过。
  在看完梦鸽女士的控告函后我很气愤,同样心里也很委屈,很生气,再仔细看也觉得可笑。当然,我也万万没想到竟然案情会如此发展,我本以为报了警,这个案件会立刻被调查清楚,尽快宣判,但没想到我也被牵扯进来,所以我需要说清楚这件事,证明我是清白的。控告函发出后,警方也没联系过我,梦鸽女士所说的事我没有做过,这是诬告,我觉得我必须得出来澄清事实了。在这个案件审判结束后,我也会采取必要的法律手段为自己维权,相信法律和事实会还我清白。

作者 :hx小葡萄 时间:2013-09-04 17:52:39
  酒吧“经理”接受媒体采访自述了案发当天的诸多细节,针对梦鸽此前的控告函进行反驳。以下是酒吧“经理”自述:

  李某某在案发前常来我们酒吧,在偶然的闲聊后相交,并且互存了电话。在案发前,我们虽互存了电话,但我们之间的交流几乎没有,仅存的交流也仅仅只是他要来酒吧玩让我帮他预定包厢和卡座。而梦鸽女士在控告函中所说的:“从2012年年底开始,张某曾多次以电话和短信的方式热情邀请李某某去该酒吧喝酒唱歌,在其所发的短信中,处处以大哥的身份对李某某嘘寒问暖,很是关心。”这样的说法是不准确的。
  当天晚上也就是2月17日凌晨大约12时,李某某给我打电话说他想来酒吧玩,让我帮他预定包厢,我答应了,然后给他预定了天蝎座包房,约半个小时后,李某某一行6个人开了两辆车来到了酒吧,我记得是一辆未上牌照的奔驰跑车和一辆奥迪Q7,他们6人都身高马大,看上去都20岁左右的样子。而且因为,每次李某某都是自己开车来酒吧,因此直到媒体爆出他是未成年人的时候我都不敢相信。单纯的看他的体貌特征,很难把他和未成年人联系起来。他是李双江的儿子这事我也是在后来才知道的。

  至于梦鸽女士所说的:“李某某致电GLOBAL夜半酒吧值班经理张某,询问是否可以到夜半酒吧去唱歌。张某当即表示完全没有问题。随后,张某在0:15分和0:25分,两次致电李某某询问是否安排小姐作陪,李某某表示其本人不需要。”这件事完全没有发生。首先,我并不是什么“值班经理”,其次,在李某某让我帮他预定包厢后,我没有询问过他是否安排小姐作陪,而且我们酒吧也不提供“小姐”服务。
  从李某某等进入包厢后我就一直在全程陪护,陪他们喝酒和玩游戏。我们先在包厢里,聊了会,从聊天中可以发现李某某身上有很重的“社会”气息,而且很高傲。

  喝了一小杯酒后,李某某问我:外面有没有认识人,可以一起进来喝喝酒,玩玩游戏。我走出包厢后在散座上遇到了之前在酒吧闲聊认识的常客杨女士和徐某某,询问她们愿不愿意去包厢里喝喝酒,玩游戏图个热闹,不用她们买单,而且我说我也会一直呆在里面,她们答应了,随后就进入了包厢。

  在包厢里玩的游戏也无非就是酒吧、KTV里常玩的“骰子”和“五、十五、二十”等,李某某等人玩游戏时仗着人多弄些手脚耍赖,女孩输的多,被灌得酒也多,而且酒量都不是太好。玩了一会后,杨女士趴在一边,眼睛都快睁不开了,我也喝了好多酒晕晕乎乎的。

  在这里我得声明一下,梦鸽女士所说的:“在包房内杨某某不时用手抚摸其中几名未成人的下体,进行挑逗。张某当场表示,杨某某可以出台,出台费为1OOO元,并称杨某某已出台多次。”的说法不实。因为我一直在包房里,我没有看到这样的场景,而且我们酒吧的管理严格,每个包厢门上都有窗户,出格的行为但凡被看到都会及时被制止,情节严重的,我们会直接将当事人赶出酒吧,更何况当天我在场,这样类似的场景是完全不可能发生的。至于什么杨女士多次出台这种话编造得太假了!我根本就不可能说出这样的话!
  之后,大约到了凌晨三点左右的样子,我们酒吧该清场了,不知道他们谁提出了要去吃宵夜,李某某说让我和他们一起去,然后李某某又给我说让我叫上杨女士一起,我问了问杨女士,杨女士说如果我去她就去。这时的杨女士走路摇摇晃晃,我们搀扶着她走出的酒吧。

  车都停在旁边的肯德基门口,李某某和李某开着白色未上牌照的奔驰跑车先走了,我和杨女士以及其他的三人坐在了那辆奥迪Q7上。我和杨女士紧挨着坐在后排,开车的那个人我隐约记得他们叫他“老魏”,“老魏”身材高大,带着黑框眼镜,上唇留着胡子。

  关于上车的细节我需要强调一下,梦鸽女士的控告函中称:我和杨女士想上李某某的车,但是不止一次的被赶下。这个情节完全是子虚乌有的,李某某的车停的位置远,又走在前面,杨女士晕晕乎乎,我们不可能舍近求远想着要去坐他的车,所以我和杨女士坐在了相对距离较近的Q7车上,完全没有上李某某的车被轰下这样的情况发生。

  记得车开了没几分钟,杨女士想吐,车大概就在四环桥上停了下来。等杨女士吐完了,稍微舒服些了,我们才继续上路。

  等到了金鼎轩,我们就搀扶着杨女士进去了,并且在大厅中部位置找了张桌子做了下来。过了没多久,李某也开车赶来了饭店,开的车我记得是一辆皇冠。杨女士趴在桌子上休息,也没有人和我们说话。刚点完菜,杨女士自己晃晃悠悠的站起来去了卫生间,回来后就趴在了我们后方的桌子上休息。
  再等着上菜的过程中,李某某一直在和朋友闲聊吹牛什么的,声音非常大,而身后那桌的人时不时的往我们这桌看,这也引起了李某某的不满。隐约记得那桌坐了三个人,两男一女,男的大约三十岁左右,女的稍微年轻点,在李某某等人闲聊时仍然时不时的往我们这桌瞅。后来局势愈演愈烈,李某某走到那桌前和那两个男的较上了劲,然后,就打起来了。李某某和朋友拿起了凳子当武器,我站在桌边并没有参与,杨女士还在桌子上趴着,在场的服务员和顾客都看到了这个场景,而且这样的饭店应该还有监控录像存在。

  对方敌不过,他们应该没受什么伤,并且在打电话叫更多的人来。这时李某某等人跑了出去,我也扶着杨女士跑了出去。打架这事和我丝毫没有关系,何况对方打电话叫人,他们跑了我们也跑了,事情不是我惹的,总不能让我挨打吧。
  上了车后,他们都在讨论刚才打架的事情,没有人理睬我们。接着没多久啊,我们就到了一个车库,具体什么位置我记不清了。只记得那个车库的墙上都画得是熊猫和竹子。杨女士也下车了,在地上蹲着。

  李某有事要先走,我就让他顺便送我回去。当时酒劲上来了,我也非常难受,那种感觉现在想起来都不舒服。我给杨女士打了招呼说我要走了,并且我给李某某也打了招呼,让他送杨女士回去,李某某也答应我说会送杨女士回去。然后我坐上李某的车离开了。

  在离开车库后,我给李某某打了两个电话,也完全出于照顾顾客的心理,问了问他今天是否玩得愉快,砸瓶子是因为遇到了什么不开心的事情?之类的问题。

  至于后来酒店发生的事情,我就不知道了。
  第二天也就是2月17日,杨女士打来电话,告诉我昨天发生了什么,我当时听完都惊呆了,我根本没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随后,我立刻给李某某打了电话,质问他,你们把杨女士怎么了?你不是说要送她回去们?你们是不是一群人欺负她了?李某某简单的回了一句:“我困了,睡醒再说”,就挂断了电话。我随即又打电话过去,告诉他事态的严重性,李某某说没事。李某某说了这样一句话,到现在我都记得,他说:“让她告去吧,我已经在公安局里找好人了”。当时我也无法判断他是在吹牛,还是真的有所准备。

  2月17日当天,我打了好几个电话,都是我主动联系的他,但是他的态度还是如此。至于控告函中的指出的“每家出十万,李某某先出50万,否则报警并向媒体公布”这个说法完全是污蔑,更本不存在。

  之后两天我又陆陆续续打过几次电话,李某某不是直接挂了,就是已经完全不接我电话了,让我十分气愤。我确实给李某某发过一条短信,我好心劝他,告诉他事态的重要性,他全然不领情,也不回我短信。说我短信内容涉及到了钱,这个说法不实。后来我才知道丁总用杨女士手机给李双江也发了短信,而这两条短信都未涉及到钱财。
  在之后的两天里,李家态度如此恶劣,令人发指。杨女士想报警,但是害怕警方会告知她的家属,这样的事情让谁听到了都无法接受。之后,丁总就是否告知家属这事联系过警方,警方说是否告知家属得看受害人意愿,如果不愿意也可以不通告家属,这才坚定了杨女士去报警的决心。

  在看完梦鸽女士的控告函后我很气愤,同样心里也很委屈,很生气,再仔细看也觉得可笑。当然,我也万万没想到竟然案情会如此发展,我本以为报了警,这个案件会立刻被调查清楚,尽快宣判,但没想到我也被牵扯进来,所以我需要说清楚这件事,证明我是清白的。控告函发出后,警方也没联系过我,梦鸽女士所说的事我没有做过,这是诬告,我觉得我必须得出来澄清事实了,所以我才会接受采访。在这个案件审判结束后,我也会采取必要的法律手段为自己维权,相信法律和事实会还我清白。

作者 :太阳没落月亮升起 时间:2013-09-06 18:41:53
  .
作者 :太阳没落月亮升起 时间:2013-09-07 18:27:30
  .
作者 :cqc233 时间:2013-09-18 22:42:39
  这个看过,笑死了。那时我就想,都说谁谁谁是李家水军,尼玛张酒保才是最大的李家水军。
作者 :外子2013 时间:2013-09-19 16:50:31
  报...报告斑竹,抓获兰和的一名水军,还是团级的,怎么处理?
  水军 蝶羽2013
  http://bbs.tianya.cn/post-free-3666706-1.shtml
  。。。。。。
  作者:蝶羽2013 时间:2013-09-17 23:38:19

  俺回他:
  搞笑了,这位仁兄你有没有看内容????
  “李天一案:兰和释疑“真相、永远不会屈从 ”谎言百出的说辞,这才是真相”
  你把这句理解成了支持李方面的了?

  这篇文章,今天中午用手机上网看到了--------马勒戈壁,我下午5点多开始发出,中午哪里看来的
  觉几大网站似乎很有目的。支持李的都不放在重要位置。抹黑李的都大张旗鼓宣传-----不要公式化嘛,就这么一段贴来贴去,就可以拿钱了?
  梦鸽不仅弱势,而且明摆着被人欺负,有些人要把这家人往死里整似的-------如果年龄超过18周岁,轮奸、情节恶劣、没有自首坦白检举立功等情节,可以带个“死”字噢
  而且从网上看,攻击李家的明显是有组织,有目的的-------你这段算不算明显的、有组织的、有目的的???
  好,谢谢楼主把文章找到了并发这里,这篇文章写的很客观,兰和和陈有-------哈哈,笑死人你要偿命的噢
  大家转发一下看看,这就是传说中的、神龙见首不见尾水军.......
  文采、气势都还不错,说梦鸽、陈有西啥的,就是踢乌龙球不好

  所以说人不在多,在于精,把该说的说到点子上就可以了,想陈枢那又臭又长的内容,貌似看起来很丰富,实际几个要点都没抓住,作文打分估计也有55分,还看在这么多字份上
  抓要点,不仅仅是说够强奸否的要点,陈枢还应该反驳这些要点,用细节来说话
  靠几个视频、陪酒女身份,似而非的论点,最终害了天一这个好孩子....
  再次狂笑三声....
  下次要改名钟馗了哈.....
  。。。。。

  打开链接 我这些看完了,就清楚了
  俺的微博 http://weibo.com/600124471
  博客 http://blog.sina.com.cn/u/1010372067
  这些内容,无版权,欢迎复制、转发啥


  0903对李天一李某某案分析看基本没有翻案的可能 http://bbs.tianya.cn/post-free-3636049-1.shtml
  李天一案:兰和释疑“真相、永远不会屈从 ” http://bbs.tianya.cn/post-free-3666157-1.shtml
  报告斑竹抓获兰和一名水军(梦鸽李天一) http://bbs.tianya.cn/post-free-3666706-1.shtml
  逐条反驳自古事实非哑巴,梦鸽救子利天下 http://bbs.tianya.cn/post-free-3664822-1.shtml
作者 :太阳没落月亮升起 时间:2013-09-21 16:49:24
  .
作者 :黑夜飘动的烛光 时间:2013-09-25 09:15:19
  前言:

  对于李天一案,人们呼唤公平正义的基础是什么?是事实!没有真相,哪来公平正义?梦鸽“控告函”追求着真相,张酒保“自述”表述着真相,这是一种进步,是舆论的胜利!我们希望司法是独立的,既不被权势所驾驭,也不被舆论所绑架,而是能够独立地来审理李天一案!但舆论有监督权以及揭露真相的权利。梦鸽“控告函”以及张酒保“自述”得以在媒体公开,这是双方当事人或监护人重视舆论、尊重舆论的具体体现,希望双方的公开争辩有利于还有真相,让全国人民真正看清楚李天一案的本质。
作者 :黑夜飘动的烛光 时间:2013-09-25 09:23:06
  前两天,老金在网络上看到了酒店方值班经理张酒保接受媒体采访的“自述”,经反复研读,老金以专业的敏锐视觉感觉出张酒保的“自述”完全印证了梦鸽“控告函”的控告内容,这说明梦鸽“控告函”的控告内容基本上是真实可信的,无诬告痕迹。相反,张酒保“自述”不仅没有帮助他洗脱“做局嫌疑”,“自述”中的诸多自相矛盾点以及刻意回避的关键点反而暴露出了张酒保明显“信心不足”,与其说是“自述”,不如说是“自首书”。
作者 :黑夜飘动的烛光 时间:2013-09-25 09:30:53
  “自述”主要围绕“控告函”而述,本意试图通过“自述”来否认梦鸽的一系列控告,但聪明反被聪明误,“自述”或将成为印证“控告函”真实性的重要证据!下面,老金将对张酒保“自述”作详尽解读。
作者 :黑夜飘动的烛光 时间:2013-09-25 09:38:07
  一,张酒保“自述”在案发前,李天一曾经多次去过夜半酒吧,李张曾经互留过手机号码。这一“自述”印证了“控告函”相同内容的真实性。差别在于:“自述”认为在案发前,李张之间虽有接触但没有交流。
  原文摘录:李某某在案发前常来我们酒吧,在偶然的闲聊后相交,并且互存了电话。在案发前,我们虽互存了电话,但我们之间的交流几乎没有,仅存的交流也仅仅只是他要来酒吧玩让我帮他预定包厢和卡座……

  金易恒解读一:
  以上这段“自述”印证了“控告函”以下事实:
  1,印证了“控告函”中李天一案发之前,李天一曾经去过夜半酒保玩过的事实;
  2,印证了“李张互留电话说”;

  老金认为:上述两点“自述”印证了“控告函”相同内容的真实性。而张酒保“自述”与“控告函”之间的差异在于:
  “自述”认为在李天一案发生之前,李天一虽然多次去过夜半酒吧玩,也与张交换过手机号码,但李张之间没有任何交流,仅有的交流只是李天一今后来酒吧玩之前联系张酒保,让张给李预定包厢和卡座。

  老金认为:张酒保是否多次联系李天一的事实,你完全可以不相信任何一方的说辞,但是,是否存在“多次联系”,这将在电信、移动、联通留下通话记录,这就叫“证据”,而梦鸽在控告函中明确指出:任何一点指控都有证据相印证,相信,张酒保“多次联系”李天一的证据已经被梦鸽所掌握。
作者 :黑夜飘动的烛光 时间:2013-09-25 09:45:12
  二,“自述”案发当天,李天一去夜半酒吧,去玩之前曾经打过电话给张酒保;预定的包厢为“天蝎座包房”;李天一一行为6人,开了两辆车;这一“自述”印证了“控告函”相同内容的真实性。差别在于:“自述”认为夜半酒吧从不提供小姐。

  原文摘录:当天晚上也就是2月17日凌晨大约12时,李某某给我打电话说他想来酒吧玩,让我帮他预定包厢,我答应了,然后给他预定了天蝎座包房,约半个小时后,李某某一行6个人开了两辆车来到了酒吧,我记得是一辆未上牌照的奔驰跑车和一辆奥迪Q7,他们6人都身高马大,看上去都20岁左右的样子。而且因为,每次李某某都是自己开车来酒吧,因此直到媒体爆出他是未成年人的时候我都不敢相信。单纯的看他的体貌特征,很难把他和未成年人联系起来。他是李双江的儿子这事我也是在后来才知道的。

  至于梦鸽女士所说的:“李某某致电GLOBAL夜半酒吧值班经理张某,询问是否可以到夜半酒吧去唱歌。张某当即表示完全没有问题。随后,张某在0:15分和0:25分,两次致电李某某询问是否安排小姐作陪,李某某表示其本人不需要。”这件事完全没有发生。首先,我并不是什么“值班经理”,其次,在李某某让我帮他预定包厢后,我没有询问过他是否安排小姐作陪,而且我们酒吧也不提供“小姐”服务。
  从李某某等进入包厢后我就一直在全程陪护,陪他们喝酒和玩游戏。我们先在包厢里,聊了会,从聊天中可以发现李某某身上有很重的“社会”气息,而且很高傲。

  喝了一小杯酒后,李某某问我:外面有没有认识人,可以一起进来喝喝酒,玩玩游戏。我走出包厢后在散座上遇到了之前在酒吧闲聊认识的常客杨女士和徐某某,询问她们愿不愿意去包厢里喝喝酒,玩游戏图个热闹,不用她们买单,而且我说我也会一直呆在里面,她们答应了,随后就进入了包厢。

  在包厢里玩的游戏也无非就是酒吧、KTV里常玩的“骰子”和“五、十五、二十”等,李某某等人玩游戏时仗着人多弄些手脚耍赖,女孩输的多,被灌得酒也多,而且酒量都不是太好。玩了一会后,杨女士趴在一边,眼睛都快睁不开了,我也喝了好多酒晕晕乎乎的。

  在这里我得声明一下,梦鸽女士所说的:“在包房内杨某某不时用手抚摸其中几名未成人的下体,进行挑逗。张某当场表示,杨某某可以出台,出台费为1OOO元,并称杨某某已出台多次。”的说法不实。因为我一直在包房里,我没有看到这样的场景,而且我们酒吧的管理严格,每个包厢门上都有窗户,出格的行为但凡被看到都会及时被制止,情节严重的,我们会直接将当事人赶出酒吧,更何况当天我在场,这样类似的场景是完全不可能发生的。至于什么杨女士多次出台这种话编造得太假了!我根本就不可能说出这样的话!
作者 :黑夜飘动的烛光 时间:2013-09-25 09:52:59
  金易恒解读二:
  以上这段“自述”印证了“控告函”以下事实:
  1,印证了案发当天,李天一去夜半酒吧去玩之前曾经打过电话给张酒保;预定的包厢为“天蝎座包房”;
  2,印证了李天一一行为6人,开了两辆车;
  3,印证了张酒保曾叫杨女和徐女进包厢陪同李天一等人喝酒玩游戏;

  老金认为:上述三点“自述”印证了“控告函”相同内容的真实性。而张酒保“自述”与“控告函”之间的差异在于:
  a)“自述”称夜半酒吧不提供陪酒小姐。
  老金认为这一“自述”与现实情况相背离,完全经不起逻辑上的推理!
  如今的消费者去KTV唱歌,醉翁之意不在于唱歌如何,而在于小姐如何;
  同样,消费者去酒吧喝酒,醉翁之意也并不在于喝酒好坏,而是在于找个陪酒女欢饮玩耍才是此行目的。一个有些规模的KTV里没有小姐是没人相信的;而一个有些规模的酒吧里没有陪酒女同样也是不可能的。由此可见,张酒保这一“自述”与现实存在事实与逻辑上的背离,换言之,就是经不起事实证明与逻辑上的推理,其“自述”可信度自然大大降低。
  b)张酒保“自述”在李天一案发前没有过任何交流,也就是说,在案发之前,李天一去夜半酒吧玩,张酒保从来不会过多关注李天一,更别说全程在包厢陪伴李天一了!这符合实际,有那么多客人要招呼,哪能只顾你李天一一个客人!但案发那天,张酒保为什么一反常态会在包厢内全程陪同李天一呢?这就是反常现象,从侦探学来讲,“反常”就是“疑点”!对此,老金要向张酒保提出以下几个问题:
  1)案发当天,从不提供小姐服务的夜半酒店为什么会临时提供了两名年轻女性为李天一等人服务?
  2)当晚,从未与李天一有过交流的张酒保完全不去打理其他客人,而是全程陪同在李天一等人的包厢里,难道真的是担心杨女徐女被李天一等人性骚扰吗?难道杨女徐女都是未成年女性吗?需要你张酒保全程监护?既然你张酒保如此担忧杨徐二人,为何在你张酒保的全程监护下,杨女依然会被灌得烂醉?抑或是你张酒保一直在暗示杨女带头多喝酒以提供客人的消费金额(注:陪酒女是不会喝醉的,她们喝完一阵就会去一趟厕所,把手指伸入喉咙口将酒全部呕吐出来,从厕所出来后就会继续向客人不停地敬酒,喝完一阵再去厕所,周而复始,目的就是让客人多喝酒、多消费)来让李天一等人多消费?
  3)为何在李天一等人需要叫小姐时,从不提供小姐服务的夜半酒吧不义正词严地一口拒绝?而是向李天一等人提供了杨徐二人?
  4)既然李天一等人需要的是女性的陪伴,你张酒保为何会全程当电灯泡?如果真为杨女等担心,哪又何必叫杨女等进包厢陪酒陪玩?再者,按照你张酒保的说法,包厢的门上都开有监控窗口,随时可以看到包厢里的一举一动,你又何必全程在包厢里陪同呢?按照当晚的消费金额,李天一等人的消费并不高,并非什么“阔少级客户”,张酒保凭什么如此巴结李天一?
  5)张酒保“自述”夜半酒吧管理严格,每个包厢门上都有窗户,出格的行为但凡被看到都会及时被制止,情节严重的,我们会直接将当事人赶出酒吧。
  现在KTV包厢门上都开有巴掌大的小窗户,包厢里的大灯一关,留点暗红色的灯光在那,你张酒保何以能看到和发现包厢里有出格的行为?
  其次,你夜半酒吧既然从不提供小姐服务,何来“出格的行为”一说?如果确实存在需要你张酒保通过门窗监控包厢内的一举一动的必要,甚至会出现闯进包厢“制止和赶出酒吧”的管理行为,那就说明酒吧一定提供了小姐服务!否则,包厢里如果是一对情侣在玩出格,你张酒保凭什么闯进包厢去制止这对情侣?甚至将客人赶出酒吧?
  6)一个24岁的小白领,被张酒保“自述”为夜半酒吧的常客,试想现在一个24岁的普通女白领的月工资能有多少?经常去泡酒吧消费是否可能?杨女的工资单可以晒一下看看,让全国人民看看杨白领在24岁时已经过上了金领的生活,可以经常去泡酒吧,这白领的月工资究竟得多少才消费得起啊!北京的房租每月需要多少钱?生活费需要多少钱?如果不是去酒吧做陪酒,哪个小白领有这样的经济能力经常去酒吧消费并成为酒吧的常客?圆谎也是技术活,需要智慧和逻辑的,张酒保的“自述”缺乏最起码的社会现实依据,在逻辑上根本经不起推理,显然,张酒保的“自述”明显缺少智慧!
作者 :黑夜飘动的烛光 时间:2013-09-25 10:00:57
  三,“自述”称酒保清场后,李天一等人中有人提出去吃夜宵,李天一叫上张酒保和杨女,但杨女说:“张酒保去,她就去”。
  原文摘录:张酒保“自述”大约到了凌晨三点左右的样子,我们酒吧该清场了,不知道他们谁提出了要去吃宵夜,李某某说让我和他们一起去,然后李某某又给我说让我叫上杨女士一起,我问了问杨女士,杨女士说如果我去她就去。这时的杨女士走路摇摇晃晃,我们搀扶着她走出的酒吧。

  金易恒解读三:
  以上“自述”称酒保清场后,李天一等人中有人提出去吃夜宵,李天一叫上张酒保和杨女,但杨女说:“张酒保去,她就去”。
  首先,这一“自述”印证了“控告函”中有关张酒保和杨女一起去吃夜宵的真实性。
  其次,杨女的这一句“张酒保去,她就去”所包含的信息可以解读为:
  1,杨女很信任张酒保,很听张酒保的话。老金要问的是:如果杨女不是陪酒女,作为一个普通消费者,杨女凭什么被你张酒保“呼来唤去”?一会叫杨女去包厢陪酒陪玩,喝到烂醉。散场会,你张酒保依然不放过她,杨女又被叫去继续陪吃夜宵,对于完全陌生的李杨两人来说,如果没有金钱关系,杨女凭什么要如此心甘情愿地舍命陪色狼整整一通宵?并且喝到烂醉?难道仅仅是看你张酒保的面子吗?这符合客观事实吗?相反,如果杨女是陪酒女,则所有的疑问都不存在了,因为李天一对杨女来说就是客户,满足客户的需求都是可以理解的!
  2,在包厢内,你张酒保早已看出李天一身上有着很严重的“社会气息”(流里流气),正常情况下,当李天一提出要带杨女一起去夜宵时,为了保护客人杨女的安全,你张酒保应该拒绝杨女跟随,转而叮嘱徐女送杨女回家。但你张酒保此时似乎完全忘了李天一身上的“社会气息”,而是顺着李天一的意思“送羊伴虎”去。因此,张酒保的这一“自述”不符合当时的实际情况,经不住逻辑上的推理。相反,“控告函”的内容在逻辑上更符合真相。
作者 :黑夜飘动的烛光 时间:2013-09-25 10:08:33
  四,“自述”中谈到了张酒保和杨女坐李天一等人的车一起去吃夜宵的情景,印证了“控告函”杨女张某参与吃夜宵的内容。
  原文摘录:略

  金易恒解读四:
  有关吃夜宵过程发生的事,“自述”与“控告函”基本一致,老金不作分析了。
作者 :黑夜飘动的烛光 时间:2013-09-25 10:14:36
  五,“自述”称离开吃夜宵的地方后坐车来到了一个墙上画满熊猫和竹子的车库,在车库,杨女下车蹲在地上。李某有事要先走,张酒保乘机将蹲在地上的杨女抛下随李某的车先走,至于杨女,张酒保则与李天一打个招呼,并“主动委托”这个充满“社会气息”的色狼送杨女回家。离开车库后,酒劲上来了、非常难受的张酒保却瞬间不难受了,一离开车库就给李天一连打两个电话,兴致怏然地询问李天一“当晚玩得开心么?砸瓶子是因为遇到了什么不开心的事情?之类的问题”;之后的事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原文摘录:上了车后,他们都在讨论刚才打架的事情,没有人理睬我们。接着没多久啊,我们就到了一个车库,具体什么位置我记不清了。只记得那个车库的墙上都画得是熊猫和竹子。杨女士也下车了,在地上蹲着。
  李某有事要先走,我就让他顺便送我回去。当时酒劲上来了,我也非常难受,那种感觉现在想起来都不舒服。我给杨女士打了招呼说我要走了,并且我给李某某也打了招呼,让他送杨女士回去,李某某也答应我说会送杨女士回去。然后我坐上李某的车离开了。
  在离开车库后,我给李某某打了两个电话,也完全出于照顾顾客的心理,问了问他今天是否玩得愉快,砸瓶子是因为遇到了什么不开心的事情?之类的问题。
  至于后来酒店发生的事情,我就不知道了。

  金易恒解读五:
  首先,“自述”印证了梦鸽“控告函”关于李天一曾经回家过的事实。
  这是 “自述”中最关键的一段情节之一,其丰富的信息量足以说明李天一案的真相!下面,老金逐一作出解读:
  1,“自述”称离开吃夜宵的地方后坐车来到了一个墙上画满熊猫和竹子的车库;在车库,杨女下车蹲在地上;李某有事要先走,张酒保乘机将蹲在地上的杨女抛下随李某的车先走,至于杨女,张酒保则与李天一打个招呼,并“主动委托”这个充满“社会气息”的色狼送杨女回家。离开车库后,酒劲上来了、非常难受的张酒保却瞬间不难受了,一离开车库就给李天一连打两个电话,兴致怏然地询问李天一“当晚玩得开心么?砸瓶子是因为遇到了什么不开心的事情?之类的问题”。
  这是“自述”中的一个重要细节,证明李天一确实回过家!其次,杨女到达车库后为什么要下车?为什么要蹲在地上?合理的解释有以下两种情况:
  1) 车辆到达车库后,杨女在没有问明的情况下就下车了,应该说她以为到达了目的地,所以下车了,这是惯性思维,说明杨女有这样类似的经历不止这一次。
  2) 车辆到达车库后,杨女在没有问明的情况下就下车了,并且蹲在地上,也可能杨女醉酒厉害,坐车经颠簸后很难受,所以蹲在地上。问题是:按照张酒保的“自述”,杨女说酒保的常客,也就是酒吧重要的客人,但张酒保离开车库先走时,却无视杨女“蹲在地上”这一可能想吐需要他照顾的细节,打个招呼就丢下杨女先走了。离开车库后,连续给李天一打两个电话“嘘寒问暖”,却一个电话也没给杨女,这说明张酒保并不关心同样是酒保常客的杨女的安全。这与张酒保在上文“二”中所描述的“出于对顾客杨女完全考虑,全程陪在包厢里”的关爱心态完全不符。你张酒保在酒吧这样的到处是人的公共场所,在杨女没有喝酒的情况下,出于对杨女的呵护,你放弃照顾其他客人的生意,全程陪护在杨女身边;现在李天一将杨女带到了空无一人的狼窝车库,对杨女来说完全是一个陌生的地方,是一个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的车库,显然,这个车库地点对杨女来说,远比在酒吧包厢内危险十倍百倍,完全是一个适合强奸轮奸的僻静之地。但正是在这样一个李天一熟息而杨女完全陌生的空无一人的危险之地,在酒吧可以全程陪护杨女的张酒保此时却借李某有事先走之机,乘机撇下身处危境之中的杨女先走了。张酒保的这一“自述”无疑露出了本质性的狐狸尾巴:委托李天一送杨女回家或是假,留杨女于车库促成交易或是真。
  3)最可疑的地方是:凌晨的车库倒是最适合强奸轮奸的地方!从犯罪心理学来分析强奸犯的心理,罪犯在实施强奸和轮奸时,都希望不会留下犯罪证据和痕迹,对杨女来说,陌生的车库是强奸犯下手的最佳地点,强奸轮奸完之后蒙上眼睛将杨女带到另一个地方扔下就行。但李天一案的强奸轮奸地点却放弃了这一绝佳隐蔽地点,选择去正规大酒店的钟点房内,进酒店需要登记身份证,有大厅和走道的全程无盲点监控。世界上还有没有这样公开暴露自己身份和面目的强奸轮奸案?警方在张扬报案当晚就实施对李天一等人的抓捕,当时是否对李天一案进行了完整侦察?对于李双江、梦鸽唯一的孩子,户籍就在北京本地,潜逃可能性并不大,警方有没有必要在报案当晚就对此实施抓捕?抓捕之前进行了那些侦察?抓捕前掌握了那些“强奸轮奸罪证”?如果是“先抓捕后侦察”,这在法律程序上是否有问题?这是李天一案同时需要追寻的真相!
  再回过头来看梦鸽3月份就向警方控告张某等人涉嫌介绍卖淫嫖娼和敲诈勒索,同样涉嫌刑事犯罪的报案,警方不仅没有抓人,至今都未予立案,这是为什么?网络暴民将李双江等同于贪官来看待,对李双江进行恶毒攻击,说李双江能够一手遮天。而现实是:一个陪酒女在报案日的当晚,警方就实施抓人;而李双江、梦鸽夫妇在3月份就报案了,至今没有被警方重视并立案,这说明什么?这说明李双江并非强人,在报案受重视程度上,李双江明显输给了杨女,究竟是谁在一手遮天?很显然,不是李双江!
  2,“自述”称“至于后来酒店发生的事情,我就不知道了”。
  这是一个十分重要的“自述”!既然张酒保对酒店发生的事情到今天都不知道怎么回事,那么当初张酒保是凭什么给李天一发短信讨要说法?凭什么会和杨女一起去公安局报案?既然张酒保对酒店发生的事情并非亲眼所见,张酒保凭什么就认定杨女是被强奸的、轮奸的?可能的合理解释就是:酒店事件或许存在着预谋嫌疑!
作者 :黑夜飘动的烛光 时间:2013-09-25 10:20:58
  前言:

  对于李天一案,人们呼唤公平正义的基础是什么?是事实!没有真相,哪来公平正义?梦鸽“控告函”追求着真相,张酒保“自述”表述着真相,这是一种进步,是舆论的胜利!我们希望司法是独立的,既不被权势所驾驭,也不被舆论所绑架,而是能够独立地来审理李天一案!但舆论有监督权以及揭露真相的权利。梦鸽“控告函”以及张酒保“自述”得以在媒体公开,这是双方当事人或监护人重视舆论、尊重舆论的具体体现,希望双方的公开争辩有利于还有真相,让全国人民真正看清楚李天一案的本质。
作者 :黑夜飘动的烛光 时间:2013-09-25 10:27:59
  前两天,老金在网络上看到了酒店方值班经理张酒保接受媒体采访的“自述”,经反复研读,老金以专业的敏锐视觉感觉出张酒保的“自述”完全印证了梦鸽“控告函”的控告内容,这说明梦鸽“控告函”的控告内容基本上是真实可信的,无诬告痕迹。相反,张酒保“自述”不仅没有帮助他洗脱“做局嫌疑”,“自述”中的诸多自相矛盾点以及刻意回避的关键点反而暴露出了张酒保明显“信心不足”,与其说是“自述”,不如说是“自首书”。
作者 :黑夜飘动的烛光 时间:2013-09-25 10:35:42
  “自述”主要围绕“控告函”而述,本意试图通过“自述”来否认梦鸽的一系列控告,但聪明反被聪明误,“自述”或将成为印证“控告函”真实性的重要证据!下面,老金将对张酒保“自述”作详尽解读。
作者 :黑夜飘动的烛光 时间:2013-09-25 10:43:04
  一,张酒保“自述”在案发前,李天一曾经多次去过夜半酒吧,李张曾经互留过手机号码。这一“自述”印证了“控告函”相同内容的真实性。差别在于:“自述”认为在案发前,李张之间虽有接触但没有交流。
  原文摘录:李某某在案发前常来我们酒吧,在偶然的闲聊后相交,并且互存了电话。在案发前,我们虽互存了电话,但我们之间的交流几乎没有,仅存的交流也仅仅只是他要来酒吧玩让我帮他预定包厢和卡座……

  金易恒解读一:
  以上这段“自述”印证了“控告函”以下事实:
  1,印证了“控告函”中李天一案发之前,李天一曾经去过夜半酒保玩过的事实;
  2,印证了“李张互留电话说”;

  老金认为:上述两点“自述”印证了“控告函”相同内容的真实性。而张酒保“自述”与“控告函”之间的差异在于:
  “自述”认为在李天一案发生之前,李天一虽然多次去过夜半酒吧玩,也与张交换过手机号码,但李张之间没有任何交流,仅有的交流只是李天一今后来酒吧玩之前联系张酒保,让张给李预定包厢和卡座。

  老金认为:张酒保是否多次联系李天一的事实,你完全可以不相信任何一方的说辞,但是,是否存在“多次联系”,这将在电信、移动、联通留下通话记录,这就叫“证据”,而梦鸽在控告函中明确指出:任何一点指控都有证据相印证,相信,张酒保“多次联系”李天一的证据已经被梦鸽所掌握。
作者 :黑夜飘动的烛光 时间:2013-09-25 10:50:54
  二,“自述”案发当天,李天一去夜半酒吧,去玩之前曾经打过电话给张酒保;预定的包厢为“天蝎座包房”;李天一一行为6人,开了两辆车;这一“自述”印证了“控告函”相同内容的真实性。差别在于:“自述”认为夜半酒吧从不提供小姐。

  原文摘录:当天晚上也就是2月17日凌晨大约12时,李某某给我打电话说他想来酒吧玩,让我帮他预定包厢,我答应了,然后给他预定了天蝎座包房,约半个小时后,李某某一行6个人开了两辆车来到了酒吧,我记得是一辆未上牌照的奔驰跑车和一辆奥迪Q7,他们6人都身高马大,看上去都20岁左右的样子。而且因为,每次李某某都是自己开车来酒吧,因此直到媒体爆出他是未成年人的时候我都不敢相信。单纯的看他的体貌特征,很难把他和未成年人联系起来。他是李双江的儿子这事我也是在后来才知道的。

  至于梦鸽女士所说的:“李某某致电GLOBAL夜半酒吧值班经理张某,询问是否可以到夜半酒吧去唱歌。张某当即表示完全没有问题。随后,张某在0:15分和0:25分,两次致电李某某询问是否安排小姐作陪,李某某表示其本人不需要。”这件事完全没有发生。首先,我并不是什么“值班经理”,其次,在李某某让我帮他预定包厢后,我没有询问过他是否安排小姐作陪,而且我们酒吧也不提供“小姐”服务。
  从李某某等进入包厢后我就一直在全程陪护,陪他们喝酒和玩游戏。我们先在包厢里,聊了会,从聊天中可以发现李某某身上有很重的“社会”气息,而且很高傲。

  喝了一小杯酒后,李某某问我:外面有没有认识人,可以一起进来喝喝酒,玩玩游戏。我走出包厢后在散座上遇到了之前在酒吧闲聊认识的常客杨女士和徐某某,询问她们愿不愿意去包厢里喝喝酒,玩游戏图个热闹,不用她们买单,而且我说我也会一直呆在里面,她们答应了,随后就进入了包厢。

  在包厢里玩的游戏也无非就是酒吧、KTV里常玩的“骰子”和“五、十五、二十”等,李某某等人玩游戏时仗着人多弄些手脚耍赖,女孩输的多,被灌得酒也多,而且酒量都不是太好。玩了一会后,杨女士趴在一边,眼睛都快睁不开了,我也喝了好多酒晕晕乎乎的。

  在这里我得声明一下,梦鸽女士所说的:“在包房内杨某某不时用手抚摸其中几名未成人的下体,进行挑逗。张某当场表示,杨某某可以出台,出台费为1OOO元,并称杨某某已出台多次。”的说法不实。因为我一直在包房里,我没有看到这样的场景,而且我们酒吧的管理严格,每个包厢门上都有窗户,出格的行为但凡被看到都会及时被制止,情节严重的,我们会直接将当事人赶出酒吧,更何况当天我在场,这样类似的场景是完全不可能发生的。至于什么杨女士多次出台这种话编造得太假了!我根本就不可能说出这样的话!
作者 :黑夜飘动的烛光 时间:2013-09-25 10:58:01
  金易恒解读二:
  以上这段“自述”印证了“控告函”以下事实:
  1,印证了案发当天,李天一去夜半酒吧去玩之前曾经打过电话给张酒保;预定的包厢为“天蝎座包房”;
  2,印证了李天一一行为6人,开了两辆车;
  3,印证了张酒保曾叫杨女和徐女进包厢陪同李天一等人喝酒玩游戏;

  老金认为:上述三点“自述”印证了“控告函”相同内容的真实性。而张酒保“自述”与“控告函”之间的差异在于:
  a)“自述”称夜半酒吧不提供陪酒小姐。
  老金认为这一“自述”与现实情况相背离,完全经不起逻辑上的推理!
  如今的消费者去KTV唱歌,醉翁之意不在于唱歌如何,而在于小姐如何;
  同样,消费者去酒吧喝酒,醉翁之意也并不在于喝酒好坏,而是在于找个陪酒女欢饮玩耍才是此行目的。一个有些规模的KTV里没有小姐是没人相信的;而一个有些规模的酒吧里没有陪酒女同样也是不可能的。由此可见,张酒保这一“自述”与现实存在事实与逻辑上的背离,换言之,就是经不起事实证明与逻辑上的推理,其“自述”可信度自然大大降低。
  b)张酒保“自述”在李天一案发前没有过任何交流,也就是说,在案发之前,李天一去夜半酒吧玩,张酒保从来不会过多关注李天一,更别说全程在包厢陪伴李天一了!这符合实际,有那么多客人要招呼,哪能只顾你李天一一个客人!但案发那天,张酒保为什么一反常态会在包厢内全程陪同李天一呢?这就是反常现象,从侦探学来讲,“反常”就是“疑点”!对此,老金要向张酒保提出以下几个问题:
  1)案发当天,从不提供小姐服务的夜半酒店为什么会临时提供了两名年轻女性为李天一等人服务?
  2)当晚,从未与李天一有过交流的张酒保完全不去打理其他客人,而是全程陪同在李天一等人的包厢里,难道真的是担心杨女徐女被李天一等人性骚扰吗?难道杨女徐女都是未成年女性吗?需要你张酒保全程监护?既然你张酒保如此担忧杨徐二人,为何在你张酒保的全程监护下,杨女依然会被灌得烂醉?抑或是你张酒保一直在暗示杨女带头多喝酒以提供客人的消费金额(注:陪酒女是不会喝醉的,她们喝完一阵就会去一趟厕所,把手指伸入喉咙口将酒全部呕吐出来,从厕所出来后就会继续向客人不停地敬酒,喝完一阵再去厕所,周而复始,目的就是让客人多喝酒、多消费)来让李天一等人多消费?
  3)为何在李天一等人需要叫小姐时,从不提供小姐服务的夜半酒吧不义正词严地一口拒绝?而是向李天一等人提供了杨徐二人?
  4)既然李天一等人需要的是女性的陪伴,你张酒保为何会全程当电灯泡?如果真为杨女等担心,哪又何必叫杨女等进包厢陪酒陪玩?再者,按照你张酒保的说法,包厢的门上都开有监控窗口,随时可以看到包厢里的一举一动,你又何必全程在包厢里陪同呢?按照当晚的消费金额,李天一等人的消费并不高,并非什么“阔少级客户”,张酒保凭什么如此巴结李天一?
  5)张酒保“自述”夜半酒吧管理严格,每个包厢门上都有窗户,出格的行为但凡被看到都会及时被制止,情节严重的,我们会直接将当事人赶出酒吧。
  现在KTV包厢门上都开有巴掌大的小窗户,包厢里的大灯一关,留点暗红色的灯光在那,你张酒保何以能看到和发现包厢里有出格的行为?
  其次,你夜半酒吧既然从不提供小姐服务,何来“出格的行为”一说?如果确实存在需要你张酒保通过门窗监控包厢内的一举一动的必要,甚至会出现闯进包厢“制止和赶出酒吧”的管理行为,那就说明酒吧一定提供了小姐服务!否则,包厢里如果是一对情侣在玩出格,你张酒保凭什么闯进包厢去制止这对情侣?甚至将客人赶出酒吧?
  6)一个24岁的小白领,被张酒保“自述”为夜半酒吧的常客,试想现在一个24岁的普通女白领的月工资能有多少?经常去泡酒吧消费是否可能?杨女的工资单可以晒一下看看,让全国人民看看杨白领在24岁时已经过上了金领的生活,可以经常去泡酒吧,这白领的月工资究竟得多少才消费得起啊!北京的房租每月需要多少钱?生活费需要多少钱?如果不是去酒吧做陪酒,哪个小白领有这样的经济能力经常去酒吧消费并成为酒吧的常客?圆谎也是技术活,需要智慧和逻辑的,张酒保的“自述”缺乏最起码的社会现实依据,在逻辑上根本经不起推理,显然,张酒保的“自述”明显缺少智慧!
作者 :黑夜飘动的烛光 时间:2013-09-25 11:05:57
  三,“自述”称酒保清场后,李天一等人中有人提出去吃夜宵,李天一叫上张酒保和杨女,但杨女说:“张酒保去,她就去”。
  原文摘录:张酒保“自述”大约到了凌晨三点左右的样子,我们酒吧该清场了,不知道他们谁提出了要去吃宵夜,李某某说让我和他们一起去,然后李某某又给我说让我叫上杨女士一起,我问了问杨女士,杨女士说如果我去她就去。这时的杨女士走路摇摇晃晃,我们搀扶着她走出的酒吧。

  金易恒解读三:
  以上“自述”称酒保清场后,李天一等人中有人提出去吃夜宵,李天一叫上张酒保和杨女,但杨女说:“张酒保去,她就去”。
  首先,这一“自述”印证了“控告函”中有关张酒保和杨女一起去吃夜宵的真实性。
  其次,杨女的这一句“张酒保去,她就去”所包含的信息可以解读为:
  1,杨女很信任张酒保,很听张酒保的话。老金要问的是:如果杨女不是陪酒女,作为一个普通消费者,杨女凭什么被你张酒保“呼来唤去”?一会叫杨女去包厢陪酒陪玩,喝到烂醉。散场会,你张酒保依然不放过她,杨女又被叫去继续陪吃夜宵,对于完全陌生的李杨两人来说,如果没有金钱关系,杨女凭什么要如此心甘情愿地舍命陪色狼整整一通宵?并且喝到烂醉?难道仅仅是看你张酒保的面子吗?这符合客观事实吗?相反,如果杨女是陪酒女,则所有的疑问都不存在了,因为李天一对杨女来说就是客户,满足客户的需求都是可以理解的!
  2,在包厢内,你张酒保早已看出李天一身上有着很严重的“社会气息”(流里流气),正常情况下,当李天一提出要带杨女一起去夜宵时,为了保护客人杨女的安全,你张酒保应该拒绝杨女跟随,转而叮嘱徐女送杨女回家。但你张酒保此时似乎完全忘了李天一身上的“社会气息”,而是顺着李天一的意思“送羊伴虎”去。因此,张酒保的这一“自述”不符合当时的实际情况,经不住逻辑上的推理。相反,“控告函”的内容在逻辑上更符合真相。
作者 :黑夜飘动的烛光 时间:2013-09-25 11:13:07
  四,“自述”中谈到了张酒保和杨女坐李天一等人的车一起去吃夜宵的情景,印证了“控告函”杨女张某参与吃夜宵的内容。
  原文摘录:略

  金易恒解读四:
  有关吃夜宵过程发生的事,“自述”与“控告函”基本一致,老金不作分析了。
作者 :黑夜飘动的烛光 时间:2013-09-25 11:21:06
  五,“自述”称离开吃夜宵的地方后坐车来到了一个墙上画满熊猫和竹子的车库,在车库,杨女下车蹲在地上。李某有事要先走,张酒保乘机将蹲在地上的杨女抛下随李某的车先走,至于杨女,张酒保则与李天一打个招呼,并“主动委托”这个充满“社会气息”的色狼送杨女回家。离开车库后,酒劲上来了、非常难受的张酒保却瞬间不难受了,一离开车库就给李天一连打两个电话,兴致怏然地询问李天一“当晚玩得开心么?砸瓶子是因为遇到了什么不开心的事情?之类的问题”;之后的事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原文摘录:上了车后,他们都在讨论刚才打架的事情,没有人理睬我们。接着没多久啊,我们就到了一个车库,具体什么位置我记不清了。只记得那个车库的墙上都画得是熊猫和竹子。杨女士也下车了,在地上蹲着。
  李某有事要先走,我就让他顺便送我回去。当时酒劲上来了,我也非常难受,那种感觉现在想起来都不舒服。我给杨女士打了招呼说我要走了,并且我给李某某也打了招呼,让他送杨女士回去,李某某也答应我说会送杨女士回去。然后我坐上李某的车离开了。
  在离开车库后,我给李某某打了两个电话,也完全出于照顾顾客的心理,问了问他今天是否玩得愉快,砸瓶子是因为遇到了什么不开心的事情?之类的问题。
  至于后来酒店发生的事情,我就不知道了。

  金易恒解读五:
  首先,“自述”印证了梦鸽“控告函”关于李天一曾经回家过的事实。
  这是 “自述”中最关键的一段情节之一,其丰富的信息量足以说明李天一案的真相!下面,老金逐一作出解读:
  1,“自述”称离开吃夜宵的地方后坐车来到了一个墙上画满熊猫和竹子的车库;在车库,杨女下车蹲在地上;李某有事要先走,张酒保乘机将蹲在地上的杨女抛下随李某的车先走,至于杨女,张酒保则与李天一打个招呼,并“主动委托”这个充满“社会气息”的色狼送杨女回家。离开车库后,酒劲上来了、非常难受的张酒保却瞬间不难受了,一离开车库就给李天一连打两个电话,兴致怏然地询问李天一“当晚玩得开心么?砸瓶子是因为遇到了什么不开心的事情?之类的问题”。
  这是“自述”中的一个重要细节,证明李天一确实回过家!其次,杨女到达车库后为什么要下车?为什么要蹲在地上?合理的解释有以下两种情况:
  1) 车辆到达车库后,杨女在没有问明的情况下就下车了,应该说她以为到达了目的地,所以下车了,这是惯性思维,说明杨女有这样类似的经历不止这一次。
  2) 车辆到达车库后,杨女在没有问明的情况下就下车了,并且蹲在地上,也可能杨女醉酒厉害,坐车经颠簸后很难受,所以蹲在地上。问题是:按照张酒保的“自述”,杨女说酒保的常客,也就是酒吧重要的客人,但张酒保离开车库先走时,却无视杨女“蹲在地上”这一可能想吐需要他照顾的细节,打个招呼就丢下杨女先走了。离开车库后,连续给李天一打两个电话“嘘寒问暖”,却一个电话也没给杨女,这说明张酒保并不关心同样是酒保常客的杨女的安全。这与张酒保在上文“二”中所描述的“出于对顾客杨女完全考虑,全程陪在包厢里”的关爱心态完全不符。你张酒保在酒吧这样的到处是人的公共场所,在杨女没有喝酒的情况下,出于对杨女的呵护,你放弃照顾其他客人的生意,全程陪护在杨女身边;现在李天一将杨女带到了空无一人的狼窝车库,对杨女来说完全是一个陌生的地方,是一个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的车库,显然,这个车库地点对杨女来说,远比在酒吧包厢内危险十倍百倍,完全是一个适合强奸轮奸的僻静之地。但正是在这样一个李天一熟息而杨女完全陌生的空无一人的危险之地,在酒吧可以全程陪护杨女的张酒保此时却借李某有事先走之机,乘机撇下身处危境之中的杨女先走了。张酒保的这一“自述”无疑露出了本质性的狐狸尾巴:委托李天一送杨女回家或是假,留杨女于车库促成交易或是真。
  3)最可疑的地方是:凌晨的车库倒是最适合强奸轮奸的地方!从犯罪心理学来分析强奸犯的心理,罪犯在实施强奸和轮奸时,都希望不会留下犯罪证据和痕迹,对杨女来说,陌生的车库是强奸犯下手的最佳地点,强奸轮奸完之后蒙上眼睛将杨女带到另一个地方扔下就行。但李天一案的强奸轮奸地点却放弃了这一绝佳隐蔽地点,选择去正规大酒店的钟点房内,进酒店需要登记身份证,有大厅和走道的全程无盲点监控。世界上还有没有这样公开暴露自己身份和面目的强奸轮奸案?警方在张扬报案当晚就实施对李天一等人的抓捕,当时是否对李天一案进行了完整侦察?对于李双江、梦鸽唯一的孩子,户籍就在北京本地,潜逃可能性并不大,警方有没有必要在报案当晚就对此实施抓捕?抓捕之前进行了那些侦察?抓捕前掌握了那些“强奸轮奸罪证”?如果是“先抓捕后侦察”,这在法律程序上是否有问题?这是李天一案同时需要追寻的真相!
  再回过头来看梦鸽3月份就向警方控告张某等人涉嫌介绍卖淫嫖娼和敲诈勒索,同样涉嫌刑事犯罪的报案,警方不仅没有抓人,至今都未予立案,这是为什么?网络暴民将李双江等同于贪官来看待,对李双江进行恶毒攻击,说李双江能够一手遮天。而现实是:一个陪酒女在报案日的当晚,警方就实施抓人;而李双江、梦鸽夫妇在3月份就报案了,至今没有被警方重视并立案,这说明什么?这说明李双江并非强人,在报案受重视程度上,李双江明显输给了杨女,究竟是谁在一手遮天?很显然,不是李双江!
  2,“自述”称“至于后来酒店发生的事情,我就不知道了”。
  这是一个十分重要的“自述”!既然张酒保对酒店发生的事情到今天都不知道怎么回事,那么当初张酒保是凭什么给李天一发短信讨要说法?凭什么会和杨女一起去公安局报案?既然张酒保对酒店发生的事情并非亲眼所见,张酒保凭什么就认定杨女是被强奸的、轮奸的?可能的合理解释就是:酒店事件或许存在着预谋嫌疑!
作者 :黑夜飘动的烛光 时间:2013-09-25 11:28:25
  前言:

  对于李天一案,人们呼唤公平正义的基础是什么?是事实!没有真相,哪来公平正义?梦鸽“控告函”追求着真相,张酒保“自述”表述着真相,这是一种进步,是舆论的胜利!我们希望司法是独立的,既不被权势所驾驭,也不被舆论所绑架,而是能够独立地来审理李天一案!但舆论有监督权以及揭露真相的权利。梦鸽“控告函”以及张酒保“自述”得以在媒体公开,这是双方当事人或监护人重视舆论、尊重舆论的具体体现,希望双方的公开争辩有利于还有真相,让全国人民真正看清楚李天一案的本质。
作者 :黑夜飘动的烛光 时间:2013-09-25 11:36:07
  前两天,老金在网络上看到了酒店方值班经理张酒保接受媒体采访的“自述”,经反复研读,老金以专业的敏锐视觉感觉出张酒保的“自述”完全印证了梦鸽“控告函”的控告内容,这说明梦鸽“控告函”的控告内容基本上是真实可信的,无诬告痕迹。相反,张酒保“自述”不仅没有帮助他洗脱“做局嫌疑”,“自述”中的诸多自相矛盾点以及刻意回避的关键点反而暴露出了张酒保明显“信心不足”,与其说是“自述”,不如说是“自首书”。
作者 :黑夜飘动的烛光 时间:2013-09-26 03:25:11
  对于李天一案,人们呼唤公平正义的基础是什么?是事实!没有真相,哪来公平正义?梦鸽“控告函”追求着真相,张酒保“自述”表述着真相,这是一种进步,是舆论的胜利!我们希望司法是独立的,既不被权势所驾驭,也不被舆论所绑架,而是能够独立地来审理李天一案!但舆论有监督权以及揭露真相的权利。梦鸽“控告函”以及张酒保“自述”得以在媒体公开,这是双方当事人或监护人重视舆论、尊重舆论的具体体现,希望双方的公开争辩有利于还有真相,让全国人民真正看清楚李天一案的本质。

  前两天,老金在网络上看到了酒店方值班经理张酒保接受媒体采访的“自述”,经反复研读,老金以专业的敏锐视觉感觉出张酒保的“自述”完全印证了梦鸽“控告函”的控告内容,这说明梦鸽“控告函”的控告内容基本上是真实可信的,无诬告痕迹。相反,张酒保“自述”不仅没有帮助他洗脱“做局嫌疑”,“自述”中的诸多自相矛盾点以及刻意回避的关键点反而暴露出了张酒保明显“信心不足”,与其说是“自述”,不如说是“自首书”。
  “自述”主要围绕“控告函”而述,本意试图通过“自述”来否认梦鸽的一系列控告,但聪明反被聪明误,“自述”或将成为印证“控告函”真实性的重要证据!下面,老金将对张酒保“自述”作详尽解读。
作者 :黑夜飘动的烛光 时间:2013-09-26 03:47:06
  一,张酒保“自述”在案发前,李天一曾经多次去过夜半酒吧,李张曾经互留过手机号码。这一“自述”印证了“控告函”相同内容的真实性。差别在于:“自述”认为在案发前,李张之间虽有接触但没有交流。
  原文摘录:李某某在案发前常来我们酒吧,在偶然的闲聊后相交,并且互存了电话。在案发前,我们虽互存了电话,但我们之间的交流几乎没有,仅存的交流也仅仅只是他要来酒吧玩让我帮他预定包厢和卡座……

  金易恒解读一:
  以上这段“自述”印证了“控告函”以下事实:
  1,印证了“控告函”中李天一案发之前,李天一曾经去过夜半酒保玩过的事实;
  2,印证了“李张互留电话说”;

  老金认为:上述两点“自述”印证了“控告函”相同内容的真实性。而张酒保“自述”与“控告函”之间的差异在于:
  “自述”认为在李天一案发生之前,李天一虽然多次去过夜半酒吧玩,也与张交换过手机号码,但李张之间没有任何交流,仅有的交流只是李天一今后来酒吧玩之前联系张酒保,让张给李预定包厢和卡座。

  老金认为:张酒保是否多次联系李天一的事实,你完全可以不相信任何一方的说辞,但是,是否存在“多次联系”,这将在电信、移动、联通留下通话记录,这就叫“证据”,而梦鸽在控告函中明确指出:任何一点指控都有证据相印证,相信,张酒保“多次联系”李天一的证据已经被梦鸽所掌握。
作者 :黑夜飘动的烛光 时间:2013-09-26 04:07:25
  二,“自述”案发当天,李天一去夜半酒吧,去玩之前曾经打过电话给张酒保;预定的包厢为“天蝎座包房”;李天一一行为6人,开了两辆车;这一“自述”印证了“控告函”相同内容的真实性。差别在于:“自述”认为夜半酒吧从不提供小姐。

  原文摘录:当天晚上也就是2月17日凌晨大约12时,李某某给我打电话说他想来酒吧玩,让我帮他预定包厢,我答应了,然后给他预定了天蝎座包房,约半个小时后,李某某一行6个人开了两辆车来到了酒吧,我记得是一辆未上牌照的奔驰跑车和一辆奥迪Q7,他们6人都身高马大,看上去都20岁左右的样子。而且因为,每次李某某都是自己开车来酒吧,因此直到媒体爆出他是未成年人的时候我都不敢相信。单纯的看他的体貌特征,很难把他和未成年人联系起来。他是李双江的儿子这事我也是在后来才知道的。

  至于梦鸽女士所说的:“李某某致电GLOBAL夜半酒吧值班经理张某,询问是否可以到夜半酒吧去唱歌。张某当即表示完全没有问题。随后,张某在0:15分和0:25分,两次致电李某某询问是否安排小姐作陪,李某某表示其本人不需要。”这件事完全没有发生。首先,我并不是什么“值班经理”,其次,在李某某让我帮他预定包厢后,我没有询问过他是否安排小姐作陪,而且我们酒吧也不提供“小姐”服务。
  从李某某等进入包厢后我就一直在全程陪护,陪他们喝酒和玩游戏。我们先在包厢里,聊了会,从聊天中可以发现李某某身上有很重的“社会”气息,而且很高傲。

  喝了一小杯酒后,李某某问我:外面有没有认识人,可以一起进来喝喝酒,玩玩游戏。我走出包厢后在散座上遇到了之前在酒吧闲聊认识的常客杨女士和徐某某,询问她们愿不愿意去包厢里喝喝酒,玩游戏图个热闹,不用她们买单,而且我说我也会一直呆在里面,她们答应了,随后就进入了包厢。

  在包厢里玩的游戏也无非就是酒吧、KTV里常玩的“骰子”和“五、十五、二十”等,李某某等人玩游戏时仗着人多弄些手脚耍赖,女孩输的多,被灌得酒也多,而且酒量都不是太好。玩了一会后,杨女士趴在一边,眼睛都快睁不开了,我也喝了好多酒晕晕乎乎的。

  在这里我得声明一下,梦鸽女士所说的:“在包房内杨某某不时用手抚摸其中几名未成人的下体,进行挑逗。张某当场表示,杨某某可以出台,出台费为1OOO元,并称杨某某已出台多次。”的说法不实。因为我一直在包房里,我没有看到这样的场景,而且我们酒吧的管理严格,每个包厢门上都有窗户,出格的行为但凡被看到都会及时被制止,情节严重的,我们会直接将当事人赶出酒吧,更何况当天我在场,这样类似的场景是完全不可能发生的。至于什么杨女士多次出台这种话编造得太假了!我根本就不可能说出这样的话!
作者 :hx小葡萄 时间:2013-10-24 08:38:41
  ,
作者 :黑夜飘动的烛光 时间:2013-11-04 19:18:53
  @金易恒
作者 :北风吹过塞纳河 时间:2013-11-24 12:22:24
  @金易恒
作者 :尚寐无觉 时间:2013-12-04 20:23:07
  @金易恒
  ,,,,在这里我得声明一下,梦鸽女士所说的:“在包房内杨某某不时用手抚摸其中几名未成人的下体,进行挑逗。张某当场表示,杨某某可以出台,出台费为1OOO元,并称杨某某已出台多次。”的说法不实。因为我一直在包房里,我没有看到这样的场景,而且我们酒吧的管理严格,每个包厢门上都有窗户,出格的行为但凡被看到都会及时被制止,情节严重的,我们会直接将当事人赶出酒吧,更何况当天我在场,这样类似的场景是完全不可能发生的。至于什么杨女士多次出台这种话编造得太假了!我根本就不可能说出这样的话!
  ===============================================
  梦鸽大概在做梦摸“金铁霖”的鸡巴吧?

  陈枢律师的《辩护词》说是杨女“摸了小魏的身体”,怎么到了梦鸽口中就成了摸几名未成人的“下体”?

  梦鸽手痒了,兰和不是你家养的吗?摸就是了,大为了多给他一些服务费。
作者 :黑夜飘动的烛光 时间:2014-01-02 19:46:43
  .
作者 :吐槽大姐 时间:2014-05-26 16:32:13
  3
作者 :新闻微观点 时间:2014-05-26 17:11:09
  继续关注
作者 :特工茅台 时间:2014-11-25 23:57:20
  .
楼主金易恒 时间:2015-07-23 19:04:56
  3
楼主金易恒 时间:2015-09-06 13:00:10
  3
楼主金易恒 时间:2015-12-19 12:43:11
  3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