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老金拍案】论李天一案辩护策略(二):李天一案的无罪辩技术

楼主:金易恒 时间:2014-06-24 00:23:07 点击:36526 回复:60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老金拍案】论李天一案辩护策略(二):李天一案的无罪辩技术

  文/金易恒

  【版权声明】:本文未经作者本人书面同意,不得全文复制转载!(允许转发链接)

  前言
  2014年6月11日,最高人民法院研究室马剑在法制网发表的《关于人民法院贯彻无罪推定的实证分析》显示:公诉案件无罪判决率为0.5%,这一数据说明:在200起公诉案件中仅有一起会作出无罪判决。无罪判决率这么低,而网络上却又喊冤声不断,这说明:做出有罪判决的案件中会存在一些错误判决,而导致错判一定是法官的责任吗?老金不这么认为,在法庭上,许多律师尽管在做无罪辩护,但却没有认真去研究案情所涉及的关键证据的证力方向究竟指向哪里,也没有对控方证据进行有效梳理并从中找出有效的无罪证据为辩方所用,从而使无罪辩护软弱无力!

  第一章 李天一案无罪辩的胜辩钥匙在哪?
  一,揭开李天一案的审判之谜!
  在李天一案一审开庭前,辩方称将在法庭上由被告人李天一的辩护人当庭提交新证据,并同时向法庭申请调看新证据!
  当时,媒体紧紧抓住“新证据”大做文章,于一审开庭前进行了大量的“新证据概念”炒作,并将“新证据”称之为“颠覆性证据”,而关注李案的热情网民及媒体也对这一颠覆性证据充满了期待,期待李案无罪辩的曙光就此出现……
  当一审庭审结束后,媒体追问某出庭律师:“李天一的辩护人究竟有没有提交新证据”时,这位律师向媒体透露:在一审庭审过程中没有出现新证据!
  由此不仅使之前声称要提交新证据、申请调看新证据的辩护律师陷于被动局面,也让充满期待的网友们倍感失落,很显然,一审出师不利在此时已经露出端砚。
  老金认为,辩方在开庭前公开声称将当庭提交新证据、并向法庭申请调看新证据的预披露是完全没有必要的!
  无论是当时,还是今后,作为刑辩律师,应尽量避免在庭下夸夸其谈,更重要的应该是在法庭上拿出真凭实据,特别是在公诉案件中要想做无罪辩的辩方在开庭前一定要依靠真凭实据找到一把能够打开无罪辩之门的金钥匙才是硬道理!而申请调看新证据存在不确定性,不宜在事先造势。
  据老金后来求证后证实:李天一的辩护人当时确实向法庭提交了“调看新证据”的申请,只是这一申请没有获得法庭支持。也就是说,李天一的辩护人在一审中“打了一场虽有准备却无把握之仗”!
  对此,老金不无感慨:人生什么都可以输,唯独官司输不起!
  作为辩方刑辩律师,不仅应该打有准备之仗,更要打有把握之仗。
  由于某律师与李家签订的法律顾问合同已到期,一审后即与李案彻底失联(当时据说全力去写一本叫什么“围观神马时代”的书了,李天一被终审判决有罪之际,正是某律师出版该书之时),以至于人们至今不知道他口中的新证据究竟是一份什么样的颠覆性证据?法院为什么会拒绝出示这份颠覆性证据?
  事实上,在李天一案中,不仅仅只有这一份未经控方出示的新证据才叫“颠覆性证据”;已经出示并被法庭认定为有效合法的控方证据中有不少关键性证据本身就是最有力的无罪证据,是辩护人举证被告人无罪而垂手可得的无罪证据来源!
  已经在握的控方证据如不认真研究把握并加以利用则如同废纸(律师学艺不精,看不到证据证力的本质属性,这对当事人来说是致命的!),却把希望寄托在控方未经出示的无把握证据之上,很显然,辩护人既对证据的分析研判上缺乏力透纸背的深厚功力,也对什么叫中国国情不太理解,错失了一次本该极为有利有力的无罪辩契机!
  许多长期关注李天一案的人们都存在一个共同的疑惑:李案控方在起诉证据中已经出示了相当多的完全有利于被告的证据,并且这些有利于被告的证据已被法庭认定为有效合法,为什么李案被告人还会全部被判有罪呢?
  关键就在于李案辩护律师对这些证据未作深入解读,剥开这些所谓有罪证据的表皮,让其露出的证据本质上的证力属性。
  这是人们至今挥之不去的困惑,有人甚至认为:李案与政治因素有关,让谁去做辩护律师都没用,找出再多的无罪证据也没用,这种说法是缺乏基本法律常识和事实依据的,是对失败辩护的托辞和示弱性辩解!
  因为李天一案本身是一起突发性的刑事个案,与政治因素没有任何必然关联性!但不可否认,部分媒体借机炒作使李天一案披上了一层神秘的外衣并左右了李案的审判走向确是不争事实!
  那么,李案作为刑事个案,为什么会在控方已经出示的诸多证据完全可以证明李天一等5名被告人无罪的前提下依然被判有罪呢?要质疑李案,不揭开这一谜底,就无法看清李天一案的审判谜雾!
  老金写作本篇的意义在于让更多人了解并看清楚导致李案终审判决结果的真正原因。
  再回顾一下某辩方律师所说的要当庭申请调看的新证据究竟是否属于“新证据”呢?
  因为当时李案一审还没有开庭,所有证据都还没有经过当庭质证,因此,在一审开庭前,所有涉案证据都是新证据,李天一辩护人当时在法庭上申请调看的新证据在诉讼程序上属于向法庭申请调看“控方未经出示的侦查存档证据”,
  在一审开庭前,媒体将“控方未经出示的侦查存档证据”解读为“颠覆性新证据”的说法可能来自于李案某一律师的说辞,其作用与其在二审开庭前的著名言论“二审若减刑,大家(包括上诉人、原审公检法、二审检察院、受害人甚至一中院等等)都会输。”遥相呼应,这印证了李案某一崇尚诡诡道律师的经典语录:“律者,诡诡道也”。
  在刑事辩护中,辩护律师理应摒弃非法手段的诡诡辩,要光明正大地运用有法可依的辩护技术,用极其专业的辩护技巧为当事人争取到最大的合法权益才是律师辩护正道。
  无论是刑事案件还是民事案件,辩护律师都应本着对当事人高度负责的态度,本着忠实于案件本身事实的辩护原则,坚持有法可依的辩护权利,运用合法、高超的辩护技巧为当事人进行充分的辩护才是王道,案前过度炒作显然不利于辩方在法庭上展开真正的辩护。
  我们不难发现:在一审判决书中,我们看到了多达42份的控方举证,却没有看到拥有5名被告人10名辩护律师的任一辩护代理人进行举证!一审判决书甚至连辩护人的质证意见也基本上一笔带过,没有显现辩方的系统性辩护。
  相反,老金却惊异地看到:在这10名辩护律师中出现了极为反常的逆行性辩护,甚至在委托当事人没有当庭认罪的前提下,其中的部分辩护人当庭代替当事人认罪,几乎丧失了一个辩护律师依法应有的辩护职能。
  另一个疑问是:在法院保护性不公开审理、北京律协又禁止辩护律师谈论案情的李天一案中,法庭是否依法给予了辩护人举证权?
  如果辩护人当庭依法为被告人作无罪辩时不仅进行了充分的质证,而且也进行了充分的举证,为什么在一审判决书中却只字未提辩方的任何举证?而辩方某一法律顾问却在开庭前高喊有新证据要当庭出示呢?
  如果法庭依法给予了辩护人充分的举证权,但李案10名辩护人却没人能在控方证据中找出有利于被告的无罪证据导致无证可举,从而在一审判决书中只能一边倒地看到控方多达42份的有罪举证,却看不到辩方的一份无罪举证,这或是李天一案最终走向今天之结果的决定性原因!
  原因在于:只要辩方当庭进行了举证,法庭上控方就必须对辩方的举证进行质证,判决书也就无法忽略辩方举证的质辩过程!
  做无罪辩的律师如果以为进行了质证就算是无罪辩了,这是对刑事诉讼法的完全误读!
  质证不能代替举证!这里可以打一个比方:
  在足球场上(相当于法庭上),主队(相当于控方)与客队(相当于辩方)交战,如果整场比赛只有主队进攻,并射门42次(相当于李案控方当庭举证了42份证据),而客队只进行防守(相当于李案辩方的质证),因此,无论客队如何防守(辩方如何质证),客队最多扑出一个又一个的进攻球,但客队永远不可能进球(因为客队没有进攻,相当于辩方没有举证)!
  在此情况下,只要主队攻进一球,裁判(相当于法官)就可以判决主队赢了这场比赛。
  如果客队不但不进攻,还在自家球门口玩进了2个乌龙球(相当于李案中2名被告人的辩护人当庭代替当事人认罪),那么这场比赛就算让你去当裁判(或法官),你也只能判主队(控方)胜出了!
  反之,如果客队球员能够有效配合,与主队进行对攻,向主队发起相当数量的进攻,主队的球门就难保不失!
  客队是否可以组织进攻呢?足球比赛规则没有明文规定客队不可以进攻(同样,刑诉法也没有明文规定辩护人不能当庭举证),因此,无论是进攻还是防守,主客队的权利是对等的(控方与辩方在举证和质证权利上以及利用侦查证据权力上是对等的)。
  在此情况下,客队放弃进攻或者没能力进攻(辩方放弃举证或者没能力举证)而输掉比赛,关键责任应在客队本身,而不能将客队败因完全扣到裁判头上(或将败诉责任完全扣到法官头上)!
  裁判或有偏向主队的倾向,比如在比赛进行中无故将客队球员罚下场(例如李案主审法官在一审庭审期间无故将因不可抗力而去解手的辩护人罚下庭),但裁判不可能代替任何一方进攻(同样,法官也不可能代替控辩任何一方进行举证),比赛胜负结果或与裁判的不公正判决有关,但决定成败的关键因素还是取决于主客队双方(控辩双方)各自的战斗力之强弱。在李天一案中,辩方无任何举证,并且有2名被告辩护人在当事人没有认罪的前提下为当事人当庭认罪,另有1名辩护人当庭劝罪,足见整个辩方的辩护力弱爆了,乌龙球不断!
  在球场上,防守的目的是为了不失分,面对对方的进攻必须进行防守,否则就会失分。但要百分之百阻止对方进攻得分是非常困难的。所以,除了具备良好的防守战术外,进攻战术对于任何一方的任何一场比赛都必须加以重视并尽可能组织起进攻来争取主动权。
  在法庭上,质证是为了阻止对方举证成立;换言之,任何一方进行举证,另一方则必须质证,如果质证不力或不能,则举证成立!
  在刑事案件中,当辩护人要为被告做无罪辩时,仅依靠质证辩(防守性辩护)是不行的,必须从控方手中获取足够多的无罪证据进行举证辩(进攻性辩护),迫使控方拿出相反证据来应对辩方的无罪举证,即控方必须面对辩方的举证进行质证,一旦控方拿不出相反证据来质证,则辩方的无罪举证就成立。
  无罪辩的无罪证据从何而来?这是困扰许多做无罪辩护律师的难题!
  大多做无罪辩护的律师会抛开控方证据不理,却千方百计、舍近取远地去寻找“控方证据”以外的证据进行举证,看似在努力寻找新证据,实际上却在避实就虚做着无用功。
  比如在李案中,做无罪辩护的律师抛开“垂手可得的、由控方提供的、已被法庭认定为有效合法的起诉证据中现成的诸多无罪证据”作为无罪辩的举证证据,仅将辩护视线放在质疑所有控方证据上,没有对证据作证力属性归类,对控方证据不分主次地全盘进行质疑,从而失去辩护重点。
  其次,无罪辩律师欲将举证辩的证据来源寄托在向法庭申请调看“控方未经出示的侦查存档证据”上,这显然是舍近取远,并且在辩护战术上存在可能被法庭拒绝的巨大风险,当一审法庭最终拒绝了这一申请之后,无罪辩一方也就将自己完全逼向了辩护死角!
  如果无罪辩一方能够从控方提供的、已被法庭认定为有效合法的起诉证据中去甄别、筛选出可以用来证明被告无罪的证据进行无罪举证,由于这些无罪证据均来源于控方证据,是由控方自己提供的,这相当于辩方利用控方手中的“矛”去戳控方手中的“盾”,从而陷控方于矛盾之中,如果控方拿不出更有力的证据来反驳由控方自己提供的无罪证据,控方将陷于无法解脱的控证矛盾之中,形成控证逻辑自掐,从而实现辩护人用“控方证据来推翻控方指控”的无罪辩目的,在此情况下,无罪辩才有可能获得成功。
  而李天一案,由于控方证据中有着太多的无罪证据,最适合上述辩护战术,可惜的是,拥有10名刑辩律师的李案辩方,没有一个辩护人能够运用这样的辩护战术。
  这种利用控方证据进行无罪举证的无罪辩技术远比仅仅依靠质证形式的无罪辩更为有力有效,运用这种举证式的无罪辩技术可以有效阻截刑事案件中冤假错案的发生。


  二,举证式无罪辩的法理依据
  (一)刑诉法第四十九条规定:公诉案件中被告人有罪的举证责任由人民检察院承担,自诉案件中被告人有罪的举证责任由自诉人承担。
  这条法律说明:在公诉案件中,控方只负责用以证明被告人有罪的举证。换言之,控方不负责被告人无罪的举证。
  将这条法律进行延伸解读可知:要证明被告人无罪,辩护人将承担被告人无罪的举证责任!
  因此,对于公诉案件,控方只举证被告有罪的证据,如果辩护人要对当事人做无罪辩时,这就超出了控审双方的容忍程度,必须会遭到控审双方的打压,所以,仍按常理出牌仅依靠质证来赢得辩护是远远不够的,辩护人必须当庭举证被告人无罪的证据,并且这些无罪证据能够形成无罪证据链去击破控方的有罪证据链,才能为被告人有效推翻掉起诉罪名。
  为便于叙述,老金将上述无罪辩护理论简称为举证式无罪辩。举证式无罪辩重点强调的无罪辩原则是:
  当辩护人要为自己的委托当事人(即被告人)做无罪辩护时,就必须从控方现有的起诉证据中找出足够多的无罪证据,并能形成无罪证据链作系统性地举证,从而一举击破控方的有罪证据链。在满足这一条件之前提下,能从控方证据之外寻求更多有利于被告无罪的证据则最好!
  举证式无罪辩的主要辩护特点是:辩护人在为被告做无罪辩护时,必须当庭举证足以形成证据链的无罪证据,并在刑事诉讼法规定的时间范围内向法庭提交无罪证据并附举证清单!
  因此,根据举证式无罪辩原则,凡是辩护人在开庭前没有向法庭提交无罪证据及举证清单,即使在辩护词里强调辩护人做的是无罪辩,但因其缺乏举证支持,所做的无罪辩也就失去了证据基础,想要仅仅依靠质证辩来为被告人辩明无罪是极其困难的,这也是为什么无罪判决率仅为0.5%的重要原因。
  道理很简单:认定被告人有罪的前提是控方在起诉中进行了有罪举证;同样法理,要认定被告人无罪,辩护人也可以在无罪辩中进行无罪举证!
  因此,在李天一案中,如果李天一的辩护人仅在辩护词中强调所做的辩护是无罪辩,却没有在开庭前的规定时间内向法庭提交无罪证据及举证清单、也没有当庭进行无罪举证,在此情况下要做无罪辩就显得力不从心!
  依据举证式无罪辩原则,李天一辩护人在一审中所做的无罪辩实质上属于疑罪辩(认定控方证据不足),因为没有当庭进行无罪举证,从而使无罪辩缺失了辩方证据支持,只能依赖于法庭认定“控方证据不足”并遵循疑罪从无原则来赢得辩护胜利,足见“弥足珍贵”因此无罪辩的成功率仅归0.5%。
  仅从辩护技术上来讲,李案终审判决结果不完全取决于一审法官之主观性,更多的原因在于辩方没有在整体上调整好“作无罪辩的格局”所致;
  其次,做无罪辩一方也仅仅通过质证环节来为被告做无罪辩,没有对控方证据作具体甄别,筛选出足够多的无罪证据形成证据链进行无罪举证,从而自动丧失举证权,导致辩护力度大为减弱,这是导致李案最终判决结果之客观性。
  防守型质证辩不符合为被告做无罪辩的技术条件,无罪辩如果只有质证辩而无举证辩的话,应归类于“疑罪辩”!
  我国大多数刑辩律师不知道“无罪辩”与“疑罪辩”之间的根本性区别,却一直在为当事人做着无罪辩,辩护失败就死磕,这完全是技术弱爆的表现形式。无罪辩与疑罪辩两者间的根本区别是:
  1,“疑罪辩”的法理基础是:辩护人认定控方手中的证据不足以认定被告人有罪,故对控方证据进行质证,以法理质证逻辑来质疑控方的有罪证据依据不足,并力图使合议庭接受辩护人的法理质证而认定控方证据不足,进而作出被告人因控方证据不足而被无罪释放的判决;
  2,“无罪辩”的法理基础是辩护人从控方证据中甄别筛选出足够多的无罪证据并能形成无罪证据链认定被告人无罪,并通过当庭作无罪举证来确立被告人无罪之事实,一旦控方对辩方的无罪举证质证不力,辩方就有足够理由请求合议庭依法认定辩方的无罪举证成立,并依据辩方列举的无罪证据宣布被告人无罪。
  李天一案辩护一方所做的无罪辩实际上应为归类于疑罪辩,因为在整个辩护中没有进行无罪举证,同时又没抓住李案要害证据进行法理逻辑上的缜密性链式质证而是作了全面性散打,这是李案辩方辩护失败的技术性原因(当然,还有乌龙原因)。
  从技术上讲,李天一案究竟是否应该做无罪辩呢?
  依据【老金拍案】系列文章对李案的分析,在李天一案中,从控方证据中,我们看到了包括DNA鉴定结论、杨某某一诊妇检的检查诊断结论以及医生证词、案发现场湖北大厦两名服务员的证词在内的足够多无罪证据,这些无罪证据完全可以形成一条乃至多条无罪证据链,完全可以从多重角度击破控方唯一能够证明被告有罪的口供证据链。
  因此,对于李天一案来说,所有辩护人都为被告人做无罪辩,这在辩护技术上完全具备辩证基础,是实事求是的法理辩护。
  遗憾的是:没有看到一个辩护律师在李案辩护中进行举证辩并提交过举证清单,在此情况下要做无罪辩几乎是不可能的!

  (二)刑诉法第一百一十三条:
  公安机关对已经立案的刑事案件,应当进行侦查,收集、调取犯罪嫌疑人有罪或者无罪、罪轻或者罪重的证据材料。对现行犯或者重大嫌疑分子可以依法先行拘留,对符合逮捕条件的犯罪嫌疑人,应当依法逮捕。
  这条法律说明:
  公安机关对已经立案的刑事案件,不仅要侦查、收集、调取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的有罪证据,同时也要侦查、收集、调取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的无罪证据,也就是说,从法理上讲,在公安机关移送检察院的李案材料中,不仅包含了李天一等人的有罪证据,同时也包含了李天一等人的无罪证据!
  因此,在被告人被检察院批捕之后,辩护人即使能够自行取证,此时也基本上已经无证可取,所有涉案证据基本上已被公安机关侦查所垄断。因此,在大多数情况下,辩护人想在检察院对犯罪嫌疑人批捕后再自行为被告取证并获取颠覆性证据的可能性不大。
  举证式无罪辩的法理依据之二是基于刑诉法第一百一十三条法律,在控方证据中,由于控辩双方解读角度不同,从控方角度认定某一证据是可以证明被告有罪的证据,但从辩方角度或认定这一证据能够证明被告无罪(比如DNA无罪物证鉴定结论、京华友好医院L医生的证词、湖北大厦两名服务员的证词等),举证式无罪辩的技术要求是:凡是能够证明被告无罪的证据,辩护人都应该当庭举证!
  产生这样的分歧绝不是辩护人的死磕,而是刑诉法第一百一十三条的法律所决定的。公安机关对已经立案的刑事案件,既侦查,收集、调取了犯罪嫌疑人有罪的证据材料,同时也侦查,收集、调取了犯罪嫌疑人无罪的证据材料。
  因此,在控方证据中,或多或少包含了被告人的无罪证据,一旦这些无罪证据足以形成无罪证据链,就可以为被告做无罪辩,但控方是不会跟辩方说明这里面有无罪证据的!
  在李天一案中,无罪证据遍地都是,为什么没有一个辩护人将这些遍地的无罪证据拣起来形成链条作为“无罪证据进行举证”呢?
  因此,辩护人若要做无罪辩护,就应从控方证据中通过甄别,筛选出足够多可以证明被告人无罪的证据进行举证,而刑诉法第一百一十三条为无罪辩方式提供了法律依据,辩护人可以直接、快速、干脆地从控方证据中找到举证被告人无罪的证据,这就是举证式无罪辩的技术内涵!
  由于举证式无罪辩的证据来源于控方证据,已在庭前会议上被法庭认定为“有效合法”,利用控方证据筛选出无罪证据来为被告作举证式无罪辩,不仅辩护有力,而且可以彻底避免辩护人因在控方证据之外或因取证不当可能导致的以下法律风险: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零六条:【辩护人、诉讼代理人毁灭证据、伪造证据、妨害作证罪】在刑事诉讼中,辩护人、诉讼代理人毁灭、伪造证据,帮助当事人毁灭、伪造证据,威胁、引诱证人违背事实改变证言或者作伪证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辩护人、诉讼代理人提供、出示、引用的证人证言或者其他证据失实,不是有意伪造的,不属于伪造证据。
  由此可见,刑法306条对于刑辩律师来讲属于紧箍咒,刑辩律师本身如取证不当,很容易触碰306条刑法高压线而被念紧箍咒!
  因此,如果能从控方手中直接获取能够证明被告无罪的证据并能够形成被告无罪证据链的话,就可以通过无罪举证来为被告人做无罪辩护!
  反之,辩护人就不要轻易为被告人做无罪辩护!这是刑辩律师在做无罪辩时必须遵守的基本辩护原则。
  鉴于举证式无罪辩完全有法可依,具备法理基础,因此,李天一案无罪辩的胜辩钥匙就是老金在本文中阐述的“举证式无罪辩技术”!

  附录1:《李天一案无罪辩》网络版辩护词实战推演例文:【老金拍案】李天一案网络版辩护词http://bbs.tianya.cn/post-50043-1004-1.shtml


  附录2:【金易恒网文作品】汇编 http://bbs.tianya.cn/post-50043-1004-1.shtml
作者 :_义乌画油画的 时间:2014-06-24 00:29:27
  @金易恒 2楼 2014-06-24 00:27:41
  3
  -----------------------------
  顶,转发到微博

  李天一被网络暴民陷害了
楼主金易恒 时间:2014-06-24 01:42:29
  @金易恒 2楼 2014-06-24 00:27:41
  3
  -----------------------------
  @_义乌画油画的 3楼 2014-06-24 00:29:27
  顶,转发到微博
  李天一被网络暴民陷害了
  -----------------------------
  不只是网络暴民,还有砖家
作者 :玉娇龙19 时间:2014-06-24 13:21:11
  太牛了!
作者 :fengzj123456 时间:2014-06-24 13:55:28
  李某某案,李某某是什么德性不重要,是强奸是嫖娼是要中国司法公平与公正来审判。是谁在违法透露违法播报李某某案,未审先判。酒吧背景太牛了,后是海淀区,海淀区后是北京,能违法透露给央视等媒体,这么多所谓专家来坐实,太牛逼了。这都怪李某某的老爸,李什么江,军队里唱歌的,是文工团的。还有,谁谁谁也是。公然之下中国司法如此腐败,实在寒心。为了中国司法公平与正义用围观表达良知。
作者 :玉娇龙19 时间:2014-06-24 16:17:21
  顶!
作者 :Tiger游民 时间:2014-06-25 08:39:32
  @金易恒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作者 :一湖月色撩人 时间:2014-06-25 14:16:34
  只说一句

  李天一很冤
作者 :lj627693 时间:2014-06-26 10:05:05
  litianyi
作者 :lj627693 时间:2014-06-26 10:05:57
  牛人啊
作者 :lj627693 时间:2014-06-26 10:07:05
  aiyou
作者 :玉娇龙19 时间:2014-06-27 23:23:43
  还没写完,楼主什么时候续写完啊?期待!
楼主金易恒 时间:2014-07-16 12:50:54
  @玉娇龙19 48楼 2014-06-27 23:23:43
  还没写完,楼主什么时候续写完啊?期待!
  -----------------------------
  当然,还有第二章、第三章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非常大总捅 时间:2014-06-29 17:55:54
  顶!!!!!!!!!
作者 :玉娇龙19 时间:2014-08-07 11:33:09
  赞!
  
作者 :陈敢当2014 时间:2014-08-08 05:13:36
  赞!老金的文章太好了!道理讲得很清楚,但李某某案太复杂,执法机关明显偏向.判决书啰里啰嗦一大堆,恐怕连法官也不知道他们是根据什么判刑.几个关键点法院都掩盖了.比如在地下车库,杨女说她不知怎么到了车上,事实是杨女上车前和几个人都说过话,法院总该采信一个事实吧.没有!退一步讲,李某某案判强奸案,酒吧张某就是第六个犯罪人,这样杨女和张某就要互相攻击,真相就出来了.所以法院就说指控张某与此案无关.
作者 :玉娇龙19 时间:2014-08-23 18:32:16
  刑辩之难在于辩护人无法与公安同步搜集证据,丧失为被告搜集证据之诉讼功能,使辩护人在刑辩中处于劣势。金氏辩护法特点在于强势扭转刑辩之被动。金氏辩护法对李案作无罪辩护有强大优势,其辩护强度将有力推翻公诉人对五被告人的强奸罪指控。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