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天津司法机关隐藏物证凶器,故意制造陕西人张化民冤狱案

楼主:张化民 时间:2015-12-30 23:37:17 点击:2420 回复:0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申诉书 

  受委托申诉人:张新闻:男:汉族:
  原住址:陕西省华阴市孟塬镇马村五组。身份证:610582198512172052 电话:18303080342
  申诉人:张化民;男:身份证:61058219801225203X。  
  现羁押于天津市第一监狱,至今已九年了。
  案由:
  2006年,张化民、张新闻、张新华我们兄弟三人(陕西人),在天津河西区环湖中路云海网吧摆摊烤羊肉串。2006年9月,以徐勇、马鑫龙为首的黑社会势力,以收保护费为由,多次对我们进行敲诈勒索,被我三兄弟拒绝。2006年9月28日凌晨3时许,徐勇、马鑫龙再次来到烤串摊,吃完饭不给钱,向云海网吧跑去。我们三兄弟追至云海网吧门前要求付饭钱,二人不给,在云海网吧门前发生争吵(都是赤手空拳,未拿凶器),在那儿双方分开后,是我(张新闻)就主动报警110两次。警察出警后,把我们兄弟三人带到原纪庄子派出所做笔录,肯定是因为警察刘钟仁和徐勇、马鑫龙有经济利益关系,竟要求我们拿几千元钱了事;并且作为原天津市公安局一把手的公安局长武长顺竟然也因为一般性打架来到纪庄子派出所,指示民警诱供张化民签字。民警刘钟仁对我哥哥张化民讲:“你们这只是一般性打架,他们(指徐勇,马鑫龙)只是要钱,给人拿几千块钱就没事了,要不你们兄弟三人一个都别想走。”被我们当场拒绝后,我哥哥张化民被非法拘留。
  经过律师阅卷2006年9月28日,110接警后明确说明:1.【卷134页】纪庄子民警:张宪治、田杰出具“情况说明”“刑侦部门现场现场勘查时,没有发现任何刀具”2.卷【卷137页】预审局李如意、胡志刚出具“情况说明”:“本案,经向河西分局技术队了解,现场未发现血迹。特此说明”2006年10月2日四天后传来“徐勇被他人用匕首类刺器刺破左腰动脉,横结肠及空肠【失血性休克】死亡”464医院。因为有我哥9月28日诱供签字的笔录,我哥张化民被诬陷成杀人凶手。张化民与2006年9月28日被以涉嫌故意伤害罪,被刑事拘留,同年10月13日被逮捕。
  申诉事项:
  不服:2007年4月20日天津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以故意伤害致人死亡,判决张化民【2007】二中刑初字第53号无期徒刑;
  不服:2007年6月28日天津市高级人民法院【2007】津高刑一终字第49号刑事裁定;
  不服:2008年6月初,【2007】津高审刑审监字第56号驳回。  
  天津二级法院的三个程序的审理,均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刑事案件重证据、轻口供原则;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53条对证据的规定,违反了刑诉法204条的规定。程序不公正,认定证据违法、枉法裁判;颠倒黑白、罔顾事实、草菅人命故意制造冤假错案。
  申诉理由: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53条明确说明:对一切案件的审判,都要重证据、重调查研究、不轻信口供,只有被告人供述,没有其他证据的,不能认定被告人有罪,和处以刑罚。
  刑诉法规定的证据确实充分的三条标准,1、定罪量刑的事实都有证据证明;2、据以定案的证据均经法定程序、查证属实;三,综合全案证据对所以定事实已合理排除怀疑。我们希望以此来审视该案全部证据和事实。
  1、作为法定证据之一的【现场勘验笔录】违法。几张大白纸,不符合,【公安机关刑事案件现场勘验、检查规则,】的规定。该规则,第47条,“现场勘验笔录应当客观全面,详实,准确,规范,能够作为核查现场,或恢复现场原状的依据,符合法定证据要求,”第48条规定:“现场勘验笔录,包括以下,基本内容,(一)前言部分,(二)正文部分(三)结尾部分,作为本案证据的勘验,笔录只有前言部分,仅仅写了三句话,还没有写完,因为最后的一句话,“在酷热文化广场北侧,为云海网吧,门脸房”,的断句处,是个逗号,本案涉及3个主要现场:烤串摊前,云海网吧门前,棒球场门前马路的现场方位和周围环境,均无记录,最重要的是能作为证明,案件事实的证据的重要内容,是与犯罪有关的痕迹和物品,被害人倒地的位置,血痕,以及提取痕迹物证情况,扣押物等情况,应在正文部分和结论部分记载的内容,没有记录。是现场没勘验,还是勘验了未做笔录,不得而知。
  一审庭审结束后,作为指控的原始证据‘现场勘验笔录’公( )勘【 20 】 号,【卷4--5页】被违法增改。
  因为公安办案人员的违法行为,导致无法还原现场。指控张化民有罪、证据不足。
  2、司法机关隐藏物证凶器,本案指控张化民捅人致死的物证-------单刃刀缺失。  本案案发时,公安派出所提取了一把刀,在公安机关的天津原公安局长‘武长顺’亲签“津公预诉【2006】160号”起诉意见书的证据目录第四项中有‘获取的物证、书证’,但在检察机关的“二分检刑诉【2007】10号”起诉书的证据目录中缺失了‘获取的物证、书证’。那么,起诉意见书所列的‘物证’是什么?‘物证哪里去了?  
  3、被害人在天津464医院的住院抢救病历【卷127--131页】的伤情与天津市公安局的“公刑技【2006】第10378号、尸体检验鉴定书”的伤情和鉴定结论不一致,尸检解剖见:“横结肠见2.8厘米长缝合创口,空肠见2.5厘米长缝合创口,肠系膜见1.5厘米长缝合创口,后腹膜有2.5厘米长缝合创口,与464医院徐勇的手术病历一致。此外,尚有左腰动脉0.2厘米长刺破口,其旁腰椎见0.8厘米长刺切痕,未作缝合或修补。
  那么,这两处伤是什么时候形成的?
  是原来的伤,464医院诊断时未发现,因而未进行手术缝合?
  还是464医院在对徐勇进行,剖腹探查、肠系膜缝合时误伤的?
  空军464医院救治徐的入院病历,与尸检报告存在重大不一致,故徐勇致死的原因不能确定。
  不能排除被害人死于误伤、误诊的情形。天津市高级人民法院在申诉复查时对此予以认可。【另:起诉意见书中所列的证据为‘天津市法医鉴定中心的尸检报告,与天津市公安局不是一个主体,是否还存在另外一份尸检报告?】  
    4、被害人徐勇在天津464医院住院四天后突发性死亡,预审证据证明,被害人的同伙多次到医院探视被害人,但公安机关【卷135页】日期9月30日的“情况说明”未调取被害人笔录,导致被害人陈述这一法定证据缺失;这个9月30日的“情况说明”还说明、公安办案人员在徐勇没死之前就已经预料徐勇会永远在重症监护室了?是公安机关因为利益关系谋杀了徐勇?公安机关办案人员为了包庇真凶谋杀了徐勇?  
  5、【卷12--14页】徐勇尸体检验鉴定书“公刑技【2006】第10378号,法医鉴定认定的凶器是匕首类利器,依据是‘创圆整齐、创壁光滑、创道深及腰椎刺切痕等特征’,而所谓证人证言及张化民供述,供、证均为单刃刀,依据法医学、人体解剖学原理,单刃刀不会出现创圆整齐、创壁光滑等特征。而且印证了张化民辩护律师提出徐勇致伤:“应是徐勇、马鑫龙,在和张化民兄弟,厮打结束后,得另外时间、另外的地点,张化民以外的人用匕首刺伤徐勇”。结合本案物证被隐藏匿及”【卷137页】预审监管局:李如意、胡志刚2006.12.1“情况说明”:“本案经向河西分局技术队了解现场未发现血迹”的情形,指控张化民捅人的证据不足。
  天津二级法院的三个裁定均枉法引用了“张化民口供”中的“尖刀”和“徐勇尸检报告”致死结论的“匕首类刺器”以规避证据之间的矛盾。   
    6、作为支持指控的证人证言有三个。
  其中有案发后的所谓目击证人杜小军,但预审卷[137页]中有一份日期2006年12月1日“情况说明”“本案证人杜小军在案发后不知去向/经查找/至今未找到,特此证明”公安机关出这个“情况说明”的目的是什么?
  对杜小军的证言需要核实,核实的内容应该是杜小军是否当时在场,和其证言的真实性。因为勘查笔录中没有现场证人的记载,也无其他证据证明杜小军目击案发过程。
  因此,该证据缺乏证明力,否则,没有必要做这个请说明,但是该情况说明还存在自身的逻辑矛盾,如果杜小军在“案发后”即“不知去向”,那么,案卷中的对杜小军的询问笔录,究竟是什么时候作的?
  根据所谓杜小军所留的身份证号查询,其身份证号 【61252219800827119 见卷50叶】虚假,没有该号。
  杜小军的笔录是2006年9月28日5:35---6:12询问人:王立池、记录人:刘钟仁;
  蔡西省的笔录2006年9月28日5:45---6:25询问人:刘钟仁;记录人:张国义。刘钟仁难道有分身术?可以在同一时间给蔡西省、杜晓军作笔录?
  根据预审卷,杜小军笔录是2006年9月28日当天作出的;徐勇的死亡时间是10月2日;卷137页“情况说明”是12月1日作出的。为什么该“情况说明”是在事发2个月后、甚至在徐勇死亡2个月后才作出?
  天津二级法院认定杜晓军证人身份违法。
  所谓目击证人郑晓松,是案发后两个多月之后出具的“一”份无法核实‘孤’证。【卷43--49页】共5页、出现了7处不清楚、5处不知道、2个没看见、1个说不好、1个没听清。预审卷中也没有说明郑小松是通过谁与其取得联系?郑为什么要出此证言?他和本案有什么关系?公安办案机关为什么没有留下郑小松的身份证信息?申诉人在天津市高级人民法院对申诉复查时,提供了郑晓松案发后不再现场的证人证言,但天津高级人民法院枉法不予核实。请最高院依法予以核实。  
  所谓目击证人马鑫龙是与被害人引发本案、寻绊滋事的同伙,马鑫龙的“证言”不实,且前后证言矛盾,马鑫龙在9月28日对涉案刀具描绘为:“是一把水果刀,长约一尺多,尖头、单刃带翘的直板刀”在11月1日又称涉案刀具为:“剃羊肉用的刀,这把刀是尖刀、单刃、双刃我没看清,刃有10来公分长,宽3公分左右,柄有7公分左右长、我记得所塑料把”“这把刀我看见是放在羊肉串摊,案子上”;马在9月28日称:他是第一次去这个烤串摊。
  马在几次“证言”中都称事发的原因他不清楚。吃完羊肉串以后回网吧,马在前、许在后。马已“走到网吧门前的台阶上,听到徐勇和那人吵骂声”,“回头”不是“回身”,“看见事情的过程”,“看见徐勇给其中一人100元钱”,至于徐勇为什么没在烤串摊给钱,而在网吧门口给钱;上诉人兄弟为什么要追徐勇;双方为什么发生争吵;上诉人为什么要捅徐勇;马都全不知道了。
  如双方争吵的情况马鑫龙都没听清,证明马鑫龙距离徐勇较远.本案案发时间约凌晨3:30,到4时左右,只有路灯,光线较暗,马新龙在徐勇与上诉人面对面站着(他若看见上诉人中间隔着徐勇)的情况下,仅仅是“回头”就能看见上诉人,右手从背后抽刀,刀有10来公分长、宽3公分左右“刀柄在上诉人手里”,他竟看见“柄有7公分左右长”“是塑料把”上诉人是“正手拿刀、刀尖向前”与徐勇“面对面站着”,捅了徐勇左腹部一刀。(此时他应该知道,只能见到徐的后背)。
  这是事实?还是神话故事?同样的理由,郑晓松、杜小军等人在昏暗的灯光下,都能看见涉案刀尖“宽3公分”简直是不可思议。
  上诉人曾几次供述,他是左撇子(其户籍地村委会出具了证明},刑侦部门已意识到,上诉人左手执刀与徐勇面对面情形下,不可能捅了徐勇的左腹部。于是在起诉意见书中,认定是右手持刀。公诉机关起诉和一审判决,干脆不提左右手以规避证据中的矛盾。
  马鑫龙才是真正的凶手。其9月28日称见到的涉案刀具是一把“带鞘直板刀”带鞘的刀应该是“徐勇尸检”中“匕首类刺器”,马鑫龙一个吃饭不给钱的流氓变成报警110指控犯罪的良好市民,为什么预审卷中没有马新龙的报警记录?马鑫龙报警110说了什么?马鑫龙是打了110呢?还是打给民警刘忠仁?或是打给了武长顺?
  以上三个证人证言均是天津公安机关为栽赃陷害张化民伪造的假证。天津二级法院对以上3个证人证言的认定,均违法了刑诉法53条对证据的要求。

    7、天津市高级人民法院复查时,已确认本案起因于被害人寻绊滋事,并确认案发后张化民等主动拨打110报警,等待警察出警,不存在被抓获的情节。【卷36页】证明是接马鑫龙报警后出警,请求公开马鑫龙报警记录及内容。     
  8、申诉人的代理律师,赵民士13102015948在向天津高级人民法院申诉时,提供了新的证据,证明2006年9月28日张化民兄弟三人与徐勇、马鑫龙因为吃饭结账问题在云海网吧门前发生厮打,厮打过程中双方都是赤手空拳,无人持刀,不存在有人受伤的情节;证人云海网吧老板证实2006年9月28日纪庄子派出所出警后民警给其作了一份笔录。预审卷中没有反映【被隐藏】。张化民的律师在上诉是已经将此情况书面提交天津高院,但天津市高级人民法院枉法不予核实,违反了刑事诉讼法第204条的规定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刑事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的有关规定。  
    9、申诉人张新闻、张新华是张化民的亲弟弟,案发时一直在现场,亲身经历、并亲眼见到了打架的全部过程。张化民是冤枉的。
  (1)、2006年9月28日___10月2日四天时间发生过什么?张化民在拘留所,自己都不清楚外边发生了什么事。
  (2)、天津市政法委书记兼公安局长武长顺和黑恶势力徐勇、马鑫龙,因为经济利益或其他原因在2006年9月28日后的“四天中”谋杀了徐勇?栽赃陷害我哥张化民?
  (3).依据法医学和人体解剖学原理一个左腰动脉被刺破的人,是活不到4天后,才”失血性休克”死亡的。
  张化民冤案是公安机关办案人员以权谋私、包庇真凶马鑫龙、栽赃陷害的;天津二级法院法官收受贿赂,枉法裁判故意制造的天津的呼勒吉格图冤狱案。
  要求:
  1、根据以上事实:为了司法的公平、公正,请最高人民法院依法提起再审,改判张化民无罪释放。
  2、请依法追究公安办案人员刘钟仁、张宪治、李如意、胡志刚、天津公安机关法人代表武长顺的以权谋私/伪造假证罪、栽赃陷害罪;
  3、请依法追究一审法官:李农年、李少鸿、周翔;天津市高院:法官刘昏君、高慧卿、郝红鹰;渎职侵权罪,滥用职权罪,枉法裁判等违法犯罪行为。

  致 

  最高人民法院  
  电 话;18303080342 
  受委托申诉人:张新闻 张新华
  申诉人:张化民
  2015.11.9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