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破解特朗普减税之局的路径

楼主:金易恒 时间:2017-12-04 23:06:43 点击:22 回复:0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作者/金易恒

  近日,爱闹腾的特朗普推出了史上最大幅度的减税方案并已在国会参、众两院获得通过,很快将成为新税收法案,这激起主业并不是搞经济的《人民日报》、《央视》等主流媒体的强烈反应,先后刊文对特朗普推出的减税方案表示担忧,并指特朗普推出的这一减税政策太不负责任,是在“坑队友”,这种反应是可以理解的,因为中国特色的税收政策恐怕经受不起这样的折腾。
  中国企业的所得税税率究竟高不高?做企业的人士都知道,中国目前的企业所得税税率实际上早已降低到25%,年利润低于30万的小微企业的所得税甚至按20%征收,因此,可以自豪地说,特朗普将企业所得税税率由35%降低到20%,这大幅度减低企业所得税的做法绝不是特朗普的创新,而是特朗普在偷学我们。
  如果中国的企业仅仅只有企业所得税这一主要税种,那么,即使美国的企业所得税税率减低到20%,中国在企业所得税税率上不仅不被动,而且早已占得先机,现在特朗普将美国企业所得税税率调整为20%,中国只要稍作调整就能继续占得先机。在企业所得税税率问题上,不是中国需要跟进美国,而是美国正在跟进中国。
  既如此,《人民日报》与《央视》为什么要纷纷为特朗普的减税方案操心操肺呢?真正的问题不在企业所得税税率问题上,中国企业真正的重要税负体现在企业增值税上。
  企业所得税征收在企业的利润环节上,多赚钱多纳税,这完全合情合理,即使企业所得税按之前的36%税率来征收也并不离谱,且完全有利于国家调节、缩小贫富差距,让利润高的企业承担更多的税收贡献是全世界所有国家在税收政策上的共识,如果中国没有企业增值税这一重要税种,即使特朗普将美国企业的所得税税率降为20%,中国也不怕美国的税率竞争,中国目前在劳动力成本上虽无绝对优势,但仍保持着相对优势,如果与美国一样,只在利润环节上征税,中国企业仍然有较大竞争优势。
  但是,中国多了一个在流转环节的税种即企业增值税,且税率为增值部分的17%,如果只在增值部分征收17%
  增值税也罢了,但实际上,国税制将除材料成本以外的企业制造成本(即不可抵扣增值税的企业内耗成本)视为增值部分,也要缴纳增值税,当一个工人月工资为1万元的话,企业还需要为这1万元工资缴纳10000*17%=1700元的增值税,从而使企业税负在抵扣环节被无形放大了不该承担的税负重担,如果这样说有很多人不理解的话,下面以某彩电企业生产一台售价为10000元的电视机为例来说明成本、增值与税负之间的关系:
  彩电企业每生产一台售价为10000元的电视机,其原材料及电费的合计进项成本为4000元,供方提供合计为4000元的增值税进项发票,可用于抵扣增值税,假设企业包括员工工资支出、员工养老保险金支出、员工住房公积金支出、企业管理费用支出、企业营销费用支出等在内的企业内耗成本(制造成本)为5000元,则制造一台电视机的总成本为9000元,这是税前总成本,税前增值部分实际为10000元—9000元=1000元,即税前利润为1000元,销项发票价税合计为10000元,因可抵扣进项发票金额仅有4000元,这在税收上被认定为增值了6000元而不是1000元,这没有可用于抵扣增值税进项发票的5000元企业内耗成本也要缴纳17%的增值税,企业实际上多缴纳了内耗成本5000元的增值税850元(5000*17%),但事实上这5000元是企业在制造、销售一台电视机过程中的内耗成本,并非这一台电视机的增值利润,最终,10000元一台的电视机虽然在扣除各种成本后税前仍有1000元的增值利润,但经过增值税开票纳税之后,增值利润瞬间就被压缩为150元,在这150元利润的基础上还得再缴纳25%的企业所得税(150*25%)37.5元,最终每生产销售一台10000元的电视机,企业获得的利润仅为112.5元
  如果没有企业增值税这一流转环节上的重要税负,那么上述税前1000元的增值部门就是所得税的税前净利润,即使所得税按照税率36%来征收,企业也只需承担360元(1000*36%)的税负,企业仍有640元的净利润,由于多了企业增值税这一重要税负,企业就凭空减少了(640元—112.5元)527.5元的纯利润(被转移到了国库),所以,中国企业的重要税负绝不是所得税,而是企业增值税。
  在流转环节征收企业增值税还有一个不为人知的叠加效应,如果商品在制造为成品出售前,其中的零部件被层层供应商流转了3次以上(比如电视机电源开关上的一个镀络按纽帽,第一级为原材料供应商,第二级为冲压产品供应商,第二级供应商在冲压制造过程中还需外发给电镀供应商镀铬,第三级为开并部件供应商,到第四级才流转到彩电厂),则该零部件将被征收3次以上的增值税,由于每流转一次,会附着一倍内耗成本,逐级供应链上的内耗成本(制造业俗称“一工一料”),实际上有3次以上叠加的无抵扣内耗成本被认定为该开关按纽帽零件的增值部份来征收17%的增值税,等到电视机成品出售,一台电视机上的各零部件已经过3次以上的内耗成本重复计税,税负最终将被传导到产品价格上。
  通过以上举例分析可见,特朗普即使不搞什么减税政策,美国在税收总量上与中国相比仍然有一定的优势,这就是曹德旺为什么要将企业办到美国去的主要原因。
  自1994年开征企业增值税之后,中国企业在税收上的竞争优势早已荡然无存,中国企业二十多年来的竞争优势主要体现在劳动力成本上,但这一优势正在被加速缩小。
  就以深圳为例,自94年到现在,制造业的劳动力成本大概翻了十几倍,而长江三角洲地区的劳动力成本大概翻了四十倍左右。
  既然劳动力成本已经不能成为企业竞争上的绝对优势,而企业所得税税率也与减税后的美国基本持平,那么,对中国最不利的竞争劣势也就显而易见地集中在了企业增值税这一重要税收上了。
  综上分析,破解特朗普减税之局的路径已经呼之欲出,希望《人民日报》、《央视》等主流媒体能正视并更多地关注国内的税收问题,企业增值税税率也该降降了。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