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老金拍案】康玲玲被奸杀案(原聂树斌案)存在第三嫌疑人作案的可能性分

楼主:金易恒 时间:2016-12-24 22:43:00 点击:23 回复:0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老金拍案】康玲玲被奸杀案(原聂树斌案)存在第三嫌疑人作案的可能性分


  文/金易恒


  聂树斌案已经被平反,这意味着康玲玲(化名)被奸杀案瞬间成为了悬案,因此,本着公平公正的司法原则,最高院已经给了属于聂树斌的公平正义,但属于被害人康玲玲的公平正义还没到来,这就需要最高检通过对康某花被奸杀案予以重新侦查、找出真正凶手来还给属于被害人康玲玲的公平正义!

  因此,最高检依法依理都应对康玲玲被奸杀案予以重新侦查!

  但现在,包括法律界人士在内,舆论监督几乎一边倒地认定康玲玲被奸杀案的真正凶手就是王书金,甚至已将当年办理王书金案的郑某某前局长视为聂树斌案平反昭雪的最大功臣,这种不经人民法院最终审判就一边倒地主观认定王书金就是康玲玲被奸杀案的真凶、这种“非聂即王”的思维逻辑与聂树斌冤案的错误侦查思维是何等的相象和可怕,因为王书金案与聂树斌案一样都只有口供无物证支持,留在康玲玲被奸杀案案发现场的毛发血型与聂树斌的血型不符,但与王书金的血型也不符,如果仅有口供无物证支持就不能认定聂树斌是凶手的话,那么在仅有口供无物证支持的情况下,怎么就一口咬定王书金是康案真凶呢?

  我们还注意到,案发现场的更多勘查细节不支持王书金是康案真凶的说法。

  为证明上述观点,老金对康案作如下分析推理:

  一,假设王书金涉嫌奸杀了康玲玲,但王书金的口供漏洞不支持这一假设,下面来分折一下王书金口供的漏洞究竟在哪:

  1,关于案发现场的一串钥匙:

  王书金口供中提到了案发现场距离尸体0.7米处有一串钥匙,很多法律人及舆论根据这一口供就不假思索地认定王书金就是康案的真凶,认定依据是:聂树斌的供述没有交待出这串钥匙,但王书金交待了这串钥匙,这说明王书金到过作案现场,亲手抛掷过这串钥匙,否则,他不可能知道现场会有这串钥匙,更不可能知道钥匙与尸体之间的准确距离。

  但是,认定王书金就是真凶的法律人恰恰无视了一个事实:那就是王书金知道钥匙位置仅仅是他的口供,但现场勘查物证并不支持他的口供。

  根据当年的侦查技术,指纹鉴定技术是完全成熟了的侦查技术,如果这串钥匙是王书金亲手抛掷的,那么这串钥匙上就一定会留下王书金的指纹信息,如果王书金的指纹信息与这串钥匙上的指纹信息相吻合,那就证明王书金确实接触过并抛掷过这串钥匙!

  有人说,康案是在被害人被杀后数天才案发,连续的下雨天早已将凶手留在钥匙上的指纹冲刷i得一干二净,这的确是案情事实,也是侦查难点。

  其次,痕迹专家也不会放过对现场脚印或鞋印的勘查并一定会提取疑似凶手的脚印或鞋印,如果当年抓错了聂树斌,那么案发十年的王书金连作案时间、钥匙位置、被害人的裙子及内衣的掩埋地点都记得一清二楚,那他一定会记得当时他作案时是光着脚还是穿着鞋,如果穿着鞋,他所穿的鞋子是什么牌子、什么样式的鞋子,这些细节王书金同样能记忆犹新,所以,比对王书金的脚印或鞋印应该不成问题。

  康玲玲失踪后,虽然连续数天下雨,但由于是玉米地,因有玉米桔杆遮挡雨水,在玉米地里留下的凶手脚印或鞋印不可能遭灭失,这就可以根据王书金的脚掌或作案时所穿鞋子与勘查脚印或鞋印相比对,如果王书金确系康案真凶,脚印或鞋印就一定对得上,但十一年前审理王书金案时,没有提供王书金的脚印或鞋印与现场的脚印或鞋印相吻合的证据;

  2,缠绕在尸体脖子上的一件花衬衣

  如果王书金确为康案真凶,那么王书金必然知道案发现场的尸体脖子上缠绕着一件花衬衣,这是一个极为明显而重要的细节。

  但王书金的供词中并没有交待尸体脖子上缠有一件花衬衣,这说明王书金的供词存在着与事实明显不符的漏洞;

  其次,如果王书金确为康某真凶,并且亲自掩埋了康玲玲的裙子及内裤,那么,王书金有什么理由要将勒死被害人的唯一作案工具——花衬衣(不属于被害人的随身衣服)留在尸体脖子上呢?这与“凶手异地掩埋康某花裙子及内裤的反侦查思维”完全矛盾,也不符合常理。

  3,一只失踪了的红色塑料拖鞋

  王书金供述他是在康玲玲失踪当天下午13:30左右在被害人上班的南北路上拦截了康玲玲,并将康玲玲拖拽进玉米地里实施奸淫并杀害,这说明:案发现场尸体旁倒立着的康玲玲自行车一定是王书金在杀害康玲玲之后从南北路上沿拖拽路线推着或扛着自行车到达陈尸现场的,康玲玲的自行车车身上也就一定会留下王书金的指纹,如果说钥匙、车身上的凶手指纹都因为连日数天下雨而灭失,那么当时被害人所穿的一双塑料拖鞋一定不会因连续数天下雨而灭失,现场留下的一只红色塑料拖鞋证明了这一点。

  如果王书金是康案真凶,他理应知道被害人当时所穿的这双塑料拖鞋的特征、颜色及另一只拖鞋的去向,但王书金的供词中并没有关于被害人当时是穿了一双红色塑料拖鞋的描述,更没有供出另一只拖鞋的去向,这一疑点,就足以令王书金是康案真凶的观点崩塌。

  其次,如果王书金是康案真凶,他杀害康玲玲之后连倒在南北路上的被害人自行车都没忘掉从路边挪到玉米地里的尸体旁边,并且异地掩埋了被害人的裙子和内裤,这说明王书金对被害人的随身物品的搜寻和处置是十分谨慎细致的,而现场只找到一只拖鞋,另一只拖鞋一定是被王书金异地隐藏了,如果王书金是康案真凶,王书金就没有理由不知道这一情节,但遗憾的是,王书金确实不知道,由此可见,王书金所供出的作案过程与实际康玲玲被害现场的勘查记录并不能完全吻合。

  根据被害人康玲玲丈夫的证言,康玲玲是在中午12:55出门去上班的,也就是说,康玲玲是在骑车上班途中经过案发地附近的南北路时被王书金拦截并遭王书金强行拖拽进玉米地里奸杀的,既然尸体留有一只被害人的红色塑料拖鞋,那么另一只拖鞋就一定遗失在了南北路与陈尸现场的之间,即王书金作案时拖拽被害人的拖拽途中,但现场勘查记录里并没有找到这只拖鞋。

  假设王书金是康案真凶,那么他在杀害康玲玲之后又去路边将康玲玲的自行车挪到尸体旁,这说明王书金沿拖拽路线又走了一个来回,其间王书金就一定会发现被害人在被他拖拽的过程中掉下的另一只塑料拖鞋,且这只拖鞋只能掉在拖拽路线中,但现在,不仅侦查人员不知这只拖鞋的去向,王书金同样不知这只拖鞋的去向,这只拖鞋不翼而飞了,而王书金并不知情,这是否足以说明王书金对康案其实是陌生的?!

  如果王书金是单人作案,那么这只失踪了的塑料拖鞋理应也必须是被王书金异地隐藏了,但王书金到案后的供词中对被害人当时所穿的这双塑料拖鞋的颜色、特征以及其中一只拖鞋失踪了的案情事实是并不知情的,王书金只交待了他掩埋康玲玲的裙子及内裤地点,并未供出另一只拖鞋的去向,这说明:王书金所供出的作案过程存在道听途听的痕迹破绽,因为撒谎并不难,难的是圆谎!

  不难看出:王书金连现场有一串钥匙及位置的细节都交待清楚了,也就没有去隐瞒被害人另一只拖鞋去向的必要,但另一拖鞋不见了是现场勘查记录的真实案情,这说明:除聂树斌、王书金之外,康案存在第三嫌疑人作案的可能性在增大,这存在以下两种推测:

  第一,第三嫌疑人作案后从现场拿走了这只拖鞋;

  第二,康案现场并非是杀人第一现场,而是移尸第二现场,并在第二现场伪造了发生奸杀案的某些现场特征(故意将康某花的自行车倒立在尸体旁、故意只拿了一只拖鞋到第二现场并在尸体脖子上缠绕着一件花衬衣、故意在靠近王书金所在工地很近的田间小道旁掩埋被害人的裙子及内裤等,这些反侦查诱导手段的目的就是要在第二现场营造出一个奸杀现场,这确实扰乱了侦查人员的侦查思路,最终被引向了错误的侦查歧路上),因此,康案不能排除存在第三嫌疑人作案的可能性。

  4,如何解释王书金供出案发现场距离尸体0.7米有一串钥匙的作案情节?

  由于凶手掩埋被害人裙子及内裤的地点是由康玲玲的同事余某某发现的,随后,康玲玲生前所在的锻压件厂出动近百人搜寻康玲玲的踪迹,并在不远处的玉米地里发现了康玲玲的尸体,而同时发现康玲玲尸体的人有5人以上,这一情节应在第一时间被泄露出去,使得周边的群众所共知,即使王书金不是康案真凶,但他据此传播信息能供出康玲玲的裙子及内裤的掩埋地点以及现场有一串钥匙的部分细节也并不奇怪了,但要确定王书金就是康案的真凶,就必须供出所有的作案细细并能与勘查记录一一吻合!但王书金无法供出康玲玲另一只拖鞋的去向,这就是王书金言词证据链中的断链破绽,证明了王书金的供词存在着至关重要的逻辑漏洞。

  相反,有关现场有一串钥匙以及被害人康玲玲裙子及内裤的掩埋地点在案发当初或已被围观群众所共知,不能排除在工地上班且距离案发现场仅200米的王书金当时也围观了现场或从围观群众口中获知了这些细节的可能性,所以,仅凭王书金的口供就认定王书金是康玲玲被奸杀案的真凶,这一思维逻辑的错误难道不就是聂树斌案错误的侦查思维逻辑的翻版吗?

  王书金的言词证据承认他强奸杀害了康玲玲,并在作案时间上、奸杀康玲玲的作案过程上的描述上存在合理性,但其招领康玲玲被奸杀案时声称他因不识字而从不看电视新闻(以此证明他对康案的作案过程描述绝非道听途说来自于新闻报道)的说法与其最近有关他在监狱一直关注着聂案申诉消息的新闻报道、没有聂树斌案的消息他就睡不着觉之说法,存在明显的自相矛盾,这说明此人很善于说谎,但难保不露出破绽。

  5,认定康案是奸杀案但无精斑证据呈现

  王书金的口供承认他强奸杀害了康玲玲,这需要尸检报告与之印证!但尸检过程中未发现被害人体内含有王书金的精液!

  当时能从案发现场提取到的毛发中鉴定出了血型(与聂树斌、王书金的血型均不符),那就也能从精液中鉴定出凶手的血型,但现有证据中并未从被害人体内提取到精液证据,也未提取到与王书金血型相关的其它生物检材,这足以证明王书金不一定到过案发现场作案。

  其次,因现场并未提取到凶手的精液,就不足以认定康玲玲的被害案是因为遭遇了强奸所引发,也就是说,康玲玲在被害前是否遭遇了强奸,并无现场物证的支持,所以,康案也许不是被先奸后杀的,也许就是纯粹的谋杀案,这是刑事侦查中必须正视的最起码的物证逻辑!


  二,如果康案凶手既不是聂树斌,也不是王书金,那么此案就存在第三嫌疑人作案的可能性!

  在刑事侦查中,当线索中断后,合乎案情逻辑的分析推理就显得尤为重要,侦查人员的侦查思路往往从合乎情理的逻辑推理中获得启发,进而找到新的破案线索,下面是老金对康案的最新逻辑推理:

  1,根据现场勘查,康案现场发现有康玲玲的如下随身物品:

  1)康玲玲上身穿有1件白色背心,尸体旁有倒立着的自行车1辆;钥匙1串;红色塑料拖鞋1只;

  2)距离尸体数十米处,被凶手掩埋的蓝绿色连衣裙1件;红色内裤1条。

  2,根据现场勘查还原康玲玲遇害前的穿戴和上班情形:

  康玲玲当年三十岁出头,在锻压件厂当绘图员,是一名技术工人,根据现场勘查到的随身物品,老金来还原一下案发前康玲玲的穿戴:

  康玲玲贴身穿了一件白色背心,一条红色内裤,外面穿了一件蓝绿色裙子,脚上穿了一双居家穿的塑料拖鞋,一串钥匙或拿在手上或用橡皮筋将钥匙串扣在手腕上或扣在自行车的车把上,在中午12:55骑着自行车去上班了。

  从康玲玲的穿戴来看,这不太符合情理,具体疑点如下:

  1)疑点一

  案发前后几天,石家庄为多雨天气,康玲玲上班应该随身携带雨披等雨具,但康玲玲的随身物品中没有雨具;

  2)疑点二

  女生爱美是人之常情,年轻女性上班,随身一般会带个包,包里可以放点女性随时要用的手绢或纸巾、钱夹和钥匙等女性常用随身物品。

  康玲玲的同事王某某曾证实,她下班后在浴室里见到过康玲玲,先不说王某某的证词是否属实,但在那个年代,作为年轻女性,大热天下班后在工厂洗个澡回家是普遍现象,因此,如果案发当天下午康玲玲确实去上过班的话,那么康玲玲随身应该会带个小包用以放置替换内衣内裤、钥匙等随身用品。

  其次,钥匙本身不具有多少价值,但如果钥匙丢了,开不了家门或办公室门可是个麻烦事,况且康玲玲当时还骑着车,将钥匙用橡皮筋扣在车把上或手腕上或直接拿手上不符合常理,而将钥匙串放在连衣裙上的可能性也不大,即使连衣裙有口袋,爱美的女性会将一串硬棒棒的钥匙放在连衣裙口袋里吗?

  因此,按照常理,康玲玲失踪当天中午若是上班去的,随身应该会带着个小包包放置钥匙、替换内衣及女性随身用品,但案发现场没有见到包包。

  3)疑点三

  94年的厂纪厂规普遍都很严格,哪家工厂会允许工人穿着拖鞋去上班?因此,穿着拖鞋的康玲玲在遇害当天有可能没去上班,如果康玲玲当天没去上班的话,那她会在哪里遇害呢?这就需要对康案进行重侦才能查明真相!

  4)疑点四

  康玲玲失踪当天,锻压件厂的考勤卡应记录康玲玲当天有没有出勤,但考勤卡不见了,这说明:康玲玲失踪当天存在“没有去锻压件厂上班”的可能性;

  5)疑点五

  如果康玲玲不是被蓄意谋杀,而是在上班途中偶遇色狼遇害,凶手异地掩埋被害人裙子及内裤,却又将康玲玲的内衣背心、1只拖鞋、1串钥匙及自行车留在奸杀现场,甚至还在尸体身上盖上玉米桔杆,这些自相矛盾的做法不符合偶发性奸杀案的反侦查思维逻辑,康案或为蓄谋已久的谋杀案!

  3,根据上述疑点,老金大胆假设一种可能:康玲玲的遇害时间及地点并非在上、下班时段及路途中,遇害现场也极有可能不在玉米地,玉米地里的案发现场只是移尸现场,随身物品如康玲玲的自行车、钥匙串、拖鞋、异地掩埋的连衣裙及内裤,均为凶手刻意制造奸杀案而在玉米地里布下的迷魂阵,目的是为了嫁祸于人或转移、扰乱侦查视线,聂树斌蒙冤22年的事实证明:康案真凶的目的实现了!

  三,假设康玲玲不是王书金杀害的,但数起命案在身的王书金为了能找个借口拖延被执行死刑的时间(事实上,王书金已经多活十多年了),根据康玲玲被奸杀案案发当初的坊间传闻、或因王书金所在工地距离案发现场仅为200米左右、不能排除王书金存在亲自围观案发现场或听闻到康案现场勘查细节的可能性,同时,王书金在康案案发后也存在继续关注有关聂树斌案侦破细节中有关现场勘查的相关新闻报道,综合上述与康案有关的自然信息来源,王书金存在虚构“是他奸杀了康玲玲”作案过程的可能性;

  四,包括聂树斌案申诉代理人在内的法律人用“非聂即王”的思维定式来认定王书金就是杀害康玲玲的真凶,现有物证明显不支持这种思维逻辑,这也是为什么最高院在再审聂树斌案时认定聂树斌案是疑案而不是错案的根本原因,对于认定凶手“非聂即王”的思维定式,现有物证完全不予支持,这就需要对康案重新立案侦查。

  根据以上分析推理及现有物证,康玲玲被奸杀案存在第三嫌疑人作案的可能性不能被排除,当然,也不能完全排除王书金作案的可能性,这就需要通过现代侦查技术对康案重新立案侦查,才能根本性地还原康案本来事实,找出真正凶手。

  聂树斌案现已被平反,司法机关已经还给了属于聂树斌的公平正义,这一司法纠错事实应被尊重。但同时,我们也必须尊重、正视康玲玲被奸杀案的本来事实,找出真正的凶手,还给属于被害人康玲玲的公平正义。

  为此,老金建议最高检对康玲玲被奸杀案重新立案侦查,找出康案真凶。

  附录:http://blog.sina.com.cn/s/blog_7747e0310102vqh8.html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