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老金拍案】精彩辩析段落节选(二)朱令案水落石出:投毒者浮出水面!

楼主:金易恒 时间:2016-01-17 00:52:02 点击:241 回复:0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文/金易恒

  第二篇 BZC篇

  第九章 在一位医生暗助下,取得朱令的尿液、脑脊液、血液、指甲和头发,这一说法存在明显的漏洞!

  1995.4.28,BZC以互联网上回信怀疑朱令是铊中毒为依据,促使朱令父母到北京市职业病卫生防治所找陈震阳教授做铊中毒鉴定,这里面有两个疑问需要搞清楚:
  1,朱令父母是通过什么人知道北京市职业病卫生防治所找陈震阳教授可以做铊中毒鉴定的?是否也是由BZC提供的信息?对此,警方通过调查完全可以搞清楚!
  2,在一位协和医生的暗中帮助下,取得朱令的尿液、脑脊液、血液、指甲和头发,但这一说法存在明显的疑问和漏洞!
  因为当时朱令已经处于深度昏迷状态,身处医院的重症监护室(ICU),依靠呼吸机维持呼吸;如果要在重症监护室(ICU)取得朱令的脑脊液和血液,这位协和医院内部医生是无法进行暗助的,因为重症监护室(ICU)会有其他护士24小时不间断陪护,除非这位医生光明正大的让护士抽取才可能顺利获得上述检材,但这位医生会为了帮助朱令公开与协和医院唱反调吗?
  其次,面对生命垂危深度昏迷的朱令,抽脑脊液和血液需要专用的消毒器材和专业护士进行,这位医生可以暗中偷偷抽取吗?这位医生真就这么傻冒吗?为了暗中帮助连最起码的医规也不遵守吗?面对生命垂危深度昏迷的朱令,如果在偷抽脑脊液的过程中出了事,导致朱令生命危险,这位医生能推卸掉责任吗?所以,“暗中帮助”说从医生的职业操守以及医规来讲、从正常的思维逻辑上来讲都是站不住脚的。
  本文作者有理由相信:取得朱令的尿液、脑脊液、血液、指甲和头发应该是通过协和医院这位医生的正常职权获得的,不存在“暗中帮助”一说,但BZC为什么要在这个问题上玩“文字游戏”呢?
  这至少涉及BZC在语言表达上的诚信度!

  第二篇 BZC篇

  第十章 BZC可能涉嫌虚构3000多封电子邮件的来历

  【朱令铊中毒案】报案时间为1995年4月28日,北京警方立案时间为1995年5月7日,第一次到朱令案宿舍的侦查时间为1995年5月7日。当警方在搜查朱令宿舍时,发现朱令的咖啡杯藏在了sw床下的箱子里,并且发现部分洗漱用品被盗。
  我们知道,BZC在1995年4月底,曾到达过朱令宿舍,其主观上是去清华朱令宿舍找人翻译电子邮件(前面我们已经用大量间接佐证证明了当时BZC没有上互联网收发电子邮件的可能性,也没有非去朱令宿舍找朱令同班同学翻译电子邮件的必要性),在推理上存在以下三个方面的疑问点:

  1,由于在BZC去了朱令宿舍后,在宿舍无人居住的五一假期中发生了失窃案,因而BZC理所当然地成为了失窃案的嫌疑人之一。
  假设BZC以可能是虚构的电子邮件需要请sw等人翻译为借口,目的是去朱令宿舍查看朱令遗留在宿舍现场的私人用品,并通过将朱令水杯转移至sw床底下的箱子里预先陷害sw,企图通过警方的搜查,来制造出一个sw就是用朱令水杯作为犯罪工具来投毒的物证。
  作者的推理依据依然是: BZC在4月28日朱令已经被确诊为“铊中毒”并已对其使用正确解药的情况下,已没有任何必要再将3000封电子邮件一一翻译成中文,但BZC为什么还要去朱令宿舍请朱令同学翻译这些电子邮件呢?
  产生上述疑问的具体推理依据如下:
  BZC在1995年4月10日~1995年4月18日期间,其个人及其同学根本没有上国际互联网的条件:
  第一,当时中国国内电脑硬件的最高配置为386,其内存容量、CPU运行速度、显卡内存等硬件技术,尚不具备支持上国际互联网所需要的电脑硬件配置要求;
  第二,当时的386电脑所装系统只能是字符界面的DOS操作系统,而字符界面的DOS操作系统最高版本为DOS6.22(当然,1995年版本还很低),没有可以链接上国际互联网的操作功能设置;
  第三,1996年3月,清华大学提交的适应不同国家和地区中文编码的汉字统一传输标准被IETF通过为RFC1922,成为中国国内第一个被认可为RFC文件的提交协议。也就是说,当时不会将英文翻译成中文的BZC,如果发电子邮件,也只能用中文发,但根据本条历史史料记载:在1995年4月18日之前,中国任何一台电脑都不可能使用中文向国外发送“中文电子邮件”,从而可以推定:BZC在1995年4月18日之前是不可能使用中文向国外发送电子邮件的;
  第四,1995年5月17日(世界电信日),当时的邮电部宣布,向国内社会各界开放互联网接入服务,并提供所有互联网业务。意味着国内互联网络市场化阶段的开始,用户不论单位或个人,只要交钱便可上网。这意味着国内互联网络市场化是从1995年5月17日这一天开始的!
  从而我们可以推定:BZC在 1995.4.18日之前,其个人是不可能上国际互联网向国外发送电子邮件的;
  第五, 1996年1月,中国CHINANET全国骨干网建成并正式开通,开始提供服务。当时Internet的使用受到限制:用户和ISP需要到公安局登记,实际上也就是在1996年1月,国际互联网对个人是限制的;
  这意味着BZC在1995年4月18日之前,其个人根本不可能使用Internet国际互联网!
  第六,BZC宣称他在为朱令病情通过国际互联网向国外求助,仅仅在一周时间内就收到电子邮件多达3000多封(1985年4月11日--1985年4月17日),于是他编写了一个过滤软件,用于排除无效邮件,这可能是一个弥天谎言!
  a)假设这个过滤软件BZC于1985年4月17日当挽编写的数据库(注意:1985年4月那个年代只能编写数据库),如果将3000封电子邮件存在数据库中,当时的电脑是386,其运行速度一天之间可以处理如此多的电子邮件?要知道,当时的电脑CPU运行速度不可能有这么快。
  b)在1985年4月那个年代,使用数据库来过滤“含铊电子邮件”,必须人工将每一个电子邮件从数据库里调入过滤软件对其进行筛选,以提示该电子邮件是否有“含铊”敏感词,这是多大的工作量?一个晚上能筛选多少个电子邮件呢?就算当时386电脑的实际运行速度能够在一个晚上处理掉3000多个电子邮件,但操作者也是无法完成的。
  所以,要在第二天即1985年4月18日将3000个电子邮件中筛选出BZC所认为的“铊中毒电子邮件”交到协和医院重症病房门口是不可能做到的!当然,如果BZC是“火星人”或许会例外;
  c)既然BZC事先是在对朱令病情一无所知的情况下才向国际互联网发出求援的,而BZC又不是学化学专业的,他是怎么想到用“铊中毒”作为敏感词对国外发来的3000多封电子邮件进行过滤的?这是重大破绽!

  从刑事侦查理论上来讲,反常即为疑点!
  BZC事先编写过滤软件对含有“铊中毒”敏感词的电子邮件进行过滤,这个事实充分说明BZC事先可能已经知道“朱令是铊中毒”。

  进一步推理:BZC为什么能够事先知道朱令病情源于“铊中毒?”这是否说明BZC可能是当时关于“朱令是铊中毒”的唯一知情人或为知情人之一?

  再进一步推理:BZC为什么会事先知道朱令是铊中毒的呢?如果BZC不是“神”的话,那他是谁呢?他在【朱令铊中毒案】中究竟扮演了什么角色?

  第七,假设在1985年4月10日这个年月日,BZC破天荒地在中国大陆北京可以随意上国际互联网了,那时只能用英文进行交流,既然BZC能够用英文写发电子邮件,详细介绍朱令病情,寻求国际友人帮助,这一事实充分说明BZC的英语水平不是一般的好,而是非常好!
  但反常的是:可以用英文写发电子邮件、又能在字符界面DOS操作系统平台上快速编写出筛选“铊中毒”过滤软件的BZC,却会看不懂收到的英文电子邮件?
  反常即为疑点!

  当时的BZC究竟是“精通英语”呢?还是确实“不懂英语”?
  a)如果BZC“不懂英语”,他是如何用英文写出“详细介绍朱令病情的电子邮件”的?
  b)如果BZC“不懂英语”,他在请清华大学朱令班同学帮助其翻译电子邮件之前是如何读懂国外电子邮件并且能够准确找出确诊朱令病情源于“铊中毒”的哪部分电子邮件的?并将这一关于“朱令系铊中毒”的电子邮件迅速送往协和医院重症病房的?
  c)如果BZC“不懂英语”,BZC是依靠什么“灵感”来确定他请朱令同学翻译的电子邮件就一定是有价值的呢?因为除了sw之外,其他同学都没有在实验室接触过“铊”;
  d)如果BZC请朱令同学翻译电子邮件是表象而实际上主要是想让sw进行翻译,因为sw是唯一接触过“铊”的人,那么,这又有疑问:作为北京大学的BZC事先怎么知道sw是朱令班上唯一在实验室接触过“铊”的人?
  假设以上两点不是虚构而是事实的话,我们完全可以推理出:BZC是精通英文的!这就产生了如下疑问:
  精通英文的BZC为什么还要将电子邮件送到清华大学请不是学英语专业的朱令同学(包括sw)帮助他翻译电子邮件呢?如果需要学化学的同学帮助,北大没有化学老师和同学吗?
  对于上面的这一疑问,本文作者将留待后面进行分析和推理。

  ====================================================

  2, 如果BZC存在着虚构事实的可能性,问题是:BZC为什么要虚构这样的事实?这些电子邮件又是从何而来?本文作者将根据上述系列推理再作如下推定:
  1)电子邮件下载于国外,通过国际电传在北京的某台电话传真机上获得了这些电子邮件,这些国际电传过来的电子邮件数量仅为提供给清华大学朱令同学翻译的那些邮件;
  2)电子邮件下载于国外,通过国际快递送达BZC手中;
  3)根据上面的推定,因为BZC在1995年4月17日之前不具备使用北京大学教学实验用电脑或家用电脑上国际互联网,因此,可以推理出以上两种获取电子邮件的途径之一是成立的;
  4)如果电子邮件直接下载于国外,然后以传真或快递方式到达BZC手中,这就说明BZC利用互联网向国外求助诊断朱令病情的“方式说”是虚构的,但“事实”是存在的;
  5)如果电子邮件直接下载于国外,然后以传真或快递方式到达BZC手中,这同时说明BZC事先或许知道朱令是“铊中毒”,所以,通过某一海外渠道从国外下载了关于“铊中毒”的电子邮件,但这些电子邮件很可能是国外网站上公开发表的一些关于“铊中毒”的诊断及治疗方法的医学文章,通过截取其中关键的“诊断与治疗铊中毒内容再结合朱令病情进行二次加工后的二手电子邮件,最终成为了BZC在北京直接从国际互联网上收到的电子邮件。
  3,BZC于1995年4月18日即已将翻译好的电子邮件送到协和医院,但BZC却在4月底才将电子邮件送到朱令宿舍要求朱令同班同学进行翻译,因此,朱令同班同学将电子邮件翻译好并且教给BZC时,已经是1995年五一假期之后。
  这就出现如下的问题:
  a) BZC已经在1995年4月18日将电子邮件翻译好送达协和医院;
  b) 1995年4月28日,朱令父母已经根据BZC提供的电子邮件所确定的“铊中毒”提取了朱令身上的检材到北京市职业病卫生防治所找陈震阳教授做铊中毒鉴定,最终确诊朱令是“铊中毒”。
  根据以上两点,BZC已经完全没有必要在1995年4月底再将电子邮件送到朱令宿舍请朱令同班同学去翻译电子邮件。这在时间上存在矛盾之处暂且不论,就必要性来说已经毫无必要!但BZC为什么要多此一举呢?
  *这是一个重大疑点!

  据此,作者又提出如下疑问:
  第一,BZC为什么要隐瞒所谓的“电子邮件”来历?
  第二,BZC为什么要从国外获取有关“铊中毒”的英文资料(所谓电子邮件)?
  第三,BZC在已经将翻译好的电子邮件事先提供给了协和医院以及朱令父母,并在“朱令父母将朱令检材送到北京市职业病卫生防治所找陈震阳教授做铊中毒鉴定并确诊为铊中毒”的情况下,为什么还要多此一举将英文电子邮件送去朱令宿舍要求朱令同班同学进行无用的二次翻译呢?
  这些疑问给人们留下了丰富的“想象空间”,本文作者将在后续的分析中对上述问题进行分析与推理。
  也许大家非常想知道这丰富的“想象空间”中究竟还有哪些可能性?也许大家现在就想知道这些可能性会是什么? 第二篇 BZC篇写到这里,光有对BZC的质疑和推理,那么,经过质疑和推理后的推论在哪?在本文作者的推论中,BZC有可能涉嫌下毒或者是涉嫌下毒的嫌疑人之一吗?
  对于这个问题,作者可以明确地告诉大家:分析推理的过程是为了得出最后的推论,但这个推论究竟是怎样的结果?本文作者将在对所有涉案嫌疑人作出分析和推理后在相应的终极篇中作出推论,对犯罪嫌疑人作案的可能性认定需要找出嫌疑人犯罪的动机(包括究竟是“情恨犯罪”、还是“仇恨犯罪”、还是“嫉恨犯罪、还是精神病态犯罪”)和犯罪条件(包括犯罪时间、犯罪工具、犯罪地点等)、犯罪痕迹(犯罪现场的人证、物证等)作为推论依据,每一个嫌疑人的最后推论都将在相应的终极篇中找到答案。

  第三篇 【BZC与朱令案】终极推理

  第一章 锁定朱令铊中毒的中毒日期,进而锁定朱令铊中毒的中毒地点。

  假设作者的上述推理完全成立的话,BZC是否真的涉嫌下毒了呢?请继续看以下的分析推理:

  一, 犯罪需要动机
  对朱令下毒无疑涉嫌故意谋杀罪,凶手犯罪去谋杀一个人,必然会有“犯罪动机”!我们可以罗列一下凶手谋杀朱令的犯罪动机主要有哪些:

  1, 情杀:
  如果凶手曾经与朱令谈过恋爱,后来因某种原因两人分手了,但凶手并不愿意善罢甘休;凶手或追求过朱令但遭到朱令拒绝,凶手因此怀恨在心,对于这两种较为普遍的情况,会存在“情杀可能性”。
  在现实生活中,由于以上两种情况出现的情杀案例很普遍,但作者研究朱令案两个月以来,并未发现有史料记载BZC曾经与朱令谈过恋爱或追求过朱令,他们之间是正常的中学同学关系,而且各自进入大学后鲜有往来,在朱令同学和BZC同学中,均无人提及他们在大学期间有过“恋爱关系”,也就是说,BZC不存在“情杀朱令”的犯罪动机,所以,在“情杀犯罪动机”中,BZC完全可以被排除嫌疑。

  2, 仇杀:
  如果凶手与朱令或其家庭有仇,会存在“仇杀可能性”。
  作者近两个月来,阅读了大量有关朱令的资料介绍,也进行了多重角度的百度搜索,未发现有史料记载BZC与朱令及其家庭有仇隙存在;他们在中学同班期间是关系比较好的同学;在朱令中毒住进协和医院期间,BZC能够与中学同学一起去医院看望朱令并积极寻求病因,从犯罪心理学这个角度来看,BZC心路坦荡,没有丝毫与朱令及其家庭存在仇隙的痕迹。因此,BZC不存在“仇杀朱令”的犯罪动机,所以,在“仇杀犯罪动机”中,BZC完全可以被排除嫌疑。

  3, 嫉妒杀人:
  在现实生活中,因为嫉妒他人而杀人的现象不多见,但不能说没有。
  在作者研究朱令案的过程中,未发现BZC与朱令存在明显的“优势落差”,从学业上来讲,BZC与朱令都考取了国内一流名牌大学,双方不存在因学业落差而产生嫉妒心理;从个人长相来讲,朱令为女孩子,BZC为男孩子,双方不是同性关系,不存在因容貌落差而产生嫉妒心理;从家庭背景来讲,双方的家庭在经济上、地位上虽有明显落差,但也不可能因为家庭的优劣而产生嫉妒心理去杀人。
  根据以上分析,BZC也不存在因为嫉妒心理作崇而产生“嫉妒犯罪的杀人动机”,所以,在“嫉妒犯罪杀人动机”中,BZC完全可以被排除嫌疑。
  综上分析,我们不难看出:BZC完全没有对朱令下毒的“犯罪动机”。

  4, 精神病态犯罪:
  在现实生活中,有一些凶手的犯罪并非出于什么“犯罪动机”,其杀人犯罪只是由一种精神病态所驱使,这种情况分两种可能性:
  1) 凶手在犯罪前并没有精神病史,在某一特定环境下,因受被害人的某种行为的刺激,而导致其隐性精神病突然发作,从而在精神无法自控的情况下犯罪杀人,对于这种情况,如果警方明显感觉其犯罪动机无厘头,或者犯罪嫌疑人的代理律师认为其在犯罪期间精神处于异常的失控状态,在此情况下,警方会请精神病专家对犯罪嫌疑人作精神鉴定;
  2) 凶手在犯罪前有精神病史,在其发病期间,精神失控而犯罪杀人;
  作者在反复查证有关BZC的个人成长资料中,未发现BZC有精神病史或在某一时间段内有过隐性突发精神病的病理记录。
  根据以上两点,我们可以得出结论:BZC同样不存在“精神病态犯罪”的可能性。

  二, 犯罪需要条件:
  凶手犯罪,必然需要犯罪条件。对于朱令铊中毒案来讲,下毒者必须具备“铊知识”、“能够接近朱令生活区或” 、“具有作案时间”、“具备作案空间”等必备条件。
  下面,我们通过朱令两次发病的具体时间来分析一下BZC是否具备对朱令下毒的犯罪条件:

  1,铊中毒症状:
  1)铊中毒最典型的特点,不管是急性中毒还是慢性中毒,都表现在神经系统、皮肤和心血管上。铊的致毒原理是通过阻断体内钾的供应,致使健康细胞无法生存。
  最初为胃肠道刺激症状,具体表现为恶心、呕吐、食欲减退,腹绞痛或隐痛,也有牙龈糜烂以及出血性胃炎等;
  如果中毒剂量较小,患者可能仅表现出厌食或恶心。
  2) 铊中毒后1至5天将出现双下肢酸麻或疼痛、针刺感、腰痛、脱发、头痛、精神不安、肌肉痛、手足颤动、走路不稳等。下肢特别是足部疼痛是铊中毒的突出表现。运动障碍出现较晚,常可波及颅神经,可发生视力减退、中毒性脑病。脱发也是铊中毒的体征,一般于中毒后1至3周左右发生。指甲和趾甲于第4周出现白色横纹。一般通过患者的粪便、头发、指甲、血液和唾液检测出铊。

  2,铊中毒后的发病时间:
  1)一般铊中毒后10到12个小时就会发病,也有的会延至两三天后才出现症状。最初为胃肠道刺激症状,如恶心、呕吐、食欲减退,腹绞痛或隐痛,也有牙龈糜烂及出血性胃炎等。
  2) 中毒后1至5天出现双下肢酸、麻、针刺感,下肢特别是足部会疼痛。运动障碍出现较晚,可发生视力减退、中毒性脑病。
  3)铊中毒后最典型的病理特征就是脱发!
  铊中毒后一般会在1至3周之间出现脱发。急性铊中毒一般在中毒后第10天左右开始脱发,脱发是铊中毒后的特异性症状,是最典型的铊中毒病理特征,所有铊中毒患者都会在中毒反应发生后发生脱发,不仅头发脱落,胡须、腋毛和阴毛也会脱落,但是眉毛通常不会脱落。

  脱发症状一般发生在急性铊中毒后1至3周之间,急性中毒一般在中毒后的第10天出现脱发。慢性铊中毒后会在2周之后开始脱发,铊中毒导致的脱发,头发会成束脱落,产生斑秃。这种脱发通常是可逆的,毛发一般会在铊中毒治愈后4周左右开始再生,3个月完全恢复,但有报道称,严重的铊中毒可以导致永久性脱发。

  3, 受害人朱令第一次铊中毒时间:
  1994.11.24.晚餐前,朱令开始肚子疼痛,并吃不下饭;
  这一现象符合“铊中毒后10到12个小时就会发病”的临床症状,假设 1994.11.24.晚餐前的时间是傍晚18:00,那么朱令第一次铊中毒的具体时间应该是在 1994.11.24清晨06:00-08:00之间,也就是说在朱令早晨在宿舍起床后与开始上课之间中的毒!

  4,铊中毒方式:
  1) 在粥或汤面类早餐中混入“铊盐粉末或铊盐溶液”;
  2) 在早晨必须使用的洗漱用品中混入“铊盐粉末”;
  3) 在早晨喝水或自冲奶粉或自冲麦乳精等早餐饮品中混入“铊盐粉末或铊盐溶液”;

  5,根据以上的具体中毒时间和中毒方式,在1994.11.24日 06:00-08:00之间:如果是朱令自己解决早餐问题的,那么朱令的早餐有三种方式获取:
  1)早餐获取方式1
  是在宿舍里自己冲杯奶粉或麦乳精之类的饮品加上自己准备的饼干之类的干点食品获取早餐的,那么,在1994.11.24日 06:00-08:00之间,BZC是否有机会进入朱令宿舍为朱令冲饮品呢?这个问题,如果朱令自己已经无法表述清楚的话,与朱令同宿舍的另外两位室友是可以作为证人为警方提供书面证词的。作者因为无法接触到这两位室友,只能根据现有的网络资料和常规想象:在这段时间内,BZC不会出现在朱令宿舍,因此,可以排除BZC在朱令宿舍下毒的可能性;
  2)朱令自己到食堂去买并在食堂就地用餐,这种情况下,即使BZC也到清华食堂用早餐,但他要在朱令眼皮底下在朱令的碗里下毒几乎没有可能性,因此,可以排除BZC在清华大学食堂对朱令朱令早餐进行下毒的可能性;
  3)朱令自己到食堂买好早餐后带回宿舍吃,这种情况类似于第一种情况,可以排除BZC在朱令宿舍下毒的可能性;
  除了上述三种常规早餐用餐方式之外,是否会出现第四种甚至第五种情况呢?作者认为是可能的,就是朱令到校外去用餐!
  4) 朱令在1994.11.24日 06:00-08:00之间到清华大学校外早餐店或早餐点用餐,由于只发生朱令一个人铊中毒,因此,完全可以排除朱令在校外早餐店或早餐点购买早餐前,店内或摊点的早餐已经“含铊”的可能性,否则,就会有多人发生铊中毒现象;
  其次,如果在早餐店或早餐点正好碰上BZC也在那用餐,这种情况下,BZC是否有可能对朱令早餐下毒呢?这与朱令在学校食堂遇到BZC完全一样,可以排除BZC在清华大学食堂对朱令朱令早餐进行下毒的可能性;
  5) 在1994.11.24日 06:00-08:00之间,是否存在BZC为朱令提供粥或早餐汤面类早餐并将早餐送到朱令宿舍的可能性?除非BZC与朱令正在恋爱并且关系已经非常明确的男友,否则就没有这种可能性。
  根据目前网络资料来看,没有任何人发表在1994.11.24日之前BZC与朱令正在谈恋爱的帖子或谈话,因此,不存在在1994.11.24日 06:00-08:00之间BZC为朱令提供粥或早餐汤面类早餐并将早餐送到朱令宿舍的可能性,因此,可以排除BZC在朱令早餐中下毒的可能性;
  综上分析和推理,我们可以排除朱令第一次铊中毒与BZC有任何关联!

  6,从1994.11.24日开始铊中毒,中毒后的第15天即1994.12.8朱令的头发开始脱落,并在几天内掉光,这一症状,符合“在铊中毒后1至3周内会出现头发脱落的病理特征”说明朱令第一次铊中毒的明确时间应该为1994.11.24日 06:00-08:00之间,并且,朱令的第一次铊中毒应与BZC没有任何关系。

  7,1994.12.23,朱令入住北京市同仁医院消化内科病房,虽然没有查出病因,但住院一个月以后,朱令的病情得到缓解,并长出了头发,于是,朱令于1995.1.23.出院。
  这一过程说明:朱令的第一次铊中毒虽然中毒病理特征明显,但铊中毒量并不大,通过自身的免疫力加上同仁医院的辅助治疗,铊中毒剂量未能完全阻断朱令体内钾的供应,在中毒两个月之后朱令体内的钾供应量已经基本恢复正常,从而长出了头发。
  8,1995年2.20,寒假结束,新学期开始,朱令返校。开学一周,朱令再次因不明原因发病,双脚疼痛难忍、双手麻木,明显特征是:再次脱发。
  1)朱令在新学期开学一周就出现头发脱落的症状符合“在铊中毒后1至3周内会出现头发脱落的病理特征”,但中毒1周就脱发是铊中毒后出现脱发的最快极限时间,也就是说,朱令如果是在开学后在清华大学内中的铊毒,那就是新学期开学的前一天或开学当天中的铊毒,这一天BZC不可能陪同朱令去开学,因为在1995年新年后开学的时间各高校基本是在同一天,显然,这一天也是BZC开学的第一天,BZC应该在北大开学。因此,如果朱令第二次中毒在清华大学校内,则与BZC没有任何关系;
  2)根据“在铊中毒后1至3周内会出现头发脱落的病理特征”,假设朱令第二次中毒的脱发时间是在1周至3周内,这同样符合“在铊中毒后1至3周内会出现头发脱落的病理特征”,那么,朱令的第二次中毒时间即使是急性的铊中的也要在中毒后的第10天才开始脱发,这就说明朱令第二次铊中毒就不是在清华大学内,更不可能在朱令宿舍内,而是在校外和寒假期!
  1995年2月20日,清华大学下学年开学,朱令在这一天返校,开学1周即2月26日出现第二次脱发。根据朱令第二次脱发时间是在开学一周这一时间节点,再参照朱令第一次中毒是在如果中毒后第15天开始脱发这一症状反应来推理,又根据急性铊中毒的脱发时间是在中毒后第10天开始的病理特征,我们完全有理由推断朱令的第二次中毒地点应该在清华大学校外,中毒时间应该在寒假中。
  假设朱令第二次中毒后第10天至第15天之间出现脱发现象,那么,朱令第二次中毒的时间节点应该在2月11日—2月16日之间,而2月14日这天既是元宵节又是情人节!假设朱令是2月14日铊中毒的,2月26日再次掉发(开学1周),正好是第二次中毒后的第13天开始脱发,这一病理特征与第一次中毒后第15天开始脱发的病理特征基本吻合,由于前后两次铊中毒发生在同一个人身上,第一次铊中毒第15天出现脱发,而第二次铊中毒后在第13天出现脱发,前后两次中毒和脱发时间相差2天,因为第二次脱发时间节点已经锁定为开学一周即2月26日,据此可推断出朱令第二次铊中毒的时间在2月14日元宵节加情人节这一天至2月19日之间的可能性非常大,由此可以推断朱令第二次铊中毒的地点在校外!即使以最短极限时间即中毒后一周后脱发,那么朱令第二次铊中毒的时间也应在1995年2月19日或之前!
  如果这一事实可以被锁定,那么朱令第二次铊中毒的地点就与清华大学无关,朱令在寒假中接触的外部人员虽然不能马上锁定,但朱令在开学前一周的活动范围究竟涉及到哪些区域、具体交往了哪些人员是可以调查清楚的。
  作为一名在校学生,在1995年那个年代,学生之间的在春节期间的交往比较少,关键是又恰逢朱令第一次铊中毒后刚刚出院不久,她的头发还没有完全长成长头发,我们有理由相信:女孩子都是天生爱美的,大病初愈没有飘逸长发的女孩子基本上不会主动外出社交,即使有同学来看望她,一般情况下会选择去朱令家里,因此,大病初愈的朱令在寒假和春节期间的活动范围应该非常有限,她几乎不可能主动外出去会见中学时代的同学BZC或大学同学,因此,朱令外出的概率相对要小,但不是没有可能!
  我们需要搞清楚的是:在整个寒假期间,究竟有哪些人去过朱家?带去了什么样的礼物性食品?朱家是怎么招待客人的?朱令在元宵节前后几天的活动范围有哪些?都是在家里用餐还是曾经去过外面用餐?是朱令一个人外出的还是有家长陪同的?
  相信,搞清楚以上这些问题,朱令案基本上就可以水落石出了!

  节选自【悬案推理】揭开朱令铊中毒案的神秘面纱(一)http://bbs.tianya.cn/post-50043-1004-1.shtml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