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紫竹院十四

楼主:稻村渔夫 时间:2015-04-10 08:21:15 点击:353 回复:0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十四


  紫竹院忙碌起来。王爷带走帆帆和楚儿,并要雷林解散紫竹院,随他回府,最高兴的自然是胖儿和云飞,,倪俊也小鸟般飞去林五郎那,原先有旧的也双双飞走,有相好的领银子走人,紫竹院很快空空荡荡了。

  雷林忙着发放银子,遣散所有的人,到闲了才想起两天没看见鱼儿了,他正想去找他,李默然来了。
  李公子一袭白衫,潇洒风流,他看着雷林说;【雷老板,我想为鱼儿赎身】。


  雷林看着李公子,想李公子风流倜傥,堪配鱼儿,况他家乡和鱼儿家不远,鱼儿也是雷林的心病,一怕他留在京城染指王爷,其二他也想鱼儿有个依靠】。

  雷林问;【李公子有多少银子】?

  李默然说【三千】。

  雷林说;【本来赎鱼儿就是一万两我也不肯的,但紫竹院正要解散,鱼儿是我最疼的人,你为见鱼儿也花过不少银子,看你那么痴情,就三千吧,不过你要好好待鱼儿,你把银子给我,我为你打点一切,你去客栈收拾,晚上就可以和鱼儿在船上洞房了】。

  李默然欣喜若狂,付了银子走了。

  雷林叫出抱儿,问鱼儿情况,抱儿说也不清楚,公子这两天总未出来,他去叫过两次,公子也不理她,雷林也给了抱儿银子叫她回家。

  鱼儿呆呆的一动不动坐了两天,起来穿上衣服,梳头洗脸,他脑海里挥之不去都是马占义的影子,他心很痛,很痛,想一死了之,却总想再见一下自己的亲人,真是生死两难。

  雷林来到后院,敲了鱼儿的门,鱼儿打开让他进来,雷林告诉他紫竹院解散之事。
  鱼儿一惊问;【大哥,二哥和四弟呢?】

  雷林一一告诉了鱼儿, 然后告诉他李默然为他赎身之事。

  李默然鱼儿也知道,因为是家乡人,和他见过几次,对他也不讨厌,他想不到的是大哥他们辞 都不来辞一下。他京城再也没有值得留恋的地方,他再次想起马占义,心还是很痛,要是义郎现在来接他,他愿意放下所有的自尊,所有的骄傲,只要能在他身边,就是做奴仆他也心甘情愿,可这不过是梦罢了。

  他答应了雷林跟李公子走,至少能见到自己的父母亲人了。

  雷林告诉鱼儿,他的衣物和王爷给他的三万两银子已搬上船,雷林拿出一个外观精美的小箱子,对鱼儿说;【这是我几十年来收集的宝物,紫竹院我最对不起的是你,最疼的也是你,我都要进王府了,这都给你,这些东西买下整个京城也不是难事】。

  鱼儿也不推辞,接了过来。

  傍晚时分,雷林送鱼儿上了船,李公子也以先到,千恩万谢雷林。

  晚上用完膳,梳洗后,李公子抱住鱼儿求欢,鱼儿欲反抗,看着痴痴的李公子,便放弃了,任凭他在身上为所欲为,只是不回应他,因为他脑海里只有义郎。

  早上醒来时以不见李公子身影,他也不在意,穿上衣服,让仆人打水净脸。不见公子回来,便又转回船里。

  天刚亮时,李默然听到岸上有人叫他,走过去一看,见是令狐公子,原来是令狐公子来践行,他上了岸,和令狐公子进了酒楼,两人要了酒和一桌子菜,喝将起来。

  令狐公子端起酒杯说;【默兄真是高人,紫竹院的头牌尤物被你弄到手,真是艳福不浅啊】。

  李默然几口酒下肚说;【也不就那样,被人玩过的货,熄了灯,跟谁睡都差不多,且这次来京城为了见他花了我好几千银子,这次又为他赎身,把所以银子花光,回家还不知道如何跟父亲交代呢,真是悔之晚矣】。

  【是啊,公子父亲素来严厉,要是知道此事,如何是好】。

  说不得只好先在外面安顿】。

  【外面自是很好,公子在京城花费之巨如何和贵伯父交代呢,在外居住花销之巨又从何着手呢?】

  【令狐兄虑得极是,只怪小弟头脑发昏,如今悔之晚矣】。

  令狐问【公子来京不知花销几何】?

  李默然叹了一口气说;【总共收银六千,自带三百,差不多七千之巨,正不知如何和老父交代,或被打死也未可知】。

  令狐冷冷一笑说;【弟有一谋不知可否】?

  李默然说【指教】。

  令狐暗喜,说;【如今弟给公子八千两,公子让鱼儿暂寄我处,什么时候想了,再拿八千来赎,弟一定奉还,再说公子在江南,还怕没好货色,六千交公,两千定能卖到更好的雏儿】。

  李默然说;【听君教诲,收益匪浅,极是,极是,兄弟所说,无所不从】。

  鱼儿站在船头,望着京城的方向感慨万千,这里有他的兄弟,有他的义郎,也有他的悲欢离合,这一切都远去了,他已经是李公子的人,只能把义郎放在心底,他要和李公子平平淡淡过一生,也可以见到日思夜想的亲人了,爹爹,娘,你们的鱼儿就要回来了。

  帆帆搂着楚儿,看着他甜甜睡去,想着鱼儿难以入睡,明天鱼儿就要走了,可李默然不是鱼儿的真爱啊,鱼儿爱的是我,可我又能怎样,我心里也有他啊,明天还是去送行吧,怎么说我也是大哥。

  鱼儿望着李公子和令狐公子说笑着走下码头,后面跟了两个抬箱子的仆人,他心中有了不祥预感,他立马死意已定,他不怒反笑的迎了上去,娇声问令狐公子;【生意谈好了吗?不知李公子把鱼儿卖了多少银子】。

  令狐一愣,打个哈哈说;【鱼儿冰雪聪明,一见便知,跟了公子,自然有你的好处】。

  鱼儿大笑,凄厉的笑声催人泪下,他眼泪四溅,嘴里连连说好,他一跃上船,命男仆抬出箱子。

  晨时已过,泊在江上和码头的人听到鱼儿凄厉的笑声,都望了过来。

  鱼儿指着李公子问;【不知公子卖鱼儿卖了多少银子】、。?

  李公子望着鱼儿绝望凄厉的面容有点害怕,也有点后悔说;【八千两】

  鱼儿咬牙切齿的说;【我骂你两个狼心狗肺的畜生,瞎了你们的狗眼】

  鱼儿打开三口箱子,众人看到里面竟是白花花的银子,鱼儿抄起银子,用力往江面抛洒,一面抛,一面骂,一面凄厉的哭着。

  李公子抱住鱼儿腿哭叫;【不要啊,鱼儿,我错了,我真的错了】

  鱼儿一脚踢开骂;【你这负心的白眼狼,纵是没钱,我父亲也是江南首富啊,你这蠢猪,听信那贼子胡言,亏我想一心一意和你过日子,雷林,你阅人无数,这次瞎了眼啊,义郎,义郎,你好狠的心啊】

  鱼儿打开雷林给他的箱子,里面都是奇珍异宝,刚欲抛,突然看到王爷和雷林,大哥和四弟,云飞和胖儿,倪俊和五郎他们飞奔而来,看着他们双宿双飞,心中更加凄苦,他再次想起马占义,凄厉的再叫了一声义郎,抱着箱子纵身跃下。

  王爷大叫;【鱼儿,不要】

  他掠过众人,却只拉住了一片衣角,他痛彻心扉,赶忙着人打捞。李公子和令狐早被乱棍打死,岸上众兄弟也是哭得死去活来。


  打捞的人占满整个江面,却怎么也捞不到鱼儿。

  马占义一直呆在酒楼借酒浇愁,他很想回去找鱼儿,那晚又伤鱼儿太重,他又不敢,突然,他看到人群都往江边跑,他仿佛听见鱼儿在喊他,他跑到大街,听他们说紫竹院的鱼儿投江了,死的时候还拼命喊什么占郎,他飞跑到江边,正是满江人的时候,他知道一切都晚了,他呆呆的坐在江边,一动不动,一动不动。。。。。。。。。。。。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