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原创耽美主攻文】荆棘鸟 By 千里者

楼主:雨落夕痕 时间:2015-08-07 11:24:20 点击:242 回复:5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Chapter1】
  “你说什么?”
  “荆棘鸟。”窝在沙发上的威尔得意洋洋地重复了一遍,一头金毛嚣张地招摇着。“怎么样,亲爱的,荆棘鸟,值得你跑一趟吧?”
  “《荆棘鸟》?你是说作家的手稿还是拍摄基地值得我去美洲跑一趟?”我白了威尔一眼,端起我的卡布基诺,吮吸一口。
  威尔的表情立马精彩起来:“哦,得了,亚尔林,你明白我在说什么!荆棘鸟!是真正的荆棘鸟!传说中的鸟类!不是那本书,更不是同名改编的电视剧!”
  我嗤笑一声,“威尔,你自己也说了,那是传说。我不知道你是从哪里听来我可能对荆棘鸟感兴趣,但是,我告诉你,荆棘鸟只是我的家族的一个诅咒。我的祖父,我的父母,都因疯狂地研究和寻找荆棘鸟而死去,我绝不会步那些疯子的后尘!”
  “疯子?你就这么说你早逝的父母和祖父吗?罗斯巴德先生?”
  一个威严低沉的男声从我头顶响起,我回过头去,对那个穿着一丝不苟的英式西装的老人质问道:“希尔教授,是您告诉他的吗?”
  头发花白的老学究敦了敦手杖,“是的。”
  “哈!很好,希尔教授,你答应过的,你说会替我保密。”我站起来,从上衣口袋里摸出几张纸币压在咖啡杯下,向店门口走去。
  突然,希尔教授叫住了我:“亚尔林!我很抱歉。但是,我一个年过半百的读书人,做出这样违背诺言的可耻行为,全都是因为我有非这么做不可的理由。”
  我停了下来。
  希尔教授快步走到我身边,把手搭在我的肩膀上,恳切地说:“找到荆棘鸟,是我们两个家族三代人的愿望,也是我们的羁绊。你父母早早地走了,把你托付给我,也托付了他们的梦想。你身为他们的儿子,难道不该继承他们的遗志吗?况且,这一次的消息,比以往的可能性都更大。我已是垂暮之年,这可能是我最后一次亲自出发,去寻找荆棘鸟了。就当是可怜可怜一个无儿无女的老头子,亚尔林,陪我去一趟好吗?”
  我转过头去,看着希尔教授。花白的头发,眼角的皱纹,还有最近明显的记忆力减退……他真的老了……
  我挣扎了许久,说:“好。我们什么时候出发?”
  希尔教授放松下来,欣慰地笑了:“谢谢你。下个月,大约中旬,具体时间还没有订好。先去做准备吧。”
  我瞥了眼小心翼翼地旁听的金发混蛋,说:“威尔也去吗?”
  “不错。克劳德先生负责为我们联系向导和交通工具。”
  “我不明白。消息是哪里来的?我怎么不知道威尔也对荆棘鸟感兴趣?”如果早知道,我一定跟这混蛋早早绝交。
  威尔猜到我的潜台词,贱兮兮地凑上来:“亲爱的,我从小就对她有兴趣啦!你不知道,当我听说她的消息我有多么开心,可是,最让我开心的是,我最好的朋友,也和我一样深爱着荆棘鸟……”
  “够了。你的代词恶心死了,请用‘it‘或者‘them‘。”我挥了挥手,“就这么办吧。希尔教授,我走了。下个月之前我会办好护照签证的,还有别的什么吗?”
  “我已经列好了清单,明天你下课回我这里一趟就好了。”
  我注意到希尔教授用的“回”,有些感触。“我会的。再见,教授;威尔,你也是。”
  (注:亚尔林•罗斯巴德,亚尔林是英文Alren,意为“誓言”;罗斯巴德是英文Rosebud,意为“玫瑰花蕾”。
  希尔是英文Hill,意为“山峰”。
  威尔•克劳德,威尔为Will,意为“意志”;克劳德即Cloud,意为“云”。)
楼主雨落夕痕 时间:2015-08-07 11:25:14
  【Chapter2】
  荆棘鸟,是传说虚构的一种神奇的动物。
  从离开巢开始,翠色的小鸟便执着不停地寻找荆棘树。它会把自己的身体扎进一株最长、最尖的荆棘上,然后留着血泪歌唱。那是一生只唱一次的歌,传说比人间任何声音都要美妙动人。待到一曲终了,荆棘鸟也会死去。
  这个传说的寓意是:最美好的东西总是要经过最痛苦的事才能得到。
  说到底,这也不过就是个传说故事、心灵鸡汤。可是偏偏有人疯了似的要去寻找荆棘鸟,比如我的父母、祖父和希尔教授以及他的父亲。
  据说我的祖父和希尔教授的父亲早年一同在美洲淘金时,曾亲眼目睹荆棘鸟,从此两人对这一神奇的生物魂牵梦绕而一发不可收拾。至于我的父母和希尔教授,他们算是青梅竹马。他们继承了老一辈的“梦想”,继续研究荆棘鸟。
  别的孩子的父母会陪他们看保龄球赛、骑马、读书……可我的父母若不是对着一堆厚厚的资料就是在外奔波——不是为了生计,而是为了寻找荆棘鸟或寻找同好者。这曾使年幼的我尤为不解。
  好在祖父留下来的资产足够多,我的父亲只要定期去工厂转转,年底就可以收入上万英镑。所以,在我的父母因船难双双去世时,我仍旧得到了一笔数量可观的遗产。他们把我托付给鳏寡孤独的希尔教授,因此,我和这位学富五车的老学究一起生活了三年。
  希尔教授的年龄比我父亲大。他有一份体面正经的工作,相比我的父母也没那么神经质。他有一座很大的房子,除了他的书房和卧室,每一个房间我都可以随意出入。关于这一点我很满意。少年时期的我,几乎在这座大房子的每一个角落都留下了我的印记。直到两年前我考上了大学,除了圣诞节再没回来过。
  “留下来吃晚饭怎么样?”
  希尔教授带着一丝期待问我。
  我捏着牛皮纸信封,笑着回答:“当然,我早有这个打算。我去做饭好吗?”
  抹去餐桌上厚厚的积尘,在花瓶里注入清水再插入一截柳枝。一壶锡兰红茶放在桌子中央,两侧的餐盘里各盛一块鳕鱼、一块羊排。
  希尔教授很高兴地用叉子戳了戳小羊排,对我说:“火候不错。”
  我笑而不语。
  “可是,为什么要用柳枝来配?”
  “因为它可以自己一直长着,等我们回来。”我说,“您记得吗?我每一年的春天都会泡一些柳枝,它们长得都很好。可惜我总是没有心情把它们培育成真正的树苗。”
  希尔教授露出了回忆的表情:“是啊。亚尔林,等这次回来,无论结果如何,我都必须静下心来了。”
  我突然发现,这位老学究并非如他说服我时对我所说的那样信心满满。我不得不让他放松下来:“等这次回来后,您该寻找一个伴侣了吧?我听说尼古拉斯太太……”
  “不,别说了,亚尔林。”希尔教授立马变成了苦脸,突然,他想起什么似的,拔高了声音对我说:“亚尔林,我听说你在和伊芙•米勒小姐交往?”
  “不,是班纳•米勒。”我静静地看着希尔教授思索着这个名字背后的含义,然后看见他露出惊愕的表情。
  “是……是伊芙•米勒小姐的……”
  “是他的哥哥。”我将自己的无框眼镜向上推了推。“他是个很贴心的伴侣。”
  希尔教授就这样默默地吃完了晚餐,相信他满脑子都是我的事情——这总比他胡思乱想着一些悲观的结果要好得多。
  刷完碗,我又动手把其他房间的家具摆设都用厚厚的帆布盖上,为长时间地离开做准备。希尔教授不停地在门口绕来绕去,欲言又止。
  我一边偷笑,一边对他说:“教授,单子上的东西可不少。都是你以前行动的经验吗?”
  “哦,是的。确切地说,是‘我们‘的。”
  “你……和我的父母?”
  “是的。”希尔教授停止了徘徊,“说到这个,亚尔林,那天在咖啡厅,你对克劳德先生说的话……”
  “我仍不认为我错了,教授。”我淡淡地微笑。“我们先不要谈这个好不好?您不是打算在船上和我说这些问题的吗。”
  希尔教授轻轻地叹了口气,“你真是个聪明的孩子……今晚,嗯,你与米勒……先生,有约吗?”
  “并没有,教授。”我转过头去,给他一个了然的微笑,“我今晚不回学校了。”
  TBC
楼主雨落夕痕 时间:2015-08-07 11:26:11
  【Chapter3】
  在这样一个季节里,今天的伦敦居然没有下雨,真是难得。不过,我还是穿着风衣、带着雨伞出的门。
  已经过了上班族匆忙往来的时间,街道上人并不多,因此,我很容易就找到了坐在长椅上的大男孩。
  我一如既往地从后面悄无声息地绕过去,在他望向左侧的路口时,挨着他右手边坐下。这样,当他向右看时,就会被突然出现的我吓一跳。
  “啊……你吓到我了,亚尔林。”男孩白皙的脸颊上泛起一丝红晕,浓密的睫毛快速地抖动着,“你好慢啊。”
  “是你来早了,亲爱的班纳,现在离我们约定的时间还有十三分种哩。”我笑着吻了他的脸颊。班纳的脸更红了:“什么叫‘亲爱的班纳‘?你从不这么叫我。”
  “昨天晚上我告诉希尔教授我们在交往,他相信了。哈哈哈。”我拉起他的手,放进我的风衣口袋里,站起来向前走去。班纳一边顺从地跟上,一边抱怨:“如果你想和他开玩笑,为什么不说是克劳德先生?”
  “因为他太吵了,如果一定要找个男朋友,我情愿是你这样腼腆温柔型的。”
  “才不是。你是想起伊芙她们平时乱嚷嚷的话了吧……等等!亚尔林,你今天约我出来不会是为了把戏做到底吧?”
  我转过头去,深情款款地看着班纳可爱的娃娃脸,说:“亲爱的,你不能这么聪明。”
  班纳皱了皱眉,不再言语。
  我们来到了第一家店——
  “No•1雨具X2。包括雨衣、长筒雨靴、橡胶手套、前额照明灯、防蚊帽。备注:军用,迷彩,“战地黑鹰军用装备店”,华伦街135号。共计一百二十英镑七十五便士。”
  我把单子交给店主,自己随意地在店内逛着。班纳追上来对我说:“等等!防蚊帽、照明灯,这些是雨具吗?”
  “嗯。我想,教授他称这些为雨具是因为他会用这些来做雨具,而不是它们本身是作为雨具被发明出来的。”
  “先生,雨靴要多大码?”忽然,店主问道。
  “这种雨靴基本上会宽松一点是吗?”
  “是的。”
  “那么,请给我两双40码的。”
  拿着牛皮纸包好的东西,我付了一百二十英镑七十五便士,准备离开。店主突然促狭地看着我和班纳,说:“祝你们幸福。”
  班纳的脸“腾”地红了,我什么也没说,笑了笑,拉着他离开。
  出了店门,没走几步,班纳突然停下来:“亚尔林,你站住!你为什么这么做!”
  我看着闹起脾气的班纳,无奈地笑了:“因为解释不清,反而浪费时间。况且,店主误会了对你我而言并没有什么坏处——走吧,亲爱的,下一站在隔壁街……”
  “不,亚尔林•罗斯巴德,我要知道,你为什么对别人说我是你的……”班纳说到最后,仍旧不好意思说出那个词。不过,这一点也不会削弱他表达出来的愠怒。
  我有点莫名其妙:“我只是开个玩笑……对不起,我以为你不会介意。对不起班纳,我很抱歉。今晚我就去找希尔教授澄清这个误会……”
  “亚尔林!”班纳颇有些咬牙切齿的味道。他真的生气了,圆圆的小脸红扑扑的,瞪大了的蓝眼睛发亮,“你知道是吗?你知道的……”
  “知道你暗恋威尔那只金毛猴子?是的,我知道。但是,这两件事没有任何联系。请你相信我,班纳,你不仅是我的好朋友的哥哥,也是我的朋友、我的学长,我亚尔林•罗斯巴德不会做出恶意伤害朋友的事情。”
  班纳的眼中满是惊愕。我凑过去,左手捧着他的脸颊,诚恳地说:“我的无心伤害了你,好班纳,原谅我,好吗?”
  班纳依然一脸不可置信的表情。过了一会儿,他似乎很委屈地眼睛湿润起来。他拍开我的手,大步流星地向前走去:“别用你哄女人那一套来敷衍我!”
  我不禁怔在了原地。
  他该不会……真的喜欢我吧?
  TBC
楼主雨落夕痕 时间:2015-08-07 11:27:06
  【Chapter 4】
  我用了整整四天,才把清单上的各种奇奇怪怪的装备置办齐。那天试探出我想要的答案后,我便没有再邀请班纳继续陪我采购,而他也没有主动提起第二天是否还要陪着我。
  东西备齐后,我便赶回了学校,把未来一个月的课程都预习出来。威尔这只金毛猴子明明和我一个学院,这些天我却一直没有见到他,不知道他在搞什么鬼。伊芙来找过我几次,追问我和她哥哥发展到哪一步了。我竭力保持着自己的绅士风度才没有给这位可爱的小姐一个白眼。
  摆在宿舍床头的玻璃瓶中,那根浸在水里的光秃秃的柳枝已经泛绿,根部长出数颗白色的嫩芽。我雇了个司机,拉着数量可观的行李来到泰晤士河的码头。院长亲批的销假条被我揉搓成一小团,捏在手心里。上面的墨水被汗晕开,沾到我的手上。
  我远远地,就瞧见一团耀眼的金色上下晃动着,于是我立刻快步走过去,果然是威尔。
  “嘿——威尔!过来搭把手!”我远远地招呼他道。
  威尔看见我,向我走来,越发近了,我才注意到他一直对我挤眉弄眼。我迎上去,问:“好久不见,你最近去哪里了?”
  “联系船呗。”威尔漫不经心地回答着,接过我的部分行李,然后对我使了个眼色,“嘿,亚尔林,你看那里!”
  我跟着他一边往前走,一边朝他指给我的方向看去。
  只见希尔教授站在一艘涂有某公司Logo的小型海轮前,他的身边站着一个穿着英伦风格子大衣的人。那身影我再熟悉不过了!
  我快步走过去,希尔教授率先看见我,高兴地走上来,说:“你总算来了,亚尔林。快上船吧。我们已经等了你一个多小时了。”
  我瞟了一眼旁边的男孩,道:“教授,这是怎么回事?班纳,你怎么来了?”
  希尔教授挑了挑眉,示意班纳自己解释。班纳不得已正视我,含糊其辞:“你知道,我快毕业了。这是……嗯……”
  “毕业旅行?”
  “嗯……”
  我看着班纳因为撒谎而变红的脸颊,一句话也说不出来。这时,从海轮上走下来一个皮肤黝黑的水手,他对我和气地笑了笑,点点头,然后接过我和威尔手里的行李,向船上搬去。
  威尔道:“这是我们的向导,他是我们要去的那个地方的原住民。他的英文很不标准,所以不怎么开口说话。大家都叫他'鸽子'。”
  鸽子?好奇怪的绰号。
  “好了,亚尔林,”威尔拍拍我的肩膀,然后双手搭在我的肩上,推着我向船上走去。“我们快走吧。我和希尔教授已经等得望眼欲穿了!”
  我抗议道:“我并没有迟到,甚至还比约定的时间早了十六分钟。”
  “那是因为你没有和我们一样对旅行的渴望和期待,亚尔林。”威尔严肃地说。
  我撇撇嘴,不置可否,走上了这艘海轮。
  船长模样的人和海关交涉着。我把我的护照签证都交给威尔,由他拿去应对检查证件手续的海军。然后在“鸽子”的帮助下,把行李安顿好。船上除了船长室,一共有四个房间,水手船员们占了两间。希尔教授对我那天扯的谎仍然深信不疑,要我和班纳睡同一间,而威尔和他自己睡一间。
  一切都安顿好后,我躺在吊床上,沉沉睡去。耳边传来嗡嗡的震动声,我想,船应该开了。迷蒙间看见班纳犹豫地站在房间门口,我也不去管他,继续睡觉。
  旅行明明才刚开始,可是,我却异常地疲倦。
  TBC
楼主雨落夕痕 时间:2015-08-14 22:25:39
  【chapter 5】
  第一天:由泰晤士河出发,至伯恩茅斯,航行XXX海里。
  “我们所乘坐的海轮,它的航速最大为14节。仅仅是从伦敦泰晤士河出发出海到达伯恩茅斯就花了整整一天。威尔,你得给我个解释。”
  威尔被我堵到墙角,双手举过头顶,委屈地说:“亲爱的,已经不慢了。你想要45节的航速,那是军舰!”
  “不,克劳德先生,你知道从我们的出发地伦敦到伯恩茅斯需要多长时间么?”我的眼中划过一丝危险。
  威尔缩了缩脖子:“多、多少?”
  “自驾,122英里,2小时17分钟。”
  威尔哑口无言。
  我冷笑道:“威尔宝贝儿,我请了一个月的假,请你不要告诉我,这一个月的时间都将花费在航行上,还仅仅是单程!”
  “请你不要为难这位先生了。”
  忽然,一个陌生的声音插了进来。我看过去,原来是大副。他不太高兴地说:“只有我们才肯到那种鬼地方去。就算你想先自驾到伯恩茅斯再登船,也得等我们把船开过去。还不是要等一天?”
  我心说:这一天我为什么就不能坐在教室里看书呢?
  不过,在这孤立无援的海上,我想还是不要得罪掌控着我的生死的人好。于是我放任大副给我一个鄙视的表情离去。
  我回头,看见威尔对我翻白眼,反手给他一拳。
  航行慢并不是最糟糕的。糟糕的是食谱。
  第一天:晚餐:鱼汤,泡面。
  第二天:早餐:煎鱼片;午餐:鱼子酱,白面包(那种像卫生纸一样的白面包);晚餐:鱼肉饼。
  第三天:早餐:鱼肉粥;午餐:鱼汤,白面包(同上);晚餐:煎鱼(我没吃)
  第四天:早餐:鱼……
  “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shit!"
  “威尔!威尔!”
  威尔十分崩溃地在床上打滚,班纳手足无措地在一旁看着。我听见声音,立马跑过去,“威尔•克劳德!停下来!”
  听见我的声音,他僵持了一秒,随机“腾”地一下从床上一窜而起。班纳一个措不及防,被他撞个趔趄。
  我冷眼看着这发了狂的金毛猴子朝我窜来,毫不客气地把他掀翻在地,迅速跨坐到他腰上,擒住他的手腕。“威尔,你怎么回事?别在学长面前给我丢人。”
  威尔眼睛通红,下嘴唇一翻,哭了起来:“亚尔林,我不要吃鱼了呜呜呜呜呜呜……”
  我气急反笑:“怎么,前几天你不是吃的很欢么?刚才你吃的也不少啊。”
  “因为不吃会死!”威尔怒吼,然后又换上了委屈的表情,“亲爱的亚尔林,我没有你那个魄力,我少吃一顿会很饿很饿很饿很饿……”
  我不禁咋舌。认识这家伙两年多了,他什么脾气秉性我基本也都知道。他食量大、容易饿,这是真的,可我没想到他居然这么的……我一时找不出形容词。
  我捧起他的脸颊,安慰道:“乖,威尔宝贝儿,我们明天会到达一个港口,我跟船长和教授说说,上岸大吃一顿好不好?”
  威尔有些动摇:“可是、可是今晚怎么办呢?”
  突然,班纳在一旁轻声说:“我包里有一些罐头。”
  不等威尔回答,我率先捂住他的嘴,然后对班纳说:“不用了,班纳。你自己留着罢,说不定以后还用得着。这猴子就是欠……呃咳咳……我哄哄他就好了。”
  威尔抗议地哼哼着,眼看着班纳•罐头•米勒学长离开。我捏捏威尔的脸蛋,吧嗒亲一口:“乖,甜心,你饿了可以吃我啊。”
  “滚滚滚滚滚!老子不是基佬! ”威尔自暴自弃地拍打着地面,“我喜欢的是啵大的妹子!不,亚尔林,你要是有一对啵,你就算是个男的我也不计较……”
  我一掌呼在他脸上:“信不信我毁了你的猴子脸,威尔,这样你再也不会去劳烦姑娘们了。啊,想到你未来在高潮时都只能用一只手抓床单,我就期待不已啊。”
  “亚尔林!你这个恶魔……”
  TBC
  关于航速问题。这方面知识老实说我几乎为零。如果有差错闹了笑话,请大家指正。
楼主雨落夕痕 时间:2015-08-14 22:27:12
  【Chapter 6】
  我们就这样昏昏噩噩地在海上航行着。
  开始的时候我会每天看看书,看班纳画画,看着威尔上窜下跳地要下海抓螃蟹。到后来,我有点晕海,就整日蜷缩在房间里。
  威尔性格外向,善于交际,很快就和水手船员打成一片。而班纳本来就内向,再加上这条船上他所熟悉的只有我一个人,所以基本上他不会离开我十步远。我没有说什么,自然是因为他在我身边给我带来了好处:希尔教授每每从船长室走出来,想要和我谈谈心时,都会被我和班纳亲密的画面堵回去——是的,那晚在希尔教授的家里,我说等到船上再谈,完全就是拖延的借口。我从来就没打算就这个问题和他深入交流,因为我真的很害怕自己情绪会失控。
  所以,整个旅途,我几乎一直与班纳在一起。他是艺术设计专业的,美术功底深厚。不得不说,他坐在窗口拿起画笔在画布上随意涂抹的样子真的很迷人。
  我很想知道,这个大男孩儿为什么会喜欢上我。
  我真的这么问了。
  班纳一个失手,画笔掉落到地上。我笑了笑,弯腰把笔捡起来,塞回他手里。可是,当我看见他脸上的表情时,我有些惊讶——他哭了?
  班纳瞪大了眼睛,像要把眼泪逼回去似的,可眼泪还是止不住地往出流。那两道秀气的眉不能自已地纠缠在一起,淡粉色的嘴唇紧紧抿着。他急促地喘息了几下,深深埋下头,说:“你才是……为什么……你明知道我喜欢你,还这么……耍我……”
  我摇了摇头:“那天叫你出来陪我买东西,就是为了试探。没想到是真的……所以,第二天我没有再找你。可是,我没想到,你会跟来……班纳,我很生气。关于你上船这一件事。”
  班纳呼吸一滞:“什么?”
  “你不知道我的身世,班纳。这次旅行,对我而言,很痛苦。而你,你突然出现,我就觉得似乎你也是和他们早就合谋好了,要我往陷阱里钻。”我压低了声音,说,“我想这不是你的错,可是班纳,我无法忍受。”
  班纳沉默良久,道:“我不明白。”
  “呵。其实我也不明白……总之,你没有错。”我感到自己胸口很闷,长出一口气,伸手抹去班纳脸上的泪珠,“是我的错,班纳。可是……你可不可以告诉我,你为什么会喜欢我?”
  班纳闭上眼睛,一脸决绝:“你记得Dans le Noir吗?你生日那一天,坐在你旁边的人,就是我。”
  我恍然大悟之余,是岑岑冷汗。
  Dans le Noir是一家黑暗餐厅,总部在巴黎,在伦敦财政区附近有分店。客人在完全黑暗的情况下就餐,侍者都是盲人。你不知道自己在吃什么,更不知道自己身边的人都是谁。
  那是三年前的一天,我的生日。那天下雨了,很大的雨,刚好我想起Dans le Noir的宣传海报上有一句:“在伦敦的雨夜,用一种全新的方式,和完全陌生的人在一起……”这类的话,于是我独自一人来到Dans le Noir,想给自己找找乐子。
  在这个餐厅用餐时,与长桌另一边的人交谈是必不可免的。可是那天坐在我身边的人就一直不说话。这怎么行呢?我是来找乐子的啊!
  于是我假装找不到自己的盘子,往对方那边的桌子摸过去。我本以为我会抓到他盘子里的食物,却意外地抓住一只光滑细腻的手。与此同时,那人惊呼一声——是个男孩子。
  “呵,抱歉。”我笑着说。对方呼吸明显加重了,我突然怀疑,他是不是喜欢男人。我一语双关地说:“您是一个人吗?我也是。”
  对方不说话。
  “今天是我的生日。可是,我没有亲人,也没有朋友。喏,先生,我今天只有你。”说完这句话,对面那人呼吸立刻紊乱起来。我心想:成了,这是个Gay。
  在接下来的时间里,我想尽一切办法和这人搭话。渐渐的,他会小心翼翼地回几句。这人给我的感觉就像一只小兔子,胆怯却好奇。关于其他方面,比如“孤独的时候怎么办”,他话比较多,好像在安慰我。我几乎有一种正在和女孩子约会的错觉。
  餐厅用餐限时九十分钟,限制人数六十人。九十分钟之后,餐厅中的六十人会被请出去,到那时不但可以看清自己都吃了什么、自己是怎样一副模样,还可以看到之前和自己谈话的陌生人是什么样子。但是,没人知道餐厅里是什么样子。餐厅内部完全保密,为的是保持神秘感。
  我估摸着时间快到了,决定提早离开。于是,我抓住那人的手,摸索着吻了过去。运气不错,我刚好吻到两片柔软的唇。
  男孩儿显然吓坏了,颤栗起来,却不说话,也没有挣扎。于是,我吻了个够。这里毕竟是公众场合,我就算再放纵自己也绝不会做出下一步的事。所以,到此为止了。
  我对他说:“我要先走一步了,先生。我想,我可能满脸狼狈。我不愿您见到我狼狈的样子,相信您也是。我就想象,您是个很可爱的男孩子,好吗?谢谢您今夜的陪伴。自从我父母去世,我已经两年多没过生日了。”说完这些,我便请盲人侍者带我离开。
  那一夜的“艳遇”,我至今仍会回味。不知道那个“小兔子”怎么样了,不知道他会不会把我当成变态。可是,现在班纳告诉我,他就是那个人!我认识了两年的学长、朋友!我是不是该庆幸那个时候他还不是我的学长、朋友?不然可就精彩了。
  “精彩……精彩……”现在也很精彩。“你怎么认出我的?”
  班纳盯着我的眼睛,道:“是你的袖扣。它叫'漂泊',世界上独一无二的设计。”
  “它的设计师……”
  “是我。”班纳的脸上,扬起一丝自豪。
  TBC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