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小说】【一陆安行】(轻耽美,轻玄幻,初笔,见谅)未完待续...

楼主:A安生 时间:2017-02-03 22:32:22 点击:49 回复:2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第一章、“安子,我喜欢你。”

  “安子,我喜欢你。”陆航望着安行,眼眸里泛着光,印刻出心里浓情的字样。

  “你说过了。”安行头都没抬,不冷不热地应对,手上依旧没停下,自顾自翻看着书。

  “那你呢?”陆航不依不饶,俯身凑上前,英俊的脸庞快要贴到安行的耳朵,“这你可没回答过。”

  “滚!”安行用力推开陆航的脑袋,生气又无奈地骂道:“我再说一遍啊,离、我、远、点。”

  “离多远?这么远?”陆航比划着手势靠躺在安行身上,脸上依然挂着吊儿郎当的笑意。

  陆航,富二代,黑三代。爷爷那辈就在西泠市拉起了小有名气的帮派,他爸更是青出于蓝,不仅行事风格硬派,凭着出色的商业头脑在西泠市也算赫赫有名,经过二十多年的打拼,家财万贯不说,在黑白两道都颇有威信。陆航也算没给老一辈丢脸,22岁的年纪,一米八五,相貌堂堂,喜欢剪一头干练的圆寸,做事风格随他老爸,机警沉稳的很,但是因为从小长辈的娇惯和周围人的奉承,养成了他偏执和桀骜的性格,另外,陆航还有一个不为人知秘密,那就是他喜欢男人。

  十六、七岁,高中。这个年龄段的学生情窦初开,以陆航出众的样貌,爱慕他的女生不胜枚举,但是没有一个能勾起他的性趣,当时的他还没有意识到自己的性取向有什么不同,上了大学以后,他才隐隐感觉自己似乎对男人的身体更感兴趣,身边围着他转的,所谓哥们的狐朋狗友不少,他也曾龌龊地想过找个下手,有时夜深人静,看着躺在身边烂醉如泥的“哥们”,刚想伸手,却一杯冷水下肚,又又浇熄了念头。直到遇见了安行,压抑了多年的情感,如同喷薄的火山,彻底冲垮了他心里的筑墙。

  陆航一只手懒散地搭在安行的肩上,时不时用右手手指刮蹭他的脸颊,“问你呢!恩?喜不喜欢我?”

  安行被骚扰地不行,只好合上书,立起身,“不喜欢。”

  “不喜欢?那我就天天黏着你,黏到你喜欢我为止。”陆航跟着站了起来右手依然不安分地搂着安行,安行被气得语噎,扭头瞪了陆航一眼。

  安行自小没有父母,跟着一个乡村老翁长大,老翁姓安,村里人都尊称他安老。传言安老是一个隐世的高人,对玄门术术颇有研究,村里不论红白喜事都会邀请安老到场,安行小时侯经常看到村里时不时从外面驶入几辆高档轿车停到家门口,车上下来三两个西装革履的人,恭恭敬敬地行礼,敲门,然后进屋着安老交谈,等到再出来的时候,有人满心欢喜,不断回身感谢;而有人却黯然神伤,甚至掩面哭泣。安行只在村里上了小学,毕业后在村子一呆就是好几年,每天跟着安老进进出出,村民都觉得安行是要继承安老的衣钵了,但是安行却在他20岁那年参加了高考,并且以让人啧啧称奇的优异成绩考入了西泠大学。随后安行就拜别安老,独自一人来到这西泠这座繁华的大城市。

  第二章:“你走路能不能长点心?”

  安行没有去过任何城市,甚至没有出过老家的村子,所以当他第一次来到西泠这个大都市的时候,被眼前的繁华景象震撼了,川流不息的街道,熙熙攘攘的人群,鳞次栉比的高楼大厦像是张牙舞爪的巨人,把行色匆匆的人们一个个吞没进口中。

  按照安老提供的地址,安行一路询问摸索,终于找到了目的地:步行街上一家古朴典雅的中药店,店主是个四十来岁的男子,小腹微凸,头发也微秃,带着老式黑框圆镜,面目慈祥。

  “你就是小安吧?”男子微笑着说,“我姓邱,是安老的朋友,你就喊我邱叔。”

  邱世昌边说边上前帮安行拿行李。

  安行见状,连忙摆手道:“谢谢邱叔,不用麻烦您了,我自己来就好。”

  “哈哈,真是个有礼貌的孩子,小安,你先住我这里,到时候开学就该住校了。在这里遇到什么问题啊就找我,邱叔虽然没什么本事,但是既然安老交代我照顾你,你就把这当自己家。”

  “谢谢邱叔。”安行点了点头,心像是倘佯一在股暖流,从小到大自己都是跟着安老,也早把安老当成了自己的爷爷,除此之外,却再没有亲近过什么长辈,更不用说那一眼未见过的父母了,而眼前这个中年男子,竟让他有一种被父亲关怀的感受。

  时间过的很快,转眼就到了开学季,安行收拾好行李,暂别了邱叔,来到了西泠大学。西泠大学是国内具有极高知名度的一流学府,以其中的商学院最为有名,甚至在国际上也有一定影响力。安行虽然高考成绩优异,但是他却选择了学校里最冷门的专业之一,中医学。

  拎着简陋的行李箱,安行伫立在吵杂的大门口,进进出出的是一张张青春洋溢的笑脸,来往的新生有的呼朋唤友,嬉笑打闹,有的挽着父母的双手,满怀幸福的期待。安行叹了一口气,大步跨入校园。在接引师兄的带领下,安行来到了自己的宿舍,另外已有两位室友办理了入住。一个是临床医学专业的新生齐大金,医学世家,有一颗从商的心却迫于家庭压力报考医学。另一个是与安行同班的王东东,体态臃肿,没什么远大理想,专业也是被调剂的,只打算混个文凭。还有一位空床位上写着名字沈林,后来才听说因为和高中相好私奔,没来上学。

  “你叫安行(hang)?”王东东提了提裤衩,手中扑腾扑腾扇子问。

  “安行(xing)。”

  “哦,还是念hang好听。”

  安行礼貌性地微微一笑,没有接话,他打开箱子,把衣物放入柜子,再简单理整理了床单,就出了门。从小没有和太多同龄人有过接触经验的他自然不知道如何打开这陌生而尴尬的局面,只好默默选择了逃避。

  安行漫无目的地散着步,晃晃悠悠逛到了操场,正发着愣,忽然一个黑色高速运转的物体迎面飞来,不偏不倚砸在安行的脑门上。

  “哎呦。”

  “我操!喂!你走路能不能长点心?”安行还没搞清楚状况,就听到一声低沉的责怨。他揉揉额头,慢慢张开眼睛,一个高壮的身影站在自己面前,迎着刺眼的阳关看不清脸,只能隐约看见脸庞的轮廓,对方一边弯腰捡起篮球,一边用冷淡的语气说道:“下次小心点。”

  第三章:“我挡你阳光了?”

  安行脾气是真好,无缘无故被球砸了一脑袋不说,还让对方教训了一顿,但他居然还没有生气,只是揉着额头,一言不发地走开了。

  “航哥,这人傻逼吧。哈哈”旁边一个男生嘲笑道。

  安行不知道傻逼是什么意思,听着像是骂人的话,既然是骂人,说明对方这伙人绝不是什么善茬,更没有和他们理论的必要了。

  陆航也挺惊讶,不知道这人到底是怂呢还是不屑,自己传球失手砸到人,陆航本身是有一丝内疚的,但是碍于面子不想道歉,只好先用嗓门赢得气势,但是没想到得到的却是没有回应的回应,一时之间反而不知所措,而且更关键的是,眼前的这小子居然还长的挺帅。

  “你他妈闭嘴。”陆航一巴掌拍在男生的脑袋上,“打球!”

  “哦哦。”男生唯唯诺诺地答应。

  安行有点郁闷,他感觉眼前这个陌生的社会好像不太适合自己,但是正如安老曾说的,每个人终究要面对自己终将面对的一切。既来之,则安之吧。

  正式大学生涯的第一天过的平淡又无聊,那些专业课老师的开篇大论很多与安行从小在古医书上看到的不太一样,自古巫医不分家,医学原来就是巫术的一个分支,只是随着社会的发展,医学搭上科学的快艇已经渐行渐远,而那些人们无法解释的,有违理论的东西也都披上迷信的外衣渐渐退出了历史舞台。

  安行的课后生活简直是寡调,当其他人成群结对地泡吧唱K时,安行习惯到操场的看台上看书,他不喜欢去图书馆,里面看似宁静的环境却到处充满不安分的灵魂;操场上的跑步声,呼喊声,这些沉淀下来的吼叫声反而更让人平静。

  每天,安行都会在看台前排同一个位置上看书,这个不合群的行为也没有得到其他学生过多的评论,在他们眼里,安行不过就是传说中的书呆子罢了,但是有一人却一直默默地关注着他。同样是每天,陆航都会到操场打球,每次来,他的目光总会不经意地飘向安行,即便只是这样远远地望着,也让陆航对安行好奇生根发芽。终于有一天,陆航按耐不住了。

  “你们先打着。”陆航丢下球,朝着安行径直走去。

  安行正翻着书,突然感到眼前一暗,头顶笼罩着一个魁梧的身影。陆航双手插着口袋,胯站在安行前面。

  “喂,你每天都在这里看书?”

  “我挡着你阳光了?”安行看了他一眼,反问。

  “那倒没有。”陆航撇撇嘴说。

  “可是你挡到我了。”安行面露嫌弃的神色。

  陆航语塞,从小到大没被人这么呛过。刚想张嘴骂娘,但看到安行明朗的眼睛,怒火刚烧到一半就被浇熄了。

  “呵。”陆航无奈地冷笑一句,自觉没趣地走开了。忽然他好像又想到什么,招呼了几个小兄弟,耳语几句,一抹狡黠的笑意挂上嘴边。

  第二天,安行如常到看台看书,刚坐下没翻几页,一个羽毛球飞过了栏杆,掉在他身边。

  “不好意思兄弟,能不能帮我捡一下。”打球的男生冲着安行喊道。

  安行无奈地叹口气,顺手捡起丢还给他们。但是不稍几分钟,球又飞了过来,砸在他的书上。

  “真不好意思兄弟,又打飞了,麻烦再帮忙捡下。”......

  再一连好几次之后,安行终于意识到这伙人是故意的。而不远处的篮球场上,陆航笑得前俯后仰,望见安行在看自己,把手一摊,摆出与我无关的表情。

  第四章:“你叫什么名字?”

  惹不起还躲不起吗?安行收好书,从看台的第一排走到最后一排,整整衣服又坐下来,不再理会他们。

  陆航轻蔑地一笑,使了个眼色,从不知哪里冒出一群着装奇异的女子,顶着蓬松的爆炸头,染得五色斑斓,她们跑向看台,对着操场上打球的陆航鬼哭狼嚎。

  “航哥加油!!!”

  “航哥我爱你!!!”

  “啊啊啊啊!!!”

  现场简直惨绝人寰。

  陆航自己都被吓了一跳,心里暗骂办事的小跟班:这他妈都是什么东西,我让你个废物找些啦啦队干扰下那小子看书,你就给我找这么些个玩意儿?再看看安行,居然熟视无睹,丝毫没有被那振聋发聩的惨叫声影响到,依旧怡然自得地翻着书。摩登女郎们看到安行不动声色,自觉收了应该尽责尽力,一个个吼得更响了。操场的上空回荡着杀猪般的呐喊。

  “航哥航哥我爱你!就像老鼠爱大米!”

  “啊啊啊!航哥!!!”

  ......

  陆航这下是真听不下去了,一个箭步冲到看台,虎躯一震:“给老子闭嘴!滚滚滚!滚蛋!”

  摩登女郎见老板发飙,不敢再多说,灰溜溜地从两侧跑开了。

  安行抬头看到陆航涨红的脸,忍不住笑出声。

  “哈哈,自作孽,不可活。”

  “你他妈是人吗,这样都能看得下书?”陆航喘着粗气说。

  安行两手一摊,这不过是小意思。

  “喂,你叫什么名字?”陆航忽然正色道。

  “是不是我告诉你我叫什么,你就不会再来烦我?”安行反问。

  “我考虑考虑。”

  “那我也考虑考虑。”安行说完站起身,看看天,准备离开。

  “喂!”陆航粗暴地拽住安行的袖口,一字一顿说道:“名!字!”

  “安行。”安行一边不耐烦地说,一边挪开了陆航的手,径直走下看台。

  “我叫陆航。”陆航朝着安行渐远的背影喊道。

  安行背着身挥了挥手,意思是说,我没兴趣知道。

  “安行?安行......”

  这件事之后,陆航没再操场上看到安行的身影,一天、两天、三天......见不到人,陆航心里总觉得空荡荡,像是错过了什么似的。

  “你给我去查查,那个之前天天在看台看书的小子是哪个学院的?”陆航对他的跟班说,这小跟班做事效率真不赖,中午刚下的命令,下午就得到了消息。

  “航哥,那小子叫安行,医学院的大一新生。”

  “医学院。”陆航略一沉思,继续问,“那你知道他这两天在干嘛吗?怎么不见他来操场看书?”

  “听说他现在都去食堂后面的情人林看书,估计是上次被航哥耍得不敢来了。”小跟班奉承道。

  陆航沉默不语,倘若安行真是因为厌烦自己才换了场地,心里还真是有点不舒服。

  第五章:“我放过你,谁放过我?”

  自从得知安行的行踪,陆航总会有意无意地去情人林转转,碰碰运气。终于在背阳坡的一棵油松下,他见到了正全神贯注盘着腿看书的安行。

  陆航走上前去,笑嘻嘻地轻轻踢了一脚安行的背。

  “怎么又是你?”安行简直要崩溃了,眼前的男生如同一尊瘟神,让他躲闪不及。

  “干嘛?躲我呢?”陆航蹲下身,看着安行的眼睛。

  “你到底想干嘛?”安行感到心力交瘁,已经不想和他争论。

  “我问你,是不是躲我呢?”陆航没有理会安行,固执地重复问道。

  “没有没有。”安行懒得多说。

  “没有你跑这里来看书。”

  “这里空气好,行不行?”

  “来这里的都是情侣,你一电灯泡凑什么热闹?”

  “这里至少没人烦我。”

  “谁烦你了?谁?我?还说不是在躲我?”陆航机关炮一样的发问让安行简直没有招架之力。

  “你能不能放过我?”安行显然有些生气,发出最后通牒。

  “我放过你,谁放过我?”陆航收起了无赖的嘴脸,自言自语道。

  “安行,你回操场去看书吧,我保证不来吵你了。”终于陆航语气软了下来,甚至带着一丝请求。

  “我发誓。”

  之后安行和陆航依旧每天到操场,一个看书,一个打球,互不相扰。只是临别前,陆航总会主动找安行闲聊,两人的话题却时常天差地别,陆航讶异于安行没玩过篮球,安行也嫌弃陆航居然没见过油菜花。不过这丝毫没有影响到两人日渐熟稔的关系,陆航对安行的称呼直接从名字变成了小安子。

  陆航是西泠大学商学院的新生,虽然从小被骄纵,但是天资聪颖,西泠大学也是靠着自己实力考进来,当然再加上老爸多次对学校的资助,他更是顺理成章地享受了很多特殊政策的照顾。比如,按照校规,所有学生一律需要住校,但是他却可以随意自行安排。在认识安行之前,他都是一个人住在学校旁边的独立套房里,但是随着与安行的熟识,陆航越来越想找机会与安行住一起。

  “小安子,你要不搬到我的房子里去住?”陆航这是在探底。

  “不用,宿舍挺好的。”不出所料,安行想都没想就拒绝了。

  “你看,你那么独的一个人,跟宿舍一堆人住一块,不难受么?”陆航不死心。

  “你一个顶他们俩儿。”安行没好气地回道。

  “我那房间多。”

  “......”

  安行对陆航的盛情邀请感到有些困惑,从这段时间对陆航的认识以及陆航对待别人的方式来看,他绝对算不上是一个热情的人,但是对自己却偏偏时常表露出南辕北辙的态度。

  “陆航,我总觉得你对我好像跟别人不一样。”安行疑惑不解。

  “你他妈终于开窍了,体会到我对你的好了吧!”陆航笑着捧住安行的脸颊,摆出一副谢天谢地的模样。

  “放开!”安行猛晃脑袋甩开陆行的手,“你有病啊!”

  陆航笑眯眯地看着安行,默不作声,眼神里尽是温柔。
楼主A安生 时间:2017-02-03 22:33:25
  第六章:“国庆住我家!”

  时间过得很快,转眼夏日的热浪就被秋风卷起,抛到九霄云外,国庆长假来临。

  安行很想回到老家看看,但是想到临别前安老曾说过没事尽量不要回去,只好作罢。

  那就去看望邱叔吧。

  安行打定主意就动手收拾好东西,刚出宿舍楼,却见一个再熟悉不过的人影早早等待在门口。

  “哎呦,小安子,准备回家啊?”陆航说着话的功夫,上前一步就抢过安行的行李。

  “你又要干嘛?”

  “送你回家。”陆航把行李往车上一丢,用不容商量的口气说道。

  “我不回家。”

  “不回家你拿着行李干嘛?”

  “我去我叔家。”

  “那不一样嘛!走,我送你。”陆航说完,把安行推搡进车里。

  陆航开着车,还时不时地转头傻笑着看看安行。

  “你叔家在哪?”陆航问。

  “你把我送徊松路的步行街就可以了。”

  “我能去住几天不?”陆航不害臊地问道。

  “......”安行彻底无语,感觉又好气又好笑。

  “当然不行了,其实也不是真的我叔,是我爷爷的一个朋友。”

  “那你咋不回家呢?”

  “我从小跟爷爷在邬湘的村里长大,他不让我随便回去。”

  “那你父母呢?”

  “我没有父母。”

  话音刚落,陆航一个急刹车,安行差点撞到挡风玻璃。

  陆航的脸上浮现少有的严肃神情:“你怎么不早说?”

  “说什么啊?”安行还没从急刹里缓过劲来。在他心里,没有父母带给他的悲伤也只出现在夜深人静的独自感怀里,剩下零碎的情绪也早被时间的轮毂碾成细末。

  忽然,陆航抓住安行的手,目光坚毅:“安子,国庆住我家。”

  “啊?”还没等安行回答,陆航一脚油门,不由分说地往自己家驶去。

  不稍几分钟,车子就停在了一幢富丽堂皇的别墅面前。安行下了车,看着这栋气派的楼屋目瞪口呆,光是从大门到里屋的这段距离,都快抵上他家的屋子那么宽了。

  “进去啊,愣着干嘛?”陆航前脚刚下车,就跑来一个西装笔挺的年轻人,接过车钥匙和行李。

  “车不用停到里面去了,我等下可能还要用。”

  “好的少爷。”年轻人毕恭毕敬地回答道。

  少爷?这么古典的称谓即使是在安行老家那落后偏远的地方也许久没人提起了。没想到大都市的人反而还兴这一套。

  “走!”陆航干脆地拍拍安行的背,带着他进了屋子。

  “哎呦大少爷回来了。”刚进屋,一个穿着朴素却不失大方的女人迎了上来。

  “陈姨。”除了安行外,陆航很少和其他人笑脸相迎,看来这个陈姨和他感情不一般。

  “回来了?”接着是一句低沉而威严的声音。循声而去,一个大约四十来岁的男子,身着一件青灰的衬衣,绣着淡雅的竹叶图纹,眉宇间虽然烙下了岁月的年痕却依旧挡不住锋利的英气,与陆航颇有几分相像。

  “爸,我回来了。”陆航笑着说。

  “这位是?”陆广武看着安行问道。

  “我同学,安行。”陆航拍拍安行的肩,“安子,这是我爸。”

  “您好,陆叔叔。”安行弯腰行礼道。

  “恩。”陆广武也微微点了点头。

  “小航,这么多年倒是难得见你领同学回家。”

  “这是我哥们。”陆航边说边向着安行挑了挑眉。

  “行了,你自己照顾好你哥们,阿菊,你招待下。”陆广武说完,转身走上了楼。阿菊就是陆航口中的陈姨,也差不多40多岁的样子,自从陆航母亲去世后,一直是陈菊照顾着他的起居,名义上是家里的雇佣,但陆航已经把她当成了自己的亲人。

  第七章:“我操,你脱那么干净?”

  安行环顾四周,这屋子可真大,客厅面壁都是用的镀金钿木,墙上挂着价格不菲的油画和书法,陈设的是16、7世纪的红木雕刻家具,更别说摆放整齐的一列列名贵艺术作品。

  安行特别注意到的是那些颇有深意的摆设,包括东南方摆放绑着红丝带的黄金葛,玄关的玻璃屏下压着的五路招财阵图,向阳的大窗左右角置放了一对金元宝等等......看来,正如安老以前所说,越是有钱有势的人家就越是考究这风水摆件。

  “你家还真是讲究。”安行有感而发道。

  “嘿嘿还行,安子,你就把这当自己家。”听到安行难得的赞叹,陆航的自豪感油然而生。

  “我带你去我房间。”陆航拉起安行往楼上跑。

  “我们睡一间?”

  “对啊,我床大!”

  “一张床啊?”安行显然有点为难,“我从来没有和别人睡过同一张床。”

  “我也是啊,哈哈。”陆航笑着说道,心里却暗暗思付:小安子啊,都到了我的地盘还由得你拒绝?

  陆航把安行的行李往墙边一靠,又动起了歪心思。

  “等下我们去外面吃饭吧。”

  “随便你。”

  “那......洗个澡再出门?”

  “哦。”

  没想到安行居然答应地那么爽快,陆航一阵狂喜,心里的如意算盘早已打好,只等安行上钩。

  “你先。”陆航假装客气。

  安行倒也干脆,拿起内裤就往浴室走。但是关上门没过两分钟,就发现遇到麻烦了。

  “陆航,你家这水怎么开啊?”

  听到求助声,陆航窃笑着走近浴室,然后装出一脸严肃的模样,推开了门:“我来帮你。”

  陆航拉开浴帘,只看见安行一丝不挂的站在那里,匀称的身形,恰到好处的肌肉线条,陆航顿时感觉一阵气血涌上脑袋,差点扑上去把他就地正法。

  “我操,你脱那么干净?”陆航边说边来回打量安行。

  “你洗澡不脱光啊?”安行不以为然地说。

  “我......我不是怕你冷吗......”陆航说着打开了浴室的暖灯和暖风,又按了几个按钮,打开了喷水的蓬头。

  “好了,可以用了。”

  “谢谢。”

  “没事。”陆航摆摆手,却没有要出去的意思。

  “安子。你......等下会关吗?”陆航明知故问。

  安行摇摇头:“你家这东西太高科技。”

  “那干脆一块洗呗!”终于,陆航露出了他的狐狸尾巴。

  安行稍稍迟疑了会,看了眼周围又会发热,又会吹气的高档设备,只能无奈说道:“行吧。”

  “好嘞!”陆航计谋得手,也懒的再装正经,三两下扒了自己的衬衣和裤子......

  整个洗浴过程陆航都强压着内心的原始冲动,几次濒临理智的边缘,但最终还是克制住了,以致于洗完裹着浴袍出来,他火急火燎地连灌两杯水冷水,还顺带做了五十几个俯卧撑。

  慢慢来,别急。陆航用残存的一点理性劝告自己。

  “你干嘛呢?”安行裸着上半身随后出来,坐在床边一脸不解地看着陆航发泄完欲火。

  “没事!有点兴奋而已!”陆航抹了抹额头渗出的汗珠说道。

  第八章:“陆航,你疯了吧?”

  “晚上想吃什么?”陆航一边穿衣服一边问。

  “吃饭呗。”这个问题在安行听来很蠢,因为他实在想不到三餐除了吃饭还能吃什么。

  “要不吃西餐吧。”陆航建议道,转头却见安行一脸你在说什么的表情,才想到眼前的小帅哥在某些方面简直是个萌娃。

  “来吧,听我的。”陆航走上前一把搂住安行,“谁让我是一家之主呢。”

  “......”

  陆航载着安行来到西泠市最繁华的商圈,夜幕渐临,周边的霓虹亮起,整座城市变得比白昼还要神采飞扬。纵横交错的街道上,熙熙攘攘的人群像潮水一般,恍惚在橙黄的街灯下,亦幻亦真。安行抬头仰望,无尽的夜空消弭在高楼大厦的光影里,仿佛一个不小心就会迷失其中。

  “这家店的汤和主菜都不错,甜品一般,哦对了,咖啡也还可以。”陆航一边介绍一边帮安行挪开椅子。

  安行则从进店门开始就处于懵逼的状态,他很疑惑为什么大家桌上摆满了大盘小盘,但没有一个盘子盛满。直到服务员端上了头盘——四个方形小碟子,里面各摆放着一小簇不知道是什么东西的食物,安行终于藏不住他的满腹疑惑了。

  “这能吃饱吗?”

  陆航哭笑不得:“能!只要你吃得下,绝对让你吃饱!”

  “哦......诶?筷子呢?”

  “噗......”陆航终究是没忍住,笑着说道:“你怎么这么可爱?”

  即便陆航语气耐心而温柔,安行却还是感到有点不舒适,他甚至有一瞬间觉得自己被陆航当作一个什么都不懂的白痴,想到这里,安行有种莫名失落。

  陆航又企能看不出安行的小情绪,俯身上前逗趣道:“怎么了小安子?”

  安行苦涩一笑:“只是觉得和你好像是两个世界的人。”

  “两个世界”这几个字在陆航心里格外敏感,他眉头微微一蹙,说道:“只要你喜欢,我可以丢掉我的全世界,只要你愿意,我希望我就是你的全世界。”

  “你......”陆航突如其来的深情让安行手足无措。

  “安子,我喜欢你。”陆航深呼一口气,面带平静的微笑却依然掩饰不了内心的激荡。

  “你说的喜欢......是什么意思?”安行依然有些迷惘。

  陆航站立起身,走到安行背后,俯身搂住安行的脖子,贴着耳朵说:“就是这个意思。”

  安行愣了一下,紧接着挣脱了陆航的环抱。

  “陆航,你疯了吧?我们两个......都是男的啊。”

  陆航对自己的一举一动,安行或多或少都看在眼里,很多时候他也能稍微感受到陆航的这份特殊情感,但当下亲耳听到,安行还是觉得很别扭。

  “那又怎么样?谁规定男的就不能喜欢男的?感情的事情难道还能拿个箱子,贴上标签,分类存放的吗?”陆航这一嗓说得很大声,周围其他客人纷纷扭头看了过来。

  安行面颊火辣辣的红,不知是因为气愤还是尴尬,沉默良久,他也立起身,轻声说道:“对不起,我还是没办法理解。”

  擦肩而过时,安行瞥见陆航泛红的眼睛。

  第九章:“你在逗我吗?”

  安行刚走到门口,陆航就追了出来。

  “安子。”陆航拉住安行,略一停顿,声音颤抖着说:“我知道我刚刚有点突然,我只是......只是不想再隐瞒自己的真实想法,你可以不理解我,但是别因为这疏远我,好吗?”此时的陆航卑微地像个祈求一颗糖果的小孩。

  安行沉默不语,他也理不清自己对陆航的真实感受,只是轻轻点了点头。

  两人一路回到家,没有一人开口说话,气氛压抑得有些尴尬,直到月儿明,夜儿深。

  “早点休息吧。”陆航说着,拿起自己的枕头,“我去客房睡。”

  “你去客房干嘛?要去也是我去。”安行说着就往门外走。

  “你就客随主便。”陆航拦住安行说道,“我睡哪里都没关系。”

  陆航的模样,丝毫没有平日的霸道和强硬,取而代之的是忧郁和委屈。

  “算了吧,别麻烦了,一起睡吧。”

  “你不会觉得.......”

  “只要你别动手动脚的,我就没事。”

  陆航被安行逗笑,脸色稍微有些缓和:“你放心,我不敢。”

  安行在陆航家一住就是5天,两人的关系也在平淡的时光里慢慢回归正常,转眼将开学。

  这天两人在大厅吃着早饭,忽然陆航的爸爸怒气冲冲地从外面回来,一边上楼一边破口大骂:“妈的,算计到老子头上来了!要不是看周局长的面子,老子早他妈废了这个狗东西了。”旁边的助理面露难色,小心翼翼地跟在后面,连声应和。

  虽然这段时间与陆广武接触的机会并不多,但是每次见面安行都能感觉到他的稳健跟从容,今天的反常态度让安行有些隐隐担忧,而且就在刚刚一眼瞄到陆广武的脸色,总觉得哪里怪怪的,却一时又说不上来。

  陆航望了眼书房方向:“还真没见过我爸发那么火。”

  “陆航,你上去看看吧。”

  陆航轻叹一口气:“算了吧,工作上的事他从来不让我问。”

  短暂的假期结束,回到校园,日子依旧是平静而欢愉,每天的操场一约也继续上演,经过表白事件之后,两人的感情也产生了细微的变化,陆航的嘘寒问暖,温柔守护,在安行心里滋生出无名的鲜花,花香越加扑鼻,安行却越是无法说服自己靠近。

  “安子,我带你去个地方!”

  “去哪儿啊?”

  “你上车,到了就告诉你。”

  “上车?......下午还要上课呢!”

  陆航可不管,载着安行直奔目的地,直到车子驶入一个老旧的小区,停在了一栋单元楼房前,安行下了车一眼就看到一楼窗口,半块残缺的木板上写着:薛氏占卜算命,六个大字。

  “你在逗我吗?”安行指着招牌质问。

  “安子,我告诉你,薛神算在圈子里可是有名的人物,全国多少有钱人找他占星算命的。”陆航没理会安行,神神秘秘地说道。

  “既然他那么有名,为什么在车库里摆摊?”安行给了陆航一副关爱智障的眼神。

  “我刚刚不是说了嘛,多少有钱人到处托关系找他,这样才叫低调。”

  安行简直无法理解这个既想保持低调又挂个招牌出来的神算,甚至他都怀疑这是陆航请来耍自己的临时演员。

  “行了陆航,别闹了,我要回去上课了。”

  “别呀,来都来了,我好不容易才约到的这次机会,进去看看再说。”陆航拽着安行胳膊往铺子里拉。
作者 :懒懒ax 时间:2017-10-13 09:54:07
  更啊,更啊,楼主为什么不更了呢?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