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春运又要开始了,以前的春运是什么样的呢?

楼主:徐德文 时间:2016-01-23 15:17:03 点击:1281 回复:14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春天到了,万物复苏,又到东亚大陆候人们春季大迁徙的季节了。
  黄牛们从蛰伏中醒来,摩拳擦掌,准备在候人们身上大赚一笔;段子手们开始搜肠刮肚,思考着如何遣词造句,在寒潮中掀起一轮欢乐的吐槽;宣传工作者们支起嗅觉神经灵敏的鼻子,到处捕捉迁徙中的温馨或艰辛一刻,为一年一度的煽情做着准备;西伯利亚的寒潮适时袭来,为大迁徙奏响浑厚的背景音乐。整个东亚大陆都蠢动起来,在银河系猎户座旋臂这颗从不引人注目的小小星球上,掀起一阵令所有银河帝国人都困惑的汹涌人潮,他们究竟是要闹哪样?
  作为一名曾经的候人,在春运这个词还没有发明的时候,我就经历了很多次长途迁徙,其中的艰辛和苦难非语言所能描述,已致许多年后的今天,我依然有着完美的火车恐惧症。现在有动车了,而且看起很高大上的样子,也许火车旅行已经完全不一样了,不过一到春运期间,还是能感受到那种无奈和恐慌。
  那是有一年放寒假,我和同学钟一起经贵州回成都,想趁着在贵阳转车等火车的间隙,好好瞻仰一下贵阳的大好河山,体会一下黔城的风土人情,没想到在这短短十来小时时间,就差点打了三次架。其实还没去我们就已经做好了充分的思想准备和身体准备,因为传说中贵阳人极其彪悍,打架是他们生活和工作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事实也确实证明了这一点,刚出车站,就见到几个人吵架,吵着吵着就动了手。然后坐公共汽车,车上又有人吵起来,后来就轮到我们了。可能是先入为主的原因,精神一直处于高度紧张状态,先是钟去一个摊子上买什么东西,还价的时候吵起来,这是第一次差点动手;后来钟又去另一个摊子打气枪,也是一言不合,开始抓扯,被人劝退。那是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军校里大家来自四面八方,天南地北神侃,津津乐道于各地人的负面印象,互相讥讽,不亦乐乎。比如广东人喜欢吃老鼠,四川人喜欢吃折耳根,两边争吵的时候就骂,你们这些吃老鼠的,你们这些吃草的。而贵阳人喜欢打架,欺负当兵的也成了共识。不过我一直半信半疑,和我的三观不符啊,一般人都害怕当兵的,怎么贵阳人就专门欺负当兵的呢?这下终于体会到了。
  因为没什么玩的,害怕再发生冲突,后来我们俩早早去了火车站等火车。一个什么报社还是杂志社的记者跑来找我们聊天,有四十多岁吧,聊得还比较愉快,相谈甚欢。一会儿钟去上厕所,记者也拿什么东西去了。眼看快检票了,钟还没回来,我把行李放在我们坐的椅子上,到外面去找他。晃了一圈没看到人,回来一看,他已经厕毕归来,正和一个三十来岁的本地人理论。原来那家伙把我们的行李提下来,放在遍地垃圾的地上,把自己的行李放上去,正坐在那儿悠哉悠哉地抽烟呢。
  钟还要和他理论,我直接走上去,怒目圆睁,喝令他起来。那家伙仗恃自己是本地人,当然不肯起来,嘴里骂骂咧咧。霎时间我的眼前浮现出广西覃同学的英雄壮举,据说有一次他坐长途客车,前座的人抽烟呛着了他如花似玉的女友,覃同学礼貌地拍拍他的肩膀,请他不要抽烟,前座回过头睨他一眼,依然吞云吐雾。覃同学于是伸出手去,揪住他的耳朵,把他脑袋拧过来,从他嘴里取下香烟,扔出窗外。现在同样的机会摆在了我的面前,我热血沸腾,伸出右手,抓住他的衣领,一把将他拎了起来。那家伙依然嘴硬,我把他扔到地上,把他的行李从座椅上扔下去,喝令他滚,那个记者这时也回来,把他劝走了。
  火车到站了,汹涌的人流挤了进去,根本没办法检票。我们找到自己的那节车厢,车厢门已经完全被人肉堵住,上不去。一些人从窗户里翻进去,钟说我们还是翻吧。先和靠窗的人打招呼,请他帮忙把行李接进去,然后钟开始爬窗子,我在后面托着他的屁股,把他塞进去。火车汽笛发出阵阵怪叫,马上要启动了,我忙不迭爬上窗户,钟在里面使劲拉,总算把我拖进去了。回过头我就冲那记者喊,把手伸过来,我拉你上车!他却被阻在后面,看着汹涌的人群,一脸茫然,不知所措。我喊,快点啊,火车马上要开了!记者摇了摇头,还有很多买了票的人也根本没法上车。他说,我不走了,你们先走吧。钟说,那你快把你的座签撕下来给我们!
  那时火车票座签和票是分开的,粘在票上,我们只买到了站票。记者撕下他车票上的座签,挤上来递给我。我说你真不走吗?我拉你上来。记者摇着头,叹了一口气,颇为无奈,大概不想这么没尊严地上火车吧。这时候车厢里面的人开始大喊:关窗子,关窗子,不要让人再进来了!所有人都如临大敌,同仇敌忾,开始把爬窗户的人死命往外推,牢牢关上了车窗,从此这个萍水相逢的记者就永远留在我的记忆里了。
  后来才知道记者不上车是对的,车厢里人挨人,人挤人,没有任何空隙,比拉猪的车都挤。我们好不容易挤到座位那儿,两个人轮流坐,一个人坐座位,一个人就坐桌子上,手攀住上面的行李架以免摔倒,几乎所有座位都是这样。过道全是人,连座位下面都躺满了,脚一离开地面就再也放不下去。两个小时后,肚子胀得难受,实在忍不住了,终于还是攀爬着行李架,从座位上方凌空飞渡,越过黑压压的脑袋,到了车厢连接处,你妹的!厕所门大开,里面挤满人,根本不可能方便,只好又顺行李架爬回来。幸好天天锻炼,肾功特强,不然车厢里就要下起淅淅沥沥的尿素雨了。一些人已经打开窗户,掏出家伙就往窗外排。女人们则憋得直哭,有坚持不住的,也顾不得周围全是人,拿出脸盆就地解决,然后从窗户里倒出去。直到到了永川,下了很多人,车厢里才轻松下来。
  那种毫无尊严的行程,我们每年都要经历四次,以至于毕业那年坐火车返回成都,我在车上发誓:以后再也不坐火车了。谁知没多久就接到到南京出差的命令,时间更长,三十六个小时,一去一回,欲哭无泪。然后就是在最冷的二月份,押运一批军用物资从格尔木进藏,坐的还是闷罐车,三个人只有两床棉絮。走了四五天,来到青海站,停了一个晚上,早上被一阵喧哗惊醒,几十个人正在用钳子拆我们车厢门上缠死的铁丝,要上来抢东西。这是前几个站的车站工作人员告诉我们的,要我们把车厢锁死,抢火车的厉害得很,没想到真遇上了。
  我们拿着训练用的木枪,一边抽打趴在车厢上的手,一边大喊:军用物资,谁敢抢!那些人根本不吃这一套,以为我们护着的一定是什么好东西,找来撬棍把车厢门越撬越大。从成都出发的时候,上面曾问过我们要不要带枪,我们嫌麻烦没要,这下是在劫难逃,刚毕业就要光荣了。
  就在这时,我突然想起押运物资里有一批发烟手榴弹,过秦岭的时候我们还扔了几个出去,这时候赶紧翻出来,冲到门口,举着手榴弹喝道:滚!
  那些人看到手榴弹,吓得屁滚尿流,一哄而散,我们才得以脱险。
  不知道现在坐火车还是不是这样痛苦。前段时间看到一张照片,孟加拉国近万名参加完穆斯林大集会的信徒乘坐火车回家,车厢顶上堆满了人,车厢两侧挂满了人,车头上除了了望孔,其它地方也爬满了人。当时就想,这种狂热的信仰,不出极端的思想才奇怪。一个人可以毫无尊严地活着,还有什么事是他不敢做的呢?个人尊严是人类文明发展到一定阶段的成果和共识,只有人人都享有体面和尊严的生活,社会才可能文明和谐。解决了春运中所有人的尊严问题,也许我们的社会才会完全正常起来。
  

知音:1

赏金:100

最高打赏: 光影疏斜暗香袭(100.0) 我要上榜

最新打赏: 光影疏斜暗香袭

作者 :光影疏斜暗香袭 时间:2016-01-23 19:22:52
  看了老乡这文,在想起读书时的返家,汗都下来了
作者 :光影疏斜暗香袭 时间:2016-01-23 19:23:13
  [xyc:赞]红脸支持老乡
作者 :光影疏斜暗香袭 时间:2016-01-23 19:39:05
  @徐德文 :本土豪赏1个(100赏金)聊表敬意,这文笔不错,精彩,特地犒赏一下!【我也要打赏
楼主徐德文 时间:2016-01-23 20:26:39
  谢谢光影。居然无法评论。
2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光影疏斜暗香袭 时间:2016-01-26 16:02:10
  @徐德文 老乡,出来了[d:可爱]
  • 徐德文

    举报  2016-01-26 17:16:44  评论

    真不知他们是什么标准,这篇也发在了北京微论,还推荐到了部落头条,这儿就直接删了。
  • 一灯一灯

    举报  2016-01-26 17:21:30  评论

    @徐德文 应节应景,上头条亦正常。问好
5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盛世中国v 时间:2016-01-26 19:23:07
  经历过,春节后回东莞上班,人从窗户上车了,背包中的玻璃瓶也给挤碎了。上车前半天就在作准备,不喝水,排空。从东莞回家,却是没有坐过一回火车,因为根本就没买到过车票!
  那时的我,能上车还是觉得自己是幸运的。
  • 徐德文

    举报  2016-01-27 01:22:25  评论

    更惨啊,勉强慰藉了一下我那苦涩的心,不过比起挂在火车外面,我们是不是都该庆祝一下呢?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