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闲情邂缘077】忆童年

楼主:农村人写的 时间:2015-10-27 16:25:39 点击:96 回复:6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纸船悠悠眼前游, 一糖两口好朋友。
  油菜花里抓蜜蜂, 三锅四灶恍若梦。
  依稀模糊儿时影, 忆起如似水中景。
  外婆声声呼唤处, 回首已是白发露。
  一
  家乡的小河水,当我那颗孤独灵魂在在那个空冥空洞的空间,为着那莫名、虚幻旳迷雾、迷茫以及那无解困惑而苦苦地追寻、探索与挣扎之际,你那条条流淌在那群山深处涓涓溪水声,让我耳边仿佛又传来外婆那声声亲切呼唤声。遁着你那涓涓溪水声,遁着外婆那声声亲切呼唤声,在那恍惚间,自己那颗孤独灵魂领着我,让我仿乎是再一次走进了自己那段被你掩映着的童年岁月里。
  在次走进那个昔日高空响着大嗽叭声、清一色瓦房的古老小镇。踏上那条铺满着条石硪卵石的街道,凝望着煤油下外婆那慈详脸庞。侧耳倾听着左邻阿公、阿婆那喋喋话语声,西壁小叔、小婶那轻谈笑语。无形之中,我仿佛又真真切切地感受到外婆那久违亲切而又温暖的怀抱。
  感受着这以前自己只在梦里偶然才有,外婆的那份亲切、那份温暖,我觉得自己又似在那个春暖花开的季节,在那片金黄的油菜花地里,又在轻轻地抓向那会蛰人的‘男’公蜂。在那夏日凉爽的晨风里,在你那清清的身影中,拿着毛巾又在轻轻地兜向那一群群贪吃、游动的小鱼。在那秋高云淡的天空下,自己尾随衣着补丁的外婆与大姐姐,又在那块红色山间菜地,拨着杂草,逗着那長脚、黑色山蚂蚁,玩弄着桐树子。在那飘雪的腊月天,在那皑皑皑白雪地,又在使命的呵着自己那红红小手,看着眼前的小雪球,在那些大哥哥、大姐姐欢歌笑语声里渐渐地变成一个大雪人。在那…………
  看着这在灵魂深处再次升腾而起的幅幅鲜活灵动画面,想着那依稀之中街上那条条大大小小标语,模糊之处那来来往往、衣着补丁的行人。我耳边又仿佛传来:那大嗽叭声里那隐隐约约声声哀乐与那激扬的歌声。阿公、阿婆他们那断断续续的对话声,听说明天要停电了,还是去多打些洋油,以………快过年了,还是去扯些洋布,给……………自己那若即若离、似有似无的争执声,你以为那是你的家,我就是要去的那也是毛主席家。
  回味着那大嗽叭声里那隐隐约约的声声哀乐与那激扬的歌声。回味着那些阿公、阿婆他们当年断断续续话语中的洋人、洋车,洋……回味着自己那似有似无、若即若离的争执声。回味着现代生活中的那已稀松平常的鸡鸭鱼肉,那时候只能在那逢年过节的日子里才有,那扑面透鼻而入、诱人的飘香。回味着自己那个不知何谓零食、何谓零花钱的贫穷童年岁月,我不知;我那慈详的外婆,您们口中那么多的洋字,从何处而来?更有我那虽曾见面,而我却无存记忆,只从母亲口中略知一些,但却深情地拥抱、亲吻过我的亲爱的奶奶,您那靠守着家族祠堂、微薄的收入,帮着别人洗衣做饭为生活的补贴,拉扯着年幼的父亲所有过的那些陈年往事,又还曾向谁深情地倾诉过?




  本次活动奖励由上海福彩独家赞助
 
  
  

编辑 闲云邂月  
  

作者 :盛世中国v 时间:2015-10-27 16:39:10
  @农村人写的 期待中……外婆在每个人的心中都是慈祥的。
作者 :锦瑟流年倾城 时间:2015-10-27 20:26:38
  欣赏!
作者 :光影疏斜暗香袭 时间:2015-10-28 09:41:32
  荐阅
楼主农村人写的 时间:2015-10-28 11:16:41
  :盛世中国v
  :锦瑟流年倾城
  光影疏斜暗香袭
  深深的谢谢班竹们莅临!上午好!若真如此,我把我以前所写《人生如梦》慢慢全发出来。但我知班竹们都是有学之士,故恳请班竹们阅后能指出不足之处、错处,帮我予以改正!在下定当铭记于心,班竹你们的恩德!
楼主农村人写的 时间:2015-10-28 11:18:02
  二
  家乡的小河水,你能告诉我吗?你那走遍群山,那丝丝、条条清灵而又纯净流淌着的身影,你又能否告诉我:为何当自己那沉睡般的童年,再次让我想起时,自己心中为何会倍感它是那样祥和?倍感它是那样宁静?难道是因为那份贫穷?因为从份这贫穷之中,我依稀的感知;那些已经仙游、作古而去的阿公、阿婆,他们当年似乎即使晚上忘记了关门睡觉,也不用担心家中会遭遇失窃。出门在外时,似乎更不用担心会遭遇到那劫匪。他们当年生活的好似一家人但却又不是一家人。而这份贫穷:却又似乎注定要遭受到国民批判、后人唾弃、世人遗忘、岁月掩埋。
  家乡的小河水,你那轻轻的脚步声可还能否告诉今天的我,自己心中这份依稀的感觉、感知是对还是错?你那清清的身影可还能否再告诉今天的我:自己那段被你掩映着的童年岁月里的那份贫穷,可否是曾你映证着的那轮冉冉东升,带给大地无限的生机、生命无比的激情红日所赐、所给所予吗?而当这轮红日注定它要下落、西沉的同时,人们千百年,百千年来争先感叹、赞美、歌颂它又带给大地无限美景的同时,却也注定着它向我们预示着;新的一天黑夜,即将来临。不知:今夜是个极其漫长漆黑的長夜?还是那轮冰冷的残月照射着这苍茫的大地?
  在这不知中,我又清晰的想起了那儿时的一幕;那是在那个山花烂漫的季节,在那和风吹拂大地的时候,在那大喇叭声优美的旋律飘扬在小镇的上空,飘扬在那些大哥哥、小姐姐、大姐姐、小哥哥他们似乎每日必到的场所。只见那位邻家大哥哥,兴冲冲地从家里跑先我们人群处,向着我们大声的说道:嗨!你们知道么?昨天我从县城里回来,听那县城里人说,现在的台湾,萝卜白菜,都能卖个一元多钱一斤。至于那个一角两角钱的零头,双方都不会刻意的去索取与索要。向我们这么大的年轻人,买了一块电子表,带了个一天半天的坏了,就往垃圾坑里丢。据说....
楼主农村人写的 时间:2015-10-28 11:19:09
  三
  看着那位邻家大哥哥无比激动的神态,眼神中流露出的无比的向往,听着他那无比激动的诉说宣告声,想着....
  我想:假如今夜是个极其漫长漆黑的长夜,而那千万年来一现的昙花,如能在今夜盛开,它必将缀亮那漆黑的长空。在它那倾尽一生的心血,毕生的精力,炫丽绽放的刹那间,在这黑沉沉的大地上,我应能看见:那位南山的老爷爷,站在那尚还冒着余温、发出微弱火光的木炭跟前,正在向着上苍默默地祈祷,祈祷....我应能看见:在那清冷的大街,在那幽幽的街灯下,在那肆虐的寒风中,那位不知寒冷、不知饥饿、不知疲惫,衣着单薄、脚穿一双拖鞋的小女孩....我应能看:一群变贼老畜生在以那位矮子鬼老婊子老畜生恶鬼为首下,打着贫穷不是……要依法治国、要改……篡党篡国,挂羊头卖狗肉。在这黑沉沉的大地上对人民犯下的那?竹难书、令人发指、累累血泪债。我应能看见……
  我又想;假如今夜是那轮冰冷的残月,照射着这苍茫的大地。而那万千年来那神秘的昙花,如能在这冰冷的月夜花开花落,在它那极其短暂、极尽苍凉、极尽凄美的花开花落瞬间,在这苍茫的大地上我应能看见:在那万家灯火处,那五千年以来,那些打着替天行道、为万民祈福的自诩天命所归千古帝王。在他那巍峨、雄伟的宫殿,在他那富丽而又堂皇的后宫,在他那辽阔而又幽深的大院,与着他那些自命天生高贵的王公贵族,与着他那些自恃满腹经纶,有着济国济民才华的达官政要,正在大骂着那些贱民的同时,却又在密谋、商议着如何先那些贱民们,搜刮、榨压更多的财富,以供养着他们,过着那极尽奢侈、极尽糜烂的不是天堂,胜似天堂的人间生活。密谋商议着,如何动用他们眷养着的那些自负才高八斗、学富五车的骚人墨客,为他们那婊子样的行为,去传播、鼓吹、美化、歌颂,去愚昧,去欺骗那些贱民们。密谋商议着,如何动用着他们眷养着的那些鹰犬、走狗、狗腿子,动用他们狗爪里的刀枪棍棒,去鞭挞棒打敢于揭露他们行为的贱民,去杀戮那些敢于反抗他们行为的贱民,去强制压迫那些贱民,为他们婊子样的行当,去修建、建造,那千古的牌坊。我应能看见:人类史上一群最无耻、最邪恶、最下流、最卑鄙、最肮脏、最奸佞、最恶毒、最虚伪……披着人皮、身裹特色裹尸布猪狗不如的畜生,在这苍茫的大地上,高高打着为人民服…旗帜、喊着那铮铮口号、写着旦旦誓词,上演着人类史上绝无仅有一剧幕。我应能看见……
  在着不知不觉中,我似乎又遥遥的看见,自己当年在你那澎湃一去身影里,跨进校门的小身影,飘荡在那环绕在那座座青峰的云雾之中。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