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转载】米凤君独自一个人的坚守

楼主:多了盼旋 时间:2015-03-13 19:50:21 点击:18 回复:0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高城只好走了,到门口又忍不住回过头来。王庆瑞正看着桌上的战车模型出神。高城最后说出自己的担心,如果他再走了,钢七连就剩下米凤君一个人了。团长点点头说知道。高城便什么都不能再说了,他只有悄声地把房门带上。

  高城独对着七连空地外立着的士兵入伍宣言,那本来只是为了显示七连特色而搞的独树一帜,现在,说过那么多的豪言壮语,这些朴实无华的话反倒让他有更深切的感触,高城像在看着一种全然陌生的东西。

  米凤君在打扫整个七连的卫生,这活可轻可重,如果要马虎,活很轻,如果要较真,很重。米凤君把这活搞得非常重。

  米凤君看外边,高城还站在那块宣言跟前。

  抠边挖角地打扫了一会儿过道,再看,高城拿了扫帚在扫外边的空地,这是大事,除非集体活动连长一级的军官才会拿个扫帚意思一下。高城是踏踏实实地扫地。

  米凤君急忙跑过去:“连长,我来!”

  高城:“你里边,我外边。两地方,摽着干。”

  米凤君一时因高城的神情有些愣神,但高城认真得让他没有反驳的余地,只好点点头,继续对付自己的过道。

  每一片落叶,每一点尘埃,足够里外的两个人打扫到日暮。

  当天晚上,没有再住在米凤君的宿舍,但是高城把自己的CD和卡式合一的便携音响,一些音乐碟和卡带,还有一摞子书都一股脑地送到了米凤君的宿舍,这些高城送出的私人财产已经堆了米凤君的半张桌子。

  那天晚上,连长很怪,说了很多奇怪的话,比上个晚上更加奇怪。他没有明确地告诉我要走,大概我们都明白,对方的伤口正在慢慢恢复,不该再给一下撕开。

  起床后,没有高城的捣乱也就不需要那么多收拾,米凤君径直在做着长跑前的准备工作。

  米凤君活动着关节从高城门外过去,并且想起曾经约好一起跑步的话。他敲着连长的门,没动静。他只好放弃。在今天也像在昨天一样,跳跃,高抬,单杠动作是用来活血,然后跑上团大院的操场。

  米凤君在跑步,在众多早操的队列中是一个孤独的士兵。

  在今天也像昨天一样,一万两千米,四百米的操场,三十圈。有个目标又没有目标,多跑一步似乎就离它近了一步。今天我不会再蠢到问班长什么是意义,那真是句傻话。

  那个大汗淋漓的米凤君从外边回来,并且再次轻叩了高城的房门。还是没动静,米凤君只好回到自己宿舍,刚刚脱掉奔跑时给自己加上的负重,外边就有人敲门。米凤君自然地以为外边是晚起了的连长大人,但开了门,是阴沉如昔的伍六一,这位现在是机步一连的三班长。任何原七连的人出现在这里都是惊喜,米凤君笑容绽放,然后被伍六一给看得收了回去。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