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我是疲惫的幸运儿

楼主:qiswej 时间:2015-08-01 11:32:18 点击:17 回复:0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我是疲惫的幸运儿-佛友之家
  营养师大超整理
  
  “在我们公司里,是不是管理层远没有是不是日本人重要。”安远说这话的时候,心情并不是特别好。他说,我也许进

  入了疲惫期。

  安远在这家全球知名日资企业里已经干到了第六个年头。

  表面上看,他的生活应该算是春风得意——在一家跨国公司工作,他是公司的管理层,是最年轻的经理级人物;在自己的小家庭里,他是一个7个月宝宝的年轻而甜蜜的父亲;在自己的大家族里,他是独自闯蕩大城市并且混出了模样的人物……

  有时候,安远却不知道找谁去诉说目前职业生涯中的疲惫和困惑。

  6年前的幸运

  6年前进入该公司的安远一直认为他当年是幸运的。

  6年前,因为工作关系,安远与这家日资跨国公司一位负责人有过一面之缘,后来有事要联系的时候,电话却老是找不到人。一天大清早,安远终于在电话另一头找到这位负责人,他半开玩笑地说:“您这么忙,是不是要找个秘书啊?”没想到这个负责人随即表示:“是啊,我们这里正需要人呢,你要不要过来?”

  安远说,那时候的他,还不是一个特别有自信的人,“我当时还有些自卑,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可以胜任。”

  安远还是抓住了这个机会。很快,这位负责人成为了安远在这家公司之后的第一任老板。不仅如此,一进入公司,安远还凭自己的实力得到了“主任”的职位。

  在日本企业里,等级森严、晋级缓慢是非常普遍的。安远告诉记者,新人进入公司一般要从普通员工做起,上一级是副主任,然后可以晋升到主任,主任再往上是副经理。而副经理则是6年前这家企业中的中方人员能够做到的最高职位。

  进入公司就已经是主任的安远,不能不感慨自己当时的幸运。

  日本人的公司

  6年来,凭借自己的努力,安远一步一步得到晋升。

  曾经有一段时间,公司组织架构面临着很大幅度的调整,安远提出了很多意见和建议,他有过一段充满工作激情的岁月。“那个时候,每天都工作到很晚,但有一种充满希望的累和压力。”

  副经理再上面是经理,经理上面是高级经理,再往上是副总,然后是总经理。年轻的时候都以为只要努力就可以做到最顶端,安远也是这样。

  安远现在是经理级,从主任到经理,他用6年的时间升了两级,他还是公司中国区最年轻的经理级人物。

  安远告诉记者,现在的公司中,中国人做到的最高级别是高级经理。

  已经做到经理的安远似乎远没有当年做主任的时候感到荣耀,当年的荣耀是那么单纯,而现在,慢慢地读懂公司的文化,安远无法再像以前那样单纯地开心和满足起来。

  “在公司里,没有什么管理层和非管理层的区别,主要的区别就是中国人还是日本人。”安远不得不承认这个现状。

  时间长了,安远说:“我不觉得这是一个国际化的公司,我仍然觉得是日本人的公司。在我们公司里,就算没有职位的日本人也被员工看作是领导。当然,公司的核心领导层,也就是副总和总经理这样级别的管理者,也都是日本人。”

  与6年前的幸运感相比,在日企中前途无望的感觉成为了安远现在职业生涯中的瓶颈。而且,这个瓶颈在目前环境下,似乎难以逾越。

  低得惊人的薪水

  当然,和6年前“一人吃饱全家不愁”的状态相比,安远需要考虑更多现实的问题。

  安远说,他们公司有着“低得惊人”的薪水。不仅是新进入公司的员工薪水低得惊人,他认为做到他现在这个职位,薪水仍然让人非常不满意。

  有件事情始终让安远不能释怀。

  有个朋友从英特尔公司跳槽去了另外一家公司,安远说:“你的新工作薪水应该有1万元吧。”在安远的概念里,月薪人民币1万元应当是个很不错的薪资水平了,岂料朋友淡淡地说:“1万元?我在英特尔的时候就已经超过这个数目了。”

  安远说,朋友的这个回答让他很受打击。

  除了打击,然后只有无奈。

  在日企工作这么多年,安远清楚地知道,在日企的经营风格中是不会有什么突变的,“日企强调的是渐变”。日企做一切事情都会很规范,它会按部就班地给你升职加薪,不会一下子让你暴富,只允许你在一个稳定却并不丰裕的条件下生活。

  “但是做同样工作的日本员工的薪水,基本上是中国员工的10倍。”在日资企业里,安远说每个人都要去适应这种不平衡。

  看清楚了这些,安远对自己说:“如果为了薪水,我早就不在日本公司里干了。”为了一个仍然有些前途的平台,安远暂时还没有选择离开。

  一场接一场的会议

  “我现在最讨厌的就是开会。”安远说。

  “前天,公司中国员工开年度全体大会,这种大会是很没有意思的,全体人都在那里做报告,只是做个表面的保证而已,我先走了;昨天,公司又开全国销售会议,又是一个不能解决问题的会议,在我看来,那些所谓的沟通很大程度上都是扯皮;今天,公司又开会了。这次是全球员工年度大会,又要在会上作些表面形式的东西,我觉得实在很无聊。”

  “我曾经直接对我的老板说,如果要真正高效的工作,很多地方是需要集权的。”安远的语气中有点小孩子气的抱怨。可能是在一个地方呆得时间长了,对企业的怨言也就必然多了。

  “每年,公司每个员工都要定自己一年的6个目标。针对这个目标,年中和年底都和自己的老板谈一次话。需要考核每个月、每半年这个目标的完成情况,然后根据这些数字完成的情况给予升职、加薪等考核。”安远觉得在实际操作过程中,这是一个很呆板的管理方式。

  “还有些不能让人接受的规定,比如说一年迟到3次就要开除,”安远愤愤地说,“公司有规范的一年17天休假,但是很多时候如果早上没办法迟到了,我们通常就只能把这一天算成休假,很多假期就这样被浪费了。”

  未来的方向

  现在的安远,希望能够很好地调整状态,尽快走出疲惫期,但是对于未来的方向,安远仍然非常困惑。

  在自己朋友的圈子里,安远经常劝朋友要有计划,要有短期目标和长期目标,但是真正说到自己头上,安远说自己还在困惑中。

  若干年前,年轻气盛的时候,老板问安远,你以后想做什么,“职业经理人”5个字想也不用想就从安远的口中蹦出来;老板说他自己想开饭馆。

  就是这个6年前招聘安远进公司的老板,现在已经离职,拥有了自己的公司。

  许多年之后,安远才慢慢悟出开饭馆和职业经理人的差别。

  “没有想过自己创业吗?”记者问道。

  “没有想过。”安远非常明确地说,“要做自己的事业,不仅要有很强的理解力和执行力,更重要的是丰富的社会资源的积累。在这个城市里,庞大而丰富的社会资源对我来说并不是想有就有的。”
  佛友之家公众号:fyzj365
  大超薇亻言:10470894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