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祭岳父

楼主:厨师薛海兵 时间:2013-09-29 16:58:33 点击:151 回复:9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祭岳父
  少小失牯泪未干,娘亲易嫁影只寒。街头流浪食未饱,荒野牧牛衣正单。
  投身革命年十六,浴血沙场过百关。国共之争方结束,美朝战火又开燃。
  冲锋陷阵抛生死,卧雪爬冰卫河山。板店和谈熄兵燹,举国同乐庆凯旋。
  边疆平定红旗展,解甲归田建家园。原本机关当领导,诚求下调做职员。
  自言吾是农家子,才浅怎能来素餐。百业待兴初建国,习学瓦匠到鞍山。
  鞍钢建设大发展,技术高超意志坚。地北天南家四海,春风秋雨度流年。
  包钢投产蒸蒸上,立户昆区家业安。燕尔新婚心境好,生活美满劲头添。
  上苍不佑难遂愿,妻病无医琴断弦。孤鹤身疲归故里,十年往事化云烟。
  家乡盘锦西安镇,再次联姻结美缘。荏苒时光东逝水,生活平静少波澜。
  家兴业顺驱愁事,子孝妻贤饮水甜。家有儿女初成长,捉襟见肘少金钱。
  披星戴月霜兼雪,露宿风餐苦伴酸。千家房舍新而净,百座桥梁固又坚。
  做事难容半点错,人格不走一分弯。口碑处处都说好,技术人人夸顶尖。
  言传身教门徒广,品似黄牛做驾辕。卅载光阴转瞬逝,年逾花甲当赋闲。
  尚有儿女未独立,重担仍需挑在肩。日子拮据凭力气,不为政府添麻烦。
  儿女成家再立业,寒来暑去又十年。人近古稀身体健,房前屋后侍菜园。
  国家重视老军人,待遇年年往上翻。老旧房屋皆改建,明窗亮瓦换新颜。
  不愁吃住生活美,苦尽甘来似蜜甜。不忘党恩日日讲,时时刻刻记心间。
  没有多年党培养,哪来幸福大家园。无论风云怎变幻,为人正派做官廉。
  倘若国家有危难,皆当奋力冲向前。年刚耄耋生疾患,肆虐癌魔病体缠。
  医生束手无良药,儿女内心似油煎。病榻月余勤服侍,企盼父体得康安。
  无奈苍天不佑我,慈父撒手弃人寰。天堂此去路途远,我愿慈父驾青鸾。
  青鸾直上重霄九,同与众神列仙班。黄纸翩翩化蝶舞,檀香袅袅上青天。
  阴阳两界难相见,只有梦中共团圆。薄酒一杯诚相敬,天堂慈父莫孤单。
  父在天堂多保重,我辈世间心亦安。万语千言难尽诉,满腔悲痛泪不干。
  纵观慈父生平事,甘于奉献做春蚕。泪洒墓前祭慈父,长歌当哭万载传。




作者 :烟雨迷蒙的春江夜 时间:2013-09-29 17:55:44
  @棒槌鸟456

  鸟哥 你跑哪里去啦
作者 :烟雨迷蒙的春江夜 时间:2013-09-29 17:56:17
  鸟哥 你还得让我帮你坐沙发 你太不勤奋啦 哼!!!!
作者 :棒槌鸟456 时间:2013-09-29 18:03:06
  呵呵,不好意思啊,刚才吃饭呢。
作者 :棒槌鸟456 时间:2013-09-29 18:08:18
  多谢薛兄转过来,赞美之词不多说了。还是用我刚才的评语吧。


  情真意切,我读犹悲。薛兄诗才,冠绝古今。
  亲敬泰山,犹如己父。恭爱礼孝,待若至亲。
  怀念之情,溢于言表。追忆往事,俯首痛心。
  观父生平,国之篱樊。半生戎马,多具功勋。
  解甲务农,无图显贵。投身工业,甘做平民。
  清心律己,率先垂范。正教子女,严苛自身。
  人格高洁,口碑万众。关心国运,不忘党恩。
  忽羅疾患,服侍殷勤。衣不解带,子忘晨昏。
  虽驾云鹤,风节永驻,名同松柏,浩气长存!
  有婿如此,父当欣慰,悠悠孝义,锵锵祭文。

  区区数语,不能表达对薛兄的敬慕之情,能述兄才之万一,也当欣慰。
楼主厨师薛海兵 时间:2013-09-29 18:48:16
  谢谢鸟兄,一篇诗文不能表我对岳父思念之万一。
作者 :烟雨迷蒙的春江夜 时间:2013-09-29 18:53:01
  @棒槌鸟456 3楼 2013-09-29 18:03:06
  呵呵,不好意思啊,刚才吃饭呢。
  -----------------------------
  真是吃货哼 就知道吃

  
作者 :棒槌鸟456 时间:2013-09-29 19:00:29
  也说说我的岳父。
  我岳父是去年冬天去世的,89岁,因为长期在煤矿工作,患了肺癌。他家里兄弟四人,二哥、三哥都是抗联,三几年就都牺牲了。岳父最小,当时参加了“四野”,参加过“平津战役”“淮海战役”,一直跟随林彪打到海南岛。复员回到地方,在煤矿当工人,一干就是近三十年。家里五个子女,没有一个是公职人员,只有姨姐接班在矿上。患病之后,多次住院治疗,到后来也没钱继续治病了。大家会说:不是有医保吗?因为煤矿改制,所有退休人员已经归了社保,医保只能报销百分之六七十。岳父退休工资从社保开,才两千左右,根本负担不起治疗费用,特别是治疗癌症的一些非报销药品。多次去找,民政局给表示了一点补助,就说没有相关政策,再不管了。后来两次去省里信访办,那个工作人员叫陈述,非常热心,给县里打了电话。县里说的特别好,我们就回来了。在省里,看见几个子女推着肝癌的老父亲,举着横幅,我们觉得做不到,不能把一个行将就木的老人再折腾了。回到县里,信访局的一个科长接待的,一听我们不是陈述的什么人,马上就换了面孔。后来几次也无功而返,家中几乎倾其所有,也没有留住老人。
  老婆经常默默地翻看岳父的证书啊,几次战役和解放海南的纪念章啊,还有大爷的烈士证啊这些。呵呵,可是又有什么用呢?所以和薛兄对诗的那次,我才有了:
  黄龙直捣报前仇,
  先辈闻听赤面羞。
  官官贪腐凌血肉,
  哪个男儿会出头?
  就是这样的感慨,为国捐躯的烈士们,流血负伤的老兵们,他们怎么样了?!如果我年轻,我会去钓鱼岛上再流血牺牲吗?我常常这样问自己。
楼主厨师薛海兵 时间:2013-09-29 20:21:29
  我岳父也是四野的,从田庄台当兵,打到长春,后一直到海南,在广东修整,直接去了朝鲜战场,他是39军147师。
作者 :烟雨迷蒙的春江夜 时间:2013-09-30 12:41:16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