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半边脸

楼主:凤翔绢舞 时间:2012-10-29 18:59:28 点击:1138 回复:2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半边脸
  
  文/凤翔绢舞
    
    安静的办公室里,呼呼地吹着冷气,虽然是六月天,这样的屋内还是觉得有点凉,丫丫不断的搓着手,把小外套披上。办公桌都是两两相对,中间由屏风与玻璃隔开,只能看到对方,却不能听清楚对方在说什么话,所以跟对面的同事交流基本上用哑语。
    YY对面原来是坐一个小女孩,前不久走了,换了一个大帅哥,浓眉大眼,轮廓分明,他是刚从其他部门转过来的泉。YY忙累了,停下来喝一杯茶,偶尔抬头欣赏对面的风景也不错,至少养眼提神。可让丫丫不解的是,这个泉总是用他的较长的头发遮住左半边脸,很少撩开,发型是一边长一边短,严重的不对称,不过整体看起来还是蛮不错的,很像一个大大的逗号,还有点小潮人的感觉,就连她这个女人都有点妒忌泉有这么柔美的发质。
    YY的资历老,跟同事也玩得很熟悉,下班时总是跟一帮同事嘻嘻哈哈,开着不大不小的玩笑,声音清脆、干练,人未至声先到,这种团队气氛让新来的泉有种想加入的冲动。
    强叔德高望重,为人很随和,一点架子都没有,是公司里的领导,因为泉做事比较负责,深受他的喜欢,下班后经常跟泉走在一起漫步到大门口,有次强叔跟泉打趣:“别光顾着工作,该想想自己的个人问题了,YY人不错,性格也很活泼,又跟你是同一个地方的,好好考虑一下。”有了强叔的提醒,泉也开始关注YY的一举一动,但泉内向害羞,一副老实巴交的样子,始终没有实际行动,经常在观察YY时不小心跟她目光相遇,然后又急忙的转移视线,这种相遇的频率高了,连YY都感觉出来了,也开始在意自己的言行举止,但只要他不在,她依然像平时那种无拘无束。
    外向的人心事也在眉宇间,这个很快被同事知道了,姐妹们总是有意的把他们扯在一起,心细的男生也开始渐渐疏远YY,但是还是有一个小她几岁的阿勇对她穷追不舍,约伙伴一起玩时都会叫上她,有次YY单独跟阿勇走在一起,看到路边的很多卖玩具,YY蹲下身拿了一个玩具对阿勇说:“老弟,我买个玩具送给你吧,这个喜欢吗?” 阿勇有点失望:“我真的那么幼稚吗?” YY扔掉玩具,起身走了,阿勇明白YY心里的想法,也听过他们的传言,看来这一切都说真的。
    YY也很欣赏泉,她怕泉误会,就主动忽略身边的朋友,但泉依然如往昔,不冷不热,完全没有要追求YY的意思,YY一下子孤独了,后悔自己的冲动,当她看到阿勇跟其他女孩子走在一起就更加失落了,她不明白泉在等什么,难道非要她来开口吗?还是有其他苦衷呢?可她却这样的成了同事传说的泉女友,泉在她心里慢慢萌芽,占有很大的位置,却不知道泉的底细,同事几次开玩笑要去他家,他都找借口拒绝了,因为这种不随和,同事们并不是跟他玩得很要好,有集体活动也很少叫上他,除非是公司安排的。
    阿玉是YY最好的同学,她看得懂YY的心事,主动向YY的同事索取泉的电话,还自作主张的向泉进行了“攻击”,瞎掰、乱扯、把泉弄得服服帖帖的,也经常约他出来玩,泉喜欢有这么一个大胆外向朋友,可以消磨寂寞的时间,YY反而成了他们的随从,他们三人中,她说话最少,面对心仪的人她还具备女人的那份娇羞,太在乎让她失去往日的风采,不敢随心所欲,更不用说他跟泉之间有什么默契,连说话都很少,这种关系还不如她的那帮朋友,阿玉做这些都是为好同学,没有想过会抢了YY的风头。YY可以跟自己喜欢的人在一起就很满足了,心里除了甜蜜还有那么一点点妒忌阿玉,她喜欢阿玉那种放松自在的感觉,但这种想法马上就被很铁的姐妹关系没收了。
    恋爱是不可能三个人谈的,三个人最多是朋友关系,阿玉开始有意让他们两单独相处,每次阿玉一走开,泉就显得很尴尬,根本不是在享受爱情的甜蜜,反而是在完成一个任务,这让YY的心理很不舒服,她很想知道原因,却一直都开不了口,每次都聊一些不痛不痒的话题,让YY很是迷茫,也有一种很不祥的预感,总觉得泉在隐瞒什么秘密没有说出来,特别是那长发,太与众不同了,她好想帮他撩开。不过,也无所谓啦,喜欢他,就算里面藏一个很不雅观的疤痕也喜欢。
    泉心里确实有秘密,但他总是独来独往,没有人知道,他也不愿意说,还刻意隐瞒,在公司里他很孤独,只有默默的做事,尽管他不会得罪人,但也没有真正玩得很要好的朋友。他左右为难,他一旦说出来,他将会立刻失去阿玉跟YY这两个好友,他不说,受伤最大的是YY,其实他一直想把YY当妹妹看待,这么多时日的相处,他怎么会不明白她们的良苦用心,他现在的任何决定都会让自己跟朋友难受。但纸真的可以包住火吗?总有一天会燃烧,他害怕这一天的到来,又有点期待这天的到来,要是能把事情挑明,他可以早点解脱,不用再昧着良心做人,但始终没有勇气说出来。
    周末,外面的太阳有点毒,YY呆在跟阿玉合租的公寓里煮虾,平时都是好同学阿玉下厨,今天她刚好有事情出去了,但阿玉还是不忘给泉打电话,说家里有好东西吃,叫他一定要过来。YY手忙脚乱,看到活生生的虾要被煮了,有点杀生的感觉,不知道如何下手,索性将整盘虾直接倒进开水里,还来不及盖上盖子,就被乱奔的虾跟开水烫到了,痛得她大叫。这是她长这么大第一次煮虾,经验严重不足。泉按时赴约,他看到阿玉不在,就知道是被她安排了,他也不知道如何帮忙,傻愣愣的看着YY在忙,YY叫他去楼下帮忙买点东西,他很爽快就应允了。
    凑巧的是,泉居然忘了带随身电话,此刻电话却偏偏响起了,丫丫拿起电话便接,没想到里面居然是一个女人的声音,声音有点沙哑但口气很强硬的问她:“你是谁?怎么帮泉接电话?”丫丫也没有多想:“我是他同事啊,他回来我让给你回电话吧。”泉回来了,看了电话他比谁都清楚,就跟YY说:“我有急事,必须马上出去。”YY还好心的跟泉说:“都到饭点了,让你的朋友一起来吃饭吧,饭都煮好了,阿玉不回来吃了。”泉就这样走了,一会儿跟他的朋友一起来了,YY很热情的款待了泉的朋友,吃完饭他们又走了。
    YY有点失落,好在同学没多久就回来了,YY跟她说了此事,阿玉有点不服气:“知道她是他什么人吗?为什么会跟他在一起呢?” 丫丫有点委屈:“我哪里有资格问啊,再说这个怎么当面说嘛。”阿玉有点不耐烦:“不行,这个必须弄清楚。”天黑了,也没有泉的消息,阿玉按耐不住好奇心,便打电话给泉,接电话的却是那个女的:“泉的电话以后放我这,有什么事情跟我说吧。” 阿玉本想损她几句,但还是觉得不妥,就把电话直接掐了,她又打电话给泉的朋友,让他转达,叫他立马过来。
    泉来了,丫丫下意识的走开,阿玉单刀直入的质问,泉一五一十的把事情的原委说了,其实那个女的也不是他的女朋友,是原来一个朋友开玩笑说要介绍给他认识,那个女真的看上他了,一直在追他,都追到他家里,他父母都知道,但他没有要接受的意思。那个女的一有空便主动打电话给他,约他出来玩,他也不好意思拒绝。比他大一两岁,也一直没有再找男朋友,都这样维持一两年了,但泉也从来没有正面拒绝过,怕伤了她的心,希望她能识趣自己走开。阿玉却要让他选择,泉沉默了,最后无奈的说:“我谁也不选择。”
    泉走了,阿玉看着一脸茫然的丫丫不知道如何开口,她觉得以阿玉的个性,根本不可能跟那种厚脸皮的女人抗争,主要的是,泉是个没有主见的男人。其实两个女人对他来说都是送上门的,他真的很少主动过,本想好好帮同学,没有想到却给她制造了一场灾难。她很怜惜的拉着丫丫的手:“真的喜欢,就主动争取吧,至少不会后悔,假如我是男人我一定选你。”
    丫丫静静的听阿玉将泉的故事说明,她的疑团解了,但她也傻眼了,泉的懦弱到底是有意还是无心,真正的主角根本不是她,同事之间的玩笑让他们彼此有了关注,同学的大胆与热情,让他们做了好友。假如能提早预知这一切,她根本不会把精力用在他的身上,但时间在他们各自的心理投射下的影子,让他们进退两难,这一切的清晰片段如何在一时间抹掉。伤害是由时间慢慢累积的美好记忆,顷刻之间化为乌有,瞬间的回击只有短暂的尴尬,根本造不成任何痛楚。她真的不知道要怨谁,大家善意的举动最终铸就成了一把利剑穿透她的胸膛,这种痛只有她知道,希望是一根离弦的箭,放出去就意味着收不回来,技法如此拙笨的她,根本控制不了方向与速度,只能任这根箭乱穿,射到哪里便是哪里。
    同事之间抬头不见低头见,丫丫已经没有了往日的期待,只有伤感,每次遇到泉也形同陌路,不想打招呼,不想理会,泉很是不安,当所有的同事离开时,他过来跟丫丫搭腔:“以后还做朋友,可以吗?”丫丫也很想正面知道答案:“假如我跟她一样坚持,你怎么办?”泉最怕回答这个问题,但今天他知道必须给丫丫一个很明确的答案,哪怕是伤害:“我选择她。”丫丫彻底死心了,其实她早该知道这就是答案,只能怪自己太傻太单纯了,她败给了自己的判断,总以为这么老实的男人一定信得过。假如至始至终他们之间都只能是单纯的朋友关系,她又何必那么费心呢,她根本不缺朋友,只缺少自己想停留的对像,自己的一份真心与热情付给这种人太不值得了。若真把她当朋友也不该瞒她到现在,早就应该提醒她寻找自己的幸福了,可他一直模拟两可,让她琢磨不透。一年了,她珍惜、在乎跟他在一起的点点滴滴,最不希望画上句号的便是她,她付出的是爱情,泉付出的是友情,泉一直都知道答案,而她稀里糊涂的,来不及做任何的准备。事情既然都挑明了,就得说清楚,丫丫很坚决的说:“再做朋友已经不可能了,以后也不想再看到你。”泉安慰着她:“我会离开的,我已经提出离职申请,真的对不起,希望你能好好呆下去。”
    泉不久便走了,丫丫没有去送别,也不想再知道关于泉的事情,倒是那些同事主动过来问她泉的近况如何,她只能淡淡的说不知道,同事们都认为他们是很要好的朋友,谁能想到他们早已结束那段没有结局的友谊。泉是她朝思暮想的人,最终就像烟云一样消失在她的世界里,尽管她强顶着坚强的外表,却怎么也掩饰不住内心的脆弱,他们的爱情只能在梦中相遇,隐约的存在,却又触手不及,动什么不要动感情,动了感情就意味着你是弱者,当那根神经无意被启动时,就学会了自欺欺人,不是不在乎,而是太在意,反而失去了自己的方向,总被别人牵着走,这一程断送了她的初恋,也断送了她最好的梦想。她也明白一个事实,爱与不爱很明确,不会为难,不会纠结,就像她一样可以抛开所有的对象,锁定一个目标,只为一份实实在在的感情,不夹带任何杂质。总以为自己懂,没想到花了这么长的时间才看清楚那半边脸。
    
作者 :深海凌鱼 时间:2012-10-29 22:20:19
  
  生活原本就复杂,更何况要掺杂情感,总要用时间来验证的……
  
  索性能的看的清,已经是最好的结果了,问好楼主!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