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拈花微笑]再等两分钟【连载】

楼主:小痞二世 时间:2011-02-21 22:12:00 点击:582 回复:5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再等两分钟
    小痞二世
    
    那一天,如血的残阳,刻写了深深的悲凉,萧萧的秋风,吹来了无限的愁绪。凌羽就是在这天离家的,宣告了18年成长的结束。
    寒窗苦读十余载,终于在一个特别的日子接到了北方A市M大学的通知。全家人的兴奋不是用言语可以形容,毕竟,那么大的镇子,上一个考到著名大学的大学生还是好几年前。然而,凌羽是不愿意这么早就离开家乡的。所以,去车站的路上,夕阳西下的时候,她差点哭出来:那将预示着另一种生活的开始。
    “18岁,或许真的是一个尴尬的年纪呢!有那么多留恋的东西,却又因为这样或那样的原因不得不放弃。”——火车的嗒嗒并没有影响到她的思绪,凌羽在自己的笔记本上写下了这样一句话。
    多年以后,凌羽看到这个笔记本的扉页上的字迹,心里仍是那样的难以平静。
    
    
    1?陌生的城市,涩涩的秋风温蕴的暖
    
    
    “嗨,同学,我来给你拿行李吧!”刚风尘仆仆赶到校门口时,一个和气又活跃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谢谢哦!”出于礼貌,凌羽条件反射般说了谢,那时候,笨重的行李都快压得她透不过气来了,凌羽正在懊丧老妈要她那这么东西,也后悔自己强烈要求不要爸妈送。
    “同学你是什么专业的呀?”
    “美术设计。”
    “家在哪呢?”
    “苏州”
    “很美的地方,上有天堂下有苏杭呀!有时间真想去看看。”
    凌羽笑了,是啊,那是个美丽的地方,美得有些戚戚然。那夕阳,那晨钟暮鼓,那山水,都浸透了诗人的辛酸,诗人赞美苏杭的美丽,可是他们的绝唱总是在穷途末路的时候刻在后世的千万人心里。于是,美丽变得凄惶。
    “同学,你的宿舍到了!对了,还没有请教你叫什么?”对方一脸的诚挚。
    “谢谢你哦,我叫凌羽。”
    “客气了,我是工程设计大二的李子煜。以后有事可以找我。”李子煜随手递上了一张简易的名片,上面印有专业、姓名和电话。
    “好呀!”凌羽差点笑出来,李子煜?!南唐后主李煜的弟弟吗?想着好笑的倒也不觉得不适应这北方的天气了。刚才还说这里又干又冷的。凌羽就是这样子了,忧愁的事很容易被忘记,只要世界上还有一丝丝让她兴奋的事。
    
    开学的忙乱加上新鲜和不适应,着实叫凌羽吃到了苦头:诸如找不到上课地点;不知道怎么回宿舍;吃饭丢掉饭卡啥的,总之是,噩梦一般。
    “我以为我的大学像一场噩梦一样开始了,在那个秋季,叶子开始枯萎,我却不能像南飞的大雁那样回家,什么时候我可以找到一个安稳的栖息之地。”那个记事本依旧是凌羽打发心事的最好去处。
    
    女生的宿舍,到了晚上总是格外热闹,叽叽喳喳的喋喋不休,或是谁谁的衣服好看,谁谁长的帅,又或者是哪个帅哥追到了哪个美女之类的,你总是会惊讶她们是如何展开话题,又是如何一步步说到天上地下前世今生的。总之,这是个美丽多情又有着无数虚妄的地方,凌羽这样形容她的大学宿舍。大家肆无忌惮的说着话,倒是叫凌羽忘记了白日忙乱的忧愁。
    
    宿舍里住着连他在内的四个人,其余三个人分别是是来自东北的姚小琴,来自云贵的张悦然和A市当地的明晓晓。
    
    姚小琴,一副典型东北女子的豁达样子,长得一般,性格上看起来大大咧咧,而且她的笑声爽朗,所以凌羽并不觉得她讨厌,反而觉得姚小琴不会对她的大学生活有太大的影响,似乎那是一个可有可无的角色。
    这样想着是不是残酷?可是人生之中又有谁不是别人生命旅程中的过客呢?谁又会在谁的记忆里永远存活下去?
    
    云贵来的张悦然是个小巧的女孩,雅致,像个孩子似的。不过,后来发生的事倒是有点出乎凌羽的意料,总觉得她是个需要人疼爱的小小孩子,又有种从骨子里拒人千里之外的感觉,于是打消了接近的念头。
    似乎,有点遗憾,却又像是宿命一样,摆脱不了,也没有办法去改变它。只能任其发展,直到,年华悄逝青春迤迤变老的时候,才相视一笑,像相识了千年,突然打破这禁锢彼此的结界。冰释前嫌。
    
    A市的明晓晓倒是个奇怪的人呢!不喜欢说话,笑的时间比说话的时间多。你说什么,她会温和一笑,或者,你苦恼的时候在她面前诉说的时候,她也是温文一笑。世界上的事都好像和她无关,只要她不说话却在笑的时候,空旷的感觉:就像走在宽敞的草地上,舒服的气息溢满了四周。所以,凌羽认为那是一种安逸,一种来自内心的安逸。她甘愿臣服于晓晓的安逸。
    她的劫,在劫难逃。
    
    多年之后,不知晓晓身在何处,凌羽寻找的日子一天接着一天,可是,那个劫,真的是在劫难逃。她,又该去哪里寻找她呢?
    
    又是匆匆忙忙地往教室跑,找不到教室却是凌羽最苦恼的事,“为什么高中的时候是老师来教室找我们上课,大学的时候却要我们一个个教室去找老师呢?还是在这么陌生的地方!”凌羽边跑边懊恼地想着。
    
    “啊?!”手里的课本洒落一地。
    “哇!不好意思啊同学!”一张俊秀的脸映入眼帘。
    “哇塞,帅哥诶……”
    “计算设计的学长诶,好帅哇……”
    “……”旁边的同学尖叫的有,看好戏的也有。
    “没,没关系!”凌羽想着好像是自己慌不择路撞到他了吧!就接过书匆匆忙忙地往教室的方向跑。“快迟到了啊!该死…”她心里还是有点着急。听说那个老教授很严格的,迟到要被记过,不到的话别想及格!
    
    “你刚才撞到的那是计算设计大三的学长赵君儒诶!他很帅的,家里又有钱,是很多女孩心中的白马王子呢!”刚坐下,身边的袁晓丽叽叽咕咕的说来了,“可惜的是他有女朋友,叫吕铭,大家都说他们是金童玉女,一个国学社的社长,一个艺术团的团长,真是绝配哦……”
    “真是八卦!”凌羽心里这么想着,说:“哦。”并没有多大的热情,但心里还是惊叹这个袁晓丽知道的八卦有那么多!忽然,旁边响起一阵聒噪。
    “哇哇,帅诶!”
    “是是,还有点酷酷的!”
    “汪仁宇诶,那个冷冷的帅哥。”
    “就是就是,……”
    ……
    埋着的头被吵吵嚷嚷的声音逼得抬起来,往门口看去,是有个穿着白衣服的高高的男生走到一个位子坐下,旁边的女生一片尖叫。
    
    说实话,凌羽可真是不喜欢这样的气氛,她喜欢说笑,可是并不喜欢女孩们像跟屁虫般追逐着那些所谓的帅哥,她认为那玷污了女子纯洁美好内敛的大好形象,于是心里暗暗地不喜欢那个叫“汪仁宇”的了。
    “同学们,……”教授的声音打断了教室的嗡嗡声,整个教室的吵闹换成了一种有节的催眠的教学声。
    不可否认,凌羽的嗜睡习惯可真是“十几年如一日”,如今到大学了还是一点都没有改变。以至于暑假她拿到通知书的时候,死党阿颖还怀疑是不是M大搞错人了,着实叫凌羽郁闷了一番。
    “嗨,大家晚上都吃什么啊?”姚小琴大大咧咧地呼叫着,“要不,咱们姐妹几个今晚聚餐好了,天南地北的聚到一起也算是缘分呢。”
    “
    好哇!好哇!”张悦然高兴地附和道!
    “我没意见。”凌羽看到明晓晓温和地对大家笑了后说道。
    
    几个人收拾一下就到了一个叫“映月”的餐厅,温馨的橘黄灯,心里也是暖暖的,几个人倒也兴趣盎然。
    说些各自家里的事,甚至说到高兴的地方大家都乐得直叫。
    
    “诶!我说,大家觉得什么才是有意义的事呢?都说说哩。”和大家混熟了,凌羽也不怎么介意说出自己的想法,餐聚到兴致正浓的时候她兴奋地说道。
    “这个啊?还真没有想过!”姚小琴这家伙最活跃,“不过,我说我做过的最有意思的是这次来学校的路上,我把火车上的位子让给了一个大妈。后来下车的时候自己都快站不住了,现在想想还是觉得自己真是够傻的啊!哈哈哈……”
    “哈哈哈哈哈……”她们几个笑成一团,凌羽还想着:这痴孩子!
    “哈哈哈哈哈,爱心可嘉,这世上可真遇不到你这么好心的第二个人了。不过,我很不赞成你的做法哦,这是个淘汰式的世界——优胜劣汰,她没有买到票就应该站着的啦,”小个子的张悦然呼呼的笑完了抢着说,“你说,你觉得最有意义的事该不会是用一生的时光学雷锋做尽好事吧?!哈哈哈……”
    “悦悦,你就别损我啦啊!不过真的是终生难忘啊,13个小时,站在那又挤又乱的火车里…”姚小琴似乎想了一秒钟,接着说:“我想吧,为我的梦想付出我最后的力量。就像夸父逐日那样,从不放弃,直到生命的最后一秒,这就是最有意义的事喽。”
    “哇哇,不错诶!我喜欢这样的性格。”凌羽欢快的叫起来。
    “那谁要娶到你了不是幸福死了?为了他付出一切哦!”像小孩一样的悦悦就喜欢调皮。“我觉得我这辈子最想要的事就是和喜欢的人相伴终老,并且儿孙成群,最好有一个天才式的儿子供我调教,做一个幸福的人,不去理会其他的纷繁复杂。”
    “哈哈哈,你真出息啊!”姚小琴大笑。
    “哈哈哈哈……”凌羽也控制不住笑出来了,她看到明晓晓也笑了:温和地笑了。做一个与世隔绝的人该有多难?
    是啊,有时候感觉晓晓不是A市的人,这么低调沉默,认识的时候你会以为她是那个小山村来的,和这个霓虹漫布的都市太不搭调,你也无法把她和当地生的桀骜不驯联系在一起。也许正是因为这个,凌羽才不那么讨厌晓晓吧,甚至把晓晓当成唯一可以诉说心事的朋友。
    
    “晓晓你说你觉得自己做什么最有意义?”悦悦自己也开心的笑了,转向晓晓时问了她。凌羽还在想晓晓不说话的原因。
    “也许,我最有意义的就是为了我命中的北斗星寻找方向吧?”晓晓先是笑笑说。
    三个人迷惑地看着她,不知道这句话的意思。
    “如果北斗星迷失方向了,我可以四海为家,天涯海角去找回北斗星该指向的方向呢!”看他们盯着自己,晓晓补充了一句。
    各有所思了几秒钟,姚小琴呼呼的问凌羽怎么认为。
    凌羽兴奋地大声说道:“我希望自己能像秦淮八绝那样,在秦淮河边,艳尽群芳,得尽风流。”看着舍友们忍俊不禁的样子,凌羽倒先笑了,“哈哈,我就是故意叫大家轻松一下的,我以为:有意义的事或者在我们不知不觉的时候就发生了,直到有一天你会想起来的时候,才在嘴角露出了笑意,那时候,那人,那事,才最值得珍惜呀!”几个人笑得很开心。
    
    晚餐聚会进行的很顺利,几个女生在酒足饭饱之后回到宿舍,晓晓的嘴角挂着一丝不易觉察的笑,这时候凌羽也在思考晓晓的话,想:我会不会是晓晓的北斗星呢?想着咯咯地笑出声来。却引来姚小琴的一阵戏谑,悦悦也跟着起哄了:“是不是看上哪个帅哥了?”……
    “日子像水一样流逝,孔子哭了,我们却在笑。这如水的日子里,我是寻找什么?生命的意义是什么?还是要走着一个沉默着没有波澜的旅程?”笔尖划过,记事本上多了凌羽对流逝日子的感慨。
  
楼主小痞二世 时间:2011-02-21 22:14:49
  无聊了,原创小说发来试试。。。。。。
楼主小痞二世 时间:2011-02-21 22:15:34
    开学也近半个月了,M大的习惯仍旧没有改变:社团招新进行地如火如荼。大概是那次聚会之后,凌羽和晓晓在一起的时间就多了,吃饭、上课甚至去洗手间都形影不离。晓晓是一贯的沉默加温和,不怎么说话只是会笑笑,你从她的笑里看不到虚假,真的是在认真听。凌羽心里说着。
    “嗨,美女诶!两位美女加我们的摄影社吧!”
    “我们先看到的,美女,来我们舞蹈团好了。”
    “小羽!这边,嘿,凌羽学妹,看这儿……”凌羽和晓晓都听到了,凌羽还有点诧异,有人认识我吗?扭头看见李子煜正笑着朝他们招手。
    “是李煜学长啊!”凌羽开玩笑的说,“你也在这里招新?”她指指李子煜面前的桌摊。
    “是啊!这不为社团招新嘛?国学社,怎么样?有兴趣吗?”李子煜也不介意凌羽的调侃,拿出一个书写者“国学社”的招牌。
    “这个啊!……”凌羽有点尴尬,实在是在文学里的国学方面没啥天赋,随笔她倒是很乐意写写,就像自己的记事本那样。可叫她看那些文学性的东西,凌羽认为那是折磨她幼小的心灵。“要不然我问问晓晓要不要参加你们的……?”
    “国学社!”李子煜补充一句。
    “对!国学社,”对着李子煜转向晓晓,“晓晓,你看……”
    “这个…”明晓晓看着他们期冀地注视着自己,不好拒绝,只有笑了笑,“好吧!我尽量配合学长的工作。”
    “那就太好了!”李子煜开心的说。
    “耶!我们国学社招到美女了诶。”
    “看看你们杂志社,还都是光头!嘿嘿……”旁边的几个人和另外招新的人耍嘴皮子。还不时地看向明晓晓和凌羽这里,心里的得意完全溢于言表,似乎她俩谁进都意味着两个人俱在一样。凌羽和李子煜搭几句话就拉着晓晓走开了。
    也难怪,偌大的校园,男女比例是10:1,在当地已经算是很不平衡的比例,本来凌羽长的也很漂亮,尽管她不怎么喜欢修饰,那种江南女子的清秀依旧是无法遮掩的。明晓晓虽是一般的相貌,1米65的个子便是优势,于是,仔细看会发现晓晓其实很耐看的,特别是那独有的气质,凌羽说那是“由内而外的涵养”。
    
    招新还是进行得火热朝天,舍友们都有自己的社团,除了晓晓是凌羽介绍的国学社,姚小琴去了学生会,她的干练和大方适合这个社团;悦悦去了摄影社。凌羽还是一点加入社团的想法都没有。她就是什么都怕麻烦,对她来说,没有比睡觉更重要的事。所以宁愿什么别的事都没有,给她最大的睡觉空间。
    可是不知道怎么地,美术社的社长慕名前来找她,说她在社团不必干什么事,真有需要的也尽量不耽误凌羽太多时间。就这样,凌羽也稀里糊涂地进了一个自己的社团:美术社。
    她的无奈源于:自己的专业就是美术设计。说到美术,这就是凌羽的强项了,在当地,不论是市奖、省奖,大大小小的奖牌她都拿了一堆,要不那个分数怎么能进M大——A市的太子学院呢?明晓晓看到她无奈的样子,偷偷笑了。“大概是宿舍的谁看到我的写生就在外推荐了吧!”这样想着,她觉得自己在逐渐适应这个本来干干冷冷的城市了。
    
    李子煜在楼下,看到明晓晓和凌羽下楼,迎了过去:“小羽,晓晓,今晚六点咱们一起去吃个饭吧,还没谢你们让国学社在这次招新中争了脸呢。”
    凌羽的嘴差点张成“O”型,“这个,就不用了吧!我也没帮上什么啊!”晓晓也点点头微笑着看着李子煜。
    “去呀!给个面子,这次社团出钱请你们,还有其他的学长和成员呢!你俩要是不去,我没法交代啊!”李子煜似乎不愿放弃,“来这次会议的还有计算设计的赵君儒学长呢,对了,还有吕铭。”说到这,李子煜还笑了笑。
    凌羽记起了那个被她撞到的人,不过当时上课快迟到了,脑子里并没有赵君儒的印象。看着实在没法拒绝,凌羽望向明晓晓,看到晓晓轻轻笑了。就答应了下来,她担心自己这次跳到火坑了:悲惨啊!人家会不会是来找麻烦的啊?
    餐会似乎有那么个环节是为了欢迎他俩的,只是凌羽不知道为什么会请她,晓晓是国学社的,而她并不是呀!问李子煜,他只是说,开学时候认识了,既然和晓晓这么好,多一个美女大家更开心。还加了一句,赵君儒学长特意要邀请你呢!等着吧,他可能忙什么事,马上大家都到了。
    “赵君儒,赵君儒,赵君……”凌羽心里念叨了好几次,努力去回想那个被自己狠狠撞了一下的赵君儒的模样,只是真的没什么印象。
    
    人员陆续到场,果然不愧的是搞文学的一帮家伙,一个个气质斐然,看着就有那么一种书卷气袭来,给人的感觉那么舒适。只是凌羽不明白的是:这些武将(理工科)干嘛都要跑去写文章呢?整个包间这时候仅有凌羽和晓晓两个女孩。
    “社长来了!”不知道谁说了一句,大家都朝门口看去。
    “是他”凌羽小声嘀咕了一下,觉得那身高没错,对晓晓说:“那就是赵君儒吧,那天上课被我撞了的那个家伙!”
    晓晓笑了,也看看社长,“哇,果然是一表人才啊,虽说M大的帅哥不少,这个算得上是帅哥中的极品吧!”晓晓想着调侃地对凌羽说。凌羽坏坏的笑了,这个晓晓,平时装得那么淑女,也会说这种话啊?
    
    “凌羽学妹,你好!这位是明晓晓吧!欢迎你加入国学社哦。”谦和大概就是君儒斐然的特色吧!听着赵君儒说话,凌羽想到。抬头看到赵君儒身后有个美女看着他俩善意的笑了笑。想到了袁晓丽说的金童玉女,凌羽心里这么想着:真是很般配。
    “你好!学长。”她说着脸微微红了,似乎为上次撞到他而不好意思。
    “你好!社长。”明晓晓也打个招呼。
    礼貌地打过招呼后,吃着精美的食物,大家兴致勃勃地谈开了,说着学校和各式生活和趣事。
    “欸,学长,那个是……?”凌羽的好奇心是真的不浅,指着吕铭方向问李子煜。俗话说,文人相轻,美人更是如此,其实,她不知道自己是看到那么有气质的美女生出的嫉妒,还是真的很有兴趣,或者是在审视一件尤物。
    “那个啊!就是艺术团的团长吕铭,赵君儒学长的女朋友。”李子煜有些羡慕地说道,“他们就是在大一那次社团联谊会的时候走在一起的,那时候,真的是传为学校的神奇呢!……”李子煜絮絮地说道。
    其实她应该猜到了,想到:他俩站在一起真是一幅美丽和谐的风景画呢!凌羽这个喜欢审视美丽东西的习惯还是改不了。看着他们在聚会上开心的说着各种趣事,晓晓时不时会笑笑,她不时也插几句话。这个晚会进行地很和谐。凌羽和明晓晓都觉得这种氛围很舒适。
    
    “这个秋天尽管有些许寒意,可内心还是感受到了温暖。青春并不是只有悲愁!宋明你知道吗?”在那个干涩的九月快要结束的时候,凌羽在记事本上写上了这句话。
  
楼主小痞二世 时间:2011-02-21 22:16:52
  改天传第二章,东西长了看着就累。。。
作者 :七色的蒲公英 时间:2011-02-21 22:22:15
  来顶~~嘿嘿~~
楼主小痞二世 时间:2011-02-21 22:24:46
  我的大学和我的好朋友,尽管有些是创作的,但是感情还在!嘿嘿~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