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指间流沙]天数茫茫不可逃

楼主:撄宁子周 时间:2011-05-25 23:46:13 点击:579 回复:5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天数茫茫不可逃

作者:撄宁子周

 


          ——读《史记?淮阴侯列传》有感于纵横之士
        
        
  凡当末世,群雄并起,英杰辈出,纵横神州,骋才驰力,欲建奇功于纷扰,图王侯于乱世。秦汉之际,纲绝维弛。一时,“山东大扰,异姓并起,英雄乌集”,是谓“秦失其鹿,天下共逐之”。纵横烈士,各骋才力,攀龙附凤,建功立业,垂名青史。勿庸置疑,值此纵横驰骛之秋,淮阴侯韩信乃其间之佼佼者。然读其传毕,千载之下,未有不掩卷惊叹其才,惋惜其亡者也。
  大抵英雄,少志即高远,不与人同。陈涉少时与人佣耕,辍耕而发“燕雀安知鸿鹄之志哉”之不凡之语;项羽见始皇之东巡于会稽,喷薄而出“彼可取而代也”之霸王之气。韩信亦然。“为布衣时,其志与人异。其母死,贫无以葬,然乃行营高敞地,令其旁可置万家。”彼诚烈士也,“穷且益坚,不坠青云之志”。英雄志高,其行亦不与人同。信“始为布衣时”,“不能治生商贾”,盖此小道,非谋王侯之术也。然能忍俗人之不能忍之胯下之辱,遂坚其心志,成就他日之大谋。
  英雄建功,贵在待时择主。昔孔子游列国而发“沽之哉”之叹,终乏明时;吕尚钓渭水而获“太公望”之号,因遇明主。信初不为羽用,志郁郁不得伸,此 为不遇明主也。遂亡楚归汉。随汉王亡而复归,终拜大将。此即“良臣择主而事”也。汉王能容,彼之才遂大用于时。破齐败楚之战,威震天下,霸王项羽亦为之震恐。垓下之役,助刘邦破楚而定天下,此事业巅峰之时也,虽周之太公,齐之仲父亦不能过也。
  然后世多叹惋,其身死国灭,何其速也?掩卷长思,“岂非天哉”!盖君子处此世间,建功立业,不可不知时、知人与自知。知时则顺时潮而动,骋其能于波间;知人则或能善任,或能功成而身退;自知则能“不伐己功,不矜其能”。此三者,缺一而不可。窃惟淮阴侯韩信于此三者,逊之远矣!
  夫既破齐败楚,武涉之说韩信也,已明当时之势:“右投则汉胜,左投则项王胜”,背汉与楚和,则“叁分天下王之”。然信以汉王遇之深而不忍背之。此不知而失时者一也。齐人蒯通之说韩信也,更详尽之;然信终不纳。此不知而失时者二也。高祖游云梦以袭楚王信,信欲反而终未行,失千载之机,反为高祖所械系,降为淮阴侯。此不知而失时者三也。
  高祖刘邦,起于草莽,实乃无赖。与项羽战,逃之急,竟不顾稚子,甚而推堕车下。羽欲烹太公。高祖则曰:“吾翁即若翁,必欲烹而翁,则幸分我一杯羹。”此诚乡间市井无赖语也。于此,高祖为人可窥一斑。蒯通力谏信善汉王欲建万世之业之不可,然信终障于汉王之知遇,遂至身死国灭。此不可谓知人也。
  窃惟韩信之不自知,甚矣!时势之变,一如长江之水东流。信之世,亦远非周公之时,然信犹爱裂土封王。项羽自号霸王,裂土而封,终致破灭。此前车之鉴也。然信犹不悟,自守其短,未能与时俱进,悖于高祖一统天下之势,诚破灭之本也。又居高位,不思身退,有震主之威而不自知;后虽知高祖“恶其能”而“常称疾不朝”,然已晚矣,高祖已有灭其之心。信之才智,天下尽知,然终不能“学道谦让,不伐己功,不矜其能”,于朝中失其所与,终反而不成,“为儿女子所诈”而莫能救。信,信义之士也,不忘漂母屡饭之恩,报之千金。然其匹高祖吕后也,无赖奸诈之徒也。知遇信等,此聚士之法也。前遇之,后杀之;此一时,彼一时也。以信等信义纵横之士逐于彼政治之流,仅能止步于王侯,欲窥帝王之位,难矣!
  韩信之将死也,曰:“恨不用蒯通计。”设若彼诚知时而进与楚和,知人以背汉王,该当“三分天下”而居其一邪?设若彼知高祖之不可善,知己身矜伐之短,可如萧何贪财自污以保全宗族邪,亦可法范蠡功成身退而居五湖以保全妻子邪?“眼前无路想回头”,难矣,人居其位而惑其心!
  信之兴贵败亡,何其暴也?彼自言“岂非天哉”。诚然,彼不顺时而作,反逆天而行;居其位尚不自知,临死地方归之于天。悲夫!
  呜呼!其果“天数茫茫不可逃”也邪?
    
  

作者 :淡淡依然ABC 时间:2011-05-26 08:14:44
  沙发
作者 :小痞二世 时间:2011-05-26 12:57:15
  问好!
作者 :小罗什 时间:2011-05-26 16:09:43
  狠心而得天下也,吾难为之!菩提心常在,念世人苦而悲者,仁也。
作者 :淡淡依然ABC 时间:2011-05-26 16:49:30
  来看看~
作者 :噤叨少 时间:2011-05-27 19:27:57
  仁心?智慧?亦或者所谓天数?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