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画里画外说魏杰

楼主:weishiabc 时间:2015-12-27 20:28:57 点击:55 回复:1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画里画外说魏杰
  文 王子道
  我与魏杰的结缘,始于几年前我对惠安女精神面貌和生存状态资料的搜集,偶然间接触到他的作品《惠安女》系列。

  魏杰老师年长于我,却无碍于我们对学习资源的共享与交流,一来二往,我们就相互熟悉起来了。当我在收到他惠赐的《国画家魏杰作品集》、《名家写生集——魏杰》分册时,说实话,我内心有过一种异样:我这个什么也不是的人居然也有被人信任的时候。

  直到某天,我斗胆就他的《东坡赏竹》提出探讨,我们的友谊便从好友提升到了挚友甚至诤友的境界。于是乎,当代著名画家蔡超先生所描述的《魏杰:坚守精神家园的朴素画者》的印象就牢牢地定格在了我的脑海里了。


  我有幸能与王老憨山前辈同乡,青涩时期也曾与憨老有过不很密切的交往,所以我非常敬重憨老的艺术:“可贵者:文心也”。“憨”风所使,我不得不“形而上”地去观魏杰的古装人物画。而苏东坡呢?也因“一代词宗”之名太盛的缘故,淹没了他在艺术上的造诣,被抽象得只剩下诗人的骨骼了。我也因学浅自知能事少,于是就发生了前面的“探讨”一事:东坡先生为什么在胸前要笼着双手?私下认为背抄双手或者手拿着书卷是不是更为合适?

  “苏东坡是文学家,也是思想家、艺术家。书法上,他集前人之大成而出,又自成一家;绘事则敬重文同。一生人事坎坷文事达,受庄子思想影响大,可以说是集儒释道于一身。”


  “内心的变化必然导致对事物认识的变化。‘门前万竿竹,堂上四库书’;‘疏疏帘外竹,浏浏竹间雨’;‘累尽无可言,风来竹自啸’和‘披衣坐小阁,散发临修竹’,就清楚地反映出他的心路历程:从踌躇满志要报效朝廷到豁达超然、物我两忘。惟其旷达胸襟和刚直秉性始终如一,‘宁可食无肉,不可居无竹’,竹子不仅映照了东坡的现实人生,也融入到了他的艺术人生。”

  随着魏老师的引经据典,使我对东坡先生的形象又从另一个角度渐渐丰满了起来。“画虽状形主乎意,意不足谓之非形可也。”画品里的东坡气定神闲,目光淡远而深邃,一派虚怀若谷的风度。


  作者以形写神、借景生神,把主体情感、生活形象、形式语言熔炼合一。由于人物被作者预置于某个特定的环境,所以整个作品的内容就具有叙事性。这种内心世界的预约极易引起欣赏者的共鸣,让人在欣赏人物神韵的同时,更能体会到“写意成象”的那种彰显传统艺术的惬意。

  不过,这种惬意是以先生扎实的造型能力、丰富的学识学养作为强有力的支撑。有这样一种说法:在当下要被感动是很不容易的。正是他,通过“读万卷书行万里路”,把人物内心世界、内在精神发掘出来,用中国画的形式展现在我们的眼前,从而打动你并感动你。


  “泼墨为山皆有意,文人状物总关情”。此前,世俗使我误入“荷花深处”,而今,面对他的作品,我感觉到自己就像一个嗜茶成瘾的茶客,在桃花初红的早春时节邂逅了一盏清香四溢的碧绿新茶,被愉悦的不仅是口舌和双眼,还有一颗对美好事物执著追求的心。

  几十年来,魏杰从不以自己的艺术天分为傲,而是努力地从传统中汲取养料,从古典文学、哲学中去理解水墨画的审美真谛。不是吗?你看你看:无论是豪放超然的苏东坡,还是“性本爱丘山”的陶渊明,抑或婉约的李清照,卯山问道的葛洪、陶弘景、叶法善等等,没有哪幅画作的背后没有人文掌故在静静地等待着你。


  笔墨的背后是文化,是作品所体现出来的文化价值取向,也隐喻了中国社会条件下人文精神的传承。这些古装人物形象经由他在意韵上的开拓,显得格外的充实饱满而又富有体量感,极具艺术表现力。浓浓的书卷气或许是他古装人物画成功的重要因素吧?

  人物画用浓墨者鲜见,但魏老师却敢于打破传统国画艺术的笔墨规范,扬弃式地发展出了一种以线造型、以黑为景而又“线墨相称”的“墨相”。这种“墨相”在他的《牧牛》系列、《渔家女》系列、《寂寂的春风》、《香樟》等作品里表现得非常突出。


  他用浓墨画就一条或两条黑乎乎的牛儿,而主题人物几乎都是涩笔粗线白描而成。“黑”、“白”是事物的两个极端,他巧借黑色的视觉冲击力,主动给合自己艺术的个性特征,用大量枯而涩的线条去中和。既求得线、墨的相称的效果,又保证了作品的主次分明。很多道中人物在看过他的作品后都深有感触:黑乎乎的墨块和疏朗的枯线所形成的反差,能自觉地帮你把视觉结构进行改调。

  “线墨相称”的“墨相”探索成功后,魏杰运用这种“墨相”把写生所见的日常生活景象,成功地实施了转移、嫁接,创作了一大批水墨味十足而又耐人咀爵的作品。作品所呈现出的淋漓透澈的效果又与晴朗淡定的人物表情互为生发,很是赏心悦目。



  望着被模糊化了的黑而又黑的牛儿或其他黑黑的物象,我不由得想起了憨老前辈的“墨要给足,色要给足,给足了才有分量”。现观魏老师的人物画,几乎无画不黑,而且这种黑不是一般的黑,是那种浓得化不开的浓墨、焦墨之黑。那么,魏杰老师是不是也对憨老的“足”论有所感悟?他山之石,可以攻玉,我想答案是肯定的,至少对“色要给足”的扬弃就得到了很好的体现,更何况那种隐藏在追求艺术个性背后的勇敢精神呢?


  我欣赏魏杰满怀热情地拥抱生活、饱蘸深情地抒写时代的人文精神,更欣赏他在艺术上追求个性的探索精神。

  诚如江西省美协主席蔡超所言:在艺术领域里魏杰正以“一位有着鲜明个性的开拓型画家”而声名鹊起。但他魏杰老师却始终以非常恭谦的态度对待自己已有的成就:“画画是一门遗憾的艺术,我永远在为今天的新作而不断否定昨天的满意。”这是他在书画艺术培训班上,对自己的学生反复强调的。

  “画如其人”,其实并非单指某一方面,而应是思想意识、品德修养、学识储存等诸方面的综合构成。

  从他的画里画外我认识了一个真正的魏杰。

  蔡超老师所言不欺也!

  
  
  
  
  
  
  
  
  
  
作者 :天宇心撬 时间:2017-05-18 16:17:22
  我的老师这是自愿的,谁不买都可以,把资料抄一遍就行了。这不是放。。。。。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