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梨花村的小情事之 苞米地里的秘密

楼主:流水向东悄无息 时间:2015-07-14 14:16:12 点击:1240 回复:19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三七生产队来了新队长这件事,我是在苞米地拉屎的时候听说的。那天也见鬼了,从鸡叫天亮下地开始,这肚子就疼,老想着蹲着拉屎,可就是拉不出。刚刚提拉上裤衩,它又想了,你蹲下吧,可就是屁都不放一下。

  老天砸过一个闷雷,眼瞅着这天就变了,黑沉沉的,看不见一丝光亮。我顺手扯过一张苞谷叶,揉了揉,正准备起身,就听见苞米地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听声音是有人走来。那走路的声音听起来很小心翼翼,很快就没了,看样子是停住了脚步。

  我双手提着裤衩,侧着耳朵,正想听个究竟。声音很轻,是一个女人嗤嗤的笑声,声音很不清楚,但是我听得出是三七生产队的莲心的声音。我踮起脚,想看个究竟,粗壮的苞米长势太高,也太密。我还听出还有一个男人的声音,我屏住呼吸歪着脑袋,半天也没听出是谁。

  这时肚子又疼了,我只好赶紧的扒拉下裤衩,猛地蹲下,一屁股不小心蹲在了一块石头上,咯的屁股生疼,我忍痛移动脚步把屁股挪开了几寸。

  悉悉索索的声音越来越清晰,我听见莲心说,死黄雀,队里来了新队长,你知道吗。我这知道那男的是谁了,原来是大队会计黄雀。娘的,我这才知道了一点,莲心在生产队出工没干多大活,记得工分却比我多不少,原来搭上了黄雀的这一腿。

  管他娘的谁当队长,莲心,你放心,只要我黄雀在,谁也欺负不了你。那些老娘们眼红你分派的活轻松,背后尽是嚼你和我的舌头。黄雀说着好像就停住了声音。

  苞米地的一片急促的窸窸窣窣,我就听见莲心骂了,说啥,死鬼,又猴急啥,这眼瞅着要下雨了,天也不早了,我得赶紧回屋做饭。待会妮子放学,回家又要闹着喊肚子饿了。

  看来这黄雀不太死心,我又听见莲心捶打黄雀肩膀的声音,死鬼,说不听了,又想了啊。你放心,我早晚是你的人,只要我莲心活一天,就是你的人一天,死一天,就是你的鬼一天。

  我蹲着腿麻,只好撅起屁股,换个姿势。我这才琢磨过来,莲心守寡这几年,我以为真的能耐得住身子骨,原来藏着这死黄雀。

  说起这死黄雀,我就想抓起一把屎抹他一脸。每次队里发工分,我找他论理,我说我整天的上山割草喂猪,下地扒拉粪土积肥,咋就这点啊。你看吴老二一个瘸子,赶着几只羊,往山上一放,就肚皮朝天晒太阳,也比我挣得多。

  黄雀说,吴老二是残疾人,队里这是对他的照顾,这是社会主义的优越。

  优越个屁,我现在明白了,这社会主义的优越成了你黄雀勾搭寡妇的工具了。吴老二我也不说了,这莲心也就在队里的养猪圈,喂几只猪,咋就这么高的工分,还不是你死黄雀使得劲。

  当初老队长也是眼花了,咋就让黄雀做了队里的会计,他不就是会写几个字,会屁啦屁啦的拨几下算盘珠子。我想当初队长肯定没想到黄雀会有这一手,还有这一腿,这手除了乱记工分,还会哗啦的解人家婆娘的衣裳,这腿也不是好腿,尽想着爬人家寡妇的炕。

  我很小心的挪动我的脚,土坷垃擦过我的屁股,我猫着身体想靠近些。

  莲心,这些你你也不容易啊,你男人去的这几年,一个人拉扯大妮子这闺女,你看平时我也不能张着胆子来照顾你,还要你忍受人家背后嚼舌头。黄雀的话我一听就是假惺惺,村子里的寡妇又不是莲心一个,你咋不去都照顾啊。

  马荷花也是寡妇,无非就是比莲心长得丑,漆黑的皮肤,水桶的腰,一说话就突出的龅牙,你黄雀咋不这么心疼人家。还有牛葱花,人家也是寡妇,你咋不去照顾,让人家也体会社会主义的优越,人家葱花也是女人啊,无非整天耷拉着脸,嘴角口水直流而已。我听说她年轻的时候也是个美人胚子,后来一场高烧,乡里的赤脚医生还给打错了药,搞得这么一副模样。

  死黄雀就是一副花花肠子,早些年好过几个女人,这些底都是我听说的。要不是当初在城里工厂乱搞,还会被下放到我们村。娘的,也亏得他认得几个字,老队长让他当了会计。

  梨花村三七队山高皇帝远,这死黄雀展翅乱扑腾,搞得怨声载道。那天李小狗就一把拉住我说,我总觉得哪里不对劲。李小狗看着远处走过的莲心,她手里正提着一桶猪饲料,斜着身体,脚步急促有些费力的往猪圈走,歪歪斜斜的身体,露出一大截白花花的肉。

  我没好气的说,李小狗,你哪里不对劲,和我说个屁,你不会去卫生院啊。

  那天我正一肚子气,我爹托七大姑八大姨好不容易的给我说个媒,好不容易的姑娘来了,却逃得比鬼还快,还说啥,这穷的锅子都找不到盖,我咋嫁啊。说完就屁颠着直往外走,说啥水也不肯喝一口。

  我说爹,你把锅盖放哪了。我爹朝我一烟杆,说,真是猪。

  你说这莲心守寡几年,能耐得住么。李小狗眼睛看着那一截白肉,目不转睛。我说,你是不是娶不到老婆就馋了。没事有事就往人家寡妇家门口晃悠,你是画饼充饥吃不饱的。

  李小狗讪笑的说,吃不到看看也解馋。

  天空哗啦劈过一道闪电,一声炸雷吓得我差点一屁股做下,好不容易才磕出一点,差点就屁股坐屎上了,我赶紧的把左脚往前挪一寸,右脚再往前挪一寸,接着左右脚再挪一寸。

  天要下雨了,赶紧的走吧。莲心的语气有些焦灼。那晚上?黄雀在问。

  等妮子睡了,你轻轻的学几声猫头鹰叫,我就给你来开门。

  那你得把你家的狗拴好了,上次我差点被它狗日的咬了命根。

  噗嗤。我听见莲心笑了。莲心说,死鬼,你咋这么笨,都怪你平时不知道讨好它。

  雨终于倒了下来,砸的苞米株东倒西歪,刷刷的。我也顾不得这么多了,扯下苞米叶子赶紧的擦了屁股。

  我提上裤衩站了起来,正巧莲心和黄雀往我面前走,我腾的猝然出现,恰好又一声闪电,照亮着我们三个人。

  苞米地里我只听见一声妈呀的尖声惊叫,此时老天是整盆整盆的往下倒水,轰隆隆的雷声从头顶滚过。
作者 :绮雯20189ABC 时间:2015-07-14 14:21:00
  噜噜
作者 :七旗 时间:2015-07-14 14:54:00
  梨花村这是要变天的节奏。
作者 :七旗 时间:2015-07-14 15:01:00
  三七队长快来,要出事了!
  
  • 13097778419

    举报  2015-07-14 20:44:25  评论

    大呼小叫的,出啥事了
  • 七旗

    举报  2015-07-15 02:54:20  评论

    苞米地里有人尖叫,老天整盆整盆的往下倒水,轰隆隆的雷声滚过。
2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流水向东悄无息 时间:2015-07-14 15:10:00
  
作者 :_忘记_ 时间:2015-07-14 16:05:00
  流水进村啦。哈哈。
作者 :13097778419 时间:2015-07-14 20:47:00
  小河流过家门前,一路向东
作者 :赵云铭 时间:2015-07-14 21:13:00
  是发水的节奏么?
作者 :文竹非竹 时间:2015-07-14 21:34:00
  哈哈哈。。。。等更
作者 :QCY_188 时间:2015-07-14 22:22:00
  我要杀人
2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请君莫问 时间:2015-07-15 09:28:00
  生产队的天是打雷的天
楼主流水向东悄无息 时间:2015-07-18 17:56:31
梨花村里的小情事

 莲心在走过刘瘸子驴圈的时候,越看越觉得有些哪里不对。可是又想不起哪里不对,她趴上驴圈的栅栏,仔细的看了看那头老驴,这才恍然。

  刘瘸子的老驴脖子上挂着的驴罩子,瞧着眼熟,虽说沾满了泥巴驴粪,可大概的模样还是能瞧出个一二,特别那朵自己绣上的莲花,虽说自己手脚粗苯了些,抓绣花针有些吃力,但是那朵莲花可是自己照猫画虎花了自己不少时辰,一针一脚密密匝匝的缝起来的。

  莲心记得自己缝完最后一针,用嘴巴咬了半天,才咬断线头。她伸了伸自己的腰,很满意的笑了。那朵莲花在莲心心满意足的眼神中,好像慢慢的活了起来,在太阳底下虽说开的有些焉巴,毕竟有了些模样。

  这头老驴突然的打了个响鼻,吓得莲心一个哆嗦。这下她就更来气了。她扭着脖子四处的看了遍,没见刘瘸子半个鬼影。莲心双手在屁股上拍了拍手上的尘土,就往刘瘸子的屋子去。

  门半开着,屋里没动静,莲心的眼睛像把笤帚把屋子扫了个便,炕上炕下,炕上是刘瘸子的一床破棉被,炕下是刘瘸子的一双老棉鞋,一只还口吐莲花似的开着大嘴,吐着几片棉絮,整个屋子霉暗泛着一阵臭气,莲心皱着鼻子,赶紧的退了出来。正好刘瘸子一拐一拐的进屋,差点就和她撞上了。

  死瘸子,你说咋回事。莲心一把扯过刘瘸子的胳膊,想要问个明白。刘瘸子被莲心这么的一拽,本来就没重心,差点摔了个趔趄,幸好莲心身大力大,牢牢地拽穏了他。

  刘瘸子被莲心这么不明不白的一下,满脸的糊涂了。说话也磕巴起来,咋,咋,咋回事啊。

  驴。马荷花有些恼怒的指着屋外的驴圈,又一把拽过刘瘸子,说你瞧瞧,   那驴咋回事?莲心瞧着刘瘸子装糊涂的的样子就更生气了。刘瘸子有些恼了,一把甩开拽着他的莲心的手,一拐一退,一退一拐的离了莲心三步远。

  还没等最后一拐的步子着地,莲心扭身一个踏步,一伸胳膊就再次拽住了刘瘸子。这莲心往前一扑,瘸子就想着后退,两个人都趔趄着摔了。

  莲心这身子骨壮的跟磨盘似的,黑压压的就盖住了刘瘸子。刘瘸子伸手要挡,可挡的不是地方,不偏不倚的两只手正撑住了莲心的两个大奶子。刘瘸子吓得一缩手,莲心就实实在在的压了上来。

  那头老驴显然受了惊吓,一阵一阵的啊。。。哦。啊。。。。哦的嘶叫,悠长的驴声在梨花村的上空回旋。

  此时正是午后,太阳正热烈。李小狗听见这悠长的驴声懒得睁开眼,山坡坡上正是晒太阳打个盹的好时候,那几只羊咩咩的四处啃草。

  不过李小狗还是睁开了眼,站起身来,站上一块石头,眺望着刘瘸子屋子的方向,一个女人破口大骂刘瘸子的声音盖过了驴叫,很清晰的飘入他的耳朵。

  死瘸子,狗日的真不要脸,老娘的奶罩子找不到好多天,没想到是你这个死瘸子偷了。

  当然李小狗是听不见刘瘸子的声音的,整个梨花村的叫声真正能盖过驴叫的,狗吠的,除了大队会计黄雀的婆娘莲心,也没有第二个人了。

  老娘的奶罩老娘认得的,死瘸子,你以为涂抹点驴蛋粪,老娘就认不出了。呸,真是不要脸啊,买不起驴眼罩,就琢磨着心事偷婆娘的奶罩子,再瞧仔细,老娘也不怕燥,老娘的奶子都顶你死瘸子吃饭的大海碗了,你那头破驴戴的着吗。

  这噼里啪啦的劈头而来的骂,汹涌而澎湃,刘瘸子的身体摇晃的厉害,像一只漏水的破船,摇摇欲坠。

  这刘瘸子是个老光棍,除了挤奶摸过羊的奶子,就剩下给驴洗澡摸过驴的奶子,可是自己的驴是条公驴。莲心说自己的奶子大,平时眼睛也能瞧个几分,刚才结结实实的手掌撑了一下,那实诚感沉甸甸的也没有让莲心说大话。

  可是要说自己偷奶罩子这事,打死也不是刘瘸子会做的。刘瘸子气急败坏,有口难辨,一瘸一拐的在屋前只打转转。

  屋子外开始有了人看热闹,有人却说莲心算了算了,也有人说,瘸子,不就是个奶罩子吗,认了就认了吧。有淘气的娃唱着歌跑来跑去,刘瘸子,下流子,偷奶子,罩驴子。。。。刘瘸子恼火的抄起扫把就要打,可拐着拐着就是撵不上。

  大伙众说纷纭,都在议论着这奶罩子的时候,莲心家的那条叫卧歌的大黄狗正叼着一团火红的东西,摇着尾巴,也直往人群中穿,显然它也想看个究竟。

  哎嘛。莲心一瞧自己家的黄狗卧歌嘴里衔着的花红的东西不就是自己早上晾晒出去的裤衩吗。她一把夺过卧歌嘴里的裤衩,裤裆早就被卧歌咬了几个洞,卧歌显然以为莲心是和它闹着玩,扑着身体就窜。

  莲心心疼的不得了,这裤衩是黄雀去乡里开会,赶上赶集,回来给自己买的。黄雀说这是真丝裤衩,穿着凉爽的很。那晚早早的洗完澡,刚刚套上这真丝裤衩,可是这黄雀关了灯,上了炕有不让自己穿着了。

  莲心抬起脚就是一个扫堂腿,卧歌被这么的一脚,呜呜的叫了几声,撒开腿逃得远远地,尾巴还朝着莲心晃荡着厉害。   看样子很清楚,是卧歌叼了这奶罩子,扔在了苞米地。

  刘瘸子的冤情终于有了水落石出,瘸子说自己是在苞米地捡的,眼瞅着这两个罩子也正好给驴做蒙眼的眼罩,就捡了回来。没想到不合适,太大,遮不住驴的眼,随手就挂在了驴脖子,当时栓了个死结,懒得解了,就这么的挂着了。

  莲心红着脸,赶紧的说,我家死鬼黄雀等我擀面呢,我得赶紧的回家磨面,这大老爷们真不好伺候,老娘白天灶间擀面汗流浃背,死鬼除了炕上把我当面擀,家里啥事也不插手。

  大伙哄的笑了,笑声穿透了梨花村,刘瘸子瘸着腿,也嘿嘿的乐。
作者 :绮雯20189ABC 时间:2015-07-18 18:53:02
一系列啊。
作者 :黑月明 时间:2015-07-19 16:56:58
生产队风气很不错的嚄 有田小娥呢
作者 :_忘记_ 时间:2015-07-20 09:23:15
哈哈,莲又要杀人了 。
作者 :言误 时间:2015-08-08 16:06:24
  路过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