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网友圈]《赛德克·巴莱》--守护灵魂的猎场

楼主:尘砂飞扬 时间:2013-05-05 23:04:20 点击:557 回复:0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赛德克·巴莱》--守护灵魂的猎场
  文/尘砂 2013-03-30
  
  一 背景
    《赛德克?巴莱》是台湾导演魏德圣所执导的史诗英雄巨作,该片筹划长达十二年,跨国动员两万人拍摄。电影在台湾分为《赛德克?巴莱(上):太阳旗》和《赛德克?巴莱(下):彩虹桥》两部分。于2012年5月10日正式进入大陆。赛德克?巴莱,台湾赛德克族词语,意为:“真正的人”。赛德克族是台湾原住民泰雅族的一个分支,1945年抗日战争胜利后,中国大陆对台湾省民族的总称为“高山族”。该词主要是由大陆所使用。
    1895年,《马关条约》让台湾沦为日本的殖民地,以武力控制台湾的日本人,并未依循清治时期“擅入番界则死”的互不侵犯传统政策,他们大肆开采矿藏,木材,对当地居民实行刚柔并济的“理蕃”政策,刚的方面修筑了铁路公路,电力 医疗等基础设施,怀柔方面则建立了学校,改造原住民的生活习惯,推行日本人的“文明统治”,使他们接受奴化教育,并将其中优秀者送入平地的中等学校, 还送青年人和部落头目到日本参观,接受“文明洗礼”。而在统治期间,强迫当地男人奴役,克扣工钱,动辄打骂,骚扰妇女,种族歧视等等事情经常发生,这些外来人的侵入,剥夺了当地人的自由,掠夺了他们的资源,侮辱了他们的信仰和尊严,终于,他们忍无可忍,在马赫坡社头目莫那鲁道的领导下,联合了其它六社成员1200人,1930年10月27日爆发了最大规模的反抗日本统治的武装起义,即著名的雾社事件。而参与作战的战士仅300多人。最后几乎无一幸免而死,另有290人自杀,一些妇女为了让男子没有后顾之忧而勇敢作战,就自己先上吊自杀,幸存者中再次有216人不幸被道泽群部落所杀(而这部落屯巴拉社头目铁木?瓦力斯和马赫坡社头目莫那鲁道是世仇)。莫那鲁道也在山洞中自杀,他的尸体没有完全腐化,有一边变成了木乃伊。
  
    二 剧情
    影片采用原生态的赛德克语言,和原住民演员为主,片中的歌曲也是由赛德克族原民歌手演唱,画面里有血腥却震憾人心,忠于故事原貌,风俗人情而无矫揉造作。没有离奇怪异的情节,没有言情戏凑剧情。因为这部影片,我才知道台湾当地人发生的抗日事件,才知道赛德克族人的骁勇彪悍。女人编织,男人狩猎。他们恪守祖训,成年之后要在脸上烙上图腾,才能算真正的赛德克人,才能进入祖灵之地。而男人,则更以能取敌人首级为荣耀,以祭先祖。 正是在这样的民风之下,险峻的高山环境下,练就了赛德克人的本领,男孩自小个个都想当勇士,莫那鲁道在一次狩猎中独自割下下猎物的头颅,之后他被大家推为头领。为守护族人的领地,和其它族(同为赛德克族)经常在狩猎中发生冲突,各族之间常常发生领地之争。并且头目之间都很英勇,互不服气。他们穿自己的服装,跳着他们自己的舞蹈,唱他们自己的歌谣,他们恪守一夫一妻制,在森林上自由驰骋,追逐猎物,灵魂桀傲不训。没有日本人,他们的生活会继续这么下去,代代相传,落后而又自由满足。自从日本统治之后,男人开始沦为奴役,为他们做工,再也不能去打猎,也没有了自己的领地。不羁的灵魂开始感到处处受压抑,他们时刻都想着和日本人打一架。头目莫那鲁道亲眼目睹自己族人的被欺负和无奈,他深知日本人的强大,他常常困惑自己的族人该往何处去,该怎么生活。
    莫那?鲁道的儿子达多?莫那在一次族人青年的婚礼中,向恰逢经过的日警吉村敬酒。这本是当地尊敬客人的一种礼节。没想到被吉村傲慢拒绝,之后二人撕打了起来,吉村放言不会放过他们。在担心日本人报复的恐惧中,在压抑了很久的屈辱生活中,在年青人群情激愤要求起事之下。莫那鲁道终于作了决定,联合了其它族人,于10月27日在雾社公校办运动会的日子,趁着清晨的大雾全歼了里面前来观看运动会的一百多位日本人,紧接着又袭击了警察所,缴获到弹药、枪械,切断了日本人对外的交通通讯,日本人紧急调动了上千军警,双方持续作战了一个多月,最后日本人被迫请求出动飞机大炮甚至动用还在研制阶段的“靡烂性炸弹”,最后那些勇士们几乎全部战死。血染红了河流,原来满山红艳的樱花象征着美好自由自在的生活,后来成了血染疆场的象征。日军总司令少将最后发出这样的感慨“三百名战士抵挡上千大军,非战死即自尽……为何我会在这遥远的台湾山地见到我们已经消失百年的武士精神?是因为这里的樱花开得太艳红了吗?”
  
    画面中经常会回荡原生态女声的歌唱,犹如祖母的歌声。祖训呼唤他们做真正的男人,守护猎场,守护领地守护灵魂走向彩虹桥是通篇的主线,也是能让赛德克人最终决定和日本人决一死战的原因。莫那鲁道的两个同样骁勇的儿子,另一个因在学校经常被日本小孩欺负的小孩巴万.那威,赛德克族勇敢的血液生生不息,后继有人。这个被日本人看不起的没有受过文明教育的蕃人,却在作战中表现出了天才的指挥才能,他懂得联合族人,懂得利用地势,懂得出奇不意,分点伏击。。。他们在悬崖峭壁上如履平地,连小小的巴万,一天也能在上千里地方出没,在一个多月的连续作战中,他们弹困粮绝,身心疲惫,仍然不屈不挠,以战死为傲,以灵魂能对得起祖先为傲,这些人已远远超出了“野蛮 生蕃”的定义。
  
    三 追问
    片尾: 若干年后又一个骁勇的赛德克少年出现,他在追逐猎物中看到了彩虹桥,那些死去的先人仿佛从彩虹桥上走来,在唱着祖传的歌谣,讲述他那个民族快被遗忘了的历史。
    片中还有二个重要的也同样历史上确有其人的人物,花冈一郎和花冈二郎,这二青年都是台湾原住民,因接受日本的教育而替日本人工作作了警察,并且穿和服,改了日本人的名字,过着日本人的生活习惯。他们成绩优秀但因长了一张天生的土著人的脸,同样在工作中也要受到日本人的歧视,并不能完全被日本人接纳。当莫那鲁道起事的时候,这二青年犹豫了,不知自己该站哪边,该算日本人还是赛德克人。一方面是族人祖先血液里的呼唤,目睹自己族群的被欺负和没落,一方面是接受了日本的文明洗礼过上了好日子。他们害怕这场战争,但是避不开这场战争,犹如首领莫那鲁道早就考虑过犹豫过的一样。最后这二青年决定帮自己的族人,帮他们获得武器弹药,而他们自己则以自杀的方式向日本方面谢罪。
    莫那鲁道和族人之间有一些精彩的对话:
  
    花冈一郎:“头目,被日本人统治不好吗?我们现在文明地生活,有学校,有邮局,不必再像从前一样依靠野蛮的猎杀而生存……被日本人统治难道不好吗?”
    莫那?鲁道:“被日本人统治难道好吗!男人被迫弯下腰来搬运木头,女人被迫跪下膝来帮佣陪酒,该领的钱全进了日本警察的口袋……我这个当头目的除了每天喝醉了假装看不见听不见,还能怎么样!邮局、商店、学校,什么时候让族人的生活变得更好过?反倒让他们感觉到自己有多贫穷了!”
    花冈一郎:“头目,我们就再忍二十年好吗……”
    莫那?鲁道:“再过二十年就不会再有赛德克人,不会再有猎场,孩子就全都变成日本人了!!”
    花冈一郎:“您又不是不知道日本有多少军队……这么做只不过是白白牺牲而已!您上次不是还说日本人比森林里的……”
    莫那?鲁道:“日本人比森林里的树叶还要繁密,比浊水溪里的石头还要多,但是我反抗的决心比奇莱山还要坚定!如果你所谓的文明是让我们卑躬屈膝,那我就让你们看一看野蛮的骄傲!……达奇斯,你这个从来不想了解自己民族的子孙给我听好,‘赛德克?巴莱’可以输掉身体,但是一定要赢得灵魂!!”
    塔道?诺干(荷戈社头目,莫那·鲁道之好友):“你明明知道这一战一定会败,为什么还要去打!”
    莫那?鲁道:“为了就要被遗忘的图腾!你看这些年轻人白白净净的脸,没有赛德克人应有的纹面图腾,你忍心看他们死后的灵魂被祖灵遗弃?还是你觉得他们不够资格成为‘赛德克?巴莱’?”
    塔道?诺干:“用生命去换取图腾,那用什么来换回这些年轻的生命!!”
    莫那?鲁道:“骄傲!!”
    莫那?鲁道:“孩子们,在通往祖灵之家的彩虹彼端,还有一片肥美的猎场,我们的祖先就全都在那里!那片只有英勇的灵魂才能进入的猎场绝对不能失去!族人啊……我的族人啊!猎取敌人的首级吧!雾社高山上的猎场我们是守不住了,用鲜血洗净灵魂,走进永恒的彩虹猎场吧!!”
  
    四 反思
    当小小的英雄巴万刺死了自己的日本老师和同学之后,当屯巴拉社头目铁木?瓦力斯因和莫那鲁道早期结下的世仇转而帮助日本人围剿起义军的时候,族人之间的互相残杀,让祖灵的歌声也要颤抖:“孩子啊 你们都做了些什么?”战斗已经开始就无法停止,屠杀已经开始就无法收手。只能用鲜血来祭自己的灵魂,证明自己是个不怕死的英勇的赛德克人,对得起祖先,只想自己的灵魂能快快进入彩虹桥,守护那永远的心灵的猎场,结束这疲惫痛苦的肉身。小巴万对头目说:“头目,我们快点开始吧,这一个月来我们没有睡过好觉,吃过饱饭,我真的很累很累”
    原谅他们吧,历史就是那么真实残酷,不要苛责他们的愚蠢和屠杀,他们本来就是勇士,在艰苦的环境里要守护猎场守护族人,守护祖先守护灵魂。他们强大又弱小。他们的反抗是自发的自然而然的,因为他们是天生骁勇的民族,他们的有组织有谋略,熟练运用军火武器使他们的反抗战斗具有了军事上的游击战的意义,这不是简单的“未开化野蛮人”的战斗。他们靠着自己的英勇善战,血肉之躯而让拥有高科技武器的入侵者心惊胆战。他们弱小到只有那些落后的武器和血肉之躯,结局只能是飞蛾扑火。当日本所谓的文明,最后却要动用下三滥的“靡烂性炸弹”的野蛮手段时,文明的外衣被撕破了,后来的日军侵华战争更是体现了日本民族的残忍,而原先被视为野蛮的赛德克族拥有了为自由而反抗的高贵的灵魂。
    “如果你的文明是让我卑躬屈膝的话,我就让你见见野蛮的骄傲”
    是被更强大的文明同化统治好还是保持自己的文明好?每一个民族包括少数民族都会面临这样的困境。当你接受别人的同化统治之后,你也就失去了自己。你只是别人的奴役,你不再是主人。因了这种反抗的精神不熄的星火,才让每一个民族保持了自己的尊严,有的民族飞蛾扑火般的毁灭了,有的越来越强大的独立自主了。
    向着文明前进也向着尊严前进,想想那些浴血奋战保家卫国换来我们今天的那些无数的先烈,对守护家国的勇士,致以崇高的敬意吧!
  
  
    (后记:《赛德克 巴莱》这是去年就有人向我推荐的好电影,而我一直未看,直到前两天才抽时间在网上看了上下集完整版,看完比较震憾。大量的原生态元素比较吸引人,而这个民族的原始生活并不至于很鄙陋让人厌恶,彩虹桥的传说和歌声都很优美,其中纹面割首的习俗算陋习,也正是他们勇敢的渊源,是他们的灵魂寄托.。在后来的反抗战斗中,这种陋习算是得到英勇的升华。也因此吸引我百度了相关资料,了解了台湾雾社事件和赛德克族人的生活特点,发觉差不多都是真实的记录之后,促使我想认真的写一篇影评。其中背景交待和台词对话来源于百度)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