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社会 民声]无须审帖

楼主:尘砂飞扬 时间:2012-09-13 00:33:22 点击:1913 回复:3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无须审帖......
  
  
  一些帖天涯要审核,半天也出不来,因此发这个主帖,把那些出不来的帖作为跟帖发在此帖后面
楼主尘砂飞扬 时间:2012-09-13 00:34:42
  曹豫生:传说中的五毛
  
  
    核心提示:我们是否应该问一下,到底谁是五毛?世事难料,五毛的证据还没有看见,却看见了骂五毛的“五毛”的证据。那些中国自由派的网络粉丝们,你们是否也应该多思考一下,真的独立思考一下,别做媒奴了。
  
    2011年12月30日,《电脑报》在自己的官方微博上发了一条信息:近期曝出了史上最大泄密案,却也曝出了史上最脏马甲团,总成员734457的马甲团只是其中最大的一只水军,由天涯制造。不是7千3,也不是7万3,而是73万多。经核查,天涯上有一个以"780405"为密码的马甲军团,数量庞大,这个马甲团以骂五毛为主,当然,另外还有扮五毛专门引起混乱的。这不是一个人在战斗。
  
    这条微博提到了五毛,五毛是我们上网经常会碰到的词汇,比如前一段时间,号称微博女王的艺人姚晨在与网友争论时,就把对方称为“五毛”。五毛在网上常见,但是对之分析的文章,包括已经出台的各种互联网研究报告等,与五毛相关的不多。我这里就简要分析一下,抛砖引玉,以引起大家对这一现象的探讨。
  
    一、什么是五毛?
  
    五毛指什么?到底哪些人在网上被称为五毛呢?按照某些人的说法,五毛是指政府招募的网评员,他们按照政府的指使在网上发帖子,评论,微博等,据说每发一条官方支付五毛钱,因此这些网评员被称为五毛。但是,这种定义明显的不符合现实。首先,关于网评员的说法到现在为止,只见说,我还没有看到过硬的证据。其次,明白人都知道,即使官方真的招募网评员,但是也绝对只占现在被称为五毛的人中的极少数,如果网上被称为五毛的都真的领钱,那么官方的宣传部门怕是早就破产了。如此说来,网上被称为的五毛的绝不仅仅是那些网评员。
  
    现在被称为五毛的人无疑是一个非常复杂的群体,他们只有一个共同的特点,那就是对中国当下号称自由派的人进行过批评。这些人中,有马克思主义者,有毛泽东的粉丝,有保守派,有民族主义者,甚至还有自由主义者。这些人从不同的角度对中国自由派或者说中国右派进行批评。有人也许奇怪,为什么一些自由主义者会批评中国的自由派,道理很简单,在他们眼里,某些自由派虽然嘴上自由主义词汇喊得响,但是行为却像专制分子,与自己的说辞完全的相悖了。不管什么原因,只要对中国的自由派多有批评,基本上都难逃“五毛”这顶帽子。也就是说,现在的五毛,其实是中国自由派制造出来的,基本上是被五毛的。其手法,不过是当年制造“新左派”的翻版。现在的五毛,已经从开始的辩解到了自称五毛的地步,虽然这些人根本就和“五毛”没有任何关系。从某种意义上说,中国自由派本来不该有这么多敌人,但是它自己却喜欢在无意间制造敌人。这与自由派的极好地自我感觉和狭隘的度量有很大的关系。
  
    二、扣五毛帽子的思想基础。
  
    学者郑永年曾写过《自由主义的中国化及其在中国的前途》一文,在该文中,郑永年宣称:“从中国的现实及其自由主义的回应来说,中国的自由主义似乎已经死了。”而原因之一是“很多人经常把从近代以来的中国自由主义发展不起来的原因归之于官方的控制。这当然是其中一个重要因素。但问题是,官方控制自由主义的主要原因是因为自由主义总是站在官方的对立面。当自由主义和官方政策处于直接对立面的时候,冲突不可避免。在这样的直接冲突中,失败的总是自由主义者。西方的自由主义很好地处理了与现实权威的关系,但中国的自由主义总是站在权威的对立面”。郑永年的这个观点非常的重要,最有一句“中国的自由主义总是站在权威的对立面”,也就是站在官方的对立面,这一句就是中国网络上扣别人五毛帽子的思想基础和逻辑起点:我是站在官方的对立面的,而批评我的一定是官方的走狗,一定是从官方那里取得利益的,一定和官方是一伙的。而这些人可能从来没有想过,这种说法牢靠吗?符合逻辑吗?
  
     三、不牢靠的基础
  
    中国的自由派真的总是站在官方的对立面吗?绝对不是。中国自由派与官方的关系无疑要复杂的多。他们有合作,有对立。但是他们与官方的合作程度远远大于那些被称为“五毛”的人。
  
    如果中国自由派和官方总是对立的,那么为什么自由派可以掌控中国的传媒呢?中国有不少可称为右派的媒体,如南方系集团、《南风窗》、《经济观察报》、《财经》、《新世纪周刊》等等。不仅这几家,中国的媒体普遍的南方系化了,网络上大的门户网站也是这种情况。对于新闻的报道和评论,几乎又到了媒体一言堂的地步,全是自由派的声音。为什么会有这种情况?要么自由派宣称的官方有多么专制不是事实,要么就证明官方和自由派之间绝不“总是对立”的,他们合作的很不错。对于中国自由派掌握传媒这一情况,我这里可以提供一个佐证:那就是“我不同意你的观点,但我誓死捍卫你说话的权利”这句话的逐渐消失,以前,自由派知识分子把这句话几乎挂在嘴边,而现在我们已经很少从自由派知识分子那里听到此话了,为什么?因为当年说这话的人没有掌握话语权,因此不停地说以获取自己的话语权,而今这些人掌握了传媒,开始压制不同的声音了,这句话自然就该死亡了。
  
    如果中国自由派和官方总是对立的,那么为什么在政治风波没多少年,自由派大佬就公开宣称自由主义浮出水面了?是官方不够专制,还是官方有需要?
  
    北京学者江涌在他的著作《猎杀中国龙》的自序中写道:在北京的理论圈子内,主流会议一般都有很好的礼品与可观的出场费,会议往往官盖云集,场面有时一个比一个奢华,直至令人咋舌。相比之下,那些被“贴牌”为左翼的会议不知寒酸多少倍,往往连顿饭都招呼不起,罔谈什么礼品与车马费。所谓“为穷人办事,为穷人说话”,对于当事人没有一点好处,因此是否为穷人办事、说话,是否认真为穷人办事、说话,全凭良心。江涌的说法应该是事实,我看到中国一些自由派媒体主办的年会之类的,从参加的人员的名单上看真可谓群贤毕至,有腰缠万贯的老板,有大名鼎鼎的经济学家,当然,还少不了那些官员。这难道能说明中国自由派和官方是对立的吗?那些官员为什么不去参加左派召开的会议呢?中国有些自由派转变成了左派,那些自由派都说这些人为了自己的利益,成了官方的走狗,到底哪里利益更多呢?一目了然,这些自由派真好意思说那些话。
  
    如果中国自由派和官方总是对立的,而左派和官方是一伙的,那为什么左派媒体都几乎停刊了?以前,像《中流》、《真理的追求》等媒体的确可称得上左翼媒体,但是它们都早早停刊了。连《红旗》这样的老牌刊物,也被停刊了。
  
    如果中国和自由派总是对立的,那为什么官方说要防左防右,“主要是防止左”。看来,至少在官方看来,左的比右的更可怕。那么,凭什么说那些左翼和官方是一伙的,难道不是右翼更配得上这个称号吗?
  
  
楼主尘砂飞扬 时间:2012-09-13 00:35:24
    四、“总是对立”如何植入人脑的?
  
    既然中国的自由派和官方的关系绝不是仅仅对立的,骂别人“五毛”的基础和逻辑基本上就崩塌了。可是,这种非常明显的谬论是怎么植入人的脑中的呢?以至于对自由派有些微辞的郑永年都被其蒙蔽,更不要说那些网上的自由派粉丝了。
  
    其中一个最重要的原因在于反复的宣传。那些自由派,在媒体上不停地表演自己如何的和政府对抗,表演批判政府的这种“姿势”。纳粹宣传家戈培尔曾说过谎言重复千遍就是真理,德国人被认为是一个善于思辨的民族,这从他们出了众多的思想家和哲学家就可以看出,可是在戈培尔的宣传下,他们不是照样被俘虏了。因为实际上主动思辨的人是非常少的。既然媒体和自由派都不停地吹嘘中国的自由主义者和官方是对立的,那它就是对立的。真的去想到底是不是这回事的人就少多了。这里我举个例子,航海家麦哲伦的环球航行说明了地球是圆的。这句判断很多人都知道,只是很少会有人去想:环球航行为什么能证明地球是圆的?因为地球还有可能是长方体的,是圆柱体的,是圆锥体的等等,这些形状都可以造成沿着一个方向航行最终回到起点的情况。这么简单的问题多数人为什么不愿多想想呢?因为宣传的方式决定的。如果宣传者问回到起点证明地球是什么形状呢?那就绝不会仅仅是圆的。可是宣传的直接告诉你回到起点证明了地球是圆的。那人们多数就接受了。所以,事实和真理到底是什么,是媒体反复不停地灌输出来的。这也和人本身所受到的限制有关。我们的视野总是有限的,我们的思维总是有漏洞的,所以我们也不得不接受宣传,否则我们就在社会上难以生存了。再拿地球是圆的来举例,环球航行固然不能证明地球一定是圆的。但是宇航员在太空中亲眼看到地球是圆的,这应该没什么问题了吧?还是有问题,宇航员的说法我们还是从宣传那里得到的,我们本身根本没有能力验证,世界上绝大多数人都不会有机会到太空里去验证一下地球的形状,这就是我们自身视野和能力的限制,因此,我们就只能把这些宣传当做真理。这就是为什么我们脑中世界的样子其实是媒体和教育植入我们脑中的,我们自身的局限使我们根本无法去验证,只能相信某种宣传。既然那些无法验证的我们相信,想必那些可以验证的也是真的,我们还费什么劲去逐个验证和反思呢?戈培尔就发现了这一点,谎言重复多了人们就信,而不会去反思。戈培尔真是今天传媒和广告的各种行为方式的鼻祖啊!这就是为什么主流媒体宣传什么意识形态,什么意识形态就深入人心,就成为主流。也就是中国人为什么前三十年嚷嚷革命,近三十年嚷嚷市场,普世价值,告别革命等的原因,因为人的脑子随着宣传起舞。文革中的“革命小将”今天依然活蹦乱跳,只是改了个名字,叫“民主斗士”了。有趣的是,现实中也的确有些当年的“小将”,今天是自由派人士了。
  
    五、“总是对立”植入人脑的另一个原因
  
    这个原因和宣传紧密相关的,那就是中国的奇特的意识形态宣传体系。中国的意识形态宣传不像美国,美国就是不停地宣传民主,自由的伟大,就是告诉民众我们是“山巅之城”,民众自然相信。而中国却是一个挂羊头,卖狗肉的意识形态:挂社会主义的羊头,买资本主义的狗肉。马克思主义依然是官方的意识形态,但这只是门面,资本主义才是本质。这就可以解释为什么作为一个社会主义国家,却几乎没有左翼媒体,或者说左翼媒体还没有美国的多,却有大量的右翼媒体的原因,这真的是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任何一个客观的观察者都知道,在两大意识形态宣传领域:教育领域和传媒领域,马克思主义都是绝对的边缘化,这从马克思主义从民众头脑中消失就可以看出来,这是宣传的结果,绝不是民众独立思考的结果。还可从中共的中央党校的教授们的言行就清晰地看出,以至于有的左派提出了党校是否姓党的指责。正是中国这种类似苏联晚期的意识形态传播状态,中国的意识形态完全可称得上混乱不堪。
  
    那些扣人五毛帽子的普通人只是看到了羊头,就真的以为做狗肉的买卖非常的“危险”,而那些自由派也喜欢标榜自己卖狗肉真的好“危险”,而自己是不怕“危险”的,崇高的不得了(吊诡的是,这些人历来对“崇高”冷嘲热讽以至于谩骂,却拼命的把自己搞得崇高)。其实,这都是蒙人的,除非你把东家给卖了,东家放开手脚让你卖狗肉,因为东家也是这么获利的。
  
    六、谁是五毛?
  
    我上文说过,关于网评员的说法,只见说法,并没见证据。回到本文的开头,《电脑报》作为一家技术类报刊,平时并不参与任何意识形态之争,这次发的微博应该有相当的可信度。由此我们知道,那些骂别人五毛的人中,却有真正的拿钱干活的,是做生意的。谁在雇佣他们,谁出的这些钱?这些人不但批评五毛,而且手段卑劣,冒充五毛,无非就是给人抹黑,污名化别人。我想,这些马甲们恐怕也是一副自由派的样子和言辞,冒充正义和崇高。根据我上文的分析以及电脑报的微博,我们是否应该问一下,到底谁是五毛?世事难料,五毛的证据还没有看见,却看见了骂五毛的“五毛”的证据。那些中国自由派的网络粉丝们,你们是否也应该多思考一下,真的独立思考一下,别做媒奴了。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