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社会 民声]中产阶级和民主

楼主:lawyu 时间:2011-07-30 12:29:29 点击:3278 回复:7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中产阶级和民主


文/lawyu


  在中国中产阶级被描绘成了民主的同义词。以前工人阶级是上帝,现在中产阶级具有了同样的地位。持这种观点并积极宣扬的多打着“自由派”的旗号。在他们的宣扬里,似乎只有中产阶级才能推动民主,也只有这个阶级才需要民主,民主是中产阶级社会的必然产物,只要有了中产阶级,民主就是想挡也挡不住。正如工人阶级一定会和彻底的社会革命紧密相联一样。照例,农民相对于工人阶级是落后阶级,相对中产阶级更是落后阶级,农民必须是落后的。

 中产阶级打个屁都是香的。只要农民中有任何一点负面现象,就会被任意夸大,以证明农民是落后的,天生具有历史无能症,而且是不治之症。

  纯粹理论是没有用的,虽然这种理论我们从经典著作里看不到有力的来源。我们必须走向历史和现实,通过实证来考察这种阶级决定论是否正确。

  (1948年农民进行全国普选投票)从人类民主史中,我们看到最早的民主根本就不是所谓的中产阶级创造的,古代民主植根于原始部落民主,发展于典型的农业社会,关于农业社会的民主形式,我举过很多例子。比如古希腊民主,其实就是农民们创造的,是农民们为了集体安全建立了起防御作用的城邦,也是农民将部落时代的民主传统带到了城邦时代,而不是是先建立了城邦才由什么工商业创造出民主体制,因为城邦民主一直只局限于一定的传统共同体内;古印度的村社民主,俄罗斯的米尔民主,日耳曼的乡村民主等等,都发生在农业社会,这是种古老的,基于部落氏族时代的共同体习俗的自然传承。这个时候根本没有什么中产阶级。

  只有在工业化进程中才产生现代意义上的中产阶级,可民主宪政早在工业革命之前就存在了。最早的英国宪政民主与中产阶级毫无关系,光荣革命倒是和大不列颠的农民关系很大,几次农民参与的针对专制国王的起义行动,打败了王军;还有掘地派或平等派,皆以农民为基础,并影响了后来的普选权运动和宪章运动,比如其中的领袖李尔本是最早提出普选权的社会民主主义先驱之一。美国则是清一色农民建立的国家,那时候美国连工业革命都还没开始,而《独立宣言》的早期蓝本,即“五月花号”契约,则是清一色来自老欧洲的农民确立的。

  在中国,民主自治体制广泛存在于乡村地区的乡约共同体和宗族共同体中。我们知识分子会本能地告诉大家这两种自治组织是由乡绅领导的,乡绅自然属于或接近中产了。但这也是一厢情愿,在技术分析面前不值一驳。因为中国的乡村民主自治通常以自然村和乡为单位,一个乡内有十多个自然村,同时有几十个宗族,而上万人的乡村通常乡绅少得可怜。问题自然就出来了:一个独立的自然村,没有乡绅,农民们是否就得寻找一个强权统治者而拒绝自治?中国以前数亿人口,不是每个乡村都有乡绅的,即便有乡绅,也多断代,但是乡村民主自治依然以村的和乡的单位一直持续地存在,而且持续有效地发生着。所以在中国乡村,民主自治的主体还是农民自己。中国知识分子依据马列阶级分析法一定要找个“领导阶级”来领导被他们宣布必须落后的农民。一些“领导阶级论”患者提出的依据是费孝通的《江村经济》,可那是富裕的江南独有的情景,不能代表全国范围。中国其他绝大多数地方出的乡绅并不多,即便出了,也多断代,而且不能每个村都有乡绅出现,费孝通的样本只能培养以偏概全的偏执症。农民自己能通过约定俗成的乡规民约和族规等自然法成功地进行自我治理,即便有乡绅,也多只起一种秘书作用,而非领导作用。

  法国民主照样不是什么中产阶级发动的。率先废除旧欧洲各类封建义务的拿破仑革命的追随者也多是法国的贫苦农民。倒是宣布剥夺法国农民普选权的法国大革命,市民们最终建立起了基于血腥屠杀的专制极权模式,由此产生了对立的保守主义系统理论。说农民与保守主义天生一致,有一定的历史依据。农民既要摆脱不合理的封建枷锁,又得有一种文化上的合理延续。但这在激进的马列主义眼里,被看做是封建制度的维护者。可恰好只有这样,社会革命才能避免陷入极权漩涡,由清一色法国市民发动的法国大革命最后陷入了血腥的极权统治,人民自己完全失去了自由。马列主义直接从血腥的,坚决排斥农民共和权利的法国大革命那些寻找养料。极权主义是全西方的,伴随着工业化潮流出现的新思潮新体制,完全是市民社会的产物,松散的农业社会结构缺乏建立极权主义的物质条件。我们可以从乔治奥威尔的《动物庄园》和《1984》里看到全部依据。即便在中世纪,欧洲也存在着一定程度的乡村民主,是“五月花号”上那些农民乘客建立美国的文化根基。

  西方的宪政民主完全诞生和确立于农业社会,是以农民为社会主体实现的。最有说服力的例子就是英国革命中农民的积极参与和美国是由一帮农民建立的国家,美国《独立宣言》的蓝本更来自旧欧洲农民的“五月花号契约”。

  20世纪前的民主,仅仅是阶级民主,即主要由农民和其他阶级共同争取到的民主制度,最后被资产阶级和新旧贵族窃取和垄断了。在从阶级民主向全民民主过渡的过程中,那又是谁推动的呢?

  依然不是什么中产阶级,而是清一色的穷人。

  从英国的大宪章运动要求普选权开始,到建立独立工会反对资本主义的专制统治,这些可都是那些文盲半文盲争取来的。当时不论在法国,英国,还是德国和美国,穷人是争取普选权,建立工会农会保护平等利益的主流力量。中上阶级这个时候本来就有普选权和优先的分配利益,根本用不着再去争取本来就有的东西。

  在争取普选权,即进一步政治民主的过程中,穷人们遭到资本主义政府的屠杀,迫害和关押。工人和农民争取权利的斗争从没停止过,最后统治阶级在积累了大批罪恶后不得不妥协,各国从20世纪上半叶开始逐步承认和推行普选权。工会作为公民自由结社的运动,本来就是穷人争取到的,最初工会到处遭受到资产阶级政府的镇压和取缔,被宣布为非法,很多工运分子被关押在牢里。可最后工人们胜利了,他们利用工会和普选权的胜利成果,将人类民主向前推动了一大步。普选权是政治民主最重要的进步标志,工会是建立经济民主的关键一步。

  今日西方国家劳动者的成果,全是他们当年那些文盲半文盲的穷人通过流血斗争获得的。只要你看一看西方工人运动史就全明白。那时没有几个中产阶级。虽然当时有为数不多的中产阶级加入到这些社会民主主义运动中,但并不普遍,他们只能跟着穷人推动起来的潮流走,充其量有高于一般人的觉悟罢了。况且运动中的很多大多数领导者,都是穷人出身。

  社会民主主义在西方收获了普选权和工会农会等结社权,同时穷人们在这三种成果的基础上进一步结社为穷人自己的政党--所有的左翼政党。

  毫无疑问,发端于农业社会的宪政民主的延伸,即全民民主,是穷人们争取到的,与中产阶级关系不大。

  没有左翼政党,没有社会民主主义运动,即没有穷人们的斗争,就不会有现代民主。这是由铁的历史书写的明证。在欧洲,当左翼依靠穷人的选票走向执政舞台,建立起人人起点平等的社会福利制度时,他们的穷人还占了80%左右,其中多数属于文盲半文盲。

  正是这些穷人们通过斗争获取来的权利,使得左派能建立起社会福利制度,社会福利制度创造了人人起点平等的平台,也只有借助这平台,大家才能享受良好教育,并且不因家庭贫困而失学,教育的普及,为经济的进一步发展提供了坚实的平台。这些穷人家庭的孩子才有可能成为普遍的中产阶级。现在去大多数西方中产阶级家庭问一问,绝大多数都会告诉你,他们的父母辈或祖父母辈都是蓝领工人,或是乡下农民,正是他们的先辈争取到普选权,授权给代表自己利益的左翼政党,建立了社会保障制度,他们的子孙后代才能靠良好的教育环境和公平的竞争机会成为新一代中产阶级。

  一开始就代表穷人利益的左翼力量,才是中产阶级社会的前提。正是穷人们首先争取到了与他们切身相关的政治民主和经济民主,他们的子孙后代才能生活在一个分配平等和机会均等的富裕社会里。

  你可以从20世纪上半叶和中叶任何一个先进国家里进行考察,他们的现代民主都是穷人推动的,而不是中产阶级推动的。因为那时根本就不存在一个所谓的中产阶级社会。

  到了20世纪下半叶,美国顽固的种族主义受到了威胁和否定,反种族主义的主力军还是穷人,正是马丁路德金带领那些没有社会经济地位的黑人穷人,推翻了种族主义制度,使得美国的社会公正前进了一大步。反种族主义运动也是一种民主运动,我们称之为社会民主。

  其他出现自发的民主进步运动的国家,大体都差不多。在这里我们必须谈到台湾和韩国。很多人因为缺乏基本常识,将以前的台湾和韩国看做与中国大陆和北韩一样的极权社会。其实还在他们刚刚建立国民政权的时候,就一直存在着基层民主。比如台湾,1949年国府迁台,1950年就立即在全省实行乡村直选,他们的村长,乡长和县长,甚至后来的省长和市长,都是民选的,仅仅没有开放中央政权罢了。因为国府合法性缘自大陆时期,1937年中国历史上产生了第一届全国普选的民主政府,国民政府丢失了大陆,中央政府不能没有大陆人民的参与而轻易交替,这是一个合法性的问题。

  台湾从50年代一开始就是民主社会,台湾实行民主的时候,还是由农民占主体,率先实践民主的还是台湾农民。那个时候台湾也没有什么中产阶级,而台湾当时的分配制度,则是三民主义,具有社会民主主义性质。倒反后来台湾的中产阶级大多是当时那些首尝民主的农民的儿女们。如果不是戒严体制,大陆没有丢失,大陆和台湾农民绝不会起来颠覆民主宪政,而是积极参与和推动者,因为1947-1948年大陆乡村地区就实行过成功的普选(那些用大陆教科书来看历史的人很可怜),中国那时也没有什么中产阶级。

  无法想象,如果民主没有占人口绝大多数穷人的参与,会是什么结果,那是过时的富人民主或官僚民主,是寡头政治或财权政治。

  我们看看同期的巴基斯坦,左翼的人民党当时广泛动员那些文盲半文盲的贫苦农民主体起来参加投票,结果农民的投票率一次次高过右翼穆斯林联盟,右翼怕失去自己的阶级特权,结果只能靠横蛮地宣布选举无效,作弊,军事政变和司法迫害来回避这些民主带来的威胁。但是巴基斯坦穷人们并没有气馁,耐心等待着一次次机会,一次次用手中的选票将人民党选上去。这个时候,巴基斯坦的中产阶级和上层阶级一道,站在了民主的对立面,因为他们害怕改革,害怕在改革中失去自己手中的特权,左翼的社会民主和经济民主政策对他们是极大的威胁。

  最近的还可以看看泰国。他信的左翼政党最坚实的社会基础还是泰国的穷人,且以农民为主体,而泰国中产阶级则站在右翼一边,支持国王和上层阶级的军事政变和司法迫害。以红衫军为标志的泰国农民们没有退缩,一次次紧捏自己的选票,和巴基斯坦穷人一样,将代表自己利益的政党选上台。最近他信的妹妹英拉又被穷人们推到了总理的位置。

  在德国,穷人甚至是第一次把德国从专制里推向民主的力量,代表贫苦农民和工业阶级利益的社会民主党首起建立了宪政民主制度,德国的专制帝制也是穷人们结束的,魏玛共和国的第一任总统弗里德里希·艾伯特 (Friedrich Ebert)和首任总理P.谢德曼就是穷人出身。后来的希特勒上台,却与德国内部垄断资产阶级与容克地主以及美国华尔街的金融资产阶级的支持分不开。纳粹的经济支持主要来自这些富裕阶级,虽然也打着工人社会主义的旗号。

  最先的民主宪政不是诞生于中产阶级社会,而是诞生于穷人占绝对多数的时代,现在100多个发展中国家,都是实行着民主,这些民主的基础,主要的选票来源,依然是他们的穷人。比如印度,他们建立民主的时候,更以贫苦的农民为主。

  既然通过历史本身的发展过程,事实证明民主并不是中产阶级推动的,而主要是穷人们在主导,那么中产阶级民主决定论就得立即破产。没有穷人的斗争,不可能有普选权和平权运动,没有普选权,没有平权运动和社会福利制度,就不可能有中产阶级社会产生的前提条件。中产阶级是社会民主主义斗争的结果,而不是其原因。当广大穷人的子弟有着平等的起点时,中产阶级才不会在贫富世袭制下被窒息而死。

  将民主看成是中产阶级社会的结果,而不是相反,是在说谎,是在彻头彻尾地强奸历史。

  中国的中产阶级民主决定论,是马列历史决定论的一种变相翻版,目的是在消解人民对暴政的抵抗权,让处于普遍贫困下的农民身份者阶级放弃反抗和争取自身权利的希望。中国知识界不惜一切地寻找机会贬低和污蔑由他们定义的“农民”,就是基于这种颠倒是非的决定论。在中国,中产阶级多是体制内群体,他们与权力息息相关,也是当局坚实的社会基础。

  中产阶级一直具有保守性,虽然中国中产阶级的意识形态是激进的马列主义,但因利益关系和他们对现存体制天生的政治依附性,人身依附性和经济依附性,注定他们必然是最保守的社会势力,他们不会希望动摇现实的政治结构和分配结构,因为那样他们现在拥有的一切特权会随着等级隔离主义的被废除而丧失。说中产阶级是保守的一般没错。他们既可以是民主体制的保守者,因为民主体制代表了他们前辈通过斗争得来的平等利益,同时也可以是不公正体制的保守者,同样也是因为不公正的社会体制给予了他们高于一般人的特权利益和稳定的机会。所以很多发展中国家的中产阶级都支持右翼保守势力,而站在左翼穷人的对立面。

  在中国,世界第一的贫富差别,以等级隔离主义为集中标志的各类尖锐矛盾一触即发。革命和内战只要当局一旦失去有效控制,就随时都有可能爆发。所以作为中产阶级主体来源的城镇阶级最害怕革命和动荡,只有他们,一味诉诸渐进改良。他们对农民身份者被迫的暴力抗争报以冷漠,嘲笑和公开反对。如今年六月广东古巷和新塘的工运事件,当地城镇阶级毫不犹豫地站在当局一边,拿着刀棒参与了对工人示威的血腥镇压。革命或内战的爆发,会摧毁城镇阶级现有的安宁生活,分配特权和可以预期的发展机会。

  我们的公知们站在自己阶级的立场上,公开反对革命,鼓吹在极权体制内部进行改良。骂在暴力镇压下被迫反抗的农民身份者为“暴徒”。并且宣扬“一切革命都会造成社会倒退”这样的伪命题。他们一方面与自己的家人一道作为极权体制内的受益者,一方面又用独特的极权革命来污蔑和抹杀一切正常的革命,公开偷换概念。一般革命恰好是推动社会进步,实现民主的有效手段,因为面对渗透进每个角落,根本拒绝自我改良的极权体制,和平的道路都被堵死,革命是无奈的也是最后的办法。

  他们是如此极不情愿地看到社会革命的爆发。在理论上,他们采取了两个方法,一是散播农民落后论,认定占人口多数的农民身份者素质低下,不适合搞民主,要等到一个中产阶级或“市民社会”成长起来后,民主才有可能,或者虚构一种“市场经济社会”来描绘民主的必然性,所以大家必须继续等待,哪怕是遥遥无期的等待。二是拼命抹黑孙文的辛亥革命,使用各种包括谣言在内的手段,将孙文歪曲成专制恶魔,从而抹杀他领导的国民革命的正当性。孙文的榜样太让他们不安了。如果孙文不倒,前清和后清时刻都有崩溃的危险。他们将现在的专制强行和孙文的革命捆绑起来,一定要孙文为现在的专制负责。同时他们宣布,孙文革命之所以带来了坏榜样,就是因为当时没有一个中产阶级领导。而现在之所以如此糟糕(他们无一不是现存体制的受益者和被包养者),就是因为农民太多,没有一个广泛的中产阶级社会取代农民这种理论上的落后消极力量。

  这样的信徒非常之多。至于对这种观点的反驳,只要你读过最起码的民主运动史就会明白。这种论调首先是一种工具,来自对丧失现成特权和利益的恐惧。

作者 :尘砂飞扬 时间:2011-07-31 01:15:56
  欢迎楼主发帖:)
作者 :尘砂飞扬 时间:2011-08-01 15:30:32
  文章很好,只是曲高和寡
作者 :黑丝带hsd 时间:2011-08-29 17:58:40
  简单编辑一下,再欣赏!
作者 :黑丝带hsd 时间:2011-08-29 18:24:53
  粗略的看了一下,我想谈一下看法。中产阶级的扩大将推动民主的发展,这个观点,好多年前见于参考消息,西方媒体,一直认为中国的中产阶级的发展壮大,必然会有民主的诉求,推动社会的变革,中国必然会向西方式的民主社会发展,这可能只是西方媒体的一厢情愿罢了。另外“台湾从50年代一开始就是民主社会,”我觉得这个值得商榷,蒋家父子从49年逃到台湾,一直实行的是一党专政,只是到了八十年代经国当政的后期,才解除了党禁,台湾俩党轮换执政,民主社会开始。

  一番谬论,笑话了,谅解!
作者 :尘砂飞扬 时间:2011-08-29 19:05:32
  黑丝带说得有道理,现在很多人就爱讨论所谓的民主专制,似乎世界要一个样的模式。

  我不认为专制必然的坏,民主必然的好,这方面的争认太多了。而且民主的前提,是要尊重别人的自由,不能干涉别人的内政。否则成了强权,就不叫民主了
作者 :嗨丫丫的天空 时间:2012-02-05 21:35:05
  有点儿象上学那会的政治经济学,真费眼
作者 :我是痴哥 时间:2012-06-06 17:17:20
  民主都他妈妈的州官放火,民间寒食。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