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剑丛觅小诗

楼主:檀羽冲 时间:2013-06-25 11:48:34 点击:199 回复:8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北方的春天,总是蹒跚着脚步迟迟到来。以至于,害的我很长一段时间在冰天雪地中行走。
  找一个人,真是很辛苦。
  从早晨到日暮,从西出玉门的长河落日到戈壁沉寂的大漠孤烟,随着无穷无尽的风雪,终日飘荡。
  在时间的颠簸中,我时常想,会不会有些事情终其一生都不会所愿。

  当在边塞驿站刀锋镇遇见秋无颜时,甚至不敢相信,他眼中的忧郁亦如他的剑一般,会让人忧伤。
  难道,破庐在鞘中也茁长着寂寞的暗青,生出忧伤。
  我不知道冬季是不是珍藏着温暖,但我在敏感的嗅觉里,却有着对温暖永不休止的渴望。
  阳光,炉火,甚至是一丝笑意,一点温存,我都会小心的积攒,并珍藏着。
  至少,在他忧伤的眸中,也有着和我一样对温暖的渴望。这些感觉或许只有我和他这般的同类才会认知。

  在秋无颜看到我手中送别刀后眼里流出的异样时,我清楚的看见他似乎在使劲的想一些久远的事情。
  然后,他要了很多酒。问我,你输给了沈放鹤的忘情箭。知道你和他的这一战打破了“宁遇忘情,莫逢送别”的宿论吗?
  我没有回答。其实,我是想告诉他,有时候输,也是一种幸福。
  还记得“九月鹰飞,天下无雪”那一战吗?如果还有宿命一说,那么你和我的相逢是否会揭开二十年前我师傅与屠佛谢半让那一战的谜底呢?

  我们喝酒至午夜的时候。秋无颜亮起了剑。
  我面对的破庐剑,自剑鞘突地弹出,破空直刺,象是一剑要刺穿黑夜的闪电。剑锋更因劲道四溢而剑芒盛泄。
  我退了三尺,仍躲不过破庐绵延无尽的刺杀。我只有拔刀。
  在我心中,挽留刀法是世上最动人的一种刀法。
  在我离开桃花岛时我一直认为,象我这样饱含着生机的年轻人,一定会在江湖上磨砺成顶尖的刀客。一定会练成世上最动人的刀法。
  那么秋无颜的天问剑法呢?

  在江南姑苏柳扶风家养伤的日子,我很久不曾练刀,以至于我的刀法不免有些生疏。
  秋无颜的破庐剑上不断涌起一道一道的杀气。我清楚知道,他并没有恶意。险象环生中,我不怪这个对手。对一个高手的尊敬,我想,要的就是一场没有保留地比试。
  面对破庐不绝如缕的逼迫,我退了又退,只至退无可退。这时,我忽然想起师父说过,他说这是一个以攻代守的江湖。每个人,只有把自己内心深处柔弱的缺陷收藏好,装作无动于衷的样子,才会活得精彩自在。
  师父说的,可能是江湖的真谛吧。我只有拔刀而动,只有奋起反击。
  刹那间刀风大盛。送别破庐不绝与耳的碰撞以至于惊得夜鸟高飞。真怕它们会在这凌厉绝伦的刀风中受伤。

  百余招后。我们同时收手。就如同一个人心念所至。
  秋无颜顿了顿气息,转身仰头望天,目光固执的射向黑夜无穷的苍穹,似乎在问这蒙蒙夜空,月色可以不可以扫去?继而执剑指地,没有方向,又好象他的剑在任何方向都可以向我刺来。无从应对。
  天问。
  转念间,我至少心生几十种破解这“天问”一剑的剑招,却没有任何一招有把握可以接住,我全身在他“天问”的剑招下都成了空门。
  刹时之间我感到一种尖锐的,不可阻挡的悲鸣。这不该是“九月鹰飞,天下无雪”最终的谜底。
  师父当年没有告诉我他和名剑客栈关子夫那一战的结果,或许,是想我在真正磨砺成顶尖高手的时候,最能诠释挽留刀法那动人的刀歌时,自然会找到答案。

  是否还有一线机会能挽回这无从破解的“天问”一剑。
  尖拔的刀歌是否会应然而生。我没有太多的时间再去想师父说过这是一个以攻代守的江湖。
  我出不了刀。我清楚知道自己心脉所伤还未痊愈。妄自心生刀歌,只会两败俱伤。
  可是,身在江湖,你没得选择。幼年至今,师傅选择了我做他的传人,送别刀选择了我做它的主人,桃花选择了我做她的男人。而我,却从未自己去选择。

  我不在想秋无颜负背指剑的天问,伸手托起一个泥封尚好的酒坛,用手指在酒坛上轻轻一撮,随即拎起了一块陶片,破口处出现一个完整的圆孔,就像酒坛是纸糊的一般,酒泉马上从破洞溢出。
  好酒。好一个破体无形剑气。秋无颜略带惊讶与难以置信的眼神说道。
  能够习得这失传已久的破体无形剑气,除了你自己放弃,还有什么能令你败在忘情箭下。他能从我手指动处已经感觉到剑气,这可能就是高手与高手之间能感知他的情怀,他的心绪,以及,对这个江湖的以攻代守的心境呵。

  天下武学,万流归宗。无论你怎样去努力,都朝着一个既定的,不可抗拒的方向去追寻,甚至超越。破体无形剑气只是让你跻身顶尖高手行列的门径。就比如沈放鹤练就了忘情箭术中曾经沧海难为水那最高深的心法,才会有那冠绝天下的一箭。
  那么,秋无颜的破庐,和那一招月色可不可以扫去的天问,是否也因为这半世的孤单会奋起抗争。
  至少,在我心脉所伤还未痊愈的时候,我无从知晓答案。因为此时,我驾驭不了刀歌。
  秋无颜似乎察觉到了我的顾忌,敛藏了那固执着目射苍穹的神采,缓缓收起了破庐。动作很慢。我知道,他或许还放不下。其实,我又何尝不是。
  秋无颜的目光忽而变的温暖起来,嘴角轻微含笑,若有所失的问道,你身上有伤。
  我点头。同样的若有所失。

  送别,刀歌。
  破庐,天问。
  任谁都不想错过刀剑宿命的定论,况且是两位年轻顶尖高手之间的较量。
  二十年前,我师傅谢半让与秋无颜的师傅关子夫在九月鹰飞的季节,论剑天山之巅,那百年的风雪都为之动容。后来江湖盛传,九月鹰飞,天下无雪。但那一战的结果旁人却无从知晓。
  其实,我和秋无颜都很想知道这个答案。天问即出,刀歌未生。这几年在江湖中漂泊,总期望着能遇到和去印证那些久远的往事。因为,我们本身就是这些往事的延续。

  柳扶风让我告诉你,中秋的时候,她想见你最后一面。秋无颜听到后,似痛非痛,似苦非苦,眼角抹过几许轻微的忧伤。
  每年中秋的时候,江南姑苏都会下一场小雨,就像忽从南国的馨香中醒来一般。柳家满园葱茏,正是那夜女子的玲珑魂魄,氤氲着郁香行走。
  她总是问我,是柳扶着风,还是风扶着柳。
  这个江湖本身就有很多措不及防的相遇,我已经不再关心和计较这些相遇给我的冷暖。每个人的世界都会有一些事情发生、变化。每个人因此都会有欢愁。
  中秋,中秋节的小雨。而柳扶风就像剑丛里的诗……
  秋无颜平和轻缓的说着这些过往,却难以掩藏目中的忧伤,或许,还有他内心的欢愁。

  是啊,这个江湖本身就有很多措不及防的相遇,和随遇而安的离别。
  秋无颜笑着问我,我们还会再见面吗。
  会,一定会。世间所有的相遇,都是久别重逢。我们都有着对温暖的渴望,对宿命的抗争,这些感觉或许只有我和你这般的同类才会认知。
  下次重逢的时候,我一定请你喝桃花亲手酿制的美酒。竟管在我说起桃花的时候,难以抵挡心事的流泄,可我知道,终究有那么一个女子,是我这半生的牵挂。
  在桃花开的灿烂的季节,我一定回去。



  后记:多年前因为时间的原因,仓促写下了《刀风,是尖拔的小调》,文中的故事跳跃空间实在太大,我自己都有些莫名其妙,还有《中秋节的小雨》,现在重新修补圆润一下。将两个灌水风格的江湖故事衔接后就清晰很多,无关武侠。修补的这些江湖断章就先零散的扔在这,以后有空再整理。因为,我始终觉得,江湖是一份心境,而武侠是一种情怀。
作者 :清小水 时间:2013-06-25 22:10:00
  怎么还没人回复呀 阿柳 小番茄 波纹~~~~~~~~~~
作者 :白光狐狸 时间:2013-06-26 08:48:00
  狐狸看到了,马上放出白光------
作者 :大屋场主 时间:2013-06-26 14:26:00
  一直爱金庸的武侠世界。
  剑丛觅小诗,残酷的刀光剑影中可见江湖儿女的柔情似水,铁血侠骨中又透着无限柔情。喜欢,鲜明又诗意。
  我和桃花的故意呢、:)
作者 :大屋场主 时间:2013-06-26 14:34:00
  如上,是想问 我和桃花的故事 笔误笔误~~~~~
楼主檀羽冲 时间:2013-06-27 09:51:00
  大屋,你是谁的马甲啊!
  你和桃花有什么事啊,我和桃花还没什么事呢!:)
作者 :素书青墨 时间:2013-06-29 07:47:00
  嘿嘿……反正不是我的马甲。
作者 :士心土成 时间:2013-07-27 22:35:00
  呵呵
作者 :jfx2 时间:2013-12-21 14:38:38
  RT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