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开剑匣

楼主:疯狂的绿皮子 时间:2013-10-28 11:17:57 点击:142 回复:6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酷寒绕顶,寒气灼人。天地白茫一色如胶,白山黑水不过如此。地处边塞陲缘,南来北往络绎不绝,但受限天气,商客也不愿意为了本就不多的利益冒大风险,雪厚尺深,行路本就不易,若是加上货物极易地陷,所以此时能路经此地的就只剩下必走不可的人。
  最恰巧的是此间有座废弃的土地庙,虽说潮湿阴污,但好歹算有落脚的地方,只不过常年无人,墙角处结了厚厚的蛛网,房梁的灰土更是不必说。但它今天迎来了第一位客人。

  一个虬髯大汉牵了一匹神骏,即使寒冬腊月那汉子也是单裹了件棉皮袄儿,领子露出一截紫红色的脖颈,不时呼出一口热气,白腾腾的一条白龙就这么飘摇出来。这汉子身形壮硕似牛,就算是初入江湖的懵懂游侠儿也知道他修炼的定是门横练的外家功夫,不然也不敢莽撞露出大好胸膛受这风雪洗。

  他牵的这匹神驹有个大名堂,一看就不是凡物,唤作滚雪玉狮子,体型巧那常马大出去半个身子还多,筋肉壮实匀称,皮毛好似那狐裘般白亮,隐隐泛着白玉一样的光泽,两眼乌黑如钻,极有灵性,加之身形庞大,好似那天上的神兽下凡,在这白茫一片的雪地中轻踏马蹄,挽首低啸。

  汉子极爱惜这匹神骏,找了个避风的木垛,拍拍马颈,这神驹摇晃了一下头,放低前蹄,缓缓伏下,舔一口雪,自顾自的舔舐皮毛。他抱了几根还算干燥的柴火,打了块燧石,升起了一堆火。

  很快,来了第二位客人。

  一位枯瘦高挑的长衫书生骑了匹瘦马雪中负剑而来。这书生面容清肃,一身青衣贴身单薄却不见发抖,厚如飞羽的雪花飘落书生的肩上时,一息之间便化作白气盘旋升起,丝毫不见寒冷,足见功力深厚。

  年轻书生大袖负剑直入土庙,屋顶飞檐处结了奇形怪状的冰锥,阳光一打上就反射出炫目的光彩。庙里的汉子若有所感,腾地起身手按剑柄。

  门口阴影一闪,汉子拔剑抽出一道白虹!那书生也满脸凝重,手捏剑诀相对站定。两人一个对眼之后就开始相互打量,发觉彼此都没有恶意渐渐按下心来。虬髯大汉率先换鞘拱了拱手道:“天寒地冻,相遇即是缘分,兄台何不进来一叙?”

  那书生也不作伪,拱了拱手大方地进门围火而坐。两人无话有些尴尬,还是那汉子打开僵局:“兄台看面相该是南人,仪表不凡,定是有身份的世家子弟,可否告知哪里高就?”

  书生打扮的年轻人嘴唇动了动,斟酌了一下,看着汉子诚挚的目光,松了一口气道:“不瞒兄台,小弟乃是逃命来了!”

  那汉子也是一惊,“此话怎讲?”

  书生略一沉吟,慢慢道:“家父漕帮翁弥。”

  汉子失声道:“你是漕帮大少爷翁如琢!?”

  翁如琢轻轻点了点头。

  汉子哈哈笑道:“没想到在这土地庙还能碰到你这公子爷!”随后脸色一变,“翁公子已经知道漕帮二当家反水了吗?”

  翁如琢面色一暗说:“家父家母不知所踪,身后有不知名杀手追杀,想必是打算灭口。”

  那汉子叹了口气,心有戚戚,转而豪迈地拍了拍胸膛,“老弟!哥哥虽然不能帮你什么忙,但是好肉管够!”说着从背后的包裹里掏出一大块油纸包着的物事,道道麻绳捆绑,中间画了一个大大的红色的庆字。

  “庆凤祥的酱牛肉!”翁如琢深吸一口气一口喊出。

  大汉两眼圆瞪,一拍大腿,“好识货!”

  翁如琢嘿嘿一笑,腰间摘下一个朱红色的葫芦,掏了把雪搁进去一晃,一股淡淡的酒香慢慢从瓶口飘了出来。

  汉子冲口而出:“莫非是竹香斋的青叶酒!”

  翁如琢哈哈一笑,“他乡遇故知,岂不快哉!”说着捻了一片酱肉,就着壶中酒嚼咽吞下,咂咂嘴,学那大汉一拍大腿喊道:“绝配!”

  二人你来我往,酒肉交错,不知时日。

  那大汉有些醉意朦胧道:“我有一宝驹,日行千里,疾行如飞,是家中早些年有恩于一异士,那异士寻来宝驹报恩,唤作滚雪玉狮子,不是凡物,你看如何?”

  仿佛心有灵犀,门外那匹白马突然长嘶一声,清亮高亢,根本不是寻常马匹能够发出的声音。

  翁如琢透过柴窗缝隙窥见一块纯白色透出朦胧光泽的毛皮便知道这是仙家手段。

  倘若能骑上它,想必能够逃脱追杀了吧?

  翁如琢皱紧眉头,“我有一剑,请君一观!”

  二指并拢,锵地一声龙吟,寒光四射,坐在对面不过半米的汉子顿时感到一阵切肤的寒意,不禁大喊:“此剑定有三百年!”

  寻常刀剑,能够留名五十年已是不易,一百年宝剑不坏留名已属神兵之列,二百年倘若还逗留凡间,已不在五行之内。三百年名剑,满天诸佛神明皆可杀。

  一柄古朴长剑飘在那汉子面前,剑身铭刻了繁杂的花纹,仔细看去,不时有奇异的光彩颜色闪过,空气中有神秘漩涡围绕其侧。

  翁如琢面色一惊,转而紧盯着汉子的双眼,口中慢慢说道:“三百年春秋名剑,识货!”

  这大汉眼中只有惊喜,羡慕,神往,并没有一丝一毫的欲望。只有纯粹的欣赏。

  书生打扮的年轻人眯起眼睛,不可思议的重新打量着汉子,他方才都做好了出手的准备。

  汉子满脸凝重地单手拂过这柄三百年春秋名剑,空中躁动起满天的波纹,两人中间的火焰忽然呼地一下像龙卷一般腾起!汉子一步一步走向书生,书生端坐不动。

  还鞘!

  汉子手扶书生肩道:“匹夫无罪,怀璧其罪,这等宝物不要轻易拿出来给别人看。”

  翁如琢双眸有神,轻轻点了点头。

  二人将这一节很快忘去,吃着酒肉,谈些江湖趣事,尤其是这大汉,粗中有细,往往将那寻常事情讲的十分有趣,翁如琢也听得津津有味。

  不时那大汉便喝的满脸通红,毫无提防的仰身便沉沉睡去。

  翁如琢原本浑浊的双眸一下子变得炯炯有神,紧握拳头,若有所思地看着大汉。

  一夜无话。

  次日,天还未亮,一骑踏雪远去,一条大汉骑着一匹瘦马背着包裹,不时弯腰拍拍胯下瘦马。他回头望了一下那座土庙。

  翁如琢抚了抚额头,宿醉后的不适使他有些头晕,一声长嘶使他突然一个机灵,他踉跄着跑出门去,一匹纯白色的神驹,卧在他面前。

  翁如琢叹了口气道:“起的够早的呵,不过……”

  百里之外的大汉突然感觉背上包裹有些不适,他心中突地一跳,他勒住那匹瘦黄马,慢慢解开背后的包袱,露出布条缠绕的长剑。他手按剑柄,呼吸之间颇为沉重,平息下来后深吸一口气,拔出了这柄剑!

  三百年春秋名剑,囚螭剑!

  大汉单手拎着名剑,失笑回望。

  你赠我宝驹,我还你名剑。

  助你千里行,杀九百神佛。
作者 :夭桃 时间:2013-10-30 00:51:36
  剑名是LZ杜撰的吧
  看起来不错,读出来别扭= =
作者 :今天不减肥 时间:2013-11-03 19:27:13
  好看,不过没有《江南晚来客》那样吸引人。
作者 :八徵试将 时间:2013-12-09 17:39:23
  写的很好,不过“一个虬髯大汉牵了一匹神骏”这句感觉有点别扭
作者 :夭桃 时间:2013-12-11 16:40:17
  RT
作者 :jfx2 时间:2013-12-12 14:53:40
  RT
作者 : 时间:2013-12-21 14:47:21
  RT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