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桃花岛上的那些人

楼主:冷霜霖 时间:2013-10-11 23:13:45 点击:99 回复:12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老早以前写的,翻到搬过来
  绝对原创,不过看起来不象是自己写的了
  很多很多以前写的字如今再读,都不象出己手
  可能是人大了,心境也变了吧
楼主冷霜霖 时间:2013-10-11 23:14:20
  黄药师:我都不好意思说你虚伪

  如果让我用一个两个字的词来评价黄药师,我还真想不到比“虚伪”更恰当的词。总体来说,我还是很喜欢这个人物的,很不愿意将这个贬义词冠在他头上。

  东邪西毒南帝北丐,自中神通死后,这四大高手并列《射雕》武力排行榜第一,二十几年难分仲伯。中国自古以东为尊,金庸先生竟自让黄药师占了个“东”字,难道只是为了压韵?四大高手中,东邪的戏份远胜其他三人,诚足以说明作者对这个人物的偏爱了。我想作者定是想塑造一个傲然独立的怪杰,而绝不是一个欺世盗名的伪君子。然世上之事,往往事与愿违,广博如查大侠者,迹不能幸免于此。

  先让我来来看看这位桃花岛主吧。

  黄药师上无父母下无兄弟姊妹,甚至连师兄弟也没有一个。没有娶妻生女之前,他带着几个徒弟,在桃花岛上孤独地过活。他没有朋友,确切地说,他不屑去交朋友。他把他所有的情感,都寄托在几个徒弟上。他这几个徒弟是怎么弄来的呢?这是一个不是问题的问题。那年月社会动荡不安,又没计划生育这一说,丐帮已跃升为江湖上主要流派,黄老邪在道边上顺几个准丐帮弟子,想必洪七公也不会到桃花岛找他拼命。当然,他要知道黄老邪顺走的几个准丐帮弟子中后来出了黑风双煞这样狠毒的角色,去找老邪同志打一架也未为可知。

  捡回来的徒弟和捡回来的狗有什么分别呢?下边一段,是不是答案的答案——

  哦,小东西,你可真可怜,跟我回家吧,我会好好照顾你的。我家里边就我一个人,还有几个和你一样的小东西。它们都很懂事,都很讨人喜欢。它们是我的伴,我把我所有的情感都倾注在它们身上。他们刚到我家时都和你差不多大,我象对待孩子一样对待它们,给他们好吃好喝,教它们赖以生存的本事。它们是我最最忠实的朋友,我想,既然全世界都抛使我——噢,我说错了,即使全世界都被我抛弃,我也不会抛弃他们的。我对他们这样好,它们也没有理由背叛我吧,呵呵~~ 小东西,你很幸运,我看上你了。想把你带回家中,让你成为他们中的一员。嘿,看把你乐的,你很愿意跟我走是不是?来,快跟我走吧,以后我有罩着你,你就再也不怕风吹雨打、再也不怕被人欺负了……

  我相信被黄药师带回桃花岛的六个孩子在岛上的生活是很幸福的。他们都很乖巧,视救他们出离苦海的师父犹若天神,他们感恩图报还来不及,自是将师父的话当成圣旨,不敢有丝毫违背。这一点正合黄药师的心意,他对他们显然很满意,自觉不自觉地把整个内心世界都倾注在他们身上,待他们自是极好。师徒几个在几乎是与世隔绝的桃花岛上相依为命了许多年,徒弟早习惯了对师父言听计从,师父大概也忘记了徒弟是心思难测的人了吧?
楼主冷霜霖 时间:2013-10-11 23:15:44
  既然黄药师对徒弟们极好,那黑风双煞应该没有理由担心亲事不谐,偷师父的《九阴真经》逃出桃花岛才对。可他们偏偏逃了,这是为什么呢?从后来黄药师主持陆冠英和程瑶迦婚事这一出来看,他显然不反对自由恋爱。男大当婚女大当嫁,青梅竹马的师兄妹日久生情,他这当师父的若真没对女徒弟动儿女之情,高兴还来不及呢,哪有棒打鸳鸯的道理?

  我曾羡慕过陈、梅二人的爱情,实在不能接受查大侠后来的改动。黑风双煞虽阴狠了些,却也是对苦命鸳鸯,二人的爱情同样是纯洁的。查老爷大年过八旬,干嘛非要在人家纯洁的爱情上笼一抹哀怨!我更愿意相信,陈、梅二人之所以逃走,是黄药师对他们禁锢得太过严酷了。他们的命运只在黄药师的喜怒之间。黄药师这个人在金庸小说里是出了名的喜怒无常,也是出了名的死不悔改。他一旦否了陈、梅的婚事,两个人这一世就只怕咫尺天涯、却天人永隔了。他们实在太爱对方了,实不敢冒着这个概率不低的风险,去向师父坦诚他们的爱情。

  逃吧,逃了就可以在一起了。能逃多久是多久,能多在一起一天,便多拥有一天的幸福。总比对面不相识,泪儿肚里流来的痛快。就算有一天被师父抓回来,大不了是一死。死有何惧?人世间最大的痛苦莫过于你站在我面前,我却不能说我爱你!

  于是,他们逃了。

  关于陈、梅二人的爱情,后边自有详述,提这么一点点,做为证明黄药师虚伪的论据。下边接着掰黄药师。

  (未完待续)
楼主冷霜霖 时间:2013-10-11 23:17:26
  跑了的就跑了,留下的未必幸福。且不说陈、梅这对苦名鸳鸯的叛逃如何给天残派做贡献吧,单说黄药师,这个傲气冲天又极其自负的男人,在得知两个徒弟带着自己和爱妻煞费苦心骗回来的《九阴真经》踪迹不见时,支撑他感情世界的柱子轰然倒塌。

  很显然,在他看来,六个徒弟是一体的。他全心全意对他们好,大概做梦也没有想到有一天他们会背叛他。是的,没有理由的!想我黄药师是何等人物?放眼江湖,我要认第二,还有谁敢认第一!想拜我为师的人多如过江之鲤,我给他们个笑脸,都够他们高兴半天的。你们有幸成为我的弟子,整日介随侍在我身边,得我倾力相授,真不知是修了几世才修来的福份。不论这个,就是说我把你们从困境中解救出来,让你们过上衣食无忧的生活,你们就得对我感恩戴德吧?拿了我的东西逃?哈,真是天大的笑话。你们不疯不傻,想必良心都让狗吃了。

  他想这些的时候,剩下的四个倒霉蛋大概都在他跟前哆嗦。他在他们身上来回扫视,越看越火。暗道:“怎么了?我不就是发点小脾气吗?看把你们吓得!胆子长兔子身上啦?看你们这德性,哪象我黄药师的徒弟!算我当初瞎了眼,捡了你们这群一无是处的东西回来。你们还在这站着干吗?还不快点给我滚?!滚得越远越好,就算我从没收过你们这群白眼狼!”

  那四个倒霉蛋眼见师父脸色越发难看,每个人心里都象揣了八百六十只小兔子,简直都不知用什么语言来形容了。他们跟随师父多年,深刻理解他此时的心情,但他们很显然低估了他的愤怒。

  他们也许不知道,在过去的许多年里,师父整个感情世界里就只有他们。后来多了一个师娘,师父貌似把整个心都放在师娘身上。他们看着沉浸在新婚喜悦之中的师父,或许觉得自己在师父心里可有可无了。他们之中,除了钟情于陈玄风的梅超风之外都是男人。陈玄风正自陶醉在自己的爱情里,想必不太在意师父感情天秤是否倾斜,剩下的四个就很难说了。他们都是男人,说他们嫉妒师娘有的人该往歪处想了。但人类的情感——或者扩大点说,整个动物界吧,动物的情感都很复杂,据某权威机构研究,有些猫狗对主人家新出生的婴儿充满妒忌,甚至会在主人不在的时候抓咬他们。那四风就算没到嫉妒师娘的份上,或多或少该有点失落吧。便是这一点失落让他们错估了师父的愤怒,完全没有意识到即将降临在他们身上的厄运。

  在写完上一段之前我还认为,黄药师只打折他们的双腿而没有要了他们的小命,内心深处或多或少还对他们存留着一些亲情。而在打上上段那个“。”之后,我突然想,要那个杀人不眨眼的大魔头在盛怒之下,对在他心上戳了一刀又刀口上撒了一把盐的徒弟还顾留什么师徒之情,是不是太小看东邪之邪了?爱若看不见,就让恨来成全。很多时候,爱与恨就是两个极端。爱煞恨死,当一个人对别人由爱生恨,那比直接恨死对方来得刻骨。象黄药师这种走极端的人物,当他认定徒弟们辜负了他的时候,对他们,哪还会有残存的柔情!

  不是他不想杀他们,而是他不能杀他们。别忘了,桃花岛上不只这五个男人,还有一个女人——阿蘅。这个小女人还不满二十,心地良善,和丈夫在桃花岛上也住了几个月的时间了,至少和丈夫的几个徒弟混了个脸熟。哪能眼睁睁看着丈夫杀掉他们?她比那四个倒霉蛋聪明多了,黄药师眼里杀机顿起时,想必她已看在眼里,当即叫道:“药哥哥,不要杀……”往短里说,就这六个字吧。她喊出第六个字时,黄药师已经出手了。饶是他是武学大宗师,听到妻子惊叫想收手时为时已晚,收招是来不急了,只能变招。变什么招好呢?他出手太重,掌力沉猛,只怕打在对方身上,对方上半身就飞了。好在桃花岛武学就是以神出鬼没著称,他这本想击在徒弟脑袋(或是胸口什么要害)的一掌竟打在徒弟腿上。若是旁边有看热闹的,我想查大侠肯定会用上他偏爱的那个成语:匪夷所思。(这是个含贬意的成语,真不知查大侠咋就这么爱用它。)

  第一个被打断腿的倒霉蛋被打断第一条腿时还没来得及呼痛,黄药师心思陡转:“打折你一条腿太便宜你了,得了,那一条也不给你留着了。”他又顺手打断了这个倒霉蛋的另一条腿。

  你猜,剩下的三个倒霉蛋爬地上时心里在想什么?
楼主冷霜霖 时间:2013-10-11 23:18:59
  江湖中人对黄药师的定位是喜怒无常、杀人不眨眼的大魔头。但桃花岛不是江湖,这个大魔头摘下行走江湖时需要带着的面具后,还会瞪眼宰活人吗?答案不必言明,单看他那几个弟子就知晓了。陈梅曲陆+武逢,都活得挺好,没谁缺胳膊少腿,伤损残疾。桃花岛上景色绝美,奇花异卉四季飘香,屋舍精雅,别具匠心,说明黄药师很懂得生活情趣,这样的人,纵难改喜怒无常的脾性,想必也不会让自己家中时不时充满血腥味。他的几个弟子日常见识到的多是他慈爱的一面,他们虽知师父在江湖上的名号,只怕很少有机会见识到他与之相附的凶悍乖戾。彼时虽见他暴怒异常,只怕谁也想不到他会痛下杀手,要将他们哥几个一块解决掉。

  我原也赞同七情六欲被重大变故激荡,或惊或怒,或悲或喜,情之所动,足以让人忽略掉肉体上的痛楚。然前些时咳嗽牵动肋骨处旧伤,之后再咳,伤处便痛不可支,既便憋得脸色发紫,也不敢出声咳嗽一声了,只能靠喘粗气来缓解百爪挠心般的不适。熬过那阵子后,不禁怀疑起这种说法的正确性来。现下也不敢断言那四个倒霉蛋到底想什么了。迅哥悼念刘和珍君,说他已经出离愤怒了,这四个倒霉蛋看着出离愤怒的师父,大概都出离惊诧了吧。

  俗话说,好死不如赖活着,这四个倒霉蛋总算捡了一条命。然而他们那个聪明绝顶,貌若天仙的小师娘可就没这么幸运了。这小妮子当真嫁了个好老公,她那好老公在她死后便存了为她殉情的念头,为此还特意造了艘花船,只是舍不下他们的女儿,才没有与她同归那世。在男尊女卑的封建社会,女人被看成男人的附属品,没有独立的人格。肯为附属品而死的男子,堪称世所稀有的情种。黄夫人之幸,幸甚至哉!只是以我愚钝之资,实在想不明白,精通歧黄之术的黄药师,怎舍得让身怀六甲、临盆在即的至爱伴侣,再次为他耗尽心神,去默写《九阴真经》?爱一个人,爱到连性命都可以不要时,那劳什子武侠秘笈又算得了什么?
楼主冷霜霖 时间:2013-10-11 23:20:00
  问世间情为何物
  直叫生死相许

  在黄夫人阿衡和黄药师这段经不起推敲的情缘中,以死相许的阿衡到底仙乡何在,姓甚名谁,书中只字未提。作者只交待她是个绝代佳人,又天赋异禀,用现在的话来说,就是拥有极高智商的天才少女。显然,她没有辜负她极佳地天赋,自是琴棋书画无所不精,五经六艺无所不晓。这样一个女子,就算养在深闺,也必定名扬千里,百家争求。她是怎样成为黄夫人的呢?他的父母怎舍得让不懂武功的闺中娇女跟一个江湖豪客走?

  往简单说,她的父母很开明,得知女儿有意中人后,给她的只有祝福。或者他们惧黄药师之强,不相相拗,只得让女儿随之而去。往凄惨点说,她就是那们遭逢离乱之苦,兄弟皆被杀戮,自己与侍婢幽居空谷的姑娘,完全可以为自己的婚事做主。往复杂点说,她是受了黄药师的蛊惑,和他私奔了。写到这,我不禁想起白居易那首《井底引银瓶》,“聘则为妻奔是妾,不堪主祀奉苹蘩。”既然她亲爱的老公为了一本武功秘笈可以眼睁睁看着身怀有孕的她累死,那谁能保证许多年后,她年老色衰时,她那亲爱的老公不另有新欢?那么她若是不能爱夫之所爱,只能郁愤而死了。

  不过这种说法实在破绽百出,只自她死后,黄药师一直没有再娶一条就无法解释。没办法,我只有往更复杂了想。下边这一段,完全可以写成《射雕外传》了。

  我原以为,黄药师的虚伪在黄蓉的婚事上表现得淋漓尽致,其实不然,那极至,恰体现在他自己的婚事上。

  强中更有强中手,王重阳武功当真天下第一吗?东邪西毒南帝北丐武功当真并列第二吗?我看未必。宋人尚武,天下练武的何其多?有确实有些本事,又爱出风头的,在江湖上扬名立万。还有一种人人就喜欢过平静的生活,虽有一身足以睥睨天下的武功,也行侠仗义,但“事了拂衣去,深藏身与名”继续过他平头百姓的日子去。阿衡的父母或是某位至亲,也许就是这种人吧。论武功,她家族成员是以绝对优势压倒黄药师的,黄药师不敢得罪他们,因此当阿衡看上他,并让父母提亲时,他只有点头同意的份。

  读过《射雕》的人对黄药师促成陆冠英与程瑶迦婚事那段不陌生吧?他与阿衡的结合,说不定与之有类似之处。陆、程二人一见钟情不假,但不告诉双方父母就闪电结婚,别说那个年代,当今社会,有几个人敢这样做?这对小情侣大概做梦也想不到,黄老邪之所以这样做,完全是出于本能。他只不过无意识地想让他年轻时经历过的事在这对青年男女身上重演一遍。当年他是弱者,现在他是强者。相同的情境,不同的身份,这感觉,怎一个爽字了得!

  他这种心理一点也不难理解。就跟有的孩子不满父母的某种做法,可当他长大成人也当了家长后,就忘了当初的不满,自然而然地学想他父母一样。再比如封建社会的某些小媳妇,年青的时候受婆婆的气,好容易熬成婆婆,却又学着婆婆当年的样,让她儿媳妇受同样的气。就好象不这样做,心理就难以平衡一样。逼陆、程二人闪婚的黄药师,就是多年熬成婆的小媳妇。
楼主冷霜霖 时间:2013-10-11 23:22:13
  西毒再狠再毒,还知道爱自己的儿子,而东邪只爱他自己。他孤芳自赏、自命不凡,自负到自卑的地步。他的理想生活是为所欲为,只有他强迫别人的份,从没想过一有一天,他会屈从于某种势力。
  婚前,他也许为阿衡心动过,也许有过娶她为妻的念头,这才在她的视线内停留的久了。只是他没有想到,这小女子,竟早已对他芳心暗许,且性子比他还急,在他犹豫着要不要提亲的时候,女方家里已先提出来。这让他十分反感,他心里便多了三分抵触。他可能在言谈中表现出来,大有拒婚之意。而女方家更是因此认为他不识抬举,对他的态度也强硬起来。大有你娶也得娶,不娶也得娶之意。嗯,就跟皇帝选驸马一样。历史上敢拒绝当皇帝女婿的大有人在,在婚姻上,他们为了自己的某种信念,是拿命和皇帝赌的。黄药师强则强矣,却还没强硬到为了赌口气,把自己小命搭上的的份上。他把不满压在心底,乖乖地做了阿衡家的乘龙快婿。

  小女子阿衡是心满意足了,她可不知道,她的枕边人对她仅有的一点怜惜都被对她家的不满冲得荡然无存。任你新人美如玉,也唤不起那个满腹愤懑的人的爱情。当恨充满胸臆,爱又从何而起?阿衡陶醉在丈夫的柔情蜜意里,却不知这蜜意柔情,是他掩饰内心不满的外衣。黄药师是聪明人,懂得既已屈服,就不强硬地反抗。

  然而不强硬露骨的反抗,不代表他就这么委屈自己一生。妻族他是不敢惹的,妻子嘛,嘿嘿~~

  黄药师先生显然没料机会来得这样快。

  若说他伙同妻子一起骗取周伯通的《九阴真经》时还没存心报复妻子的话,那他允许妻子再次为他默写《九阴真经》,就完全是蓄意谋杀了。这桩谋杀案是相当卑鄙的,完全没有考虑到妻子肚子里的孩子。下边我讲一故事,来为黄药师不顾孩子的卑劣行径稍稍开脱一下。

  古时候有一个国君,是谁我给忘了,反正就是一个亡国之君,国破家亡之日带着他的妻、子、兄弟逃跑,来到一条河边。这河边只有一条小船,勉勉强强能载他们四个人。四个落难的人上了船,心里总算松了一口气,自以为得了生路了。不料船走到河中间,突然风浪大作。船夫说:“你们四人之中,必需有一人跳下去,咱们才能平安渡河。”谁跳呢?三男一女,那个女的义不容辞!船又往前走了一段,风浪更大,船夫又说:“不行啊,这样下去我们都得死,还得跳下去一个人船才不会翻。”这位亡国之君稍稍犹豫了一下,将目光看象自己的儿子……

  后边一段他儿子与兄弟争死的过程我就不说了,最后他那个倒霉儿子在他的旨意下跳下河去。他兄弟问为什么,他说,老婆死了可以再娶,儿子死了可以再生,可兄弟若死了,我又怎能让父母给我再生一个兄弟?

  大概黄药师,也是这样想的。这是男权专制下男人特有的残忍,怨不得谁。

  黄药师的阴谋得逞了,他却没有体会到报复后的快感,妻族强大的势力压得他喘不过气来。倘若他们得知妻子的死讯,细究她死因,如何能放过他?!

  怎么办?想到死,聪明的黄药师傻了,竟想了一个拙劣得可笑的办法。他立誓要自创《九阴真经》(是上卷还是全部来着?),以此告慰妻子亡灵。不达目的,绝不离开桃花岛半步。他或许以为这样,妻族就会感念他对妻子的一片深情,相信妻子只是单纯地死于难产,不再追究她的死因。

  不信?那你告诉我,既然陈玄风、梅超风间接害死了黄药师至爱的妻子,他怎么不去把这二人捉回来,在妻子灵前活祭?以他的身份手段,只怕不用自己亲自出马,只要放出话去,自会有人把这二人绑缚至他面前。可他什么也没做,任由他们在外边逍遥了十五年。
楼主冷霜霖 时间:2013-10-11 23:23:07
  话说陈玄风、梅超风二人逃离桃花岛后,两颗心就没在肚子里呆安稳过。他们知道师父的厉害和手段,哪敢在江湖上招摇?他们是有小路不敢走大路,有山路不敢走小路。很多时候,他们猫在山间,不敢走路。他们也许猜到师娘临产,师父腾不出身来捉他们回去。但师父名声在外,想巴结他的人大有人在,他只需吩咐一声,自有人P颠P颠地跑来与他们为难。可日子一天一天过去,他俩们竟好象被人遗望了似的。他们一边练功,一边奇怪着,猜想着各种原由,却总是理不出个头绪来。最于有一天,玄风老哥受不了好奇心的折磨,对梅大姐道:“贼婆娘,这《九阴真经》的下册太深奥了,我参悟不透,咱回桃花岛去把上册再盗回来吧。”

  恋爱中的女人智商为零,此时的梅超风竟相信了这个愚蠢透顶的借口,立即答应了丈夫,她不知道,她这是再拿生命满足丈夫的好奇心。傻女人挖傻女人,你也不想想,你那个师父何等聪明。先前他是宁可相信世上有鬼,也不相信你们会偷他的东西,没有防备你们。如今他吃了一次亏,再让你们从他眼皮底下偷了东西去,那他也别自创什么《九阴真经》了,直接就郁闷死了。

  这玄风大哥带着老婆来着老婆冒了一次奇险,估计是自以为得到他想要的答案:原来师娘难产而死,师父要照顾刚出世的小师妹……

  从此他二人再无顾忌,躲起来练了几年《九阴真经》上的功夫后,大摇大摆地到江湖上找人练手去了。他们至死也不知道,他们自以为得之的答案,根本不是正确答案。那们正确答案,是他们做鬼也不敢相信的。
楼主冷霜霖 时间:2013-10-11 23:25:41
  关系,所以作者并未提及。倘若作者写《射雕外传》,大概少不得要把这精彩的一段补上。那黄药师是怎样向岳家交待妻子的死因,又不引起他们的疑心的呢?很简单,只八个字:先声夺人、哀而取怜。

  且不管死因如何,正值青春年少的少妇暴卒,娘家人心里都得画个问号,阿衡的家人也不例外。当他们带着三分问罪的心态来到桃花岛时,见到的是怀抱婴儿,悲痛欲绝的女婿,就算心中再怎么起疑,也少不得先安慰女婿一番。而聪明绝顶的黄药师想必不会向高小六儿那么笨,等着岳家人看出破绽,他不待对手询问,已先出招,痛哭道:“我有罪,我该死,我对不起阿衡,我对不起你们全家!”然后,心里想着兵法上“实而虚之,虚而实之”的策略,把如何路遇周伯通,如何如妻子合谋诈取周伯通《九阴真经》的事细述一遍,只不过他没有百分之百实说,而是在百分之九十的实话中加了百分之十一谎言,“谁知那《九阴真经》太过深奥,我那爱妻虽有过目不忘的本事,到后来竟也不能记完全。我屡次劝她不要为这劳什子都东耗费精力,动了胎气,伤了身体,可您老人家也知道,她一向要强,是个不肯服输的性儿,竟不听我的劝告……”说到此处,他早已泣不成声。

  听的人虽心怀不满,却也无可发作处,或许会问:“那《九阴真经》呢?”
  黄药师痛哭许久,方收住悲止涕:“那是阿衡拿命换来的东西,我看着伤心,早已在她灵前焚化了。”他偷眼打量对方神色,暗叫不好,心知对方对这个答案很不满意。想自己曾为了这秘笈曾与当世四大高手在华山绝顶苦斗了几天几夜,说就这么烧了,只怕连傻子都不信。黄药师就是黄药师,只见他心念一转,哀声更切:“阿衡因《九阴真经》而死,实我之过也。我想那《九阴真经》也是由人所创,他人创得,我为何创不得?我立誓要自创一部《九阴真经》出来,在阿衡灵前焚化,以慰她在天之灵。若不成功,绝不离开桃花岛半步。”

  他的对手彻底这番言词雷得里嫩外焦。这是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已不能用“狂言”二字来形容。说这话的人无异于将自己因禁在这海中孤岛之上,虽生犹死。眼前这个大有前途的青年为了女儿牺牲掉自己的后半生,他们还能说什么呢?

  此时,黄药师以卓绝的演技搏得岳家人绝对同情,他们完全被他的一片痴情感动,早忘了细查阿衡死因。而国家特级演员黄药师却在心里偷笑,注意,他只立了誓,却没有说违背誓言的后果,那这个誓言对他几乎不具备约束力。事过境迁,他可以随便找个借口将这档子事推翻。
楼主冷霜霖 时间:2013-10-11 23:26:45
  也不知道全了没有
  因为中途溜号干别的去了
  反正是坑,全不全的都无所谓
作者 :夭桃 时间:2013-12-11 16:53:37
  3
作者 :jfx2 时间:2013-12-12 15:14:41
  RT
作者 : 时间:2013-12-21 14:56:28
  RT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