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一枚脚印:宠物

楼主:龙墨 时间:2013-05-07 23:17:27 点击:92 回复:9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说是脚印,其实是写完就被我遗忘的一个帖子。
  去翻颜色拾取器,结果没翻着,却翻到了这个。
  从头看了一遍,陌生得很。里边人物的名字竟一点印象都没有。
  若是在它处见到,只怕我都认不出这是我曾经写过的东西了。
  若非我最厌剽窃的,转载的东西必定注明“转载”二字,那即便是用我ID发的帖,我也不敢肯定它是我写的。好吧,我说转载,那它就是我写的。
楼主龙墨 时间:2013-05-07 23:18:00
  星月隐退,太阳没有出来。
  阴郁的天空飘起细雨。
  冰冷的雨滴打在我脸上,我不由自主地哆嗦着。
  想象着自己狼狈的样子我就想笑,但脸上的肌肉早已僵住。
  我在这儿跪了一天一夜,体力和耐力都已到达极限,甚至忘记思考。
  或许,就这样死去吧。
  我闭上眼睛,兮儿那盈盈笑脸顿时冲破禁锢,在头脑中清晰起来。
  她,还怀着对未来的憧憬等我。
  
  “云亭,不要回去。”她拉着我的衣袖,深深地看着我,灵动的大眼睛里带着一股我不忍触及的哀怨。
  我揽她入杯,轻笑道:“傻丫头,婚姻大事,我怎能不禀明师父?你等我,七日之后,我带花轿来接你。”
  “从这里到无忧岛,往返正好七日,你就知道你师父一定会同意我们的婚事吗?”她悠悠问。
  “嗯!”我斩钉截铁地应道,“师父对我最好,从未拒绝过我的要求。”
  她突然冷笑,推开我,一字一顿地说:“好,我给你三日的时间说服他,十日之后你不回来,我就到奈何桥头去等你。”
  我悚然一惊:“兮儿……”
  “云亭,我比你了解你师父……”
  “兮儿……”
  “别打断我!”她轻轻摇头,“他不会为了成全我们而放弃与苍吾派的婚约!你只是他养的一只宠物而已,他那样的人,宁可毁了你,也不会容许你违背他的意愿。”
  “兮儿,别胡思乱想。”我不以为然。
  她不屑一笑,将话锋一转:“云亭,一辈子太慢长,我不愿年年岁岁思念着你,孤独终老。我只给你三天的时间!你一定要记住我们的约定。”
  
  
  那种锥心剌骨的痛再次袭来,我几乎把持不住自己了。
  我拼拼命咬住嘴唇,才没让她的名字冲口而出。
  胸腹间冲撞着的那股难画难描的情感几乎将我炸碎,我仿佛置身于一团血雾之中,进退维谷。
楼主龙墨 时间:2013-05-07 23:18:00
  一阵飘渺又清晰的脚步声将我从近乎疯狂的状态中解救出来。那脚步声由远及近,停在我身边。我感激地开眼,正看到大师哥殷切而焦虑的脸。他蹲在我身前,似乎在思索。我知道,他想劝我顺从师父。但不善言辞的他早把该说的话说了数遍。
  “云亭!”他叫着我的名字,避开我的视线,“这样下去不是办法。”
  我苦笑一声,却没有听到自己的声音,心头忽地一紧。提高语调说:“大师哥,我……”我的嗓子不知从何时起,竟哑得说不出话,我暗自苦笑,索性把后边的话咽了回去。
  大师哥摇头轻叹:“你等着,我再去劝师父。”
  我拉住他的手,用尽力气道:“你的好意我心领了,何必再去找骂!”
  他抓住我的手紧紧握了一下,仿佛下了什么决心,霍地站起来,快步向师父屋中走去。我怔怔看着他的背影,视线渐渐模糊,天地倏忽混为一色,就连那雨水也不再冰冷。
  我听见兮儿轻轻对我说:“云亭,我们一起浪迹天涯吧。”
  浪迹天涯!
  
  我醒来的时候已然在自己屋里了,屋中弥漫着浓郁的草药香味。师父就坐在我床头,注视着我的眼神依然如往日一样慈爱。
  不容多想,我腾地坐起来:“师父!”口中发出的声音传入耳中,有如回音。
  师父扶住我,扶我躺下。喃喃自语地道:“醒了就好,醒了就好。”
  我眼中一涩,泪水早顺着眼角淌下来。
  他怔怔看着我,突然问道:“云亭,你身上的伤是怎么来的?”
  我下意似地伸手向胸口摸去,手伸到一半又讪讪缩回,将头偏向一边,避开他的视线。
  我不能说谎骗他,但若不说谎,便又要有一人因我而死去。
  他没再逼问我,自语地说:“你不说,我就不知道伤你的是谁么?好大的胆子,竟敢伤我莫予求的爱徒!”
  “师父,人在江湖飘,伤人与受伤都是再正常不过的事,徒儿技不如人,才会伤在人家手下……”我无力地争辩。
  “技不如人!”他打个哈哈,“你年纪还小,江湖上武功强过你的人数不胜数,倘若他们都敢来伤你,你有多少条命也交待了。”
  我唯有苦笑,心知再说下去也救不了那人性命,遂不再费唇舌。
  
  我从十六岁开始闯荡江湖,短短两年,已名满大江南北。可是与我交过手的人并不多,黑白两道,不是见我避而远之的,就是屈意迎逢一味讨好的,偶尔有孤陋寡闻不知我来历的人跑来与我为难,又多半不是我的对手。而那些打败过我的人,无一例外地被师父送到另一个世界。
  我对师父这种做法深感不满,却一点办法也没有。我曾无数次肯求他不要这样“保护”我,却都被他在一言一笑中挡了回来。
  他要是肯听人劝,就不是一个眼神就可以让天下人心惊的莫予求了。
  
  师父见我不再争辩,继续道:“你也是,受了这么重的伤,怎地不对师父说?你少说这一句话,几乎送了自己的小命!”
  我心中一窒,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
  师父叹道:“你身受重伤,身子原本虚弱,又跪了一日夜,耗尽体力。稍受风寒,便酿成大病。这三日来你一直徘佪在鬼门关上,自己还不知道么。”
  “三日!”我头脑中一片空白,失口叫道:“兮儿……”
  “你还忘不了她?”师父寒声问。
  我失神地看着他,半晌,忽地笑了:“师父,我忘不了她,这辈子也忘不了。”
  我等着他发怒,等着他骂我。只要他开口骂我,我便不遗余力地火上浇油,直到气得他一掌拍死我为止。
  死在他掌下,便是我最好的归宿吧。
  兮儿,奈何桥下血水翻涌,奈何桥头鬼影憧憧,我怎能让你一个弱女子久等!
楼主龙墨 时间:2013-05-07 23:19:00
  然而,我失算了。
  师父没有生气。
  他静静地看着我,不带任何感情色彩地说:“论样貌,那陆兮儿也配得上你。只是我已为你定下亲事,你们注定今生无缘了。”
  我惨笑:“师父,我只娶兮儿。”
  今生无缘又怎样,来世,我依然只娶兮儿。
  “你实在要娶他,也不是没有办法”他幽幽地说。
  “什么办法?”我紧跟着问。虽说我不能确定兮儿是否还活在世上,但听他这么说,仍是惊喜莫名。
  他深深看了我一眼,一字一顿地说:“自废武功!”
  我一震。
  他却忽视了我的震惊:“你自废武功,便不再是我的弟子,自然不用听我安排。”
  我的眼睛瞬间模糊,突然觉得他好陌生。
  
  师父,您宁可不要我,也不肯接受我的爱人吗?
  还记得八岁那年,我带着一帮孩子和另一帮孩子打群架,您看在眼里,认定我是习武的材料,决意收我为徒。可我出生在书香门弟,官宦之家,父亲哪能同意我拜惯于以武犯禁的江湖人士为师?是您半夜里潜入我家,将我偷了出来,带至无忧岛。我恨您,见到您时,只要手脚还有自由,必定扑打一翻。可您总笑嘻嘻地任由我打,等我累得没有力气,便抱着我在岛上游玩,讲江湖上的奇闻异事给我听。我渐渐消除了对您的敌意,甚至忘了自己是被您劫回来的。
  我终于同意拜您为师了,您广撒英雄帖,邀各门各派的当家人来观礼。是时,我才知道您竟有号令群雄的本事!而在此之前,我只当您是个偏执任性而又慈祥和蔼的老人。
  我为您为我付出的耐心而感动,发誓不辜负您一片心意。
  
  我上边有八个师哥,七师哥、八师哥名为您的弟子,武功倒有多一半是跟大师哥学的。您爱他们聪慧收他们为徒,却不肯花心血在他们身上。谁都以为您不会再收徒时,您又收了我!您不但收我为徒,还亲自传我武功,就连入门的基本功也不要师哥们插手。您为人严厉,岛上弟子多不敢拿正眼看您,师哥们在您面前更连大气也不敢出。可您对待我,就象换了个人似的。我顽皮胡闹,您假装没看见,我使小性子冲您发脾气,您笑咪咪地任由我闹。甚至我触犯门规,您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连句重话也不肯说。我想要什么东西,就算再难觅得,您也会派人找来给我。我行走江湖,您怕我受到伤害,竟不惜杀掉一个又一个与我为难的人,以警示他人。您在江湖人眼中本是亦正亦邪的人物,却因护着我而变成彻头彻尾的大魔头!
  
  师父,我从来没怀疑过您对我的爱,然而……
  我不敢再往下想,更不愿认可兮儿的话。
  我合上眼睛,假装睡去。
  时间也被眼前这阴霾的色调凝固了,不知过了多久,我听见师父叹息一声,似又说了句什么。
  没有听到他的脚步声,而房门那一声轻响却格外清晰。
  再睁开眼睛时,他已经不在屋里了。
  我摸出枕下的匕首,绕着匕首的蓝晕如水波流转……
作者 :钻丫头 时间:2013-05-08 09:11:00
  (⊙o⊙)…师徒情咩~
作者 :xiaoou51 时间:2013-05-08 18:31:00
  师弟的戏份没看到。
作者 :水心珠儿 时间:2013-05-09 09:37:00
  @xiaoou51 5楼 2013-05-08 18:31:00
  师弟的戏份没看到。
  -----------------------------
  倒,只是第一人称而已,我不是“我”
  就算是,那时候我也米师弟呢╮(╯▽╰)╭
作者 :冷霜霖 时间:2013-12-11 16:37:15
  3
作者 :夭桃 时间:2013-12-12 14:58:02
  RT
作者 : 时间:2013-12-21 14:49:33
  RT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