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剑灵归藏》我叫破云晓

楼主:破龙劫 时间:2014-07-26 23:27:31 点击:139 回复:1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剑灵归藏已经在纵横和逐浪上发表了,有喜欢的朋友可以看一看,我觉得写得还不错,不知道你们的怎么个评价,现在我发一个楔子和序章,如果各位支持,我会慢慢上传哦


  楔子
  洪荒之前,上古之时,瑞气呈祥,万物莫不盛茂,万兽莫不强壮。
  洪荒之时,大天灭世,圣人竭尽全力,终得天定,圣王大禹十又三年未归起家,导洪水以向东方,千川入海,百河流尽,洪荒当治,禹以锹划天下,始分九州。
  洪荒之后,千百年来,九州繁盛,宇内太平,诸人慕长生之道,方士求脱俗之法,各窥天道,各行其心,或以食天材地宝,或以练养龙虎,修真之法,九州共研,炼形之术,天下盛传。
  修真之法,炼形之术,动辄天威降临,或则破天裂地,旁门邪魔,故生觊觎,外道妖人,偷窃心起,然龙虎之术,铅汞之交,秘而不宣,隐秘传家,旁门外道,不知其妙,邪魔妖人,不懂其法,故而罔生邪心,随心臆想,使之旁门妖术,外道魔功,洋洋洒世,混淆正听。
  法脉各异,千年而彰,生正邪之道,有门户之分。
  太平盛世,正道大昌,风云乱世,邪道遂盛,二者循环往复,诸如阴阳之变。
  正道门宗,共分三教,名称道,儒,佛门;邪道却乱,名出各异,不得长久。
  洪荒后,千余年,道门圣人庄子出,《剑灵归藏》扬世间,日,庄逍遥游于天下,遇邪门为祸,妖魔乱世,庄神剑出,震天摄地,一剑而划阴阳,微移则破山河,飞禽臣服,走兽颤抖,斩邪于瞬息之间,伏魔在谈笑声中,后降鲲鹏为骑,天下名扬,九州共尊。
  庄曾叹言:“剑灵三剑名,曰天子剑、诸侯剑、庶人剑,其天子剑者,修炼难于登天,亦庶人之剑,少有人成。”
  而我们故事,便自此始。
  附:《庄子·说剑》节选。
  王曰:夫子所御杖,长短何如?曰:臣之所奉皆可。然臣有三剑,唯王所用,请先言而后试。王曰:愿闻三剑。曰:有天子剑,有诸侯剑,有庶人剑。王曰:天子之剑何如?曰:天子之剑,以燕谿石城为锋,齐岱为锷,晋魏为脊,周宋为罈,韩魏为鈇;包以四夷,裹以四时,绕以渤海,带以常山;制以五行,论以刑德;开以阴阳,持以春夏,行以秋冬。此剑,直之无前,举之无上,案之无下,运之无旁,上央浮云,下绝地纪。此剑一用,匡诸侯,天下服矣。此天子之剑也。文王芒然自失,曰:诸侯之剑何如?曰:诸侯之剑,以知勇士为锋,以清廉士为锷,以贤良士为脊,以忠胜士为罈,以豪杰士为狭。此剑,直之亦无前,举之亦无上,案之亦无下,运之亦无旁;上法圆天以顺三光,下法方地以顺四时,中知民意以安四乡。此剑一用,如雷霆之震也,四封之内,无不宾服而听从君命者矣。此诸侯之剑也。王曰:庶人之剑何如?曰:庶人之剑,蓬头突鬓垂冠、曼胡之缨,短后之衣,瞋目而语难。相击于前,上斩颈领,下庾肝肺,此庶人之剑,无异于阙鸡。
  《说剑》本是以剑而说政治,但在此中则为天下之剑,后文可见其剑之威。


  序章
  天上正在飘着雪花,整个天苍山白茫茫的一片,周围的翠竹也失去了往日的那般翠绿,耷拉着掉下头,俯视着自己的脚底下,自己的脚底下那里,正坐着一个老头儿,雪白的胡须比刚落的雪花还要白一些,身上玄青色的道袍有几处破洞,缝的针脚很大,一眼就可以看出,这是自己缝的。
  一个道士的手,除了山医命相卜之外,还应该会些生活必须的技能,比如缝衣服。
  他的双眼微闭,静静的坐在雪地里,身上只穿着那件玄青色的道袍,再无他物,但他的身体却不颤抖,从微微发红的肤色和头上冒着的热气来说,他应该不冷。
  在寒冬腊月中,一个老头道士独坐在山林深处,的确有些怪异,但就在这个时候,他的表情忽然变得奇怪了起来,眉头皱着,双目禁闭,似乎在受着什么巨大的疼痛一般,忽而,他嘴一鼓,口一张,一口鲜血猛地喷了出来,这时,他的双眼睁开,向左看去,那里什么也没有,但他就这样的盯着,盯着。
  他忽而开口说道:“若我猜的不错,应该是林枭吧。”他的目光依旧盯着那里,仿佛可以穿破整个大山,看见那隐藏在暗处的人影。
  整个天苍山除了这个奇怪的道士之外,难道还有其他的人么?这么冷的天,修真之士也不愿在外面多待吧。
  那边有人应了,笑呵呵的道:“生我者父母,知我者鸠野道人也。”声音传来,从道士左面的一个山脚嘎达里走出来一个青年人,面色白净,大雪天的却摇着一把折扇,着一身黑色的乘龙衣。道士看见他,摸了摸嘴角上的血,也笑笑说道:“林枭,你穿的虽是黑色,可是却是乘龙衣,你难道想要造反吗?”
  “哈哈,皇上穿的黄色的乘龙衣,那是大白于天下的皇帝,而我,便是要做一个黑暗中的帝王,做一个江湖中人人畏惧却不能臣服的帝王,他们将会生活在我的统治之下。”林枭大笑着,对着那道人说道
  那道人倒是淡淡的笑了一声,似乎不以为意,道:“你觉得你可能天下无敌吗?你难道可以无视天下的英雄?”
  “天下英雄?屁,都是狗熊,原本我初入江湖的时候,对这些所谓的前辈还很尊敬,但是后来却发现,他们一个个都笨的要死,一个个武功低的要死,而且有的还为老不尊,草菅人命的多不胜数,你说这样的人算是英雄?哼”林枭一个狗熊一个狗熊的叫着江湖中那些有名望的前辈,不知道那些知道后,会不会气的跳过来和他大战一场,但是鸠野道人是知道的,就是那些人全部过来,也要被抬着回去,当然,这是眼前这个青年人心情好的时候,心情不好的时候,轻则尸体化为飞灰,重则连抬尸的人都没有。
  鸠野道人不说话,又微微的闭上了眼睛,并不是说他要装这个深沉,而是因为他行功到了关键之处,马虎不得,刚才就是林枭在旁边稍稍的偷送了一股劲气过来,便已经让他身受重伤,频临走火入魔,若再不调理,走火入魔都是轻的。
  林枭的嘴角露出一丝的冷笑,道:”鸠野道长,好友来看望你,你竟然没有个基本的礼数,就是没有茶水,也应该请我坐坐吧。”说完,竟像是什么也不知道,去拉那道人的胳膊,鸠野道人现在很是恼火,这林枭看来是想趁自己炼气化神,行功到重要时候来杀了自己,好叫自己天下无敌,想到这些,鸠野道人心中忽然一惊,这是杂念,在如此关头还心存杂念,这是不要命的前奏么?于是赶紧收摄心神,练功蕴养元神,可是就在这个时候,左胳膊上一股大力传来,耳边还有着:“你这道人,怎么一点待客之道也没有呢?”
  鸠野道人也是爆性子,顿时大怒,停下气血运行,右手一张,从十宣、四缝穴中涌出九道气劲,在手中竟化成了一把长剑,林枭眉头一皱,纵身向后一跳,折扇打开,便是五道飞镖飞了过去,鸠野道人手中的那把气剑与普通的剑似乎没有什么两样,但是与飞镖一接触,那飞镖便像是融化一般,被削成了两半,飞镖的威力也没了,林枭的眼睛瞳孔一阵紧缩,看向那把气剑,道:“剑灵归藏,你竟然说的是真的,竟然可以如此的神奇。”他的眼中发着奇异的光芒,那是想要侵吞的光芒。
  “哼”鸠野道人冷哼一声,道:“更加厉害的你还没有见到,如果我只身闯你的锁天大阵,相信也不再话下。”
  “胡吹大气”林枭怒道。
  这个时候,鸠野道人体内的气血又是一阵翻腾,想要破体而出似的,那林枭似乎也看的出来,阴笑着攻了过来,手中的折扇发着白色的光芒,闪到鸠野道人的旁边,他不从正面攻入,一把折扇当做铁尺来用,角度刁钻,直接打向鸠野道人的下肋,鸠野道人也不示弱,右手持剑,左手捏着剑指,此时左手使出,点在那把折扇上面,从他中指的中冲穴上涌出一股力道,竟如剑锋一道凌厉,将整个折扇从中间打断,扇面上那一幅独钓寒江雪的钓翁从中间撕断,千钧一发之际,林枭左手出掌,隐隐间有风雷之力,鸠野道人不敢大意,右手手腕一转,剑尖直接对着林枭的手掌,林枭微一皱眉,猛刹掌力,可为时已晚,他怎么也想不到鸠野道人的剑法竟然如此高强,可以变招如此快捷,此时,掌剑相对,林枭的手掌中风雷之声更剧,周围的风雪也在绕着他的手掌飞旋,而鸠野道人的剑却是无声无息,神华内敛,可就在关键时刻,那把剑忽而发出白色的剑华,林枭大喜,鸠野道人却是大惊,就在此时,鸠野道人手中的剑像是节节断裂,最后余下的剑气都从十宣和四缝穴中反涌回去,鸠野道人脸色剧变,嘴中的鲜血不要命的喷出来,他的脸由白变青,再是变红,后而又变成了白色,他的身上到处都是白色的气,他似乎成了胧在白烟里的仙人,全身的白气却没有丝毫的温度,飘落的雪花还站在他的肩头,伫立遥望,丝毫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林枭却皱着眉头,将自己随身带的一把短剑扔了过去,那短剑刚触到白气,便化为一团白光,融到了他身体上面的白气之内。
  林枭倒吸了一口凉气,暗提内气,走到鸠野道人的跟前,提掌就劈了下去,这掌法叫做劈山掌,以阳明胃经之气为主,阳明胃经乃是十二正经中土阳经脉,端得势大力沉,这一下去,不死即伤,林枭的眸子里尽是些阴厉之色,本以为这一掌下去,就是鸠野道人也必死无疑。
  然而结果却是令林枭大吃一惊,这一掌下去,好像劈在了坚硬的石头上,锋利的宝剑上,林枭赶紧撤掌,却已是不及,那些白气竟然轰的一下攻向了林枭,将林枭也胧在这蒙蒙的白雾之中,并且都循着林枭的穴道而入,林枭大惊,这白气竟是这鸠野道人散功时身体中所储藏的剑灵之气,他从没见过谁散功之时可以将自己的内气如此的释放出来,故而刚才的时候,他看见白气也不敢说那是鸠野道人的内气,反而要冒着自己受伤的危险去试探,但是现在,他必须运功抵挡,直到鸠野道人体内功力完全散尽,方能逃脱出来。
  人体中所练之气,本是一体,只有这些内气完全出来,它们才能在这天地之间缓缓散去。不然也不可能出现上面的情况了。
  时间慢慢的过去,也不知道过了多少时候,鸠野道人身上的白气终于消散完,林枭一个踉跄,向着外面跌了出来,“噗”的一声,鲜血吐在雪白的地上,显得那么鲜艳,那么艳丽。
  林枭艰难的向着大山深处走去,一路上,覃林翠竹都在雪的掩映下,变得高傲,冷艳,林枭走到一面山壁旁,低声呢喃道:“这便是鸠野道人的练功的山壁吧。”
  这个时候,天上的雪忽然止了,周围出现了呼喝之声,林枭仔细听来,竟是鸠野道人的声音,他的心里一惊,向外跳去,却见周围什么都没有,唯有的,就是西北风吹着竹林的声音,在这里,那鸠野道人的呼喝之声也不见了。
  林枭心中惊异,向着山壁慢慢的挪步而去,渐渐的走上了山壁旁的石台上,这个时候,那声音又有了,林枭大着胆子,站在那里,这个时候,林枭的周围似乎出现了幻象一般,那鸠野道人拿着一把长剑,慢悠悠的练着太乙阴阳剑,这其实也是太极剑的一种,是太乙剑派最基础的剑法之一。但在鸠野道人的手中,这剑法却似乎是可以诛天摄地的一般,一遍下来,林枭的心中无比的震惊,要是他不是在修炼的关键时候,要杀他,可比登天。
  可是这震惊还没有平静下来,却见那鸠野道人剑法突转,手中的剑忽然变得忽而凌厉起来,那山壁发出呼呼的声音,似乎周围的山林间不断的发出厉啸,林枭再退,可是那凌厉的剑气犹如实质一般,逼得林枭不断的退后,当鸠野道人停下后,却见已经退出了几十步,林枭望了望地上的雪,自己的脚步凌乱无比,林枭久久无语,只是盯着自己的脚步,沉默着……
  林枭在石台前坐了下来,低下头,深深的叹了一口气:“枉我自称天下第一,这世间隐世的高人不知几何,单单一个鸠野道人,我便不是对手了,唉。”
  雪又开始飘了,悠悠的打着旋儿,落在这荒凉的山头上面,也落在林枭的心上。
  林枭忽而站了起来,,口中打了一声口哨,从天上飞来一只黑色的雄鹰,不断的在林枭的上空盘旋着,林枭道:“通知三大殿主,诛圣人,立神殿。”

作者 :麻健伟 时间:2014-09-11 03:01:12
  好看啊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