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江南晚来客

楼主:疯狂的绿皮子 时间:2013-10-14 20:55:18 点击:201 回复:6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他来了。
  还是那匹马,漆黑如墨,虬筋怒张。
  还是那片甲,她曾见过那个人无数遍,如今却穿在他的身上,她知道右腰缺了半片。
  还是那把剑,剑是最普通的剑,握在不普通的人手里,就注定是柄好剑。
  不过不是那个人,这张脸更加年轻,就像那个人当年。
  青年慵懒地坐在骏马上,那柄剑就斜斜的跨在腰上,肩上披着一张鲜红的长袍,脸上露出年轻人特有的傲慢与自信。
  当骏马踏过玉河桥,整座青楼仿佛活了过来,无数俏人儿将手中红帕探出窗棂挥舞,团团云袖中露出白皙娇嫩的手臂,浓浓的脂粉气降雨似的飘将下来,羞涩的掩住口,可眼睛却忍不住向外瞧,胆大些的敢张口调笑一两句,说些让人脸红的荤话。
  这青年也不恼,咧嘴一笑,打马而行。
  这时,后方突然噪起了一阵奔雷似的马蹄声,五十名身披红袍的儿郎疾驰而来,穿着与那青年一般无二,虽说坐骑不如那黑马神骏,不过也并非凡驹。
  这五十人可大有来头,其实是那虎威将军徐徨的近卫,唤作“红袍郎”,可是精锐中的精锐,这“红袍郎”可不是随随便便就能叫的,那五十人个个都是战死沙场的将士遗子,自幼被徐徨抚养,教授武艺,无比忠诚。而那打头的黑骑青年更是徐徨的独子,与这“红袍郎”同吃同住,与亲兄弟无异。
  五十红袍郎远不如那青年一般稳健,更有甚者,已经与熟识的姑娘搭上话了。
  整片江南都活了。
  赛红娇半倚在窗前,似笑非笑地望着青年,她已不再年轻,岁月在她脸上已经留下痕迹,但保养极好身段可以看出她年轻的时候曾是多么美丽。
  衣是抹胸云裳,裙是红苏裹体,婀娜妖娆,勾心动魄。
  那青年双腿一松马镫,手臂在那马颈上一撑,身子好像那蝴蝶穿花般飞舞了起来,煞是好看。他抬头间已经瞧见女人已在窗前看着她,就故意耍个花样,为博美人一笑。身后的儿郎们口哨连连,哄哄嘈杂一片。青年哈哈一笑,蹬蹬蹬快步上了游梯,推开房门便看见赛红娇慵懒随意地站在房中央,脸上已经画上精致的妆容,眼眸如星眉如钩,玉颊凝脂朱唇动,好一个风韵犹存美娇娘!
  青年惊喜地喊道:“娇姐!”说着就想要抱住赛红娇。
  赛红娇轻笑一声,伸指点住青年的额头,“叫姨!”,不着痕迹的脱身开来。
  青年也不改口,献宝似的从怀里掏出一个巴掌大的紫色小盒子,上面勾勒着道道金纹,“娇姐你瞧,这是我从打胜仗后从北方回来,在京城买的,你别看这东西小巧,此物唤作“紫天罗”,有西蜀唐门打造,里面有七七四十九根毒针,娇姐你孤身一人在这烟花之地,人来人往难免有些不安全,倘若有人对你不利,你便对准他狠狠按下这个机括!到时管他是谁保准一命呜呼!”青年对着虚空比划了一下。这小盒子看着精巧,竟有这么大能耐!
  赛红娇将紫天罗置于手中掂了掂,想了想还是装作随意地问道:“他,最近如何?”
  青年面色一僵,冷硬地嘲讽道:“娇姐真是有情有义,把了男人连他老子都不忘了!”
  赛红娇身子一抖,脸上闪过一阵苍白,扬手就是一个巴掌!
  那青年也不知闪躲,就这样生生挨了这一个巴掌,淡淡的粉红指印慢慢浮现在青年的脸上。青年惨笑一声,“我就知道,我是始终代替不了那个人。”
  赛红娇心中突然空了一下,又忍不住伸出手想去抚摸那道掌痕,却被青年挥手拨开。两人突然都沉默了,他们为了这次见面花了太多时间,想要的当然不是这种结果。
  青年站起身来,浑身的甲胄嘎吱嘎吱的响。赛红娇自然地踱到他身后替他将红袍松下,在解宝剑的时候青年握住了她的手。
  早晨他走了。
  走得就像他来的时候,很快,很聪明。
  江南又重新陷入了安静,这片水乡充满了温柔与恬适,不在人眼前,不在人心中,只存在于理想。
  很久很久。
  直到下一位客人的到来。
  那达达铁蹄踏破了水波,撕裂了甜腻。
  一个衣着华贵的年轻人驰马走在最前,落后一个身子的是个蓄着长须的阴柔书生,再后面俱是寒光熠熠狰狞慑人的重骑。
  “世子殿下,这江南也来了有两日了,殿下觉得,与京城相比,此地如何?”长须书生弯腰询问道。
  云王世子眼眶深凹,颧骨凸起,坐在马上左歪右晃,纵使马匹行的多么平稳也需要身边的书生不时搀扶,一副酒色掏空的身子。听闻书生问他,不禁咂咂嘴,意兴阑珊说道:“这地方倒合我脾性,就是过于清淡了点,走了好些日子竟也没碰到个好点的货色,哼,一个个所谓的花魁都不是雏儿,害得本世子好端端的受了脏!”
  长须书生微微一笑,献计道:“听闻虎威将军徐徨有个相好落在青楼,而且那小娘子又勾搭上了徐徨的儿子,殿下?”
  云王世子一听拍手了道:“那徐老儿在朝中与父王作对,那条小狗儿本世子更是看不顺眼,本世子此番作为还算为父王分忧,就算那小娘子是个残花败柳本世子今儿个也忍了!前面带路!”
  世上本就没有密不透风的墙,何况是青楼这等烟花之地。
  以百人性命相胁,她该不该出来。
  江南有女子推阁而出云袖如锦鲤,塞外有宝剑拔剑出鞘沥血磨骨深。
  她眼前突然浮现出一张男人的脸,但她分不清楚到底是谁,她迫切想要看真切,当她摸到怀里的紫色小盒子时,她想她看清了。
  天空中有紫华泻盖而下,空气稀薄彻骨。
  顿时,人群中爆发尖叫,围观闲人四散而逃,铁骑重重碾过,有红衣女子反道上楼,倚窗漠视。
  她在等。等一个她每年都等的一个男人。
  大地长出红舌吞没扶梯,火苗燎到了她的指尖,她一下子缩了起来,尽管衣袂已经开始燃烧,但她仍觉得彻骨寒冷,赛红娇抱住双臂。
  他来晚了。
  黑马疾驰如飞,他听到了风声,不顾父亲严拒,仅率五名红袍郎轻骑跋山涉水而来。
  地平线扬起了一袭红袍。他在赶,赶她的命,赶他的命,六人拔剑如抽水。
  赛红娇终于看到了他,不同于平时孩子气似的表情丰富,此刻的他面无表情,胸中有团团烈火灼烧。
  青楼烧起来了。
  我来了!
  “红娇!”黑马如神秘深渊横跨过了焰火,女子温婉如初。一起焚烧殆尽。
  很久之后,有人在陇西看到过一个坡脚的青年和一个毁了半面脸的年轻妇人,落魄却不迷惘。


作者 :夭桃 时间:2013-10-14 21:23:06
  SF
作者 :今天不减肥 时间:2013-11-03 19:13:35
  好看
作者 :夭桃 时间:2013-12-11 16:44:06
  RT
作者 :夭桃 时间:2013-12-12 14:56:15
  RT
作者 :jfx2 时间:2013-12-21 14:46:52
  RT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