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杯雪】看雪落一场-叶孤城

楼主:檀羽冲 时间:2013-07-02 17:44:24 点击:232 回复:8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序:当敲下“杯雪”两个字,全是饮不尽的寂寞。看尽古龙笔下绝世风采的人,却写不尽哪个只叫人生死相许的江湖。那里有笑傲江湖曲尽意浓的歌吟,有小楼夜雨千杯对饮的承诺,有鲜衣怒马仗剑天涯的豪情,有白衣如雪饮尽寂寞的忧伤……“杯雪”系列涂鸦,只为,那里,会有一个江湖,会有一个名字。——这第一杯“雪”当敬给叶孤城。


  那夜,菊花开的正艳,风从剑鞘轻轻带过,在弯月斜挂的时候,我站在白云城头。
  任满空的风肆意敲打卷起我一身白衣如雪的衣衫和一地的月色。每当这个时候,孤寂都会从四周袭来,避无可避。这一方天地,这么大的江湖竟也难以抵挡这无边无际的寂寞。
  握剑的手指白皙修长,剑上传递过来沁冷的寒意,像城头远山堆积的那场冰雪一般透满我这半生的凉意。月色如水,洒在我束冠舒卷的发梢,躺在我陡寒峭立的肩上,扑满我白衣凌风的衣衫,流过我手中茁长着寂寥的白云长剑,打在我踏破江湖的鞋面。
  弯月如钩,尽管我知道那弯月难测的弧线一如那难测的胜败,我还是饱含生机的立于白云城头,凌绝天下。

  离月圆之夜的日子愈来愈近,“诚于剑”的心境就愈发豁然开朗。
  那个和我一样拥有盛名天下的年轻人是否也拥着寂寞,却又饱含生机。是否,也在饮剑吹血中低吟“人生真是寂寞,竟然找不到一个可以挡我一剑的人”。
  能在这诺大的江湖遇见一位能接我“天外飞仙”的对手,比遇见一位朋友更让我能找到归属。每当这个时候,内心噬骨的寂寞让我不能自己,轻点城头,披着月色,驭风而行。
  白云飞不止一次看见我驭风踏雪飞奔,那是我对这个江湖寂寞的抗争。而这几夜,我的速度已经快到令她足以疑惑这究竟还是不是曾经那个真实的叶孤城,那个人如剑,剑如仙的白云城主。  
  她,白云城上,遗世独立。看雪落一场,余生茫茫。
  我,抱剑而立,披月入眠。闭目饮风歌,寂寞如雪。

  -1-
  白云城是这个江湖的高度,一个令很多年轻剑客神往而又难以岂及的高度。我时常想,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也只不过是他在这个江湖的绝世风采罢了。在月圆之夜,紫禁之颠,他一定会携剑归来。
  我一直对他很有信心。即使有人用剑抵在我的心口,我也侍剑不悔。
  说起白云城,又怎不说起他,说起他,又怎能不说起剑。
  我叫白云飞,他总喜欢温和的喊我小白,他在喊我小白的时候,一点都不显得冷峻,甚至有一丝温暖。原来,这个男人心里也蕴藏着温度。
  做白云城主身边的女子,一定要习剑,懂剑,既剑,诚剑。他说,“小白,剑是道,诚于剑,既是诚于道”。

  他习剑三十年,而我从到他身边还没有他手中的白云长剑陪伴他的岁月久远,每每想起我都恨的直跺脚。
  白云城终年孤寒,从他第一次解衣予我披衫御寒的温柔,谁又不说能抵挡得了他那有心无意的情怀呢。在我回眸想要锁住他涵蓄流转的情愫时,他总是恰倒好处的转身而去。
  真是恨死他了。
  孤寒,陡峭,傲世,独立,整座白云城就如他一样生出许多拒绝。
  想要改变他,那就先去改变白云城。我开始自做主张的在白云城种植白菊。其实,他也知道,或许只有这冰雪无尘的白云城孕生的这片菊白才配得上白衣如雪的他。
  可是,他太骄傲,骄傲的拒绝一切与剑无关的物事。他眉峰微蹙,朝我温怒,缺又很有风度的,很认真的挥出一剑。

  那是该去怎样形容的一剑呢。
  绝世,惊艳,飘逸,空灵。他的剑像春风一样清晰流动,无瑕无垢,带着蓬勃的生气,却又无迹可寻。
  就在我眨眼还没来得及莞尔一笑抱以他温怒的神情时,成片的白菊就如心念同时所至一般齐齐栽倒于地。那可是足足几丈方圆千株白菊,世上竟有如此空灵,飘逸,惊艳,绝世的一剑。
  难以置信的惊讶足以让我缓不过内心如小鹿乱撞的猜想,我努力顿了顿气息,望着那些幸福的栽倒于白云长剑下的白菊。“如果能死在这样的剑下,我愿意死一万次。”我情不自禁的说着。
  “胡闹。”他拂袖转身离开,又一次避开我认真的目光。
  “我是认真的。”不管你听不听得见,我还是很认真地说。

  拔剑,植菊。
  再拔剑,再植菊。
  还是拔剑,还是植菊。
  从第一次他对我妄自植菊的温怒拔剑,到现在他抱剑微笑看我苯手苯脚认真打理的执著,他不知道我有多开心。
  他笑着的样子很动人,像他的剑。而他,就是剑。
  我知道,这个世上只有两个人能让他专心拔剑,一个是我,一个是西门吹雪。

  -2-
  江湖中都说司空摘星是天下第一神偷,没有司空摘星偷不到东西。
  “有一样东西你偷不到,有一样东西你不敢偷。”陆小凤和司空摘星打赌,这个世上有两样东西偷不得,但不会送了性命。
  司空摘星到白云城后终于明白陆小凤所说。他偷不到白云飞的心,他不敢偷叶孤城手中的白云长剑。

  司空摘星最少用了九十九种方法讨我欢欣,想了九百九十九种方法都没敢去偷叶孤城手中的白云长剑。所以,司空摘星也不会丢了性命。
  叶孤城和他的剑就像白云城上这铺天盖地的大雪,入定,寂静,破碎虚空,不生不灭。
  我只和司空摘星说了一句话。“他,就是剑,诚于剑,就是诚于他。”
  我清楚的看见司空摘星眼中的赞赏和不解。司空摘星摘走了几束正在怒放的白菊,天下第一神偷总不能空手而归。
  其实,以陆小凤的聪明,只要听到司空摘星带给他的这句话,就会明白。
  月圆之夜,紫禁之颠。一剑西来,天外飞仙。离决战的日子愈近,叶孤城和他的剑就愈烬,只要没了牵挂,就会让囿于“有招”的“天外飞仙”上达“无招”的境界。
  司空摘星只是来试探我的情,却难测他的心。

  植菊和悟剑一样,诚于菊的我,又怎不知诚于剑的他。
  诚于菊,要用情。
  诚于剑,要用心。
  以前,我不懂,以为只要能让他不再拔剑留下白云城中这片菊丛,就能留下他白衣胜雪的绝世风采,就能改变他对我的态度。后来,我终于明白。
  植菊,拔剑。是我不够用心。
  再植菊,再拔剑。是我不够用情。
  还是植菊,还是拔剑。是我不够忘情。
  你,诚于剑。而我,诚于你。叶孤城,你可知道,这满园开着正艳的菊丛,是我对你一生的情。比白云城上那场铺天盖地的大雪还要寂寞。

  -3-
  南王世子捎来的信笺愈来愈急。离月圆之夜也愈来愈近。我的心也愈来愈乱。

  月夜清辉,白菊怒放。
  他从不喝酒。
  因为,酒能乱情,乱心。所以,他总能从容地保持冷静,避开我认真多情的目光;从容地在白云城头抱剑披月而立,睥睨天下苍生。
  他的寂寞,就是他掬起而饮的那捧清水,那样清澈,那样纯粹。
  他比谁都清楚,成败生死是两种截然不同的结局。成败是宿命,生死却可以抗争。

  白绢在白云剑身仔细柔软的游走,他一袭白衣伫立在月下怒放的白菊丛中,清寒冷寂。人如雪,剑如仙,我的目光一刻都不忍离开,贪婪的收尽他那绝世风采。
  他缓缓收剑,迎我而来。
  我心里明白,分别在即。
  “小白,世子予我,你懂吗?”他微皱眉头,想着一些久远的事情说着,“你,不想再看看我。”
  我闭着双眸,使劲的点头。我懂,没有人比我更懂你。我怕睁开双眼,泪水模糊的看不清你。“你的样子,我都记在这里。”我抬起手,指着自己的胸口轻轻说道。

  你,一定会回来,成败是宿命,生死却可以抗争。这些,你都懂。因为,你是“天外飞仙”的叶孤城,这个世上没有人能抵挡你那绝世倾城的一剑。
  风起,月圆,雪落。
  他轻叹一声,缓缓起步。裹着风,披着月,掬着雪。“今夜,好大雪。”从白云城头传来他高亢决绝的声音,在城内回荡。
  我,纵身白云城上,泪如泉涌。寻着他寂寞的背影,看雪落一场,余生茫茫。


  尾声

  “卿本佳人,奈何从贼”。天子一问。
  “成就是王,败就是贼”。什么王法,正义,权贵,都只是胜的那方说了算。我这样想,也这样轻蔑寂寥着应允眼前这位九五之尊。
  成与败,不惊不喜。庙堂也好,江湖也罢,对我来说都是一样的寂寞。我的对手又不止是天子,还有西门吹雪,陆小凤,乃至整个天下。
  那又如何?

  出剑。
  放浪形骸于天子眼前,睥睨天下于庙堂之上。
  这一剑不是“天外飞仙”,当世只有一人有资格接这一招,这个人,不是当今天子,而是西门吹雪。
  “不管怎样,你总是我的朋友。”陆小凤拆解我刺向天子的一剑。
  普天之下,也只有我叶孤城敢行此大逆之事。天子岂会容我,世人岂会容我,天下又岂会容我。
  罢了。一念成败,心灰俱灭。
  败,固然是死,胜,白云蒙尘。今夜,我已是无法活着离开紫禁城了。

  月圆之夜,紫禁之颠。
  白袂飘飞,寂寞如雪。
  月色清寂如水,白衣凌风胜雪,只有我和西门吹雪,只有我和他何其相似的寂寞,如这月色肆意侵袭却无从抵抗。
  江湖中最好的两把剑终于在此相遇。我予天下,不过胜败。而予剑道,却是生死。
  月下,我负剑而立,身负不世剑意。
  月下,他抱剑而立,怀抱陡然剑气。
  月下。剑下。紫禁之巅下。无数双眼睛仰视着、期待着、欣赏着我和西门吹雪这百年难遇的“绝世风采”。

  “你学剑?”
  “我就是剑。”
  “你知不知道剑的精义何在?”
  “你说。”
  “在于诚。”
  “诚?”
  “唯有诚心正义,才能达到剑术的巅峰,不诚的人,根本不足论剑。”

  “你不诚。”西门吹雪盯着我道。
  我沉默了很久,忽然也问道,“你学剑?”
  “学无止境,剑术更是学无止境。”
  “你既学剑,就该知道学剑的人只要诚于剑,并不必诚于人。”
  西门吹雪不再说话,话已说尽。路的尽头是天涯,话的尽头就是剑。能用剑说话的“话”,最简单,最直接。

  我就是剑。我的剑,空灵流动,就像白云外的一阵风,无瑕无垢。

  诚于人,既诚于情,有情,既有羁绊。
  西门吹雪以人修剑,他就是剑。他的剑,心无一物,却像是系住了一条看不见的线——西门吹雪的剑上,有悲喜,有欢愁。

  一剑西去,不败之败。
  兵戈,交相,变化,寸争,带出一抹血色,透胸而过。
  西门吹雪的剑刺透我的胸膛,他轻轻吹散剑上的血花,落于碧瓦,其音空阶。我微笑不语,缓缓倒下,他最明白我感激的神色。
  世上却再无人能懂西门吹雪的寂寞。


  ——极于情,方能极于剑。
  ——如果有来生,请给我一把剑,再给我一座白云城。
作者 :乖赌神 时间:2013-07-02 17:57:00
  ^_^沙发^_^
作者 :jfx2 时间:2013-07-02 20:47:00
  BD
作者 :九月雨水 时间:2013-07-02 21:46:00
  好好的菊好,生生让后人给毁了
作者 :教头 时间:2013-07-17 11:09:00
  很多年前,有个少爷也写这样的文字,比如《让莲花开出雪的颜色》等。
  看完了。
作者 :dayonglaoshi 时间:2013-08-09 13:01:00
  西门吹雪的剑上,有悲喜,有欢愁,叶孤城有的却只是寂寞。叶孤城死西门也就死了
作者 :夭桃 时间:2013-12-11 16:36:58
  3
作者 :jfx2 时间:2013-12-12 14:54:19
  RT
作者 : 时间:2013-12-21 14:47:47
  RT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