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原创/连载]花开剑锋

楼主:cherry漠涵 时间:2007-07-19 08:32:19 点击:416 回复:5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我们不免生活在尘世的江湖中——尘世的一切皆为江湖,人心即是江湖,江湖亦是人生。
  
  血染的童年(楔子)
  火。四周都是火!我猛然发现自己置身于一片火海中。四周塞满了凄厉的哭声,呻吟声,求救声。烈焰灼着我脸,浓烟让我不能呼吸,我拼命的想呼救,却发不出一丝声音。烈火扑过来要将我吞噬,我不由自主的退了一步,感觉碰到了什么东西。转头一看,是几具尸体,带着骇人的表情。“黎儿……”恐惧中听到有人在叫我的名字,循声望去,是爹。鲜血染红了他的长袍,像一团热烈的木棉花。“爹,你怎么了?”我扑过去,像抓住最后一根救命稻草。爹用沾满了鲜血的颤抖的手把一块梅形的玉佩交给我,“黎儿,你要好好的活下去,记住……不要……不要报仇……”
  
  我猛地从床上坐起来,惊魂未定,原来只是一场噩梦。可就是这个噩梦整整折磨了我五年。五年中,我不知多少次在半夜惊醒,冷汗淋漓。因为我的确经历过那场大火。一场火,烧掉了扬州花家的一切,烧掉了我作为花家大小姐无忧无虑的生活,烧掉了我童年所有的快乐……
  
  当时我12岁,我不知道那些人为什么闯进我的家,疯狂地杀人,翻箱倒柜地找东西,最后还放了火,烧掉了一切。管家李叔叔抱着我躲在水缸里,逃过了一劫,然后将我送到了董师叔家里。他却因为伤重而身亡。于是,我成了花家唯一的幸存者。接着董园也遭遇了相同的命运。董师叔带着我们一路逃到了大理苍山。在这个山清水秀的地方,我们平静地生活了五年。董师叔创立了雪苍剑派,我自然成了他的弟子,最小的弟子。
  
  一方夜幕飞扬在窗外,月皎风清花弄影,银河惨淡映星辰。一场噩梦让我无法再入睡,站在窗前,看着窗外点点星辰,突然发现自己很害怕孤单。孤单总会让人开启记忆中那早已尘封的大门,总让我不得不面对那血与火交融的场面。我多想在记忆里放一场火,烧掉一切,除了他。
  偶然的邂逅,不期的相遇,无言的默契,让我们的心不知不觉地走在了一起。尽管他只是一个漂泊异乡的浪子,而我来自武林名门花家。我不能消解他游历磨砺的壮志雄心,只能任他远去,守着一句“我会回来找你的”看似誓言的誓言默默等待。花开花落,月缺月圆,七年过去了,我由一个受尽娇宠的大小姐变成了无依无靠的孤儿,背井离乡,来到大理这个边陲小国。我们还会重逢吗?子俊,在这个月明星稀的夜晚,你是否也想起我?
  
  离情愁绪让我更加心烦意乱。穿好衣服,来到水香榭练剑。师门的落英剑法早已烂熟于心,剑法如行云流水般涌出,银光点点。不知不觉间,天色变亮。清晨的第一抹阳光照在我绯红的面颊和冰冷的剑上。
  
  “不是吧,若黎。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勤奋了?”
  
  一听这声音,就知道是二师兄丁逸。他穿了一件浅蓝色的长袍,面色微黑,却还算清秀,眉宇间透出一股英气。
  
  “我一直很勤奋,哪像你,懒虫!”
  
  “哦,是吗?不知师父说谁‘聪明有余,勤奋不足’啊?”他仍在笑。
  
  “要你管!”我一剑向他刺去。
  
  
  他脚步一转,避开了。“不用恼羞成怒吧。”边说边避开我的攻击。
  
  “你们俩这么早就来这里练剑啊。”一个有磁性的声音传来。
  
  我和丁逸应声住手。只见大师兄带着他一贯的温和的笑容。身材修长,面如脂玉,经常穿一件素白软缎长袍,腰系丝绦,背后斜插一支箫,手持一柄剑。这就是我们的大师兄,给我们兄长般关怀的大师兄。
  
  “睡不着,随便耍耍。噯,这个时节应该是大理的蝴蝶会了吧?”
  
  “怎么了?又想溜下山玩。”丁逸一眼看穿了我的心思。
  
  “你们不是又想出去玩吧?”大师兄道。
  
  “大师兄(撒娇的),通融一下嘛。我保证天黑前回来,决不让师父发现。”我央求道。
  
  “那……好吧。快去快回……”
  
  不等他说完,我俩已经走了。
  
  “这次你一定不能贪玩,太晚回来会被师父发现的。”丁逸道。
  
  “真罗嗦。”我不耐烦地说。
  
  “你还嫌我罗嗦,师父要是知道了,还不是我承担所有的责任。”
  
  “每次我不是也主动承认错误,与你有难同当。
  
  “可是最后受罚的是我。上次我去买米,你非得跟去,天黑了还不想回来。结果我被罚跪了三天!”他露出无奈的神色。
  
  “我们是哥们嘛,谁跪都一样。”
  
  “有你这样的哥们,算我倒霉。”
  
作者 :一只优雅的老虎 时间:2007-07-19 19:06:52
  狞笑,楼主,你才发了一节,能坚持下去才是好人。
  
  嘿嘿,女子武侠,很想看看。
楼主cherry漠涵 时间:2007-07-19 21:04:59
  多谢支持,我会努力的
作者 :扬烨 时间:2007-07-19 21:09:57
  支持一下!
楼主cherry漠涵 时间:2007-07-19 21:11:54
  蝴蝶有毒(第一章)
  
  说笑打闹间,我们下山来到了蝴蝶泉。每年的四月左右,这里会聚集很多蝴蝶。相传有一对恋人跳入泉中殉情,化为一对蝴蝶。所以,这里命名为蝴蝶泉。每年的四月十五为蝴蝶会,是青年男女谈情说爱的民间会。
  
  这时的蝴蝶泉美得令人眩晕。五彩斑斓的蝴蝶在空中翩翩起舞,像漫天飞花 。这些小精灵自由的展示着生命的美丽。各族的青年男女在这里聚集,场面甚为壮观。舞动的蝶让我眼花缭乱。忽然,一只蓝色的泛着荧光的蝴蝶吸引了我。我欣喜若狂的去追它,早忘记了身边的丁逸。它忽上忽下,忽左忽右,我追了很远。就在我要抓住它的瞬间,一道寒光闪过,那蝴蝶瞬时成了几片。
  
  “你干什么!你杀了我的蝴蝶!”我气急败坏的说。一抬头,看见了一张英俊的脸,剑眉下的如秋水般的眼睛透着寒光。听了我的话,他什么也没说,只用寒光扫了我一眼。
  
  “我好不容易才抓住它的。我不管,你赔我!”
  
  他冷冷的说了一句,“那蝴蝶有毒。”
  
  “我才不相信呢!你赔我,你赔我蝴蝶……”我仍不依不饶。
  
  这时我感到他手上的剑透出一股杀气,让人不寒而栗。
  
  “若黎,你怎么了?”这时丁逸才挤过来,“别胡闹了。”
  
  “什么啊,是他……”话没说完,那人已不知所踪了。
  
  “谁啊?”
  
  “一个讨厌的人。”
  
  疯狂了一天,兴尽而归。夜幕已悄悄降临了。我们蹑手蹑脚的回房。
  
  “若黎。”一个浑厚的声音吓了我一跳。
  
  “师父,这么晚了还散步啊。”我强装镇定。
  
  “原来你也知道晚了。随我来。”
  
  我们俩灰溜溜的跟着师父来到了大堂。大师兄和师姐喻恒已在堂中。
  大师兄给我们使了一个眼色,我们立即心领神会。
  
  “师父,我知道错了,不该私自下山。”丁逸首先认错,争取宽大处理。
  
  “师父,不管二师兄的事,是我拉他去的。”我大义凛然的说。
  
  “不,是我……”丁逸不忘有难同担。
  
  “唉,”师父叹气道,“你们俩一刻也闲不住。算了,今天我有话对你们说。我要出去一趟,见几个故友。派里事由你们大师兄全权处理。要听大师兄的,尤其是你们俩。”
  
  “是。”相互一吐舌头。
  
  少了师父的约束,玩成了理所当然的事。大师兄嘛,好说话。只要不太过分,他是不会追究的。可是我隐约觉得将要有什么事发生,平静的日子将要结束了。
  
  不久 ,师门起了一个小风波:师姐喻恒离师门而去。提及师姐,无人不知其貌美。她是师父唯一的女儿。颜如楚女,貌若王嫱,如花解语,似玉生香,人称大理第一美女。师姐对剑法没有兴趣,一心致力于用毒。所以,又被称为曼陀罗。
  
  估计师姐想进一步深造,却被不屑用毒的大师兄阻止。于是,她小试牛刀……我赶到时,大师兄,二师兄已被迷倒在地。此后,大师兄经常愁云惨淡,二师兄不时的长吁短叹,让我也染上了忧郁的流行病。
  一弯新月挂上了天空,周围的景物变得影影绰绰的。隐约间看到有人在亭中喝酒。
  
  “月下独酌 ,很有情调嘛。”走近一看,是丁逸一人在喝酒。
  
  “被你发现了。过来一起享用吧。”他为我倒了一杯。
  
  我浅酌了一下,“桂花酒,师姐喜欢的。”
  
  这句话触动了他,眉头微皱。我知道不该提及师姐。
  
  “今朝有酒今朝醉。来,我们喝个痛快。”
  
  无情不似多情苦,唉,又一个被爱情折磨的人。虽然丁逸平时挺洒脱的,遇到爱情还是如陷泥淖。苦恋师姐多年,始终得不到回应,这些我最清楚了。多情自古空余恨……
  
  我仡佬族的朋友阿莎邀请我参加她的婚礼,我正好借此机会呼吸一下轻松的空气。于是向大师兄请了假,来到了阿莎家里。
  一进门就看到了浓妆艳抹的阿莎。身着圆筒裙,衣领,衣袖,裙边都绣着五彩的花边,周身的饰品盈盈如珠。“你终于来了。”
  
  “恭喜,恭喜。恭喜你终于把自己嫁出去了。”
  
  她吃吃的笑着,“我等着你胜利的消息呢。”
  
  “新郎怎么还不来?”
  
  “他在路上,阿爹已经派人去了。”
  
  “那我去瞧瞧热闹。”
  
  新郎一行人在行进中。新郎骑着高头大马走在前,两个伴郎拿着扫帚在两边,另两个抬着酒肉礼物紧随其后。神气了没多久,半路上突然杀出了四个彪形大汉。二话不说就开始抢礼物。我知道好戏就要开场了。
  
  就在抢劫与反抢劫进行中,一身穿黑色劲装的人凌空一跃,闪电般的出手。四个伴郎还没明白过来就看见四个大汉被撂倒在地。“有人捣乱。”不待多想,我拔剑攻去。只见那人脚步微移,轻松的避开了我的剑锋,哟,还是个行家。我定睛一看,那冷峻的面庞似曾相识。是他!就是他杀了我的蝴蝶,真是冤家路窄。剑锋回转,我用足了全力,招招狠毒。而他却轻轻松松的拆了我的剑招,犹如娴熟的少妇在绣花,只守不攻。自认为不错的剑法在他面前竟成了花拳绣腿。
  
  “你这蟊贼,胆敢破坏人家的喜事!”我只好改为语言攻击。
  
  “什么?”他一脸茫然。
  
  “什么什么呀。你破坏了别人的婚事。”
  
  “这恐怕有误会。我这只是看到有人抢劫……”
  
  “什么抢劫啊,那四人是新娘家派来的。”
  
  “啊?”他略显惊讶。
  
  “这是仡佬族的风俗。新娘家派人抢走礼物,在路上吃掉,以显示女
  方的富裕,不稀罕这点礼物。”我俨然一个专家似的讲解道。
  听了我的话,他转身似要离开。
  
  “怎么?想逃?”
  
  “我去解释、道歉。”
  
  “这件事在他们看来可是大事,他们不会轻易放过你的。”我故意吓唬他。
  
  “既然错了,就要承担。”
  
  哟,还挺有担当。我对他的厌恶少了一点。他过去跟新郎等人解释。这时,阿莎跑来了。“出什么事了?”她显然等急了。
  
  “没什么。一段小插曲。”我把事情解释了一遍。她听了转忧为笑。
  
  “原来是误会。没事没事。这位朋友不如一起来喝杯喜酒吧。”
  
  阿莎不愧为一豪爽直率的少女,我都有些自愧不如了。就这样,我们都成了阿莎的宾客。
  
  “那种蓝色的发亮的蝴蝶,有毒吗?”我突然问阿莎。
  
  “当然。沾了它身上的粉会有生命危险呢。”
  
  什么?难道错怪他了?想起那天我不识好人心的无理言语,我的脸微微发烫。忍不住偷偷看了他一眼,颀长的身材,瘦削坚毅的脸庞,清澈深邃的眼睛,两道剑眉特别耐看。
  
  宴会开始了,所有人都沉浸在欢乐中。尤其是阿莎,脸上笑开了花。身处嘈杂的人群中,我突然感到一阵落寞。想起了我等的人。离开人群,坐在山腰上,望着一弯残月,幼时的记忆铺天盖地的袭来。想起了曾经最爱的歌,低声吟唱。
  
  “天籁妙,山水雅,醉露为酒玉为花。若人问我何处住,彩云深处是我家。”
  
  猛然发现身后有人,竟是他,两次误会的人。他用惊奇的眼神看着我,好像我的脸上长了花。
  
  “还没请教姑娘芳名。”
  
  “若黎。你呢?”
  
  “韩剑。”
  
  韩剑。好冷的名字,好冷的人。
  
  “你……”
  
  “你怎么在这里?”他刚要开口,就被阿莎打断了。我被阿莎拉回了人群,丢下了欲言又止的他。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