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决战风云]江湖夜雨十年灯(我的风云之路)

楼主:芹圃画石 时间:2005-03-29 21:01:44 点击:827 回复:21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 听说斯兰若兮 在这开游戏,转个旧贴子,给各位凑个热闹助助兴。)
  
   杀人游戏是怎样起源的?据说,最早来源,是英国十八世纪的一个贵族让他的几个手下作的一个互相斗智互相倾轧的试验(它很残酷,不是游戏,却是真正的人性恶的释放)。 近几年,在中国各大都市的白领阶层尤其是IT界中开始流行。到2000年,有人将它搬上了网络,那一年,曾在碧海银沙论坛开展过几次大型游戏,有周赛、月赛、年度决赛等花样,总决赛时,每贴点击率可以上万。
   自那以后,在网络就没有听说过大型的杀人游戏。但它仍在无数的论坛风行。
  
   上网这几年,相关的论坛,相关的游戏版我见过许多,(比如云心、紫竹、月落、月光、 听草、七彩、放飞、夜雨无声,以及后来的五月、时代…………)追溯起源,却几乎是同一的:
   02年初,北冥之鸟 将这一游戏引进老客栈,在那儿,有了比较成熟的规则,有了一批认真的玩家,有了一些堪称经典的游戏。
   现在我到过的这些相关论坛,说到游戏规则,都是从客栈的规则变化而来,比如,裁判规则,贴杀规则,都可以从那儿找到源头。
   此后,纫兰楚客将游戏引入了云心文秀论坛,也就是在这,我第一次接触游戏,第一次认识了那样多的朋友。 “风云游戏” 这个名字(比“杀人游戏”温柔得多好听得多),事实上,多半得自老顽童和我的命名。
   时光如流水,带走了一轮又一轮的玩家。但风云的江湖,依旧热闹。真应了这样句话,铁打的江湖,流水的玩家!
  
  
  
   那一两年,常有些夜晚,我会呆呆坐着,对着屏幕沉思。一轮游戏结束了,风云场上冷冷清清,版面上再没有无数的ID在浮动。
  
   很有人问,你们玩这种游戏是为什么?
   我自己也不解,也许是生活太单调,需要刺激,需要接受平凡、枯燥的现实里不会得到的生死一线的感觉。
   有人说这是人性的考验,很多人都有这种渺茫的希望,希望有一天,在杀场上,一个非常好的朋友突然对你说,我是杀手。 下面呢?
   在杀人游戏中,常发生些动人心弦、荡气回肠的故事,有些人宁愿剑饮心内血,也不愿出卖朋友,不忍心看到心爱的人走向死亡的坟地。我也目睹过几次, 但身历目睹之后,感觉渐渐的些疲惫。我们到底在期待什么,想获得什么?期待朋友为了一分私人感情将自己的团队置于不顾?
  
   人性经得起考验吗?我不想探讨,也不觉得这个游戏的本义是要探讨那么深刻的问题。
   毕竟这只是一个游戏,生与死都是假的,是一种虚拟的体验,我们希图赢得游戏,除了考验自己的分析能力判断能力直觉等等,也未曾不是有的好胜与虚荣的潜意识在作崇。
  
   回想起来,许多的时光我都花在了这个游戏里。我不清楚我付出了什么,,又获得了什么?
   如果网络上的情感是虚拟而不完全虚假,那网络上的同生共死是不是也有超出虚拟的东西? 
   我难以回答。但事情的进程常常给我这样的感受。 
    亲亲疏疏、起起落落、远远近近,细细的想起来又算得了什么?世界是如此的广漠宏大,渺小至极的一已的喜忧哀乐在这世界上何等的微不足道,至多也不过是,“欲说还休,欲说还休,却道天凉好个秋”而已。
     
   夜已深,万籁俱寂,风冷了起来。我走出房间,只见穿过无际的空间深渊,有几点微淡星光冷冷的映在院中。我忽然会觉得,人生无多少可以的期待的。幸福, 快乐,多半不过 是我们用来欺骗自己的一味药方。永久等待着我们的只有孤独与死亡,悲哀与寒冷。 我们从来到这个世界便是孤独的,孤独的来,孤独的去。 错误的不是世界,只是我们过多的奢望与不合实际的期盼。
  
   那参加游戏是为了什么?当心灵里空空洞洞无所依持时 玩一次杀人, 和人斗一斗智,多结识几个朋友,多几次特别的体验,也许并不算最坏的选择——比看电视,打麻将,稍好一些。也许, 说到底,人生本就是用来浪费的。
    放弃,别离,或者并不能像心里曾经以为的那样彻底。虽然这只不过是个游戏。
  
   说出这些话时,仿佛已隔着数十年的时间深渊。回头看去,只见到一些尘埃与灰烟,往去的一切如隐在云里雾中被水洗被尘封。随便写下一些简短的文字,记那些曾经的朋友吧:
  
  
  
  
楼主芹圃画石 时间:2005-03-29 21:03:00
  第一章: 客 栈 的 那 群 玩 家
  
   我认识的游戏玩家,一多半来自文学客栈——红网——湖南在线 这一系统。文学客栈几经搬迁,最后又搬回旧址,这是无奈,是轮回?但物虽旧,人已非。记忆中的,仍只是很久以前的那个老客栈,那一群虽不最好但人人个性鲜明的玩家。
  
  
   1、 漂泊
  
   在客栈,我见识的第一个金牌玩家,是漂泊。
  
   老客栈开游戏并不频繁,漂泊参加游戏的次数其实也极少,但每次,所有人都热切期待他能参加,希望能看到他丝丝入扣的分析。游侠只要按他的分析投票,多半能保证获胜。其实,胜负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他的游戏态度和投入精神。
   漂泊最经典的一次游戏,在第三轮杀手可以获胜的情况下,他选择让杀手同伴出局,使游戏进入了下一轮。最后,他失败了。他关心的已不是游戏的胜负,他只是为了反击几名游侠的“游戏人品论”,选择了让游戏继续,让选手们少留些遗憾。但他也没有采用 另一种极端的方式,将自己贴杀,留下三名游侠互相猜疑,来反击以人品决定游戏的调子。这就是漂泊的精神,漂泊的个性所在。他以失败的方式证明着游戏的精神。
  
   那一战之后,漂泊就大约处于隐退状态。听说,他是漂泊在德国的,也不知后来,他又漂泊到了哪一方国土。
  
   游戏场里前浪推后浪,只在寥寥无几的玩家心中,还记得,曾有过那样一个对游戏认真到极致而又绝对不滥用手段的选手,漂泊。
  
  
   2、布衣
  
   “ 其实,游戏,不在于谁胜谁败。而只在于在这一过程中,你获得了什么样的体验。生死终有到头的一日,人行走,背着死亡与悲伤的阴影,沉重的只会是灵魂。
   走路,低头看到的是坎坎坷坷,抬头却见日月星辉,一路风景,尽收眼底。
   人生一如梦,无奈何,不奈何。 世事本苍桑,得自在,且自在。
   如果可以重新选择,我还将选江湖。对于我来说,结果,只是消除我心中的疑惑,而成亡胜败,只是荒草斜阳的一抹残霞罢了,瞬间即失,它昭示不了什么。 ”
   这是布衣在一个人客栈《十月惊魂》游戏里的自白。那以后,很少再见到像布衣这样狂傲里带一点落拓不羁、执著里含几分满不在乎的游戏风采 。
   有了布衣,有了凤凰、冰心、书生、江湖、狮子、江月有了珠儿、梦蝶有了止水黑哨,才成就了那一场真正的经典。 经典的意思,便是不可复制,永不再来。
   其实后来,布衣偶尔还重回江湖,还再次拨剑,但剑气已经削弱、锋芒要暗淡许多许多。
   也看过布衣的许多砖文,印象最深的是那一篇小说,《四十二万字的爱情》,写一分42万字的QQ聊天记录构架起来的感情,一个多思善感女子的心情记录。
  
   客栈几经变迁,物是人非, 昔日在红网、在线的文学客栈里坐镇论坛、闻名遐迩的那个拍砖高手,游戏里意气风发的那个金牌玩家,在哪呢?
  
   夕阳,古道,铁马,秋风,黄沙漠漠。烟尘弥漫中,有一袭远去的布衣。
  
   3、止水微澜(断萧,红尘客)
  
  
   那时的客栈有个不成文潜规则,游戏第一轮,在止水和布衣中挑一个砍掉。这好像是游戏的一种玩法。
   好些次游戏里,止水和布衣总是各作一个集团的首领,看他俩的斗法,是游戏的乐趣。私底下,他们却是心意相知的好友。
   布衣有几分狂傲而落拓不羁,他的杀贴多半有些随意,总带着几分深沉的哲理,止水 的文字却飘而洒,缠绵而秀丽,看他的文字,如乘一只小舟在河中随水飘泊,看脉脉流水、悠悠白云、点点游鱼、片片水草,看两岸青山、花树在眼前一一呈现,让人心旷而神怡。
  
   和止水认识的时间也不算短,却较少说话,他给我的感觉,总像是 古龙小说中走出来的人物,最是多情,表面上飘逸潇洒,内心里却放不下而心中苦闷的一位多情剑客。
  
   自古多情空余恨,止水不是最好的杀手,但也许是最为柔情的一位。就像,客栈里他的那次经典的表演,“十月绝响”游戏里那篇名为 《细雨无痕》 的杀贴,是他多情而完美的歌唱:
  
   细雨霏霏的夜里,一叶扁舟在雾般的朦胧中缓缓驶进水巷的深处。船首,盘膝而坐着一个年轻的汉子,着青色长衫,手里把玩着一盏碧玉的酒杯,他没有喝酒,却似已经醉了。这江南的雨实在令人陶醉,在浓浓的水墨画中行走,让人忘忧。
  
   “一死何惧 一思何苦”这招无形剑法他从未用过,想不到威力是如此的大。他舒展开皱着的眉头,拥住急急扑来的她,朗声笑道:“龙儿,我们走”。
  
   这一篇并不能算是杀贴,只是游戏里的杨过(止水,杀手)和小龙女(游侠)宣告双双退隐江湖的贴子。
  
   也还记得一回,止水 作为游侠,明明知道最后一名杀手是谁,却将票投给了自己。当然,那次的游杀比例,允许他这样作。不管是否违背游戏精神,止水 就是这样的选手。
  
   后来。
   世事如烟,谁又知道明天会怎么样呢?
   经过那一些变故之后,止水差不多退隐了。据说他还在网上,在自己的论坛里挥洒他缠绵的文字,但江湖,已不会是他涉足的地方。
  
  
  
  
  
楼主芹圃画石 时间:2005-03-29 21:05:00
  4、 绊脚之石(吃匹萨的狮子)
  
   第一次参加游戏,是在云心文秀论坛,狮子便是我的杀手同伴,绊脚之石是他当时披的外套。认真而固执的狮子,在版面上,拼命的分析,喊冤,咬人,踢人,很有意思。狮子,从此成为了一个不会忘掉的朋友。
  
   狮子是个很可爱的人,记得欢乐书生写过一篇《疯狂狮子》,说起客栈的股票就被狮子和江湖用一秒钟九次的点击频率给搞垮了。
  
   听说,狮子曾为了一次游戏,三天三夜没有睡觉,狮子回答说,那次他只是观众。
  
   我对此也不意外,狮子就是如此疯狂的。虽然我也曾有为游戏熬通宵的经历,和狮子比起来该是小巫见大巫罢。
  
   狮子在游戏里那股咬定青山不放松的劲儿,我是接下来的云心第二届游戏里见识的,我俩同作游侠,他先是咬定了一杯淡酒,然后就缠着七伤不放。我至今还记得七伤的身分出来时我那种所有自信完全崩毁如进入了一团迷雾中的心境。那时就听狮子苦笑着对我说:“我是有点刚愎自用。”然后他又接上句:“下面要去缠仙灵了。”呵呵 ,这就是狮子。
  
   后来便极少和狮子一起玩游戏,但我常去客栈旁观,印象最深的自然是[十月惊魂], 狮子说:
   “不管布衣是不是杀手,狮子有点服他。就好象他说的,每个人追求的是一个过程,在这个过程里,我首先学到的体验是,自己选择的,不管结果如何,始终要去正视它,哪怕是谭嗣同遇到了袁世凯,哈哈,万一他是杀手,我只好也学那“愚昧”的六傻子,我自横刀向天笑,去留肝胆两昆仑了。”
  
   凤凰也摘过这次游戏里的一段话:
  
   游戏里,狮子疯了,他的眼睛里只有世事如烟,他一直嚷着要杀世事如烟,他努力的缠着大家票杀世事如烟。请各位细看:
    狮子说:“杀如烟,他要不是杀手我就是虱子。”
    灰姑娘接口道:“你本来就是狮子。”
    狮子急着说:“要不,我变做柿子让你们捏,行了吧?”
    蒴儿不以为然道:“明明是可以吃的为什么要捏?”
    狮子焦急着说:“杀如烟,我把我的匹萨让给你们吃,好不好?”
    我撇撇嘴道:“我不要你的匹萨,你吃过了,有口水…”
  
   以上就是“谭傻子”的来历了。看了这段,谁都不能不哈哈大笑,狮子真是个幽默大狮。
   我一直以为狮子在客栈是以拍砖出名的。后来才知道他最早的名字叫作今夕何夕,那时他给人的印象是浑身书生意气,能言善道、博览群书。他的小说写得很好。
   现在,他也许正在为自己的人生奔忙,离网络越来越远。狮子,还好吗?
  
  
  5,水木冰心(白勺)
  
  在客栈的游戏我以旁观为多,瞧得多了,对许多玩家是看得眼熟起来。那时就常常见到水木冰心,头像是个提着剑的女侠客,职位也写得很有特色:黑通社记者与大内密探。或者就这个职位让我记住了她。 接着,又是因为那轮轰轰轰烈烈的[十月惊魂]使我有些了解这个玲珑剔透的女孩----虽然只是一种单面的熟识。
  
   真正相识应当是红网的那次对抗游戏,我第一张杀贴便是贴她,因为太恐怖被裁判打了回来,于是我将以前一直想写的一个故事匆匆赶成了一张杀贴 。大概就因为那张杀贴,才在QQ 里熟悉起来。 她说,从前客栈里称她是游戏疯子。 也曾一道参加过游戏,精灵古怪、极有心计 应当能比较恰当的描述她的游戏个性。也许,还有一点,是讲情义。就像凤凰写她的那一段:“月光如水照在奈何桥上,我倚在桥头,想起了那个宁愿自杀也不愿杀我的至性至情的杀手。”
  
   风云游戏里,没有个性、没有情义的选手,不择手段只在乎游戏结果只想获取胜利的选手,玩得再多也只是游戏机器,不是好的玩家,至多只能像古龙笔下那个荆无命,冷血,让人厌恶。好的玩家,应当是最是多情的阿飞 最让自己伤痛的李寻欢。
  
   在红网曾开过一场经典回顾游戏,冰心吹哨。那次经典回顾游戏,大约是客栈游戏群的最后团聚,止水,布衣,红,翩若惊鸿,珠儿,阿三,欢乐书生,狮子,都一齐下了场,好玩,但不激烈。不过,冰心在游戏之前就设下许多圈套,把一群老玩家整得脑汁搅尽。尤其是止水,作为冰心的“老爸”,到最后时分还糊里糊没弄清楚自己的身分。那一场,看得我也哈哈大笑。
  
   其实,我和冰心是极少聊天的,多半打一声招呼, 就各作各的事。我只知道她生长在民风淳朴浑厚的山东,也能隐约感觉到,她开朗的性格中揉和着几许敏感与细腻。
  
  
   6、凤凰( 翠羽黄衫 采莲女 言笑晏晏 红石)
  
   “我是凤凰。
    着绚丽华贵的锦衣,唱九天的仙音;随五色的云彩,游天地的精华。
    我无忧无虑,自由自在,我天上地下,转瞬古今。我无所求,亦无所爱,亦无所恨。…… ”
  
   凤凰性子太单纯,太善良,心机不足,她似乎不太合适玩游戏,也作不了好杀手,她自己说:“我是采莲女,舞不动剑,耍不起刀,我不懂战场、不懂杀戮”,但她却是客栈游戏里不可缺少的人,有她旁观有她搅水有她参加,才会有开心,有趣味,有轻松和快乐。第一次参加十月惊魂游戏,她最经典的台词是:“刀来刀来,笑一笑。偶是莲藕偶怕谁。”
   但凤凰是作过一次杀手的,那是客栈的十二人经典回顾游戏,江月挑了三个从未作过杀的选手,凤凰,欢乐书生,堕落英雄。
   结果,布衣一上去就对凤凰说,凤凰,你是杀手。她不敢答,等于是默认,然后被票出局,为此收了几个追魂贴子。
  
   凤凰不算好玩家,但是个值得纪念的朋友。
   客栈版面上的“嘻 嘻” ,仿佛是她的标志。
   在语聊室曾听过凤凰说话,她果然是喜欢笑的。
  
  
  
作者 :斯兰若兮 时间:2005-03-29 21:13:00
  原先我一直在期待,我想,可能就是短短的几天,短短的几篇过后,芹菜马上就会写到我。
  
  可惜我等了整整一年,中间不知望穿了多少秋水,他依然没有记起写我来,纵使我从来不忘敲他的QQ大门,纵使我们的交情可以追溯到遥远的2002年,纵使我的第一次处女杀就是在他的指认下完蛋的。:)
  
  问一声芹菜好。
                           花自飘零水自流,一种相思,两处闲愁
作者 :斯兰若兮 时间:2005-03-30 12:48:00
  好贴,竟无人顶?
  
  
                           花自飘零水自流,一种相思,两处闲愁
作者 :七七蛇 时间:2005-03-30 13:15:00
  想不到这个游戏有这么悠久的历史.
作者 :魏公子无忌 时间:2005-03-30 13:25:00
  为什么第一轮投票帖没人投票呢?
  大家都不知道还是要等到最后来看情况再说呢!
作者 :斯兰若兮 时间:2005-03-30 13:36:00
  都去投啊,难道要等到一个个在线自杀。:(

抽丝剥茧是一桩很有趣的工程,来,让本哨陪你们一起玩。千万表意气消沉哦~很可能,你就是最后的赢家:)

作者 :斯兰若兮 时间:2005-03-30 20:27:00
  不是我想推荐,而是我真的觉着这是片好贴。。
  
  当然,这是个没有完成的作品,唉,芹菜,我知道你永远也写不到我咯。:)
作者 :檀羽冲 时间:2005-03-30 20:28:00
  欢迎欢迎,上茶~
作者 :斯兰若兮 时间:2005-04-24 18:30:00
  up,芹菜的贴中提到了许多骨灰级的好玩家,也写到了他们的一些游戏方法。大家可以看看。
  
  有点长,耐住性子,嘻
楼主芹圃画石 时间:2005-04-24 18:55:00
  6、凤凰( 翠羽黄衫 采莲女 言笑晏晏 红石)
  
   “我是凤凰。
    着绚丽华贵的锦衣,唱九天的仙音;随五色的云彩,游天地的精华。
    我无忧无虑,自由自在,我天上地下,转瞬古今。我无所求,亦无所爱,亦无所恨。…… ”
  
   凤凰性子太单纯,太善良,心机不足,她似乎不太合适玩游戏,也作不了好杀手,她自己说:“我是采莲女,舞不动剑,耍不起刀,我不懂战场、不懂杀戮”,但她却是客栈游戏里不可缺少的人,有她旁观有她搅水有她参加,才会有开心,有趣味,有轻松和快乐。第一次参加十月惊魂游戏,她最经典的台词是:“刀来刀来,笑一笑。偶是莲藕偶怕谁。”
   但凤凰是作过一次杀手的,那是客栈的十二人经典回顾游戏,江月挑了三个从未作过杀的选手,凤凰,欢乐书生,堕落英雄。
   结果,布衣一上去就对凤凰说,凤凰,你是杀手。她不敢答,等于是默认,然后被票出局,为此收了几个追魂贴子。
  
   凤凰不算好玩家,但是个值得纪念的朋友。
   客栈版面上的“嘻 嘻” ,仿佛是她的标志。
   在语聊室曾听过凤凰说话,她果然是喜欢笑的。
  
  
   7、 珠儿
  
   那时,我常在一个小论坛流连,那儿的小说版里有一位叫云淡珠灰的版主,写得一手好小说。
   在客栈的玩家里,我见到了有一位叫珠儿的选手,有时也用过青桐的名字,平时沉默,话不太多,但分析贴很有力度,杀贴文风多变,所以是裁判心目中最好的杀手人选。
   过了好些时候我才发现,珠儿原来就是云淡珠灰。不禁失笑自己的缺少敏感。
   第一次见珠儿,也是十月绝唱,她作的杀手。
   第二次,是十月惊魂,她在游戏里精彩的杀贴和分析贴,成为游戏的一个亮点。尤其是第一张,直截将布衣冤死。
   第三次 是红网的两组对抗游戏。珠儿是那一组里最认真负责的游侠。
   第四次,是在红网的客栈经典回顾游戏,珠儿又是杀手。珠儿和雨夜昙花是极好的知心朋友,那一次游戏进行到第三轮,游杀比例是三点五比三,在其它游侠一致投珠儿之时,昙花的半票 说什么也不肯投给珠儿。而珠儿,将票投给自己,没有改票。她们俩都不愿为了游戏胜负而辜负友谊,也许有的所谓玩家会反对,但她们就这样作了,毫无悔意。
  
   此后还遇到过一次珠儿,是西风的对抗游戏,我是杀手,珠儿是我同组的游侠——即敌人。她的分析让我满身寒意。最后时刻,她在QQ上找到我说:“你是个最认真的杀手”。其实,这话正好也是我也想对她说:“你是个最认真的游侠”。
   客栈搬到湖南在线之后,似乎没再见过珠儿,这个认真的好玩家。
  
  
   8、 江月
  
   千江有水千江月,客栈这个名字总要和江月联在一起的。将心血付在一个论坛上,在网络上守护一片精神的园地,总是需要一点执著的。
   客栈几经变迁终于又回到原处,渐渐冷清,个中原因旁人是难说清的,也许,人都会有些厌倦的吧。
   江月是喜欢文字的,她的文字大多数温和细腻,写着一个女子对生活的感受,也许会不够大气,但很可读。
   印象中的江月作裁判更多些,她其实是个很简单的人,她挑的杀手并不太难想到——自然,想到和找出来是两回事。如果时间不忙,她也是个很好的游侠。
  
   9、 蒴儿
  
   蒴儿在客栈只作过一次杀手,但是成功的。游戏里她也不怎么写分析,但她的直感是最好的,总是能直截找到杀手。蒴儿在客栈里以她的人气取胜,她参加的游戏里,时常会左右到投票的进程。
   有了她的灌水,游戏里就有笑声和快乐。
   印象最深的是十月绝响里,三轮过后只剩下一名杀手(阿三)对九名游侠,蒴儿几个出主意,要多看阿三写几张杀贴,故意不票他。最后写得手软的阿三自动缴械了。
   客栈时期,真正的玩家并不太着重游戏胜负,他们是在享受游戏带给人的开心与快乐。
  
  
   10、 欢乐书生
  
   书生是头牛。这个称呼是布衣发明的,那是十月惊魂里,第三轮三比三的最危险时刻,布衣和书生,两个湖南人在斗牛。
   布衣也是有牛脾气的。
   书生为了游戏,放弃了单位里开会,特意跑上版来看游戏,他认定江月是杀手,布衣却号称要票他。
   最后书生屈服了,不投江月,游侠最终获得了胜利。
  
   后来有次游戏,凤凰写过个很好玩的追魂贴子送书生:
  
     你是我的姐夫,两只牛眼睛眨呀眨的,圆溜溜的,是牛族里最出色牛战士。
    你的过往一直是诚实且热爱劳动,还爱护花花草草。
    你一直是一头忠诚的牛,把忠心火火四个字上演的轰轰烈烈。就因为忠心火火,而让自己的人头,(咳咳,是牛头才对)被人冤砍掉了。
  
   真像这贴子形容的,书生参加游戏不多,更很少作杀手,但是个极认真极忠诚的游侠。他是爱写诗词的,写过两支调笑令:
  
     调笑令 杀人游戏感
  一、关于杀手
  
  杀手, 杀手, 该出手时出手。
  人前假泪伤别, 人后琢磨斩贴。
  贴斩, 贴斩, 杀错鸳鸯谁管?
  
  二、关于游侠
  
  冤死, 冤死, 游侠命薄如纸。
  人后垂泪心疼, 人前仇杀弟兄。
  兄弟, 兄弟, 转眼间头点地!
  
   是可为游戏的绝唱。欢乐书生是个很可爱的玩家。
  
  
  11 翩若惊鸿 :
   客栈一开始能够组织游戏,主要得力于翩若惊鸿。
   但后来她已极少现身江湖。
  
   如果说让我记住这个名字,是因为西风的两组对抗游戏(第二届),她是另一组的杀手,我的对手,最后是她给了我一贴。
  
   游戏结束时,止水写了个搞笑的总结贴(二号杀手诞生记):
   她斜了偶一眼说:切,冤我,偶可是新时候的逗鹅,虽然偶的本事没她大,一挥手就下了六月雪,一跺脚便冬雷震震。可是偶有新思想、新方法哇。
   偶说你有啥个新思想了?
   她说,逗鹅是啥年代的人物咧,被人冤了只知道哭。偶才不这样咧,谁冤了偶,偶就让他过初一,偶过十五,一刀就拍扁了他。
  
   那次惊鸿活到了最后,她赶出的三张杀贴是都很精彩的。
  
   后来再见惊鸿,是经典回顾游戏里,惊鸿写了一首诗: 我本山中王(狮子),要娶新嫁娘,掀起盖头来(红),环佩响叮当(珠儿)。一首诗谜,把三个杀手的名字都点出来安进去了,真是厉害。   
  
  
   12、 相忘于江湖
  
   相忘于江湖是客栈早期游戏的组织者,他的分析很有看头,是很有号召力的游侠,但他从未作过杀手。
   客栈称他作财神爷,因为他和狮子,曾用一秒钟九次的点击率把 客栈的股票搞垮了。
   江湖的旧诗词写得很好。
  
  
   13、 阿三:
   阿三是搞文学研究的,他是客栈的第一拍砖高手。他的游戏特点我记得就是,懒,不喜欢出分析,不喜欢写杀贴,在游戏里不是怎样显眼。 但裁判偏偏爱挑他作杀手,比如十月绝响里,被九个
楼主芹圃画石 时间:2005-04-24 18:56:00
  九个游侠围着写贴子写到手软的那幕。如果是别的杀手,大家也许就放过他,早把他票出局了,西西。
  
   客栈还有几位玩家,凝幽,穹狄,高歌,我为何来,灰姑娘,所以然,恒一刀,我不算太熟悉,就不在这儿记述了。
   月满拦江,无量天尊,到客栈较迟,以后有机会再记一笔。
  
   最后还加一句:
  
   14 、洛水寒雨(洛月寻衣,衣家老三)
  
   洛水寒雨,在客栈的处子秀游戏,作成了经典,为了一个赌局,潇洒的洛水,风流地躺,十票出局,创下客栈的游戏新高,是记一笔,载入游戏史册。
  
   附下洛水寒雨的游戏总结贴:
  
   杀手48小时
   谁会想到,我——洛水会在48小时内从客栈的闲人变成杀手。而后迅速向无赖、傻瓜、一贫如洗的赌徒以及虚假的英雄堕落。
  
   至此,客栈玩家群像以:洛水寒雨光彩动人的靓照为压轴,大家满意吗?西,闪人先~~~~~~~~~~~~~
  
楼主芹圃画石 时间:2005-04-24 18:57:00
  第二章: 云 心 的 那 一 群 玩 家
  
  1、 纫兰楚客
  
   曾用名:城市猎人
   呢称: 花小兰
   性别: 待考证
   所学专业: 计算机软件编程
   职业: 论坛之 水库工程师
   特征: 早期爱好古体诗词,常在各大网站诗词对联版出没。
   风流,好色,MM极多。
  
   ( 待补)
  
  
   2、老顽童
   
   性别: 男
   年龄; 四十左右
   职业; 网络管理,兼 嘻嘻哈哈晕人帮帮主。
   特征: 昼伏夜出,极好杀人,不晕不分析,一分析必晕,或晕人或晕已,或者人已都晕。
  
  (待补)
  3、 秋水含烟
  
   性别: 男(按:存疑)
   年龄: 不详,应当在二十左右,三十出头,四十上下,五十挂零
   所学专业: 中文 、室内装修(自学成材)
   职业: 灌水版、游戏版 特级刷墙工
   特征: 衣服奇多,偶尔喜欢乐奔
  
   最早见到秋水时,他还是云心诗词版的版主,一名披袈裟留长须的高僧便是他的标志性头像,这或许就是绰号“和尚”的来源吧。后来才知道,他是中文系出身,在网络诗词界很有些名气,除了古典文学功底深、文字轻盈飘忽外,他还真的研过佛学。
  
   在老顽童带领下,秋水也到游戏版来灌水,他的初次表演是作了把裁判。就是作裁判,他也从不闲着,留下了许多经典的灌水,诸如:
  
   “夫天使者,安祥之MM也。勿以穷追之,故非狠者不居。君子居则海水,淑女居则火焰,故君子非淑女之狠。安祥之MM,不得已而用刀之,守身如玉为命根,剔杀游侠为己任。胜而不美,而美之者,是乐杀人。”
  
   “ 君不见, 荒庙古寺多安宁,顽童强邀江湖行。 徒染纠纷可奈何,和尚从此堕清名!”
  
   “在我灌水的时候老顽童对我说可以搅和 在我搅和的时候老顽童硬要拉我淌混水。
   与其在一个社区不停地徘徊, 不如在游戏版上来一次轮回。
   在日日夜夜熬着通宵我心力交瘁, 明明投票的时候却忘了眼睛怎么跟随, 明明出帖的时候却不知出手杀的是谁”
  
   (《和尚怒吧怒吧不是罪》----依据刘德华原唱改编》)
  
   从此,几个相关论坛的游戏里总会有秋水的身影,总是一副嘻嘻哈哈的模样,开开心心的即晕别人也晕自己。
   没有他灌水的游戏,大概是不会热闹的,因为他文笔好,又爱灌,也是选手们最爱冤的对象。
  
   记得他说过一段经典台词:我没了游戏,就像和尚没了木鱼,老顽童没了瑛姑。可游戏刚开场,袈裟才披好,木鱼还没敲几下,你们就让我OVER。我哪点招惹了你们,为什么不让我多灌几轮。 (大意)
  
   下面这段,也算是他的经典喊冤之一种:
   “我知道我一说出来就会被你们这群人给票了,我现在很怕S,好象一出场我就得准备着收场:(
   当被票已成习惯时,这一次我会很小心很小心地收拢羽翅,耷拉着头,仔细地看着周遭有唔情况了先~~~~~~~~~~
   咪票我喇,我唔是杀手嘎,我好怕怕~~~~~~~~~~~ ”
  
  
   却在有一次,我无意发现了他心里竟蕴藏着许多的悲凉许多的无奈,那张欢乐的面具里掩藏着一颗有些孤寂的心灵:
   《双面马甲》
    据说一颗流星划过夜空的时候,就有一个生命从人间消失。
    那天晚上我数了数一共看到了二十六颗星,其中可以划过西风林的夜空成为流星的有多少呢?
    我是杀手,一个悲哀的杀手。我在内心不断地提醒着自己,我很紧张也很恐惧,我穿上了马甲还是觉得很冷。我会是第一颗划过天际的流星吗?我不敢往下想,甚至我都不敢用真身在线上晃荡。我怕我会象上次那样,甫一现身就被乱刀砍翻,那一次,我连做杀手是什么滋味都还没有尝到。
    我想我不是属于这个圈子里的人,因为我同他们不一样,我戴着一幅面具,杀手的面具,连闪露出来的目光都流露着对别人的不信任。”
   
   “烈士击玉壶,壮心惜暮年,三杯拂剑舞秋月,忽然高咏涕泗涟。
    烦恼就是菩提,欲望就是自在。2002年的最后一天,我——秋水含烟,结束了扮演双面马甲的日子。”
  
  
   深夜里读这个贴子,莫名的读出一种灰凉的感觉。
   后来认识了梅香疏影(筇藜)、小兽,才知道秋水上线已有五年之久,网上有很多熟悉的朋友、有一方自己的家园(枕云斋)。
   筇藜读过这贴后,说,这个老秋(老泥鳅),让人心里酸酸的。确实说出了那种感觉。
  
   一个喜欢深夜里在网上灌水的人,心里大约总是有些不愿让人知晓的忧伤与无奈。
   其实我和秋水是极少聊天的。我也是深夜不愿入睡的人,常常在静无一人的时候默默的看看书、翻翻贴子。有时节会想,同一时刻,秋水或许正在某个论坛大肆刷屏吧。却从没想过要发个讯息问候一声。
  
   秋水仍旧在各个游戏论坛现身,仍旧披着他的马甲几乎是游戏就参加。他曾说过, 仿佛只有在游戏里才会有写东西的冲动。
   不知道,他什么时候会走出这样的怪圈停下他不倦的游戏脚步。
  
  
   上面一段,写在一年前。后来的半年多里,我疏远了网络。 有一日重新走近风云,恍然隔世的感觉,忽然发现,秋水仍在其中征战。而此时的秋水已不是昔日那只会灌水的选手,而成了名震一方号令群雄的高手。
  
   说到秋水含烟,自然会想到梦中尘。 两个都是我认识很久的朋友,也听说过云心里他俩结成了虚拟的婚姻,但我以前从来没想到会真的成为人所皆知的网络情侣。
   也许,网上的两个人能真正走到一起,非常难得,也不知需要前世多少年的缘分才能修成。轻轻道一声,秋水,好运。
  
  
作者 :斯兰若兮 时间:2005-04-24 18:58:00
  11 翩若惊鸿 :
     客栈一开始能够组织游戏,主要得力于翩若惊鸿。
     但后来她已极少现身江湖。
    
     如果说让我记住这个名字,是因为西风的两组对抗游戏(第二届),她是另一组的杀手,我的对手,最后是她给了我一贴。
    
     游戏结束时,止水写了个搞笑的总结贴(二号杀手诞生记):
     她斜了偶一眼说:切,冤我,偶可是新时候的逗鹅,虽然偶的本事没她大,一挥手就下了六月雪,一跺脚便冬雷震震。可是偶有新思想、新方法哇。
     偶说你有啥个新思想了?
     她说,逗鹅是啥年代的人物咧,被人冤了只知道哭。偶才不这样咧,谁冤了偶,偶就让他过初一,偶过十五,一刀就拍扁了他。
    
     那次惊鸿活到了最后,她赶出的三张杀贴是都很精彩的。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恩,这个人我记得,我那时是对组的杀手。我收的第一张杀贴奏是她滴。
  那次似乎是我唯一一次和芹菜同时做杀吧。
作者 :御春 时间:2005-04-24 23:08:00
  那次游戏,是我第一次接触风云。还记得芹菜用的名字是梦回小轩窗:)
作者 :夏虫语冰钦 时间:2005-04-25 11:07:00
  芹圃先生还玩这个呢,呵呵,跟林妹妹一点搭不上界啊:))
楼主芹圃画石 时间:2005-04-25 12:28:00
  。。。。。。。。。。。。
  
  我只是个 俗人~
  
  
作者 :御春 时间:2005-04-25 16:48:00
  芹菜好象这文章也没结束哦
作者 :谁的一米阳光 时间:2005-04-27 23:57:00
  芹菜你还好吧?问候老朋友.
  目前改玩北三环杀人俱乐部了我.
作者 :斯兰若兮 时间:2005-04-28 00:02:00
  哪里?
作者 :谁的一米阳光 时间:2005-04-28 00:17:00
  北三环杀人俱乐部是北京A网网友自己主动组织的一个在现实生活中的杀人游戏.
  是用扑克牌的.
  有警察,小偷,法官等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