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惊鸿一瞥风清扬

楼主:刘国重3 时间:2009-05-24 08:21:15 点击:1628 回复:19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缺月挂疏桐,漏断人初静。时见幽人独往来,缥缈孤鸿影。 惊起却回头,有恨无人省。拣尽寒枝不肯栖,寂寞沙洲冷。
  
   —— 苏轼 《卜算子》
  
  
   
  
  
  
    一
  
  
  
   “令狐冲…随即省悟:‘风太师叔剑法如此了得,当年必定威震江湖。……方生大师既看得出,向大哥自也看得出。’”(《笑傲·十九·打赌》)
  
    “那老者(冲虚道长)点头道:‘……令狐公子,你曾得华山风清扬前辈的亲传吗?’令狐冲心头一惊:‘他目光好生厉害,竟然知道我所学的来历。……”(《笑傲.26.围寺》)
  
   “任我行道:‘不敢,不敢。老夫于当世高人之中,心中佩服的没有几个,数来数去只有三个半……我所佩服的,乃是剑术通神的风清扬风老先生。风老先生剑术比我高明得多,非老夫所及,我是衷心佩服,并无虚假。’”(《笑傲。二七。三战》)
  
  
  
  
楼主刘国重3 时间:2009-05-24 08:23:30
  廿五年前,华山,风清扬风头正健。方生求识面,冲虚愿卜邻。自谓颇挺出,立登要路津……
  
   天,未遂人愿。“风清扬心灰意懒、惭愧懊丧而退隐”(《笑傲·后记》)
  
   如风清扬未遭挫辱,其政治前途,将为何如?
  
   “岳不群道:‘……当年五岳剑派争夺盟主之位,说到人材之盛,武功之高,原以本派居首,只以本派内争激烈,……这才将盟主之席给嵩山派夺了去。”(《笑傲·九·邀客》)
  
   25年后,‘五岳并派’,‘五岳派’掌门人的产生方式,乃是‘比武夺帅’。
  
   25年前,‘五岳剑派’推举盟主,从岳不群的回忆来看,其方式,仍是‘比武夺帅’。
  
   难以想象:约25年前的华山派以及整个五岳剑派,有比风清扬武功更高者。
  
   如风清扬未遭挫辱,他,已经是‘五岳剑派’盟主了。
  
   或者当时华山,有资望甚高而武功逊色之耆宿,则此人或许在名义上担任‘盟主’,而由风清扬握实权办实事,就像后来桃根仙设计的那样,“令狐冲就是桃谷六仙,桃谷六仙就是令狐冲。令狐冲来当盟主,就等于是桃谷六仙当盟主”。
  
   一旦此老倦勤或逝去,风清扬再接任‘盟主’,便如水到渠成。
  
  
  
  
  
   二
  
  
  
  
  
   这里,需要厘清‘华山派’及‘五岳剑派’的相关历史问题。
  
   先说华山派:
  
   【一】创派甚早,不可知。(我向来认为:最好不要把《笑傲江湖》中‘华山派’与《碧血剑》中的‘华山派’混作一谈。详见拙文《山头林立——谈<笑傲江湖>之政治军事格局》。)
  
   【二】70多年(或稍早)前,与‘衡山’‘嵩山’等,合组‘五岳剑派’。
  
   【三】六七十年前,华山派两位大师岳肃与蔡子峰南下莆田,窃得《葵花宝典》。稍后,此《典》即遭‘日月神教’夺取。
  
   【四】约50年前,因为对《葵花宝典》的理解不同,华山一分为‘气’‘剑’二宗。
  
   【五】25年前,‘剑’‘气’二宗高手在玉女峰斗剑,‘气宗’胜出。岳不群的师父,作了‘华山派’掌门。
  
    【六】约17年前,岳不群继任掌门。
  
   在西湖‘梅庄’地牢中,任我行曾问:“华山派的掌门人还是岳不群罢?”
  
    任我行被困12年。
  
   因此,至少在12年前,岳不群已经接任了‘华山派’掌门之职。
  
    这里,大胆假设,暂定为17年前。
  
  
  
  
  
   而‘五岳剑派’,其各成员之间的关系,凡经三变:
  
   【一】约70年前,为了同一个革命目标,‘华山派’‘衡山派’‘恒山派’‘泰山派’‘嵩山派’走到一起来了,合组‘五岳剑派’。
  
   (可能)当时的‘五岳’联合较为松散,有联盟,无‘盟主’。
  
   【二】约25年前,五派共推‘盟主’,左冷禅就任。
  
   【三】小说描写的‘现在’,五岳‘并派’,岳不群成为‘五岳派’的(总)掌门人。
  
   从‘五岳’之间关系的演进,稍稍可以看出‘中国三千年政治’(《笑傲·后记》语)日益‘中央集权化’的轨迹。
  
  
  
  
  
  
楼主刘国重3 时间:2009-05-24 08:24:09
  以上结论,是我从《笑傲江湖》中寻章摘句得出的,附录相关情节,于下:
  
  
  
   (最新修订之)花城版,《笑傲江湖》1141页:
  
   冲虚道:‘……五岳剑派在武林崛起,不过是近六七十年的事,虽然兴旺得快,家底总还不及昆仑、峨嵋……’
  
  
  
    花城版《笑傲江湖》1146页:
  
   方证道:‘……华山弟子偷窥《葵花宝典》之事,也流传于外。过不多时,即有魔教十长老攻华山之举。 ……算来那时候连你师父也还没出世呢。……其时华山派已与泰山、嵩山、恒山、衡山四派结成了五岳剑派,其余四派得讯便即来援。华山脚下一场大战……岳肃、蔡子峰两人均在这一役中毙命,而他二人所笔录的《葵花宝典》残本,也给魔教夺了去,……’
  
  
  
   花城版《笑傲江湖》1149页:
  
   方证道:‘华山派岳肃、蔡子峰二人录到《葵花宝典》不久,便即为魔教十长老所杀,两人都来不及修习,宝典又给魔教夺了去。因此华山派中没人学到宝典中的丝毫武功。但两人由于所见宝典经文不同,在武学上重气、重剑的偏歧,却已分别跟门人弟子详细讲沦过,华山派后来分为气剑两宗,同门相残,便种因于此。……’
  
  
  
   花城版《笑傲江湖》334页:
  
   岳不群在石上坐下,缓缓的道:‘二十五年之前,本门功夫本来分为正邪两途……正邪自辨,旁门左道的一支终于烟消云散,二十五年来,不复存在于这世上了。’
  
  
  
   花城版《笑傲江湖》336页:
  
   岳不群叹了口气,缓缓的道:“五十(刘按:三联版为‘三十’)多年前,咱们气宗是少数,剑宗中的师伯、师叔占了大多数。再者,剑宗功夫易于速成,见效极快。……要到二十余年之后,才真正分出高下,这二十余年中双方争斗之烈,可想而知。”
  
  
  
   花城版《笑傲江湖》336页:
  
   “岳不群道:‘……当年五岳剑派争夺盟主之位,说到人材之盛,武功之高,原以本派居首,只以本派内争激烈,玉女峰上大比剑,死了二十几位前辈高手,剑宗固然大败,气宗的高手却也损折不少,这才将盟主之席给嵩山派夺了去。……当日玉女峰大比剑,我给本门师叔斩上了一剑,昏晕在地……’”
  
  
  
  
  
   三
  
  
  
  
  
   风清扬如未遭挫辱,已经是当日江湖‘四巨头’之一,‘五岳剑派’的盟主了。
  
   之前,风清扬甚至还不是华山派掌门。
  
   没关系,不妨碍。
  
   只因当日华山派,除风清扬外,再无人具备竞争‘五岳盟主’的实力,所以,风清扬,在推举‘盟主’之前,应该会先成为华山派掌门。
  
   一旦风清扬成为‘五岳盟主’,那就相当于获得正式的国际承认,‘气宗’人再想有所更动,千难万难。他们选在推举‘盟主’之前,先调开风清扬,再发动对‘剑宗’的攻击,也是为内外情势所迫,狗急跳墙了。
  
   现在不做,将来会后悔——再没机会了。
  
   如此,风清扬提前出局。
  
   即将发生的对外关系的变动,引发、加快了内部政争。
  
   ‘气宗’所发扬的,正是我华夏傲视世界的‘窝里斗’精神。这一伟大精神,当25年后‘五岳并派’之时,在‘泰山派’再次闪熠光芒。
  
   追忆往事,岳不群言辞恳切,痛心疾首。“本派内争激烈,……这才将盟主之席给嵩山派夺了去。”然则,当初‘剑’‘气’二宗,哪方挑起‘内争’屠杀同门?莫非岳君子久已遗忘?
  
   风清扬在‘传剑’过程中,对师侄岳不群大表不满,更似尚有余恨。当年‘玉女峰斗剑’,岳不群是参加的,至于作用多大,书中未表。如果说在背后出主意以‘江南娶亲’的骗局调开风清扬的正是岳不群,我不觉得奇怪。这种手段,凸显‘君子剑’作风。而岳不群得以继任掌门,或许便以此次所出奇谋所立殊勋为张本。——当然,只是假设。
  
   也可能,风清扬对岳不群反感,原因极其单纯。如此率性之人,对伪君子反感,是纯天然的。
  
  
楼主刘国重3 时间:2009-05-24 08:26:00
   四
  
  
  
  
  
   风清扬传授令狐冲‘独孤九剑’,此举未必包藏着(对岳不群的)极大恶意,最起码也有些恶作剧。你岳不群不是成天‘哼哼’教导弟子们‘气重于剑、纲举目张’,我偏引领你门下大弟子学习重剑不重气的‘独孤九剑’,气死你丫的!
  
   “你是岳不群的弟子,我本不想传你武功。但我当年……当年……曾立下重誓,有生之年,决不再与人当真动手。……我若不假手于你,难以逼得这田伯光立誓守秘,你跟我来。”
  
   这话说的!您老隐居多年,大家都以为您已经不在了,谁也没三顾‘思过崖’请您出头啊,还不是您自己不甘寂寞,施施然自己跑出来了,现在居然想起要“逼得这田伯光立誓守秘”不泄露自己行踪,您早先那算干嘛?
  
   全是托词,自欺欺人!
  
   之所以传给令狐冲剑法,除了‘恶搞’岳不群,应该还有三个原因:
  
   【一】小说作者需要风清扬出场,并传授剑法。
  
   【二】我在《独孤九剑与葵花宝典》曾谈到,‘独孤九剑’不属‘华山派’固有武功,因此也不必然非要传给本派弟子。不过呢,看风清扬的意思,华山派虽令他半生悲苦,风老终竟未忘香火情。一般情况下,风清扬只要不甘心令‘独孤九剑’失传,他还是选择授予华山派本门弟子。
  
   【三】数月中,风清扬作为唯一目击证人,看到了冲、灵情变的全过程。不禁对令狐冲大起怜惜之感。怜惜令狐冲,就是怜惜25年前的自己,彼我皆是‘伤情之人’。
  
   令狐冲痛苦如此,天塌地陷日月无光。这样的痛苦,风清扬也曾身历。‘情之所钟,正在我辈’!惺惺相惜,风清扬由是对令狐冲大起好感,希望能帮他做点什么。
  
   “华山两宗火并之时,风老前辈刚好在江南娶亲,得讯之后赶回华山,剑宗好手已然伤亡殆尽,一败涂地。……风老前辈随即发觉,江南娶亲云云,原来是一场大骗局,他那岳丈暗中受了华山气宗之托,买了个妓女来冒充小姐,将他羁绊在江南。……江湖上都说,风老前辈恼怒羞愧,就此自刎而死。”
  
   那位江南的小姐,比岳灵珊更见绝情!只有在《书剑恩仇录》,我们才见到了她的结拜姊妹:
  
   “无尘道人少年时混迹绿林,劫富济贫……有一次他见到一位官家小姐,竟然死心塌地的爱上了她。那位小姐却对无尘并没真心,受了父亲教唆,一天夜里无尘偷偷来见她之时,那小姐说:‘你对我全是假意,没半点诚心。’无尘当然赌誓罚咒。那小姐道:‘你们男人啊,这样的话个个会说。你隔这么久来瞧我一次,我可不够。你要是真心爱我,就把你一条手膀砍来给我。有你这条臂膀陪着,也免得我寂寞孤单。’无尘一语不发,真的拔剑将自己的左臂砍了下来。小姐楼上早埋伏了许多官差……”【注1】
  
  
  
  
  
   五
  
  
  
  
  
   风清扬,在华山派,其地位、立场相对超然。约略与徐复观眼中的胡适先生相似,“凡偶有文化之争,先生不必居于两造者之一方,而实为两造所共同期待之评判者。”
  
   一旦华山派二‘宗’互斗,有风清扬在,他自然不容许‘气宗’屠杀‘剑宗’,但以他的个性,也断不会支持‘剑宗’毁灭‘气宗’。其武功,又足以镇安‘剑’‘气’,压下这场纠纷。
  
   无论如何,风清扬作为仲裁者、评判者的角色,将更为凸显。大有可能就势成为众所诚服的新任掌门人。
  
   而这,恰恰是岳不群和他师父最不想见到的。
  
  
  
  
  
   六
  
  
  
  
  
   如风清扬一帆风顺,可能会先接任‘华山派’掌门,再拿下‘五岳剑派’盟主。
  
   这,只是‘可能’。
  
   永远只是‘可能’。
  
  
  
  
  
   七
  
  
  
  
  
   风‘清扬’之名,似出《诗经》“婉兮清扬”句,而其个性及遭际,更像‘楚辞’的作者,三闾大夫,屈原。冰雪节操,志行高洁。振衣弹冠,正道直行。前半生得意,后半世失志,后半生一直回想当年的失坠,心怀愤懑难平,思虑蹇产不释。
  
   风清扬生存的时世,同样“溷浊而不清”“黄钟毁弃瓦釜雷鸣”。感觉风清扬与屈原有着相似的困惑。“吾宁悃悃款款朴以忠乎?将送往劳来斯无穷乎?……宁超然高举以保真乎?將哫訾慄斯喔咿嚅唲以事妇人乎?宁廉洁正直以自清乎?将突梯滑稽如脂如韦以洁楹乎?宁昂昂若千里之驹乎?将汜汜若水中之凫与波上下偷以全吾躯乎?”(《卜居》)“安能以皓皓之白,而蒙世俗之尘埃乎?”(《渔父》)
  
    屈原生平,史籍记载无多。从《离骚》《九章》看它们的作者,其最终失坠,势所必然,我不觉得惊奇。我所惊奇的是:这个人,居然也曾得君行志?
  
    人苦不自知,屈原尤无自知之明。就他那个性,也想不从权力角斗场败下阵来?太简单,太幼稚!
  
  
楼主刘国重3 时间:2009-05-24 08:28:10
  自怨自艾:咋就不用俺呢?俺对怀王最忠诚,俺工作能力很强啊!
  
    有个屁用?!
  
    “‘世上最厉害的招数,不在武功之中,而是阴谋诡计,机关陷阱。倘若落入了别人巧妙安排的陷阱,凭你多高明的武功招数,那也全然用不着了’……说着抬起了头,眼光茫然,显是想起了无数旧事。令狐冲见他说得甚是苦涩,神情间更有莫大愤慨……”
  
    武侠小说中的“武功”是一种靠长期锻炼而形成的可对他人身体造成极大伤害的超能力。历来如此,只《笑傲江湖》例外。《笑傲》中的“武功”有更多更深内涵。《笑傲》当然是武侠小说,同时金庸又是把它作为政治小说来撰构的(“企图刻划中国三千年来政治生活中的若干普遍现象”)。我因此认为,这本书中的“武功”所指就不是单纯的“以拳脚内力伤人的能力”,它所代表的应是政治生活中一个人以军事才能为主的所有工作办事能力的总和——以阴谋手段对付政敌的能力却不属“武功”范畴,那是别一领域的事。
  
     《离骚》通篇,喃喃自语。看我多清洁、多纯粹、多善良,怎么会走到这种地步?为什么呢?
  
   可笑到家!角斗场上,谁说要比试干净、纯洁、善良?要的是脸够厚,心够黑,手够脏!这才是克敌制胜的根本。
  
   两千年后,蒋中正写在日记中的两段话,或许能让屈原清醒一点?“政治使人过狗一般的生活……道德何在?友谊何在?”“政治生活全系权谋,至于道义则不可复问矣!”
  
  
  
  
  
   八
  
  
  
  
  
   如风清扬未遭挫辱,便可能成为‘五岳剑派’盟主。
  
   这,只是‘可能’。
  
   永远只是‘可能’。
  
   即使过了‘华山派’这关,华山派上下为了集体荣誉与利益,相忍为‘华’,一致推举风清扬为掌门人,出头角逐‘盟主’大位,他要面对的,是左冷禅。
  
   阁下洁身自好,别人与群众打成一片 ;您有所不为,他不择手段;兄弟不屑玩阴谋诡计,对手可是阴谋阳谋无忌。
  
   你风清扬不就是武功高强吗?照样玩死你!
  
   当‘五岳剑派’进一步合并为‘五岳派’(类似于‘邦联’转化为‘联邦’,当然是‘山寨版’),令狐冲在方证、冲虚的运动下,本已决意拿下‘五岳派’掌门人之位,他的武功,高过左冷禅、岳不群(这一点,令狐冲很自信,方证、冲虚对他有信心),最终,成功了没有?
  
   令狐冲的遭遇,对照25年前的风清扬,大可同病相怜——皆为儿女私情所困,都是提前出局。
  
   对手的操作手段,25年来,如出一辙。我怀疑当年撺掇着‘风师叔’到江南娶亲的,便是岳不群,原因在此。
  
   有网友指出:“二十五年前岳不群想必还非常年轻,在华山派人微言轻,应该起不了什么作用啊。那个计谋,不太可能是他出的。”
  
   ‘玉女峰斗剑’,参与者多是岳不群的长辈,他作为华山‘气宗’后起之秀,跻身其间,‘人’不算太‘微’。尤其当荣辱存亡之际,更需群策群力,任何组织都不会再如以往那样论资排辈,足以力挽狂澜的建言,无论由谁提出,相信都会被第一时间采纳的。
  
   岳不群可能会在背后出主意,做决定的,自然轮不到他。
  
   我也不过是怀疑,而已。
  
   当事人多已故去,岳不群自己不说,别人是无从知道实情的。这样的光彩事,岳君子自然虚怀若谷不肯说起。因此,一切皆在飘渺有无之间。
  
   鄙人并且推己及人,不免要怀疑风清扬也对岳不群的作用有所怀疑,而风老,同样苦于无从确定。
  
  
  
  
   九
  
  
  
  
  
   岳不群,对四书五经熟透。不知当他读到《孟子》“孤臣孽子,其操心也危,其虑患也深,故达”的篇章时,作何感想?
  
   朱熹注:“孤臣,远臣;孽子,庶子。”
  
   岳不群自然不是正面意义上的‘孤臣孽子’,但同样“操心也危,虑患也深”,苦心孤诣,艰苦卓绝,这才谋得‘辟邪剑谱’、夺得‘五岳派’掌门之位,‘故达’。
  
    25年来,先是岳不群的师父,再是接师父掌门之位的岳不群,一直生活在恐惧之中,他们最大的噩梦,便是风清扬。
  
   风清扬,一直在他们身后。
  
   “风太师叔这些年来一直在思过崖畔隐居,原来是忏悔前过,想是他无面目见武林中同道……”这是令狐冲的猜想。不过,想来风清扬最初回到华山,未尝不是因心有不甘,意图反攻倒算。
  
   但他什么都不能做,怎么做都是错。
  
   将‘气宗’弟子全数诛杀?风清扬下不去手。
  
   杀死‘气宗’的首恶,而容留其徒众,令他们改换门庭,改宗‘剑宗’信仰?如此造就一大批口是心非之徒,恐怕又非风清扬所乐见。“宁与黄鹄比翼乎?将与鸡鹜争食乎?”(屈原《卜居〉)
  
   将‘气宗’弟子逐出华山,把‘剑宗’残众召回?如封不平、从不弃这样的人,风清扬又羞与为伍。‘宁与骐骥亢轭乎?将随驽马之迹乎?’(同上)
  
   风清扬重回华山,未尝不是心有不甘,意图反攻倒算。但他终究将意识到:自己什么都不能做,怎么做都是错。
  
   犹豫瞻顾间,风清扬只能让自己在华山后面的‘思过崖’苦住。
  
   只得苦住,日复一日,年复一年,风清扬把自己,住成了‘隐士’。
  
  
  
  
楼主刘国重3 时间:2009-05-24 08:29:50
   十
  
  
  
  
  
   “这种形形色色的人物,每一个朝代中都有”(《笑傲·后记》)
  
   如是!如是?风清扬这种类型的人物,‘每个朝代都有’?
  
   金庸可能嫌厌‘武功’‘武技’‘武艺’‘武术’这些语汇过于低级陋俗,他喜欢用的,是‘武学’一词。
  
   ‘武学’,是相对‘文学’的。
  
   很多情况下,尤其在《笑傲江湖》中,金庸都在以‘武’说‘文’。
  
   风清扬,是自屈原以下,历朝历代,怀抱淑世理想,有济世之才而无厚黑之术的所有的失意文人的典型。
  
   蹭蹬失意,是他们唯一的结局。
  
  
  
  
  
   十一
  
  
  
  
  
    岳不群,则是另一类文人的典型。
  
   钱钟书说:“理论总是不实践的人制定的。”岳不群虽非‘气宗’理论之制定者,实实在在,他是‘气重于剑’理论在当世的总代理,岳先生理论喊得山响,却全不受理论制约,更无意践行理论。
  
   在嵩山,之少室山,‘三战’之时,为了留住任我行等人,岳不群自告奋勇,出来与弟子令狐冲对打,关键时候,他毫不犹豫地使出了‘剑宗’的招式。岳先生,‘剑宗’云乎哉?‘气宗’云乎哉?正宗的变色龙也!
  
   仍在嵩山,之太室山,‘五岳派’推举掌门,‘比武夺帅’。岳家一门于焉大放异彩。岳灵珊、岳不群、林平之先后击败强敌。岳不群内功还行,可也有限。其女其婿,内力空空,全靠神奇招式克敌。只恨俺当时不在现场,不能咨询岳掌门:您这是玩的哪一套?‘气宗’云乎哉?‘剑宗’云乎哉?俺怎么看不明白啊?——也只是想想而已,即在现场,俺也不敢问。一问,岳老师的‘辟邪剑法’哪肯吃素?非把俺当‘邪类’一剑给‘辟’了。
  
  
  
              十二
  
  
  
  
  
   廿五年前,华山,风清扬风头正健。
  
   廿五年后,嵩山,当任我行、向问天等‘魔教’大佬与方证、冲虚等‘正教’巨头不期而遇,风清扬仍是他们的话题。
  
  
  
   方证道:“岳先生,难道风老先生还在人世么?”
  
    岳不群道:“风师叔于数十年前便已……便已归隐,与本门始终不通消息。他老人家倘若尚在人世,那可真是本门的大幸。”
    任我行冷笑道:“凤老先生是剑宗,你是气宗。华山派剑气二宗势不两立,他老人家仍在人世,于你何幸之有?”
    岳不群给他这几句抢白,默然不语。…… 
  
    任我行笑道:“你放心。风老先生是世外高人,你还道他希罕你这华山派掌门,会来抢你的宝座么?”岳不群道:“在下才德庸驽,若得风师叔耳提面命,真是天大的喜事。任先生,你可能指点一条明路,让在下去拜见风师叔,华山门下,尽感大德。”说得甚是恳切。任我行道:“第一,我不知风老先生在哪里。第二,就算知道,也决不跟你说。明枪易躲,暗箭难防。真小人容易对付,伪君子可叫人头痛得很。”岳不群不再说话。
  
  
  
  
   此节文字,大有深意。
  
   25年来,岳不群,一直生活在恐惧之中,他最大的噩梦,便是风清扬。
  
   25年了,岳不群一直在寻访他的师叔,却料不到风师叔一直站在他的身后。
  
   要论《笑傲江湖》一书人物刻划的成功,任我行犹在令狐冲以上。相信不少读者有令狐冲一样的感受。“对任我行的心情更是奇特,虽憎他作威作福,横行霸道,却也不禁佩服他的文武才略。”
  
   我自己,读这段文字,对独夫任我行居然大起好感。
  
   【一】同为巅峰人物,任我行明白风清扬的品格、趣舍。
  
   【二】任我行对风清扬表示了相当的善意,虽然有些惠而不费,也算难得。
  
   【三】任我行所耽虑的,反是风清扬的安危。
  
   以武功论,岳不群哪堪‘独孤九剑’一击?但任我行明显认定武功超绝的风老,斗不过岳不群的。
  
   “世上最厉害的招数,不在武功之中,而是阴谋诡计,机关陷阱。”,风清扬经多年反思得出的这一痛彻结论,对于权谋大宗师任我行,常识而已。
  
  
  
  
  
      十三
  
  
  
  
  
    金庸答读者问,论说曹操,‘在历史学角度来看是了不起的人’‘但他一旦占了某个城市,就下令屠城,实在太过残酷而没必要,如果他不做这些事,早就统一中国了。’
    ‘早就统一中国了’云云,感觉金庸很有些个天真,他受儒家思想(如‘仁者无敌’‘唯不嗜杀人者能一之’等等)影响颇深。
    当孟子说这话时,揆之往史,还有点道理。而自暴秦以来,几乎都是‘嗜杀人者’最终一统了‘天下’(或‘江湖’)
  
   嬴政、任我行们一手血腥屠杀,一手思想控制。多年下来,成功地扭曲了这个民族的性格,造就“一个奴性天成的族类,凶残而卑怯,他们所需要者是压制与被压制,他们只知道奉能杀人及杀人给他们看的强人为主子。”(知堂语)
  
  
作者 :刘国重 时间:2009-05-24 08:31:01
  屠杀具有强大的震慑效果。震慑草民,更震慑政敌。
  
   看啊,我杀人给你看!你行吗?不行?滚蛋!
  
   风清扬的选择隐居,我觉得与被‘气宗’的疯狂杀戮吓到有莫大关系。
  
   “虚竹惊道:‘为什么又要宰杀梅花鹿?你今天不是已喝过生血了么?’……童姥笑道:‘是你逼我宰的……我这口怨气无处可出,我只好宰羊杀鹿,多杀畜生来出气。’”(《天龙八部·35·红颜弹指老刹那芳华》)—— 我为何要滥杀无辜?自然是你逼的!这些生灵,完全因你而死!
  
   咋啦,受不了这浓重血腥气?那你还玩个啥子?
  
   以滥杀无辜的方式,童姥逼虚竹与己合作,曹操迫对头退出竞争;童姥要宰的是鹿,曹操所杀的是人,
  
   话说回来,在权势者眼中,‘麋鹿’与‘草民’也没多大分别。《鹿鼎记》有话说得好: “‘人为鼎镬,我为糜鹿’……世上百姓都温顺善良,只有给人欺压残害的份儿……总是死路一条。‘未知鹿死谁手’,只不过未知是谁来杀了这头鹿,这头鹿,却是死定了的。”
  
  
  
  
  
             十四
  
  
  
  
  
    廿五年前,风清扬明白了‘江南娶亲’的骗局时,震惊于人可以无耻到这种程度。
  
    回到华山,满目所见,皆是血污。风清扬震怖于人可以残忍到如此地步。
  
    “政治使人过狗一般的生活……道德何在?友谊何在?”“政治生活全系权谋,至于道义则不可复问矣!”
  
   视人间道义为无物,以无量人头作筹码。如此奢侈的政治游戏,哪里是风清扬所能玩得转玩得起的?
  
    痛定思痛,风清扬总算明白了,自承无能与失败。
  
    三闾大夫,至死未悟。
  
  
  
  
  
                  十五
  
  
  
  
  
   屈原曰:“……此孰吉孰凶?何去何从?……”
  
   詹尹乃释策而谢曰:“夫尺有所短,寸有所长,物有所不足,智有所不明,数有所不逮,神有所不通,用君之心,行君之意。龟策诚不能知事。”(<楚辞.卜居>)
  
  
  
                   2009、5、21
  
  
  
  
  
  附记:
  
   谈风清扬,就不得不谈‘独孤九剑’,本拟一帖了之,无奈头绪太繁,只得分为两题:本文,与《独孤九剑与葵花宝典》。           
  
  参见拙文:
  
  
  
  《独孤九剑与葵花宝典》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b03b2330100cv24.html
  
  
  
  
  
  
   【注1】写作《书剑》时的金庸,身在香港左翼文化阵营。那个阵营当时的主旋律:起来造反的,都是好人。地主官僚,全部坏透。
  
   从《书剑》中,隐约可以听出这个旋律。例如‘无尘道长断臂’一节,当初他与官家小姐如何勾搭成奸?细味原文,似乎无尘所为,也与田伯光无异。
  
   痞子运动好的很!‘即便是土豪劣绅家小姐、少奶奶的牙床,农民也敢踏上去打滚’。这一套,乾隆年间的无尘,已经身体力行了。
  
  
  
  
  
  
作者 :帽紫 时间:2009-05-24 08:38:46
  笑解江湖
作者 :北极公子 时间:2009-05-24 21:25:44
  每次读国重兄的文章,都觉得很爽,而且不知道留什么言,感觉自己留什么都是多余的。。。
  
  啊,我只能满怀敬意的飘过,此时无言胜有声啊!敬礼!
作者 :红包王子 时间:2009-05-27 08:45:43
  同上
作者 :春风蝶舞 时间:2009-05-27 11:08:46
   帖子已推荐至天涯部落首页-百味人生 栏目(http://groups.tianya.cn),感谢您的支持!
作者 :水心剑 时间:2009-05-27 13:04:40
  http://www.tianya.cn/publicforum/content/no17/1/13854.shtml
  
  这是我很久以前掰的一个帖子,书中带星号的引用的都是三联版书中原话,刘兄有兴趣的话可以看一下。
楼主刘国重3 时间:2009-06-02 18:59:51
  谢谢朋友们,正在看。问好
作者 :死扛到底 时间:2009-06-08 05:31:49
    古人云:名正言顺
    我其实是很佩服刘国重先生(姑且称之为先生,因为不知雌雄)的
    为什么呢?因为他起了一个好名字,所以说话行文流利顺畅,让人看起来如同身处五谷轮回之所替天行道一样通泰
    让我不由得想起是否刘先生是刘邦的后裔,抑或是刘伯温,再不济也必须得跟刘瑾有点什么关系吧,否则怎生的如此天下无双的祖德?原谅我吧,为了尊敬和缅怀一下伟岸的宋姓大师,所以我避讳了他的姓.我忍不住回想起那片赞美他的网文,遗憾的是我没有郭德纲的文采,写不出来那样华丽的篇章来歌颂您的名字.哦,顺带歌颂您的文字.
    每次看到您的文章我都忍不住要进来拜读,不能算拜读,因为我见到您的名字就已然销魂了,仿佛看见了芙蓉姐姐的身段,李莲英的下体,令人不禁想要奋笔疾书心中感慨,聊表佩服之情.
    啊,亲爱的刘先生,恨不得让天下人都来赞美您,来欣赏您,欣赏婀娜多姿惊世骇俗的文字.原谅我吧,我实在是情非得已,原谅我心中永远都有您的排位,每次去五谷轮回之所的时候都不会忘记您那令人通泰名字,实在是有病治病无病强身之良方,全国人民的希望啊!!
    
作者 :死扛到底 时间:2009-06-08 05:35:21
    实在是忍不住了
    每次看到这个名字就忍不住要说点什么
    憋得很难受,说完了
    通泰了 
    很好很销魂
楼主刘国重3 时间:2009-06-09 21:53:00
  呵呵,谢谢
作者 :猪小柳 时间:2009-06-09 22:48:36
  看见死扛就想起那很猥琐的配音。。。
作者 :避世兽 时间:2009-07-04 15:49:47
  由来只有奸佞笑,有谁听得忠良哭!
作者 :艾叶花皮豹子精 时间:2009-07-04 16:33:12
   。。。
作者 :swq1989 时间:2012-04-23 18:50:00
  我也不认为风清扬是剑宗,
  如果风清扬是剑宗,那么为何他被骗出局外。(前提气宗有预谋的消灭剑宗)
  如果风清扬是剑宗,
  第一种情况,风清扬是剑宗,武功大成,已经成名,结果就是气宗不敢动手,消灭剑宗。
  毕竟不可能把剑宗一网打尽,小鱼小虾不可能打完。到时候围在风清扬周围,后患无穷。
  所以不成立。
  第二种情况,风清扬是剑宗,武功大成,无人知晓。没开战前,和武功没大成是一样的。
  就不可能出现把风清扬骗出局的可能。没必要。
  所以第二种情况不可能。
  第三种情况,风清扬既不是剑宗也不是气宗,好像也不成立,毕竟中间势力如果不大,是很难生存的,可能双方就联合把它给灭了。
  所以风清扬可能是气宗,就像令狐冲那种人,气宗嫌他碍手碍脚,就把他给支开了。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