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海大富阉虎

楼主:龙墨 时间:2013-09-15 18:04:03 点击:119 回复:7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无数飞花送小舟,蜻蜓款立钓丝头。一溪春水关何事,皱作风前万叠愁。”海大富喃喃地低吟着,说到最后一句话时,已是声带哽噎。一滴浑浊地眼泪滑过他苍老地脸颊,贱落在他右手中那把明晃晃地匕首上。“哼~哼哼~~”他冷笑两声,拭去脸上的泪痕,将阴骛地目光定格在屋中那只大巨大地铁笼上。

  “嗷唔~~嗷唔~~”瘫卧在笼里的那只金晴白毛大老虎感应到一种前所未有地危险正在向自己袭来,拼命挣扎着,想要站起来,但几经努力,却没能动得分毫。它放弃了反抗,神色复杂地看向笼外的老太监。嘴巴翕合,仿佛在说:“你不过来,我就不咬你……你、你离我远点,本大王可不是吃素的……咱们井水不犯河水……”

  海大富竟似读懂了老虎的心思,面露得色,一步步逼近虎笼,掏出钥匙打开笼上的锁,拉开笼门钻了进去,一屁股坐在老虎肚子上。

  “嗷唔~~”老虎吃痛惨叫,已知自己低估了这老太监的实力。
楼主龙墨 时间:2013-09-15 18:04:38
  “哈哈,虎儿兄弟,咱家这‘千金坠’功夫还算不错吧?”海大富洋洋自得地调侃着,“别看咱家下边没了,这下边没了有下边没了的好处。《葵花宝典》你知道吧?”他停了片刻,似在等老虎回答,之后接着说,“《葵花宝典》的第一密要就是‘欲练神功,必先自……’”说到此处,他象是被别人突然浇了一盆冰水,硬生生地将已到嘴边的那个“宫”字咽了回去,整个人都被冻住了。

  许久,他才还了魂似地叹了口长气,伸左手轻轻抚摸着老虎顶门上的毛皮,阴侧侧地说:“虎儿兄弟啊,我派人盯了你好几天了,知道你最近勾搭上一母老虎,你们俩你情我爱,正粘乎着呢。你小日子过得挺滋润啊!但咱家有咱家的苦衷,可等不到你们亲热够了。”他从老虎身上滑下来,斜倚在虎肩上,拨弄着虎须继续道,“入宫前呐,咱家也有个青梅竹马地小情人儿,名叫西门春水。那小模样,别提多俊了。咱家做梦都想娶她做老婆。可是我家里穷哇,我爹妈就指望把我卖进宫里,换俩钱给我哥娶个老婆,延续海家香火呢。我要当孝子,就只能顺从他们的意思,唉——我离家进京那天,春水站在溪边目送我乘坐的小船走向不归路,愁肠百转,伤心欲绝。她的哀伤感动了溪边垂钓的老人,那老人冒着遭天遣的危险告诉我一个秘方,他说,只要我吃够一百只发情白老虎的虎鞭,就能象正常男人一样娶春水为娶妻!”
楼主龙墨 时间:2013-09-15 18:05:08
  娶春水为妻,是海大富一生的梦想,以往想到时,他总忍不住落泪,然今时却不同往日,他非但没哭,反而激动得满面红光,兴奋得有些语无伦次了:“虎儿兄弟哇,你就是那第一百知老虎啊!”

  “嗷、嗷、嗷唔~~~”老虎低吼,胸腹间急剧起伏着,眼角竟然湿润起来。这颇俱灵性的百兽之王想必已从老太监不断变幻的神色中猜到危险已迫在眉睫,本能地想做一番垂死挣扎。

  “没用的,虎儿兄弟。别说是你,就是一条龙,吃了我的十香软筋散也别想动弹。”海大富笑咪咪地说,语调轻软舒缓,象是在安抚受了惊吓的小孩子,“你放心吧,这活我早干熟了,下手稳、准、狠,不会让你多受痛楚的。”他一边说,一边缓缓挪动身子,跪坐在老虎身边,用左手将老虎推得肚腹朝天,桔皮似地老脸笑成一朵花,一对精光四射地眸子死死盯往老虎跨间。

  门,不知什么时候被推开了,一阵冷风吹进来,海大富手里的匕首掉在地上,发出“叮”地一声脆响,“你、你你你……你是母老虎?”他尖利地叫道,“这怎么可能、这怎么可能!!”
楼主龙墨 时间:2013-09-15 18:06:17
  “公公,你怎么了?”门口,那个推门欲入的小太监早已被眼前这怪异地景象骇得目瞪口呆,颤声问道。
  “我不能娶春水了。”海大富失神地道。
  和那个小太监一起回来的另一个小太监打扮的人皱眉问道:“小桂子,他在说什么?”
  小桂子双手一摊,讪笑道:“回皇……小玄子,海公公的意思是说,他不能收取春天的水煮茶了。他很喜欢收集春天的雨水煮茶吃的。”
  “可是,现在才入冬,离春天还早着呢。”假扮太监的小皇帝将信将疑地说,“难道他能未卜先知?”
  “这个嘛……”小桂子眼珠连转,“他不能未卜先知,可您没见他身边还有一老虎呢吗?老虎是百兽之王,应该大概也许可能未卜先知吧”
  “原来海公公懂兽语啊?”小皇帝兴奋起来。
  “那是。”小桂子见小皇帝竟然相信了自己的鬼话,不禁长出了一口气,“小玄子,海公公正和老虎沟通呢,咱们先到别处转转吧。等他和老虎聊完了,咱们再回来向他问一问将来的事。”
  “嗯,言之有理!”小皇帝道,“咱们先到御书房去打一架,看你小子这两天有没有长进。”
  “嗻!”小桂子应声道,“皇帝师父鸟生鱼汤,小桂子再过一百年也不是皇上的对手。”说着躬身伸手,做了个“请”的姿势。
  小皇帝满面堆欢,倒背了双手,踱出屋子。小桂子瞄了眼失魂落魄地海大富,也追了出去。
  没走出多远,便听海大富凄楚地声音从身后传来:“无数飞花送小舟,蜻蜓款立钓丝头。一溪春水关何事,皱作风前万叠愁。”
作者 :vission369 时间:2013-12-11 16:58:18
  3
作者 :墨痕 时间:2013-12-12 15:00:22
  RT
作者 :墨痕 时间:2013-12-12 15:08:22
  RT
作者 :jfx2 时间:2013-12-21 14:56:07
  RT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