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侠闯天涯(长篇连载) 第一回 英雄莫问出处

楼主:游云山歌 时间:2013-10-12 17:18:35 点击:79 回复:4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明朝中叶嘉靖三十八年,奸臣严嵩担任内阁首辅大臣。贪污受贿,鱼肉百姓。天下间百姓莫不愿得而诛之。而武林中有这样一群人,他们平日里混迹在百姓之中,而每当月圆之夜,便三五成群,十九成队,劫杀严嵩党羽。每每杀完人,均留下“明月祭天”的字样。人们也便称这些人为“月祭党”。当然严嵩党羽里不乏有一部分武林中的高手。一时间,江湖又掀起了血雨腥风。
  这是一年秋季,潇潇暮雨子规啼,瑟瑟秋风吹人冷。在嵩山脚下,一部分明朝官兵护送着貌似一朝廷大员。旌旗招展,队伍浩荡。那朝廷大员就在中央的轿子中。队伍里前头骑马的几人看似文弱书生,而尤让人生畏的却是两员大汉,一个双手拿两把板斧,面有杀气。另一个单手紧紧握着一锤,一身横肉。两人紧贴轿子行进,丝毫没有怠谢的意思。无奈天色渐晚,一时间没有经过驿站,所以队伍行速较快。“慢,后面慢行。”说这话的是一名骑马的书生。他突然说这话,也不是无事喧哗,而是在队伍的前面有一颗古树横在路上。看那棵古树的粗细,似有几千年历史。这样的古树可能遇到天灾或者已至寿命才能倒下。前队人马听到声音顿时减缓了速度,而后面的队伍毕竟听得不是很仔细,依然向前行进。一时间队伍混乱。突然从山上冲出几人,行动迅捷,不知多少。前方马嘶人乱。
  这时只听握锤大汉连忙骑马向前,大喝一声:“来者何人,可听过——”话音未落,握锤大汉从马上跌落,原来头上中了一镖,当场毙命。此时一个身穿豹衣的瘦高个站在树前。而从另一个方向一个女子手握长柄双钩,放翻了几个书生,也来到树前。尚未说几句话,又见几人坐在了这颗卧倒的树上。
  “你们听过江南九鼠没有?留下钱物,速速逃命。”众人闻声看去,仔细查数,却见七人,身穿衣服,打扮不似常人。这时轿子里的那官员听到这些话语,忙从轿侧向外看去,不知如何是好。那手拿双斧之人见势忙赶到队伍前,喊了一声:“江南九鼠,早有耳闻。”那七人听着面有喜色。突然手拿双斧之人又喊一声:“可惜大鼠,二鼠已亡。留下残人,鼠辈一窝。”那豹衣瘦高个听罢,一个飞镖,手拿双斧之人躲过,再一飞镖,又躲过,却没曾料想,那女子已经飞到马上,一个钩子,杀了这个手拿双斧的汉子。那女子骑着马,面向队伍。
  一时间人马蹿动,难以维持秩序。中间的那顶轿子瞬时转了方向,轿夫像数日未尽肉的豺狼一样狂奔。跑的轿顶红缨上下翻飞。旌旗跌乱。“放我下去,停轿!停轿!停轿!”后面那七鼠狂笑。这时只听到队伍后面闪出一个大汉,此人长得眉清目秀,魁梧身材,高壮人士,但见他移动,却也不迟缓,没有些许功夫是难以做如此态势的。他冷笑一声:“生在天地间,一身浩气,何故只知道逃跑?”
  轿夫们听后停了下来,轿夫们知道坐在轿中的这个人虽然也是个书生,但却从另一个角度看他,他也是条汉子。是一个胸中才智超群,铁骨铮铮,不畏强势的汉子。只不过他如今是一个高官,且是个为民做主的官。轿子停下,从轿中走下一人,看那此人身形也很魁梧,但一眼便知并非习武之人。但从此官的眼神告诉拦住后路的汉子,这人非同一般,乃是人中龙凤。汉子问道:“恕在下冒昧,敢问官老爷是什么人?可报姓名。”那人不慌不忙说出几个字,而这几个字顿时让汉子头清目名,血液沸腾充斥全身。“张居正。”“莫不是湖广江陵张太岳?”那官员心中激动万分,心里寻思在此地竟有人认识我,不过他也故作常态,道:“正是。”汉子听罢,看了一眼眼前这个人。张居正说道:“壮士若是同他们一伙,钱财可取。便是性命,我也可以抛去。但跟我这些人均是良人,还望壮士饶了这些人性命。”张居正接着眉头一皱,声音压低却能让很多人听得清楚:“苦了这些人了。”那汉子一听,顿时怒火中烧,指着江南七鼠道:“江南鼠辈,敢欺江陵张太岳。可杀。”话不多说,便冲到前面,与那七鼠厮杀。那七鼠也没见过此人,但凭行走江湖数年,也看得出此人武功卓绝。刚开始七鼠还有些闪躲,后来见他并没有躲避之意,便也起了杀心,八人厮杀开来。七鼠转灯般战这汉子,却未能近他的身。那汉子心里寻思,如此耗法,恐怕不利于我,需找出破绽。
  怎样才能成为武林高手呢?不单单要会些武功。而是在混乱的状态,找出破绽,一击毙命。才是上乘。这时七鼠也显得不耐烦了,手脚开始慌乱。那使用双钩的女子利用别人与汉子厮杀的机会迅速移到汉子身后,准备在后面一个双钩,结果汉子的性命。那个女子不断地尝试近身,看这汉子没什么反应。女子决定亮出这个杀手锏了。她冲了上去,却不料那汉子一个闪身,缓慢地用手臂移到女子面前,却是一个重击,女子倒在地上。接着汉子三步两步移到其他人面前,或缓或急,扰乱了七鼠的心智。七鼠中有一个人高呼:“撤,这是太极拳。”无奈已经来不及了,七鼠倒下了五人,留了两个等待,不是等待回击,而是等待逃亡。
  这时张居正走了过来,大声喊道:“壮士,留了他们性命吧。”那汉子这才回过头来,即便回头,也无人暗算。那七鼠只能灰溜溜地逃窜。
  张居正见这汉子器宇轩昂,说:“敢问英雄大名?府邸何处?身居何职?”那汉子笑道:“大人,我本草芥,却和大人乃是同乡,江陵人士。老父亲曾经做过一阶段县令。我自小在武当山习武,前些天受师傅之命,前来少林寺问候少林高僧。不料却在这里见到厮杀。”接着那汉子停顿几秒后说道:“我姓杨,单名一个伦字。”张居正听后面有笑意,说:“英雄莫问出处。不知道今后有何打算?”那汉子也不是呆傻之人,知道张居正是朝廷大员,心里寻思这正是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所以他回答道:“当今天下,北有蒙古鞑靼骚扰,南有倭人作乱。我想大丈夫应该驰骋疆场,保家卫国,青史留名。无奈竟无人推荐啊。”张居正心里明白这句话的意思,但作为官场上的老油条来说,他得留给杨仑一句别人挑不出来毛病的。张居正说:“你是条汉子,为国尽忠是所有人应该做的。今日大恩,我心里记得。至于推荐一说,做个小卒,我自当安排,而高升还得看你自己本事。”说完,张居正怕杨仑没有明白,强调了一便:“你的大恩大德我心中记得。”杨仑听得明白,这是告诉自己,他张居正会暗中帮忙的。接着张居正又说道:“离此不远,有俞大猷的军队驻扎,何不试试?”
  两人相视而笑。
  杨仑心中已经明白,便岔开话题,问及张居正来此的缘由。张居正说是调查“月祭党”的事,无功而返。接着一字不提。他知道全国上下有几个不恨严嵩的。而他却是帮着严嵩查“月祭党”的事。他什么都不能说。既要有作为,也要无作为。所以耽搁了一路,为了表现尽责,也为了拖延时间。无奈遇到这些事情。
  说话间,几个官兵正在挪那颗大树,却丝毫未动。杨仑看到二话没说,便拉下一人,挪开了那拦路的大树。张居正连连称赞。“武功盖世,天生神力。”
  而此时,已到晚上,月色凝重,乌啼马倦。杨仑说:“我常来这里,知道前方有一驿馆,我可以带您前去。如今天色已晚,此地不可久留。”张居正点了点头,也没有丝毫上轿的意思,便甩了甩手,意识后面的人跟上。看到张居正没有上轿,所有骑马的人便都下了马,牵着马行走。张居正这时留下几个人告诉他们把死了的人埋了后再来追赶。
  月色中, 一行队伍,后面跟着几个轿夫抬着一个空轿子,踉踉跄跄地向前行走。
作者 :夭桃 时间:2013-10-12 18:29:23
  SF
作者 :骗谁不好 时间:2013-10-23 18:43:09
  给楼主来点复杂的,杨本是明月的人,一出苦肉计,进了庙堂做了卧底
  
作者 :夭桃 时间:2013-12-12 14:30:56
  3
作者 : 时间:2013-12-21 14:31:26
  RT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