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后蜀风云录(竹林人物穿越连载小说)连载中……

楼主:风在低呤 时间:2017-06-08 22:17:37 点击:240 回复:29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一)蜀帝诏书 
  广政十年,蜀帝正式亲政,肃清狂妄而贪腐娇奢的大臣。任命@农夫6662015 为后蜀国丞相。尚书台由@有风2014 担任,太傅@yht418 担任,中书省侍中风在低呤。这几人都是蜀帝新提拔上来的青年才俊,一时间,朝野上下一片万象更新气势。
  当朝庭圣旨由几个士卒千里飞骑来到蜀南一偏僻的庄园,已是烈日炎炎夏季。庄主@圆圆梦圆圆接下蜀帝诏书,阅毕,梦园园胡须来回抖动,从被奸臣陷害,隐居到这里偏僻的蜀南村庄,梦园园一直期盼着皇帝能有一天重用自己。再图为国家献计献策。可当梦园园看完蜀帝的诏书,原本期待官复原职,还担任尚书令,可一看,有风2014已经但任此职,自己不过是一个参军,还在有风2014之下,梦园园心里顿时凉了半截,思索再三,梦园园朝为首的将官一拱手,“老朽老矣,且多病,皇上委我重任恐难担当,请另选贤者,多谢皇上知遇之恩!”
  把送诏书的将官打发走,梦园园倒背着手,在庭院里踱步。失落感瞬间袭来,盼来盼去,希望自己还能重出仕途,可是却在有风2014之下,当年自己还是全国殿试三甲之一,而有风2014还在三甲之后,勉勉强强才挤进前十,“唉!真是世事难料”梦园园不由一声长叹。
  “爹,您在说什么?”一位眉清目秀少年郎手里夹着书奔过来。
  “残情,放学了?”
  “嗯!爹,老师今天又夸我啦”残情扬着稚气小脸,浓眉挑动掩饰不住内心地喜悦。
  “老师都夸你……”梦园园领着@残情邪爱 来到后院书房,在竹椅上坐定,看着自己最疼爱的儿子,整理下自己刚刚的失落感,微笑道。
  “他说我写的论后蜀形式陈情表,相当于后蜀国的《出师表》,分析当下时局,头头是道,我们不能固守一地偏安,如今中原混乱……”梦园园的眼睛放亮,这个七岁呤诗,八岁习武,十四岁排名乡试之首的孩子,也和自己一样时刻不忘家国情怀。
  “爹,老师还告诉我一个好消息,说皇上聚贤天下,重启殿试,选拔优秀人才以辅佐皇上治理天下。说已经举荐我去参考……”@残情邪爱 不免眉飞色舞。
  “好,去吧!爹支持你”梦园园看着残情,又仿佛看见了曾经踌躇满志的自己,眼里充满了欣慰。


  

风在低呤版权所有


  
作者 :yht418 时间:2017-06-08 23:41:55
  ??????又有佳作出炉,开始追剧了哈哈哈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yht418 时间:2017-06-08 23:44:10
  ╰( ´・ω・)つ──☆✿✿✿
楼主风在低呤 时间:2017-06-22 00:07:33

  
  (二)依依惜别
  广政十一年,蜀南书生@残情邪爱正式出发去往锦官城参加后蜀国最重要的殿试。据说一旦金榜题名,便踏入仕途,这是天下多少书生梦寐以求的理想。
  狭窄的蜀道,老家仆@半床诗7852 打点好行囊,装上马车,“公子,时辰不早,上车吧!”半床诗毕恭毕敬站在马车旁边。
  残情已经从昨晚的酩酊大醉中勉强醒来,眯缝着双眼,凝视着郁郁葱葱这片树林以及下面岷江河畔,儿时的记忆,少年的寒窗苦读在这里洒落斑斑点点,当然少不了她……
  想着这个人的时候,她却映入眼前。
  “哥哥”大槐树下轻轻呼唤,一位眉清目秀姑娘衣袖拂面,忍不住涕泪。
  “哥哥,莫忘这把折扇,这把折扇自哥哥送我之时,便藏在我心里。”说着姑娘的小脸绯红,衣袖拂去,手拿折扇,脸上的泪痕依然可见。
  “清心妹妹,勿忧伤,我只是去考考试,又不是不回来。”看着憔悴的清心姑娘,残情忍不住心疼。清心姑娘全名所谓人生1997,是这蜀南道上东湖庄大财主老员外@乌衣画客 的掌上明珠,此姑娘和残情一样,从小聪慧可人,诗书才艺在蜀南也是数得着的美少女。
  两人两小无猜,岷江河畔,玩家家,堆泥人,捉蚂蚱,看蚂蚁搬家……想着残情都有些恍惚了,这是被父亲梦园园逼着读书枯燥日子之外少有的儿时快乐时光。
  而这快乐时光却是清心姑娘带来的。残情走到清心姑娘面前,掏出手绢,轻轻地拭去清心脸上的泪痕。
  “青青子矜,悠悠我心”转过身,回头,残情邪爱的眼眶早已湿润。
  “驾”半床诗一声吆喝,狭窄的蜀道碾起一阵尘土,马车向着锦官城方向奔去。
  只是清心姑娘的呼喊还在尘土里回荡,“残情哥哥,妹妹在这里等着你凯旋归来”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风在低呤 时间:2017-07-14 00:05:14
  
  (三)蜀帝造访枢密院1
  殿试后一周,蜀帝造访枢密院,了解此次殿试的情况,这是蜀帝继任以来举行的全国最大规模的殿试,西川,东川,陇南,陕南,楚地西部,总之后蜀国覆盖的疆域都有考生来参加这次朝廷举办的空前规模的殿试。
  “陛下圣明,此次殿试各路英才辈出,有些考生的文章才气均有司马相如之风范。”本次主考官之一大丞相@农夫6662015 面露喜色向蜀帝禀报。
  “当然,本次殿试和以前一样风花雪月之文占了很大一部分,不过此次殿试的亮点是在大部分咏花,咏月,无病呻吟之文中,也涌现了对家国充满抱负和雄心壮志的文章。”尚书令@有风2014 朝蜀帝拱手道。
  “尚书大人所说的是不是那位来自蜀南的才子残情邪爱……”侍中风在低呤看着有风2014.
  “正是此人。看他的文章就像所谓万花丛中一点绿,于阴柔之中一点阳刚之气。所写之文也朗朗上口,语言的表述流畅,基本一气呵成。”
  “那这么说来,尚书大人是很欣赏他啰,这位@残情邪爱书生 ”太傅@yht418 接话茬道。
  “太傅大人难道不这样看吗?”@有风2014 反问道。
  “少年郎初出茅庐,血气方刚,带有理想主义气质。虽然从他表述内容方面我持保留意见,但是在文采方面,笔调轻巧灵活,语言晓畅秀丽。于臣看来这位@残情邪爱书生很优秀。 ”太傅@yht418 耸耸肩。
  “这样说来,两位大人对这位@残情邪爱 考生是欣赏有加啰!不知丞相大人意见如何?”风在低呤面带笑容垂询地目光看着@农夫6662015
  “我嘛,和太傅大人一样,对他表述地观点持有异议,不过就文采来说我还是很欣赏这位@残情邪爱考生。 ”农夫犹豫道。
  “那这么说来,各位大人都比较欣赏和看好这位@残情邪爱考生,那定他为本次殿试的状元如何?当然这要看陛下的旨意? ”风在低呤向蜀帝拱手道。
  “这位考生写的什么呢?各位爱卿如此看重,联倒要好好看看。”蜀帝一脸好奇。
  “写的是《纵论天下,我们何不驰骋关中,扬我大蜀国威,去中原分一杯羹!》请陛下细看。”说着风在低呤毕恭毕敬递上这位@残情邪爱考生的试卷。
  蜀帝眯缝着双眼,手微微地颤抖,字里行间喷涌而出少年人的激情,看着看着,蜀帝似乎回到了自己的年轻岁月。
楼主风在低呤 时间:2017-07-20 00:45:36

  (四)蜀帝造访枢密院2
  竹海清幽,鸟儿鸣叫,花儿纷飞,我心难安,纵论天下。
  后晋中原,根基不牢,胡人南侵,中原涂炭,纵论天下。
  偏安一隅,唯我大蜀,经济发达,百姓安乐,纵论天下。
  环顾四周,纷争不断,驰骋关中,染指中原,指日可待……
  “联何曾不这样想过,可是联的家底联自个儿也清楚……”放下试卷,蜀帝一声长叹。
  “是啊!遥想诸葛孔明当年,旗下五虎将,个个英武,然六出祁山,北伐中原,还是铩羽而归。我们即使取关中,也不能保证染指中原,反而引来狼,让其他群雄打我们有了借口。”@农夫6662015 点头附和道。
  "丞相大人此言非也,如今后晋占据中原,可它靠什么取得中原?打败后唐,还不是靠北方契丹的力量,而契丹的野心可不止是扶植一个傀儡,而是要侵我中华大地,让我华夏民族蒙羞。所以我们在道义上是完全可以出兵,保护中原百姓不受胡人的凌辱。就像当初刘皇叔兴汉室宗亲讨伐魏国一样。陛下可兵分两路,从江陵,汉江北上,占据关中,从而直取长安,昭告天下,然陛下大业可成也。”@有风2014 侃侃而谈。末了,蜀帝重新眯缝着双眼,看着@残情邪爱 考生的试卷,沉默不语。
  “尚书大人,你在做梦吧!”侍中风在低呤,丞相@农夫6662015 ,太傅@yht418 三个人怔怔地看着尚书令@有风2014
  “各位大人,有梦想才有目标,有目标,我们才不能迷失自己,在安逸的生活中忘记了辅佐陛下完成家国大业,忘记作为蜀国臣子的本分?”@有风2014 正色道。
  “哈哈!爱卿说出了联年轻时憋屈在心里的话,联何尝不想做大,去当天下的君主,而不是一小块地方的君主。然时过境迁,联的锐气在一天天消耗,一句话,联老了。对了,这个残情书生长相如何?家有妻室吗?”
  “陛下的意思莫非是……”
  “为公主选夫婿?”
  “但不知是给那位公主选婿?”末了,几为臣子疑惑的目光齐刷刷看向蜀帝。
  


楼主风在低呤 时间:2017-07-30 23:18:30
  (五)蜀帝造访枢密院(3)
  提起两个女儿,蜀帝禁不住眉开眼笑。
  众所周知,蜀帝有两位美貌的女儿,大女儿@落落RUI 是已故张妃所生。这位张贵妃,美貌无比,能歌善舞。蜀帝甚是喜爱。@落落RUI 大公主和她妈妈一样美若天仙,能歌善舞,蜀帝甚是宠爱,因此把长江边上富饶的巴郡赏赐给这位落落公主作为她的属地,因为巴郡俗称“江陵”,所以落落又被后蜀国人称为江陵公主。
  后来,张妃不幸去世,蜀帝甚为悲痛。为排遣忧愁,去往青城山游玩,树梢处,邂逅美人,窈窕金枝让人垂涎。这位美女就是琴棋书画样样精通的蕊夫人,蜀帝如获至宝,急忙纳入宫中封为蕊妃,蕊妃为蜀帝诞下一女@墨白Z ,此女聪明伶俐,善书画,喜舞剑,可以称为精灵古怪之奇异的公主,蜀帝也很宠爱,便把锦官城北边方向的涪城赏赐给这位墨白公主,所以这位公主又被大家称为“涪城”公主或者“涪水”公主。
  “陛下的意思莫非是公主已成年,也该择贤郎嫁人了。当然依长幼有序,自然是为落落大公主选婿才是。”太傅@yht418 上前一步说道。
  “太傅大人非也,落落公主身旁不是有了一位帅才吗?征东大将军@柒月敦煌,当年陛下不就看中了这位优秀少年郎柒月,所以把他派往江陵驻守,一是防御边关,二就是辅佐落落大公主。 ”侍中风在低呤反驳道。
  “是啊!联是有此意。可几年下来,两人就像蔫了的皮球不来电,联也曾询问落落,可落落说感情随时间细水长流,情到便迎刃而解,女儿心,海底针联真正是摸不住头脑。”蜀帝一筹莫展道。
  “这样看来,这位@柒月敦煌大将军并非落落公主所喜爱。既然无意倒不如让落落公主和残情书生在一起,郎才女貌也很好。 ”太傅@yht418 继续说道。
  “太傅大人看来是想撮合落落公主和残情书生,就是说把残情书生招为大驸马。”
  “正是,难道侍中大人不这样看吗?”
  “非也,我倒觉得现在太子@神与狐狸打赌尚未成年,更需要姐姐们强力辅佐,为陛下分忧。大公主落落生性文弱,况除了听戏弹琴唱歌之外似乎没有别的嗜好。而墨白公主虽精灵古怪,但稍微知晓民生,如上次涪城水灾,墨白公主和涪城太守一起,视察河提,督促当地士绅开放粮仓,募款为百姓祈福赈灾。倘若墨白公主和具有家国情怀的残情书生在一起,于陛下于太子于国家都是很好的事情。 ”侍中风在低呤侃侃而谈。
  “嗯!若能驾驱得了小野马似的小公主@墨白Z ,我看残情书生的家国梦差不多可以实现。不是有句话男子齐家而治天下。”尚书令@有风2014 笑道。
  “不可万万不可,不依规矩那能方圆,姐姐未嫁倒把妹妹嫁了,成何体统。”太傅@yht418 连连摇头。
  “太傅大人诧也,规矩是死的,可人是活的吧!所以灵活……”
  “不可,不可。长幼有序不能坏了先祖的规矩,否则易乱而……”
  “诸位大人请稍安勿躁,现在残情书生的文才已经得到大家的首肯。陛下有意许配公主招他为婿。可是这位残情书生是否有妻室这都要好好地打听清楚。还有两位公主谁更中意这位残情书生,而残情书生更喜欢谁?这一切都是未知数,倘若这一切问题得到解决,那残情书生作为本朝状元郎,成为那一位公主的夫婿也就水到渠成了。”看大家争论无果,索性丞相@农夫6662015 提出了自己的看法。
  “农夫爱卿此意甚好,这位残情书生的个人情况等等?这事就托爱卿去办理好了。”蜀帝看着丞相农夫微笑道。
  “臣遵命”农夫毕恭毕敬一拱手道。

  
楼主风在低呤 时间:2017-08-20 01:00:43
  (六)紫竹客栈
  黄昏时分,太阳似一个火球,徐徐在天边坠落。在锦官城西的紫竹客栈,@残情邪爱 ,背着手看向窗外,殿试结束一周,居然朝廷内外毫无动静,到底自己殿试成绩怎样?如果考得不好,怎么回去见家乡父老?还有可爱的清心小妹,想到这里,残情书生的心情顷刻沉重起来。忍不住呤诗道:“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话音刚落,背后传来脚步声,回头,一小胖书生毕恭毕敬施礼道:“兄长,何事烦闷,不妨出去逛逛”
  “独孤兄弟,有消息吗?”残情见是一起参加殿试的书生,便脱口而出。
  “什么消息?”
  “殿试考完都过了一周,朝廷该张榜公布殿试成绩了。”
  “哦!兄长真是心急,那些来京参考的书生自打殿试结束,都出去城里找乐了。就你整日窝在客店里,真是误了大好风景”这位名叫@独孤的胖子 来自后蜀国涪城的书生,摇头晃脑道。
  “都快晚上,天黑黑的,去那里逛?”
  “兄长真是书痴,这都城可不像你那里乡野,一到晚上就黑乎乎一片。咱后蜀国的锦官城是越到晚上越好玩,美食一条街,管你越吃越嗨,怡香园的美女,让你看着都挪不开脚步……”说着这独孤胖子拉着残情便走。
  “少爷,少爷,老奴这就给你吩咐店家准备晚饭去。”老家仆@半床诗7852 见状,忙在残情书生背后急呼道。
  “大叔,你就省省心吧!有我在管保你家公子吃好喝好玩好。”@独孤的胖子继续拽着残情书生往外走。
  “嗯!晚饭叔就不要管我,你自个儿吃吧!我这么大的人出去吃吃玩玩也不碍事的。”说着残情书生便和独孤胖子走出了客栈。

  
楼主风在低呤 时间:2017-09-15 16:38:22

  
楼主风在低呤 时间:2017-09-19 15:00:53
  故事到这里,残情书生关心他的殿试成绩,以后他的仕途,而蜀帝犹豫着这个新科状元是许配给那个女儿,落落还是墨白?带着这个问题不安的还有yht418等,因为这个新科状元的归属,还有他的官职,牵动着众人的心……
  站在最高处,殿试第一,而失去的又会是什么?得到和失去,失去和得到,就看你追求的是什么?
楼主风在低呤 时间:2017-10-04 00:37:11

  
楼主风在低呤 时间:2017-11-02 00:26:52
  (七)午夜街市
  都城的夜空繁星闪闪,而都城的夜色恍如白昼。残情还是第一次在夜晚的街道穿行,酒肆,茶肆,还有稠庄还没有打烊的迹象,远处的楼上传来一阵阵的歌声伴随男人们的叫好声,这在残情的东湖山庄是不可想象的。
  “家家红灯笼,红灯笼里灯火烛明,这得耗费多少松脂油?才有这样繁华的夜市!”跟在胖子后面,残情觉得第一次被这样的夜晚还有人声鼎沸的街道所惊异。
  “我说书痴就是书痴,你这是在那里?这是在大蜀国的京城,难道和你那偏远的乡野能比?”独孤的胖子嘴角不竟然冷笑。
  “我家也算不得偏远,那里竹林浸染,一片竹海的世界,清幽静怡。我家的东湖山庄,那是亭台楼阁,竹林环绕,我爹时不时的读书朗诵会,乡里士绅都要来捧场,除了夜晚的寂静,白日里也算热闹。”残情不服气道。
  “哈!既然这样,你干嘛来参考,就在你的庄园里悠然自得了。”
  “那你为什么来参考呢?我一番诗书在心胸,男儿总得有大的志向才好。”嘴上虽这么说,可残情在心里还是一遍遍问自己,撇下心爱的清心姑娘,来参加全国殿试,难道仅仅是为了踏上仕途,做官吗?”
  “得……驾”后面传来马蹄声,接着是兵士的吆喝声,“闪开,闪开”。残情略有些迟疑,独孤的胖子连忙拽着他靠边走,只见一队骑马的兵士从旁边疾驰而过,后面被兵士簇拥的一辆马车也正好从两人面前而过。
  车窗帘不经意拉开一条缝,一位年轻的女子悄悄地向外瞥了一眼,犀利的眼神落在残情书生的身上。

  

楼主风在低呤 时间:2017-11-16 00:10:39
  (八)邂逅的印记
  兵士和马车绝尘远去,直到听不见马蹄声,集市又恢复方才的喧嚷。“哈!吃什么呢?不如去吃完担担面,数的着的这条街好吃到爆的@西周婆姨担担面。 ”看着远处大红灯笼飘曳着的婆姨担担面馆,独孤的胖子顿觉食欲横飞,下一秒肚里就快唱空城计了。
  可残情书生却有些呆愣,刚刚马车经过,或者说那一瞬间,好像被人眼神狠盯了一下,背脊发热,残情书生恍然间全身不自在。“呀!我好像被人偷窥了”
  “谁会偷窥你?”
  “感觉是马车上的人来着”
  “马车上的人?一看就是官员女眷的车辆,莫非兄长是被那位大官员的千金看上了,哈!兄长不是在做白日梦吧!”
  “切!我才不稀罕呢!我的清心妹妹可是咱们蜀南那里数得着的美女!诗书琴画也是样样皆通,而且对我一往情深。我只是觉得被人偷窥很不自在而与。”说着残情书生狠狠地捶了胖子的后背。
  “你打他作甚?”不想残情书生朝独孤胖子这一捶倒引来旁边一位高大男子的厉声呵斥。
  “潇雨哥,我和这位残情兄长方才是开玩笑来着。”说着独孤的胖子朝这位高大男子一拱手,“潇雨兄长,时才小弟去找你一起逛街,见你不在,才和残情兄长出来,不想凑巧在这里遇见你。”
  “是啊!我去小解一下,出来书童说你约我逛街。我就急急地追出来,不曾想还真是遇上了。”说着这位叫潇雨的年轻高大男子斜眼瞪着残情书生。“这位……”
  “本人蜀南赴京参加殿试的考生残情邪爱”说着残情邪爱朝这位叫潇雨的男子一拱手。
  “哦!同路。本人姓长风名潇雨,后蜀国陇南人士”长风潇雨说着也一并还礼。
  “啊!幸会,幸会,来自边陲的考生。”残情邪爱有些欣喜。
  “边陲,我怎么没有这种感觉呢?只是觉得到京城的路途远而与。请问残情兄贵庚几何?”
  “今年就整二十了”
  “啊!比我小一岁,应该叫你兄弟才是。”长风潇雨笑道。
  “哇!你们都比我大耶!我这个苦命的小弟”独孤的胖子在一旁挤眉弄眼,故意讪笑道。
  “什么苦命?多了两个哥哥不好吗?”残情邪爱拍着胖子肩膀。
  “我饿了,哥哥们”独孤的胖子摸摸自己肚子,一副饥肠辘辘样子,“都在唱空城计了”
  “好,兄弟们跟我来”说着长风潇雨一边一个拉着残情邪爱和独孤的胖子大踏步朝面馆走去,“走,兄弟们,咱们去吃婆姨担担面”

  

楼主风在低呤 时间:2017-11-28 00:43:36
  (九)公主的心事

  女子拉下窗帘,微微蹙眉,夜色中看不清楚那位年轻男子的脸庞,可是侧面那高挺的鼻梁,有菱角下巴,还是不经意间触动女子柔软的心里。多年前也是有一位男子,高挺的鼻梁,很有菱角的下巴,在父皇的面前弹琴和瑟,那个时候,十七八岁的这位南汉国王爷,风华正茂,而十二三岁的墨白公主也出落得清纯可爱,一起游戏,一起玩耍,一起唱歌……
  女子的心思还沉醉在记忆里,书卷拿在手上也无心翻阅,旁边举着桐油灯的贴身侍女@程雨烟 忍不住道:“公主殿下是瞧见那位后生来着?”
  “唉”女子一声轻叹,道不尽的愁绪。“他让我想起一个人,只是这个人已经离我而去很久很久……”说着女子的心里可是五味杂陈。
  “斯人已去,无法挽留,或许天国已经让他宁静而安详,公主殿下当放下才是。”雨烟替公主拢拢头发安慰道。
  “是想放下来着,可是方才那后生真是似曾相识。”墨白公主一声轻叹。
  “据我所知,一般晚上在这条街闲逛的年轻男子,八成就是参加殿试的考生。自从陛下开启全国殿试,好像全国来赶考的书生们都住在这条街上的几个客栈里。估计公主殿下看见的那位后生可能就是来参加殿试的书生吧!”
  “嗯!大概是,不过父皇这次开启的全国殿试已经一周了,也该发榜公布成绩来着,可最近好像很平静的样子。”
  “快了吧!听说陛下昨天还去了枢密院,询问了农夫丞相,有风尚书令,太傅418和风呤侍中几位主考官对本次殿试考生成绩的意见……”
  “哈!我快等不及了,这就见父皇去,顺便也汇报汇报涪城洪灾的情况。”墨白公主说着便命令车夫,快马加鞭向皇宫疾驰而去。

  

  • 程雨烟

    举报  2017-11-28 03:02:05  评论

    惊喜,我入戏了,期待更精彩的情节,不知大才女笔下的小狐仙会是怎样的呢?
  • 风在低呤

    举报  2017-11-29 23:55:08  评论

    @程雨烟 且等惊喜,雨烟,你希望做怎样的小狐仙呢?
3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风在低呤 时间:2017-11-29 23:56:18
  @墨白Z 小七学业忙完了吗?过来瞧瞧
楼主风在低呤 时间:2017-12-07 23:02:31
  (十)中都府来人
  当残情书生还沉浸在酣睡中。
  一早,客栈外面就传来马蹄声,一位官员装束的人跳下马,让随从把马拴在客栈门口马桩上,便径直走到院内。
  “店家,打听一个人,有位参加殿试的残情邪爱年轻后生是不是住在这里?”
  “是,是,老爷且稍等片刻,我这就帮你叫去。”看着这几人,店老板王老434眼睛都瞪直了,忙吩咐伙计上茶请坐,自己“噔噔”一路小跑去往后院。
  “半床诗老儿,你家主人呢?”
  “昨晚和那两个后生喝得酩酊大醉,一睡睡到现在。”
  “什么?老儿快唤他起来,快快快,外面有人找”
  “有人找?奇怪,我家主人京城没有亲戚,谁……”老家仆半床诗被王老434说得云里雾里,一下楞住。见状,王老434一把扯住他,在半床诗耳边低语道:“中都府园月大人来了,中都府就是丞相府,园月可是丞相身边大红人,中都府大管家。他一早就来找你家公子,人都在前院候着了,这可怠慢不得。”
  “好……好,我这就去叫主人,难为王老,你在他面前多说说好话”说着半床诗朝王老434的衣袖里塞去几两银子,王老434假意推迟一番,收下银子,“我这就去应付园月大人,你快去叫醒你家公子”王老434嬉笑着跑开。
  “主人,主人,快醒醒”半床诗使劲推搡着床上酣睡的残情邪爱。
  经半床诗这一折腾,残情书生迷糊着半睁眼,“叔,咋了?”
  “公子有好事,丞相差人来请你……”半床诗话音刚落,门外便响起“咚咚”脚步声。
楼主风在低呤 时间:2017-12-07 23:05:19

  
楼主风在低呤 时间:2017-12-22 00:23:36
  (十一)桂怡府
  @圆月2016 进了紫竹客栈,他骑的那匹大白马被随从用缰绳拴在客栈旁边的马桩上,大白马仰起头,骄傲地来几声长啸,吸引一位过往路人的注意。这是一位军官装束精干年轻人,一看这大白马,军官不由倒吸一口冷气,忙向站在门口的店小二打听,“好像是有大人物进去来着”
  “是的,客官。很大很大的人物,听老板说来人可是中都府的大管家,农夫丞相的心腹园月大人。”说到这里,店小二也得意地仰起头,“我们客栈终于有大人物光临”
  “那他来客栈为何事?”
  “找人呗!据说是找一位叫残情邪爱的书生,这位书生自从来参加殿试就一直住在这里,没准,这位残情邪爱公子将来也会成为大人物……”店小二的话匣子一打开便喋喋不休,来人却无心再听,骑上马扬长而去。
  不久,在京城西边一座比较古朴典雅府衙,上面一行大字,“桂怡府”军官装束的年轻人叩开桂怡府大门,很快一位白发苍苍老者便出来,引领着军官从绿树莺莺前厅经山菊花灿烂开放的中厅,然后走过一个呈s形走廊,最后来到后厅,这里假山被松树围绕,一间小亭矗立在假山上,石桌石椅,一位着官帽,红色衣袍的秀丽女子坐在那里,似乎已等候多时。
  “道人,请用茶”女子指着自己对面的石椅,示意年轻军官坐在那里,这时白发苍苍老者已经沏好茶放在桌上。
  “太傅大人,失礼。”年轻军官一拱手,便诚惶诚恐坐在太傅418的对面。
  “对了,今天道人你急急赶来,有何大事?”说着太傅418端起茶杯轻呷一口。
  “嗯!说事也不算大。只是我路过紫竹客栈的时候,瞧见了中都府大管家@圆月2016的大白马拴在那里,所以好奇向店小二打听,这不,一打听这园月果真就在紫竹客栈,而且还是一大早就来造访。”这年轻军官名叫半阙道人,“咕噜噜”一杯茶就空了底,这话也说道兴头上,太傅418见状忙示意白发老者又另沏一杯新茶给半阙道人军官。
  “你和园月很熟”太傅418微微蹙眉。
  “回太傅大人,园月是农夫丞相的心腹,而我是皇宫御林军中校尉,丞相常来宫里走动,而园月也经常跟随他左右,当然就很熟悉。”说着半阙道人又端起老者新沏的茶啜饮。
  “园月2016据说平时甚是喜爱风华雪月,对歌舞伎感兴趣,经常出入歌舞苑。怎么会去一家普普通通客栈?”太傅418有些疑惑。
  “这正是我来向太傅大人禀报的原因。我也很好奇,向店小二打听虚实。原来园月是来造访一位叫残情邪爱的读书人,居说这位残情邪爱是来京城参加殿试的考生……”
  “那这个园月一定是奉农夫丞相的指令来找残情邪爱,而农户丞相一定是受皇帝之托。”
  “皇上?难不成皇上看上残情邪爱这个小书生?可他会吹拉弹唱吗?”半阙道人放下茶杯,一脸糊涂看着太傅@yht418。
  “他不是戏子,残情邪爱是大蜀国这次殿试涌现出来最优异的考生,所以皇上很赏识……”说完,太傅418呷一口茶,略微沉思道:“道人,你且重返紫竹客栈,帮我做一件事情”
  “遵命,道人愿为太傅大人做任何事情都可以。”半阙道人忙毕恭毕敬一拱手。太傅418站起来,踱步到小松林深处,半阙道人紧随其后,接着太傅yht418便如此低语一番。
  当半阙道人骑上快马离开桂怡府,太阳已经升得很高很高,完完全全袒露阳光的温度。

  
楼主风在低呤 时间:2018-01-14 19:35:49
  (十二)中都府(1)
  却说在紫竹客栈后院客房,外面“咚咚”敲门声着实惊醒了睡眼惺忪的残情邪爱书生,一旁的半床诗老家仆急忙给他套上长衫,残情自己手忙脚乱扎紧腰带,就听外面传来园月2016不耐烦地叫喊声“开门”
  残情整整衣冠,忙示意半床诗开门,门一开,园月2016大踏步走进来,他手指着残情邪爱,“哈,你小子昨晚风流快活去了吧!睡到这个时候,让我好等,还得跑到屋里来找人……”
  “大人息怒,小生昨晚是喝多了一点,如知大人来找我,小生一定前门恭迎。”残情邪爱忙诚惶诚恐施礼。
  “不是我找你,是丞相大人托我来找你,去府里问你点事。”园月2016扯着大嗓门吼道。
  听说丞相有请,残情邪爱更加诚惶诚恐,心里“咯噔”一下,好事还是坏事?
  “好啦,别像个女人家磨磨唧唧,这就跟我走,丞相大人等着啦!”说着园月2016自顾甩开大步便走出去,残情邪爱和半床诗两人见状,也便紧随着他出去。
  中都府坐落在锦官城的南郊,一大排香樟树紧紧包裹着一座很大的古朴典雅的府衙。此时,丞相@农夫6662015 正在后院书房里挥毫,他的文房四宝,书房的墙壁上挂满了春夏秋冬梅兰竹菊等字画。但见农夫丞相嘴里念叨,手上的笔在宣纸上一阵龙飞凤舞,一首气势磅礴的诗便跃然纸上。
  长河岁月天
  走进竹林间
  天涯海角路
  里程扬风帆
  百度时风起
  春夏秋冬连
  四季时节上
  接力品冷暖
  “好诗,大人好有才,不仅写得一手好字,诗也朗朗上口。”一旁的书童@颜夕1206 不禁拍手称快。
  “哈哈!也是我早过了书生年纪,不然论诗文当今大蜀天下谁能和我比?”农夫丞相扔下笔,得意地笑道。继而背着手在屋里来回踱步,“园月怎么还不把人带来?”正嘀咕着,外面响起“咚咚”脚步声,圆月2016掀开帘子走进屋里,毕恭毕敬向农户丞相一施礼,“丞相大人,残情邪爱书生已经带来。”
  “好好,快让他进来。”农户丞相迫不及待吩咐道。

  
楼主风在低呤 时间:2018-01-14 19:37:34
  各位,病痛折磨现在才得以更新。请包涵。
楼主风在低呤 时间:2018-01-20 21:33:43
  (十三)中都府(2)
  @圆月2016示意残情邪爱进入农夫丞相的书房,半床诗老家仆也想跟着残情主人一起进去,却被园月挡住,让在外面等候。
  残情邪爱进去,向农夫丞相一施礼,“小生叩见丞相大人”农夫丞相上下打量残情邪爱一番,微笑道:“免礼,贤侄快入座,不必拘谨,这是我的书房可不是朝堂。。”接着农夫丞相向@颜夕1206 一摆手,“夕儿,看茶”颜夕看着残情邪爱嬉笑着调皮眨眨眼,“遵命,丞相大人”说着颜夕蹦蹦跳跳跑开去。
  “这见着年轻后生就来劲”门口园月2016双手抱肩看着颜夕逗笑道。
  “哼!用着你管,总之人家帅书生比你看着顺眼多了。”颜夕2016朝园月一瞪眼,从他面前小跑过。
  “嗐,可惜这年轻后生咋好看,都与你无干。”园月2016朝跑开的颜夕耸耸肩。一旁的半床诗老家仆忍不住偷笑。
  “你说什么呀?”颜夕仿佛听见什么?回头恨瞪着园月2016
  “没有,没有,谁敢说你,谁敢惹你呀,我的姑奶奶”圆月2016挤眉弄眼道。
  “哼!敢说我,谅你也没有这个狗胆。”颜夕两手叉腰,对园月2016作出很凶样子,只一秒,便又蹦蹦跳跳跑走。一旁的半床诗有些看傻眼,心想这中都府的小丫头咋这么厉害,没大没小没有规矩,那像东湖山庄,小丫头都很守规矩,走路都不带响声,说话也轻言细语,不像这个丫头这样轻浮。想到这里,半床诗老家仆,连连摇头。
  “老儿,干啥呢?”圆月2016看着他,呵斥道。“没有没有……”半床诗搓着双手讪笑道。
  当残情邪爱一眼看见这位高高大大略微发福的农夫丞相,突然有些似曾相识,记不清是在那里见过这个男子。好像那个时候这个男子没有这样发福,也还是弱冠没有长胡须来,但那张机警而又白净的脸庞却是有些印记。残情邪爱在脑海里死死捕捉这个印记,却怎么也没有眉目,应该还是梦园园把小残情搂在怀里时候,这个人就突然一刹那现身,可那个晃了一眼的男人是坐在这把太师椅上的这个权倾朝野的男人吗?况且孩提时记忆太多模糊,此刻,残情邪爱心里有些莫名的慌乱。
  长河岁月天
  走进竹林间
  天涯海角路
  里程扬风帆 倒是农夫丞相打破沉默,先吟诵自己方才间写的那首长诗,突然间又停顿下来,转而看着残情邪爱,“贤侄,你现在真是里程扬风帆”只这一句话,残情邪爱脑海里的纠结,便如脱缰的野马一下被拉回来。
  “大人,此来何意?”
  “哈!就是前程远大。”
  “大人,小生还是不明白”
  “我是说这次殿试,贤侄的文章真是语言流畅,妙语连珠,且雄才伟略在我们几位主考官看来是少年人中少有,可谓是独占鳌头。皇上阅后对你很是欣赏和喜爱。你想能得到皇上的喜爱,能不前程远大吗?”农夫丞相哈哈笑道。
  “大人过奖,大蜀国各路英才众多,小生真是心里有愧。”嘴上虽这样说,可残情邪爱心里却是乐开了花,十年寒窗苦读终于没有白费。
  “贤侄过谦,不过老夫今天招贤侄你来,就是聊聊家常,顺便告诉你这个喜讯。”
  “大人真是有心,小生感恩了。”说着,残情邪爱一起身,向农夫丞相再次施礼。
  “年轻人不必拘泥,坐坐。”农夫丞相示意残情邪爱坐下,待他落座,农夫丞相的话语便开始“贤侄那里人?”
  “蜀南竹海东湖山庄人士”
  “家有几人?”
  “父母,我和弟弟,四人”
  “可否婚配?”
  “没有”
  “哈,很好。”农夫丞相不禁喜上眉梢,端起一杯茶啜饮一口,然后稍微沉吟一下,看着残情邪爱,突然正色道:“贤侄好运,岂止皇上对你赞誉有加,我们大名鼎鼎的涪河公主也就是大蜀国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墨白公主可是瞧上你了。”
  “什么?”残情邪爱脑海“呼啦”一下一片空白,随即惊出一身冷汗,泯在嘴里的茶水也溢出来湿了衣襟。

  
楼主风在低呤 时间:2018-01-24 21:13:32
  (十四)槐树林(1)
  残情邪爱走出中都府后门,大门就在后面很迅速地“吱呀”一声关闭。老家仆半床诗已经套好缰绳,赶着马车在等候残情邪爱。
  坐到马车上,残情邪爱的头还有些晕乎乎的,也不知道自己刚刚是怎么敷衍农夫丞相的,只知道头昏脑胀,说了一句“我已有心上人”不知怎么的,农夫丞相的脸色霎时间就黯淡下来,接着就好像再没有聊的话题,农夫丞相的脸上写满失望和不快,残情邪爱察觉丞相脸上的嫌弃和冷淡,连忙告辞道别。农夫丞相也乐得打发人,于是这次比较尴尬的会面便结束。
  残情邪爱靠在车里套椅上,漫无边际望着车顶,“墨白公主是何许人?”只知道父亲梦园园曾经告诉过他,“墨白公主是皇上很得宠的小女儿,刁蛮任性,甚至还有些倔强,和姐姐落落不同的是除了才艺,据说墨白公主还使得一手好剑法。当然梦园园还下结论说这墨白公主除了不怎么好相处,其实人也没有坏心眼,比她堂叔农夫丞相好多了。”想着和父亲的闲聊,残情邪爱用衣袖拭去脸上的汗水,“我怎么被墨白公主瞧上的?我又没有见过她?长什么样?只听父亲说起这女孩长相和她妈妈蕊妃一样美丽。可是可是再美又怎么能和我的清心姑娘相比呢?”残情邪爱的心里又念起清心妹妹,日子过得真快,和清心姑娘都分别快有半年了。这半年来,除了准备殿试,然后殿试完等待成绩的焦虑,自己的心里都在念叨清心妹妹。
  “我怎么能负清心姑娘?参加殿试就是为求取功名,好娶蜀南才女清心姑娘为妻。万不能为攀援皇亲国戚而失去自己的初心。”此刻残情邪爱把玩着清心姑娘送给自己的折扇,思念之情汹涌而来,滥于言表。
  这时马车已经行到郊外,只见道路两旁种了很多的槐树,成片成片的槐树绵延开来形成树林,蜀人就叫槐树林。
  “叽叽喳喳”鸟儿鸣叫着四散飞走,突然从槐树林里冲出一对军士挡在残情邪爱的马车前面,为首的骑白马的俊秀校尉示意半穿诗停下。“停车,听候我们盘查”
  “你们是?”
  “守卫皇城南门的御林军,例行公事,对过往车辆进行盘查。”说着校尉挥舞着手里长缨枪,厉声道:“车上还有什么人?统统给我下车,接受盘查。”

  










2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风在低呤 时间:2018-01-28 18:03:54
  
  (十五)槐树林(2)
  听着校尉的嚷嚷,残情邪爱掀开车帘下车,朝校尉一拱手,“我和家仆应农夫丞相之邀,去丞相府上坐了一会儿聊聊天,不知长官要盘查什么?”
  “哦!原来是书生,例行公事。”校尉嘴角露出一丝狡猾地微笑,接着清清嗓子,说道:“就你们两人吗?”校尉的语气瞬间平和了很多。
  “是的,长官”
  “报上姓名?”
  “蜀南竹海书生残情邪爱和家仆半床诗。”
  “确定没有其他人?”
  “没有”听罢残情邪爱的回话。校尉有暗自偷笑一下,跳下马,故意用长缨枪挑开车帘看看,然后,校尉转身对着残情书生正色道:“原来是残情公子,有人等你很久,跟我来”接着校尉指着老家仆半床诗,“你就在这里呆着,别动。”朝他手下一挥手,“弟兄们,给我好好看着这个老儿。”摞下这句话,校尉便自顾自朝槐树林里走去。
  残情邪爱愣怔一下,便及不情愿的跟在校尉后面。
  走不多远,就见一人背着手,背向校尉来的方向,她瘦高的个子,着官帽官服,官帽遮不住的是一缕青丝飘在后脖颈,看身形好像是一个女子。
  残情邪爱的心里好生奇怪,这个看来来头也不小的大人物找他作甚么?
  “太傅大人,人已经带到。”校尉朝这位高官一拱手。这人从鼻腔里哼一声,没有挪动脚步,也没有回身看残情两人。依旧背着手,良久,才缓缓道:“道人,你且先到前面等候,让我单独问问这位残情公子。”
  “遵命!”校尉答应一声,便迅速走开。留下满脸狐疑的残情傻傻呆楞在那里。
  这位大人物依然背着手,没有回头看残情邪爱。她待校尉脚步声在密林里消失,突然问道:“残情书生去往中都府做甚么?”
  “回大人,不是我要去,而是应丞相之邀小生才去得中都府,不过是丞相夸我殿试成绩考得好而与顺便聊聊家常。”
  “哦!客观地说,你的成绩在这次参加殿试的考生里面算是前茅。不过,在考试成绩还没有张榜公布,丞相就贸然通知考生成绩实为不妥”背着手的高官似乎话语

  已经很不悦。
  “回大人,既然丞相大人相邀,小生那敢拒绝。”
  “这我明白,那农夫丞相又和你聊聊什么家事呢?”
  “不过是家里琐事而与,就是小生家里有几人?婚配否?不知大人问这些何干?”
  “无可奉告,若要平安回去,你只需回答我的问题便是。”
  “是,小生明白”
  “你是怎么回复农夫丞相?”
  “当然据实回答,首先小生家里父母和我兄弟四人,然后小生没有婚配,没有家室,但是已经有了青梅竹马意中人。”
  “那就是说如若考取功名,那就要娶你意中人啰!”
  “是的,大人。”
  “好!我的话问完,你可以走了。”对面的高官依旧没有回头,耸耸肩一声“哈哈”冷笑。
  “遵命!大人”残情邪爱压抑着心里的愤懑,像挣脱囚笼里小鸟一般,疾步向密林外奔去。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