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那只小小的麻雀(漂在北京的记忆)

楼主:风在低呤 时间:2018-01-16 20:19:37 点击:25 回复:2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那只小小的麻雀(漂在北京的记忆)

  
  
文:_风在低呤_

 

  我不知道那只小麻雀是什么时候来到我的视线里,多年以后,它还时不时的出现在我梦里,勾起我的回忆,也让我再次忆起北京。
  那年,我所在的彩票公司在北京西环的一个不大不小的眼镜店里租了一小块地方,而我就在那个角落,一张桌子,一把椅子,两台福彩和体彩机器,驻点销售彩票。也因此和眼镜店两位工作人员结缘。
  眼镜店老板是一位胖胖的中年男子,姓李,我叫他李哥。还有一位帮李哥店里唯一雇佣的员工,干净利落的中年妇人,姓许我叫她许姐。
  遇上那只小麻雀好像是某个秋天的早晨。
  那个时间段没有顾客,很闲的时间。就听“扑哧”一声,一只小麻雀就摇摇晃晃地跌落在我的桌上,着实把正在整理桌面清洁的我吓一跳,只见小麻雀有气无力想挣扎着站起来,却怎么也挪不动小腿。这时李哥和许姐也闻声聚拢来,“这是一只落单和瘸腿的小麻雀。”李哥很快做出了自己的判断。
  “真可怜!”许姐轻声叹道。并拿来水杯灌满水,放在小麻雀可以吸水的地方。接着李哥又拿来白纱布轻轻地给小麻雀的伤腿包扎。我从桌下找来小纸盒把小麻雀放在里面,“这样它就不会感到冷了。”许姐有些如释重负。
  “但愿我们能救活它。”说这话时,李哥穿着白大褂,里面白色衬衣红领带,胖胖的身子,圆园的大脸上架一副黑框眼镜,再加上柔声细语,摇来晃去。我和许姐都不自觉地乐了。
  “你们笑什么?”李哥莫名其妙看着我们。
  “老李啊!你这派头不当医生真是可惜。”
  “还别说,真差点当上医生,在眼科医院徐主任那里学了一年,也不知怎么搞的,后来进了眼镜厂,眼镜厂没有几年就不景气了,这不自己出来开店了。”李哥嘴唇微微牵动,露出一丝欣慰的笑意。
  渌水净素月,月明白鹭飞。一天天过去,小麻雀在大家的关爱下,渐渐好起来。“扑腾,扑腾”眼里充满了飞的渴望,“它想找它的亲人,就让它飞吧!”李哥说。于是我揭开盒盖,“扑哧”声响,小麻雀就在我们的眼前倏忽不见了。再寻它时,竟然已经站在窗外银杏枯枝上了。
  当我们都很欣慰时,却一连几天没见小麻雀的踪影。
  “小麻雀咋没看见了,可能找到了它的亲人。”几天没有看见小麻雀,也听不见它在门外的叽叽喳喳,我猜测着对许姐说,许姐点点头。那时,我们也许都怀着这样蹊跷的心愿,落单的小麻雀终于找到了属于自己的队伍。
  几天之后的黄昏,李哥骑他那辆半旧自行车准备回家,却不巧在自行车的后座上发现了小麻雀的尸体,已经冻僵了。李哥顿时大惊失色,忙把许姐和我叫去看,看着小麻雀冻僵的躯体,我心里止不住的难过,而许姐眼泪都快掉下来。
  我们决定好好地埋葬小麻雀。
  李哥拿来铁铲在门口银杏树脚刨了坈,把小麻雀葬在银杏树脚下,大明眼镜店前面靠街的地方。
  “我们想救它,可最终它还是死了。”李哥一脸沮丧。岂止是李哥这样想,我和李姐也是一脸沮丧。
  我仰头看树叶剃光的银杏树,一片灰蒙蒙,不得不感叹世事无常。
  多年之后,每每忆起那只小麻雀,我好想它还是那样站在银杏树枝,对着我叽叽喳喳,可那到头来终究是个幻影。
  这个世界有太多我们无能为力的事情,往往怀着良好意愿,可最终难入人愿,尽力就好。

  

楼主风在低呤 时间:2018-01-19 17:35:24

  
作者 :美月2016 时间:2018-01-26 12:17:52
  你们不给它吃好的,肯定是饿着了。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