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似水流年

楼主:风在低呤 时间:2018-01-17 19:15:26 点击:26 回复:2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似水流年

  
  
文:_风在低呤_

 

  看史书,唐代大诗人杜甫入川和出川好像都是走的水路。杜甫在四川逗留时间最长地方除了成都好像就是我的老家四川省三台县,他那首著名的《闻官军收河南河北》就是在三台写的,当时三台称为“梓州”。也因此三台县最显著的旅游标志就是牛头山上的杜甫纪念馆,我那时读书时候没少在杜甫纪念馆嬉闹玩耍。
  不过,这一切的记忆也是多年之前。在上中学之前,我却是随母亲在乡下完成我的小学教育。杜甫是从水路进川,那离不开的就是渡船。所谓的“渡船”多指短暂运输的船舶,如沈从文先生《边城》里面,翠翠的爷爷就是渡人过河的船工。他所撑划的就是渡船。而我关于故乡关于渡船的回忆却是伴随着两则故事。
  因为妈妈当年在三台县三元乡初中部教书,所以读小学我是和弟弟随妈妈在三元小学读书。那时三元乡应该是叫做三元公社,还不是后来的三元镇,不过说到底公社也好乡镇也好都是同一个地方,反映了时代的变迁。
  总之在我读小学一二年级时它的全名是四川省三台县三元公社。那时每到暑假,妈妈都会带着我和弟弟去城里姑妈家玩。去姑妈家总要在三元乡那狭窄公路边上等上几个小时,等的是盐亭县到三台县的过路车,一辆体积庞大的大巴客车,车身陈旧不说,遇到上破下破,这辆客车就颠簸地特别厉害。乘客坐到车上整个人就随车身晃晃悠悠,把人抖晕的节奏。不过就是这辆陈旧的大客车,当年在公路上跑得也很稀少,所以乘客能坐上车是很幸运的事。不象现在交通发达,大车小车十几分钟一趟,乘客根本不愁坐不上车。当年坐上车能不能把你搭到目的地又是另一回事,所以我有了过渡船的回忆。
  大客车通常从三元乡开到城郊新渡口就不再往前开,因为有一条江把新渡口和三台县城区隔开,所以新渡口就是通往三台城区的一个码头,两岸,隔江而望,那条江就是涪江。车辆停在两岸,不再往前开,乘客就在这里下车,过渡船到对岸。那边对岸去往盐亭方向的乘客一样过渡船去乘坐停在新渡口的大客车,然后客车掉转车头开往盐亭县城方向。总之去往三台县的乘客就在此处下车了,到新渡口就算到了三台。在我童年模糊记忆中,似乎一直不曾知道三台县城汽车站在那里?
  只知道我和弟弟一边一个挨着妈妈,小手紧抓住妈妈的裤腿和衣角,妈妈提着大包小包在熙熙攘攘人群中艰难挤上渡船。舷板上挤满了去城里探亲访友或办事或要去省城的乘客,或高兴或忧伤或木讷。人们的各种表情交织在渡船上,短短几分钟却象过了很长的时间,因此我对渡船的记忆就是拥挤和闷热。
  等我们到达对岸,表哥骑着他那辆二八圈的自行车已经在等着我们了。一前一后,表哥先把我和弟弟载走,然后再来接妈妈。姑妈家住在县城老城区的方家街,从新渡口去往方家街表哥大概要骑二十多分钟,现在想起来表哥的自行车就象我们坐的公交车,只不过是免费的。每年的小学学期暑假,从乡里去县城。我们都要过渡船搭上表哥的二八自行车,回来也是如法炮制,搭上表哥二八自行车过渡船乘坐大客车到达三元乡。
  如此往返,到三元乡初中部小学部分分合合折腾,最后不知怎么的又合在一起了。这时连接新渡口到三台县城区的涪江大桥通车了,当年可是轰动县城的大事。过渡船对我们来说也就成为历史,因为大客车不必去新渡口而直接过桥到达三台县城了。
  最后一次去新渡口,我已经随妈妈的工作调动回城里上中学。
  那是高中时班上组织的一课外活动,好象是去新渡口岸边开阔地野炊,印象中大多数同学都是骑自行车去的,而我呢,家里一辆自行车,爸爸骑弟弟也要骑还轮不上我骑车。就只好搭好友李艳同学便车,我斜坐在李艳同学的二六圈自行车后座,途中为了跟上其他同学的进度,李艳同学瘦小的个儿憋足劲加快了车速,有好几次差点把我摔下来。总之这次坐李艳同学的二六圈自行车坐得我是心惊胆战。
  当然李艳带了一大瓷盅她妈妈做的凉面给我吃,味道也蛮不错。我和李艳同学的午餐就是一大瓷盅凉面还有我带的米花糖,欣慰的是李艳同学也很享用我的米花糖。
  就这样凉面和米花糖被我们消灭得一干而净,草坪上没有丢下什么杂物,正如我们悄悄的来,不带走一丝云彩,也许在那时,我和李艳都无意识的有了环保的概念。
  那时,虽然不过渡船,但我看着涪江上那几艘来来往往的渡船,突然间一种亲切感在心里挥之不去。以至于其他同学有没有埋锅做饭的,或者烤串串的,我已经全然记不起来了。或许我一直在看着那只渡船吧!那承载着我童年喜怒哀乐的渡船,依旧来回在摆渡,只是已经没有从前的繁荣了。杜甫诗云“无数涪江筏,鸣桡总发时。”究竟已成为历史。
  如今表哥的孩子都快结婚,而表哥早已是发福的中年男人。那辆二八圈自行车早已不知去向,表哥不骑车已经很多年了。!故乡在我身后远去,回忆渐渐模糊,

  “子在川上曰,逝者如斯夫。”
  
  

作者 :半阙道人 时间:2018-01-18 10:12:21
  @风在低呤 恰同学年少,那应是无忧无虑的年纪,值得留念
楼主风在低呤 时间:2018-01-19 18:18:23
  半阙道人,谢谢道人朋友欣赏品读!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