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恩将仇报反告恩人敲诈勒索

楼主:程雨烟 时间:2017-09-17 15:51:11 点击:8 回复:2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这是一个何等冷漠的世界,这是一群何等冷漠的人:赵如海在城里租了间房子,靠骑三轮车收废品为生,五年前妻子因白血病病故,荡尽家财,和独生女儿赵玉琴相依为命。转眼间女儿二十来岁了,在工厂打工,突发急病入院,一检查也是白血病。赵如海如雷轰顶,他哪还有钱给女儿治病?苦苦思索之下,他想到了一个人宋腾飞,也是同村人,十几年前来城里打工。十年前,赵如海骑三轮车路过一偏僻地段时,看到路中间躺着一个人,血肉模糊,正是宋腾飞,被车撞了,肇事司机已经逃逸。赵如海想都没想,把三轮车上的废品全藏进路边的草堆里,把宋腾飞抱上车,送往医院,交了几千元住院押金,并联系了宋腾飞的父母,让他们赶紧拿钱来救儿子的命。医生说幸亏送医及时,否则宋腾飞将因失血过多而有生命危险。事发路段非常偏僻,少有行人、车辆,这也是宋腾飞命不该绝,巧遇同乡出手相救。宋腾飞的父母赶来后,千恩万谢。他们把钱都交给医院作医药费了,没钱还赵如海,写下一纸欠条,说是等将来有了钱再还给他。赵如海也不等钱用,并不在意。后来听说宋腾飞开了公司,生意越来越红火,年利润上千万元,却从不提还钱的事。赵如海是老实人,想想这都是几年前的事了,也不好意思去催宋腾飞还钱。如今女儿急需钱救命,不得已去找宋总,将欠条递上,求宋总救自己的女儿。宋总道:"当年你救了我的命,我理所当然应当救你女儿。不过我有一个条件,我先到医院以匿名的方式(只留下电话号码)交医药费,你到电视台就说请求媒体帮忙寻找女儿的救命恩人,让电视台联系上我,做一期专门的访谈节目,帮我做个广告,好吗?赵如海高兴地答应了。不久后电视台的访谈节目如期举行,赵如海郑重承诺:“所有的医药费全包在我身上,直到赵玉琴病好为止。”节目播出后,市民议论纷纷,都说宋腾飞是大好人、大善人。医院为赵玉琴做了骨髓配型,配型成功,约定日期手术。赵如海打电话让宋腾飞交手术费用三十万,却是对方已关机,打不通。赶到公司,公司所有人都联系不上宋总,说是去国外出差了。赵如海心急如焚,不停地拨打宋总的手机,不眠不休,一个月下来,急白了头发,四十多岁的人看上去象六、七十岁一样。这天,宋腾飞的妻子刘文秀赶到医院,打量着赵玉琴,道:“你和宋腾飞究竟是什么关系?他为什么要出钱给你治病?他哪会有这么好心?他可不是那种大方的人,你值三十万吗?"赵玉琴气愤地道:"你给我走,我不想见到你,你凭什么侮辱我的清白?"赵如海护着女儿,愤怒地道:“你们夫妻俩都是骗子,骗我们说要交手术费,可是到头来人都不知道躲哪去了,电话也打不通,还要来侮辱我的女儿,你们还有良心吗?”刘文秀转身就走。赵玉琴哭道:"爸,你白养女儿二十多年了,我不能再连累你了,你不要再花钱给我治病了,没用的,白花了,留点钱养老吧?你今后一个人可怎么办啊?我想要回老家去了,叶落归根,死,我也要死在老家。是生是死,听天由命吧?刘文秀她怎么可以这样侮辱一个身患绝症的人?她怎么能这样毁我清白?”赵玉琴呼吸急促,病情急剧恶化,赵如海慌了神,道:"我只有这么一个女儿,你要有个好歹,我可怎么活啊?我一定要设法救你。”赵如海找到院长和主治医生,对着他们下跪道:“卖血也好,卖肾也好,卖骨髓也好,拿我的命换我女儿的命吧?我咨询过律师,律师说宋腾飞所承诺的赠与是不可撤销的赠与,是受法律保障的,可以上法院起诉,手术费用肯定能要来的,求你们先做手术吧?我女儿的病情不能再等了,不能再拖了,求你们救救她一条命吧?”可是院长任凭他怎么哀求,坚持要先交手术费才肯做手术。赵如海眼睁睁地看着女儿如花的生命凋零,却是束手无策。他抱着女儿的尸体来到宋腾飞公司门前,将尸体放在门口,悲愤地道:“宋腾飞,你这个忘恩负义的小人,你这个出尔反尔的骗子,还我女儿命来。你如果不出来,我和女儿就待在这里不走了。”员工打电话找来宋总,宋总道:“我到国外出差去了,才回来,你女儿死了,怎么能怪我呢?”赵如海道:“一个月来,我不停拨打你电话,你为什么不接?你出尔反尔,不交手术费,我当初是瞎了眼,救了你这个白眼狼。我要你赔偿三十万,否则我就不走了。”宋腾飞道:“我托妻子交手术费,哪能想到她竟会不交。”赵如海赖着不走,宋腾飞无奈,只得给了三十万的赔偿。赵如海抱起女儿的尸体,道:"玉琴,我带你回老家,完成你最后的心愿。”赵如海处理完女儿的后事,回到老家,过了几天,就被捕了。宋腾飞不甘心三十万的损失,报了警。检方提起了公诉,罪名是敲诈勒索,数额特别巨大(三十万到五十万以上),量刑标准是十年以上有期徒刑。在法庭上,辩护律师认为依据《合同法》第186条,赠与人在财产的权利转移之前可以撤销赠与。具有救灾、扶贫等社会公益、道德义务性质的赠与合同或者经过公证的赠与合同,不适用前款规定。宋腾飞当着电视台的面承诺赠与,具有法定的赠与义务,这样具有社会公益、道德义务性质的赠与是不可撤销。控方认为,赵玉婷已经死亡,赵如海就没有权利再要求宋腾飞支付医药费,宋腾飞担心赵如海将女儿尸体放在公司门口会影响自己做生意,不得已给付,赵如海以非法占有为目的敲诈勒索,符合本罪的构成要件。法院酌情从轻判处赵如海有期徒刑四年,赃款返还宋腾飞。赵如海不服,委托哥哥赵如山向市中院提起上诉。

  赵如山找到朋友毛烟雨,讲述了案情经过。毛烟雨道:"这是一个怎样冷漠的世界,这是一群怎样冷漠的人?医生的职责就是救死扶伤,如果医药费没有保障,怕承担损失见死不救,还情有可原。明知医药费有保障,只是未能及时交,因职业具有履行救助的义务而见死不救,就是不作为的致人死亡,医院应承担50℅以上的民事赔偿责任。宋腾飞有因先前承诺履行赠与的法定义务,这是不可撤销赠与,宋腾飞也有履行义务的经济能力,医院完全可以起诉到法院要回医药费。《医疗机构管理条例》第31条,医疗机构对危重病人应当立即抢救。《中华人民共和国执业医师法》第24条,对急危患者,医师应当采取紧急措施进行诊治,不得拒绝急救处置。第37条,医师在执业活动中违反本法规定,有下列行为之一的,由县级以上人民政府卫生行政部门给予警告或者责令暂停六个月以上一年以下执业活动;情节严重的,吊销其执业证书,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二)由于不负责任延误急危患者的抢救和诊治造成严重后果的。医院作为公益单位,医生负有不可推卸的救死扶伤的责任,对危重病人的抢救不得拒绝,这是一种法定义务、强制缔约,形成一种合同关系。病人的交费虽然是一个必要条件,但是否交费本身不影响合同的生效。如果事后病人有能力而不交费,医院可以通过法律途径追讨,但是不能在求救当时以未交费为由拒绝救治。医院(医生)应当承担侵权赔偿责任(甚至是刑事责任)。冷漠的又何止医生,还有宋腾飞夫妇和一审公检法。宋腾飞因先前的承诺具有履行救助义务而见死不救,不履行法定义务就是不作为的致人死亡,应承担一半以上的民事赔偿责任甚至是刑事责任。赵如海一个多月联系不上宋腾飞,宋腾飞会有可能手机关机一个多月吗?他把赵如海拉进黑名单了吧?将要手术时消失,赵玉婷一死他就回来了,这难道仅仅是一个巧合吗?他为什么要委托妻子交手术费而不是自己预先打款到医院?这应当是一个借口吧?不能排除宋腾飞为了不交手术费玩消失假托妻子交费的合理怀疑。离婚率(北京39℅、上海38℅)和出轨率(60℅左右)居高不下,作为配偶能不怀疑赠与行为背后有私情吗?夫妻真正同心、毫无猜疑的能有几人?谁会帮配偶完成赠与?大多数父母都深爱着孩子,会有哪一个父母帮孩子完成赠与、把钱财送给别人?只怕一百个人中也挑不出一个吧?这是常识、常理,依据逻辑经验规则来推断,宋腾飞能不预见到妻子不会帮他完成赠与吗?既不想损失钱财,又不想承担出尔反尔、忘恩负义、背信弃义的坏名声,宋腾飞可算是机关算尽太聪明。通过行为人的行为推定行为人的主观心态,宋腾飞为什么不在赵如海在公司闹时打电话报警?当时报警属于敲诈勒索未遂,轻处50℅以上,可能不会被判刑。如果他还有一点良心,应当是上法院提起民事诉讼要回钱财就好,而不是报警。他在给三十万以后报警目的非常明确,就是要让赵如海坐牢,这样赵如海就不能再纠缠自己了,用心是何等险恶?依据罪疑有利于被告原则,不论宋腾飞是故意还是过失,都应当承担不作为致人死亡的赔偿责任。危重病人在受言语的强烈刺激下,极有可能因气愤而病情急剧恶化而死亡。刘文秀应当知道危重病人是不能受刺激的,侮辱病人,毁人清白,侵犯他人名誉权,导致赵玉琴因气愤病情急剧恶化而亡,情节严重,应当承担民事赔偿责任甚至是侮辱、诽谤罪的刑事责任。宋腾飞是在借刀杀人吧?借妻子去气死赵玉琴?对于大多数人而言,名声是最重要的。忘恩负义的人不是最可恨,出尔反尔的人不是最可恨,欺世盜名的人不是最可恨,恩将仇报害救命恩人去坐牢的人最可恨。宋腾飞隐瞒赵如海对自己有救命之恩的真相,欺骗媒体、欺骗公众,把自己伪装成做好事不留名的大善人,假托妻子去赠与,自已却玩消失、无法联系上,这是怎样的欺诈行为?放纵这样的人将产生多么恶劣的影响?先给赵如海以希望,然后将赵如海推入绝望的境地,请问法官,如果你们眼睁睁地看着亲人病故却无钱救治会是什么样的心情?会不会愤怒?会不会怨恨出尔反尔的小人?如果不是宋腾飞承诺医药费全包,也许会有好心人出钱救赵玉琴,宋腾飞把赵玉琴获救的希望堵死了。请一审公检法好好看一下法律条文,不要断章取义,曲解法律:作为义务,1法律明文规定的义务;2职务或业务要求的义务;3法律行为引起的义务;4先前危险行为引起的义务。《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第55条经营者提供商品或者服务有欺诈行为的,应当按照消费者的要求增加赔偿其受到的损失,增加赔偿的金额为消费者购买商品的价款或者接受服务的费用的三倍。(500元以上)明确规定了欺诈行为的赔偿责任,本案可以视作是赵如海接受宋腾飞提供的赠与服务。《食品安全法》,质量有问题或过期,十倍赔偿。这就是违约责任。《合同法》第42条规定了合同无效的情形。第54条规定了可变更或者撤销合同的情形。第91条规定了合同的权利义务终止的情形。第186条规定了不可撤销赠与的情形。第192条、第193条规定了因受赠人行为导致可撤销赠与的情形。依据这些法律条文可知,受赠人无过错、死亡,赠与不能撤销。第68条规定了违约责任。第107条,当事人一方不履行合同义务或者履行合同义务不符合约定的,应当承担继续履行、采取补救措施或者赔偿损失等违约责任。第113条,当事人一方不履行合同义务或者履行合同义务不符合约定,给对方造成损失的,损失赔偿额应当相当于因违约所造成的损失,包括合同履行后可以获得的利益,但不得超过合同一方订立合同时预见到或者应当预见到的因违反合同可能造成的损失。第189条,因赠与人故意或者重大过错致使赠与的财产毁损、灭失的,赠与人应当承担损害赔偿责任。手术费还有后续治疗何止三十万,怕是无底洞吧?赔偿标准并没有超过所造成的损失。依据《侵权责任法》、《民法通则》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1条、第2条、第5条,二人(以上)共同(和没有共同)故意或者共同过失侵权行为或者其他致害原因致使被害人伤亡的,应根据过失大小或原因力比例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责任范围难以确定的,推定各共同侵权人承担同等责任。也就是说刑罚标准和民事赔偿标准是完全不同的,故意致人死亡比过失致人死亡量刑标准要重得多,而民事赔偿标准没有差别。民事赔偿标准只和行为人的侵权行为在导致被害人伤亡所起的作用大小和所应承担的责任大小有关。起主要作用为主责,应承担70℅的民事赔偿责任。起次要作用为次责,应承担30℅的责任。起同等作用应承担50℅的责任,责任不清只要有侵权因果关系就应承担同等责任。赵如海父女俩长年居住在城里,应当按照当地城镇死亡标准赔偿…共计六十多万。宋腾飞和刘文秀夫妇俩的侵权行为共同导致了被害人死亡的后果,有一定的因果关系,应当承担一半以上的赔偿责任。赵如海索要的是合法赔偿,不能构成敲诈勒索罪。刑法第274条,敲诈勒索罪是指以非法占有为目的,对被害人使用威胁或要挟的方法,强行索要公私财物的行为。威胁行为要足以使他人产生恐惧心理,赖着不走会有可能使他人产生恐惧心理吗?这样的罪名太牵强了吧?两高《关于办理敲诈勒索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2条,数额较大的特种标准:(四)以将要实施放火、爆炸等危害公共安全犯罪或者故意杀人、绑架等严重侵犯公民人身权利犯罪相威胁敲诈勒索的。不是非法占有、没有以严重侵犯公民人身权利犯罪相威胁,不符合敲诈勒索罪的构成要件,如何能够定罪量刑?”

  二审法院开庭重审后撤销原判决,认为赵如海应通过法律途径索要赔偿,不应以要挟的方法索要赔偿,改判赵如海犯敲诈勒索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缓刑一年。(来自天涯社区客户端)
楼主程雨烟 时间:2017-09-17 16:04:17
  不确知和可能知道不能认定为明知故意,属于疑罪,疑罪就应当从无。因怀疑而确信被告人犯罪,这就是冤案的根源: 岳君儿开有一家杂货店,这是父母赠送给她的不动产。每当生意不忙时,王思绪便会到她店里大包小包地买上一大堆东西,并和她闲聊。一来二往,两人是无话不谈,王思绪聪明过人、善解人意,对她是体贴入微,只要 她一个眼神,就能猜出她的心事。王思绪不是本地人,孤身一人来到城里,开了一辆大货车,靠帮人拉货赚钱,对她出手很大方,经常请她吃喝玩乐。有时岳君儿看着别的女孩子身上的金项链、手上的金手镯发呆,他二话不说就带着岳君儿跑遍整个城市买回同样的金项链、金手镯。他还时常制造些浪漫,玫瑰花、烛光晚餐,甜言蜜语哄得岳君儿神魂颠倒。岳君儿将他带回父母家中,表示非他不嫁。父母拗不过女儿,就要王思绪拿三十万彩礼来提亲。王思绪拿出银行卡递给二老,道:"密码是岳君儿的生日,我只有这一万块钱,不过我会回老家去想方设法凑钱来提亲的。”

  这天,两人正在出租屋里你侬我侬,王思绪接到一个电话,脸色骤变,道:“我的父亲突发心脏病,已经住院,我必须马上赶回家去,可是一时之间到哪去凑钱给父亲治病?”岳君儿道:"我把店面低价转卖了给你父亲治病吧?”王思绪道:“我马上就要开货车回去了,你若有情,就把钱打在我的银行卡里,等我凑齐了钱就还你。你放心,只要三个月,我一定能向亲友凑齐钱。以后我养你,你不用再工作了。”岳君儿道:“我想和你一起回去。”王思绪道:“这不大好吧?我爸妈会以为你是那种轻浮的人。这样吧,三个月后,我爸病好了,我凑齐了钱,就带爸妈一起来上门提亲,明媒正娶,好吗?”岳君儿听了,觉得有道理,就同意了。过了几天,岳君儿瞒着家人以八十万的低价转卖了店面,将钱打进了王思绪的银行卡里。钱被取走后,王思绪的手机就关机了。岳君儿打不通电话,才觉得不对劲,到派出所报案,才发现王思绪的身份证是假的,根本就不知道他是哪里人。岳君儿的父母被气病了,住进医院,因为无钱看病,不久后出院。她的哥哥岳君心提出将父母赠给自己的房子转卖,给父母治病。父母不同意,道:“把房子卖了,一家六口人住哪?"岳君儿悔恨不已,整日以泪洗面,道:"最了解我的那个人,没想到会是个骗子,我原来一点也不了解他。我把爸妈毕生的积蓄给了一个骗子,我深深地伤害了他们,我辜负了他们的信任,害得他们没钱治病,我对不起他们,对不起哥哥。"岳君心道:“了解你的那个人,未必是真心对你的人,他只是一个聪明的人。我们太大意了,没有去调查清楚他的真实身份、家庭情况。"岳君儿发动亲友四处寻找王思绪的下落,却是音信全无。

  亲友们终于在邻市找到了王思绪,他们将王思绪堵在出租屋里,岳君儿道:"王思绪,你为什么要骗我?我倾家荡产卖掉店面,只求能和你在一起,其他什么也不求,可你为什么要逃跑?你把骗我的钱还给我。”岳君心道:“臭小子,你如果不把钱还给我妹妹,我们就打死你。”说着众人对王思绪拳打脚踢。王思绪道:“你们打死我就别想拿回钱了,听我说一句话吧?”众人就问:“你有什么话要说?”王思绪道:“我认识一个富家千金武美艺,…她很喜欢我,时常邀我去她家玩,她家中有一尊玉观音,价值百、八十万,我设法把玉观音弄来抵债,好吗?我的钱都挥霍光了,没钱还给你们了,你们打死我也没有用。”岳君儿同意了,这以后的几天,众人轮流跟踪王思绪,提防他逃跑。过了几天,王思绪果真拿回玉观音,岳君儿寻找买家,却没能联系到。

  没想到没多久,岳君儿就被捕了,罪名是盗窃罪。王思绪是诈骗罪和盗窃罪,两罪并罚,没有财产可供返还被害人。在法庭上,控辩双方展开激烈地辩论。律师认为岳君儿并没有和王思绪形成犯意合谋,并没有和王思绪商量如何偷盗玉观音,只是同意收赃抵被骗的赃款,不是共犯,不能构成盗窃罪,所涉及的罪名应当是掩饰、隐瞒犯罪所得收益罪。岳君儿道:“我当时是这样想的,打死他又能有什么用呢?我只想要回自己那八十万块钱。至于他是偷也好,骗也好,抢也好,和我有什么关系呢?怎么就成了盗窃罪共犯呢?”悔恨不已。法院经审理认为,依据两高《关于办理盗窃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确释》第八条第三款:与盗窃分子事前通谋,事后对赃物予以窝藏或者代为销售或者收买的,应以盗窃共犯论处。盗窃数额特别巨大,量刑标准应在十三年以上,鉴于岳君儿是从犯,从轻判处岳君儿有期徒刑五年。岳君儿不服,委托哥哥岳君心提起上诉。

  岳君心找到朋友毛烟雨,讲述了案情经过。烟雨道:“刑法第264条盗窃罪,是指以非法占有为目的,窃取他人占有的数额较大的财物或者多次盗窃的行为。《刑法修正案(八)》规定,入户盗窃,不论数额多少,均构成盗窃罪。盗窃公私财物,数额较大的(一千至三千元以上)或者多次盗窃、入户盗窃、携带凶器盗窃、扒窃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并处或者单处罚金。数额巨大(三万至十万以上)或者有其他严重情节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刑,并处罚金。数额特别巨大(三十万至五十万以上)或者有其他特别严重情节,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无期徒刑,并如罚金或者没收财产。盗窃并销赃的,属事后不可罚行为,只按盗窃罪定罪。刑法第312条,依据《刑法修正案(六)》,窝藏、转移、收购、销售赃物罪改为隐瞒、掩饰犯罪所得收益罪,明知是犯罪所得及其产生的收益而予以窝藏、转移、代为销售或者以其他方法掩饰、隐瞒的(三千至一万以上),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并处或者单处罚金。情节严重的(十万以上或者十次以上),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最高人民检查院《关于事先与犯罪分子通谋,事后对赃物予以窝藏或者代为销售或者收买的,应如何适用法律问题的批复》,与盗窃、诈骗、抢劫、抢夺、贪污、敲诈勒索等其他犯罪分子事前通谋,事后对犯罪分子所得赃物予以窝藏、代为销售或者收买的,应按犯罪共犯追究刑事责任。…共同犯罪人犯罪通谋,必须要求共同犯罪人就共同犯罪进行主观沟通和思想联系。最高人民法院《关于窝藏、包庇罪中事前通谋的,以共同犯罪论处如何理解的请示答复》,所谓事前通谋,是指窝藏、包庇犯罪分子在犯罪活动之前,就谋划或合谋,答应犯罪分子作案后给予窝藏或者包庇的,这和刑法总则规定的主客观要件是一致的。…如果只是知道作案人员要去实施犯罪,事后予以窝藏、包庇或者事先知道作案人员要去实施犯罪,未去报案,犯罪发生后又窝藏、包庇犯罪分子的,都不应以共同犯罪论处,而单独构成窝藏、包庇罪。隐瞒、掩饰犯罪所得收益罪是一个下游罪名,必须有上游罪名的存在才能构成本罪。事前通谋的认定:行为人未以其行为或语言向其他犯罪人表明自己决意参与该犯罪,那么二者就因缺乏意思联络而未形成共同的犯罪故意,因而不构成共同犯罪。单向的犯意流露不能称为两者之间的沟通,更不能算作是谋划,在两者之间并没有形成共同犯罪的犯罪合意,不能称为事前通谋。事前通谋依据:一方面销赃犯与实行犯在主观上形成共同犯罪的故意,另一方面在于销赃犯的行为对于实行犯决意实施犯罪起到了鼓励支持的帮助作用。事前通谋即指各共同犯罪人在犯罪行为实施前就犯意的提起或决定、犯罪行为实施的具体分工、犯罪所得的处理等部分或全部犯罪内容进行的意思沟通。如果有证据证明销赃行为人与盗窃实行犯已经形成长期、稳定、默契的合作关系,在盗得财物后按照事先约定或默契,为盗窃实行犯窝赃、销赃的,应当认定为双方事前通谋,以盗窃帮助犯论处,即从犯。盗窃罪的犯罪故意是非法窃取他人财物,而销赃的犯罪故意是通过收购、转卖赃物赚取利润,是事后帮助,不是非法无偿占有,必须是明知是犯罪所得才能定罪。如果实行犯事前明确表示要去偷盗,那么定销赃犯盗窃罪也不算太冤枉;如果实行犯事前明确表示要去诈骗,那么定销赃犯诈骗罪也不算太冤枉;如果实行犯事前明确表示要去抢劫,那么定销赃犯抢劫罪也不算太冤枉。可是事实上王思绪只是说设法把玉观音弄来,(有两名被告人和岳君儿的亲友证言为证),弄可以理解为合法途径和非法途径,销赃犯并不能确定实行犯使用何种手段。依照法官的逻辑,实行犯偷来赃物,就定销赃犯盗窃罪;实行犯骗来赃物,就定销赃犯诈骗罪;实行犯抢来赃物,就定销赃犯抢劫罪;如果实行犯抢劫后杀人灭口,也要定销赃犯抢劫、故意杀人罪吗?以这样凭主观臆断随意定罪吗?凭什么要从犯去为主犯承担罪责?如果销赃犯是组织者、雇凶者,去为实行犯承担罪责还勉强说得过去。依据实行过限、罪责自负的原则,在共同犯罪中,原共同犯罪中某一个或数个共同犯罪人,实施了超过原共同谋定的故意范围以外的犯罪行为,实行过限的犯罪行为由过限行为实施者自己承担,对过限行为没有共同故意的原共同犯罪人,不对过限行为负刑事责任。盗窃罪是可以转化为其他类型的犯罪的,如果实行犯事前表示要去盗窃,但他却去抢劫,那么事前通谋的销赃犯罪名就应当是盗窃未遂;如果实行犯事前表示要去抢劫,但他临时改变主意盗窃,抢劫行为没有发生,事前通谋的销赃犯就不能构成抢劫罪。岳君儿只知道王思绪将弄来玉观音,不知道他将偷来赃物,两名被告人没有达成犯意合谋,岳君儿并不知他会如何作案,如何能定岳君儿盗窃罪?《新刑法全书》,如果行为人根本不知或不确知是犯罪所得的赃物而予以收藏、收购或者代为销售的,不能构成隐瞒、掩饰犯罪所得收益罪,对于贪图便宜、不问来路收买赃物的,一般也不应认为是犯罪。收购是指低价购进、高价卖出赃物。收买是指买赃自用,其主观上是一种贪图便宜的心理,而不是故意妨害正常的司法秩序,达到妨害司法活动的程度,则是本罪的客观行为。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洗钱等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一条,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可以认定被告人明知系犯罪所得及其收益,但有证据证明确实不知道的除外:(一)知道他人从事犯罪活动,协助转换或者转移财物的;(二)没有正当理由,通过非法途径转换或者转移财物的;(三)没有正当理由,以明显低于市场的价格收购赃物的。…利令智昏、贪图便宜是大多数人的普遍心态。明知是赃物而收赃、销赃的,才能构成隐瞒、掩饰犯罪所得收益罪,过失、不知道是赃物而收赃不能构成本罪。明知包括知道和应当知道。应当知道不是凭主观臆断,而是依据现有事实、证据以逻辑经验规则和常识常理来推定,必须排除合理怀疑,不能排除合理怀疑就不能认定为应当知道。明知不包括不确知和可能知道,不确知(不确定是赃物)和可能知道属于疑罪,依据无罪推定原则,被告人没有自证其罪的义务,没有自证无罪的义务,检方所提供的证据如果不能排除合理怀疑,就要承担举证不能的责任。依据《宪法》第62条和《人民法院组织法》,只有全国人民代表大会才有修改法律的权力,最高人民法院只有解释法律的权力,没有作有罪推定的权力,没有权力违背法律作扩大化解释,把不确知和可能知道认定为明知故意,没有权力要求被告人自证无罪。法官凭什么认定被告人知道市场的价格?比如说玉观音,在识货人的眼中,价值百、八十万;在不识货人的眼中,就是一文不值,连废品都不如,一块钱也不愿买。价值何止相差百、八十万?很多人买了新电视、家具,就会把旧电视、家具当废品卖掉,价格何止相差几十倍?法官凭什么以此推定被告人有罪?做不到疑罪从无,做不到疑罪从轻,可以疑罪从重吗?因怀疑而确信被告人犯罪,这就是冤案的根源。不确知、可能知道和明知有着本质的区别,在本案中,岳君儿不问来路收赃抵被骗的钱财,只知道玉观音是弄来的,不确知赃物是偷来的、骗来的、抢来的。法官凭什么认定岳君儿应当知道玉观音是通过非法途径弄来而不是通过合法途径弄来?能排除王思绪合法弄来玉观音的合理怀疑吗?武美艺是富家千金,家中资产过亿,一掷千金、挥金如土。法官凭什么认定这世上没有第二个岳君儿、对王思绪一往情深、把玉观音作为定情信物送给王思绪?武美艺有这个资本。如果王思绪没有用虚构事实、隐瞒真相的手段去骗取玉观音,如果武美艺是自愿赠送,王思绪就不能构成诈骗罪,玉观音就是合法取得,不属于赃物。疑罪就应当从无,没有确凿证据不能认定岳君儿构成犯罪。有些人喜欢和小偷保持联系,问有没有偷到手机、摩托车、电动车的,想买来用,认为是花钱买的,不构成犯罪,小心成共犯了。《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掩饰、隐瞒犯罪所得收益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条…认罪、悔罪并退赃、退赔,且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可以认定为犯罪情节轻微,免予刑事处罚:(一)具有法定从宽处罚情节的;(二)为近亲属掩饰、隐瞒犯罪所得及其产生的收益、且系初犯、偶犯的;(三)有其他情节轻微情形的。行为人为自用而掩饰、隐瞒犯罪所得,财物价值刚达到三千至一万的标准,认罪、悔罪并退赃、退赔的,一般可不认为是犯罪;依法追究刑事责任的,应当酌情从宽。以赃抵被骗的财物比买赃自用的情节更轻,主观恶性更小,既使量刑也应在三年以下,应考虑免于刑罚。谁会愿意自己和家人的毕生积蓄被骗?为了挽回损失不问来路收赃也是人之常情,大多数人都会犯这种错误。岳君儿的父母被气病,因无钱看病只能是拖延病情,岳君儿没法和爸妈交待,能不同意王思绪的提议吗?有过错则有责任,无过错则无责任。第三人在赃物流转过程中是否有过错,应该成为是否承担责任的主要依据。由于非法转让的过错是犯罪分子造成的,所以应由犯罪分子承担责任,不能让无过错的第三人为他人承担侵权责任。对于赃款赃物的分配采用按比例分配原则,而不是只返还最后一名被害人,岳君儿作为被害人应得赃物额的一半,法院应当遵循公平、公正的原则,为岳君儿挽回一半的损失,让她的爸妈有钱看病,不应让无辜的老人因无钱看病而拖延等死。赃物赃款返还比例=可供返还赃物额÷赃物总额,被害人具体返还额=返还比例x被害财产数额。刑法第64条犯,犯罪分子违法所得的一切财物,应当予以追缴或者责令退赔;对于被害人的合法财产,应当及时返还。同是被害人,凭什么只把赃物返还武美艺?凭什么赃物额不是按比例返还?两高《关于办理诈骗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条,行为人已将诈骗财物用于清偿债务或者转让他人,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应当依法追缴:(一)对方明知是诈骗而收取的;(二)对方无偿取得诈骗财物的;(三)对方以明显低于市场的价格取得诈骗财物的;(四)对方取得诈骗财物系源于非法债务或者违法犯罪活动的。他人善意取得诈骗财物的,不予追缴。岳君儿被骗钱财八十万,她所收的赃物原本是她应得的被骗赃物,不是无偿取得,不是明知赃物系犯罪所得,善意取得不应予以追缴。债权人扣押债务人的财产目的是为了追偿债务,不具有无偿占有之故意。根据刑法原理,危害行为是一切犯罪构成的必要条件,而行为侵犯的具体社会关系即直接客体则是各种具体犯罪定性的根据。《刑事诉讼法》第106条,采取对妨害民事诉讼的强制措施必须由人民法院决定。任何单位和个人采取非法拘禁他人或者非法私自扣押他人财物追索债务的,应当依法追究刑事责任,或者予以拘留、罚款。(行使留置权除外,留置是担保的一种方式,指债权人按照合同约定占有债务)。刑法第270条侵占罪是指以非法占有为目的,将他人交给自己保管的财物、遗忘物(包括遗失物)或者埋藏物非法占有己有,数额较大,拒不交还的行为。侵占原本应当属于自己的财产不能构成本罪,没有相应的罪名,顶多也就是拘留、罚款。很多人认为欠债还钱天经地义,扣押债务人财产抵债怎么就违法了呢?小心因不懂法而入狱。”

  岳君心上诉,市中院开庭重审。在法庭上,岳君儿痛哭道:"为了一个骗子,我荡尽了爸妈毕生的积蓄,害得爸妈没钱看病,落到今天这样的下场,我没脸再见家人了。"她的母亲道:“岳君儿,我和你说过多少次了,钱没了可以再挣回来,不论如何违法的事不能做,你怎么不听劝啊?”岳君儿道:“我也不知道违法了啊。”她的父母道:"我们和岳君心商量好了,只要能救岳君儿出狱,我们可以不看病,可以拿房子赔偿武美艺的损失,只求法官免除刑罚。”法院经审理后撤销原判决,认为岳君儿应当知道玉观音是赃物,犯隐瞒、掩饰犯罪所得收益罪,判处岳君儿有期徒刑一年。因玉观音已经返还武美艺,无法再要求武美艺赔偿岳君儿家人的损失。再过几个月,岳君儿就可以出狱了。(来自天涯社区客户端)
楼主程雨烟 时间:2017-09-17 16:06:47
  韩俊秀自幼丧父,和母亲相依为命,母亲对她是百般溺爱,家里的活什么也不让她做,只要求她好好读书,以至于她不会洗衣、不会做饭,连洗碗都会把碗打掉,没有独立生活能力。母亲怕改嫁后她会遭后爸虐待,一个人供养她读大学,异常艰辛。母亲每日告诫她不要和别人出去玩,当心被人拐卖了,送她去上大学,放假时又把她接回家。她是个乖乖女,听从母亲的劝诫不敢出去和人交往,封闭内向,读大学期间基本上就没出过校门,一天到晚只知道读书,成绩很好。毕业后母亲带着她四处求职找工作,生怕她被人骗走拐卖了,可她什么也不会做,衣服也洗不干净,读书期间等到放假回家白衣服都变成黄衣服、黑衣服了。她又没有工作能力,求职屡屡失败,她觉得太没面子,自尊心受挫,不愿再去找工作,待在家中。她又是个路痴,一条路要走几十遍才能认识路,离家稍微远点就分不清东南西北,还要打电话让母亲来找她。母亲在镇菜市场租了个摊位让她卖水果,批来水果让她卖。没生意时她痴迷于看书,水果被人偷完也浑然不觉,生意忙时几人掩护一人偷她的东西她也看不到。又不认得人,认识她的人向她打招呼,她却目瞪口呆,不知对方是谁。又不认得假币,时常收到五十、一百的假币。母亲只得嘱咐她不要收五十、一百,宁愿少挣点,收到假币就亏大了。几个月下来,不仅没赚到钱,连本钱都亏完了,母亲只得让她仍回家中。母亲见她这样,十分发愁,四处托人相亲。条件是男方家庭条件要好,要有房。男方必须是家中独子,避免她被妯娌欺负。男方父母要有退休工资,愿意照顾儿媳。总算找到一户人家,离韩家有五、六十里路。男的叫刘文贵,是家中独子,会维修家电,生意很好,完全符合韩母的条件。见她长相俊秀,一见倾心,交付了彩礼,把婚期定了下来。韩俊秀嫁到刘家,只有一个条件,就是要把母亲接来同住,刘家勉强同意。韩母将彩礼都用来办酒席、买家具作嫁妆。结婚后,公婆见韩俊秀什么也不会做,又把母亲带了来,不禁有些怨言。日积月累,矛盾越来越多。韩俊秀生了一双儿女,她母亲为了不让女儿受委屈,把家务活全包了,照顾孩子,任劳任怨,积劳成疾,日渐衰老,做不动了,手哆嗦个不停,一不小心就把碗打碎了。刘家人开始嫌弃韩母,千方百计挤兑,想要将韩母赶走。韩母无依无靠,无处可安身,又没有退休工资,只好委曲求全,忍气吞身。转眼间六年多过去了,刘文贵见赶不走,就动手打岳母,构成轻伤。韩母报了警,法院以故意伤害罪判处刘文贵拘役六个月,缓刑一年。此后两家人彻底闹翻,韩母实在待不下去,只得回到自己的家。韩母没有经济来源,又做不动了,靠向乡邻要饭吃勉强度日。刘文贵的父母买菜做饭,刘文贵一分钱也不交给妻子,不准她把家中的钱拿去接济母亲。有时她去看望母亲,母亲道:“你怎么一个人回来了?这万一走丟了怎么办?我到哪里去找你啊?”刘文贵打电话逼她回家,一遍又一遍地催,说再不回家就离婚。韩母道:"你在这有什么用?还要我照顾你,我已经做不动了,再也没有能力照顾你了。如果你离婚,你一个人怎么能够生存下去?你没有经济能力抚养两个孩子,孩子只能由刘文贵抚养,他肯定会找过一个妻子,哪有后妈不虐待孩子的?两个孩子以后该怎么办?我不想让你为难,你回去吧?不要离婚了,不要管我了。”她跪在母亲面前痛哭道:"妈,我不知道该怎么办,你帮我再找过一个好的吧,只要肯照顾你就可以。”韩母道:"你自己没有独立能力,到哪去找一个更好的?回去吧,我是没有办法了。"韩俊秀无法在母亲、孩子之间作抉择,无奈,只得回到夫家。又过了一年多,她接到邻居打来的电话,说她母亲摔断了一条腿,她赶到娘家,用从夫家偷来的钱给母亲买了拐棍,可她不会照顾母亲,不会烧饭,还得靠母亲烧饭给她吃,此时她的母亲已是饿得骨瘦如柴。丈夫不停地打电话来催促她回家,以离婚相要挟。韩母道:"我已经无力再烧饭给你吃了,你这么大的人了怎么还要我来照顾你?万一你老公不要你了怎么办?你还能生存下去吗?你待在这一点用都没有,回去吧?"韩俊秀道:“妈,我去找叔叔来照顾你吧?”韩俊秀虚掩上房门,将母亲托付给邻居照看,又去找叔叔。叔叔不在家,她让叔叔的儿子转告叔叔,让叔叔照顾她母亲,而后回到夫家,她没有想到,叔叔根本就不管她母亲死活,这是她和母亲的最后一面。韩母拖着一条残疾的腿,拄着拐棍每走一步路都是痛彻心扉,已是无力再走出家门。韩母将房门紧闭,写下遗书:俊秀,以后妈妈再也不能够照顾你了,我不想让你左右为难,我只担心你的将来。万一你丈夫不要你了,你怎么生存下去?只恨我不能够照顾你一辈子。

  过了十几天,邻居打来电话,问俊秀:“你是不是把母亲接走了?怎么十几天都没开门?”韩後秀一听慌了神,偷丈夫的钱坐车赶回娘家,用钥匙打开房门,她的母亲已经饿死在床上了。韩俊秀看了遗书,悔恨不已,痛哭失声。见她的母亲手中拿着一个布包,打开看时,里面是两条银项链,上面分别刻着赠外孙、赠外孙女。她母亲宁愿饿死,也要将仅有的一点积蓄买两条项链,只为给外孙和外孙女留最后一点念想。在她母亲生命的最后一刻,担心的也只有那长不大的女儿。韩俊秀只觉得天旋地转,一直以来母亲就是她的天和地,和母亲在一起就有安全感。从今以后,她再也没有可依赖的人了,失去了安全感,天塌了,地陷了,再也无家可归了,再也见不到可依赖的母亲了,她崩溃了,撕扯着自己的头发,将头发一把一把地扯了下来。任她再怎么悲痛,也唤不回她慈爱的母亲了。她到派出所自首,痛哭道:"是我害了妈妈,我是来赎罪的,我要坐一辈子牢,不再出狱了。"可是这是无法赎回的罪过。检查院以遗弃罪对她提起公诉,建议量刑三到四年。

  韩俊秀的堂兄韩俊山找到朋友毛烟雨,问他:“大哥,…这个案子应该怎么判?”烟雨道:"刑法第261条,遗弃罪是指对年老、年幼、患病或者其他没有独立生活能力的人,负有扶养义务而拒绝扶养、情节恶劣的行为。情节恶劣是指由于遗弃而致被害人重伤、死亡的;被害人因被遗弃而生活无着、流离失所、被迫自杀的;行为人屡经教育、拒绝改正而使被害人的生活陷于危难地的;遗弃手段十分恶劣的。如在遗弃中又有打骂、虐待行为的等。量刑标准为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1行为人必须有扶养义务。2行为人能够负担却拒绝扶养。能够负担是指有独立的经济能力,并有除能够满足本人及子女、老人的当时、当地的最低生活标准外有多余的情况。遗弃行为必须达到情节恶劣程度的,才构成犯罪。《婚姻法》规定禁止家庭成员间的虐待和遗弃。遗弃罪侵犯的客体是被害人在家庭成员中的平等权利。对象只限于年老、年幼、患病或者其他没有独立生活能力的家庭成员。具有以下情形的:应认为负有扶养的权利义务关系:由法律上不负有抚养义务抚养成人的人,对抚养人应负有赡养扶助义务。在长期生活中互相形成的道义上的抚养关系,对于这种赡养扶助关系,应予确认和保护。《中华人民共和国老年人权益保障法》:赡养人是指老年的子女以及其他依法负有赡养义务的人。赡养人的配偶应当协助赡养人履行赡养义务。韩俊秀的母亲在女儿、女婿家中操持家务、照顾孩子六年多,任劳任怨、积劳成疾。因此刘文贵不论是否是赡养人的配偶都负有道义上的赡养扶助的义务。岳母做不动时就无情遗弃,这还有天理吗?刘文贵不仅不赡养,还殴打岳母致轻伤,把岳母赶出家门,情节非常恶劣,以故意伤害定罪应当判处实刑而不是缓刑。刘文贵还侵占夫妻共同共有的夫妻财产,并以离婚相要挟不让妻子去看望母亲,不准妻子拿家中的钱接济母亲,逼妻子不管不顾母亲,致使岳母被饿死家中,情节非常恶劣,因此应当被定遗弃罪的是刘文贵而不是韩俊秀。不论韩俊秀是否有独立生存能力,在夫妻关系存续期间的婚后所有财产都是夫妻共同财产,刘文贵依法应当拿出共同共有财产的一半给妻子尽赡养义务,有什么权利侵占妻子应有的财产?韩俊秀没有独立生存能力,无力扶养母亲,把母亲托付给叔叔照顾,没想到叔叔竟然不管她母亲的死活,并没有遗弃母亲的主观故意,怎能构成遗弃罪,她的行为不符合遗弃罪的构成要件。她的母亲养了一个亳无生存能力、要依赖别人才能生存下去的女儿,这究竟是谁的过错?教育子女其实分数、成绩都不重要,品质、独立生存能力才最重要。如果养的孩子是败家子,甚至走上违法犯罪的道路被判死刑,那就白养了。没有独立能力就没有家庭地位,导致韩俊秀无力抚养母亲,这是她的悲哀,也是她母亲的悲哀。”

  韩俊山向法院递交了辩护词,法院要求检查院补充侦查。检查院对刘文贵提起了公诉,法院经审理后认定,韩俊秀犯遗弃罪,酌情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刘文贵为遗弃罪共犯,鉴于他有一双儿女需要抚养,判处有期徒刑一年,缓刑一年。(来自天涯社区客户端)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