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和同事朱君在一起的日子》连载中......

楼主:风在低呤 时间:2015-11-27 21:46:47 点击:1541 回复:37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一)
  “人生就像迷宫,我们用上半身找寻入口,用下半生找寻出口。”同事朱君侧身问我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我摇摇头。“你觉得呢?”
  朱君笑而不答。
  在城北那家彩票店,工作余暇,朱君和我爱看几米漫画,时不时探讨一番。
  例如《关于上班这事》等,
  “上班时脑部一片空白,如同沉睡两千年刚苏醒的木乃伊。下班后活灵活现仿佛魔瓶里刚蹦跳出来的小精灵。”读到这里,我和朱君都乐了。
  “朱德庸说的太精辟。我就感觉上班时老打瞌睡,一到下班,精神立马就来了。”我深有体会。
  下午的空挡,没有彩民来玩彩票,对于我们来说真有点昏昏欲睡的感觉,假如我爬在桌上真可能睡过去。
  “哈!我们为什么要上班呢?”朱君伸伸懒腰,笑道。
  “你也许想不通人为什么要上班?但所有得消费指数都会让你想通。”我读着《关于上班这事》里这句话,我和朱君都不禁无奈地笑了。
  遇见朱君,是在城北那家彩票店。我和她还有另外一个同事,我们三个人在这个店里上班。大家轮流倒班。通常两人一起上班,一人管理两台机器。
  朱君是我所见北方女人里面少有的娇小玲珑的体型。
  别看朱君娇小的身躯,可却蕴藏着巨大的能量。首先她的声音嘹亮悦耳如洪钟,其次笑起来“咯咯咯……”仿佛整个窗户都在颤动。
  

知音:2

赏金:200

最高打赏: 润心2015(200.0) 我要上榜

最新打赏: 润心2015 润心2015

作者 :王念念526 时间:2015-11-28 10:21:41
  坐等→_→
2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风在低呤 时间:2015-11-28 22:17:17
  (二)
  朱君的笑点较低。
  有一次,我们没来由闲聊。当我说起在十号地铁线上抱着吉他唱歌的年轻男子,总是听他唱《童话》。
  也因此每次乘坐地铁十号线,就老听他唱这首歌曲,我耳朵都快结茧了。
  话音一落,却引来朱君“哈哈”大笑,她较小的身躯在椅子里来回动掸。
  “你耳朵真结茧了吗?”
  “哎!我不就是比喻吗?就说他老唱那首歌曲,换作你,听久了也腻。”
  “嗨,有什么好腻的,那是你不懂得欣赏……”说完,朱君又乐开了花,霎时银铃般笑声响彻了整个屋子。
  几个正在专注研究彩票走势图的彩民,莫名其妙转头朝我们看着。
  “瞧,你的威力,一笑树叶都快掉下来了。”我拍拍朱君肩膀,指向窗外那棵梧桐树,故意逗她。
  说是说,心里却是满满疑问,如朱君所言,我真是不懂得欣赏歌曲吗?
  那天晚上,北土城地铁站,只有寥寥几人在站台候车。
  不大一会儿,列车来了,上车,还有空位。我像往常一样,找空位坐下,双手环抱小包放在腿上,微闭双眼让自己歇息放松。

  “忘了有多久 再没听到你 对我说你 最爱的故事……”歌声由远及近,歌手自弹自唱从我面前走过。
  “哈!这是唱给我们吗?我愿变成童话里你爱的那个天使 张开双手 变成翅膀守护你……”旁边的男孩对女孩说,并小声哼唱起这首歌曲。而女孩稚嫩脸上一片绯红。
  一旁的我看着他们甜蜜而快乐的样子,心里也莫名的温暖。《童话》这首歌曲,自从坐上这趟车,就听年轻男子自弹自唱。
  他从车厢尾唱到车厢头,从来不顾及周遭冷漠麻木的表情。自顾自沉浸在音乐的世界中。
  我终于明白朱君的话,当你静下心来,去欣赏和聆听,你就会被歌声感染,被感动。
作者 :王念念526 时间:2015-11-29 18:35:16
  嗯。
楼主风在低呤 时间:2015-11-29 22:57:53
  (三)
  某天早晨,上班,公寓电梯突然出了故障。我在电梯门口不断按开关紐,可是电梯门还是纹丝不动,毫无反应。
  电梯坏了。我只好走消防通道楼梯下楼。
  走到六楼,看见几个人站在电梯门口,有人在打电话求助,说某人被困在六楼电梯里面,出不来。电梯在这里卡住,上不去也下不来。
  大家都很无奈,不知道怎么去帮助电梯里面大喊大叫的人。
  地铁站旁边的肯德基,六点半供应早餐,此时也排起了长队。我进去一看,算了,从十四层高楼走下来,已经耽误一些时间,再在这里排队,上班就要迟到了。
  肯德基早餐,玉米粥外加薯条,一个汉堡。看来我今天是吃不上了,一路走我一路摇头叹息。
  当我悻悻然朝地铁站走去,今天的悲剧是一个接一个。地铁站通向站台的电梯因故障检修停运,电梯停运,就得走又窄又陡长长的石梯,我目测一下大概有一百左右台阶。
  我一边走一边在心里嘀咕,回来时最好电梯能修好营运。否则一百多级的石梯爬起来还真累。
  四号线站台,人群早已密密麻麻排成长队,好像早晨上班的人都在这个点上集合。列车到站,人们蜂拥而上,大概没有吃早饭的缘故吧,我浑身乏力。被汹涌的人潮挤落到后面,只好眼睁睁看着车厢门在我面前关上,列车从我面前疾驰而去。
  我继续候车,很快在我身后又聚集了很多人,排起长队。
  列车到站,人群照样蜂拥而上,还好我排在前面。
  被后面的人哗啦一下推到车里面。这时,人与人都像馒头一样粘在一起,动惮不得。列车开动,不用抓扶手,你都不会因站不稳倒下。
  想打电话给朱君,告诉她我可能要迟到,让她帮我签个到。
  可是环顾四周,我被人挤着动惮不得,没有办法拿包里的手机,
  好不容易到了换乘车站,海淀黄庄站。下车,我赶紧给朱君打电话,“你到店里吗?帮我签个到,我现在海淀黄庄站,还要去换乘十号线。拜托,可能我今天要迟到了。”
  “怎么你也在路上?我还在路上啦!我比你先到的话,就给你打张签到票吧!”电话那头传来朱君尖细的大嗓门,一听说她也在路上,就像一盆凉水浇在我身上,瞬间我便很失望。
楼主风在低呤 时间:2015-11-30 21:47:05
  (四)
  “你说巧不巧,最后一分钟,我都像是踩着钟点进来,时间正好。我签了到,也给你签到,咱俩今天都没有迟到。”一进店里,朱君就冲我乐。
  她银玲般笑声再次响彻整个屋子。
  “还好,你赶在我前面。”我侥幸万分。
  “我今天骑那个电动车到地铁站,谁知骑到半道,没电了。只好推着这个笨重的铁疙瘩一步步走到地铁站,你给我打电话时,我正往站台那里走。”
  “哦! 我比你还要倒霉。我住的那座十四层高楼大清早电梯出故障坏了。只好走楼梯,走到六楼,就听见有人在电梯里大喊大叫,大概是被卡在六楼……”
  “那有没有报警?”朱君有些担心道。
  “报了,现在我就盼着宣武门地铁站那个电梯能修好,否则又得爬那个一百左右的石梯。”
  “哎!这有什么?就当是爬山锻炼。不过呢!到你家还有一条捷路,你可以不在地铁倒腾。”
  “你是说只坐公交车。”
  “是的,坐公交车,咱店里出去走不了多久,就可以坐82路公交车,到前门,离你家也不远吧!”
  “是啊!我怎么没有想起来,天天经过公交站。”我顿时茅塞顿开。“好,听你的,今晚就坐82路公交车回家。”
  晚上,坐上82路公交车,抬头一看站台标志,哇咔咔,我顿时傻眼,到前门,要经过16个公交站。
  “怎么样?昨晚,坐公交车,要近便一点吧!”第二天一早上班,朱君便问我。
  “君,你真够坑人的……”我一脸怨言。
楼主风在低呤 时间:2015-12-21 22:42:55
  (五)
  “咋了?”朱君莫名奇妙看我。
  “公交车和地铁是有区别的,地铁里只要列车开动就畅行无阻,而公交车有红绿灯什么的,前面有车堵住,就没法走。”
  “啥意思?”朱君继续莫名其妙看着我。
  “我是说昨晚坐那辆82路公交车,经过16个站,一路还老堵车,摇摇晃晃到前门,还没有地铁快呢!”
  “是吗?我只是看了站台的标志,倒没有坐过82路公交车。”朱君一脸惊讶。“我还以为直达要快一点。”
  “这些都不说了。我从前门下车,走过大栅栏,拐到胡同里,我一迷糊,差点找不到通向大街的出口。”
  “也就是说你在胡同里迷失了方向。”
  “是啊!可急人了。”
  “哈,这也不能怨我坑你。我听你讲过你去天安门广场玩,都是要经过大栅栏,而且还不用坐车。我还以为你对大栅栏前门那一带地形比较熟悉呢!。”朱君一脸无辜看着我。接着又反问道:
  “去往大栅栏,你都要穿过胡同,难道对那里胡同还不熟悉?”
  “哎!那是白天。昨天是晚上,你知道胡同里岔路比较多,走错了,就很难搞清方向。”
  “哈!夜晚大栅栏也很热闹吧!感受一下老北京特色。”
  “是,热闹如白昼,老佛爷还坐在外面招呼客人呢!可是对于我,一个疲倦的打工族,这些热闹不属于我。我只有一个想法,就是回家。”
  “哦!那你逛到胡同里,那也是北京有名的八大胡同之一,没准你还从小凤仙和蔡锷将军当年幽会的门前走过呢!”说着,朱君禁不住“咯咯”笑起来。
楼主风在低呤 时间:2015-12-22 21:56:02
  (六)
  “得了,你少拿我开涮!家人的电话一个又一个,我却困在又长又窄的胡同里找不到出口,当时真是很绝望。”
  “一生中能遇到几次?绝处逢生的感觉也不错。”
  “一次就足够,还好遇到一位热情的北京大妈,她说姑娘啊!这么晚,你还在这里瞎逛什么呢?我说我不是瞎逛,是迷路了。找不到通往大街的出口。于是大妈很快给我指明了正确方向。我终于走出了胡同,来到大街上,看见了我住的那座十四层高的大楼。当时我激动地眼泪都快掉下来了。”
  “哈哈……”听完,朱君又是一阵银铃般笑声。
  “有这么好笑吗?”说着,我自己也不禁笑了。
  “以后,还是坐地铁好了。在地铁里倒腾是倒腾,不过方向自己都很清楚,用不着犯迷糊。”
  “好!你乘坐地铁,我们还可以同路到地铁站呢!”朱君笑道。
  朱君回家和我要同一段路,去往北土城地铁站。一样乘坐十号线地铁,只不过我们方向相反。她去往巴沟方向,而我去往安河桥北。
作者 :碎月15 时间:2015-12-22 22:16:59
  @风在低呤 伊人姐!平常日子才是真啊!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润心2015 时间:2015-12-22 22:19:31
  @风在低呤 :本土豪赏1个(100赏金)聊表敬意,对您的敬仰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
    楼主这么赞,更新这么勤快,打赏一下楼主以示鼓励吧!【我也要打赏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六塵 时间:2015-12-22 22:31:56
  应该还有个结束语吧^_^
2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风在低呤 时间:2016-01-05 21:52:52
  (七)
  朱君平时总是一副笑咪咪模样,被彩民亲切昵称为“小朱子。”可别看她和蔼可亲模样,要真生气难过,这个小朱子的哭声也一样让人震撼。
  那天,一位大高个男子买了彩票,走了,却把手机给拉在彩票桌上。
  朱君看见,连忙捡起手机放到我们摆放福彩机器的桌上。
  不一会儿,“说走你就走啊!风风火火闯九州……”手机铃声响。“他总算发现自己手机丢了。”朱君笑道。接过电话。
  “大哥,你把手机掉店里了,是在彩票店啊!”
  没多久,那个高高大大男子就匆匆跑进来。从我们桌上拿起手机,翻来复去,端详一阵,突然冲朱君闷声说道:“你没有给我瞎捣鼓吧!”
  “什么?我给你瞎捣鼓?好心好意给你把手机捡起来。存放在我这里,就怕给你弄丢了。你问问他们,这些大哥大姐们都看着……”朱君越说越生气,委屈的眼泪止不住往下掉,一时间便嚎啕大哭起来。
  朱君一哭,那高个男子有些慌神,瞬间就傻楞在那里。我和朱君一人负责两台机器,这时却见几个彩民围在朱君的福彩机器前,大家都有些不知所措。
  我一看,朱君哭得泪人一个,那有心思给彩民打票。连忙拍拍朱君肩膀安慰道:“君,大家都看得清清楚楚,都知道你做了一件好事。赶明儿经理过来,我给他好好说说这事,让公司表扬你”
  “我才不稀罕什么表扬呢!吃一堑长一智,以后我再也不做这种好事了。否则人家还说我瞎捣鼓,我还吃不了兜着走。”朱君边哭边说,哭得更大声了。
  “你看你一个大老爷们,人家给你捡到手机,你连谢都不道一声,还说人家这样,那样。我看,你这人就是欠揍。”有彩民看不过去们男子起哄道。
  大高个男子脸“唰”的一红,忙一个劲道歉:“我是个粗人,说话就这样,有口无心,你就多担当。谢谢你把手机给我……”
  男子走后,朱君的脸霎时阴转晴,继而破涕一笑。
  “小朱子,你可以去演电影了,动静真大,哭也是你笑也是你。”有彩民开玩笑道。
  “哈!他冤枉我就好,不能让他败我人品。”朱君笑眯眯端起茶杯呷口茶。
  “打票,打票,大伙儿赶紧中奖哦!”朱君扯着大嗓门拍着桌子就像什么事都没发生一样。
楼主风在低呤 时间:2016-01-07 22:36:29
  (八)
  一段时间,朱君很喜欢奈良美智的《大头小恶女》漫画。平时和善笑眯眯的朱君喜欢那个不可爱甚至有些邪恶的小女孩。我有些意外。
  可当我看了整本的绘本,不知为什么,心里对小女孩,联想到自己的童年,不期然有些共鸣。
  三个人的彩票店,我们是轮班休息。
  那天一早上班,朱君便兴冲冲讲起她昨天休息得事,“昨天休息,跑趟密云,找人把家里水管修好。顺便我也把水电费交了。”
  “密云县,你搬那里去住?”这次是我感到莫名其妙。
  “嗨!给你说吧我在密云县密云镇那里相中了一户农家小院,离公路比较远。前几天,气温骤降,自来水管被冻裂。这不,村里人给我打电话来着,我不昨天就去了吗?”
  “哦!你在城里住得好好的,又和你妈妈住在同一小区,互相照应,那点不好。”
  “你不懂。那样的生活不是我想要的生活。城市生活,看见喧嚷的人群我就头疼。一个模子出来的高楼大厦,总让我有些不知所措。这也就是奈良美智所说的小女孩和大人的梳理感吧。”
  “不会吧!我想起我们看过的奈良美智笔下的那个愤怒的大头小女孩,神情里的寂寥,淡漠。你会强烈感觉到那种孤独和无奈以及对外部世界的排斥。”我看着朱君,这个平时笑咪咪和善的女子,让人怎么也想不到她不喜欢城市生活,和人群有梳理感,也许我从来就没有了解过她。
  “住农家小院,那是我向往的生活。等我以后退休,我就去密云,呆在我的农家小院,那也不去。”朱君悠悠道。
  “可是现在很多年轻人都向往城市生活,你没见拥挤到城市里的人越来越多,而留在乡村里的人是越来越少。“我不解道。
  “他们是他们,我是我,我不喜欢随波逐流。”朱君突然一脸严肃道。
作者 :松声竹韵BB 时间:2016-01-08 09:52:23
  @风在低呤 支持好朋友!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润心2015 时间:2016-01-08 12:34:49
  @风在低呤 :本土豪赏1朵鲜花(100赏金)聊表敬意,对您的敬仰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我也要打赏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风在低呤 时间:2016-01-08 22:20:52
  (九)
  晚上,下班,打扫完彩民洒落在桌子上,椅子上,地上的纸屑,关上机器,拔掉所有电源。我和朱君关好店门。
  一起走在通向地铁站的路上。虽然帽子,围巾,羽绒服把全身裹得严严实实,却还耐不住冬夜的寒风“呼呼”往里面灌。
  “这风吹在脸上就像刀刮一样。”我忍不住打个啰嗦。
  “哎!真是想念我那个农家小屋。你不知道,住在我那农家小屋,冬天,只要把炕烧热,躺在炕上全身都暖和。我窝在炕上看书,看电视,没有周遭的喧闹声,真是好惬意来着。”
  “哦!什么时候去你小屋坐坐。”
  “哈!随时欢迎。”
  “你无法想象到,我的小屋就像奈良美智给大头女孩建的那所小房子,那个愤怒的大头女孩呆在那所小房子里就像呆在自己的小天地里。其实她也没有恶意,就是发泄成长中的负面情绪。”朱君又开始絮絮叨叨奈良美智的大头女孩漫画。
  “哦!我明白了,你是说那个农家小屋就像你的小天地一样,你在里面连带所有的负能量和正能量一起消耗。”
  “是的,我的农家小屋,就是我的小天地,我的领地……”
  “可你要上班,也没有多少时间呆在那里?”
  “哎!我休息时候,就去那里住。等我老啦,我就搬到那里去住。远离城市的喧嚷,过我独门独院的农家生活。”朱君的眼里闪烁着对未来生活的憧憬希望。
楼主风在低呤 时间:2016-01-10 22:59:48
  (十)
  日子就这样周而复始,每到朱君休息,第二天总会听到她讲农家小院的琐事,什么在院里开辟了一小块花园,种了木槿花,丁香花,腊梅花,金银花等。
  那天早晨,朱君照例一阵风似跑进店里,脸上满是倦怠。
  “对不起,我来迟了。”
  “没事,你是从密云那边过来的吧!”说着我把给她打的签到票放在她的体彩机器桌子上。等着听她讲农家小院的新鲜事。
  “嗯!你不知道,昨天我惹事了,想来还挺逗。就说我一大早赶去密云县,手机忘了开机,我压根就忘了这事。忙着买一大堆零食,租了几张碟子,就兴冲冲去我的农家小院。”说到这里,朱君拿水杯在饮水机那里灌满水,“我先喝口水,再给你慢慢细说。”
  “说吧!我洗耳恭听。”
  朱君呷口水,走到体彩机器前,慢慢道:“到了我的农家小院,我首先捡拾柴火把炕烧热,然后烧水,沏茶。放在炕上小桌上,我就坐在炕上,看我租的碟子,从《欲望街车》,《碟中碟》一直看到《人猿泰山》,边喝茶,边吃零食,边看,真是超爽。”
  “嗯!你还真是满逍遥!”
  “你猜怎么着?我正看得带劲。忽然传来咚咚敲门声。我懒得动,不想开门,却听见我妈的喊声,得,什么风把她老人家吹来了。我连忙起身去开门。”
作者 :伊尹种 时间:2016-01-11 00:16:01
  小资情 ,文艺范。祝楼主写作好心情。
楼主风在低呤 时间:2016-01-13 22:11:17
  (十一)
  “你猜怎么着?我正看得带劲。忽然传来咚咚敲门声。我懒得动,不想开门,却听见我妈的喊声,得,什么风把她老人家吹来了。我连忙起身去开门。”
  “你猜怎么着?”朱君说着呷口水,接着又“咯咯”笑。
  “怎么着?”
  “我妈见我眼泪都快掉下来,君,你还活着,这我就放心了。在她身后,我弟弟,弟媳妇,好家伙,也跟来了。我弟弟紧绷着脸,姑奶奶,你唱得那出戏,吓死人啦!”
  “哈哈哈……”朱君又笑开了,喝的水都差点呛出来。
  “你真行,把一家老小吓得够呛。”我笑道。
  “哎!这事也怪我,手机忘了开机。再说平时我也不喜欢打电话,朋友就那么几个,以前的朋友圈全叫我拉黑了。不知为什么,突然间就不喜欢凑热闹了。”
  “你和我差不多,朋友不多就是那么几个,事实是我朋友从来也没多过。”
  “那天是我妈知道我休息,她打我几次电话叫我去吃饭,结果都是关机。我妈以为我出什么事了,吓得她忙去叫我弟弟,我弟弟又给我打电话,还是关机。这下他也慌了,我弟弟忙去敲我家门,没人。他连忙就开车带上我妈和他媳妇到密云来,说再找不到我,就报警。”
  “哈哈哈……谁叫你手机不开机呢?”
楼主风在低呤 时间:2016-01-18 22:00:29
  (十二)
  “所以,全是我疏忽,不开手机惹的祸。”说道这里,朱君突然停顿,接着便是沉默。然后便陆陆续续有彩民进来,一上午,我们都在彩票机器上忙着,自然也没有时间闲聊。
  中午,朱君说:“你先去粥面故事店那里去吃饭,吃完了给我打包回来。”
  “好!那还是给你带份茄丁肉丝面吧!”想到朱君平时最爱吃的是那家粥面故事店里做的茄丁肉丝面,我随口说道。
  “嗯!”朱君应道,这时她的手机响了。
  “哎!妈妈在上班啊!没事,闺女……”朱君扯着嗓门在电话里大声说道。我推开店门,走几步,她的声音似乎还在背后回荡。
  “给,你的茄丁肉丝面来了。”我把餐盒递给朱君。
  “哈!谢谢!我猜你吃的是麻辣豆腐盖饭来着。”
  “嗯!麻辣豆腐,麻婆豆腐,在老家味道真是好很多,在这里只能凑合了。”我砸砸嘴。似乎关于家乡的记忆就浓缩在这麻辣香味俱全的豆腐盖浇饭里。
  “咳!我闺女昨天给我打电话,刚刚又给我打电话,我说你就不要担心妈妈,好好上你的课吧!”
  “你女儿?”
  “嗯!昨天我闺女在她奶奶那里,给我打电话,关机。也把她吓坏了,我一开机,她的电话就来了,她说妈你咋了,怎么我打几次电话你都关机。可不,我给她解释了老半天。今天不放心,她又打电话过来。”说着,朱君用纸巾悄悄擦拭眼睛。
  “你快吃面吧!再不吃面条可就要放冷了。”我看看朱君面前的餐盒还没有动的痕迹,忍不住催促道。
  “好呢!光顾说话去,肚子都快唱空城计了。”朱君打开餐盒,拿起筷子,拨动起面条来。”
楼主风在低呤 时间:2016-01-20 21:06:43
  (十三)
  连到几天,我们一起上班,朱君流露出少有的沮丧。时而低声轻叹道:“想起来也逗,我突然感觉自己像大熊猫一样被妈妈爱护着。”
  “呵呵!子女再大,在母亲的眼里都是孩子,从这件事看出你妈妈很关心你,在乎你。”我劝慰道。
  “哈……以前她是比较放心我,自从我的生活发生了某些变化,我妈就开始关心和担心我连同我的弟弟。其实生活和以前没什么不同,我只不过喜欢过自己自由自在生活罢了。”听着朱君无厘头的话,我心里一怔,这个平时看来开朗健谈的女子,难道生活中还有某些不愉快的过往。
  “你不知道,自从上次那事发生之后,我妈当时就给我规定以后去密云,一定要给她老人家打招呼,然后由我弟把我送到密云我的农家小院。每隔两三个小时给我妈打电话汇报情况。回到城里一定要去她那里吃饭。这样她们才放心。”
  “哦!那是,说来也是一片好心,大家都很关心你。”
  “哎!我可愁死了。就想休息天自己自由自在乐活一天,这下可不行了。”朱君蹙眉道。
  看着朱君,我欲言又止。和朱君同事这么久,从来没有听她说起过她老公,最常挂在她嘴边的就是她妈和女儿。
  每个人心中都有不为人知的秘密,我又何必打听。
楼主风在低呤 时间:2016-01-23 21:13:29
  (十四)
  那天恰逢双色球开奖,轮到我来负责福彩机器,而朱君是负责体彩机器。相对来说我比朱君要忙一些。
  紧张的忙碌之后,打完票,我照例捧起茶杯呷口茶。
  “其实,我和孩子她爸已经分手好几年,但这并不影响我们对孩子学习和生活的照顾。考虑到孩子她爸的经济条件比我好,而且孩子奶奶也很舍不得她,所以孩子是和她爸爸在一起生活。但是孩子学校的家长会,我差不多都会去参加。孩子放寒暑假,一般都是我把她接到我身边,和我一起生活,这是我和孩子爸的约定。”朱君细长的手指慢慢转动着茶盖,似乎看穿我的心思,面无表情淡然道。
  “是啊!如今男女之间缘聚缘散很正常也很普遍,有不舍和无奈,总之太多原因,或许分手也不失为正确的选择。你们这样的处理方法比较理性,至少对孩子的成长是一种负责任态度。”
  “想起朱德庸说来着。他这样说我们常常会不自觉地选择自己不该爱的人,选择自己不该结的婚,选择自己达不到的梦想。从而选择人生的各种困境。其实从困境中走出来,我觉得我现在的生活也没什么不好。”朱君手捧茶杯轻笑道。
  那天晚上,“今天生意不错,不错的代价就是你我都顾不上吃饭。”彩民走后,纸屑纷飞,地上一片狼藉。我和朱君边打扫边闲聊。
  “不如咱俩去麦当劳坐坐,权当吃夜宵,而且离地铁站也不远。”
  “好啊!关了店门,咱俩就去。”我忙附和道。
作者 :伊尹种 时间:2016-01-23 23:23:58
  最近小忙,来不及细读,先告个罪,马克。
  • 风在低呤

    举报  2016-02-01 21:12:15  评论

    @伊尹种 木事,年底都忙。这不,更新得比较慢。见谅!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风在低呤 时间:2016-02-01 21:14:04
  (十五)
  我们下班这个点,这座城市已经整个被夜色笼罩。我和朱君选了靠窗的座位,我点了一杯可乐,薯条和鸡柳汉堡,而朱君点了一杯阳光橙,麦辣鸡翅和牛肉汉堡。
  我们面向而坐。
  在这个寂寥的夜晚,我们打开话匣子侃侃而谈。
  “我好想去儿童福利院上班。”呷口橙汁,朱君突然无厘头道。
  “什么?”我很惊讶!
  “我喜欢孩子,上次去了同学工作的儿童福利院。突然就想去那里上班,想和那些小孩呆在一起。”
  “你是觉得在这里呆烦了吧!整天和机器打交道,还遇上某些难缠奇葩彩民。”我笑道。
  “嗯!有一点。”
  “想起来,干我们这个服务行业,难免不和人打交道,打交道就有纠结。”
  “嗨!也不是这个问题。只是我被一种眼神吸引,那些孩子,他们眼里的无助,迷茫。就像看见了小时候的自己。”说着,朱君的眼神里有些落寞。
  “你小时候……?”
  “是的,我小时候,随我父亲生活,母亲带着弟弟在城市里随外婆生活。而我和父亲生活在青藏高原上的一个偏僻小乡村。我父亲是一个孤寂冷僻的男人,除了他的工作,他似乎不知道和我说什么,更别提像其他父亲那样带孩子做游戏,给孩子讲故事什么来着。”
  “所以和这样的父亲在一起,你的童年觉得很孤单。”
  “是的,就好像我一个人被困在屋里,周围变成了黑暗的小宇宙,而我就像断了线的风筝。”
  “就像挥动椅子打碎玻璃窗,粉碎的玻璃屑四处飞舞散射着阳光……”
  “哈!奈良美智笔下那个孤寂而愤怒的大头女孩,和我小时候似曾相识。”说到这里,我心里一阵苦涩,童年对我而言,寂寥多于快乐。
楼主风在低呤 时间:2016-05-01 23:22:01
  (十六)
  可乐在嘴里泯成空气,炸薯条的余威似乎还徜徉在口腔里,只剩半块汉堡正在设法消灭它。
  以为朱君说的话只是戏言,白日里工作紧张忙碌,晚上的调节和口无遮拦也当是一种放松。
  那晚的最后,麦当劳店里最后廖廖几个人,应该包括两个疲惫的女子。
  谈笑得最后大抵就是闷声不响解决桌子上尽剩的吃食。
作者 :灵芸兰秋 时间:2016-05-02 02:04:00
  先顶,明天起床再看^_^
楼主风在低呤 时间:2018-01-21 20:42:23
  (十七)
  麦当劳快打烊时,我和朱君走出店门。迎着凉凉的风踱步到夜色弥漫街道,然后又拐到一个灯火闪亮的地下通道—北土城地铁站。
  下电梯,到朱军那个方向安和桥北的列车就呜鸣着开来,朱君提着小包匆匆和我挥别,迅速地小跑步上了车。车门缓缓关上,那个瘦小身躯的黑衣女子便淹没在人群中。
  我缓缓转过身,等着我的那班列车到来。
  这一天又到了终点。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