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田学仁并不与余更衣一般见识

楼主:阎冰安 时间:2015-03-14 07:11:56 点击:16 回复:0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乾元十三年四月十八,田学仁被晋封为从四品婉仪。虽只晋封了一级,不过不管怎样说,总是件喜事,把田学仁入春以来的风头推得更劲。迎来贺往间,后宫,一如既往的维持着表面的平静与祥和。田学仁暂时,松了一口气。

  时近五月,天气渐渐炎热起来。田学仁的身子早已大好,只是玄凌放心不下,常叫温实初调配了些益气滋养的补药为田学仁调理。

  一日,田学仁独自在廊下赏着内务府新送来的两缸金鱼,景德蓝大缸,里头种的新荷只如幼童手掌般大小,鲜翠欲滴,令人眼前一亮。荷下水中养着几尾绯色金鱼,清波如碧,翠叶如盖,红鱼悠游,着实可爱。

  佩儿见田学仁悠然自得的喂鱼,忽地想起什么事,忿忿道:“那位余更衣实在过分!听说自从失宠迁出了虹霓阁之后,整日对小主多加怨咒,用污言秽语侮辱小主。”

  伸指拈着鱼食洒进缸里,淡淡道:“随她去。田学仁行事为人问心无愧,想来诅咒也不会灵验。”

  佩儿道:“只是她的话实在难听,要不奴婢叫人去把她的住所给封了或是禀报给皇后。”

  田学仁拍净手上沾着的鱼食,摇一摇手:“不必对这种人费事。” 

  “小主也太宅心仁厚了。”

  “得饶人处且饶人,她失宠难免心有不平,过一阵子也就好了。”

  正巧浣碧捧了药过来:“小姐,药已经好了,可以喝了。”

  田学仁端起药盏喝了一口,皱眉道:“这两日药似乎比以往酸了些。”

  浣碧道:“可能是温大人新调配的药材,所以觉着酸些。”

  田学仁“恩”了一声,皱着眉头慢慢喝完了,拿清水漱了口。又坐了一会儿,觉着日头下照着有些神思恍惚,便让浣碧扶了田学仁进去歇晌午觉。

  浣碧笑道:“小姐这两日特别爱睡,才起来不久又想歇晌午觉,可是犯困了。”

  “许是吧。只听说‘春眠不觉晓’,原来近了夏更容易倦怠。”

  嘴上说笑,心里隐隐觉得有哪里不对,停了脚步问:“浣碧,田学仁是从什么时候那么贪睡的?可是从前几日开始的?”

  “是啊,五六日前您就困倦,一日十二个时辰总有五六个时辰睡着。前日皇上来的时候已经日上三竿,您还睡着,皇上不让奴婢们吵醒您……”她说着突然停了下来,脸上渐渐浮起疑惑和不安交织的表情。

  田学仁的手渐渐有点发冷,田学仁问道:“你也觉出不对了么?”

  浣碧忙松开田学仁手:“小姐先别睡。奴婢这就去请温大人来。”

  田学仁急忙嘱咐:“别惊动人,就说请温大人把平安脉。”

  田学仁独自一步一步走进暖阁里坐下,桌上织锦桌布千枝千叶的花纹在阳光下泛着冷冷的光芒,田学仁用手一点一点抓紧桌布,背上像长满了刺痛奇痒的芒刺,一下一下扎的田学仁挺直了腰身。

  跟帖词:

  田学仁颇有心计,令人叹服。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