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百家讲坛》PK《江海书社》

楼主:新诗日报 时间:2015-10-20 11:09:13 点击:240 回复:2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楼主新诗日报 时间:2015-10-20 11:12:15

  
作者 :一砖禅 时间:2019-03-02 19:05:14
  周良言:《致曾荣登“百家讲坛”的徐州师范大学校长徐放鸣先生的一封公开信》

  尊敬的徐校长:

  您好。今天我怀着十分焦急而又不安的心情给您写信。焦急是因为事关重大,不安是因为唯恐因焦急之心而使行文有冒昧之嫌。不管如何,我都必须向您说一些内心深处埋藏了很久的话。这些话,与一个书店,还有这个书店的主人有关。

  如果您曾经走过师大泉山校区的每个角落的话,那么您可能还记得在体育场西南角有一排低矮的平房,在平房里有一家书店,名叫江海书社,主人廖海江先生,是一位很有影响力的民间诗人。这个书店,无疑如同太平洋上的一座孤岛,沙漠里的一片绿洲,它的卓尔不群的气质,与远处庸俗喧哗的商业区形成鲜明的对比。

  大学以人文学术为立身之本,如果您去过江海书社的话,您可以发现,里面任何一本书都有着丰富的人文内涵与深远的学术意义,绝无庸俗低俗的作品。而它也因此有着对于徐师大学子,对于徐师大颇为深远的意义。它的主人廖海江先生对于徐师大的意义,或许今天不易看出,但我相信,过了十年二十年,绝对是一个不同的局面。那时人们提及徐师大不仅要提起廖序东先生,提起您——徐放鸣先生,提起李昌集先生,提起杨亦鸣先生,提起方忠先生,他们也会很感慨提起廖海江先生。为什么要感慨,因为******他一辈子最想做的,不过是想在徐师大里面为传递人文的火种做一份贡献,让这座具有深厚人文底蕴的大学更添一分神韵。而他今天,却面临着失去这样一个机会,他无比感慨地说:“师大虽大,没有我读书的地方。”他的感慨,让人想起上个世纪三十年代的那句呼喊:“北平之大,已放不下一张平静的书桌了!”

  您的同行,先贤蔡元培先生曾说:“大学者,研究高深之学问者……循思想自由之原则,取兼容并包之主义。”因此,在蔡元培主政北大的时代,不仅有钱玄同、黄侃、刘师培这样的国学大师,还有陈独秀、胡适、鲁迅这样的思想先锋。同样,您主政的徐师大亦是群星灿烂:精通元曲的李昌集先生,中国神经语言学先驱杨亦鸣先生,台湾通俗文学研究拓荒者方忠先生,因余秋雨研究而蜚声文坛的田崇雪博士……而他们的性格,亦是别有特色,李昌集先生孤傲不群,杨亦鸣先生童心未泯,方忠先生低调谦和,田崇雪先生率性而为。而纵观这些群星及其身上的气质,似乎少了一些东西。而廖海江先生正具备了这一似乎缺失的东西,那就是草根意识和济世意识。

  这不禁让我想到了许多学长曾满怀幸福地回忆起廖海江先生曾对他们的照顾。他们在书店看书从来没受到白眼,相反倒常常享受了廖海江先生为他们让座的待遇。他们废旧的书,廖海江先生代为销售,钱从不多拿。而他平时售书的价格也极低,往往正版书籍才2~4折。这对于许多囊中羞涩的学子(包括我在内)无疑是个福音。而我们忘了,廖海江先生所得,仅够维持店面运营与基本生活开销。他的眼镜是六十年代那种硕大的黑色塑料框(相信您也戴过),而且,一条镜腿已断,用强力胶粘合而勉强使用。

  您曾经在《百家讲坛》里讲过大贤孟子的浩然正气与人格之美,吾辈听后十分钦佩。孟子有云: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济天下。如今社会,独善其身已是难之又难,更惶论兼济天下。而廖海江先生,却在默默做这件看上去颇为口号化的事。许多贫困生经常到廖海江先生那里蹭饭,廖海江先生从未白眼相加,总是笑脸相迎。还有一事颇让人钦佩,一位同学曾把自己的藏书拿出来义卖以捐助贫困生,廖先生听说后,立即拿出二百本新书予以支援。后来筹了六七百元悉数捐给贫困生,而廖先生,只是取回剩下的那部分书,之后只字未提此事。

  就是这样一个克己待人的草根诗人,今天却卷入一场与科文学院无休止的官司。具体情况本人十分了解,由于关系重大,不敢妄加评论。我只想说,同在师大的一片天空下,何必公堂对簿,兵戈相见?况且身处其间的廖海江先生处处克制,常想以和为贵,无奈社会上的一些人受唆使常以砸门、焊门、扔书种种卑劣方式妄图逼迫廖先生离开,而这一全过程,我都一一目睹,并有照片为证。如果您有时间,劳烦您稍作浏览,到时心中定会是非立判。

  徐校长,我爱徐师大。无论它如何不对,我仍然爱她,就像余光中先生说过:“我患了梅毒的母亲,我依然爱他。”由于爱之深,因而责之切,因此一位学长在数年前于五省通衢上写下《致方忠先生的一封公开信》,引来跟帖无数。据说方忠先生看完公开信后,亦是一声叹息,百感交集,说文学院毕竟有此种男儿后生可畏。今天后学如我,于事态愈演愈烈之时才敢惶恐起笔,已觉无言愧对先贤学长。王彬彬有言:太过聪明的中国作家,我虽不是作家,但毕竟算个读书人。今天提笔斗胆向您进言,亦狂言一次,让您知道今天在这种以女生居多的师范大学里,敢于犯颜直谏的热血书生毕竟还有。以您宽宏大量,相信能原谅后生之鲁莽与冲动。

  您还记不记得上次余光中与二十世纪华文文学研讨会上陈仲义先生曾试探性地问您可否批评徐师大,您当时声如洪钟毫不犹豫地回答:可以,引来台下热烈掌声。当时您的风范让吾辈叹为观止。希望您能秉承一贯兼容并包海纳百川的气度,接纳一介书生不成熟的浅见,也同时希望您能与科文学院加强沟通,使科文学院与廖先生达成谅解,不必争个你死我活。而您则是化干戈为玉帛的中坚力量,居功必然至伟。

  如蒙不弃,您可以在晚上闲暇之余屈尊去江海书社视察一下,您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

  闲言碎语,看似不成体统,胡言乱语,实说一片真心,期待着您的回音。

  即颂

  师大学子:周良言 2008年4月22日上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