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研一女生VS大学校长(江苏师范大学校长:徐放鸣)

楼主:屁诗歌运动 时间:2015-12-29 21:29:05 点击:3724 回复:4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楼主屁诗歌运动 时间:2015-12-29 21:30:19

  
作者 :搬砖妹 时间:2017-08-22 09:54:39
  江海书社生锈的铁门
  作者:丹丹

  好久都没消息了
  最后一次去校园的时候
  特地去了一趟书店
  可是生锈的铁门
  让人荒凉到脚底
  甚至都没有回家的感觉了

  2010-9-14 18:35:53
作者 :一砖禅 时间:2018-12-12 10:37:35
  
作者 :砖粉 时间:2019-02-16 16:58:11
  一个研一女生给徐州师范大学校长徐放鸣的一封信
  59671 次点击
  398 个回复
  2008/7/6 22:23:52 发布在 凯迪社区 > 猫眼看人

  尊敬的校长先生:
  非到万不得已的境况,我绝对不会给您写这封信!
  相信关于江海书店的事,您多多少少知道了些,在此就不赘述。我的态度是明确的,那就是坚定地支持江海书店!
  我与书店店主廖海江先生无甚交往,亦不是常在江海中走动之人,可以说是江海书店的旁观者和局外人,与其没有任何的利害关系。虽然如此,几天前刚从友人处听知了此事,仍是万分地遗憾。及至现在,随着事态的向恶的进行,热血沸腾,义愤填膺。非但是我,任何一个听知了此事的学子,只要他对精神对智识还存着向往的心,都有着莫大的愤慨。事实也确然如是,这件事已经产生了不小的影响。没有谁唆导,也没有谁指使,皆凭着一颗良善的和追寻的心。所谓的民声、民意大抵如是。然而不幸,那些人闭塞了视听,一意孤行。
  有必要介绍一下江海书店。了解江海的人都知道,它已经不仅仅是个书店的名字,它首先是一群人。这群人,不论年龄、性别、学历,在日益物欲和喧嚣的校园里坚定地守望着梦想,并以赤子的纯洁的心,热烈地追求。从政治、经济、法律到哲学、文学、心理学,从路边衣衫褴褛的捡垃圾的老人,到国家的最高领导人,几乎社会生活的各个方面都在他们的交谈范围之内。之中,既有对社会丑陋的强烈的怒斥,公平正义的热切的吁求,也有对弱小者的平等式的怜悯,对强势的不妥协的反抗。这是当今社会所罕有的一种精神,正是这样的一种精神,促成了人类社会的一次次进步。所以我之力挺江海,不是力挺廖以及廖的书店,我所力挺的是一种精神。目前不敢拿江海中人跟人类历史上群星相比,但是谁又敢断然否定,二十、三十年后,他们中不会出现一位波德莱尔、艾略特、陀思妥耶夫斯基?即使可能性微乎其微,总还有希望。即使实在遗憾得很,没有产生什么有影响的人物,至少对于他们本人来说,每个人因为曾在江海,曾梦想信仰过,这一生便不会甘于做一个平庸的、无趣味的人。看看常在江海中走动的诗人们吧,现实生活中,他们一个个柔弱而又安静,善良而又纯洁,对谁都无意去伤害,对谁都构不成威胁。即使给校长您写信,提出自己合理的请求,他们也是怀着忐忑的、不安的心情。在我看来,那些信相当的委婉、柔和。不是他们没有勇气,不是他们懦怯,是他们太真诚、太单纯,太不愿意与母校发生什么冲突,于是就独自地忍耐着,然而却被母校深深地伤害了,确切地说,是被在母校中掌握着一些权势的人伤害了。
  我在这个学校已经生活了五年,在这五年里,不见师资力量的明显的改善,不见科研成果的独到创新,不见精神生活的令人鼓舞的气象,供物质消费的发廊、服饰店、化装品店却一个接一个地开张门户,喧嚣尘上,现在又出现了什么商业街,学校终于英勇地把自己装扮成了妓女,倚在自家门槛上,向着一切唯钱是的社会,频送秋波、骚首弄姿,作出种种媚俗姿态,惟恐他人不知道自己已经同流合污了。真是荒谬得很!有一条永恒的真理,过度的物质的享受势必引来极度的精神的匮乏。一座学校,若遍处行走的是没有理想没有信仰没有抱负的学生,那么这个学校离彻底的覆灭已经不远了。遗憾的是,我已经闻到了这个味道,越来越浓厚,竟至于产生了迫切逃离的渴望。不是为自己,是为那一张张没有自制力的物欲膨胀的却年轻稚嫩的脸庞。然而也许是我过于激愤,所以才如此悲观。但是这样地悲观,是因为热爱,谁个孩子不希望自己的母亲是庄严的、智识的妇人?说出来,是还怀有希望,期冀着改观。如若冒犯,向校长先生道歉。
  还是回到江海书店。虽然明知了一些事情,但是就是接受不了为什么师大迎进来一个个供物质消费的店铺,偏偏就容纳不了一个小小的安静的书店,偏偏非要把它赶走。纵使是后勤利益与社会挂钩一类的规策使然,终不至于到了完全无视精神的存在的地步?若然,这个学校便永远只是一个随波逐流的、媚俗的、末流的、培养不出伟大的人物、也收留不住伟大人物的学校。借用郁达夫先生的话,一个没有书店的学校不成其为学校,一个有了唯一的书店又将其驱逐的学校,是没有希望的学校。况且,江海书店,又是一个特别的书店,不但活跃着那么一群人,那么一种精神,书店的店主廖海江先生又是这样的一群人,这样的一种精神的中坚。他书店的门户向所有理想着的、信仰着的、追求着的学子们洞开。有时候觉得江海也许就是师大的契机。历史的发展终然遵循着一定的规律,但局部的往往是由一些偶然的事件决定,江海就是这样的偶然,倘若学校能够珍惜它,走向全国不是没有指望。
  然而现在,师大正在失去它。且看某些人的行为!:
  一边明里与廖海江先生打着官司,一边暗里唆使社会上的人到店里撬门、锁门、焊门、砸锁、扔书,使经营不得正常进行。总之是使用种种手段,来达到自己的目的。而这后一种行为,与强盗、匪徒何异?也许比强盗、匪徒还不如,因为他们所袭击的是一个书店,一个人文知识蕴藉丰富的书店。经济利益的面前,精神竟被糟蹋到如此地步!而从理性上看,单就法律来讲,稍微懂点法律知识的人,一眼便知那些行为的性质。堂堂一所大学,竟然允许此等事情的发生,可悲可叹!荒唐的是,它竟然就发生在徐师大,我的母校徐师大,这让我如坐针毡。请校长想想,这事要是广泛地传出去的话,有多少身置其中的学子还有安全感,有多少打算报考本校的学子鄙夷着却步?不去唾弃它,诅咒它,便是大幸。而若真要发展到那种地步,谁将是徐师大的罪人?
  徐师大的形象正受着毁损,这是不容置疑的事实!
  从此一方面来说,这起事件不但但是江海书店的事件,这是有关学校形象、学校声誉的事件,这才是我真正的忧虑、愤慨之所在。老鼠屎与粥的联喻众人皆知,校外人士当然不说是某某人的行为,而只会指责徐州师范大学这一整体,以及带领着这一整体的领导。为学校发展计,为千百万个学子计,无论那场官司有着怎样的纠葛和蹊跷,请校长您谨慎裁度。若学校连自己的形象荣誉都不顾了,我们这些学子何言去热爱她珍惜她,何言去尊敬她?向一个小小的书店退让,这不是失了面子,辱了尊严,这是大度是风范,是一个学校的希望。
  校长先生,首先您是我们千万学子的校长,其次您才是某些人的上司。那些无权势无金钱的孩子,为了保住精神的交流地,在这个学校,除了向您求助,还能向谁开口?无论如何,请您抽出一点时间过问此事,也许明天那些人又要撬门,又要砸锁,又要摔书,届时会有更多的人知道此事,学校的形象将进一步遭到毁损。
  有信仰有梦想的学子需要江海书店!学校需要江海书店!
  我,金铃,不过师大一小小女生,无职衔无官位,纵然,却有言说的权利。写这封信,不过在使用我的正当的权利而已。我要喊出自己的声音,让校长听到。
  之所以站出来说话,无它企图,本着一颗赤子的热忱的心。这颗心,热爱师大,热爱崇高和伟大,热爱知识和智慧。倘若这样的一颗心有错的话,我愿意为今天的冒犯之辞道歉。
  以真、善、美的名义向校长先生致敬!

  金 铃
  2008年5月4日
作者 :民间鲁迅诗歌奖 时间:2019-02-18 11:03:32
  d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