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江海书社事件”赞

楼主:东昏海鳞kb 时间:2018-10-21 00:38:36 点击:36 回复:16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自从轩辕立国,炎黄合流,燧氏造火,仓颉造字,伏羲创易,大禹得图,及至迄今,我国共历五千余年历史,瓜瓞绵衍,长发其祥。古时已有坟典索丘,可惜失传。周有天下,怀德制礼,又命官员采集谣谚,兼治天下。后仲尼删编诗书,《诗经》遂成,掘源流觞,煌矣宏矣。
  自周至民国,及至共和国。无产级阶革命家毛润之,雄姿勃伟,命世之英。其曰:文明精神野蛮体魄,百花齐放各家争鸣。为我国社会主义新时期,及神国亿兆烝民指方立向,使我国政、经、商、艺各方事业,继续取得辉煌成就。
  唯我江海雕龙前辈,以一介书社主人,开宗立派,自成巅崖。振臂于校内,长呼于天涯,发起于微信,奔走于社会。著书立说,捧《屁经》以警世,鼓《运动》以集群。发深旨以启后世,书长诗以悯世人。创鲁奖而与腐朽争锋,联砖妹以揭露黑暗内幕。其悲天悯人之情怀,发于肺腑而震于喉咙,使听者共鸣。诗云:一兽惊百兽走,一鸟死百鸟鸣。今四海之内,五湖之中,前辈举“屁诗”大旗而呼吁。听者无不共鸣追随,闻者无不接踵景从。皇矣弘矣!如此,真诗家之幸。虽道路曲折,终前途光明。凝心聚力,虽星星之火可以燎原。振兴诗歌,岂微末芥毫而畏缩退却。诗歌大业,利在千秋。光大诗事,足慰万众心怀,而引以为平生傲事。吾属笔拙,不能尽述。革命尚未成功,同志皆当努力!

  农历戊戌年九月十三日,深夜,于谢尔菲尔德。
  狂飙诗社,东昏海鳞社长,笔书。
作者 :民间鲁迅诗歌奖 时间:2018-10-22 12:47:40
  @东昏海鳞kb 问好
作者 :民间鲁迅诗歌奖 时间:2018-10-22 12:59:52
  @东昏海鳞kb 戊戌变法
作者 :民间鲁迅诗歌奖 时间:2018-10-22 13:08:44
  
  • 东昏海鳞kb

    举报  2018-10-23 23:09:49  评论

    狂士论——再为“江海书社事件”发声 江海雕龙亦狂士耳!世人嗔其肆恣怪诞,予独爱其不羁桀骜。况乃区区书社之主人,沤沥于文艺,甘冒不韪,而屡受煎迫。宁徐师之大,难容一书社乎?其著《屁经》八十一章,宏旨深远,震聋发聩;自成巅崖,超绝今人,俨有古人遗风。其盖如接舆、巢由之属,有盆鼓而击、披发行吟之骸行。遗世高蹈,悲天悯人。其书见解犀利,管窥一豹。昔文王拘而演《周易》;仲尼厄而做《春秋》;屈原放逐,乃赋《离骚》;左丘失明,厥有《国语》;孙子膑脚,《兵法》修列;不韦迁蜀,世传《吕览》;韩非囚秦,《说难》、《孤愤》;大抵发愤嫉恶,痛彻心扉,其心可悯。惜哉!当今权贵据于要津,高品绝于寒门。青苗以径寸之茎,而掩千尺幽松。白驹鸣于幽谷,士人抱守寒庐。当今之世,非洪钟大吕不可震聋发聩,非醍醐灌顶不可解昏蒙污浊。唯我江龙雕龙前辈,超脱独醒,疾呼呐喊。 大伪斯兴,陶渊遂隐。司马篡魏,嵇阮归山。 商世昏衰,箕子佯狂。秦绝周祀,鲁连蹈海。客星馋毁,隐钓春江。持竿让相,曳尾泥涂。故曰:用舍由时,行藏在我。况怀志笃行,或没于世;抱朴守贞,潜玉不闻。古人尚且耻之。阮藉失路而怮哭,夷齐采薇而叹归欤。今我将何以自处,谁与我同归?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砖体诗 时间:2018-10-23 14:30:22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民间鲁迅诗歌奖 时间:2018-10-26 08:38:49
  
作者 :民间鲁迅诗歌奖 时间:2018-10-26 10:17:03
  狂士论——再为“江海书社事件”发声
  作者:东昏海鳞kb

  江海雕龙亦狂士耳!世人嗔其肆恣怪诞,予独爱其不羁桀骜。况乃区区书社之主人,沤沥于文艺,甘冒不韪,而屡受煎迫。宁徐师之大,难容一书社乎?其著《屁经》八十一章,宏旨深远,震聋发聩;自成巅崖,超绝今人,俨有古人遗风。盖如巢由、接舆、屈平之属,有披发行吟之骸行。遗世高蹈,悲天悯人。其书见解犀利,管窥一豹。昔文王拘而演《周易》;仲尼厄而作《春秋》;屈原放逐,乃赋《离骚》;左丘失明,厥有《国语》;孙子膑脚,《兵法》修列;不韦迁蜀,世传《吕览》;韩非囚秦,《说难》、《孤愤》;大抵发愤嫉恶,痛彻心扉,其志可嘉,其情可悯。惜哉!当今权贵据要津,高士出寒门。青苗以径寸之茎,而掩千尺幽松。白驹鸣于幽谷,士人抱守寒庐。当今之世,非洪钟大吕不可振聋发聩,非醍醐灌顶不可解昏除浊。唯我江龙雕龙前辈,超脱独醒,疾呼呐喊。大伪斯兴,陶潜遂隐。司马篡魏,嵇阮归山。商世昏衰,箕子佯狂。秦绝周祀,鲁连蹈海。客星馋毁,隐钓春江。持竿让相,曳尾泥涂。故曰:用舍由时,行藏在我。况怀志笃行,没世徒勤;抱朴守贞,潜玉不闻。古人尚且悲之。阮藉失路而怮哭,夷齐采薇而叹归欤。今我将何以自处,谁与我同归?

  2018-10-23 23:09:49
作者 :民间鲁迅诗歌奖 时间:2018-10-26 10:18:50
  
楼主东昏海鳞kb 时间:2018-11-04 16:32:00

  
楼主东昏海鳞kb 时间:2018-11-04 16:33:28

  
  
楼主东昏海鳞kb 时间:2018-11-06 08:49:18
  恶之花
  作者/东昏海鳞

  患病的诗神

  他萎靡,吐着大麻烟气。
  从长苔的床单里,
  露出砖妹的耻毛。
  没药。领奖台,水泥地太硬,我在现实碰壁。
  这又是一朵假花,引无数人参加诗赛和领奖台。
  学院派越作秀,诗神越萎靡。


  边缘人

  边缘群体,沉默群体,
  诗人——边缘的一群,沉默的一群。
  并没有中心,只有边缘;
  若有中心,也是边缘里的中心。
  诗坛很热闹,诗歌遍地开花,
  诗人如雨后春笋涌现——只是边缘的一群罢了。
  我靠写诗医治我的头痛,
  可我的写诗也产生头痛。
  生命之树在水泥地凋零,工业之花在混凝土上绚烂:
  铁皮棚是皮肤,工业区是躯体,
  钢结构是骨骼,
  石油是血液,金钱是灵魂,
  烟囱的鼻孔冒黑烟……
  吨位、利润、剩余价值、压榨……
  我弄清了我的头痛和眩晕:
  这雾霾和黄雾,水俣病。
  癌病房,一个世纪病孩哭泣。



  耻毛

  我的灵魂中最激情最疯癫的部分
  已和雕龙的耻毛结为莫逆。
  这虚弱的家伙,
  是魔鬼,但我无法抗拒他的召唤。
  在并肩战斗中,不断增加友谊。
  太过虚弱、孱弱的我们,结队
  去吮吸砖妹——这无限慈悲的圣母
  的乳汁。她圣母一样的乳汁
  将我们哺育和喂养。没有她,
  我会饥饿死掉——我太虚弱,
  枯叶砸下,我的脊梁就会碎掉,死掉。
  荒野的来风,我听到白骨砸白骨的响声,
  这是我们的荒野。


  破钟

  午夜回荡着悠长的钟声,
  出自破墙的旧钟。
  床和墙,发霉、长苔。
  这回味悠长的钟声,
  像扯摄我灵魂的幽灵,
  或许是警醒我
  “时日不多”的警钟。
  主宰波德莱尔的是忧郁和无聊,
  主宰东昏海鳞的却
  连我自己也不知道。
  这床像长苔的棺材,
  灵魂垂亡,渴望砖妹的胴体。
  我好色,但也很纯粹。
  和砖妹结成情侣,忘情亲吻,
  就在长苔的棺材里缓缓下沉,葬送。


  烟斗

  伏在桌上,看《爱伦坡》。
  作家啊,永不再醒来,
  钟摆沾血,作家在自己的梦里被杀。
  他的阴沉的烟斗,
  从前像炊烟的小茅屋,
  为晚归的猎人准备
  精神的饭食。
  灰锅盖、黑炉台、黑屋子、
  凌乱的桌子、书稿、墨和笔……
  作家已死。
  烟斗,作家的老朋友。

  腐尸

  啊,那凉夏花坛边的尸体,真美!
  它只是被蛆虫毁掉了肉体的美,
  却在我心里保存了
  深层的美、内在的美、精神的美、更纯粹的美。


  快乐的死者

  那些杀他的人,和他自己,
  倘若认为他
  真的被杀,自己真的已死,
  那就太肤浅。须知:肉体是短暂,
  精神无限永恒。


  共感
  大自然是庙宇。活的柱子在说话。
  话语里闪着五彩的光。光里有话语的香味。
  话语在柱子间回声,香味和光也在柱子间回声。
  柱子会说话,柱子有香味,香味有颜色。
  这就是共感。
  或译作:通感、谐震。波德莱尔的象征主义,
  在东昏海鳞这里变得简单。
  国内的译者水平太次,书刊新闻充满错别字,
  这些人该下地狱。可怜我还忍受了那么多年:
  畸形、残缺、丑陋的世界!

  老妓

  砖妹,向我展示
  她千疮百孔的乳房。
  她抚弄自己又老又干瘪的乳房,就像
  挤压一枚被榨干的
  老橙子。


  巴黎和忧郁

  厌恶巴黎,首先是巴黎的
  肮脏、淫乱、物欲横流。
  像泰晤士河,飘浮垃圾、纸盒、内衣、
  和男女欢会的浊液。
  沙发:亵衣、烟头、项链、祙子,晚上是她的床。
  她镶牙的钱,谁都知道是怎么花的。
  快打扮一下;如果她不去,自然会有别人去,
  阿尔伯特。
  厌恶巴黎,其次是巴黎的
  街道腐尸、潦倒的醉汉、小狗被车碾死、
  臭水沟和漂浮死鱼、喷烟的工业怪兽。
  生命在水泥地里萎靡,工业之花在混凝土里茁壮。
  厌恶巴黎,最后是巴黎的
  吨位、利润,剩余价值、压榨、
  救济金、退休金、跳楼……

  边缘人之二

  我们是边缘群体。
  那流奶油与乳酪之地,和
  常青藤和橄榄枝的富庶之地,属
  于学院派。我们是草根,
  被赶到边缘,
  荒凉的地带。我们喝黑牛奶和黑
  奶酪,我们的藤和橄榄枝、玫瑰都
  滴着黑血。
  黑牛奶,我们喝,我们喝,从早到晚喝。
作者 :民间鲁迅诗歌奖 时间:2019-05-05 16:01:48
  6
作者 :民间鲁迅诗歌奖 时间:2019-05-05 16:06:24
  
作者 :一砖禅 时间:2020-04-30 09:51:59
  
作者 :民间鲁迅诗歌奖 时间:2020-05-15 12:53:42
  《大学》
  作者:001i 回复日期:2009-03-08 22:36:57 

  我和江海雕龙虽是诗友
  却还远没到两肋插刀的地步
  我的良知也没有千里之远
  所以徐州师范怎么样
  我漠不关心 

  但是今夜
  我却怎么也平静不下来
  那心啊
  不断地抖
  抖

  假如
  我说假如
  假如我有一个女儿
  上了大学

  上了像徐州师范那样的大学
  我可要担心死了
  出门是妓女站街卖笑
  进门是污泥横飞
  在这样的环境里学习
  能学什么

  一个学生考上了大学
  那是学识
  并不代表心智
  就算能代表心智
  又如何能与
  社会上久经磨历的油条相比
  大学几年
  一不小心该怎么办
  我辛辛苦苦把她养大
  供她读书
  她就是我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轻
  重过我的
  生命 

  孩子
  大学
  这根绳子上的两只蚱蜢
  能不能
  解开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