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似水流年

楼主:木偶巫巫 时间:2015-11-26 20:02:54 点击:2210 回复:68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似水流年


  

文/木偶巫巫
  

 
  四月天的雨是妖的,空气里弥漫着霉烂的味道。
  她睡得不踏实,隐约感觉有个人一直站在她的床前。睁眼,除了没有阳光造访的灰暗,没有人的影子。楼下很嘈杂,是雨在卖弄?还是人的啜泣?真是莫名其妙的声响,在早晨,她想。
  

 
  他被停放在门口,躺在冰凉的地上,一如他生前一样的沉默。脸苍白而扭曲,嘴唇被硫酸灼去一层皮组织,张露着鲜红的颜色,像一朵畸形的罂粟。

  而恨也像那有毒的花倏地疯长起来。她恨他,从她看到他躺在那个地方开始,从她明白他已离开这个有她的世界开始。

  她出乎意料的平静,出乎意料地走向僵硬的尸体,出乎意料地在永远沉睡过去的小叔叔头上狠狠踢了两脚,出乎意料地面无表情地转身,出乎意料的撑起她那把鲜红的小伞消失在霉烂的雨水里……

  荒弃的码头,石料凌乱着。她艳红的小伞倾斜着扛在肩上,对着风来的方向。她站在潮湿的石头上,扎根似地站着,面对着不安分的河水。黝黑的河里真的有会把人拖下水的水鬼吗?她喜欢跑到河边玩,小叔叔就会唬她,说河里住着好多好多的水鬼,会出来拖那些单独到河边去的小孩儿。但她不怕,因为小叔叔会跟着她,是她的守护者。但现在他走了,抛下了他曾说过的话,不再守护她了。她就那么一动不动的盯着河水,希望诡异的水面会忽然冒出一个骷髅头骨。但没有,一直没有。从小叔叔在到他不在。

  每次玩累了,玩够了,小叔子就会抱起她放在自己的左肩上,不是骑在脖子上,而是坐在左肩上。她小小的右手会紧紧地揽住小叔子的头,左手攥紧小叔叔高举起来的一根手指。

  小叔叔问:“囡囡,小叔叔娶了媳妇,让阿婶像妈妈那样疼你好不好,天天给你做荷包蛋好不好?”
  她左手抓得更紧了些,右手抓住了小叔叔耳边的一缕头发生气地说:“不好!”
  小叔叔问:“为什么啊?囡囡生气了?”
  他以为她不喜欢他娶媳,不喜欢有人分享他给她的宠溺。
  “阿嬷做的荷包蛋最好吃,我只吃阿嬷做的。”小叔叔笑了,身体倾斜的幅度更大了一些。

  但小叔叔离开了她的世界,悄无声息的不辞而别,抛下苍白的诺言和她,所以她恨!

  
  

作者 :请君莫问 时间:2015-11-26 20:12:09
  沙发
  • 木偶巫巫

    举报  2015-11-29 18:35:57  评论

    @请君莫问 名字叫 流年,挺好的。我咋没想到呢。哈哈哈,谢谢!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请君莫问 时间:2015-11-26 20:19:22
  好伤感
作者 :请君莫问 时间:2015-11-26 20:20:08
  恨的是爱的表现
2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明静秋水 时间:2015-11-26 21:28:16
  感伤了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木偶巫巫 时间:2015-11-26 22:08:46

  
楼主木偶巫巫 时间:2015-11-26 22:13:26
  

流 年


  

文/木偶巫巫
  

 
  

   雨不知什么时候停了,她瘦瘦的小腿已没了知觉。太阳变得血红,妖得像他被毁的唇。风过,水波割碎那映在水里的血色,一块一块。她举起她唯一的也是小叔叔买给她的小红伞,把它远远的抛出,落在水面上像残阳,像他的唇。

  葬礼办的简单而冷清,因为阿嬷真的没有那么多的金钱和经历。但是全村的婆婆和公公却都来见了小叔叔最后一面。对她来说,却是极不希望的。

  等悲伤慢慢的冷却,恨却还是没有褪去!  

楼主木偶巫巫 时间:2015-11-28 08:08:26
  

流 年


  

文/木偶巫巫
  

 
  

  她偷偷把那只小雌猫带到码头。四壁秋凉,野草枯了一地,像绵延无止的忧伤。那些水里的无根浮萍也翘起了叶边,密密的被水拍到岸边贴死在黝黑的河泥上,无牵联想到十字架上受难的耶酥。

  她站在码头的乱石上一手把小雌猫抛了出去,亦如当年抛出她的伞的决绝和淡漠。她看着小雌猫的挣扎,心底涌出胜利的快感。小雌猫湿透的小小头颅不时浮出水面,场景犹如她幻想出的水鬼。

  终于,呜呜声消失了。一圈一圈的涟漪掩去了这场阴谋的蛛丝马迹,渐远,渐淡.....

  小雌猫的失踪着实让阿嬷焦急了两天。两只猫中,阿嬷顶喜欢黄色的小雌猫的。当阿嬷心急火燎的找猫的时候,她却不动声色的喂给另一只雄性小猫它所喜欢的小鱼干。

  她叫它一米,只有她叫它一米。“一米”是她的专利。阿嬷都唤着咪咪,亦如所有平凡而普通的人。

楼主木偶巫巫 时间:2015-11-29 11:18:18
  

流 年


  

文/木偶巫巫
  


  


  她少语,小叔叔去后少之又少,安静的多似午后的猫。阿嬷总会担心的看着她。她敏感的已触到阿嬷暖暖的目光,便会绽出浅浅的笑涡,向阿嬷讲述学校里的种种趣事。而阿嬷听着,微微松了心弦。可阿嬷不知道,所有的趣闻,所有的故事,她都只是个旁观者,更多的时候她是策划者,用自己的想象策划了一场彩衣娱亲的游戏。

  阿嬷会去做饭,却很少让她插手。她便会抱着一米回到阁楼上,那是她的房间。她像猫一样安静,一米如她一样的淡漠---冷眼观世,更多的时候眼皮儿都不抬一下,沉在自己的茧巢里。阿嬷喜欢那只小雌猫,是因为她比一米要活泼的多。它会时不时的缠着阿嬷,用脖颈亲昵的摩挲阿嬷的脚踝,像一个会讨人喜的孩子,而一米和她都不是缠腻的。但她知道阿嬷爱5她,实实遁遁,像棉被,总让她找到安全感和温度。


  她和一米都在沉寂(这应该是个动词),一只小兽愈加隐了声息。

  缩在教室的角落里,更多的时候她是小数点后那些可被省略的字符,那是她的领地、她的世界。她把所有的书堆到桌子上建成自己坚不可摧的碉堡。她时常趴在桌子上脸面向着里面雪白的墙壁,很少有人能发现雪白的墙壁上有或深或浅凌乱的字迹,那是她尖硬指甲的杰作。

  她左手边的座位常是空的,偶尔有想安静的同学会坐过来填补空缺,而填补的只是空座位而不是她的心。她像安静的母体,一米更像安静的母体。

  炎热的夏天她依旧穿长袖的外套,或厚或薄,不知什么时候会喷出淹没一世的荒芜.......

作者 :湮没的岁月微尘 时间:2015-11-29 11:25:28
  继续等更
作者 :请君莫问 时间:2015-11-29 12:20:03
  这个是小说啊
  • 木偶巫巫

    举报  2015-11-29 18:19:01  评论

    @请君莫问 不算小说,就是自己在絮絮叨叨说点东西而已,没有一个结局。想记录下来,等谁来给个完美的结果。
  • 木偶巫巫

    举报  2015-12-12 00:30:44  评论

    @请君莫问 想了很久,还是决定给一个结局。
2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木偶巫巫 时间:2015-11-29 18:21:59
  

流 年


  

文/木偶巫巫
  

 
  

 刚在旁边座位趴着睡觉的男生起身出了教室.外面的知了早已识趣地掩了声响.闷骚而混沌,既使没有大雨将至.这里的夏天也总是黏黏潮潮的。

  她不喜欢睡午觉--这点她和一米不同.对于太阳她总有大口大口的渴望.她喜欢搬着凳子靠着阳台的铁栏坐着,让背接受阳光炙烈的吻,却把自己的脸掩在身前黝黝的影子里。

  她挽起衣袖,拿着钢尺测量手臂上寒毛的长度:它们淡黄旺盛,像秋后离离的枯黄却末死去的野草,更像那只小雌猫身上的绒毛,也许这就说明了一切--一只猫妖。

楼主木偶巫巫 时间:2015-11-29 18:29:23
  

流 年


  

文/木偶巫巫
  

 
  

  阿嬷会摸着她的头坐在满满的阳光里娓娓道她的身世.

  "囡囡是阿嬷在垃圾堆里捡来的小黄猫咪变成的."阿嬷总是那么袒露她和她没有任何血缘关系的事实,像给她的爱坦诚,有实在的触感,亦如对瘸脚的小叔叔,只是早了十二年被领进了这个家.

  阿嬷会捧起她的手,用一根指头抬起她左手畸型的无名指,说,这是被老鼠咬的.囡囡如果不是猫咪,不是老鼠的天敌,它们是不会咬得那么狠的!在她的无名指上已找不到当年老鼠留下的罪证,但手指却畸得向一侧弯曲,像一断枯枝无形的刺痛.

  就当她的小手被老鼠啃得鲜血淋漓,就当她疼得哭出声来,阿嬷才看到这个被丢弃的小东西.但阿嬷一直肯定地说她是猫变的,就像那只被她抛到河里谋杀掉的小雌猫.她也就这样相信了.

楼主木偶巫巫 时间:2015-11-30 21:30:24
  

流 年


  

文/木偶巫巫
  

 
  

  她的小阁楼有一个朝南的窗户,窗子不大,窗框是木制的,远看像一个原木的画框.框里交替着四季流转的风景.窗下方是一张旧旧的书桌,她也不知道是什么木做的,但她喜欢,喜欢它光滑冰凉的质感,有岁月打磨过的痕迹.窗对着的墙靠着一个简陋的书架,那是小叔叔生前亲手做的.小叔叔会一些简单的木工.他说我们家囡囡长大了会有很多很多书,怎么能没有个书架呢!于是这个简陋粗糙看似单薄的书架诞生了,却承载了她所有喜欢的书.

  有阳光的时候一米就会堆在投到书桌上的那一片阳光里,阴天的时候它就会趴在书桌的一头,把自己下放到不属于夜的黑暗里......


  她坐在那把老旧的而又结实的椅子上,脸搭在桌面上对着一米假寐的脸。她知道一米并没有睡着,如她在夏日中午趴着的样子,闭着的仅仅只是眼晴。

  她确信一米在听她说话。

  “一米,你要可以变成人多好,这样就有两只猫妖了,我也就不会孤单了....” 

作者 :明静秋水 时间:2015-12-01 07:37:32
  那就叫无题吧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胡迦海韵 时间:2015-12-01 15:04:11
  @木偶巫巫 没有了 可还有
2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木偶巫巫 时间:2015-12-01 21:00:08
  

流 年


  

文/木偶巫巫
  

 
  

 高三又一次的重组,文理科被拆分。她进到了历史地理的班级。满满的人群,熟悉和陌生的脸掺杂在一起,她的脸对于所有人来说几乎就是陌生。她依然找个角落的位子,依然一个人趴在桌子上。外面所有的欢笑吵闹都与她无关。所有的人都以为她有自闭症,背后在笑着班里是否有人跟她讲超过十句话。

  12月的阳关是奢侈的,自己炽爱的热在冬日的到来少了又少。她依然不敢去面对太阳,究其原有原来是因为猫的原因。猫咪的瞳孔是不能接受太阳的直射的。她终于又一次肯定了自己的身世。

  靠后门的位子终于没人愿意呆了,她是唯一一个可以呆在那里的人。她不说话,不发表自己的意见,那就让她去吧。他们想。还好有厚实的墙壁,还好自己一直是个手凉脚凉的孩子。纵然背后有不顾一切挤进来的风,那自己就在往墙边蜷缩下好了。这就是她,心里不悲不喜,四季冰凉。

  数学老师在黑板上写着一道方程题的解题过程。她背后的风呼的变大了,门开了,她知道。转身的片刻一个影子已经坐到她旁边的空位子上,顺手悄无声息的关上了门。然后对她坐了一个嘘的动作。原来是体育课代表,一个个子瘦高的男孩子,叫宸。她淡漠的转过身,继续伏到她的城堡后面。她知道他,班里的女孩子都私下叫他全能王子。她和他及他们是分布在两个星球的生物。 


作者 :胡迦海韵 时间:2015-12-02 09:47:24
  @木偶巫巫 紧跟着
作者 :明静秋水 时间:2015-12-02 11:28:36
  似水流年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木偶巫巫 时间:2015-12-02 17:59:50
  

流 年


  

文/木偶巫巫
  

 
  

  下课铃声对她来说跟上课铃声一样不代表什么。左手的位子再一次空了下来,却留下来一张纸条:你的字很好看。蓝色的圆珠笔字迹,署名一条假寐的刀刀。她竟然没有丢掉,说不清楚的心理活动。

  模考进行了一轮又一轮。那日天晴,她的位子靠窗。玻璃过滤后的阳光,暖暖的不含任何的杂质。她提前坐在考桌前,用笔在纸上漫无目的的勾画着。前桌的男孩子突然转过椅子来,把脸搭在她的桌子上:“你的名字跟我就差一个字哎!”他在她还未抬起头的空档里拿起她的准考卡笑了,笑容跟窗外的阳光一样的明媚,侧脸像极了十八岁天空里的古越涛。

  他叫明。往后的日子里,他就开始有事没事不分场合的叫上一句姐!

  “姐,我感冒了!”他的纸条,从教室的另一端传过来。

  “恩,那你多喝水吧。”

  “姐,我好像发烧了哎!”他的纸条又一次不顾千山万水的飞了过来。

  “噢,下课去医务室看看吧”

  明的体质不算好,更迭的季节里总是跟着这些小毛小病纠缠不休。

  “姐,大头生我气了,不理我了怎么办?”大头是他的狗-乡村田园犬一只。

  “姐,我们逃课吧。大象的课我是真心听不进去的。看外面的阳光多好,不逃课简直是浪费(划掉了暴字,原来不会写暴殄天物)!”

  明的理由那么的荒诞,她竟然同意了。人生的第一次逃课。

4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木偶巫巫 时间:2015-12-07 19:22:24
  

流 年


  

文/木偶巫巫
  

 
  

  坐在双杠的上面,两腿在空气中晃动。远远空旷的操场上还有两个男孩子在阳光里跳跃,篮球划出好看的弧线。暖暖的阳光,暖暖的男孩子。突然心底有种跟以往完全不同的感受,那是自由,是明媚,是明亮。。第一次跟一个除一米以外的异性讲那么多(一米也是男生哦),讲阿嬷,讲一米,讲小叔叔。第一次那么自然的讲出小叔叔喝硫酸自杀的过去,终于没有了那么多的恨。

  她的那些阴暗的色调里,在这明亮的光影里有着渐暖渐淡的错觉。

  明开始介绍她进他的圈子,有强子,玉玉,小贱,拉拉,还有宸。

  她在午后跟一米讲话:一米,我感觉我的世界要土崩瓦解了!关闭的门被撞开了,有人要进来。我该怎么办,要接纳,要融入吗?一米,我还是感觉好孤单。我感觉我还是适合游走在人群的边缘,有股排斥的力量在推着我不能靠近!

  一米伸了伸懒觉,继续沉寂下去。

  她终是没有办法完全抛弃过去,只能静静的游走在圈子的边缘。静静听他们嬉闹,静静看他们玩耍。少有只言片语的参与。也许,注定她是孤单的。她试想过拥抱每一个人,才发现最需要的是先要温暖自己。

  她依然是那个矛盾的结合体--她想蜕变的,原来不是那么的容易。太用力,太心急,但是还是有心慌。。。。


作者 :请君莫问 时间:2015-12-07 20:41:25
  已经改为似水流年,(*^__^*) ……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贾庄当真 时间:2015-12-09 14:37:28
  @木偶巫巫 推荐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木偶巫巫 时间:2015-12-10 09:03:49
  

流 年


  

文/木偶巫巫
  

 
  

  她搬凳子到教室外的阳台上,背靠着栏杆。倏忽间原来已经是春天。楼下的蔷薇丛绽放灿烂而热烈。她把衣服的兜帽戴起来,眼和脸就消失在面前的影子里。她闭着眼睛用背吸收着来自太阳的热,贪婪到想要忘掉周围的世界。

  “看你那么喜欢太阳,为什么不直接面对这着太阳晒呢。”他的声音从旁边幽幽的响起。抬起头,眯着眼睛才看清是宸。

  她微微笑了一下,并没有开口回答。因为她不知道对他该怎么用语言交流。

  “那天大象的课你和明也逃课了吧。我和强子在操场打篮球。远远看到你们坐双杠上聊天。”

  原来宸也逃课的。一个好学生,她没想到的。

  “宸,你下来!我在这里!”楼下一个甜甜的声音在招呼宸,打断了我喉咙里刚要发出来的--恩!

  他匆忙转下楼梯奔向楼下的女孩。

  她的背后,太阳突然没了那么的炽热!

  • 独舞儿

    举报  2015-12-10 16:07:09  评论

    @木偶巫巫 这个时候的爱情是那样的纯粹 只关风月
  • 木偶巫巫

    举报  2015-12-10 16:12:04  评论

    @独舞儿 所有的当时都是最美好的
3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木偶巫巫 时间:2015-12-12 00:26:03
  

流 年


  

文/木偶巫巫
  

 
  

   那个甜美的女孩子,宸的女友,全校公认的金童玉女,如所有童话和烂俗的校园剧情一样。但故事的结局的结局她也是他未来的妻子。

  回到位子上,桌上留了一张纸条。蓝色的圆珠笔字迹---这也许暗示着故事正式的开场吧,注定了一个无言的结局。

  "那天偷看到你写的字,纠结了很久,还是想借赵秉文的这首《青杏儿.风雨替春愁》应上

  风雨替春愁,风雨罢花也应休。劝君莫惜花前醉!今年花谢,明年花谢,白了人头。
  千万别嫌弃。哈哈"

  一只假寐的刀刀

  她的生活突然有了另外的一种光芒折射,她的小心翼翼,她的明目张胆,她的压抑狂热,开始在纸上肆虐。不为爱情,只为悸动的似有还无的暧昧。

  所有的一切都开始变得不一样,如同夏日里热辣而沸腾的空气,有奇怪的扭曲感。

  宸的纸条:
  倾听是一种情怀
  在宁静的夜晚
  孤独开启
  听百合绽放的声音
  随风而逝。。。。。


  宸的纸条:
  门外站着一位素不相识的姑娘,
  一位善良而美丽的天使,
  穿着沿袭时代潮流的新衣服,
  等待着他的复苏。
  但愿,
  一切的一切,
  都只是昨宵的一场宿命。

  她想她是窥到了一切,有关宸的。她的内心的寂寞终于在作崇了,蠢蠢欲动。一片一片的纸条,终于让似有还无的暧昧变得那么赤裸而透明。

  嬉笑深处谁知我
  秋意瑟瑟,脑清心却错;
  独坐窗前无语邪
  也还寂寞,也难过。

  高考的临近让所有人之间张扬的,压抑的,隐秘的情愫变得一发不开收拾。这种不需要有声语言的方式充溢了她的感官,有莫名的快乐。


作者 :赵云铭 时间:2015-12-14 09:57:17
  啦啦啦 厉害
2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木偶巫巫 时间:2015-12-14 12:02:31
  

流 年


  

文/木偶巫巫
  

 
  

  (五)所有的猝不及防

  在她的世界里,阿嬷和一米会一直守着自己的。她从未想过的,她生命中最重要的也都会离她而去。时光那么的任性随风去了,竟也裹挟着阿嬷的岁月,决绝到一点求饶的余地都不给她。在她意识到这一切的时候,阿嬷已经住进了医院。

  也许是命运就这么的设定:一个不完美的开场,注定需要一个被遗弃的落幕。

  病床上的阿嬷一直很平静,只是担忧的看着她忙前忙后的身影。

  阿嬷还是走了!阿嬷走的时候没有眼泪,只是闭着眼睛拉着她的手一直在讲着:对不起了,囡囡,阿嬷要走了,不能再照顾你了,你要自己照顾好自己。囡囡也成大姑娘了,一定要找个好人家。。。。。

  阿嬷就这么走了。她也没有哭,用阿嬷留给她的那笔钱安葬了阿嬷。

  她突然好怕阿嬷会孤单,她不知道该怎么办。她烧掉了阿嬷最喜欢的荷花手绢,烧掉了曾经包裹着她婴儿躯体的小包被,甚至想把自己也烧掉。但是阿嬷要她找个好人家的啊。

  还有那张老旧的黑白小像,那像上是一个年轻挺拔的男子-林长庚。阿嬷独身着,苦熬着那么清冷的岁月,就是为了等他,而等来的却只是他手里的那笔钱--一笔够安葬自己和照顾囡囡的暂时生活所需的钱。

  她依然记得林长庚出现的场景。她放学推着自行车走进巷子。一个头发花白的老人拿着一张写着字的纸问她:姑娘,请问一下,是不是有个叫何秀花的婆婆住巷子里?

  她看清纸上的地址,正是她们的住址。她没有要开口,似乎想到了什么,飞一样往家里冲去。阿嬷在门口戴着老花镜做着针线。

  “阿嬷,有个阿公好像找你,头发都白了。说找何秀花。阿嬷,是不是。。。。”

  阿嬷楞了几秒钟。瞬间变了脸色,她从来没在阿嬷脸上看到过这么复杂的神情。老花镜掉落,针线撒了一地,阿嬷转身进了屋,却把她也关在了门外。巷子口的老人这时也到了紧闭的门前。

  他就是林长庚,阿嬷苦盼了那么多年的男人,战乱的年代被抓了壮丁,现在竟然活生生的站在了门外。但是他啊他已经在遥远的地方有了自己的家庭,有了自己的四世同堂。

  阿嬷最终没有出来见他。阿嬷的念想里一直是想着他还活着。但当他站到门前阿嬷却怎么也打不开那扇门。

  她请了一周的病假,把自己关在阁楼上。阿嬷住院的几天里,一米也离家出走再也没有回来。书桌上窗户投射的阳光里,一米也不在了。她头搭在桌子上幻想着一米闭着眼睛的样子,自己也闭起了眼睛。

  “一米,阿嬷走了。那里会不会很冷啊,她能遇到小叔叔吗?小叔叔会不会已经投去了好人家,不会再瘸着脚吧?那阿嬷呢,她也会轮回吗?那以后我呢?”

  “一米,我现在是不是一无所有了。这个世界是不是就一只猫妖?是不是低级的猫妖不配拥有所有美好的东西?”

  太阳一点一点陷落,空气冷的凝结起来。她的一米再也不会回来鄙视她了。

  迟迟未到的夏天,她终于明白,原来从她来到这个世界就不曾拥有,也不会拥有什么。所有的温暖都只是临时的停留和怜悯。


作者 :风在低呤 时间:2015-12-15 23:47:13
  欣赏,有种淡淡唯美的忧伤!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pandora之梦 时间:2015-12-16 07:51:21
  长篇哦~~空了细看~~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木偶巫巫 时间:2015-12-16 13:41:11
  

流 年


  

文/木偶巫巫
  

 
  

  (六)清醒着

  再次回到学校,已经距离高考还有很少的时间。桌上的书里夹了几张纸条。

  明:姐,你也生病了吗?是不是我传染你的感冒啊?

  明:姐,什么时候回来啊?往你家打电话了,但是没人接。很担心

  她转头看明的位置,明也在看着她,看到她回来了,明似乎很高兴。这个心思单纯的孩子。

  明跑到她旁边的位子上,趴在桌子上,一副小赖皮的样子。

  姐,你手腕上的珠子哪来的,挺好看的,送给我吧。黑色的适合男生。我戴着也会沾沾姐的灵气。

  她摇摇头,回了一句,哪有什么灵气啊。说着还是解下珠子戴到明的手腕上。

  上课了,明乖乖回到自己的位子。明总想赖在她旁边,每次都会被她赶回去。他是个能吸引人的男孩子(现在所谓的暖男吧),她不想因为他让别人注意到她。现在的她更想一个人静静的呆着。

  宸的纸条传了过来:

  今天在阳台上看你从操场边走过来,瘦的像一根刺,莫名的心疼。有什么我能帮上的吗?

  她独自摇摇头,没有去看他也没有回字。书里还有几条宸的纸条。

  一直还在收到他们的纸条。收到宸的纸条却很少再回纸条过去。对于不会拥有的,她克制着,保持一种挣扎的清醒,不再奢望温暖。

  “马上就要考试了,这段时间感觉好漫长又好短促,真怕毕业的到来,大家就要各奔东西了。一直有种相见恨晚的感觉,你呢?” 一只假寐的刀刀

  “八十日来君伴我,五百年后翻烂柯,

  应是泪眼婆娑!

  听得东风破,一乎发如雪,

  愁肠百般结!

  怕说:与君终须别!”

  她把这段回复写在手帕纸上,水笔的痕迹慢慢慢慢晕染,在手帕纸上开出温柔的花,像她心里流的眼泪,谁也不曾看穿。她把所有的回复都藏起来,像藏住自己矛盾的心思一样,不再让外人看到。

  我欲乘风揽月,奈何君不与共!

  我欲踏桥卧波,奈何君随风逝!

  一只假寐的刀刀

  曾经的她在信里写到:我应该就是一到行走的风吧,没有影子没有形状,不能停留。一旦停留就会死掉。

  奈何桥头秋水望断
  等不来的是入梦君颜
  天涯隔,烟云残,
  不想颔首却泪潺潺
  饮风长叹
  相见应是朱颜难辨

  烦恼三千,也做如雪残烟
  哀鸣绝单飞青鸾,难忘日里倚栏杆
  早不似从前!

  又一次写在手帕纸上,小心翼翼的收藏。面上依然表现的清淡如水。

  “姐,要考试了,好紧张怎么办!”明的纸条,又在撒娇。

  “好久没收到你的纸条了。马上要考试了,心里莫名的烦躁!有定心丸卖吗?”
  

作者 :曹凯日月如画是玉 时间:2015-12-16 15:07:44
  赶紧欣赏,,要不,下午,晚上又要不安,,,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悍马妃 时间:2015-12-16 20:58:24
  厉害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请君莫问 时间:2015-12-17 13:35:02
  都没怎么细看,惭愧啊。
  • 木偶巫巫

    举报  2015-12-18 08:06:23  评论

    @请君莫问 恩,唠叨的有点多啦。还没利索的给一刀子呢。。。。。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曹凯日月如画是玉 时间:2015-12-17 16:53:32
  奇怪,好喜欢看这类,,,,深深沉入,,,挺棒的,,莫名的忧伤,,真想扳着女主的肩膀,你说话呀,你笑呀,你唱呀,你嘣哒呀,,,,


  入心的文字,不粗枝大叶,,好细润,,,欣赏,,
2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木偶巫巫 时间:2015-12-20 01:16:12
  

流 年


  

文/木偶巫巫
  

 
  


  (七)消失的和应该忘却的

  最后一天在教室里上自习了,只有寥寥几个人在教室,所有的人的心都像塞进了棉花,无法表达的拥堵感。

  她一个人跑到阳台上,想吹吹夜风。明也出来了。他靠在她旁边的栏杆上,说:姐,明天就要考试了呢,你不紧张吗?她转头笑了,拉过明的手,摊开明的掌心,用细细的指头在明的掌心一笔一笔的写着,明用心的看着,“姐,你是写的 安心 是吗?”她点点头,明激动的小性子又烦了,两只手合了起来,像捧着宝贝一样跑回了教室。她知道,明是个聪明的小男孩,她不担心他,他应该会有一个明亮的未来的。

  不知道什么时候宸也在站到了她旁边:

  我也很紧张,而且很烦躁!

  宸应该是听到了明刚刚的话,他轻轻的说了一句。

  她仰起脸看着宸的眼睛,宸慌着低下头,不敢跟她对视。

  她说:把你的手给我。

  宸楞了一下,这是她第一次主动跟他讲话。他慢慢伸出右手到她的面前。跟明一样,她摊开宸的掌心,一笔一笔细细的写了起来。

  这一笔一笔却是那么的复杂和漫长。他低头仔细的看着那一笔一划,在她结束的瞬间,眉头皱了起来。

  她明白这第一个字太过繁复,宸应该没有反应过来。她没有第二次去描述这两个字,只是淡淡的说:你静下心来,就不会那么烦躁了。宸似乎明白了。左手拿出一个纸条放在她面前的台子上,转身回了教室。

  吾等终须别,焚信共举殇!--一只假寐的刀刀

  她的 静心 两个字不知道他能否读的懂。突然没有那么的在意宸是否读懂那两个字抑或明白她刹那间对他的用心。

  纸条约定大考后的焚信举殇她不知道自己能否办的到。她已经再次建起堡垒,只为了逃避,为了隐藏。

  也许是最后一个回复了吧,她问自己。右手的水笔笔尖下,墨迹晕染开了。

  《锁眉记》

  君眉锁,愁颜心苦绝;

  相对脉默

  欲语却凝噎

  欢面强乐

  暖语拂耳,清寒冽

  可知难得糊涂邪?

  只不说

  红尘错,抽身难却!

  大考终于结束,那天的阳光散发着她喜欢的味道。对于她考试的结果会怎样,并没有影响到她的心情。明帮她搬空抽屉里的最后一些东西,陪她回宿舍。教室的阳台上,宸在,身边是他的女友,小声的抽泣,似乎是担心自己考的不理想。宸拦着她的肩膀,看到明和她经过,淡淡的象征性的笑,似乎又不是在笑。她和明也回以微笑,默默走开。

  她明知道教室里已经没有了她的东西,但是她敏感的感官里,宸在那里等着她。这段最后的这一段时光里,她和他之间似乎建立了一种叫心有灵犀的东西。

  最终她回到了教室,教室里就宸一个人在最后面的桌子上坐着,手里还有一根烟,脸上的忧郁混合着烟的味道,让她无所适从。

  她默默站到教室的最前面,刻意的拉开那么那么不算很远的距离,这一空间里她却不敢再去直视宸的眼睛。

  你知道吗?刚刚看到明和你搬着书回去的背影,我竟然很羡慕明,甚至是嫉妒。我知道我永远也不可能和你距离那么的近。昨晚我在后花园等你,拿着所有的信,但是你没有出现。

  恩,我没有去。因为那些信,考试前我就已经毁掉了。

  为什么?不是说好的一起烧掉的吗?为什么?

  她手里掐着粉笔没有回答他。转身却在黑板上写了起来,这是她对他最后想说的了,也算是她的解释。

  心若沉浮,与君同渡;

  心若荒芜,流年飞舞!

  她不记得谁说的,所有的爱都应该被饶恕的。对于这些似有还无的暧昧,并不能称作爱的情感,她想的最好的结局就是相忘于江湖。

  然后她消失了!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木偶巫巫 时间:2015-12-21 21:43:25
  (八)故事的倒数第二章

  11月21日是个什么日子呢,她有点恍惚,是的那是他的生日,她想忘记的,但是那个数字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刻在她的心底了。

  她辞职了,应该说是被辞退的。酒吧的服务员真的不是招聘上说的那么简单。她笑笑,走到吧台,手里只有一个很旧很旧款式很老土的手机,那又怎么样呢,那是她的。要陪酒,她拒绝,一次,两次,三次,经理那个狐媚的女人撑不住了,找到她,说的那么含蜜。她沉默着,最后摇摇头。她不会,不会那样做,那又怎么样呢。所以那个女人一句话,那你只能走了。

  吧台的男孩子还是那么稚嫩鲜肉,他虽然总是温温的软软的看着她,那又能改变什么呢。看到她走过来的表情,男孩似乎知道了什么,但是男孩无能为力的。是的,无力,这是生活。

  “我想喝杯酒,最后,会不会让你为难?”她的声音很小,但男孩听到了,他摇摇头但又点了点头,递给她一杯啤酒。他能做的也就仅此而已。

  她喝了好大一口,男孩转身调酒去了,没有看到她眼角呛出来的眼泪。她拿出手机,颤抖着按下了十一个数字,那也是扎在她心里的刺。不敢拔也不敢碰。

  "喂,你好。"他的声音哦,声线还是没有变。她只是想听一下他的声音。她捂住自己的嘴,怕自己的哽咽会让他听到。

  “喂,你好,哪位,请说话。”他的声音。“宸,快来,大家等你切蛋糕呢。”那是他的她的声音,她也听到,终于再也坚持不住,按掉了挂机键,直至关机。关机最后的光映着她的脸那么惨白。

  最后一点的酒,全部倒进嘴里。她是不能喝酒的,她知道。但是那又怎么样呢。她自己要喝,然后冲出了酒吧。

  酒吧里依然嘈杂,貌似一切还是那么的糜乱,热烈,冷淡。。。。。。

  她蹲在路边把胃里最后一点东西全部倒出来,这个世界也和胃一样变的空荡荡的。竟然没有哭。对啊,她不能哭。从阿嬷和一米离开开始,她就发誓不会再哭。她翻身坐在马路的垭子上,脸色清醒,看周围明灭的灯火。夜风好冷,她心里也已经是零下。她不能哭,怕眼泪会让在天上的阿嬷更加的担心。

  轰隆隆,刚刚在她吐酒时路过的机车这会又折回了。竟然在她面前停了下来。她没有抬头,只想这样子放空自己。这个略显陌生的城市里,她已经不知道接下来的自己该去哪里。

  “要找地方住吗?跟我走吧。”机车停了一会,没有熄火,发动机的声音一直在轰鸣。车上的人才摘下头盔。但是他仿佛知道她的处境,一副确信不会被拒绝的口吻。

  对的,她没有拒绝。她想抛弃一切,抛弃自己。这一瞬间放弃了坚固的防备,搭上他伸出的手,借力坐到了他的背后。

  他说他叫海。然后她就什么都听不到了。双手揽紧他的腰,闭起了眼睛,只有夜风穿越耳旁碎发的声响。似乎也带着她穿回那些记忆,有阿嬷,有一米,有小叔叔的时空里。

  她好想这样一直一直下去,可以一直穿行在那时的时光里,一直到世界的尽头吧。
楼主木偶巫巫 时间:2015-12-22 16:07:00
  (九)如果新生,去西藏吧!
楼主木偶巫巫 时间:2015-12-28 15:36:38
  (九)如果新生,去西藏吧!

  醒来是在一个陌生的房间里。她打量着屋子,很简单干净,很安心的感觉。空气里弥漫着淡淡汽油的味,但没有影响到她早晨宁静的心。床头放了一套女生的衣服和一杯水。她下床,身上还散发着昨天的酒味。

  推开门,外面是很大的一个空间,停着几辆车,还有货架上各种汽车的零件。原来这里是他的修车厂。他的摩托车停在角落里。远远看到他睡在用两个车轮拼成的简易地铺上,盖着薄薄的毯子,还未醒来。她悄悄的走近,不想打扰到这个好心的孩子。阳光透过气窗照进来,投到他长长的睫毛上,折射亮亮的光。她坐在靠他很近的一个轮胎上。

  她记得有次纸条里她跟宸讲,她喜欢摩托车,虽然不会骑。然后某天周五放假,宸搞了一辆重机停在校门口。在她走到门口的时候,他对她挥手,问她要不要去兜风。她想也许宸只是碰巧看到她对她客气下而已,真正要等的应该是他自己的女友吧。于是摇摇头,推着自行车走开。现在突然后知后觉,发现原来的自己那么的谨小慎微,甚至自卑、好笑。

  你可以去洗个热水澡,床头是我前女友的衣服,不嫌弃的话你可以换下。海不知道什么时候醒了,看到她低头自顾自微笑的样子讲。

  燕是一个候鸟般的女子。海说燕这次走就真的走了。而看到她的那日,就像看到了一只流浪的小猫,莫名的想去把她带回来。

  她留了下来,做一只不会迁徙也不懂得迁徙的猫咪。

  9月的阳光那么的好,好到她已经忘记了很多很多。会安下心来给海搭把手。会坐海的摩托车沿河兜风。

  海说我一直有一个计划,没有跟你讲。但是我想你会同意的。

  宁,跟我去西藏吧,骑上我们的摩托车。据说西藏是个可以让人脱胎换骨的地方。

  出发去那个遥远的地方。她揽着海的腰睡着了。风穿过她已经长的长长的头发,柔软而细腻!

  梦里阿嬷在山脚下的小院子里做着针线,种着兰花。一个穿着格子衫的男孩子跟她讲:

  宁,山谷里有好多野生的兰花,开得特别的漂亮。

  然后拉起她的手就跑进了山谷,她一直看不清他的样子。光脚趟过山泉汇聚的溪流,陡峭的崖壁上开满了兰花,郁郁葱葱而又遗世独立。

  在她惊呆的时候,那个格子衫的男孩子消失不见了。一只天使在谷顶倾泻的阳光里逆着光飞走了。

  她看到的那张透明的面孔有微微的笑。。。。。。
楼主木偶巫巫 时间:2015-12-28 15:37:36
  以此纪念那些没有手机,没有微信,没有QQ,没有微博的岁月!
  阳光倾城,岁月静好!
楼主木偶巫巫 时间:2015-12-28 15:39:25
  小幸运-田馥甄

  我听见雨滴落在青青草地
  我听见远方下课钟声响起
  可是我没有听见你的声音
  认真 呼唤我姓名
  爱上你的时候还不懂感情
  离别了才觉得刻骨 铭心
  为什么没有发现遇见了你
  是生命最好的事情
  也许当时忙着微笑和哭泣
  忙着追逐天空中的流星
  人理所当然的忘记
  是谁风里雨里一直默默守护在原地
  原来你是我最想留住的幸运
  原来我们和爱情曾经靠得那么近
  那为我对抗世界的决定
  那陪我淋的雨
  一幕幕都是你 一尘不染的真心
  与你相遇 好幸运
  可我已失去为你泪流满面的权利
  但愿在我看不到的天际
  你张开了双翼
  遇见你的注定 (oh--)
  她会有多幸运
  青春是段跌跌撞撞的旅行
  拥有着后知后觉的美丽
  来不及感谢是你给我勇气
  让我能做回我自己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