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魂飘激流岛

楼主:曹凯日月如画是玉 时间:2015-11-27 12:14:53 点击:1835 回复:15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终于,你厌倦了周围所有,鲜花、掌声、故乡,更有生活。你只想逃,逃到天涯逃到世外。于是,新西兰激流岛,汪洋里的一座小岛就成了中国文学史上的一块伤痕。

  以海洋为护城河,以山岩为烽火台,以原始土著毛利人为邻,你还是觉得隔喧嚣的生活太近离你梦想太远,你要排除外界一切不管社会还是自然,筑你的墙修你的城,建一座与世隔绝的天国花园。砍树、劈柴、挖土、锯木头、砸石头,喝雨水、烧陶碗、采贝,你埋头苦干,没人帮你。

  你心爱的女人有她们自己的事。她们的事是人们眼里理所当然的:生活。可生活又是什么?“生活把那些小玩具摆在街上,她们就去看;把那些小点心摆在桌上,她们就去吃;把那些鞋摆在地上,她们就去穿,穿上它就走远了,再也回不到心灵的家。”“人们围绕着自己,像一匹匹马,围绕着木桩”,都是“被押送着不能离开生活道路的一群俘虏。”你不喜欢这样的生活。“艺术最主要就是要脱离生活。人们可以采玫瑰,但采不来玫瑰的香气,只有跟春天在一起,人们的手上才永远有花朵。”

  可是春天就是自然就是你不愿面对的繁殖。于是,你无言,你沉默。你常常沉默,沉默地独行在异国林间小路。在这里没几个人知道你是个大名鼎鼎的诗人。虽然你这诗人只上过那样年代的小学,并做过猪倌甚至木工、搬运工、翻砂工等临时工,然而上天却把火一样的热情注入了你的生命,又给了你对天国的幻想以及冰一样清醒的头脑。

  于是你披着诗人的斗蓬用自己的嘴说出了一个时代的呼声。“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我却用它来寻找光明”。然而,你终究没有寻到你的光明,阴暗的死亡气息倒是笼罩在你的城堡上空。因为‘世界把女孩子都毁坏了。她们本是上天无尘的花朵。这些花都不要有人间的土,所有的美丽也只在花与花之间。’你理想中的女儿国啊。可是,生活中的她们怎能离开土呢?你爱的女孩又怎能不去爱另一个男人?

  女孩被人碰了,你的心就会发抖,因为那是你的心。你的心碎了,你的城堡被你心爱的人瓦解了。世界的矛剑你可以冷对,可你心尖上爱人的远去你却无法容忍。梦想里你以为你可以生长在生活之外,却不知道你心灵最深处有一段根潜藏在生活之内。当它被生活斩断的时候,你就愕然地问着,“还活什么呢?”没有爱,不能实现自己的梦想,活着是多么多余啊。

  一把砍树的斧头,砍向你妻子。那时你以为你是恶魔还是度人的天使?你的妻啊你的保姆你的助手你的情人你的朋友般的妻啊,那么善良、美丽、勤劳!究竟是什么是痛苦是绝望是孤独让你如此不可思议?!

  流星坠地,毁誉满天下,盖棺亦无定论。一部《顾城别恋》象一碗池水岂能演绎你海洋般的斑澜世界?没有人会原谅你哪怕崇拜你的人,你让神一样的自己瘫塌了,你亲手打倒了神圣的信仰,你让无数的人心碎了,可是每一个用灵魂唱歌的人每一个渴望自由表达自己所爱所恨的人,谁又忍心指责你?

  



  你太苦太闷太悲太惨,因为你太真太纯太爱太在乎一个冰清玉洁的世界。 可这个世界上最让人疯狂着迷的金钱上面早就布满了病毒、细菌。你再也找不到一件圣洁衣裙!阳光下的出水芙蓉不过是告诉人们一个弥天大谎!它的心它的根早已被黑暗里的邪恶胀肿!难而你的死也许是苦海里的及时解脱。它让你避免了在绝望后还要绝望十次、一百次。

  在更加物化的今天,在清泉一样的女孩们竞相为肥硕的屎壳螂开放的今天。哪怕你死了,只要骨灰还在人间,你都会觉得是对你的沾污。你的悲剧不是个人的悲剧,甚至也不是时代的悲剧,而是一种价值观的悲剧。你的内心世界,外人、朋友、亲人都无法窥探,那是你独一无二、至高无上的世界。

  在你前方,山海关,那个只愿喂马、劈柴,只愿面朝大海、春暖花开的海子早把身体摆在铁轨上,摆成一个手捧《圣经》的十字架。时代的列车轰轰轧过,十字架上满是血。那么多只迷途的羔羊在看着,它们不知道那血为它们而流为它们而忏悔。在他在你身后,我看见后来者前赴后继,浩浩荡荡,他们就这么视死如归地印证着你的预言么?‘在灵魂安静之后,血液还会流过许多时代。’

  血魂缕缕不绝,这究竟是天妒英才还是难逃宿命?诗人莫非你们具备了上帝的第三只眼,你们一眼就看到了人生的尽头。尽头是那座孤零零的坟墓。墓门锈迹斑斑,在风雨中半合半掩,象烈焰红唇那么诱惑人心。象飞蛾扑火扑向那温暖的家,你们脸上带着笑容,心怀对人间的失望哭泣着进入了另一个轮回。

  天才诗人们啊,你可是天使与魔鬼的混合体?你杀死了魔鬼,又怎能不伤及天使?难怪识时务的人,一个个远离了现代诗歌,人们说,现代诗是西方呓语飘浮在中国文学天空的幽灵。这幽灵创造并毁灭了中国诗人。失去厚重的文化土壤,现代诗歌不过是沙堆里的空中楼阁,终究会楼倒人亡。难怪国学深厚的人要写诗也都转向传统古体诗了。那里才是诗歌的生命源泉啊。

  然而不管现代还是古体,智者都说诗歌只能盛行于洪荒时代,死于科学昌盛、客观理智社会。那么从今以后,你只能成为雾海不沉的孤岛?孤岛上贫瘠的城堡也是你渴望飞向天堂的元凶么?按字付稿费你的一字奇诗,是否才值几分钱?倒是一个笑话、一个街头巷尾故事,它们的价值都远远高于你研磨的文学皇冠。

  舒婷说:《我所认识的顾城》其实很可怜的,真是很可怜。他一辈子都穷,一向为了钱犯愁。他的稿费非常少,都是三块五块七块的。结婚时他虽然住在家里,但菜自买自做,一大锅白菜粉丝豆腐,天天跟他妻子吃。中午吃剩了就晚上吃。(他妻子是说一口流利英语又美丽的上海女子。现在上海还有这样与爱人吃苦的白领么?)

  有一次我去北京,他骑自行车来看我。在房间里聊天时,他时不时通过窗户看楼下的自行车,怕被偷。我知道他家乖地铁到我这里,只要一毛钱。可他连这一毛钱也没有。(难怪在北京你几乎从不参加任何文人雅士的聚会。另一层意义是否你知道为了平等对话,鹤在鸡群是要跪着的,而那对你是一种折磨和屈辱?)92年我和顾城几个人应邀到美国。一个美国佬发给我们钱,三天发两百块,三天三天发。早饭是旅馆免费的。晚上经常有宴请和party,就一顿午餐要自己吃。附近一碗海鲜面,有虾、鱼、肉,才四块九。这个他都舍不得花。他早餐就多多吃免费蛋糕,然后睡觉睡到下午四点起来,准备吃晚饭。我听说后心里很难过。我觉得他真可怜。(我看了,更是难过的掉泪,这个让人觉得可怜的人竟然是具有五千年文化历史、泱泱大国里的顶尖诗人。)顾城最可怜了。他做了一件力不从心的事情,力不从心的一个梦。’(难怪你被人称作中国惟一的‘童话诗人’)
  


  中国的文人啊,命都苦。难怪韩寒在媒体问他的书被拍出两百万时是不是很自豪高兴?韩寒说:“这只是悲哀,中国文人的悲哀。”是的,这是对优秀作家的污辱。当国外屡屡有一本书卖出千万、当破绽百出的《达芬奇密码》赚了六、七个亿时,我只能说文化在中国只是人们脚下的易拉空罐,让人踢着玩的。可作家再命苦,比起你这诗人也是天上人间了。你风雨交加的世界是撒满硫磺的地狱。地狱里你却幻想着自己是天国花园的唯一主人。你拥有至高无上的权力甚至能呼风唤雨,但就是留不住你的心爱。尽管你的心爱并不是物质女人。

  原本每个人都有属于自身的社会价值,而不仅仅是商品价值。许多世界富翁会写诗吗?但他们却受到世人的仰慕,金钱已经是衡量一个人价值的唯一标准了。你是标准之外的啊。生前你向往过思想自由的西方,也许还羡慕过一些类似你般的人是由政府、民间基金供着,他们可以不必为生存煎熬而潜心科研、艺术。

  今天我国政府特殊津贴在发放,可惜你不在了。更可惜的是那些领取特殊津贴的人,至今还沿着你的脚印在爬行。想来也是宿命,从远古开始,从时间后面的桃花源到空间外面的蓬莱仙岛,再到海子《一个人的城堡》再到你生活之外的天国花园,一条渐渐清晰的路径,昭示着文士理想中的世界不但要铅华洗尽与世隔绝,还要与人隔绝,做自己的王,哪怕孤独一人。‘我夺取了你们所有的一切。我答应了王者们的请求。赦免了他们的死。我把你们全部降为子民。我决定独自过一生。’(海子)身体与心灵独自过一生,终究是一件惨忍至极的事,它超出了人类的承受范围,死去,就是唯一的逃生之途。象是殊途同归,在你们的城堡里,你们都收留过自己心爱的女人,但最终心爱的女人都理所当然地离去了。

  《一个人的城堡》里眼睛清澈的没有一丝杂质的冰蓝带着冰国的敌人,攻陷了海子为王的火国。最终整个城堡疯狂地燃烧,一切都被烧成灰烬,永远地消失了。只有非人类的银狐陪伴在他的身边;而你的天国花园,虽然没有烧毁,可是却洒满了摭盖天空的鲜血。那是天堂都失火了。人间的风光绮丽,不过也是废墟一片。放火的人啊你认为是你心爱的女人。心碎了,得到整个世界,也是‘空荡荡的一座死城。’

  无法想象你决定一死以求解脱时,正在写《英儿》。你竟能用那么长时间镇定自若地写着死亡的书,你本是个感情冲动型的人,可你字里行间却要拼命地克制着自己的疯狂!书写好了,你也要上路了,使命完成,人间再无留恋。你是用生命在写啊。难怪现在无数的人喊着为诺贝尔而写时,你发出轻蔑的冷笑,又有无数的人写好了就仰头等着名利从天而降。这些可怜的人啊迷途的羔羊。

  “和人在一起,我很寂寞。”生前你这么说,逝后,我深有同感。许多有灵魂的人都是这么想的。人们都是那么寂寞,哪怕和人接着吻上着床,都寂寞,心灵的寂寞。‘来吧,我在等你。’我听到了你寂寞的呼声,可是我不敢应答,我的事还没有做完。我还要在人间帮你收集一些僵尸的灵魂,如果它们有过灵魂的话。它们曾经都热烈地喜欢着你的诗并以认识你为荣,可是,当你升上天堂时,它们就背信弃义,往你诗上吐口水,把你的诗把你的心踩在它们蹄下。因为你杀了人,就不再是诗人了,杀了人,诗就变得不好了,这就是它们的逻辑。它们可曾知道托尔斯泰酗酒、召妓、赌博,将妻子逼为生育工具生了13个;劳伦斯当街对妻子拳打脚踢、撕扯她的头发,并宣称‘漠视他人,艺术所需。要成大作家,你就要心身俱存邪恶’;海明威性格粗暴,喜欢凌驾所有人之上,他进攻性的大男人主义更是毁了他的四次婚姻;格林也说‘你需要一颗冰冻的心。’

  比起他们,人们说你可以死,但不可以伤害无辜的妻。我无法辩解,而你轻轻地说,不要辩解,都烟消云散了。是的,是是非非,爱恨情仇都灰飞烟灭了。然而你在文学圣殿的星光始终熠熠生辉,照耀着后来者。

  因为你,一代人开始擦亮眼睛看世界;因为你,朦胧诗在中国成长;因为你,现代诗歌发源地的西方对中国诗歌刮目相看;同样因为你,中国诗歌再也成长不起来了,你的高度令人望而却步。然而,一个世纪能拥有一个你,那也是中国诗歌的大幸更是中国诗歌活下去的希望。

  顾城,怀念你,谢烨,怀念你。希望有一天可以来到你们生前的天国花园,希望陪我来的是奇迹般的纷飞雪花——为你们洒下的祭花。

  THE END
  

作者 :请君莫问 时间:2015-11-27 13:47:37
  为啥一句话就一段啊。
  • 曹凯日月如画是玉

    举报  2015-11-27 14:14:51  评论

    @请君莫问 排版这样,便于你们阅读批评,,,,
  • 请君莫问

    举报  2015-11-27 14:21:48  评论

    @曹凯日月如画是玉 按正常的发就行,这样阅读起来真的不好,只是文字看起来多而已,也不符合文字的书写格式。看起来太长的话,一些网友也不愿意去读,个人意见。
4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请君莫问 时间:2015-11-27 14:24:32
  马上作图编辑,曹凯辛苦,一篇不错的文字。
  • 曹凯日月如画是玉

    举报  2015-11-27 14:34:35  评论

    @请君莫问 作图?那您就辛苦了,,,可以不用的,谢谢。
  • 请君莫问

    举报  2015-11-27 15:41:55  评论

    @曹凯日月如画是玉 没事的,曹凯不用客气啦!叫我莫问就行,不用说您啊。
2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请君莫问 时间:2015-11-27 15:45:11
  段落已改
  • 曹凯日月如画是玉

    举报  2015-11-27 16:23:01  评论

    @请君莫问 您真是有心,,太辛苦您了。让您如此费心,都汗颜,,,受宠若惊,,扑通一声,,摔一跤,,椅子腿都断了一根,,,再谢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明静秋水 时间:2015-11-27 19:46:00
  额,亲,能不能一句话只打一个逗号啊,呜呜呜呜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明静秋水 时间:2015-11-27 19:47:13
  顾城举起斧头的那一刻起,我就不再读他的诗了,原谅我!呜呜
  • 请君莫问

    举报  2015-11-27 21:03:32  评论

    @明静秋水 我道不那样认为,诗是诗,人是人。宋之问人品极差,但不能因为人品差后人就不去读他的诗。
  • 曹凯日月如画是玉

    举报  2015-11-29 20:16:02  评论

    @请君莫问 莫问这个观点客观点,,,明静秋水,您知道吗,您这种态度恰恰和顾城一样童真,,,可爱,,,
2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