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人物28】他是一株野山菊吗?

楼主:胡迦海韵 时间:2015-11-18 14:11:38 点击:439 回复:24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人物28】他是一株野山菊吗?
  

文/胡迦海韵
  

 很多的时候,无法插上别人的话。不是不想,是根本不想。
  玉髓里又不愿被忧愁和悲伤充满,便会去会寻找快乐。
  看到这样一则故事,看完后他就哈哈大笑。笑的是脸颊沾桃红,眼眶子流出了泪水,就如同再酒乡里闻到了故人,他乡遇故知的一般。
  有时候他就会想,如果有幸福,一定要让幸福的感觉加快速度,不能稍息,不能打艮更不能不能停止,也不能像@性感的屁股 一样,想事儿不动动脑筋。
  他看到秋天,却不愿自己的城堡变成荒诞不堪的地方。
  他很想这去去寻找,可总是想不到还有这样的理由:@明静秋水 是抓不到的,与风加融。秋就长出了无影脚,把颜色绑架成了惶惶不安的不慎自己的颜色。他就不停地问,为谁忙,雨棱洒漉骑马过,斜倚桥,春裳已少年一样的天地会成为这个样子。
  他亲手建立起的城堡,可不能就这样把春天和夏季沉默,就算是烟尘里夹带着微尘,可那一日微尘道长@湮没的岁月微尘 的一席话,让他更加惶惑不安——揭开城墙的下面,褐色与黑色的土地,就是你心灵深处的本质,就算风来了雨过了天晴了,讨来阳光的几份施舍,愣生生滴留存几分颜面,野山菊必定是顽强的,不会因为满山坡的小草枯黄而去哭泣。
  他曾经漫无天际的走着,看到天边的那片月光透过稀疏的树梢,照在他自认为是荒芜的城墙脚下,立冬之后就该消声匿迹的野山菊,犹在月光下不遗余力的展示着自己的那份风光。虽然没有无限,或者在险峰之上随风飘舞,可在这月色朦胧中,显得是那样的阙若妖娆。远方恋着郁郁葱葱的山林,已是初冬的季节,可一棵棵挺拔的松木依旧不畏寒风凛冽,天际偶尔划过的一颗小星星,拖曳着灵光一闪的感悟,让他一阵恍惚,自己是那样的微末。
  也许农历月份都不愿加快脚步,姗姗走来的那一天彩刚刚十月。不慎因为脚步慢,也不是因为他能有改天换地的能耐,幻想着一天能到江南,与那里的骚客流水@流水向东水无息 相见的一瞬间,会有留住春,无论怎样也要和春天永远在一起住的巧言令色。
  花言巧语再多,也没有一年有四季的转圜。流年是十万红尘的诠释,无论是最差还是最佳,农历与公元总有时差,公元或许脚步太快,抑或农历不愿跟其胡乱自夸,就算不能合拍,四十多个黑黑白白的时差根本不在乎。他就像看过国足一次次被戏耍一样:五千年文字记载的方块字历史,硬生生的被打倒孔家店的呼声幻化,匆忙间太阳月亮地球的夹角,似乎出现了偏差,跟不上莺歌离世的哀嚎,幻想着也能亦步亦趋的拿捏着傲慢与偏见,将一个好端端的地支天干的纪年法,换成了从阳春白雪到下里巴人、任谁都能看明白的山是山水是水的的明白话。
  走过的路过的都有自己的、别人的风景,属不属于自己固守的风景不重要,重要的是风里雨里有一种坚强的风华。
  野山菊很微小,芬芳也不见得有那样的强烈,可在这初冬的季节里依旧还在开放,还能够迎向暖阳的时刻招来几只蜜蜂,很艰难的翁动着一双透明薄薄的翅膀,也许你能看到的是一种缘分,@请君莫问 他会有多么的坚强,见到就是一种缘分,何不@缘得来生缘 。恍恍惚惚里,很想把与周公角力的经验吐露出来,可性格依旧岩石扮成,不想被这样的踌躇扳磕住——谁能说明白美国的铁路一定要按照两匹马屁股的宽度。
  不知道是否能赞扬一下那一株风中依旧开放的野山菊。
  荒芜的那一刻,想的他是@赵云铭
  【待续】

  拟任荒城城主的那一刻

作者 :湮没的岁月微尘 时间:2015-11-18 14:18:25
  点赞
作者 :明静秋水 时间:2015-11-18 14:18:45
  海老师有才哇,嘻嘻
作者 :湮没的岁月微尘 时间:2015-11-18 14:24:01
  山菊虽野
  芳香自来
作者 :美到心间 时间:2015-11-18 14:38:54
  跟着脚步来回帖,赵云铭,一直是天上的星呵。
作者 :赵云铭 时间:2015-11-18 14:39:08
  我的沙发呢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请君莫问 时间:2015-11-18 14:55:14
  我觉得不如写些实际的,嵌名不是太好。
作者 :路鸣一 时间:2015-11-18 15:06:58
  看到好多艾特~
作者 :故人小助手 时间:2015-11-18 15:25:03

  
楼主胡迦海韵 时间:2015-11-18 15:54:05
  拟任荒城城主的那一刻之一

  自从看到傲立风中的那一株野山菊,更多的生活感悟在一瞬间缀满了胸间,面对着墙角下的风景,他有一种冲动,能够一天真的能转成为一城之主。
  荒芜之城,立于天涯某处,或许能看到或许不能看到,就像有人见山是山见水是水,有人见山不是山见水不是水一样,众说纷纭的看得到看不到,都让他心里七上八下,有时候就算不是荒城里的屁股,也像小耗子装进胸腔里——一百个爪子在挠心。
  起始所见的荒城有城主,按照现行的行政级别,那棵树稳稳的科级干部。
  自从建立了公务员体制以后,千军万马走上来的大军让人眼花缭乱艳羡不已。
  谁都知道有权才有柴,柴火兴旺了才能发家致富,才能壮大自家的门楣,才能让不靠谱的靠谱,不上进的上进,才能显得你在不停的进步。
  特立独行可不行,就如同所有的花在秋风中肃杀凋零了之后,野山菊还想着去绽放,让芬芳留存在田地里,有人会赞扬,也有人会用它来彰显自己的与众不同,待到来年九月八,我花开后百花杀,透天香气袭长安,满地尽带黄金甲。这样好吗?他自问没有这样的雄心,也不想成为黄巢一样的魔头,午夜潆洄的时候也不想去做噩梦,何去何从,常常让他夜不能寐,辗转反侧的胡思乱想。
  考上公务员是他能力的显现。当然不是一次两次的就考上了。公务员这样的窄窄的车门不是随便就能随意的挤上,尤其是像他这样一没爹娘可拼二是有些内向的性格。
  第一次的时候懵懵懂懂的笔试了第一,可愣是被排名第三的挤出了录取名额,后访一番,盖因为人家有人在体系里有权。不服再战,第二的位置硬生生的被挤成老三,因为名额只一个。
  连考五年,苍天开眼,录取了,原因无他,无油水的衙门——气象地震所。
  不管好歹,算是吃上了公粮,从此也端上了铁饭碗。
  因为有了前科,为了前程,看出来门路,会不会来事儿,总算被他琢磨出了门道。
  就像你去考车票,教练让你通不通过上路的理由,很简单,平时就要多请他吃吃喝喝,男的要上烟,烟酒开路就成全,女的就要化妆品的花差花差,别想着你已经交足了学费,那是公家的,唯有私下不停的上供,一次性通过,才能拿到你的需要。这叫各取所需,与人利也与自己利。
  还要与握有实权的打好交道,要紧跟,但要掌握火候,同事也不要得罪。琢磨好了这些,他在这里是一帆风顺。
  气象部门很重要,就像他的这个部门,所长副所长加上他,建制就是3人,可兼职的领导就有六个,因为荒城地处的位置,每六年必有四年是荒年,每一年都要有一位副城主来兼职。
  一天, 天气突然大变,都已经是秋后了,按理是气候凉爽,就算再热,也不会热到那里,
  总不会与火热的夏季相媲美吧。
  可偏偏那天的天气瞬间超越了有史以来的最高温度,太阳就像直接越过大气层,人类来到了火星上,顿时五阳齐出,大地一片焦黄。荒城里是一片哀鸿,大街上的犬们都要成了热狗,塑钢门窗眼看着都要被烤化,就像蜡烛一样,点点滴滴的往下嘀嗒。
  赶紧的嚓嚓,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世界末日到了?一阵忙乱,才查出天气突然变化的原因:原来是副城主,那天着急忙慌的被副所长情人催着,审查天气预报时,误将17度的最高气温调到117度,这还了得啊!正愁着城建体制太庞大,要减员找不到理由,一声令下,那位副城去喝茶吧。
  天气变化很重要,关乎到城际民生,副城有责任,正所也跑不了,只因为他是副城的人,令下,着本篇的主人公走马上任,副城兼任正所,兵在哪里,副所啊,谁让你是别人的况,只能委屈一下了,因为短时间风声太紧,抓私风可是紧要关头滴。
  至于主人公怎样一步升天,且听分解吧
  【待续】
  拟任荒城城主的那一刻之二
作者 :赵云铭 时间:2015-11-18 16:03:09
  这个 我还是沙发先坐下了
作者 :七旗 时间:2015-11-18 19:44:41
  这是写小说?
作者 :木偶巫巫 时间:2015-11-18 20:45:14
  坐着板凳等。。。。
作者 :懒懒VS散散 时间:2015-11-19 00:02:16
  表示云里雾里的。。。。
作者 :月下听汐语 时间:2015-11-19 10:46:44
  故事的前奏?
楼主胡迦海韵 时间:2015-11-19 15:55:27
  拟任荒城城主的那一刻之二
  高中的时候,赵山菊患上了抑郁症。
  是否很严重,不清楚,据说他整天拿着一本《安妮宝贝》,因为那里有专门如何自杀的方法,多乎哉,不多也,只因为那不是《孔乙己》,也许有很多,也许很少,反正,后来,一样都没有实施过。
  不跟同学来往,独来独往就成了习惯,更是不与同学搭话。严重的时候或自语自话,或紧闭嘴巴,偶尔秃噜一句,会把同学吓个半死。
  一次上自习课,同桌剪指甲,指甲刀发出“卡爆卡吧”的声音,冷不丁耳边传来一声“下课再绞!”那声音阴阴的,如同九幽暗域传来的一缕暴寒之风,让同桌激灵灵打了冷战,一股子寒彻刺骨的冷气“呦…”从头的端阳顶,直到脚趾头,浑身每个汗毛孔都要奓起来,冷汗当时就湿透了后脊梁。
  赵山菊原来在外地求学,因为这个病,被临时转到离家近的学校,也叫走读生。成绩也从原来的顶尖落到中下游的水平。
  学校的后山是一片海。高三紧张的学习生活,一切为了高考,即便已经是暑假,也很少有学生到那里去,于是那里就成了他独来独往徘徊踟蹰的地角,老远看到的似乎学生背影,不用问,那一定是他。常常惹得同学嘀咕:他,真得不会那个吧?
  具体要哪个,不言而喻,谁也不揭穿。茶壶煮饺子,焖着吧。
  真的有先例。滨海某一处,一年轻者患上此病,每日耳边都似有人在召唤——跳下去,你就会融化在这蓝天里,为防意外,爹娘轮流看护。老虎也有打盹儿的时候,一时疏忽,当听到楼下一阵喧哗,传来的便是其从七楼一跃而下。一个年轻的生命,一瞬间就没了。也许这样的结局就是走上解脱的最佳途径。
  可他却没有。逃离苦海没有走上同样的路得感谢初恋。
  初恋的女友来之奉城某艺校,才十几岁,情窦初开的时候,就靓丽得属于祸国殃民的那种。
  实在话,赵山菊也很帅,帅得直掉渣渣就是指他。
  可能是好奇吧。开始的时候女友到海边溜达,几次相遇,酷酷的小帅锅就引起了她的注意。听人说他有抑郁症,不能说好奇光能害死猫,有时候也能拯救一个灵魂、一个世界。
  常常的接触,打破了一个被桎梏锁住的灵魂,让他能逃脱被病症肆意摆布的命运。有意识的接触,一来二去,彼此熟悉起来,在无话不谈的情炽下,成功的引开了赵山菊的注意力。
  后来,俩人分手了,因为他们都太年轻,即便是有了情谊,可理想是丰满的,生活是骨感的。山菊的生活很困窘,家中能够供上的每月生活费都是有限。美女不需要他提供服饰,但典型的小吃货,让每一次的约会,都要靠零食来打发。而且零食绝不会是5毛一块的那种,最低限额也是5元一包的那种。一来二去,用赵山菊的话说,我每月,就家里给的那点钱,每一次打饭,都要省了又省,都是用裤腰带勒紧了肚皮换来的,养不起哦。
  自然而然,友好的分手就成了必然,自然而然,他的忧郁顽症不治而愈也成了必然。
  他很怀念那一段美好快乐的时光,心里也很感激前女友。
  每到孤夜难眠的时候,看到窗棂上高高挂起的弯弯疏月,他都会从贴心的一个小包里取出当年的合影,就着月光,伸出食指,慢慢的一点一点的摩挲着她小小的脸庞,看着那眯缝细长、宛如秋水般的双眸,他的一双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瞅着,渐渐的两眼就开始迷离起来,然后,似乎接受了周公的倾情邀约,沉入到了云山雾里。可能是下意识,那张玉照就被紧紧的贴到左胸,因为那里是最贴心的地方,仿佛梦里,女友依旧在巧笑嫣然,一双小巧的手,不停的网嘴巴里塞着零食,腮帮子先是鼓鼓的,渐渐的就膨胀起来,牙齿一上一下,咔咔发出相撞的声响……
  有多少爱可以重来、羞答答的玫瑰静悄悄的开。平常时他常常这样的哼唱,似乎成了他魂牵梦绕的歌谣。即便是与男女闺蜜去泡吧,也要成为他主打的歌。那别树一帜的歌喉,常常印证着白云大妈的一句至理名言:人家唱歌要钱,他要亮嗓要命!久而久之,就有了“二杆子”歌唱家的名号。二杆子者,二货也。但山菊同志却不在乎,管他二杆子还是二货,山人自有妙数招数以对。
  他心里明白,自己能够一跃龙门成副城,不仅仅只是云期期使然。没有他早日的未雨绸缪,他,赵山菊,绝不会成为荒城核心的一员,因为后面的,绝不会只有李山菊、猴山菊等,势在人为,运作才是大事能成的根本。
  待续
  拟任荒城城主的那一刻之三
楼主胡迦海韵 时间:2015-11-19 15:59:24
  不仅仅只是云期期使然——改一下 不仅仅只是运气使然
作者 :打起黄雀儿 时间:2015-11-19 20:45:32
  老胡,这回我让你实实在在的忽悠晕了,.....
2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明静秋水 时间:2015-11-19 21:06:41
  直接来起
楼主胡迦海韵 时间:2015-11-23 15:47:51
  描述的对象错了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