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二月的情书05】阿黄记

楼主:竹琴月眸 时间:2016-02-23 18:08:44 点击:760 回复:8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阿黄是家里最忠实的伙伴,也是一条喜欢到处撒野的毛狗子。金灿灿的毛发,参差不齐。时常裂开长长的大嘴叉子,伸出它深红的舌头,舔一舔身上脏兮兮的毛,并能很快的让毛顺流下来,就像用梳子梳理过一样。

  也许是给祖上烧香烧的旺,我们家捡到一活宝。

  初中那年,有一天竟然有一只小狗自己送上门来,就算我用扫帚撵它,它也死皮赖脸的蜷缩在门口,不走。

  小家伙大概是被主人丢弃了。在农村,基本隔着几家就喂着一只狗。狗多了也供养不起。在饥荒年,能把自己喂饱就算不错了,哪还管狗粮。大多流浪的狗,无家可归,饿的瘦骨嶙峋,也就是所谓的野狗子。

  它们靠自己打猎物喂养自己。心善的人家,偶尔会把锅里猪食分一点给它,算是暂时保小命一条。时常一些野狗为一只死老鼠或者中毒的死母鸡厮打得不可开交头破血流。

  我家里算得上一穷二白,风吹穿窗入,雪积当梁沙。荷包里能挤出一块钱,那简直比命还金贵。

  夏天,打赤脚已经习以为常。臭熏熏的脚时常被污迹覆盖。中午,狼狈不堪的坐在门槛上,泛着两个小白眼,努着脖子望着屋檐上的蜘蛛网,也不知数了多少次。只是目不转睛,盯着蜘蛛从青瓦爬在网上,从网上爬在青瓦上。数乱了无数次,实在是数累了就靠在门上昏昏欲睡。

  这小兔崽子,竟然磨磨蹭蹭舔我的脚,脚趾头一阵痒痒,湿润的感觉不觉地爬了上来,难受极了。正在梦中,猛的一急愣,吓得一蹬,一下子倒栽了个跟头。坑坑洼洼的地有一个小石砬子,把脚丫子碰豁了一条小口子。

  气愤不已,就拧着它的耳朵,它汪汪地吼叫着。两只黑眼睛鼓鼓地,可怜的眼神,眼巴巴地望着我。也许是饿了,看着很可怜,心一软,我就放过了它一次。

  我望着阳光漫过石坎,大概过午时了。父亲担着粪桶从坡地里回来,一身臭味,见到小狗便忍不住放下粪桶,从锅底捞出一些剩饭锅巴给小家伙。

  生怕我跟它争抢似的,两只前脚死死地按住食物,也不让我触碰一下。吃完后,小肚子圆滚滚的,然后就屁颠屁颠在父亲身后。却不料想,一跟就是几十年。

  我给它取名叫阿黄,它的毛黄像稻谷草般毛毛躁躁的。

  记得母亲回来那次,看到家里无端的添了一条狗,就有些恼怒的说:“自己都快成讨饭的乞丐了,还把吃得分给它,你是有好大的家哦!”有几次差点又和父亲掐架。还曾经趁我不在家,悄悄地把阿黄装进黑袋子里,给扔掉了。回家后看不到阿黄,我哭了,好几天,整个人像丢了魂。

  后来,幸好阿黄寻着路回来了。母亲拗不过我,只好让阿黄留下。

  阿黄每天睡在屋檐下,一个废弃的箩筐给它塞上稻草和树叶。只要哪里稍微有点动静,它便汪汪地吼叫着。

  阿黄渐渐长成大个头,身体也比其它狗狗强壮。

  那天夜里,我总感觉心里堵得慌。外面野狗呜呜地吼着,午夜的猫头鹰撕心裂肺的叫着,让我背脊里阵发麻。想起大人拉家常时,偶尔会提到强盗,心像脉搏一样颤抖着。

  因为贫穷,邻村总会有一到两个手脚不干净的人。一到夜里,会神出鬼没闹的村子不得安宁。

  强盗很聪明,他们时常会把狗引开 ,另一个人再去盗窃。

  记得那是风黑月高的夜里,村里人已经熟睡。那天晚上,阿黄一直没有动静。

  母亲睡得很死,就算天塌下来她也不会醒。在迷迷糊糊中,听见屋外有悉悉碎碎的声音,似撬门声。我心扑通跳着,恨不得蹦出来。我喊了几声母亲,她没反应,只是翻了一个身,继续睡。

  我不敢开灯,把头死死埋在铺盖里。想着阿黄为何没有闹腾,是不是半夜又去鬼混去了。撬门声越来越响,憋的我不敢出气。突然,只听见阿黄颈上的链子被吨的哗啷啷响,努着脖子猛扑过去,把东西都绊倒。“噗通!”大约动静太大,把母亲从昏睡的梦中惊醒。

  她翻身一跃,拿着木棍子就打开了门,只见一个黑影,佝偻着腰子抱着鞋子,正屁滚尿流地冲着大门而去,原来是吓得落荒而逃。强盗什么也没捞着,倒是被阿黄狠狠地咬了一口。

  阿黄的牙齿非常锋利,一口下去便是飙血。母亲垫着脚,朝着黑暗打量了一番。这才放下心道:“今晚幸好有条狗,要不然真的会出大事了。”

  第二天,母亲还专门为阿黄煮了一顿好吃的,特意的犒劳它。

  渐渐地阿黄已经成为我们家里的一份子。

  后来,村里的狗越来越多了,对人的祸害也增多了。村里开会下达命令,打狗!奶奶听到这个消息,把她家的狗早早地藏在了地圈里。但终究没有逃过一劫。

  阿黄那天跟着母亲去了耕地,本以为可以逃过一劫。母亲扛着锄头回来时,铁青着脸。

  “阿黄被他们打死了!就在我面前给了一枪,砰地一声…阿黄后腿流着一大滩血,不知去向了。”母亲平时不是很爱狗,自从阿黄立了一大功后,她就离不开它了。母亲说着,眼眶都噙着泪花,眼睛都红了。

  自从阿黄走了,我的心像被掏空了。它吃食的碗也干裂了,狗窝里也冰凉,风吹来,吹得狗窝上的稻谷草摇曳着。

  连续半个多月,我心不在焉的,就像丢了魂儿。打狗这事件便过去了。

  那天中午,我从屋里泼水出来。一只瘦骨嶙峋的大狗拖着断腿颤颤巍巍走过来,瘦的只剩骨架了。我知道,阿黄是不会丢下我们的,它回来了,回来了!我欣喜若狂,全家人都高兴万分。

  我抱着它,抚摸着它的伤口,这眼泪哗哗的流淌了下来。

  养了几个月伤, 阿黄的身体便渐渐复原了。后来一只跟着父亲生活。直到现在,他一直守着父亲,守着我们老家。

  也许它的守护比不上爱情里那些山盟海誓,可它的守候却是最长情,最温暖的陪伴。谢谢阿黄,我调皮的心肝儿。

作者 :请君莫问 时间:2016-02-23 18:38:38
  这个好像看过
  • 竹琴月眸

    举报  2016-02-23 18:49:01  评论

    @请君莫问 这个算符合征文主题吧!还想我想到了狗狗!不然真不知写啥!凑合一篇
  • 请君莫问

    举报  2016-02-23 18:52:57  评论

    @竹琴月眸 征文要求又改了,哈哈哈
5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赵云铭 时间:2016-02-23 21:47:13
  阿黄趣事 哈哈哈
作者 :赵云铭 时间:2016-02-24 10:35:57
  没人啊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