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梨花村的小情事之 我爱马翠花

楼主:流水向东悄无息 时间:2015-07-31 19:24:09 点击:569 回复:7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我再次和我爹提起,说我想娶马翠花的时候,我爹气的把碗摔成了两瓣,饭粒洒的到处都是,几只鸡飞快的奔来,抢着啄掉在地上的饭粒。

  我爹说我要是想娶马寡妇做他的媳妇,除非等他死了,说完踢了一脚一只正在啄他脚背上粘着几粒饭粒的鸡,呼啦的顿时惊得几只鸡扑腾的翅膀乱窜。

  马翠花在没有成为寡妇的时候,那是我没机会,现在好了,这不近水解了近渴么。马寡妇家和我家挨着,马寡妇嫁了我多好,把中间的隔墙直接推倒,我也直接可以上了马寡妇的炕了。

  我爹老糊涂,想不到那么远,也忘了饱汉不知饿汉饥的滋味。我娘嫁给我爹二十年之后才去世的,我爹也享福了二十年。而我生下来到如今都三十五了,还没拉过一个女人的手呢。

  我叫李小狗,我爹说取个贱名字容易养活。养活是容易了,在我的记忆里,过去我嘴巴都是和玉米糊糊,地瓜汤,酸腌菜打交道。难得吃上几回白花花的肥猪肉,吃上一次都好几天舍不得擦嘴,没事就伸出舌头舔舔,心里想想那肉在嘴里滑滑的滋味。

  这几年算是吃上了白米做的饭,肚子里油水也慢慢的多了,我家的房子也越来越破了。一到下雨的时候,我爹就喊我把那些吃饭的锅碗瓢盆赶紧拿出来,说在每个漏雨的地方摆上一个家伙。

  我爹总是说,老天下雨真麻烦,家里走路都要绕弯弯,说不定就踢翻了哪只碗。叮咚叮咚的声音在屋子里到处响着,我爹就抬头看看屋顶,摇摇头,拉过板凳一声不吭的吧嗒吧嗒的抽烟。呛人的烟味,熏得我只咳嗽。

  前几年我爹到处托人给我说媳妇,一打听我家的情况,就摇头说她家闺女还小。我爹就很不高兴人家撒谎,说人家的闺女说小也算了,西村的赵拐子说他的闺女小,就不对了,我明明知道他闺女都二十七了。

  赵拐子的女儿我见过,胖的跟我娘以前喂得圈里的那头母猪差不多。我和我爹说,人家是嫌你家穷呢。

  我爹抽完一杆烟,磕磕脚板底,说,小狗,我不信,我就给你说不上媳妇。当年你爹,穷的和你娘第一次见面,连裤子都破的露出半个屁股,还是你娘给我缝上的,不照样娶了你娘。我和我爹说,那是我娘心肠子好,软。

  我爹扛着一个大猪头,让刘大婶给我说媒,说要是成功了,等过年了,杀了家里的猪,再给她一挂好肉。

  果然没几天,李大婶就带着一个姑娘来上门了。我爹高兴的端水搬凳子,又是捧出地瓜干啊,花生啊,乐呵呵的一个劲的在裤子上搓手,说姑娘,多吃点,没啥好东西。

  姑娘是漂亮,我都不好意识对着她看。有时候偷偷的瞧几眼,马上低下头看着地上的蚂蚁在排队往东一溜的行走着。李大婶在我背后捅捅我,让我和姑娘说话。

  我半天脸憋得通红,就是放不出一句话。我爹比我更急,拼命的朝我使眼色,我终于说上了第一句话,我说,吃吧。我抓起花生往姑娘身边放,气的我爹直摇头。

  还是李大婶会说话,夸我老实,不会哄姑娘,这样的人搁在哪里都放心。姑娘说,就喜欢我这样的人。乐得我爹好像他娶老婆似的,高兴的在院子里转来转去。

  李大婶说,姑娘家的意思是让我爹先送五千块的聘礼,过几天娘家人再来见面。我爹满口答应,明天一早就把钱凑好,先让姑娘带回去。

  李大婶说我爹也是撞的巧,我爹托她做媒,碰巧这姑娘的家里人前些日子来打听,说要给这姑娘找个好婆家。娘家人要求不高,说人好就好,先给些聘礼就好了。

  我爹送走了李大婶和姑娘,对着我说,你爹说话算话,这不就给你马上娶上媳妇了。等明年,我也该报个孙子,小狗,你说取啥名字好呢。

  我说爹,这早着呢。你还是先把聘礼钱先着落了吧。

  我爹看了看猪圈,想了想,挠了挠头,说马上去找我三大爷,二大叔,还有七姑四姨先借上再说。说完把烟杆插在裤腰里,大步就迈出院门。

  这时马寡妇在院墙边探出头,说小狗要讨老婆了啊。我羞涩的说,嗯,我爹去借聘礼的钱了。

  马寡妇说,灵感庄的黄雀也是给了聘礼,姑娘家回去就没回来过。这事你要想清楚了啊,别老婆没上炕,钱飞了。

  我看着马寡妇,其实有个秘密在我心里,过去一直都喜欢的是马寡妇。那时候马寡妇还不是寡妇,在村子里叫马翠花。马翠花身板结实,挑起一担水来,哼哧哼哧的不浪出一点水花。而我最怕的就是挑水,肩膀上挂着一担水,从河堤下上来,脚步晃东晃西,憋着气踉跄的好不容易上了土路,常常一个趔趄,摔得水桶在地上打转,一屁股跌在湿漉漉的地上。

  我爹以前从不让我挑水,后来年纪大了,自己觉得吃不消了,才让我去河里担水。我爹说我就不会半桶半桶的担啊。当我挑着半桶水大步流星的走在路上,跨过田埂的时候,村子里的那些人都在我的身后笑话我。只有马寡妇安慰我,说小狗,慢慢的多担一些时候,就能满着担了。

  有时候担着水,跟在马翠花的屁股后头,扁担咯吱咯吱的声,还有马翠花一扭一扭的屁股在前面快步的走着,我就会浑身也充满着力量,大步的跟着马翠花。

  有时候马翠花会在墙那边喊,说她家的水缸已经满了,问我还要挑几担。我看着水缸,我说还要起码两担才会满。马翠花就说她刚才的这担水让我过去挑来,可以少跑一趟了。

  马翠花会贴一锅好饼子,我常常坐在院子里就闻到那个葱香肉饼的味道,我就会吞咽口水。马翠花就在做好以后,盘子里放两个又香又软的饼子递过墙来,说让我和我爹尝尝。马翠花脖子上搭着一块白色的毛巾,拿起来擦擦汗,说不够家里还有。

  我觉得马翠花真是好,我觉得特别的是对我。马翠花年纪只比我小两岁,很多时候倒都是她提醒我要怎样的干活省力气,地要怎样锄的松,秧苗怎样插播更能长得好。

  马翠花结婚的时候,那个场面我至今记得很清楚。那时候的马翠花刚刚被他男人从拖拉机上抱着进门的时候,我在大门外噼里啪啦的放着鞭炮。晚上闹新房,我才看清楚马翠花的模样,马翠花模样也算俊俏,穿着一身大红的棉袄棉裤,很害羞的坐在那里。

  晚上回到家我就睡不着了,我就想着哪天我也取个马翠花这样的媳妇多好,长着的一对大奶子,喂饱了儿子,还能喂喂我。那晚我辗转反侧像翻烙饼到了天亮。

  第二天马翠花的男人大牛的脚步声一出现,我就攀上墙头,我说,大牛,晚上那个啥滋味啊。

  大牛也不告诉我,他说他也不知道怎么说,那个啥滋味是啥滋味,反正很那个。。。

  我说那个是哪个啊。

  大牛却却一听到马翠花喊就连忙回窝了。直到前些年大牛一次开拖拉机运苞米去县城卖,半路撞了一辆汽车,人都不在了一直到现在,我都不知道那个究竟是哪个。我有时候和我爹说一件事的时候,总要开头来句那个起头,我爹会说哪个啊。。。。。

  后来马翠花在大牛死了以后,慢慢的在村里被人叫做了马寡妇了。

  马翠花和大牛结婚后,过了几天就和村里的那些人一样,扛着锄头,在地里挽着裤管干活了。劈草喂猪,挑水浇田,一样不落下。

  我爹都说,谁娶到马翠花是福气啊。小狗啊,你要是娶到这样的老婆,爹死了也心满意足的去找你娘说话了。

  你看我爹就是这样,当初说马翠花的好,现在我说想娶马寡妇,让他去找人说说。我爹却不愿意了,非得说马翠花是个寡妇也就算了,你看看,这么多年了,从结婚到大牛死了,她的肚皮都没拱起来过。

  我爹说他不能对不起李家几辈的祖宗,不能让香火断在我的身上。我和我爹都吵过好几次了,我爹不是摔碗就是骂我。我说,爹,寡妇咋啦,你家要能娶得起媳妇,我也不会到现在还打着光棍了。

  我爹在上次被骗了五千块之后,心疼的好几天没睡觉。找到李大婶,李大婶也说不关她都是事,她也是好心,也被那姑娘骗了。李大婶说,这样吧,我把猪头还给你好了,你喝酒还能啃着猪头肉做下酒菜。

  我爹后来就不敢随便再找人说媒了,我也一直都不知道那个究竟是哪个,那个的哪个究竟是啥滋味

  今天的太阳真好,挂在天上暖洋洋明亮亮的。我蹲在地上拿着一根树条,乱写乱画,那几只鸡也在边上走来走去的晒着太阳。

  一只花母鸡走过来啄我刚才画的位置上的一只小虫,啄着飞快的跑开,我发现地上密密麻麻的都是写着我爱马翠花。我赶忙起身用脚去扒拉涂掉。

  小狗,小狗。我听见马翠花在喊我,我说在呢。马翠花说,过来帮我递下斧子,我要把这几根枯死的树杈砍了,在这里系一根晾衣绳。

  我看见马翠花正爬在扶梯靠在院墙边的一颗老树上朝我望着。我有些心慌意乱的赶忙答应着,不过我在踏出门的那一瞬间,我就大胆的决定了,不管我爹咋样了,也不管马翠花会不会答应。我要亲口告诉马翠花说,我爱你,马翠花。

  马翠花,我爱你。我想娶你!!!对,我就这么说

作者 :请君莫问 时间:2015-07-31 21:15:18
  沙发站了
作者 :我的心在飞扬2011 时间:2015-08-03 21:14:38
  @流水向东悄无息
  喜欢流水的写作风格,问好流水!
作者 :醉月聆蕾 时间:2015-08-04 20:45:23
  写的真好
作者 :QCY_188 时间:2015-08-05 14:07:43
  路过一下
作者 :明静秋水 时间:2015-08-09 13:48:02
  继续听故事
作者 :请君莫问 时间:2015-08-09 17:00:56
  来看
作者 :明静秋水 时间:2015-08-11 10:51:07
  到底是流水系列,还是村系列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